正文 四年后——景孟弦,你到底怎么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的心,不自觉揪紧,站在门外,想了几秒,却最终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景孟弦,你是不是不舒……”

    ‘服’字还卡在了喉咙里,没有吐出来,向南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

    景孟弦垂首倚坐在床尾的地毯上,大口大口,粗重的喘着气,额上有豆大的汗水不停地往外涌……

    他的脸色,白得有些骇人。

    手搁在半曲的膝盖上,颤得有些厉害。

    “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向南急了。

    疾步就要朝他迎过来,却被景孟弦厉声喝住,“滚出去!!”

    向南的脚步一顿。

    身形,微僵。

    停了几秒,再次挪动脚步,靠近景孟弦。

    “我他/妈让你滚出去!!听不懂人话??”

    因她的违背,景孟弦彻底怒了。

    偏头,瞪视着向南。

    那双漆黑的眸底,此刻被猩红的色泽染得通红,甚是骇人。

    一贯清冷的深潭里,没了从前那些沉稳,有的竟是一种向南从未见过的邪性。

    迎上他的目光,她吓得脚步往后退了两步……

    “孟……孟弦,你……”

    到底怎么了?

    她回神过来,朝他疾步走近,却见景孟弦顺手拎起前方踏上的玻璃烟灰缸毫不留情的就朝向南砸了过去,“别过来——”

    他一声粗暴的狂吼,声音哑得让人心疼,眼底的血丝乍现,好不骇人。

    烟灰缸“砰——”的一声,砸在向南的脚边,碎成了玻璃渣,往四处溅开,吓得向南捂着耳朵尖叫一声,“你干什么呀!!”

    “滚!!”

    景孟弦就像个狂躁的暴君。

    “你到底怎么了?我看看不行吗?”

    向南急得眼眶通红,然面对他的残暴,又不敢太靠近。

    而楼下,陈妈一听这摔东西的声音,脸色一变。

    “小少爷,你先吃着,我上去看看。”

    她已经猜到楼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阳阳也脸露慌色,要跟着陈妈上楼去,“我爸妈吵架了吗?”

    “没,应该不是。”

    陈妈连忙拦住他,“听话,你在楼下乖乖呆着,吃饭,陈妈先去看看情况。”

    “好吧……”

    小家伙对于刚刚不合时宜的出现,还心有余悸,也不敢再冒冒失失的冲上去了。

    只是,他还是颇有担忧,只好站在楼梯间下,巴巴的仰着颗小脑袋,看着陈妈行色匆匆的上楼。

    果然……

    一上楼,就见景孟弦正在狂躁的轰人。

    向南身边全是玻璃碎渣子,随便踩一下,就能扎破脚,陈妈急忙迎了上去,“小姐,先出去吧!来,赶紧的……”

    “我不出去……”

    向南挣开陈妈的手,就往景孟弦那边疾步而去,“我要知道他到底怎么了?生病了,是不是?景孟弦,你……”

    “尹向南,我让你滚,你听到没有?”

    向南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忽而,地上的景孟弦起了身来。

    他满身都是淋漓的热汗,甚至于身上那件白色的衬衫,如今也被他的汗水染透了。

    他的双眸,红得有些骇人,而视线却还涣散得有些厉害。

    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就朝向南迈了过去,大手扯住她柔弱的手腕,拉着她就往外扔。

    向南知道他生病了。

    也知道他定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他生病的事儿。

    可是,越是如此,她就越是焦心……

    “景孟弦,你别这样,有什么事情,你摊开告诉我,你越是隐瞒,只会让我越担心你……”

    向南想去拧开他的手。

    他握着自己的手腕,好疼。

    那力道就像一把铁钳,几乎要把她的手腕拧断一般。

    她敛起秀眉,装可怜,“我疼,你快放开……”

    但,景孟弦现在显然已经忘记如何怜相惜玉了。

    他像扔垃圾一般的,将向南从门口甩了出去,“滚!!”

    而后,“砰——”的一声,就将门狠狠地甩上了。

    那门一摔,仿佛夹到了向南的心脏一般,她心口一痛,听得那“砰——”的一声响,整个人一惊,好几秒的都没缓回神来。

    待向南醒过来,她开始急了。

    门,已经被景孟弦从里面锁住。

    她不停地旋门锁,但怎么都打不开。

    向南只急得拍门板,“景孟弦,你到底怎么了?你开门啊!”

    “陈妈,陈妈……你开门让我进去好不好?”

    然后,回应向南的是一阵‘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

    听得她心头,一震又一震的。

    整个心弦就被那声音揪了起来。

    “先生,别这样……别把自己给伤了……”

    听得里面陈妈在不停地安抚着景孟弦的情绪。

    景孟弦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神情越来越恍惚,意志力也越来越薄弱……

    他真怕自己会扛不住,就想要那白色的粉末,可是,他必须要熬下去。

    他不能再被这该死的东西控制自己的思维了!!

    门外,传来向南那焦急的喊声。

    “景孟弦……”

    “你开门……”

    “让我进去看看你,行吗?”

    “景孟弦……”

    “……”

    向南温柔的声线,如涓涓流水般的涌进景孟弦的心头里来。

    仿佛给麻痒难耐的他,注入了一道清爽舒适的泉水……

    他坐在沙发上,急喘了口气,沙哑着声线同陈妈道,“你让她回去。”

    他的手,无力的搁在腿上……

    手指间,有血,正不停地,一滴一滴往外涌……

    鲜红的血液,滴落在白色的地毯上,甚是骇人。

    “先生,先把伤口包扎一下吧。”

    陈妈提议。

    景孟弦拒绝。

    就让这肮脏的血液流下去吧!

    痛些也好,或许他还能清醒一些!

    景孟弦闭着眼,意识涣散的将头倚在沙发靠背上,任由着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往下流……

    涣散的思绪里,满满都是向南那张清秀的脸蛋。

    时而温柔……

    时而焦急……

    时而愠怒……

    时而执拗……

    那所有的情绪变化,都独独只为他……

    心弦,被拉扯得一凛一凛的……

    呼吸,时急,时缓。

    短短促促,仿佛随时要窒息了一般!

    门,轻轻拉响。

    向南急切的迎了过去,“陈妈!!让我进去看看他……”

    她推门,想要进去,却被陈妈拦了下来,“小姐,别这样,先生现在心情不好,他谁也不想见。”

    “好!不想见,那我不进去!但是,陈妈,你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

    向南的担忧写在眼底。

    陈妈眼神闪烁,“其实先生没什么事儿。”

    “没事?”

    向南自然不相信,“没事的话,他怎么可能摔东西?我见他脸色煞白,满头是汗的。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病?陈妈,是他不让你告诉我的吧?一定是得了什么病,怕我担心,不敢告诉我,对不对?“

    向南只能靠自己猜的。

    “真不是,小姐,你别乱猜!先生的身体好得很,来!咱们先下去吃饭吧,先生洗个澡就出来了。”

    陈妈哄着向南下楼。

    向南不依,她总觉得景孟弦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

    一定是生病了!

    她急着想进去看看他,却忽而,卧室门被打开来,景孟弦那抹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闹够了没?”

    清冷的声音,如冰窖一般,没有半分的温度。

    向南抬眼看他,“你没事吧?”

    她上上下下的将他打量了个遍,最后目光落在了景孟弦还在渗血的手指上,她心下一慌,抓起他的手道,“赶紧先上点伤药吧!”

    景孟弦漠然的甩开了她的手,没理会她的关切,径自步下楼。

    陈妈急忙跟了上去。

    向南缓神了半秒,半响,也跟着他下了楼去。

    却见他,端起桌上的菜肴,齐齐扔进了垃圾桶里去,连带着碟子一起。

    毫不留情,没半分温情!

    阳阳只呆呆的在一旁看着。

    “你干什么呀?”

    向南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冲上来拉住他,眼眶有些泛红。

    “回去。”

    景孟弦冰冷的吐出两个字。

    冷凉的视线,如刺一般,射向向南,“以后再也不要过来了!带他一起走。”

    他,指的是,阳阳!!

    向南深吸了口气,压抑住心里头的愠怒,仰头,与他冰冷的眸光对峙着,”景孟弦,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滚!!”

    景孟弦回应她的,单单只是一个字。

    说完,转身,就径自上了楼去。

    向南垂落在双肩的手,不自觉的篡紧。

    抬首,望着他一步一步远去的背影,向南终究忍不住大喊了一声,“景孟弦,我要结婚了!!”

    果不其然,前方的身影,半僵。

    脚步顿住,站在那里,没动。

    向南的眼眶微红,“今儿这顿饭是阳阳在电/话里请求我,他说让我陪他爸爸吃一顿温暖的饭……可能你不在乎孩子的感情,可是,阳阳很爱很爱他爸爸,至少这顿饭……他期待了好久……“

    可是,却被他,全数的,扔进了垃圾桶里去!!

    景孟弦垂落在双肩的大手,不自觉的篡紧。

    “说完了吗?”

    他冰冷冷的声音,再次穿透空气而来。

    那样的温度,让向南有些窒息。

    她没说话。

    景孟弦单手抄在西裤口袋里,头亦没回的上了楼去。

    留下向南和阳阳站在那里,盯着他落寞的背影,发怔……

    …………………………………………

    从景孟弦的家里出来,向南和阳阳的情绪有掩不住有些失落。

    最后,俩人干脆就在kfc里解决晚饭问题了。

    “向南,对不起,我不该让你过来的……”

    阳阳率先道歉。

    向南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涩然一笑,“很失望,是不是?”

    “也不会。”

    小阳阳摇头,啃了一口手里的汉堡包,抬起脑袋来,“向南,你说我爸,他到底怎么了?”

    向南摇摇头,没有头绪。

    她吸了吸身前的冷饮,一声感慨,“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他真的生病了吗?”

    “他是因为生病了,所以不要你和阳阳了吗?他怕我们担心?”小阳阳说到这里,忽而就急了,握住向南的手,“向南,我爸会不会得了什么绝症?他不想让我们难过,所以才赶我们走?”

    向南听得儿子这么一说,脸色不自觉白了些分。

    “宝贝,你别乱想,你爸是医生,就算真有病,他会让自己没事儿的。”

    这话,向南自然也只是为了安抚安抚儿子。

    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就算是医生,那也定不是能够救治百病的,如果他真的病了……

    向南如是一想,也有些慌了。

    “我问问你云叔叔。”

    向南说着,就要打电/话给云墨。

    可转念一想,陈妈都不愿意她,而云墨又同景孟弦从来都一个鼻孔出气的,要他叮嘱不能说的话,自然自己想要从他那套出来,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向南迫不及待的给紫杉拨了通电/话过去。

    ”紫杉,向南姐问你个事儿,你必须得同姐说实话,好吗?”

    向南在电/话里,语气有些凝重。

    紫杉自然不敢怠慢,连连点头,“向南姐,你尽管问,我要知道,全部如实告诉你。”

    “谢谢。”

    向南先道谢,末了,才道,“孟弦的身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什么意思?”

    紫杉不能理解,“景医生生病了?严重吗?”

    “原来你也不知道……”

    向南喃喃了一句,又道,“紫杉,你能帮我去问问云墨吗?我觉得云墨一定清楚。我现在特别担心他身体,总觉得他身体出了什么事儿。”

    “好!向南姐,你等着,我先帮你去探探他的口,但是他说不说,我就不确定了。”

    紫杉一口就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就去帮向南去云墨那探口风去了。

    向南在这头焦急的等着。

    很快,电/话又想了,是紫杉拨过来的。

    “怎么样?”向南很是焦心。

    “云墨说景医生身体好得很,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不会吧?

    向南敛紧了秀眉。

    “云墨说一个月前他们公司上上下下才组织了全身体检,景医生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现象!”

    见向南不吭声,紫杉又道,“向南姐,不会是云墨糊弄我的吧?”

    向南笑了笑,“你放心,他能告诉你,就肯定跟你说的是实话,他有可能会糊弄我,但他铁定不会糊弄你!”

    向南也就是认准了这个,才让紫杉去探他口风的。

    “好了……”向南长松了口气,笑了笑,“我也不要什么结果,只要他身体没事就好。”

    那样,她才能安安心心的步入自己的婚姻……

    只是,如果不是生病的话,那么他到底怎么了?!

    ………………………………………………………………………………………………

    景孟弦的房间,狼藉一片,凌乱不堪。

    陈妈正费心替他收拾着。

    而他,则坐在沙发上,匿在青白的月光里,不停地摩挲着手里的烟……

    这种时候,他特想抽烟的。

    犯瘾而不被满足的时候,他烟瘾就特别重,总想借着烟瘾压下那难受的毒瘾,所以这么些年来,他烟瘾特别重。

    可,那日里他亲口答应了向南不再抽烟,所以,就算再难受,他也要压着……

    如果连这点痛都忍受不了,他又怎的还算个男人呢?!

    “先生,我实在想不明白……”

    陈妈一边给他收拾房间,一边叹道,“既然你喜欢尹小姐,为什么不趁现在她还没结婚,把她捆在身边呢?”

    景孟弦自嘲一笑,“你觉得我这样,能把她捆在身边吗?”

    眸仁发紧,目光深沉,晦涩,“有哪个女人跟着一个瘾君子,会过得好的?有哪个儿子,会以拥有一位瘾君子父亲而自豪的?”

    他似说得随意,但闻者却都能听出来他语气里的那道掩饰不掉的落寞。

    陈妈心疼的打紧,“先生,你别这么自怨自艾,这毒又不是你自愿要吸的!更何况,你现在已经在想尽一切办法,戒掉了!”

    想来这事,陈妈都痛心不已。

    要说这世上居然会有如此狠毒的母亲,不是亲眼所见,她还真不愿相信。

    可是先生虽心里对自己的母亲有怨又有恨,可是,再多的怨恨,却也抵不住那份爱……

    担心温纯烟会对这份过失而自责,作为孝子的他,却一直隐瞒着染上毒瘾的事情。

    “戒?”

    简单的一个字,却要做到,谈何容易!!

    四年了,他想要戒掉这份毒瘾已经整整四年了!!

    而他,也在这份毒瘾里,被惨痛折磨了四年!!

    哪一次不是用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掌,用放血的方式来得到自己的清醒,用痛来代替那份毒瘾,才不至于一失控就想吸……

    【镜子打劫月票拉!!有月票的亲们把票子贡献出来,能留到月底的可以留到月底再投哇,那样一张变两张,留不到的可以现在给哇!谢谢亲们了,明天镜子给大家加更,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