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楼道里突来的暧昧,气息交织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不会是想你自己睡办公室,然后让我一个人摸黑从三十二楼爬楼梯下一楼吧?”

    就是借她十个胆儿,她也真真儿不敢啊!!

    “尹向南,平日里亏心事没少做吧?”

    他问她,语气平淡,没有波澜,却还是在向南的心池里激起了层层浪花。

    她怔怔的望着黑暗里,他的方向处。

    他的身影,隐匿在暗光中,只是一道模模糊糊的轮廓,却依旧颀长、挺拔。

    是啊!这才最最正常的景孟弦啊!

    那个逮着机会就亡命儿损她的毒舌景医生!

    那一刻,向南有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家医院,而他,依旧是那个身穿白大褂,器宇轩昂的景医生。

    “走了,下去了。”

    正当向南还在发怔之际,他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没得向南反应过来,那道漆黑的身影已兀自朝楼道间走了过去。

    “你等等我!”

    向南急忙跟上他的脚步。

    黑暗中,她不敢离他太远,也不敢走他太近,只是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的步伐,不快不慢,恰到好处。

    下楼的时候,景孟弦依旧走在前面。

    他似乎对这片黑暗适应得特别快。

    单手习惯性的抄在西裤口袋中,从容的迈着步子往楼下走。

    再反观他身后的尹向南……

    夜视非常差的她,只能两只手一同扶着楼梯扶手,每踏出一步的时候,脚尖还得小心翼翼的往前探一小步,直到确定了下一个台阶的时候,她方才敢走下一步路。

    眼见着前方那抹黑影离自己越来越远,向南有些急了,脚下的步子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

    “景总……”

    向南喊他,唯恐他走太快就把自己给落下了。

    “景总!!”

    见他没反应,向南又喊了一声。

    “嗯。”

    景孟弦沉吟的应了一句,脚下的步子依旧没停。

    但即使如此,向南紧张的心还是安定了不少。

    “景总,我看你们公司也不如外界传闻的那么强大嘛!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停电。”

    向南故意找他的茬,希望他能跟自己多扯几句,那样她也不至于这么害怕了。

    “那看来尹总监的能力也不如你们公司宣传得那么神乎其神,都多大的人了,还怕黑!”

    “怕黑什么时候跟能力又扯上关系了?”向南抗议。

    “停电什么时候又与公司的强大度扯上关系了?”某男反问。

    “……”

    向南哑口。

    小气!这都要跟她计较!

    她撇撇嘴,不爽的腹诽他。

    却发现,前方的那抹黑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微微侧着身,淡淡然的看着她。

    黑暗中,他那双深沉的黑眸,尤其清亮。

    向南看得有片刻的失神,以至于步子往前一踏,却忽而踩了个空,整个人就狼狈的往前栽了去。

    “啊——”

    向南吓得花容失色,眼见着自己就要从台阶上滚下去了,倏尔只觉腰肢一紧,一只铁钳般的猿臂适时的将她牢牢圈住,整个人毫无预兆的跌进了一堵结实的胸膛里去。

    两个人的呼吸,贴得极近。

    甚至于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呼出的热气,一浅一深、一轻一重的拂在自己的鼻息间,与自己的气息交织缠绵着……

    银玉的月光,透过楼道的玻璃窗倾泄而进,薄薄的洒在相拥的两人身上,如同给他们裹上了一层浪漫的及地白纱,如梦似幻中,竟似那刚迈入婚礼殿堂的,一双虔诚的新人。

    半寸不到的距离间,景孟弦能清楚的看见向南那双轻轻扇动的羽睫,如同两把纤柔的小蒲扇,每一动,就能让他的喘息声,更重几分。

    他低头,削薄的唇瓣,鬼使神差的朝向南轻扇的羽睫,一点一点欺压而去……

    感觉到他越发及近的热气,向南紧张得一颗心仿佛快要从心口里蹦出来一般。

    小手握着他的臂弯,不自觉的篡紧……

    羽睫颤抖得有些厉害,眼帘垂下,再不敢去看他,本就不平稳的呼吸,这一刻变得越发急喘起来。

    时间‘滴滴答答’间缓缓流逝……

    喘息间,让向南紧张而又期待的吻,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终于,她忍不住拾起眼帘看黑暗里的他。

    而他那双深沉如古井般的黑眸,也正直直的锁定她。

    “松手!”

    两个字,薄情的从唇间吐出来,没有半分温度可言。

    向南心头一沉,低头去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已松开了那只圈着自己的手臂,而她的手,扣着他的臂弯,很紧很紧。

    向南忙局促的收回了手来,“抱歉。”

    她低声道歉,心想可能是自己太用力,弄疼了他。

    景孟弦却什么话都没多说,转身,下楼。

    向南倚靠在墙壁上,微微喘着气,调整着心头不平稳的情绪,却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心里的那份失落……

    怎么掩都掩不掉!

    她居然,还在期待着什么!

    直到向南调整好心境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身影早已走远,然而她却已腾不开心思再去害怕了。

    走到下一个楼道口的时候,就见景孟弦正倚在墙壁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

    零星的光点在他指间闪烁着,印着那张冷魅而深沉的面孔,模糊却依旧峻朗。

    才一察觉到向南的靠近,他便随手将还剩半截的烟头摁灭在了垃圾桶里,起身,迈开步子往前走。

    向南怔忡的望着他颀长的背影,心头不觉涌上一层暖流。

    “景医生!”

    那一刻,向南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门夹了脑袋,还是被驴给踢了脑仁儿,总之,她还真就这么叫出了口来。

    当这个称呼从向南的唇间蹦出来的时候,走在前方的男人,脚步明显一顿,身形僵硬,维持了好几秒钟,半响后才抡腿继续走。

    “景医生!!”

    向南在黑暗中一步并两步的,急忙追上他的步子。

    有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她的心里头好久了,她想趁这个独处的机会弄清楚。

    “景医……”

    “尹向南,注意你的称呼!!”

    向南喊他的话还来不及完,就被身前的景孟弦厉声打断。

    他折了身过来,黑暗里,那双如鹰隼般的冷眸直直扫向她,锋芒锐利、森冷,似要将她刺穿、冻结。

    向南骇了一秒。

    几秒后,回神过来。

    黑暗中,水眸毫不畏惧的直迎他犀利的眸子,“景医生!!”

    景孟弦眉峰隐隐动了一下,似在压抑着心里的愠怒,他咬牙警告她道,“尹向南,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你在我这的耐心额度,一向不高!!”

    他的警告,无疑有些伤人,然而,对于他的话,向南却仿佛充耳不闻。

    “你为什么要放弃你的医生梦想?”

    这个问题真的盘踞在向南心里好久好久了!

    景孟弦怒极反笑,冷幽幽的睥睨着向南,“尹总监,你这爱管闲事的毛病,能去医院治治吗?”

    “能!那景医生帮治吗?!”向南挑衅的扬眉。

    景孟弦冷笑,“真是病得不轻!!”

    说完,一把厌恶的拂开她,迈步下楼。

    向南锲而不舍的追上,“景总,我无意跟你吵架,只是……我希望你并不是为了我和阳阳而被迫放弃自己梦想的!那样我们母子俩真的会愧疚一辈子!”

    “哦,是吗?”景孟弦脚下的步子分毫没有停下来,阴恻恻的偏头扫了向南一眼,冷笑道,“那你就去跟上帝忏悔一辈子吧!”

    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真的是为了自己和向阳而才放弃了他的医生梦?

    向南有片刻的失怔,却听得景孟弦冷沉的声线再次响起,“尹总监,别再往自己那张脸上贴金了!”他说到这里,顿了顿,侧身仰头看高他几层阶梯的向南,冷声警告道,“还有,别人丈夫的闲事,你再管,就真该去跟上帝忏悔一辈子了!!”

    话音落下,向南登时哑口。

    ‘别人的丈夫’,这个标签就如同一记闷捶一般,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胸口上,瞬间让她清醒了不少。

    该死!!

    向南懊恼的锤了锤自己的脑袋!

    正如景孟弦说的那般,自己这讨厌的毛病又犯了!!

    她就是喜欢不顾场合,不明情况的多管他的闲事!这都多少年了,还这样!看来自己真该去治治了!

    两个人一路摸着黑下到三十二楼来就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了。

    “在这里等着!”

    到了门口时,景孟弦忽然蹦出了一句话来。

    向南不明所以,才想问他,就见他已然转身,径自往地下停车场去了。

    “哗——”

    一道刺目的车灯从相反的方向朝向南射了过来,提示性的闪烁了几下,“嘎——”的一声,一辆熟悉的黑色宾利就在向南跟前停了下来。

    车窗滑下,路易斯那张同时拥有着东西方特质的温润俊颜露了出来。

    他冲向南露齿一笑,而后推开车门,就下了车来。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晚有重要约会,要回很晚的吗?”向南惊喜于他的出现。

    路易斯绅士的替向南拉开车门,而后又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表,“已经不早了!打你电/话关机,回酒店一趟,见你不在,就猜到你大概在加班了。”

    “手机没电了!”

    向南坐进了车中去,路易斯习惯性的弯身替她系安全带,却忽而一束强劲的车灯朝他们直迎了过来。

    向南蹙眉,下意识的伸手挡光。

    路易斯也回了头去看。

    对面,银色的保时捷上,正坐着,景孟弦!

    车,在他们正对面戛然停下!

    清冷的视线,如同一双利刃,直射他们。

    而那张冷峻的面庞,却始终毫无异色,不显半分情绪。

    三个人,就这么冷冷的对峙了近半分钟的时间。

    而后,银色保时捷如旋风一般,疾驰离开,飞速的消失在了暗夜里,几十秒过后,连后视镜里那最后一道光点也消失不见。

    向南的心头,不觉有些落空。

    路易斯只需一眼就识破了向南的心思,他依旧优雅的替她系着安全带,“是不是我不该来?”

    “你说的什么话呢!”

    向南推他,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过说真的,这么晚了,你确实不该来,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的。”

    路易斯见她终于展露了笑容,嘴角也漫开了浅浅的一抹笑意,他绕过车身,坐上了车来,左手扶住方向盘,侧身看向向南,一脸认真道,“亲爱的,我给你在这边买台车吧?”

    向南瞪他,“干嘛?你真想养我?”

    路易斯失笑,“求之不得!”

    “不要!”向南一口否决。

    “不要什么?”路易斯挑眉。

    “不要你的车,不要你养我!!哼,我看你吧,一定是想吊起我的虚荣心!对不起,我不接受!!”

    路易斯微笑,“要你虚荣心强点,就再好不过了。”

    这话……很熟悉!!

    尤记得曾经某一刻,某个男人也这么贴在自己耳际边呢喃过……

    向南的心神有片刻的恍惚,回神过来,忙摆手道,“你可千万别给我买车,主要不是费钱,我是担心我车技太差!你也看到了,这里的路况可不跟在法国一个情况。亲爱的,你可千万别坑我!到时候我要出车祸了,你铁定得去教堂跟上帝忏悔一辈子不可!”

    “哈哈哈哈……”

    路易斯朗声大笑,一边倒车,一边道,“那看来接送你上下班这活儿我还得继续做下去了,不过我看景总脸色不太好,你确定没关系吗?要人家在工作上给你小鞋穿怎么办?”

    “噗……”

    向南也笑了,“你不会以为人家吃醋了吧?”

    “不是吗?”路易斯挑眉。

    “不可能!”向南想也不想的否定掉,脑子里蹦过那句他警告自己的话,人家可都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了,还会为她吃醋?

    想多了!

    “不过……”向南正了正身子,缩了缩脑袋道,“这小鞋可能我还真有得穿了,刚刚我好像一不小心真把他给开罪了。”

    路易斯弯眉笑起来,“放心,不会的。这么大个总裁,有可能为了丁点私事就给员工小鞋穿?”

    “这倒是!”

    向南点头,认可。

    以她对景孟弦的了解来说,他是不可能这么小气的。

    但是……现在的景孟弦,她真的还了解吗?

    “对了,亲爱的,有件事得同你提一下。”

    路易斯启动车身。

    黑色宾利飞快的隐没进了暗夜里……

    “嗯?”向南狐疑的眨眨眼。

    “明天晚上,景总的母亲在我们入住的酒店设生日宴,我作为日后的合作伙伴,肯定是要出席的,至于你,论理而言,景总现在是你的上司,你要不参加好像有些说不太过去,但是,碍于你和她母亲之间的那些事儿,我觉得就算你不出席也不为过,至于礼物,我会帮你送到的。”

    向南咬了咬唇,良久都没发表自己的看法。

    “怎么了?”

    路易斯透过后视镜看她。

    “我们设计部所有的员工都会到。”

    向南说。

    末了,又补充道,“但我确实不太想去。至于礼物……”

    向南抿唇,半响才道,“就别送了。”

    “嗯?”

    路易斯偏头不解的看着她。

    “别送了。”向南又摇头,这次的语气非常肯定,“你不知道他/妈是什么样的人,说不定见了我的礼物后,一整场生日宴就因为那份礼物给糟了,没必要!再说了,他们家根本不稀罕我的礼物!”

    路易斯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见她坚持也不再多说什么,温润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好,你说不送就不送,留着那些钱,往后给我买生日礼物。”

    “好!”

    向南笑弯了眼。

    “那明天晚上你要无聊了,就看会电视,实在闷得慌就让阿哩纱陪你出去走走,我会尽早从宴会里抽开身的。”

    “是!”

    向南像乖宝宝一般,点头应答。

    路易斯看着这般乖巧的她,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些。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格莱弗酒店——

    海岸边,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一场宏大的海天盛宴就在海边举行……

    集整个s市的高官、富商于此,更有无数名媛和嫩模窜梭于其中,有的是来诚心恭祝生快的,而有的,自然是来寻找商机或者是饭票的。

    总之,能进到这超五星豪华临海酒店的,不是名门贵族,就是娱乐圈里或大或小的公众人群。

    向南窝在总统套房的厅里煲着韩剧粥,看着时下最流行的《继承者们》,越看越觉有些无聊,最后干脆关了电视,从沙发里爬起身来,圾着拖鞋就往卧室里走去。

    这才夜里八点的样子,她睡不着,又觉闷得慌,干脆去海边走走吧!

    当然,这时候的向南根本还不知道温纯烟的那场生日盛宴就在海边举行。

    她在衣橱里随手挑拣了一条裸色的吊带长裙,配上同色系的水晶凉鞋,没有化妆,但习惯性的给自己描上了一层浅红的唇彩。

    散一散卷曲的金色长发,随手抓了抓,又拂了几下,直到造型满意了,适才出了更衣室。

    “阿哩纱,我去海边走走。”

    向南同阿哩纱招呼一声。

    【接下来海边总该发生点什么事儿了!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的向南也总该在曲妹纸面前长回志气了,是不是?哈,好戏就在后头啦!!comeon!!】

    【镜子开群了,群号在留言区,烦请vip亲们先在留言区留言申请再加群,申请加群后大家可自行入群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