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KTV里景总打她的小屁股【1000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碧涛阁的一顿晚饭,吃得格外热闹。

    桌上摆满了各色精致的菜肴,每上一道,同事们就忍不住夸一句他们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土豪总裁。

    “向南姐,你觉不觉得咱们总裁身材特别棒!!穿上那西装,简直就跟t台模特似得,帅得掉渣,有没有?”

    小八端着杯红酒,醉意熏熏的夸口笑赞着。

    向南轻笑,戳了戳她的脑门儿,“你们这还真是典型的‘吃人嘴软’啊!”

    “嘁,就你嘴硬!向南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看咱们景总时,那小眼神都不一样,呵呵呵……”

    “小八,你喝醉了!”

    向南直接从她手里夺过那杯红酒,替她一饮而尽。

    她看那个男人的眼神真的有不一样吗?她怎么没感觉到?

    “这点酒就能醉?我才没醉,你就嘴硬!”小八撸了撸嘴,指着向南的鼻子,眯着眼,打趣的问她道,“向南姐,你说老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们总裁?”

    “胡说八道!”

    向南干脆捏了一块点心塞进小八的嘴里去,矢口否认道,“我为什么要喜欢那种冷得像块冰的家伙!我可不想当北极熊!”

    非得冻死不可!

    “总裁!”

    这边还在打闹时,忽而,就听得同事们恭敬的朝门口喊了一声。

    向南和小八打闹的动作及时止住,两个互看一眼。

    刚刚她们俩说的话……

    当事人不会正正儿就听入了耳底吧?!

    虽然她们俩什么也没说,但是这话题……被他听到好像多少有些不好。

    向南和小八也连忙起了身来,齐喊了一声,“景总!”

    对面,景孟弦一派凛然的站在那里,手里还托着一杯红酒,视线直直的落在向南的脸上,深沉的盯了她数十秒,直到盯得向南有些头皮发麻了,他这才迈开步子朝众人走了过来。

    向南觉得他盯着自己的眼神就像一把钢钳,且还正正好的就钳住了她的气管,让她完全透不过气来。

    直到他的视线从自己的身上抽离开来,向南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景总正好在隔壁用餐,所以刻意过来同大家敬杯酒。”

    李然宇举着酒杯同大家解释着。

    景孟弦那张酷劲十足的面庞,似乎从一进来就一直是冷着的,直到李然宇说这句话时,他的嘴角才吝啬的扬起了一弯几乎不易察觉的弧度,“今晚不能陪大家用餐,很遗憾!我敬大家一杯,聊表歉意。”

    “景总您太客气了。”

    “就是,就是。”

    设计部所有成员仿佛都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端起酒杯,争先恐后的凑上前同景孟弦碰杯。

    而向南本就反应迟钝,再一愣神,她自然就成了最后一个碰杯的人了。

    但向南也不急,从容的端起酒杯,微微一笑,欺身过去,走程序般的与景孟弦碰了碰杯壁,“景总,这顿饭让您破费了!我代表我们整个团队,对您表示感谢。”

    瞅瞅,多么官方的应承话!

    她说完,便将手中所剩无几的红酒一饮而尽,以表真心。

    景孟弦却没急着喝手里的那杯酒,他就那么淡淡然的注视着眼前的向南,忽而,不动声色的问了她一句,“尹总监既然这么害怕当北极熊,又何苦独看我时,眼神要不一样呢?”

    “……”

    向南怎么都没料到他居然会当着众人的面,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让人猜疑的话出来。

    “咳咳咳咳——”

    她被喉管里还未来得及咽下去的红酒直接给呛到,呛得脸颊通红,喉咙里说不出一句话来,一时间,向南只能用纸巾捂着嘴,不停地咳嗽,另一只手代替她的语言,急切的来回摇着。

    然景大总裁却完全视而不见,等她咳完了,刚要否认的时候,就见他已经端着那杯红酒离开,独独留了个高深莫测的背影给她。

    向南气结,郁闷得直抓头。

    转而却见所有的同事都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她,欧阳琴那小眼神里更是不掩讥诮的情绪,“尹总监,你可别做这么没节操的事儿,又不是不知道,人家是有家室的人了!给人当小三,说出去多丢人啊!”

    向南脸色一白,没好气的别了她一眼,倒也没反驳她的话,清浅一笑,四俩拨千斤的问道,“当初是谁说,只要攀上这个男人,哪怕人家有家室,就算做个小狐狸精也都乐意得屁颠屁颠的?”

    这女人,有时候真讨厌!!

    被向南这么一冲,欧阳琴的脸色也不太好了,但到底向南是她的上司,她就算有火气也只能压着,不好发作。

    向南其实本就不是个爱计较的人,见她没多说什么,也就没事儿人一般的招呼着她落座了。

    晚上,他们在碧涛阁的包厢房里唱歌的时候,意外的,那个日理万机的景大总裁居然还真的就现身了。

    景孟弦仿佛携着阳光而来,高大的身躯一迈进包厢里,整个房间顿时如同蓬荜生辉,耀眼至极。

    一见他出现,包房里瞬间就沸腾了起来。

    “景总!!”

    “景总——”

    所有的员工都起了身来,恭敬的同景孟弦打招呼,全都腾开了地方让他入座。

    只有角落里的向南……

    没主动同景孟弦打招呼,也完全没有要主动腾地儿给矜贵的景大总裁入座的意思。

    当然,她的视线里其实也更没他。

    此时的她,右手手里正握着个麦克风,左手一副悲戚模样抱着头,正‘痛苦万分’的扯着嗓子干嚎一曲《爱情买卖》,那夸张的小模样儿简直能胜奥斯卡影后了!

    “哟~哟~~切克闹!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买不回来!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

    景孟弦嘴角微微抽了两抽。

    “你们总监今晚中邪了?”

    他忍不住偏头问身边的小八。

    小八挠挠头,有些替向南尴尬,解释道,“没,可能就喝高了点。”

    “酒品差!”

    景孟弦直接下决定。

    说完,迈开修长的双腿,无视周边殷勤的下属,径自往向南走了过去。

    “哟~哟~!出卖你的爱,逼着你离开,看到痛苦的你,我的眼泪也掉下来!出卖你的爱,我背了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买不回来!虽然当初是我要分开,后来才明白,现在我用我的真爱希望把你哄回来,我明白是我错了,爱情像你说的,它不是买卖,就算千金来买就不卖……”

    向南激情的说唱着,那忘我的境界足以让周边所有的人为之佩服。

    还来不及结束,就感觉到身边的位置凹陷了下去,景孟弦叠着双腿,一派凛然尊贵的气质就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说实在的,他这高贵的气场实在与这首《爱情买卖》融合不了,他还当真不适合座进他们这间充满着乡土广场大妈气息的包房里来。

    景孟弦单臂摊开,随意的搭在向南身后的沙发椅背上,身体慵懒的往后靠了靠。

    这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却恍惚间,将他们俩身体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尹向南,法国也流行这首歌?”

    他不咸不淡的问向南,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没有反感,但绝对没有赞赏的意味在里面。

    向南终于舍得挪开嘴巴的麦克风了,她用手将话筒捂住,凉凉的扫了一眼身旁突然多出来的男人,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他,“国际神曲,在哪儿都一样!”

    回答完毕,又再次激情万分的融入了曲境中去。

    这次她干脆站起了身来,直面景孟弦,两手握着麦克风,长发一甩,越发夸张的吼唱起来,那歌声……简直就是……鬼哭狼嚎!!

    歌词和曲调,更是让景孟弦的太阳穴一突一突的,难受得慌。

    “哈啊~~~~哟~哟~~~切克闹!!”

    向南的身体随着节奏上下摇摆着,“出卖我的爱,背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买不回来,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唱到高/潮之处,还不忘伸出手指,直指对面的男人,完全一副控诉他的苦情女主模样,腰段儿更是随着节奏一扭一摆的,继续唱,“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狠心把我来伤害,爱这么意外,用心浇灌的真爱,枯萎才明白,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让我看透,痴心的人,不配有真爱……”

    景孟弦微仰头,别有深意的与她那双泛着波光的眼眸对峙着。

    而向南也更是不肯服输的回瞪他。

    一曲落下,音停,周遭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向南姐,你唱得太好啦!!”

    小八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小case!”向南朝她抛了个媚眼儿过去。

    景孟弦嘴角微微抽了两抽。

    唱完《爱情买卖》再挤个媚眼出去,这感觉,还真够玄幻的!土鳖味儿,够浓!

    向南也没理会景孟弦眼底那抹明显的鄙夷,将手里的麦克风没好气的往他怀里一扔,“你唱!”

    景孟弦面色微变,警告的瞪了向南一眼。

    果然,周遭响起了同事们起哄的声音,“景总,来一首,来一首!!”

    “来一首,来一首!!”

    对于景孟弦警告意味甚浓的眼神儿,向南权当看不见,秀眉往上一扬,抱着胸,笑米米的觑着沙发上的他,“景总,需要我帮您选歌吗?”

    “滚!”

    一个单音字就从他凉薄的齿缝间蹦了出来。

    包厢里所有的同事都倒吸了口凉气,独独向南,没有任何反应。

    仿佛她已经早已适应了这家伙随时制造冷气压的本事一般,皱皱眉头,批评道,“粗鲁!”

    “嘶——”

    所有的人,又抽了口凉气,脸色都不由变了变。

    全都替向南狠狠地捏了把冷汗。

    敢这么同总裁说话的人,全公司还没诞生一个呢!她绝对死定了!!

    感觉到周遭的安静,景孟弦紧蹙的眉峰越发冷了几许,狠狠地瞪了一眼向南,抛了一记‘待会收拾她’的眼神给她,转而,冷幽幽的扫向包厢里其他人,“继续唱歌!”

    “是!!”

    这话,言外之意,就是不许看!!

    所有人被警告之后,开始一顿假嗨。

    天知道,顶上供着一尊如此冷冰冰的大佛,谁还嗨得起来啊!

    向南接收到那记要收拾自己的小眼神儿后,脚底抹油,溜了,“我去一趟洗手间,尿急。”

    景孟弦掀了掀唇瓣,如同大赦天下般的批准道,“去吧。”

    丢给她的眼神儿,明显的在嚣张的告诫她,逃得过初一,却逃不过十五!

    靠!!

    向南走出包厢之前都觉后背一阵冷冷飕飕的,渗得慌!

    去了洗手间里蹲了一趟,再出来洗手的时候,就见两个女孩儿站在镜前抹唇膏。

    其中一女孩,向南实在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而那个女孩似乎也从镜子里多瞄了向南几眼。

    因为,她俩好像还真有哪个地方相似,虽然说不出具体是哪儿,但就是有某一处是相似的。

    看着像的人,这世上多了去了,其实也不足为奇,所以向南也没做多想,挤了些洗手液,搓了搓手,预备洗完就走的,然而两个女人的对话却把她给生生吸引住了。

    “阿爽,今儿景总又来碧涛阁了,找你没?”

    提到景总,那叫阿爽的女孩,也就是同向南有些微相似的女孩,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补妆的动作一顿。

    向南心里‘咯噔’了一下。

    低着头,故作认真的搓手,心里却忍不住在琢磨,她们嘴里的景总到底是不是她们包厢房里的那尊大佛。

    “当然来找过我了。”

    那女孩清秀的眉峰微微上扬,又继续给自己的樱唇抹了一圈浅色的唇膏,性/感的抿了抿,这才满意的将唇膏收进了化妆包里,又顺手理了理肩上的长发,一扬唇角,“说是今晚让我过去陪他。”

    女孩为了薄面,撒起谎来,眼不眨,脸不红,心不跳。

    “哇,真的呀……”问话的女孩发出一声羡慕的惊叹声,转而撸了撸嘴,一边给自己补粉一边抱怨道,“唉,你说他景孟弦是不是视力有问题呀?要么就是欣赏水平有问题。”

    景孟弦……

    当真是他!!

    一想到刚刚这叫阿爽的女孩子说的那些话,莫名其妙的就觉心里堵得慌。

    她把沾满泡泡的手,伸到水龙头下,两只手儿亡命儿的搓着,那力道重得像是在跟自己过不去似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阿爽不快的瞥了一眼身边的女孩,转而又将视线扫向向南,不快的瞪了她一眼。

    洗个手都不好好洗,水都溅了她一身!

    向南也不是个善茬,一双眼儿就狠狠地给她瞪了回去!

    “喂!说实在的,这论长相,你可还真比我差一截了吧?可不知道为什么,人家景总就是只要你,平日里多看我一眼,他都一副不屑的样子!太奇怪了!”

    虽然说她不够美,但显然这话却让阿爽很受用,嘴角绽开一抹得意的笑,“有什么好奇怪的,人家爱我呗!”

    “切!看你得意的那小模样!说真的,景总床上那点功夫如何?让你享受不享受?”

    那女人yin荡的撞了撞阿爽的小腰肢。

    这话一问出来,正杵在旁边猛搓双手的向南,银牙儿都咬得咯嘣儿响了。

    胸口里就像憋着一团火似得,眼见着就快要包不住了,随时都有可能烧起来。

    被问过这个问题,那叫阿爽的女孩儿眼尾处明显掠过一抹心虚,但谁也没察觉出这抹情绪来,她挑眉一笑,眉眼间尽是风.骚,“技术自然不在话下,折腾得欲仙欲死的!不过,你问那么多干嘛,你又没机会享受!”

    不知为什么,这话仿佛就像是戳中了向南某根理智的神经线一般,她水龙头下的双手,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溅在那女孩身上的水也越来越多。

    满脑子都想的是他景孟弦同别的女人在床上欲仙欲死的画面!

    曾经他怎么对自己的,如今就怎么对身边这个女人!!

    而且,居然还约了今晚继续!!!

    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特别想骂人,虽然她向来不是什么野蛮的女人,但这一刻,她真的有种爆粗的冲动!

    但她只是想跟某个男人爆粗而已!

    “喂!小姐,你会不会洗手啊?你溅我一身!”

    那叫阿爽的女孩见向南洗手的动作越来越粗鲁,她烦不胜烦的瞪着向南,满眼都是愠怒。

    “我就是不会洗手!怎么了?”

    向南的暴脾气突然就上来了,毫不示弱的回击了她一句,手“啪”的一声,没好气的将水龙头拍上,用眼神狠狠地剜了两个女人一眼,就烦躁的踢开了洗手间的门,像女汉子似地冲了出去。

    “这什么女人啊,这么凶悍!还是个女人吗?”洗手间里的俩女人不痛快的抱怨着。

    向南是踢着洗手间的门出来的,转而又踢着他们的包厢门走了进去,浑身的火药味儿掩都掩不住,一出现就让包厢里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对她侧目而视。

    连对面沙发上绷着脸等着她的景孟弦都忍不住抬了抬眼皮看她。

    微微拧眉。

    这个女人怎么了?不就去了一趟洗手间吗?一回来怎么就跟吞了炸药似得?谁又惹她了?

    向南落座,却没再回景孟弦的身边,而是在小八旁边硬生生的挤了个座位出来,瞅也不瞅一眼左前方的景孟弦。

    “来来来,咱们玩猜拳,谁输了谁喝酒。”

    小八提议。

    向南连忙应和,“行!来!”

    两个女孩儿就这么给杆上了。

    “十五……”向南喊。

    “二十!”小八猜。

    双手一摊,二十!

    “我输了,我喝!”

    向南二话没说,端起桌上的小酒杯,一饮而尽。

    景孟弦叠着双腿,一派漠然的坐着,从烟盒里抽了支烟出来,点上,深吸了一口,袅袅的青烟从鼻息间漫出来,朦胧了他那双深沉的眸子。

    视线凉薄的交织在向南的身躯之上,目若寒潭,深不可测。

    “重来!”

    一杯见底,向南又招呼着小八继续。

    “十!”

    “十五!!”

    “呵呵,你输了。”

    向南指了指小八的鼻子,“输了就得喝!”

    她说完,却不等小八端酒,她已兀自端起了身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小八哑口,“向南姐,是我输了,不是你输了。”

    向南眨眨眼,呵呵一笑,潇洒的一挥手,“都一样!来,继续……”

    结果这游戏玩下来,不管谁输谁赢,反正只要是酒就被向南一个人给包揽了。

    小八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向南姐,你别喝了!你真喝多了。你到底怎么啦?本来不还好端端的吗?怎么上一趟洗手间心情就不好了呢?”

    “别……别跟我提……提什么劳什子的洗手间!!!”

    说起那破地方,向南心里还窝着一团火,被酒水这么一浇,顿时就烧得更旺盛了。

    口齿都已经不清楚了,但向南心里却还记得刚刚那俩个女人在洗手间里说的那些话。

    呵!!晚上还去找她?景大总裁可真正儿是日理万机啊!

    向南想着想着,那仇恨的视线就已经忍不住朝景孟弦射了过去,小眼神儿简直就像两道利刃般,恨不能直戳他的心脏。

    她虽然知道,以自己现在同他的关系,她是一点点儿生气的立场都没有,可是,这世上就感情这破玩意儿不带理智的,现在她感觉整个脑子都不是自己的了,所以,管她什么立场不立场的,反正今儿她心情就是不爽了,而且是,非常不爽!!

    晚上还想着去泡妞?门儿都没有!!她非灌得丫勃不起来不可!

    景孟弦自然是感觉到了向南投射过来的敌意。

    略有不解,但他也没什么表示,冷峻的面庞上依旧没有太多的情绪,伸手,将手里的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蓦地,起了身来,双手抄在西裤口袋中,迈着长腿就朝向南走了过去。

    小八仰着脑袋,花痴的看着突然朝她们靠近的男人。

    那身材……笼下来,简直就像天神一般,搅得她心花怒放的。

    “腾个位置出来。”

    景孟弦凉薄的唇瓣掀了掀,高傲的下颚往她侧身比了比,示意她往旁边挪一点点。

    呃,小八忙屁颠屁颠的就往旁边挪了个位置,景孟弦身形一屈,就陷进了沙发中去。

    左臂往沙发靠背上一摊,凑近左边只顾着给自己灌酒的向南,“怎么?尹总监去一趟洗手间回来就把恋给失了,在这伤心买醉呢?”

    “呸!”

    向南一把将见了底的酒杯扔桌上,瞪着他,怒目而视,吼道,“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

    景孟弦剑眉轻挑。

    这话的意思是,伤心买醉还真跟自己脱不开关系了?!

    景孟弦那双深沉如万年古井的黑眸间,仿佛有了些许的情绪变化,虽不怎么明显,但确实存在。

    “到底怎么回事?”

    他问她,语气强势得不容向南拒绝回答。

    但她就是胆大包天的给拒绝了,而且不仅拒绝了,且还不怕死的把景大总裁好心的关心语给冷冷的呛了回去,“要你管!我又不是你那堆数不过来的情/妇!!”

    喊完,一杯酒又被灌进了喉咙里去,然而还没来得及见底,酒杯就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一把给夺了过去。

    “你干什么?!”

    向南失态的冲他大吼。

    被酒精一催化,她那该死的暴脾气‘蹭’的一下就窜了出来,也没理智再去管对面的男人到底是谁了。

    “尹向南,你再给我吼一句试试!!”

    景孟弦的脸色也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峻峭的面庞,阴沉到了极点。

    声音的分贝更是不比向南小。

    登时,所有人的视线都朝他们俩扫了过来,然而,飞快的接收到景大总裁警告的眼神,急忙别开了眼去,故作不知情的继续高声歌唱,猜拳,拼酒。

    留下这小俩口儿在沙发上打情骂俏。

    如果向南尚还有一分清醒,她今儿一定不会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挑衅景孟弦的龙威,但……

    今天的前提条件是——她喝高了!!

    喝高的人,都有个相同的特质,那就是——二bi!

    “我吼了又怎样?你打我?!”

    向南干脆站起了身来,撸起袖管,双手叉腰,一副嚣张的架势凑近他,挑衅道,“你有种打我呀!你打我呀?”

    看着眼前这副嚣张的嘴脸,景孟弦只觉眉心骨突突跳着。

    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那张纷嫩的颊腮,此刻染上了薄薄一层绯红。

    离着这么近的距离,他甚至于能清楚的瞄见她白希的肌肤层里透着的那点点浅色的血丝,吹弹可破的感觉,宛若一捏就能掐出水来。

    面对她不可一世的嚣张态度,景孟弦依旧只是不动声色的凝着她,面上始终没有多余的情绪起伏。

    然而,他的默然,就像一种鼓励一般,让向南的气焰顿时水涨船高。

    却不知人家不过只是懒得同一喝高了的二bi计较。

    但向南显然还不知情,她那清秀的眉峰得意的一挑一挑的,叉着腰嗤笑道,“还以为你多大的本事呢!”

    景孟弦抬眼,淡幽幽的觑着她。

    手肘撑在靠背上,托住他峻峭的面庞,唇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若有似无的轻笑,“尹向南,你说你喝醉酒的二bi样子,你妈知道吗?”

    末了,他又补了一句,“你现在这副样子,真的……特别欠揍。”

    他的语气,说得那么随意,慵慵懒懒的,似没什么戾气,却忽而,长臂一探,一使力便圈住了向南那如柳的小细腰,巧用力就将向南翻身压在了自己的双腿之上。

    注意,向南这姿势绝对不是用抱着的,更不是坐着的,而是……面朝下,屁股朝上的,以一个相当不美观,更不和谐的姿势,被他压在了大腿之上。

    “尹向南,这可你自己找抽的!”

    景孟弦的话才一落下,“啪啪——”几声,充满着奇耻大辱的巴掌声就在整个噪杂的包厢里响了起来。

    他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打她屁/股??!!

    “靠!!景孟弦,你这个bt!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受辱的向南,像疯子一般,嗷嗷大叫着,在他的大腿上拼了老命的不停挣扎。

    然而整个身子就被他一手压着,居然分毫也动弹不得,而他另一只手更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打在她软绵绵的小屁/股上,一点也不带心软的。

    “流氓!!混蛋!!下流!!痞子!!色狼——”

    向南能想到的词汇,几乎都被她骂了个精光,感觉到周遭同事们投射过来的怪异眼光,她本就红润的脸颊儿此刻更是如同刷了一层红漆一般,骨子里的酒意也顿时清醒了不少。

    “再骂!继续骂!!”

    “啪啪啪——”

    “……”

    靠!!

    “景孟弦,我错了……”

    向南哭丧着脸,到底还是认错了。

    她摆明儿的就拗不过这货。

    君子报仇,十年还不晚!她再犯倔,这张脸儿可真要丢到太平洋去了!往后她还当真没脸在整个设计部立足了。

    “你错什么了?嗯?”

    景大总裁打屁股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那一声轻嗯,还带着性/感的转音,绕在向南的耳际间,却让她讨厌得牙根儿直颤。

    但,这么多下属看着,她相信自己再不低头,这丫一定有更多让她服软的贱招。

    关键是,屁股痛死了!!!

    “我错在不该让你打我……”

    现在酒醒了一大半的向南,真恨不能一耳巴抽死自己!让自己二bi喊丫揍自己!这不典型找揍吗?

    景孟弦眉峰危险的一挑,“嗯,就只是这样?”

    那性/感的声线,足以能勾得女人想要犯罪。

    身躯,俯下来,峻脸凑近向南,嘴角挂着一抹欠揍的微笑,“尹总监,我觉的你对自己的错误认识得还不够深刻。”

    话音落下,“啪——”的一声,又是一巴掌报复性的落在了向南的臀部上,这次的力道绝对不比任何一次轻!

    “靠!!”

    向南紧咬牙根,伸手,恶狠狠的揪住景孟弦脖子上的领带,银牙咬得咯嘣响,“景孟弦,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你调/戏我,就不怕威名扫地?”

    景孟弦无谓一笑,薄唇故作暧昧的贴近她的耳际,邪气的吹了口气,“我早已花名在外,你觉得我还会在意这些东西?”

    “……”

    靠!!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我错了!我跟你道歉,行吧?”向南闭眼,大喊。

    论力道,强不过他,论脸皮厚度,也厚不过他!这真他/妈不算个事儿!!

    “哪里错了?”

    景孟弦依旧不屈不挠的追问。

    向南翻了个白眼,“景总,我错在不该冲你嚣张,不该冲你大吼!在同事们面前损了您的龙威,都是我的错!这样,够了吗?”

    她咬牙切齿的问着他。

    许是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似的,景大总裁这才使力一把将向南从自己的大腿上拎了起来,扔回到了旁边的座位上。

    向南瘫在沙发里,像是死过了一回一般,脸色乍青乍白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惹得挺拔的丰/胸也跟着她的喘息上下起伏着,这股风/骚的俏丽模样,别提多诱/人。

    景孟弦眯紧了眼。

    【镜子的新浪微博开通了,名字:邻小镜,有博的可以关注下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