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我想要他,还想要他妈尹向南!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滚!”

    冰冷的字眼,从刀削的薄唇间蹦出来,渗骨的寒。

    女人吓得娇身一哆嗦,裹着浴巾就仓惶逃出了房间去。

    一时间,冰冷的房间里,只剩下景孟弦一人。

    他拾起浴巾裹住腰间,身子一沉,陷进了沙发里去。

    随手在桌上拣了只烟,又烦躁的从茶几上扒拉了只火机出来,“啪—”的一声,火苗窜起,指间零星的火光闪了闪,烟头燃了起来,映着黑暗中他那张冷峻的轮廓,孤漠、冷恻。

    黑暗,深沉。

    如同快要将他吞噬……

    幽冷的世界里,独独只剩他!!

    好些年了,他似乎也习惯了……

    烟圈,吞云吐雾般的从削薄的唇间漫出来,阴掩着他那张讳莫如深的冷颜,峻峭的轮廓线,越发森冷。

    “咚咚咚——”

    房门被人礼貌的敲响。

    外头响起陈妈恭敬地声音,“先生,老夫人的来电。”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阴骘了些分,凉唇掀了掀,“进来。”

    “是。”

    陈妈推门而入,将电/话交给沙发里的景孟弦,方才退出了偏房。

    “孟弦。”

    “嗯。”

    景孟弦淡漠的应声,健硕的身躯懒懒的往后靠了靠,神色漠然。

    “明天可一定记得回来吃午饭啊。”电/话里,温纯烟的态度很是殷勤。

    “再看吧……”他散漫的抬了抬眉峰。

    “儿子,你心里再怎么怨你妈,明天好歹也是你妈我的生日,你回……”

    “我知道了。”

    景孟弦直接截断了母亲的话,“明天见。”

    “明天见……”

    三个字,景孟弦清楚的听到了母亲话里的那份落寞。

    景孟弦深沉的眼潭掠过一抹黯然,却飞快的,恢复自然,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温纯烟的生日宴会,定在了三天之后的周末,隆重举行。

    而今日不过只是一餐家庭便饭,如不是这样的理由,一家人又怎么会有齐聚一堂的机会呢?

    方形餐桌的正席上坐着一家之主的景蓝泉,左侧温纯烟为伴,右侧是儿子景孟弦,而景孟弦的身旁坐着儿媳妇曲语悉。

    “李嫂,上菜吧!”

    人已到齐,温纯烟张罗了一声。

    李妈领着一群女佣,手举金色托盘走进了餐厅,开始井然有序的给他们呈上每一道菜。

    餐桌上,氛围有些压抑。

    景蓝泉在这个家里向来话是最少的人,而景孟弦显然也继承了他老爸的优良传统,不只言片语,曲语悉见丈夫和公公都绷着脸不说话,自然也拘谨得不太敢多言。

    她嫁进这个家里,因为肚子迟迟没有反应,而导致在婆婆眼中地位越来越低,直到如今她亦不敢在这个家里造次。

    温纯烟不停地给景孟弦夹菜,“孟弦啊,多吃点!唉,妈这年纪也越来越大了,到如今啊,什么也不求,就求你们俩能让妈抱到小孙子就行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瞟了一眼景孟弦身边的曲语悉。

    曲语悉低了头去。

    景孟弦却低低的笑了,那笑,讽刺意味甚浓,“怎么?妈,你也不怕你孙子出来是个畸形?”

    这话一出,温纯烟脸色一变,一青一白间,掠过明显的愧疚之色,“儿子,那件事妈真的不是故意的……”

    “妈!”

    景孟弦凉声打断她的话,尾音加重了几许,“难得回家吃一顿饭,有些事情我不想再提!”

    他的语调,彻骨的寒。

    温纯烟的脸色,不太好看,瞄一眼身边的丈夫,见他始终面无表情的吃着饭,完全没有要插嘴的意思,她的脸色更沉了些分,一扔手里的刀叉,凉声道,“不生也没关系,那你把你在外面生的那儿子找回来!”

    温纯烟一语瞬间惊起数层浪。

    桌上,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偏头看向她,连带着景蓝泉也凝着她,皱了皱眉。

    景孟弦漆黑的深眸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阴骘,他不动声色的埋头继续吃饭。

    “妈……”

    曲语悉终于有些急了,“您当初不是说好绝对不会让那个孩子回来的吗?您怎么现在又反悔了呢?”

    “那还不是因为你肚子不争气!!”

    温纯烟怒骂了一句,又道,“总之,我不管怎样,那孩子流着的是我们景家的血,就必须让他认祖归宗!!”

    终于,景孟弦有了反应。

    他冷魅的嘴角勾起一抹无温的弧度,“要我不肯呢?”

    他抬眼,阴沉的望向自己的母亲。

    “他是你儿子!你就不想把他要回来??!”温纯烟的眉峰有轻微的颤抖。

    “想,我不单想要他,我还想要他妈!”

    景孟弦邪冷的笑了。

    手里的汤勺一松,‘哐当’一声,跌进碗里,他将身形慵懒的往后靠了靠,挑眉看着母亲那张乍青乍白的脸,挑衅一笑,“你准吗?”

    “我不准,我是不可能让那种低贱的女人嫁入我们家来的!!”

    “呵!”

    景孟弦凉凉哼笑一声,纤长的手指摸了摸鼻梁骨,双臂覆上餐桌,凑近自己母亲那张几近扭曲的脸,轻笑道,“妈,我不过只是出于客气才问问你的意见而已!你以为,你儿子我,现在如果还真想要她的话,你的一句‘不准’对我而言,还有用吗?”

    温纯烟喘了口气,“你……”

    曲语悉面色苍白如纸,找不到半分血色,握着刀叉的手,在不自觉中一点点收紧。

    却在听到景孟弦下面一番话时,她篡紧的手,才一点点松了开来。

    “妈,你该庆幸,你儿子我现在不想要她了!”

    他说完,优雅的站起了身来,用桌上的湿纸巾擦了擦手,凉凉的笑看温纯烟,锐利的锋芒冷得教人心里发寒,“但你敢碰她以及她儿子,一根寒毛,代价就会是你们整个温氏!妈,如今的你儿子,说到,就能做到!!”

    他将纸巾扔在桌上,“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微微一笑,如同最优雅的绅士,仿佛刚刚那些威胁的话语并不是从他唇间里说出来的一般。

    转身,信步上了楼去。

    剩下两张煞白的面孔,以及始终面无波澜的景蓝泉。

    “老公,你瞧瞧你儿子!!”

    温纯烟眼底含泪,挽过自己老公的手臂,控诉他,“你再不管管他,他迟早要变坏的!!你看看他刚刚说什么,他居然拿我们整个温家要挟我!!我可是他妈,他居然这么对我,这个不孝子!!”

    景蓝泉凉凉道,“你当妈/的也没少威胁你儿子不是?温纯烟,你别忘了,你儿子的身体里,还淌着一半你的血!”

    他说完,冷冷的起身,步出了餐厅去,沉声吩咐道,“李嫂,冲杯茶到我书房来。”

    “妈,孟弦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了。”

    一顿饭吃下来,有些晦气。

    男人都走了,一时间餐厅里只剩下两个女人,曲语悉只好出言安抚自己的婆婆。

    “没用的东西,一个男人都搞不定!!”

    温纯烟将气全部撒在了曲语悉身上。

    曲语悉搁在身前的双拳不自觉紧握,眉心隐怒的颤了颤,但她还是聪明的把火气压了下来,“妈,这事儿咱们真的不能强求的,您也知道,他身体内的毒素不清的话……”

    说到最后,曲语悉就默默地噤了声,故作惶恐的看向对面的婆婆。

    “你也在变相的埋怨我?当年要不是为了撮合你们俩,我会给他打针?”

    当年温纯烟急着想要孙子,为了撮合儿子和曲语悉,只得动用自己曾经用过的手段,给儿子下催/情药,却不想,丁点不奏效,最后她气急,干脆找黑道的人,把自己儿子给绑了起来,强行打了市面上最劲的药,却没想到那居然是一剂罂粟针,罂粟针与海/洛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纯度几近百分百,当初险些要了他的命,直到现如今他的身体里还残留着毒素清不开去,至于罂粟瘾,所幸的是,她儿子居然没沾染上。

    而那支催/情药剂,到底为何到最后会变成一支罂粟针,显然有人在其中动了手脚,但这人是谁,却至今也无人能得知。

    “婆婆,这打针是你的主意,你可别往我身上推。”

    曲语悉倏尔站起了身来,一声‘妈’都变成了‘婆婆’,面色极为难看,“我饱了,您自己吃吧。”

    她说完,也不管身后的温纯烟气得吹胡子瞪眼,就转身步出了餐厅去。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南领着分部的二十名精英设计骨干前去“sse”集团报道。

    一路上,她只顾埋头整理设计资料,就听得同车的女同事们正热切的议论着“sse”集团的执行总裁,景孟弦。

    “听人说sse的总裁帅到不行!走哪都是回头率百分百的那种!天啊,搞得我心花怒放的,好期待啊!!”

    “有什么好怒放的?人家冷酷得像块冰,你以为他还能瞧得上咱们不成?再说了,人家都是已婚了,已婚人士!!”

    “已婚又怎么样?人家外头的情人不知有多少呢!听说他对情人一向特别慷慨,每一个的分手费都好几十万呢!啧啧……给我,我也愿意啊!”

    听得她们的议论,向南敛了敛眉,不自觉的心头有些烦闷,她揉了揉太阳穴,问司机,“还有多久能到?”

    “总监,前边向南路还堵着呢!车跑不动。”司机回头回向南的话。

    “向南路?”

    向南愕然,“前面不是芙蓉路吗?”

    什么时候更名了?还跟她的名字一样?呵,还真有缘。

    “咦?咱们总监不也是这个名字吗?哈!好巧哦!总监,这可是你的专用道!”两个女同事终于把话题转了过来,打趣向南。

    “呵!两年前这条路就更名了!”司机回答着向南的问话,“那年老城区重修,把所有的路扩宽新建了,当时政aa府缺钱,只好找咱们市里这些有钱的老板融资,这不,这条路就是‘sse’集团的老总赠的,所以这路名和路牌也就由他一并更换了,噜,那边不就是政aa府立着的感恩牌吗?上面刻着名字和年份呢!”

    向南顺着司机手指方向看了过去。

    果不其然,路边立着一块小型不规则的石碑,石碑上刻着寥寥几个字……

    ‘向南路,于201x年,景孟弦赠’。

    风,透过车窗玻璃拂进来,仿佛卷着沙子,吹进了向南眼里……

    “总监,总监?你怎么了?”

    女同事小八担忧的喊了向南几声,“怎么了?眼睛红红的。”

    “嗯?”

    向南回神过来,牵强的掀了掀嘴角,“没,刚刚起风,沙子入了眼……”

    前方的路终于通了不少,车身再次启动,向南的双眸再次瞄向那座石碑,那一刻,她仿佛就见到了那个男人,一席黑色风衣站在路牌下,单手抄在风衣口袋里,另一只手叼着一根烟,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漆黑纯澈的眼眸在烟圈熏染下,越渐浑浊……

    向南无力的将身子倚在真皮座椅上,就听得身边的女同事又再一次议论开了。

    “听说人家景总从前还是名特别出色的医生呢!但就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居然弃医从商了。”

    “那还能什么原因,当然是做生意比当医生赚钱呗!再说,当医生多遭心啊?每天在医院里走来走去的,多脏是不是?而且,给人看病时,景总成天绷着个脸,哪个病人会喜欢啊?做医生铁定不适合他。”

    向南皱了皱眉,偏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女同事。

    她叫什么名字,自己暂时还叫不出来,但下意识里就不太喜欢她,“他适不适合当医生,并不是你一两句话就能武断下评语的!还有,医院是个非常神圣的地方,请不要用‘脏’这个字眼来形容它!”

    向南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和认真。

    突来的态度,让女孩有些结舌,她扫了一眼同自己八卦的小八,默默地就不出声了。

    毕竟,再不爽,她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啊!

    见同事这副模样,向南知道可能自己的架子摆得太过了些,但她已经没心情再去理会这些了,揉了揉太阳穴,脑仁有些疼,而心里,更是像一团搅乱的麻花,乱七八糟的,烦得很。

    她们刚刚议论的话题,无疑也是她最不能理解的。

    当年那个一心为医生梦而追逐的男人,为何到最后却选择了放弃他的梦想?

    他的梦想,不重要了吗?

    别人向南尚不清楚,但他……向南太清楚不过了!

    这个梦想于他而言,就像生命鲜活的源泉,就像一注活水灌入了他的世界里!而如今,梦想不在了,那他呢,还好吗?

    到底又是什么让他放弃了他坚持了这么多年的梦想呢?是他母亲的逼迫?还是其他什么?

    向南想不明白,越想,只觉得脑袋越疼……

    ………………………………………………………………

    ‘sse’集团大厦,三十二楼——

    “尹总监,欢迎光临!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迎面而来的是李然余。

    今日的他,那张略偏书生气质的俊脸上,多出了一副金色边眼镜,倒真显成熟了不少。

    他身后领着一群高层人员朝向南走近,礼貌的同她握手,热情的做自我介绍,“上次见面,没料想你就是我们设计部的领头人,早知如此,上次就该好好认识一下了!您好,我叫李然宇,是景总的贴身秘书!”

    薄薄的镜片下,闪着狐狸般的精光,向南自是知道这人的不简单。

    “李秘书客气了,尹向南!”向南与他握手。

    李然宇以及所有高层又纷纷与向南的下属握手,介绍。

    “尹总监,这个案子想必大家也知道有多重要,而我们景总自然也把它着重放在第一位,所以还望大家多多努力,至于你们的办公室,为了方便与我们总裁直接沟通,就替你们安设在了三十二楼的右厅,而尹总监你的办公室在左厅,与总裁办公室打照面,有什么问题,方便你们就近交涉。”

    李然宇有条不紊的替他们安排好一切,末了,又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才道,“总裁现在正在开一堂大型会议,可能一时半刻的抽不开身来,等他出了会议厅,会来与大家照个面的。”

    说完,目光落向向南,再一次同她握手,“尹总监,麻烦您费心了。”

    “应该的。”

    向南掀唇一笑,回握他的手。

    一切事宜交代完毕,李然宇领着众人预备离开,才一走至门口,就听得他恭敬地喊了一声,“景总!”

    而后,就见景孟弦穿着一席欧华正装,迈着颀长的双腿,信步朝向南走了过来。

    望着那熟悉的人影一点点朝她靠近,向南心口一紧,登时就有种透不过气的压抑感。

    他的目光,直射向南。

    阴沉,森凉,漠然,疏离?!盛气凌人的感觉,压迫着她,让她几乎是下意识般的,往后半退了一小步。

    而后,男人高大的身躯,在离她半米远的距离处,停了下来。

    阴影朝她盖下,如同泰山压顶。

    而他的目光,却始终落在她略显慌乱的小脸上,眸底中汹涌澎湃,忽冷忽热……

    刀削的薄唇,一直深抿,不言一语,也完全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咱们终于建群了哇!群号在留言区,暂时只收红袖添香的vip亲,敲门砖就是大家的用/户名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