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这个男人永远只为她一人屈服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镜子的新浪微博开通了,名字:邻小镜,有博的可以关注下哈!】

    向南怎么都没料到,门推开之后,她见到的却是曲语悉那张渐渐扭曲的脸。

    一时间,她怔在原地,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她居然……忘了景大总裁其实是个有家室的男人了!!

    该死!!

    “尹向南?!”

    曲语悉一张温婉的脸蛋顿时扭曲成了一名十足的妒妇,脸色乍清乍白,指着她的鼻子诘问道,“你怎么会在sse??你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她的声线,尖刻得有些刺耳。

    向南挑眉看着她。

    如今的她,已经不需要再在景孟弦面前装温婉了吗?

    也是,现如今她都是人家的老婆了,还有什么装的必要呢!

    里面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妻子,向南的出现,无疑是多余的。

    忽而,她就有些尴尬了。

    “孟弦,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曲语悉红着眼,委屈的质问景孟弦。

    此刻,景孟弦正在换衬衫,打领带。

    刚刚那件衣服,被曲语悉一杯讨好的茶水给弄湿了。

    他站在那里,头微仰,优雅从容的给自己系领带,举手投足间将那份斐然的尊贵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

    淡漠的视线落在向南略显尴尬的小脸上,“有事?”

    他自动将曲语悉的问话给过滤掉。

    曲语悉脸色微微变了变,但她还是牵强的扯出一抹笑来,朝景孟弦走近,“孟弦,我来帮你系吧。”

    景孟弦好看的剑眉敛了敛,眸色里掠过一抹厌恶,却还是……没有推开她。

    任由着曲语悉给自己系领带。

    而向南,就那么站在不远处的门口,怔怔的看着眼前这温馨的一幕……

    突然觉得,自己冲进来,像一场笑话。

    但她却依旧没让自己表现出半分的卑微来,淡淡一笑,“景总既然在忙的话,我待会再来。”

    曲语悉闻言,嘴角得意的上扬,却在见到景孟弦脖子上那道明显的咬痕时,僵了脸色。

    “景夫人,看到什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景孟弦勾着嘴角,清冷的笑着,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那抹再明显不过的紫色咬痕,“不就一个吻痕吗?至于脸色这么难看?”

    向南听闻这话,脚步蓦地顿了下来。

    景孟弦见她停下的背影,眸色微微晃了晃,却飞快的被阴沉占据。

    曲语悉的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致,“谁?是谁留的?”

    她的声音,已经因恨而颤抖。

    其实,他不答,她也已经猜到了。

    除了她尹向南,还能有谁?

    哪个女人能在他景孟弦身上留下一片痕迹?他景孟弦根本不会允许这样的女人存在,除非……那个女人是她,尹向南!!

    曲语悉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紧握。

    就听得景孟弦不以为然道,“什么名字我倒还真忘了,只知道是从碧涛阁里带回来的女人!那女人床上功夫特厉害,特凶猛,那股风骚劲儿还真让男人欲仙欲死!!景夫人跟她比可差了一大截……”

    景孟弦的目光一直凝在向南那越渐僵硬的背影上,直到看着她一步一步,僵硬的走出自己的办公室,他方才收回视线来。

    门,阖上。

    向南倚在门口喘着气,脸色有稍许的难看。

    昨儿晚上,他当真把那个女人带回去了!

    可是,他不是已经有家室了吗?看刚刚他与曲语悉那份亲密的姿态,也不见得他就有那么讨厌曲语悉……

    向南觉得自己当真越来越不认识这个男人了!

    现在的他,到底是个怎样一个深不见底的男人?

    向南前脚才走,曲语悉给景孟弦系领带的手,便被他毫不留情的拂扫开来,“别碰我!”

    曲语悉脸色一白,心有怨愤,却还是强逼着自己压了下来,“孟弦,别这样……”

    景孟弦低眉,冷凉的睨着她,嘴角一抹阴骘的笑,“景夫人,系领带的手法很娴熟,平日里没少给男人系吧?”

    曲语悉心蓦地一紧。

    带笑的脸上掠过一抹慌张和尴尬,笑容有些僵硬,“孟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紧张什么?”

    景孟弦笑得凉薄,笑得森冷,也笑得绝情,手指捏住她苍白的下颚,抬高来,迫使着她怯弱的目光迎上自己的视线,“曲语悉,你跟哪个男人好,都与我无关!但你要敢搞大你的肚子,我就有一万种方式整死你肚子里的野种!”

    曲语悉吓得脸色苍白,双腿发软,脚下的步子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憎怒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委屈的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为什么!!景孟弦,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他居然知道……自己与她的贴身保镖舍修通/歼的事儿?!!

    而且……

    正如他所猜测的,她真的怀/孕了!!今天来找他,其实真的就为了这事儿来!

    刚刚给他递的那杯茶其实是放了**药的,曲语悉知道春/药已经解决不了这人了,所以只好用**药来制造俩人发生关系的假象,可如今,计划还未实施,就统统已经被景孟弦无情戳破。

    她突然有些害怕了……

    这个男人,不定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计划,却还在一旁任由着自己摆着局儿,他就像观赏着一只跳梁的小丑般,欣赏着她的每一举每一动!

    说白了,这不过就是只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

    她是老鼠,而他,就是那只掌握全局的猫!!

    “景孟弦,你没资格这么对我的?你忘了吗?是我,是我救了你的儿子!!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儿子能到如今都还活的好好的吗?”

    曲语悉哭了,眼泪一颗一颗的往外涌……

    她终究还是软了下来,“孟弦,我求你,你就当看在我曾经救过你儿子一命的份上,你放过我吧!!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好不好?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的关系,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想要个孩子而已!!”

    她根本不爱舍修的!

    一个保镖而已,怎么配得到她的爱!

    她爱的人始终都是景孟弦,可是,他们之间不仅没有性/欲,甚至于连孩子都不能有,哪怕是人工授精都不行。

    她是个女人,她也需要性/欲的滋补,她更希望自己能完成一个女人最主要的职责,那就是母亲!

    不管曲语悉如何同他讨饶,景孟弦却宛若充耳不闻,那张峻峭的面颊依旧冷得有些骇人。

    “曲小姐,婚前我有没有提醒过你?”

    他蹲下身来,笑看着曲语悉那张沾满泪花的脸蛋,他探出手指,冷凉的替她抹干,那冰冷的温度让曲语悉直颤抖。

    “婚前我就说过,这场婚姻就是一个地狱,我给过你选择的机会,而你……却偏偏还要义无反顾的往里跳!!”

    景孟弦说完,起了身来,从兜里掏了支烟出来,点燃,深吸了一口。

    袅袅的烟雾,迷蒙了他的双眸,暗淡的黑眸,越渐深邃,模糊……

    却也,阴骘得有些可怕。

    “你救我儿子的这份大恩,我已经花了四年的时间来偿还!”

    他冷笑,睨着面色苍白的曲语悉,森冷道,“你以为如果不是你当年救过我儿子,我会让你活到现如今?这四年来,你没少用手段对付他们母子,你以为你到现在还能安好是为什么?”

    景孟弦冷哼,“曲语悉,别怪我没有事先通知你,你的那份恩情额度已经在我这里被你无情的挥霍光了!!以后,你再不自救,就无人能救得了你了,至于你腹中的孩子,你要舍不得,我可以帮你!!”

    “不要——”

    曲语悉苍白着脸,瘫软在地上,双手像抱着救命浮木一般紧紧抱住景孟弦的长腿,哭着求饶,“孟弦,别这样,我求你!求你……孩子是无辜的!!”

    “无辜?”

    景孟弦嗤笑出声来,宛若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末了,毫不留情的一把将腿边的女人踢开,咬牙道,“这两个字,从来就没有在你曲语悉的人生字典里出现过!!滚——”

    这孩子,他定不会留下!!

    因为,它淌着的是舍修的血!!

    只要是那个男人的一切,就注定,无辜不了!!

    当年,是谁残忍至极的要对付向南肚子里的孩子?当年又是谁把那支药剂生生换成了毒品!!

    他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他们?

    他定要让他们,像现如今的自己一般,生不如死!!

    他下地狱没关系,但首要前提是,他得有人陪着!!

    景孟弦站在落地窗前,任由着晨曦筛落进来,洒在他颀长的身影之上。

    他就如同冰冷的撒旦一般,站在那里,清冷里,尽是凉薄的孤寂,没有半分的温度……

    当然,他所发出的声音,也更加,阴寒。

    “曲语悉,肚子里的孩子,我给你三天时间,如不干净的清理掉,相信我,我有一万种方式,让你们俩,加上肚子里那还没成型的人,生不如死!!李秘书,送客!!”

    景孟弦按响了内线电/话。

    很快,李然宇推了门进来,“曲小姐,请吧!”

    曲语悉白着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连他都敢不叫自己一声‘景夫人’!!

    “李秘书,记住了,以后你再敢让不相干的人闯进我的办公室来,就自己卷铺盖走人!!我不需要这么无能的秘书!!”

    景孟弦的话语,非常决绝,却也一句话,直接将自己与曲语悉的关系,划清了界限!!

    两个人,从来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们之间,不过只是……不相干的人,而已!!

    “是!”

    李然宇替自己捏了把冷汗,再次有请曲语悉这尊大佛,“曲小姐,请吧。”

    曲语悉面色惨白得没有分毫血色,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心里自是清楚自己已经无从从景孟弦这里下手了,或许她回去找自己的父母帮忙还有一线希望。

    但也因为如此,她更恨尹向南了!!

    那个女人到底凭什么能得到这个男人的心?论漂亮,她不及自己!论身材,自己更甚她几个罩杯!论气质,自己甚至都不屑与她相提并论!!可为什么,这个骄傲的男人,却偏偏从来都只愿意为她而屈服!!

    她不甘心!!

    那个女人……她曲语悉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如果她的孩子无法留在这个世界上,那她也一定要拉着她尹向南一起下地狱!!

    然而,不久的将来,她才知道自己真的错了……

    因为,她得罪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个恶魔!!是个不带分毫情感、且手段极其残忍的撒旦!!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南接到法国总部调回的命令时,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她在电/话里与总部的设计执行总监用法语直接争辩了起来,态度也极其不好。

    “你们在下达这个决定之前,有没有事先询问过我的意见?对不起,总监!对于这个案子,是我先接手的,原谅我没办法做到一半的时候抽身离开!而且,我对我的团队相当有信心,我不可能会半途而废的!!”

    向南的态度,非常强硬。

    举着手机,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眼前鳞次栉比的建筑物,心里却是烦不胜烦。

    “向南,这不单单只是我们总部的意思,这是sse公司总裁亲自反馈回总部的意见!你知道,sse是我们的一位大客户,我们不会在这么大个案子上,与他们发生任何分歧。”

    向南一听这话,登时就火了,“这意见是sse的总裁亲自反馈的?”

    她根本不相信!!

    “是!我想很快,你就会收到sse的书面离职通知!”

    “欺人太甚!!”

    向南一声怒吼,也没等电/话里的上司再说什么,就直接挂了电/话。

    这次,她连文件都不屑拿了,直接开了门就往景孟弦的办公室冲,连敲门也没那悠闲功夫了。

    “景总,你到底什么意思?”

    向南一进门,就直冲办公桌前的景孟弦。

    景孟弦见她风风火火的模样,蹙了蹙眉,顺手从手边扎堆的文件夹里抽了一份文件出来,毫不客气的扔在向南面前,“这是书面通知,签个字。”

    向南抓起来翻了翻,看着眼前那一个一个的字眼,她就觉火气不断往脑门上涌。

    “给我个理由!”

    她面色乍青乍白,“景总,您作为一个公司最大的头脑,你不觉得你这么下决定太武断了吗?你凭什么没有任何理由的就打算把我撤掉!!我这么些天的表现您不满意?”

    面对于向南的火气,景孟弦完全视而不见,甚至于连眼皮都不屑抬一下,只漠然道,“我喜欢撤走谁就撤走谁!要论理由,你一个小小的总监——还不够格!”

    向南气结,却还是将心里的火气压了下来,不卑不亢的同景孟弦道,“景总,我承认,虽然这个案子,我们前期小有瑕疵,但我不觉得这就可以直接否认我们的能力!您给我一些时间和机会,我一定会努力让整个团队变得更加出色!定不会让你失望半分!!”

    景孟弦凉薄一笑,“你觉得我这么大个公司,这么大个案子,是给你来试点的吗?时间?机会?尹小姐,你要的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奢侈的东西!!抱歉,我们公司,给不起!!”

    向南闭眼,压抑着心头的怒火,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方才睁开了眼来,“景总,我不同意你和总部商议的决定!”

    “尹小姐,你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签字,出去!!”

    “你给我个理由!!”

    向南终于忍无可忍的吼了出来。

    她的声音尖得有些刺耳,眼眶发红,怒意毫不掩饰的写在眼底,“景孟弦,你凭什么对我这么武断?今儿如果换做是别人,你会不会也如此对待?我从前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吗?我跟你有不共戴天之仇,还是刨过你家祖坟?我们俩说白了,不就是谈过一场没有结果的恋爱吗!!你至于这么为难我?你想撵走我,没关系!你至少给我一个像样的理由!!你现在这样,就是不尊重我,不尊重我的工作!!我是不可能就这么向你低头的!!”

    景孟弦抬起头,冷冷的,直直的盯着执拗的向南。

    锐利的眸色里,森冷得没有任何温度。

    向南被他盯着,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却听得他冷笑着问她,“尹向南,你这么赖在我的公司不肯走,为什么?怎么?不会还对我存在着念想,也想成为我大众情人中的一员吧?”

    向南气得胸口的起伏越来越明显,“景总,这是公事!!请你不要把公私混为一谈!!另外,我没你说的这个兴趣爱好!我现在过得很好,没精神,也没想法去掺合你这种淫/乱的生活!!”

    向南双臂撑在办公桌上,强势的与他对峙着。

    显然,对于酒后失控调/戏的事儿,自己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

    景孟弦掀了掀唇角,果然,这个女人酒后间歇性失忆症又来了!

    这样,更好!!

    景孟弦根本没理会向南的话,只兀自按下了保安科的内线电/话,“来俩个人!”

    向南起初还不知什么情况,直到两名粗壮的保安出现在向南面前时,她才顿时明白了过来。

    “把她从公司撵出去!!记住这张脸,只要她踏进公司一步,你们统统都得革职!!”

    景孟弦森冷而决绝的下达命令。

    向南简直不敢相信,怒目圆瞪,“景孟弦,你这个混蛋!!你越是这样,就越发让我瞧不起你!!你明明就是在公事私办!!我到底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放开我,放开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