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景大总裁吃醋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哩纱,我去海边走走。”

    向南同阿哩纱招呼一声。

    “小姐,我陪你去!”

    “不用了!”向南忙拒绝,故意正色道,“干嘛呢!唐把我当孩子,你们也跟着他学啊?还是说,我外出都不带给自由喘口气的?”

    阿哩纱委屈了,“小姐,你明知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嘛!”

    “行啦!你们那点小心思我能不清楚?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走不丢的!就在海边走走,很快就回来了。”

    向南招招手,便出了套房去。

    海边,咸湿的风吹拂在脸上,心里不觉开阔些分。

    向南踩着轻柔的细沙,沿着海边一路往前走,却在见到前方热闹的场面时,停住了脚步。

    眼前,是一场盛大的狂欢party!

    觥筹交错的人群里,向南几乎是一眼就捕捉到了那抹熟悉的颀长身影。

    即使隐匿在这众多出众的人群里,而他,却依旧光鲜夺目。

    众星拱月间,他以男主人高贵的身份,礼貌的与所有莅临的贵宾,一一碰杯表示感谢。

    一碰,一饮,一抹清高的微笑,都彰显着他成熟男人的魅力。

    几乎所有在场的女性,这一刻,都忍不住将目光投注在这个男人身上。

    而向南,亦是如此。

    显然,四年的时间,已经将这个男人打造得越发深沉而夺目了。

    即使褪下了那神圣的白色大褂,孤身卷入商业的暗战里,却依旧能攀到至高点上,轻易的傲视群雄!

    “尹向南?”

    正当向南看得失神之际,忽而,身后传来一道震惊、愠怒的喊声。

    熟悉而又略带陌生的声音让向南不由自主的微微拧了拧眉,却又飞快的,恢复如初。

    果不其然,她一转身,就见曲语悉冷着一张脸,盛气凌人的朝她走了过来。

    今日的她,装扮得极为温婉。

    白色的晚礼服,裹着她娇柔的身段,蓬松的羽毛妆点在她不及膝盖的裙摆之上,却是说不出的可爱、高贵,却与她那张充满戾色的姣好面庞,尤其不搭。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高声质问着向南,声音因激动还抖得有些厉害。

    颐指气使的态度,却掩饰不掉心底的那抹慌张情绪。

    她在害怕……

    无疑,她尹向南的出现,会给她的婚姻,带来前所未有的毁灭!!

    她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的篡紧,姣好的面孔,乍青乍白。

    面对她的激动,向南却显得平和许多。

    她的视线淡然的扫过曲语悉篡紧的双手,掀了掀唇,提醒她道,“曲小姐,你的指甲真的快要嵌进肉里去了!”

    曲语悉没料到尹向南竟是这番视她如无物的态度,她心头所有的怒火就要一并迸射而出,但她还是生生的压了下来。

    走近向南,嘴角扯出一个冰冷的弧度,“尹向南,多年不见,骨子里的那股下贱看来还是一点也没变!连有妇之夫都能勾/引,果然还真跟你那下贱的母亲一个德行!!有句俗语还说得不错,有其母就有其女!!真够让人倒胃口的!!”

    面对曲语悉的侮辱,向南不怒也不急。

    清秀的眉峰微微挑高,嘴角一抹无懈可击的轻笑,“曲小姐这四年的日子,不太好过吧?”

    说实话,如不是看在这女人曾经救过阳阳一命,或许以她现在的脾气,她可能真的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侮辱她,她尚且还能忍,但侮辱她母亲……

    向南已经忍到了极致!!

    再有下次,她还当真不会心慈手软了!

    向南嘴角的微笑在海风中绽放出最美的弧度,她故作不经意的扫了扫肩上的金色长发,说出来的话直戳曲语悉的痛处,“景总这些年找的情人可谓从河东足以排到河西了!曲小姐日日夜夜的与女人战斗,挺辛苦的吧?难怪四年不见,什么都没变,还像从前一样讨厌,但是脸上的褶子可多了不少!”

    向南完全以一副悲悯的神情觑着她,嘴角却是那抹让曲语悉咬牙切齿的媚笑。

    看着她笑得生媚,曲语悉心里被向南燃起的怒火一时间更像是浇了燃油一般,蹭蹭上涨,双眸猩红,她扬手,一巴掌就朝向南的脸颊甩了过去。

    向南反应过来,才想扣住她扬起的手臂,然而,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早已抢在她面前,将曲语悉扬手打人的动作,给活生生的制止了下来!

    “曲氏的千金小姐,原不过就这点素养?”

    森冷的语调,至向南的头顶传了过来。

    向南惊喜的回头,“唐?”

    “你是谁?”曲语悉愤怒的瞪着眼前这个好看得有些过分的混血男人,“你弄疼我了,放手!!”

    他的力道很重,如铁钳般扣着她的手腕,几乎要将她拧碎。

    见她脸色不太好看,路易斯这才甩开了曲语悉的手来,警告她,“以后敢动她,原谅我谁的面子都不给!哪怕是曲氏的千金,也照样不会客气分毫!”

    曲语悉面色煞白,双手因妒火而死死篡紧。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身边的每一个男人都在拼命的护着她!!这么个下贱的女人,到底哪里比她好?!

    “宝贝,你不是说不过来了吗?”

    路易斯转头,不解的问向南。

    “哎,我就来海边散散步而已,哪知道这么晦气!再说,你也没告诉我这场宴会是在海边举行呀!”

    路易斯看着她稀里糊涂的模样就笑了,“是!都是我不够好,走吧!我先陪你去那边走走,不在这里跟不相干的人置气了。”

    两个人一言一语的,把身边的曲语悉完全当成了透明人。

    “尹向南,既然你都有了新欢,为什么还要回来啊——”

    曲语悉歇斯底里的冲着向南嘶喊。

    那双盛满着盛怒的水眸里,嵌着涟涟的水渍,倒有种说不出的可怜感。

    向南才预备离开的脚步,又蓦地顿了下来,回身看向对面梨花带雨的曲语悉,思忖了好半响,这才认真道,“曲语悉,与其在这里想方设法的辱骂我,倒真的不如花点心思拿住你丈夫的心。”

    她吸了口气,胸口有些钝痛,但她还是把心里想说的话道了出来,嘴角依旧是那抹清浅的笑,“想办法让他爱上你吧!说实话,你曲语悉幸不幸福,我一点也不在乎!但我希望,你能给他幸福……我们,就这样吧!”

    向南说完,便预备同路易斯一同离开,却被一道幽冷的声音给生生止住了脚步。

    “尹总监,别人丈夫的幸福,你太在意,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吧?”

    景孟弦盛气凛然的朝她走了过来,却忽而,探手扶住了曲语悉的细腰,将她亲密的往自己怀里一带,目光含笑的望向对面的向南,“我爱谁还真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来操心!更不需要你多管闲事的来告诫我妻子什么!”

    他说完,扯了扯嘴角,将目光扫向她身边的路易斯,挑挑眉,“说这么多,也不担心路易斯总裁会吃醋?”

    向南抿了抿唇,面色有些难看,再反观景孟弦怀里的曲语悉,却是一脸嚣张得意的笑。

    说实话,景孟弦居然会站出来替自己申诉,她着实惊喜了一把!

    向南郁结,却忽而,只觉腰间一紧,回神过来,才知自己已然落入了路易斯的怀抱,他的嘴角依旧是那抹迷人的法式微笑,“我爱她,所以,她的一切,我都尊重!!”

    “啪啪——”

    空气中,传来两道干干的掌声,除了景孟弦有这么嚣张恶劣的行径,又还能有谁呢?

    火药味,一时间甚浓。

    向南蹙眉,不悦顿时写在脸上,“景总,你有些过分了!”

    她凉着声音,提醒他。

    路易斯自然能清楚的感觉到对面男人的醋意,他低头看一眼一副要为自己出头的女人,嘴角的笑意更甚,抬手,宠溺的揉了揉向南的发丝,压低声音凑近她的耳郭提醒她道,“亲爱的,你别冲动,他可是你上司,赶明儿小心人家真给你小鞋穿。”

    “哼!我怕他?”

    向南被景孟弦一堵,现在火气还‘噌噌噌’的往头顶冒呢!

    “生着气呢?”

    两个人还在判若无人的咬着耳朵。

    “气!快气炸了!!不识好人心的家伙!”

    向南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被人吹鼓的气球,只需一针扎下来就能让她瞬间爆破。

    所以,景孟弦要再敢多说一句让她不痛快的话,她非得冲上去,撩起衣袖同他对骂不可!

    路易斯勾起一弯腹黑的笑,“那咱们俩就好好气气他?让你消消气?”

    “好!”

    不过怎么气?

    路易斯从向南的耳边挪开来,直起了身,却更加亲密的搂紧向南,笑看对面的景孟弦,“景总,平日里我家宝贝的性格就是比较火爆,都让我给惯坏了!这不,又让你见笑了。我们还得去海边吹吹风,散散步,就不打扰你们夫妻俩了,再见。”

    说完这些话,他清楚的见到对面景孟弦那双漆黑的深眸越发阴骘了几许,面色阴沉得如暴雨将至。

    也不待景孟弦答话,他托起向南的手,转身就沿着海岸线离开了。

    景孟弦看着他们相携离开的背影,漆黑的寒潭里波涛汹涌。

    看见路易斯如此善待她尹向南,他不是该开心的吗?这不就是他一直以来想要见到的结果吗?可是,为何他的心里除了那快要爆棚的盛怒之外,却找不出任何一丝开心的苗头来?

    一想到刚刚那女人为了路易斯,梗着脖子一副要和自己讨公道的模样,他心里更是烦不甚烦。

    搂着曲语悉腰肢的手一松,转身就往盛宴里走。

    “孟弦……”

    曲语悉连忙追了上去,“孟弦,怎么了?刚不还好好的吗?”

    景孟弦不理她,径自往前走。

    自己刚刚为什么要同曲语悉做出一副亲密的模样?就因为对昨天夜里他们那亲密的一幕耿耿于怀?就因为那个爱管闲事的女人撺掇别的女人来拿他的心?

    白痴!!他的心,早不在他自己身上了,别的女人,又怎么还能拿走?

    向南挽着路易斯的手臂,沿着海岸往前走着。

    浪花拂过来,柔柔的卷着他们的双腿,很是舒服,浪花褪下,仿佛一并将向南遭心的情绪也一同卷走了一般。

    “亲爱的,过了今天这遭,你要不穿你上司的小鞋可能真的有点难了。”路易斯一脸同情的看着她。

    “不是吧?”

    向南敛着眉头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我刚刚没怎么冲人家啊!你让我别冲动,我也没冲动,你说要帮我出气的,可结果你也没说两句话就领着我走了呀!我们什么都没做,他为什么要给我小鞋穿?”

    “刚刚气得还不够?”

    “有气到吗?”向南反问他。

    “嗯,气到了!”路易斯非常肯定的点头,“我们俩托在一起的手,几乎都快要被他的视线灼出个洞来了。我琢磨着你上司今晚可能要失眠了,明天要真见着他顶着两个黑眼圈就记得离他远点,小心被他的火烧着,到时候我这远水可真救不了你了。”

    “呵!夸张!!”

    向南不以为然的嗤笑了一声,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跳,却还是因为路易斯的这番话而不争气的加快了一咪/咪的速度。

    咸湿的海风,吹拂而过,撩拨着向南性/感的长发,露出她那张清秀动人的容颜……

    路易斯安静的欣赏着这副美到让人动心的画面……

    也难怪景孟弦会同他一样,如此痴迷于眼前这个女孩。

    就因为放心不下她的幸福,所以刻意将自己与她一同调至他的身边来,亲眼见证了她的幸福后,方能安心放手?

    如此执着痴情的男人,亦难怪向南要惦记得那般深刻!

    这样也好,给她一个看清自己以及未来的机会,对他们,都好!

    他依旧会是那句话,任她由心出发,他始终给她最好的尊重!!

    因为,他太清楚,爱情,任谁也强求不得!!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翌日——

    二十人的设计团队,终于出了酒店大堂平面设计初稿。

    定稿会议于三十一楼的大型会议室里举行,除却设计部所有成员必须出席之外,另有公司数十位高层到场,而作为公司的最顶头的老总景孟弦,也同样出席会议。

    由此可见,整个公司对于这个项目的重视度。

    当然,把每一个区域划分得如同过细来探讨的,向南当真是第一次遇到,无疑,有些紧张而又棘手。

    她作为整个设计团队的领导人,自然设计方案得由她出面做详细的说明。

    会议开始,景孟弦一席浅色衬衫,打着领带,众星拱月般的坐在主席台上,面色深沉,严肃,浑身上下透着一种不怒而威的魄力。

    目光扫过台下的向南,“尹总监,开始吧!”

    “好。”

    向南拿过幻灯片,起了身来,昂首自信的走上演说台。

    酒店大堂,相当于整家酒店的门面,无疑是整个酒店的龙脉,点睛之笔也就在于此。

    设计必须高大上:高端、大气、上档次,且实际利用价值高。

    而单单一个大堂设计,就花了他们整个团队的三天三夜的时间,稿子是二十个人智慧的结晶,最后的结果,向南不单满意,且非常有信心得到他景大总裁的首肯。

    站在台上,向南对于团队的设计初稿侃侃而谈,说到重点之处的时候,下面有高层人员频频点头表示认可,赞赏。

    欣赏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投注在向南身上,让她对于团队的设计初稿越发胸有成竹,嘴角那抹自信的笑容扬得更高,绽放得也更灿烂。

    目光下意识般的扫向主席台上的景孟弦,就见他若有所思的盯着投影仪上的效果图,冷峻的面庞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一份情绪。

    让向南有数秒失神的是……

    他的双眸间虽然没见到明显的黑眼圈,但那双漆黑的深眸里,还隐着几分疲倦的血丝,显然是昨夜没睡好的缘故。

    向南又想到路易斯提醒自己万事小心的话,忙梗了梗脖子,别开了眼去,继续讲说。

    十分钟后,向南谢幕,不出所料的迎得所有高层们赞赏的掌声!

    掌声持续将近半分钟。

    向南下台,听着悦耳的掌声,她欣然的与团队的同事们低调击掌庆祝,“give/me/five!”

    得到所有高层人员的一致赞赏也就意味着案子初步通过了!

    虽然不过只是一个大堂初稿,但对于他们而言就算跨出了第一大步!而且,过程还算顺利,就更值得开心了!也不枉费大家加班加点的赶稿了!

    掌声停止,向南笑着落座。

    “稿子重修!”

    忽而,主席台上的景大总裁冷然发话。

    向南脸上的笑容,陡然一僵。

    登时,在场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一脸疑色。

    “散会!”

    景大总裁漠然的宣布一句,起身,迈开长腿,阴沉着一张峻脸,就往外走。

    秘书李然宇连忙跟上。

    向南搁在会议桌上的双手忍不住篡紧。

    即使如此,她还是不相信景孟弦会如此公私不分的给她穿小鞋。

    “景总!!”

    她起了身来,抱过资料,匆忙追上景孟弦的步子,硬生生的把正要出门的他给截了下来。

    “景总,你让我修稿没关系,但你至少得给我个理由!”

    景孟弦定住脚步,单手习惯性的抄在裤口袋中,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向南那张不太服气的脸蛋,阴冷的扯了扯嘴角,“我就想让你改,这个理由,够吗?”

    【镜子开群了,群号在留言区,烦请vip亲们先在留言区留言申请再加群,申请加群后大家可自行入群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