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一家三口相聚首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阳阳,真是你?”景孟弦显然还有些不敢置信,声音哑沉了些分。

    要知道,这可是他儿子主动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

    平日里其实他们根本没通过电/话,都是他飞去法国看他、他们,但仅限于,暗地里的。

    “老爸,快来机场接我!”

    稚气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仿佛还带着些明显的雀跃。

    虽然这么多年不见,却丁点陌生和疏离的感觉都没有!

    这大概就是血浓于水的缘故吧!!

    “什么?”景孟弦几乎已为是自己听错了,“哪个机场,你在哪?”

    “我在中国s市的流云机场。”

    景孟弦在电/话里急喘了口气,顺手拿过衣架上的西装外套披上,便疾步往外走,“你跟谁一起?”

    “一个人。”小家伙如实回答。

    景孟弦胸口的起伏顿时变得剧烈了起来,“你给我乖乖的站在原地,哪儿都不许去,等我!!”

    “是!!”

    小家伙应合的在电/话那端立正站好。

    景孟弦电/话也没挂,一出办公室的门,就冲李然宇道,“安排车,快点!!去机场!!”

    “是!!”

    见老总风风火火的模样,李然宇哪里还敢怠慢,连忙追上景孟弦的脚步,快速的拨通了电/话出去安排出车。

    景孟弦进了电梯,依旧没有挂断手里的电/话。【有的电梯是有信号,有的是无信号的哇】

    “你跟谁一起过来的?你妈知不知道?”

    景孟弦起初的激动早已散去,取而代之的则是隐隐的愠怒和担忧。

    此刻的他,就是一位严肃的父亲。

    “我跟我后爸的两名手下一起过来的,我没让通知我老妈,所以她还不知道。”

    “荒唐!!”

    景孟弦一双好看的剑眉拧成一团,“还有,谁是你后爸了?”

    “我唐老爸啊!”小家伙还一副认真的口吻同他解释着。

    景孟弦峻美的嘴角扯出一丝凉凉的弧度,一张俊脸沉了下来,“唐老鸭?儿子,你动画片看多了!”

    “……”

    老爸,你说的笑话好冷!

    “路易斯的两名手下呢?现在没跟你一起?”

    “对!我想他们俩现在应该在发了疯的找我,一下飞机,我就闹失踪了!”

    “……”

    景孟弦觉得有些头疼,揉了揉眉心骨,耐着心思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

    “难道你想让我被我老妈拎走?”小阳阳爬上洗手间的台面上,坐好,挑高着小浓眉问他。

    “我无所谓啊!”

    景孟弦也在这边挑高了眉。

    两个男人,两张脸如在同一个画面里,他们一定会发现,两个人其实就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像了!!

    而且,小阳阳是长得越来越像他帅气的老爸了!

    “好啊,那我让我后爸来接我了,拜拜……”

    小家伙说着就要挂电/话。

    “行了!!”

    景孟弦急忙喊住了他,俊脸微露急色,却飞快的在李然宇面前调整了神情,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正色道,“在我没来之前,你不许跟任何一个人走!!就算是你老妈也不行!还有,别再让我从你嘴巴里听到‘后爸’这俩字,你爸我还没死呢!!”

    “那你可得快点!现在估计这外头已经人仰马翻的,都在忙着找你宝贝儿子我呢!”

    听着他小样儿那得意的口吻,景孟弦心里琢磨着,这小坏蛋的性格到底跟谁比较像。

    “那你现在在哪里?”“我在洗手间!”小东西晃荡着两条长腿儿,完了又补充一句,“我在vip区的女洗手间。”

    “……”

    所以,他的宝贝儿子现在是在耍流氓吗?

    “做得好!就乖乖在那给我呆着!”

    “……”【镜子感叹: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可想而知,两大老爷们敢进女洗手间吗?!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景孟弦站在女洗手间的门外,见着自己儿子一边忙着飞吻儿一边往外走着的花花公子的小模样儿,眉心骨只觉一阵突突的跳。

    好样儿!!

    几年不见,小鬼不仅长高了不少,就连那张招摇的小脸蛋儿也变得更加招摇了。

    魅得哟!!

    旁边已经围满了赏花赏月赏向阳的花痴女孩儿们。

    就见他有模有样儿的拖着个卡通黑色小行李箱从里头走了出来,箱子上还当真印着一只……唐老鸭?!

    一件英伦气派的格子小衬衫,下面搭着一条松松垮垮的军绿色帆布长裤,脚上,踏着一双高筒小军靴,这潮流风范儿可别提多高端大气上档次儿了!

    再看那张稚气又帅得堪称一塌糊涂的小脸蛋儿……

    啧啧!这小鬼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吧?敢情是把他爸妈所有的优点都给吸收了,全把好东西都堆在了他那张脸儿上!

    瞅瞅!漂亮的小浓眉,魅如生花的凤眼儿,翘挺的鼻梁,细细的鼻头,外加一双微微上扬小红唇……

    这要还长大些,可真真儿是个妖孽了!要不管好了,将来不定得祸害多少女人!!

    李然宇望着眼前这小美男子,推了推眼镜架,惊叹道,“这得什么样的爸妈,才能生出这么个小妖孽出来啊?”

    “景向阳!!”

    景孟弦喊了一声还沉迷在美色中的儿子,走过去,二话没说,拦腰拎起他就像拎小鸡崽似得,迈开步子就往外走,“差不多得了!”

    小家伙也没怒,亦没挣扎,任由着他把自己当配饰般的别在腰间,他伸出小手,一把将老爸精壮的腰身抱了个满怀,稚气的嘴角边挂着一抹兴奋的笑,“老爸!”

    身后传来女孩儿们花痴的声音,“天啊!大的小的都这么帅!!”

    “这到底是哪个女人这么好命啊?这得拯救了整个宇宙才有福气拥有这么帅的老公和儿子吧?太好命了!!”

    *****************

    一路上,小家伙一张嘴就叽叽喳喳的没停过。

    景孟弦一向是好静的人,但这一次他史无前例的没表现出任何的烦心和不耐烦,嘴角甚至于还一直保持着一个好心情的弧度,看来今儿他景大总裁是个大晴天,手底下的人儿可以放心大胆的犯错误了!

    景孟弦领着向阳进了sse。

    所有的员工,皆用怔鄂的神情望着眼前这手牵着手儿,一大一小,却有着90%相似度的两张酷脸。

    “hi,你们好!我是他儿子,尹向阳!我妈叫尹向南!”

    向阳逢人就主动介绍着自己,也不顾人家是不是对他的身世感兴趣,更加顾不上他老爹那张黑如锅底的脸,“他是我老爸!我妈是尹向南,我叫向阳!”

    “他是我老爸!”

    “我是他儿子!!”

    “我妈叫尹向南!!”

    景孟弦只觉眉心骨突跳得厉害,连李然宇都暗地里在心里佩服。

    景总这儿子可真厉害!

    从进公司门开始,说了不下几百几千句话,但每句话都离不开这三句话。

    这敢情儿是来替他老妈霸占一席之地的呀!!

    手段儿,真高!!

    李然宇在心里替小向阳点千万个赞!!

    这消息当真是飞快儿的传遍了整个sse,不出一刻钟的时间,三十八楼设计部便已经无人不知,此消息一出,整个设计部顿时就像炸开了锅儿,羡慕嫉妒恨的潮水又高涨了好长一尺。

    小八震惊之余,火速拨了通电/话给向南。

    “向南姐,我的天,现在整个sse都炸开了锅儿!!”小八在电/话里震惊的喊着。

    向南见小八一惊一乍的,倒有些奇了怪了,“出什么事儿了?让你这样大惊小怪的。”

    “大事!!现在人人都在八你跟咱们景总的那点风流韵史。”

    “到底什么情况呀?”向南一听倒也急了。

    “你俩是不是还有个妖孽级别的儿子呀?”

    “那个小妖孽我现在搁法国藏起来了,祸害不了咱们祖国的小花朵儿们!不过,你们怎么知道的呀?”向南倒也没瞒小八。

    小八囧。

    这妞怎么当人家妈/的,敢情儿子找爹都找上、门儿来了,当妈的还蒙在鼓里呢!

    “我见着你儿子了!长得可水灵了!”

    “照片?”

    “真人!”

    “呵,蜡像吧?”

    向南打死不信能见着真人。

    “不像蜡像,会说话,逢人就说自己是景总的儿子!”

    “景孟弦又多了个私生子?!!!”

    从向南脑子里孵出来的第一次念头竟然就是这个。

    这到不是不可能!那厮那么多的女人,随便一个不小心就能多出个儿子来!

    “可人家说他老妈叫尹向南!而且是,逢人就说的那种!”

    “真的假的?”

    向南‘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起了身来。

    脸色瞬间变幻莫测。

    “不可能的,我儿子现在在法国呀!”

    “真的假不了!他说他叫尹向阳!长得跟景总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行了,那我不跟你废话了,先挂电/话了,急着呢!”

    向南火速挂了小八的电/话,又赶忙拨了通电/话到小向阳的手机上。

    此刻的小向阳,晃着两条小腿儿,像个小大人般端坐在老爸的大沙发里,双手抱胸,仰着颗小脑袋,看着对面高得有些过分的老爹,“老爸,看在你亲自接我的份上,我卖个小道消息给你。”景孟弦挑挑眉,一脸的无谓,“我对你那点小道消息,一点兴趣都没有!”

    “真的?”

    小家伙也学着他挑眉,哼唧道,“那你可别后悔!”

    景孟弦不以为然,双手抄在口袋里,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打个电/话给你妈,免得她担心你!”

    话音才一落,小向阳脖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会依然陪着你……”

    “……”

    景孟弦嘴角抽了抽,指着向阳胸口的手机,怒道,“第一,以后不许把手机挂脖子上,对胸口辐射大;第二,把铃声给我换了,立刻、马上!”

    “这是向南对我示爱的铃声,不能换!”

    小家伙坚持。

    “……”

    景孟弦揉了揉太阳穴。

    《老鼠爱大米》?果然跟那什么《爱情买卖》同一路线的!这女人,真是够了!!

    小家伙一接起电/话,就冲电/话里的向南告状,“向南,老爸嫌弃我的铃声,让我把它给换掉!”

    “尹向阳,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国内?你跟谁一起过来的?你姥姥呢?”

    电/话里,向南的声音尖得极为刺耳,透过手机传了过来,几乎是要把小向阳的耳膜都给震伤。

    不等向阳答话,景孟弦兀自从他的小手里将电/话拿了过来,“孩子还小,你对他温柔点,你吓到他了。”

    呸!!

    向南在心里唾骂,“他才吓到了我!你把电/话给他,我要找他问个明白!”

    向南不耐烦了,在电/话里语气特别不好。

    “你先来sse。”

    景孟弦冷凉的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好!”向南在电/话里咬牙,“让他给我等着,把屁股长结实点!!”

    景孟弦满头黑线。

    电/话挂了。

    小家伙巴巴的仰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老爸,“她说什么?”

    “她让你把屁股长结实点!”

    “……”

    向南如火箭般的一路冲刺到了sse。

    不想,才要进门去,居然就被保安科的人员给拦了下来。

    她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的火,这会再这么一折腾,她整个人就像吞了火药般的,浑身毛发都乍立了起来,直接给景孟弦拨了通电/话过去,那头才一接通,她就冲他一声大吼,“景孟弦,你们公司现在还刷脸卡了是吧?长我这模样的,还不让进了?”

    面对向南的火气,景孟弦倒是悠然自得,泰然自若得很,立在落地窗前,望着一楼那渺小到几乎看不见的身影儿,掀了掀薄唇,“长得太丑的,我们公司一向不让进,以免影响公司公众形象。”

    靠!!

    向南在电/话那头吸气又呼气,她觉得自己再跟他多折腾几回,一定得短命好些年。

    掐指一算,划不来!

    她强逼着自己压下火气来,“行!”她凉凉的扯了扯嘴角,“那你把我儿子扔出来!”

    景孟弦偏头看向沙发上,正瞪着大眼儿好奇的瞅着自己的儿子,微微一笑,“儿子,你妈说让我把你从这三十八楼扔下去!你觉得如何?”

    擦!!

    向南顿时就觉心里有千万子草泥马在奔腾。

    她说的‘扔’字,并非字面上的意思,她就是单纯的把词语稍微加重了语气,聊表她心里对那个小坏蛋的生气而已!何况,她又没有让人家把她宝贝儿子从三十八楼扔下去,她说的是一楼,一楼行不行!!

    沙发上小家伙一双大眼瞪得如铜铃一般大,半响都没回应,只咽了一口口水后,又咽了口口水。

    向南在电/话里急红了眼,“景孟弦,你少在我儿子面前诽谤他妈高大的形象,我儿子不会相信的!!”

    都说当爸的最喜欢挑拨孩子与老妈之间的关系,呵呵呵!!向南冷笑,今儿可真算是见识到了!!

    个混蛋!!卑鄙!!!

    “把手机给保安吧!”

    景孟弦不再逗向南。

    “干嘛?”向南没好气的问他。

    “不想进来了?真打算让儿子从三十八楼跳下去是吧?”

    “……”

    靠!

    向南气得牙痒痒,这厮就不能发发善心,让儿子从三十八楼,稳稳妥妥的乘坐电梯下来?不是扔就是跳的?丫到底是不是亲爹了?!敢情阳阳白长着一张跟他相似儿的脸了,是吧?

    向南愤愤的将手机递给拦着她的保安,也不知道电/话里景孟弦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反正很快就放行让她进去了。

    一路上,向南无视所有同事瞅着自己的八卦小眼神,直奔三十八楼而去。

    连门也没敲,直接推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就风风火火的走了进去。

    门一开,办公室一大一小的两张相似的俊脸,在同一时间,以同一个姿势,同一个表情偏了头过来看她。

    那一刻,向南当真还有些恍惚了。

    这俩家伙,实在太像了!!

    一见儿子那张稚气的小脸蛋儿,向南窝着火儿的心,就像那漏气的小皮球,一点一点的瘪了下来。

    到最后连一点点火星儿都被儿子那张可爱的脸蛋儿给萌化了。

    她看亦不看儿子对面的景孟弦一眼,完全把他当做透明人,径自朝阳阳走了过去,在他跟前蹲了下来,“宝贝,你跟谁一起过来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吓死你妈的!你姥姥都快被你吓到进医院了!你怎么一下子就这么不乖了呢?”

    责备的话语里,却满满都是疼爱和担忧。

    “向南,对不起,我只是急着来亲眼见证你跟我后爸的幸福而已!”

    小家伙认真的道歉,一双无辜的眼儿一眨一眨的,好不惹人怜。

    然而,一句话,却像那扔进平静湖面的小石子一般,登时在景孟弦的心头里激起数层涟漪。

    冷眸锐利的扫向向南,沉声道,“什么幸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