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再相见,已物是人非【相遇啦!】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路易斯无辜的抓下脑袋上的衣服,一看,更囧了。

    红色蕾丝胸/罩一件,目测34c。

    他挑眉失笑,“宝贝,你回国以后,开放了许多。”

    向南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扔出去的居然是自己的胸/罩,她几个疾步冲到路易斯面前,红着脸从他手里将胸/罩夺了过来,“色/狼!!”

    路易斯抱胸,笑看着向南狼狈的又将胸/衣藏进了行李箱里去。

    向南折回身来,倚在竖起的行李箱上,仰高头傲娇的瞪着他,脸颊上还红扑扑的一片,甚是可人,“干嘛?”

    路易斯朝她走了过去,“待会我约了朋友来谈合作项目。”

    “就在这里吗?”

    “嗯。在会客厅里。”

    路易斯点头。

    “ok!我会尽量不去打扰你的!”向南拍了拍臀部下方的行李箱。

    “可能时间会有点长……”

    “两个小时?”

    路易斯摇头。

    “三个小时?”

    路易斯又摇头。

    向南敛了敛秀眉,“总不至于要谈四个小时吧?那岂不得谈到明天去?”

    “不确定。”

    路易斯这才出了声,替她理了理额前的发丝,“所以,你今晚早点睡,要是无聊了,就给阳阳打越洋电/话吧!”

    “他下午得上课。”向南撇撇嘴,时差的问题有点头疼。

    “好吧!那我答应你尽快谈完,不让你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太无聊。”

    “你工作要紧,就别管我了!我可以自己找事情消遣,要实在无聊了,我去海边走走。”

    路易斯伸手圈住她的细腰,低头在向南的额间落下一抹轻吻,“好,到时候让艾莉丝陪你去。”

    艾莉丝是他们随行过来的女佣。

    这时,向南的卧室门再次被敲响,“先生,您的客人已经到了。”

    外头说话的正是艾莉丝。

    “好的,你和jessica先款待一下,我马上出来。”

    “是!”

    艾莉丝的脚步渐渐走远。

    “赶紧去吧!别让人久等了。”

    向南催促他。

    “不打算跟我一起出去会会客?”

    “你先去,我先把行李整理好了再过去,给你冲壶你最爱的普洱。”

    “好,那我等你。”

    路易斯拢了拢向南耳边的发丝,这才出了她的卧室去。

    向南整理好了行李,走出卧室,就见与她们随行而来的四名贴身女佣,正站在吧台前亢奋的交头接耳着。

    “聊什么呢?”

    向南一脸稀奇的走了过去,正式加入她们的八卦行列。

    “小姐,你刚刚没出来看呢!太可惜了!”女佣阿哩纱直替她惋惜。

    “什么呀?”向南迷糊的眨眼,“看什么?国宝啊?”

    她漂亮的眼眸在整个厅里四下打量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特别出奇的东西。

    “不是啦!是刚刚来的那位客人,天!!超帅的!!绝对是我见过的亚洲人长得最好看的!”阿哩纱夸张的赞叹着。

    “嗯嗯嗯!绝对是!!”

    连艾莉丝都点头附和。

    向南随手捏了吧台上的桂花糕啃了一口,嗤笑她们,“你们才见过几个亚洲男人啊!不作数!”

    “是真的很帅!!”

    阿哩纱一副唯恐向南不相信的模样,继续同她描述,“他很高,腿特长,走进来的时候,天啊!简直就像嵌着钻石一样,闪闪发光的,那气场……”

    “哈哈哈哈……”

    向南毫无形象的捧腹大笑,“眼睛是不是都快要被他闪瞎了?”

    “不跟你说了,没情趣!!”

    阿哩纱嘟起小嘴不理向南了。

    向南还在笑,把手里啃了一半的桂花糕搁进碟子里,“行了,就冲你们跟我急的这股劲儿,我就得进去证实证实,看他是不是真像你们说的那样,浑身嵌着钻石!!”

    向南说着,走到厅里,坐在茶具前就开始认真的给他们泡茶。

    一壶茶泡好,向南端着托盘就敲响了会客室的门。

    身后,阿哩纱等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估摸着想看她那震惊的小眼神吧!

    嘿!她什么亚洲帅哥没见过啊?想当年,她还跟一黄皮肤黑眼睛的亚洲帅哥恋爱了好些年了!

    想到那张熟悉而又略渐模糊的俊颜,向南心底的某一处地方,却还是不争气的隐隐凛痛了一下。

    门,被里面的人拉开来。

    是一名戴眼镜的陌生男子开的门。

    “你好。”

    向南笑着,以女主人的身份,主动同他打招呼。

    “你好。”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然宇,景孟弦的专属秘书。

    向南模糊间见到了一抹颀长的黑色身影,背窗而立。

    许是听到了她的声音,男人转身,目光直射门口的向南。

    那一刻……

    仿佛全世界都已然凝固。

    周围静得出奇,四目相对间,只有心脏跳动的声音,入耳格外清晰。

    ‘咚咚咚’,一声一声的,强而有力地撞击着向南的胸口,那力度仿佛随时要从她的心房里蹦出来。

    呼吸一窒……

    她重喘了口气,整个人变得有些恍惚。

    托着托盘的手,不听使唤的颤动着,要不是李然宇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托盘里的那壶茶估计也已经阵亡。

    落地窗前,站着的男人,不是别人……

    而是那个,四年未见的男人,景孟弦!!

    他单手抄在西服口袋中,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形成一道暗然的光影。

    目光轻轻浅浅的落在向南身上,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她。

    神情寡淡,漆黑的深眸如若寒潭,不显半分涟漪。

    削薄轻抿的唇瓣如刀刃,棱角分明的轮廓阴掩在薄光里,像一尊精工细琢的神祗雕像。

    孑然独立的气质,如若暗夜里危险的雄狮,尊贵,冷傲,阴骘,盛气逼人,单单只是站在那里,散发出来的傲然与强势却足以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小姐?小姐,小姐……”

    李然宇试探性的唤着向南。

    直到第三声时,向南才猛然抽回了思绪。

    心,蓦地一疼。

    目光依旧落在对面凭窗而立的景孟弦身上。

    而他,若有所思般的睨着她,波光里没有半分再见她时的惊喜,甚至连半许讶然都没有。

    仿佛,她的离开,她的出现,分毫都惊动不了他任何的情绪。

    向南扬唇笑笑,却不知那抹笑容在旁人看起来有多勉强,“唐不在吗?”

    她这话在问谁呢?

    目光直落景孟弦的身上,是在问他吧?

    可是,他会回答吗?

    “在内间里接电/话。”

    削薄的唇瓣淡漠的轻启,不带分毫情感的回答她的问题。

    “谢谢。”

    向南镇定的道谢。

    却再听他的声音时,心抖得有些厉害。

    向南知道,再这么下去,她的情绪,迟早要崩溃决堤。

    论镇定,她根本扛不住对面的男人!

    论冷情,她更加不会是他的对手!!

    可是,他故作不认识自己,那她呢?她是否要过去同他叙旧,把酒言欢?又或是一脸平静的问他,四年来过得可好?

    无论哪一点,她自认,自己统统都做不到!!

    向南疾步往内间走去,那仓惶无助的模样,仿佛是急着寻求一道避难的港湾一般。

    这么多年来,她也确实习惯了依赖路易斯。

    当红色小身影从他眼前飘过的时候,景孟弦那双讳莫如深的黑眸深沉了些分。

    恰好这时,里间的门被拉开,路易斯从里面走了出来,与向南撞了个正着。

    “宝贝,怎么了?”

    一眼便察觉出了向南的慌乱,路易斯低眉,捧高向南的脸蛋,好看的剑眉心疼的揪了起来,“怎么又掉眼泪了?”

    “没……”向南摇头,焦急的伸手去抹自己眼帘边的泪水,却发现该死的越抹越多,她显得更加慌了乱了,有些气急败坏,“我没哭,我没掉眼泪!!我不想哭的,我真的没哭……”

    她真的不想哭的,可是,那不争气的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洪水一般,一颗一颗不停地往外冒,任她怎么压都压不住。

    “好好好,没哭,没哭……”

    路易斯就着她的情绪安抚着她,大手轻拍她的后背,像哄小孩子一般,极富耐心。

    果然,向南抽噎了几下,很快就止住了眼泪。

    “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商讨正事了?我这就出去。”

    向南转身要走之际,却被路易斯扶住了细腰。

    她被路易斯搂着转过了身来,面向景孟弦。

    向南有些仓惶,就听得路易斯低声笑着同对面的景孟弦道歉,“景总,抱歉,我的公主平日有些情绪化,今儿可能又见到了什么让她触景伤情了,让你见笑了,我先送她出去。”

    “请自便。”

    景孟弦冷漠的掀了掀唇角。

    视线从向南挂着泪痕的脸上一掠而过,依旧平静得宛若从未与她相识过。

    最终,他折身,又漠然的面向了窗外,峻峭的侧颜,深刻如若刀削。

    向南被路易斯搂着出了会客厅。

    “亲爱的,要不要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阖上、门,路易斯忧心的问向南。

    “没有。”

    向南摇头,“真的什么事也没发生。”

    末了她推了推他,“你赶紧进去吧!工作要紧,别把工作伙伴给怠慢了。”

    “嗯。阿哩纱,陪陪小姐,她情绪不太稳定,有什么事情及时进来找我。”

    路易斯不放心的嘱咐阿哩纱。

    “是!”

    “好啦,赶紧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向南催促他,路易斯这才又转而进了会客厅里去。

    “抱歉,景总,让你久等了。”

    一进门,路易斯主动同景孟弦道歉。

    景孟弦从落地窗边走回沙发前,摇了摇头,嘴角一抹清淡的笑,“没关系。”

    末了,他又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刚刚那位小姐,是路易斯先生的……爱人?”

    “对。”

    提到向南,路易斯眼底的笑意分明更浓,也分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心意,“我的最爱!”

    景孟弦如刀片般清冷的薄唇掀动了一下,“她很可爱。”

    “谢谢景总的赞赏,我想她听到你这么赞美她,会很开心的!来,品一品她泡的茶,手艺很不错。”

    小会客厅外的大厅里——

    向南蜷着娇身陷在软绵绵的沙发里,整个人还有些虚,连带着思绪也都乱七八糟的。

    她怎么都没料到,路易斯飞到中国来要见的重要商业伙伴竟然会是他……

    怎么会是他呢?他不是医生吗?他什么时候弃医从商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救治病患不从来都是他的梦想吗?他怎么会突然就……

    向南稀里糊涂的脑子都快被一个又一个的问号结成了蜘蛛网。

    一想到刚刚他那冷漠如冰霜的眼神,向南的心脏如同针刺一般,隐隐的,有些疼。

    又想到自己刚刚那不争气的眼泪,此刻她连掐死自己的冲动都有了!

    尹向南,你就不能给自己稍微争气一点点?!

    “小姐,小姐……”

    阿哩纱凑近向南,在她耳边喊了几声。

    “嗯?”

    向南回神过来,木讷的转头,望着阿哩纱。

    “你从里面出来之后就魂不守舍的,怎么了?见过那位先生没?是不是特别帅?”

    “哦。”

    向南木讷的点了点头,想到景孟弦那张标准的扑克脸,不爽的嗤道,“帅是帅,就是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了他几百万似的,逢人就绷着个脸。”

    什么意思?故意甩脸给她看的吗?!

    向南郁闷得直挠头。

    “对!确实够冷的!可不像我们路易斯先生,逢人就笑,简直就是我们法国最优雅的绅士!”

    “小花痴。”

    向南嗤笑她,末了,又点了点头,认可道,“不过你说得也是事实。”

    “那小姐,你觉得他们俩,哪个更帅啊?”阿哩纱一脸八卦的凑近向南,问她。

    这个问题,还当真让向南愣了数秒,而后,戳了戳阿哩纱的脑门,“不告诉你!”

    她起身,就往自己卧室走去,“我给我儿子打越洋电/话去。”

    向南瘫睡在床上,拨通了远在巴黎的儿子的电/话。

    “亲爱的。”

    腻腻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去,“你在干什么呢?有没有想我呀?”

    “……”

    手机那头,七岁的尹向阳满头黑线。

    ‘说话正常点。’

    “有没有想你老妈我!”向南的声音一下子粗犷了许多。

    ‘想。’

    那头,向阳吝啬的蹦出一个字来。

    “没诚意!!”向南严重不满。

    ‘我想你。’

    小向阳像哄孩子一般的,老实巴交的又补了一句。

    “这还差不多。”

    向南微微弯了嘴角。

    忽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着的双眸耷拉了下来,“我刚刚见到你爸了。”

    ‘嗯?’电/话那头,小向阳似乎没听太清楚。

    “我说,我刚刚见着你爸了!你亲爸!!”

    ‘哦’

    小向南应了一句,隔半响,又问道,‘那你们聊了什么吗?’

    “什么也没有!”

    这才是向南最郁闷的。

    她有些挫败的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他好像不认识我似地,你说过分不过分!”

    ‘那你也不要认识他。’

    儿子果然贴老妈的心。

    “我还真就这么做的。”

    ‘好样!’儿子毫不吝啬的给她点个赞。

    末了,还不忘提醒她,‘不管怎样,我老爸都已经结婚了,你就别去瞎掺合了!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后爸吧!’

    “……”

    “诶!儿子,你说你说话怎么就这么难听呢?”

    什么掺合,什么后爸,这都哪跟哪啊?

    这家伙该不会继承了他老爸的毒舌血统吧?

    “我可警告你啊,你别学你老爸那张毒嘴啊?不然非得帮你把嘴巴缝起来不可!”

    ‘我上课了,拜拜!love/you!’

    向阳说完,传了个飞吻过去,还不等这头的向南多做反映,电/话就已经被他给切断了。

    “嘿!反了!越大越不得了了!!”

    居然敢挂他妈/的电/话!!回去看不八光他的裤子,揍他小屁屁!!

    向南碎碎的抱怨了几句,大的烦心,小的还堵她心窝,这真够燥人的!

    把手/机往旁边一甩,一掀被子,睡了。

    大抵真是太累的缘故,即使心里头再多的烦闷,在这一刻,却也阻挡不了向南的困意,不一会儿,她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结果,她不停地做梦,翻来覆去的就做着同一个梦。

    她梦到自己站在楼顶,一边哭着问景孟弦还爱不爱自己,一边嚷嚷着要跳楼,结果就见他红着眼圈,向她伸出了手来,就在向南快要够到他的手时,却突然不知曲语悉从哪里钻了出来,一把将他推开,而后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指着她的鼻子,唾骂她,“贱小三!!拆散别人的家庭,你不要脸!!”然后,一伸手就把她从顶楼给推了下去。

    【对于路易斯的出现,镜子本身很喜欢,向南苦逼了这么多年,有一抹温暖出现并不是坏事,总之好戏还在后头,小弦子为何如此冷漠对待向南呢?中间必然有故事的哈!不管大家对这段故事感觉如何,总之镜子自己很喜欢,写得很哈皮,群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