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她很可爱,一举一动都可爱!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镜子开群了,群号在留言区,烦请vip亲们先在留言区留言申请再加群,申请加群后大家可自行入群来!】

    向南是站着的,正对着景孟弦而立,嘴角噙着一弯得意的笑,开始随着节奏撒欢的唱了起来,“你总说是我的错,可你自己总太过自我,争吵的时候你习惯沉默,这样怎么能揭开迷惑。”

    音调落下,她手指景孟弦,换他。

    不得不承认,这次她的歌声比刚刚那干嚎美多了。

    其实,她认真唱起来,还不错的,虽不比天籁,但至少还有些分柔情的感觉。

    景孟弦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来,单手依旧习惯性的抄在西裤口袋里,尊贵而优雅的气场,如同高贵的尊王一般。

    魅眼垂下,纤长的手指握着麦克风,举至离薄唇一寸之远的距离,毫不犹豫的接下向南的歌声,“错错错,是我的错,热恋的时候怎么不说?我们曾爱过,也哭过,好不容易一起生活,以为我们会度过艰难的时刻;我们曾走过,也停过,彼此都那么的执着,因为相信我们的爱,从没有变过。”

    他的声音……

    动听得如同天籁。

    明明是那种雷人的音调,却偏偏从他的嘴里唱出了一种高端的感觉。

    悲戚的音律,配上歌词,一声一声,拉扯着向南的心弦。

    景孟弦不知什么时候已抬起了眼来,视线落在向南的脸上,专注,孤清,似还带着些缠绵,交织在一起,与她的视线轻轻碰撞,摩擦,电流在两人之间无声的漫过,顷刻间就让向南红了眼眶。

    “心里有什么就坦白的说,别用泪水代替诉说。”

    向南接着唱,喉咙发紧。

    “毕竟我们都深爱过,不想再吵个你死我活。”

    他的歌声里仿佛还带着温度,熨烫着向南的心尖。

    她眉眼轻眨,感觉到有泪珠在眼眶中盘旋,向南匆忙别开眼去,不再看他那双深沉的眼眸,唯恐自己再看下去,便会跌落其中,不可自拔!

    “错错错,是我的错,热恋的时候怎么不说,生活的无奈我已好困惑,你能不能不要再啰嗦,最好沉默……”

    一曲终必。

    周遭响起同事们起哄的叫嚣声。

    吹的吹口哨,拍的拍手鼓,好不热闹。

    “景总,你的声音太好听了!!再来一曲!!再来一曲……”

    “总裁,你真的酷毙了!!酷毙了!!”

    女孩儿们花痴的声音,以及男人倾慕恭维的声音不绝于耳。

    今天的景大总裁彻底让所有的人大开了眼界。

    原来这么冷酷的一老大居然也会唱ktv,而且,居然还唱的是这么狗血的神曲,当然最牛/逼的是,人家却能把这种烂大街的神曲唱出一股子高大上的风味来,着实令人佩服!

    “向南姐,这里面属最牛/逼的人还是你!”

    小八在向南身旁探出了个脑袋来,冲她钦佩的比了个大拇指。

    向南有些恍惚,看着身前众星拱月的景孟弦,思绪就更觉恍然了起来。

    “他怎么有三个脑袋了……”

    刚刚不还才两个的吗?

    向南晕晕乎乎的抚了抚自己的额头,身子摇晃了几下,差点跌倒,幸得被身旁的小八给扶住了,“向南姐,你酒精上头啦!”

    她赶忙扶着向南在景孟弦身旁坐了下来。

    “景总,向南姐好像真的醉了。”

    景孟弦偏头看向脸颊绯红的向南。

    蹙了蹙眉,手掌在她红扑扑的脸蛋上轻轻拍了拍,“喂!尹向南?”

    向南显然不满意他的动作,秀眉皱起来,去抓他的手,神志不清的喊道,“打完我屁股又打脸!!我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

    小八都不觉替她脸红了,心里琢磨着不能再让她这么丢人下去了,“景总,要不我先送她回去?”

    景孟弦的手,依旧还被向南抓着。

    整个人醉意熏熏的就朝景孟弦怀里歪了过去,“你就专会欺负我!!打我屁股……我才要打你屁股呢!!”

    向南说着,还当真,“啪——”的一声,伸手绕到景孟弦的身后,就赏了他矜贵的翘臀一巴掌!!

    “嘶——”

    小八倒抽了口冷气,登时就替向南擦了一把冷汗。

    果然……

    景大总裁那张峻峭的脸瞬间阴沉到了极点,眉峰抽搐,隐着要人命的盛怒。

    他凉薄的唇间扯出一弯冷凝的弧度,冰凉的手指捏住向南的下巴,“尹向南,你要敢装醉酒的话,你死定了!!”

    “景总,您别介意,我……我先送她回去,等她醒了后我让她来给您道歉。”小八扶着向南就想逃。

    “不用了!”

    向南的手臂被景孟弦抓得死死地,“把她交给我吧!”

    说完,也不等小八反应过来,双臂打横一抱,就将酒气熏天的向南,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离了包厢。

    包厢里,所有的同事,面面相觑。

    “总监就这么勾搭上了景总?”

    “这也未免太容易上钩了吧?唉,早知道我也冲景总吼一吼嘛!说不定也能博个什么揍屁股的待遇!”

    “……”

    向南被景孟弦抱着往停车场走去。

    迷迷糊糊间,她有清晰的闻到那熟悉的味道,青草的香味,伴随着淡淡的烟草味,还有独属于男人的荷尔蒙味道……

    “呵呵,看来我真的醉了……”

    向南歪在他的怀里,痴醉的笑着。

    景孟弦没理会她,抱着她在副驾驶座上坐了下来。

    他绕过车身,坐上车来,忽而向南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的手机……”

    向南迷迷糊糊的也听到了,一个劲的在自己身上摸索着,“手机,手机……”

    她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到裤口袋间,都没有,“在哪呢!唔唔——吵死了!!”

    景孟弦看着她跟个无头苍蝇般的胡乱找着,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翻过她的翘臀,一把从她牛仔裤的臀袋里帮她把手机抽了出来。

    有人将手机搁屁股后的吗?真是朵奇葩!

    其实景孟弦不知道,在向南屁股挨揍了之后,她方才将手机塞进了臀袋里了,以防下次被袭击时,手机能替她挡挡痛。

    电/话是路易斯打过来的,向南迷迷糊糊间的接通了。

    “亲爱的……”

    她电/话里,软绵绵的声线,特别让人着迷,而那声亲密的称呼,也顿时让景孟弦阴沉了脸。

    “宝贝,你喝酒了?”

    路易斯一听她声音就知不对劲。

    “嗯,是啊!喝了好多好多酒……”

    向南糯了糯粉色的嘴唇,撒娇道,“我好像醉了。”

    “你在哪?我现在立马去接你。”

    路易斯跟着紧张了起来。

    “我在……”

    向南抓了抓自己脑袋上那头乱糟糟的头发,“我在哪?”

    她想不起来了,怎么办?!

    歪着颗脑袋,问旁边的黑面佛,“我在哪呀?”

    “你在我家!”

    景孟弦咬牙回答。

    而后,一轰油门,车便如黑夜精灵般的驶出了停车场去。

    “景孟弦说,我在他家……”

    向南还当真就顺着他的话,回答了路易斯。

    路易斯心头一紧,“你跟景总在一起?”

    “是啊!”向南懵懵懂懂的点头,小嘴儿一撇,就同他诉苦道,“他欺负我……打我屁……”

    ‘股’字还没来及说完,就被景孟弦老大不快的将电/话夺了过去。

    “路易斯总裁。”

    “景总!”

    两个人的态度,都不算太好。

    “她跟我在一起。”

    景孟弦将目光扫向身旁面色绯红,意识不算清醒的向南,剑眉微微敛了敛。

    “她喝醉了,我去接她吧,免得给景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用了!她不麻烦!在我看来,她很可爱,一举一动,都可爱!!”

    景孟弦望着向南那绯红的脸蛋儿,目光下意识的柔了许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