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景总耐着心思哄她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镜子开群了,群号在留言区,烦请vip亲们先在留言区留言申请再加群,申请加群后大家可自行入群来!】

    向南瘫在沙发里,像是死过了一回一般,脸色乍青乍白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惹得挺拔的丰/胸也跟着她的喘息上下起伏着,这股风/骚的俏丽模样,别提多诱/人。

    景孟弦眯紧了眼。

    “看什么看?”

    向南火气还没压下去,今儿的她不过只是喝了些小酒,但整个人俨然是吞了几百斤的炸药一般。

    向南一声没好气的低吼,换来的是身边景大总裁那一记警告意味甚浓的小眼神儿。

    向南一接收到,想着自己那无辜的屁股到现在还疼着,登时火气压了一半,脑袋也如打霜的茄子耷拉了起来。

    她别扭的调整了一下姿态,哼了声气,只觉口干舌燥,没做多想,端起身前的酒杯就想着一饮而尽,全当润润喉了。

    然而,唇瓣才一贴上杯口,连嘴都没来得及打湿呢,就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把酒杯给夺了去。

    除了身边的景孟弦又还有谁?

    向南没好气的瞪着他,一直瞪着,那眼神仿佛是要活生生的将他吞进腹中一般。

    相对于向南恶劣的态度,景大总裁就显得从容多了。

    随手就将杯子甩在了桌上,酒杯里的酒水溅了出来,弄得满桌都是,但他眼皮都没抬一下,冲旁边正默默看好戏的小八吩咐道,“把这里所有的酒收起来,让服务员拿出去!”

    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向南的秀眉有些扭曲,“小八,把酒留下来!我要喝!!”

    向南说着,起了身,伸着手又去拿酒,这次直接连瓶子一起。

    景孟弦眯着眼觑着今儿有些无理取闹的女人。

    “向南姐,别喝了……”

    小八劝她,却不敢去夺她手里的酒瓶。

    知道丫今儿心情不好,又加上刚刚被景大总裁揍了小屁屁,此刻心里估计正窝着一团大火呢!她哪里还敢去造次啊!

    “景总,这……”

    小八有些为难,不知这酒她该收不该收了。

    “你去跟大家玩吧,她,教给我。”

    景孟弦摆了摆手,示意小八玩去。

    言外之意,就是让她闪远点。

    小八自然明白,连忙遁入了众人当中去。

    登时沙发上还当真就只剩下向南和景孟弦了。

    向南抱着酒瓶还在不停地给自己灌酒,景孟弦手臂撑在靠背上,托着冷峻的面庞,眯着眼,冷凉的凝着她。

    “跟我闹小脾气?”

    他的声音,寒彻入骨。

    其实,他大可以不管她的,不是吗?可是,看着她亡命儿的喝酒,他居然就是狠不下心来任由着她胡闹。

    或许他也喝高了点吧!

    “哪敢!”

    敢跟他闹脾气?屁股一顿暴揍!谁敢?

    bt!!

    向南腹诽了一阵,又继续。

    她觉得自己真的喝高了,看着眼前的景孟弦都已经变成了两个大脑袋了。

    “别跟我闹了。”

    景孟弦凑近她,伸手去拿开她嘴边的小酒瓶,这次的动作很温柔,连带着声音都莫名的温柔了几许?

    不不不!向南摇头,她知道,一定是她醉得不轻了!

    开什么玩笑?那个冷得像快冰的混蛋男人,会突然对自己这么温柔?

    尹向南,你又做梦了吧?!

    向南忍不住在心里嗤笑自己。

    “喝,继续喝……”

    向南的酒瓶被拿走了,只好又就近端起了个酒杯。

    醉了就什么事都没了!

    然,酒杯才一到手,又被景孟弦给拦截。

    向南终于有些怒了,偏头,嘟着嘴,愠怒的瞪着眼前两个大脑袋的他,“你到底要……干什么?!!”

    她有些口齿不清了,眼眶红红的,许是被这酒熏的。

    “听话,不喝了!”

    注意,景大总裁的语气是,不容反驳,毫不带商量口吻的……祈使句!

    向南嘴巴撅得更高,眼眶通红,赌气道,“我不要你管!你去管你那群扎堆的情/妇吧!”

    景孟弦漆黑的深眸微微沉了几许。

    就在向南以为他会冲自己发火的时候,却听得他问她,“要怎样你才肯不闹了?”

    也是,这么多同事看着呢,他景大总裁确实不太好发火。

    “我要听你唱歌!”

    向南立马顺杆往上爬。

    又来了!!

    景孟弦峻峭的面庞顿时拉了下来,“免谈!”

    向南咬着唇看着他,执拗的与他僵持着。

    两个人,谁也没开口说话。

    直到向南的贝齿快要咬破了她的下唇时,就听得景孟弦吃瘪的出了声,“好。”

    一个字,说得极为不情愿。

    一张脸,更是沉得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奏,脸色黑得堪比锅底了。

    但再反观向南……

    她顿时就兴奋了,神采飞扬的,起身就要往点歌台踉跄而去,“我帮你选歌!!”

    “不用!!我自己来——”

    景孟弦扯过向南,桎梏于自己的怀里,当即拒绝了她的‘好意’。

    就她那点审美水平,他担待不起!!

    向南突然被他捞进怀里,后背抵着他结实的胸膛,隔着薄薄的布衫甚至于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胸口那分明的肌理线条,心口登时就乱了节奏,本就醉红的脸颊瞬间像染上了一层殷虹的颜料,红得发烫。

    转而就听得景孟弦迷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间响起,“你跟我一起唱!”

    那灼热的气息拂在向南的肌肤之上,竟让她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好……”

    其实,此刻的向南,脑子里早已是一片空白,整个人就像撞了邪似地,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景孟弦放开了她来。

    “你想听什么歌?”

    声线较于刚刚似乎平稳了些。

    他偏头,看双颊绯红的向南。

    向南水眸懵然的眨了眨,嘴里冒出个让景孟弦抓狂的歌名来,“错错错!”

    果然,不能问她意见!!

    景孟弦揉了揉眉心骨,耐着心思哄她道,“换一首。”

    “不要……”

    向南摇头,脑子里瞬间开始补脑越南组合htk的神曲《错错错》,嘴角的笑意漾得更开。

    看着向南脸上那抹绽开的笑,景孟弦有片刻的失神。

    仿佛他刚刚闻到的那独属于她的清香气息,依旧还弥漫在鼻息间,心跳,有些不太正常,而后,就见他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他居然,选择了,配合她的恶趣味!!

    连向南都惊了半秒。

    那一刻,向南认定,喝醉的人绝对不止自己,一定还包括身边的他。

    “快去点歌。”

    正在向南发怔之际,忽而后脑勺被景孟弦那只大手拍了拍,催促她。

    “哦,好!”

    向南浑浑噩噩,脚踩浮云般就飘到了点歌台前,选择了那首神曲之作——错错错!!

    飞快的,熟悉而又略带雷人的旋律响了起来,向南递了个话筒给景孟弦。

    景大总裁眉峰微微抽了一下,却还是百般不情愿的接过了她递过来的麦克风。

    人依旧端坐在沙发里,那斐然的尊贵气场,当真与这首歌相当不符。

    周遭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当然,无外乎是那群起哄的同事们了。

    向南能明显的感觉到景大总裁的脸色特别难看,一双目光如凶狠的利刃般直射向她,越是如此,向南心里就更开心了。

    她就喜欢看景大总裁扭曲的样子!

    向南是站着的,正对着景孟弦而立,嘴角噙着一弯得意的笑,开始随着节奏撒欢的唱了起来,“你总说是我的错,可你自己总太过自我,争吵的时候你习惯沉默,这样怎么能揭开迷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