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22)——你真的结婚了?【救治阳阳】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找我?”

    低迷的嗓音,没有半分温度的响起。

    他的气质依旧优雅,尊贵,却较于从前,少了那份亲切,多出来的是冷漠,是冰寒。

    向南微怔了半秒。

    望着眼前高大的魅影,薄薄的雾气,瞬间模糊了整个眼球。

    “我要个理由。”

    向南的唇瓣,一翕一合,破碎的从唇间溢出来。

    眼泪,潸然而下。

    垂落在侧身的两只小手因疼而篡紧,“景孟弦,给我个理由!!我要理由……”

    向南的情绪彻底失控,歇斯底里的模样,让人心口发疼。

    景孟弦却依旧只是淡漠的注视着她,末了,点了只烟,兀自抽了几口,白色的烟雾将他清冷的俊颜笼罩,给他迷人的五官蒙上了一层讳莫,“我结婚了,理由有很多,你要听哪个?”

    向南对于他的解释,在脑海里演绎过千百种,例如,他是为了孩子,例如,他是为了父亲,再例如,他是迫于无奈……

    可从来没想过,他居然会用这种态度,对她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向南一怔,胸口顿觉有些呼吸困难……

    泛红的眼眶中闪过一抹明显的受伤,喉咙哑得几乎快要发不出声来。

    很久……

    她摇头。

    算了,其实走到这一步,真的,什么理由都不重要了!!

    “谢谢你救了我们的儿子。”

    向南强忍着眼眶里肆意的眼泪,不让它们流出来。

    说完,绕过他预备离开,却到底还是定住了脚步,没有回头,忍不住问了他一句……

    “你,真的……结婚了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向南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抖得像风中的落叶……

    连心也摇摇欲坠的,仿佛随时会从心房里脱落出来。

    “嗯。”

    沉闷的回答,没有半分的掩饰,亦没有任何的犹豫,回答得那么肯定!!

    “嘭——”的一声,仿佛有个炸弹,在向南的脑子里轰然炸开,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思绪空白。

    纤瘦的身子,摇晃了一下,好在她扶住了身边的桌子。

    她唇瓣掀了掀,还想骄傲的祝他新婚快乐的,却发现话到唇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有不争气的眼泪,悄无声息的往外涌……

    向南连忙伸手,仓皇的将眼泪拭干,这才迈步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只是,一出办公室,呼吸到那新鲜的空气,向南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脑海里,全然都是他刚刚那张冷峻的魅容……

    心,像被锥子戳着一般,一下又一下,每一次都钻入她心底最深处,刺骨的疼,噬血的痛!!

    向南出了办公室,仿佛是将整间办公室的空气都抽走了一般,让景孟弦一时间压抑得有些呼吸困难。

    剑眉深敛,漆黑的眼潭闪过几许浑浊,他捏着烟头的手指发紧,又抽了几口手里的烟后,这才将烟头狠狠地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戴亦枫皱眉,“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景孟弦淡漠的抬了抬眼皮,神色已然恢复了起初的清冷,但他到底什么都没多说,“阳阳就交给你了,谢谢。”

    说完,转身便出了戴亦枫的办公室去。

    当景孟弦的身影出现在脑外科办公室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沸腾了。

    “老二!!”

    云墨一马当先的奔过去,抱住景孟弦,“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景老师……”

    杨紫杉一见景孟弦回来,一下子喜极而泣,“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你不知道,领导都已经把我转到蔡医生门下去了。”

    “转我门下不好啊?瞧你,至于哭鼻子吗?”蔡凛也围了上来,一拳头砸在景孟弦的肩膀上,“老二,能回来就好!你不知道,你这几天没在,伤了多少女护士们的心。”

    “可不是,你不在的这段日子,向南姐每天往这跑……”

    杨紫杉说完这句话,试探性的看一眼景孟弦,见他脸色不太好,又连忙噤了声。

    云墨也见老二神色不对,忙搂过自己女人的肩膀,赔笑道,“老二,别在意,小丫头口无遮拦。”

    景孟弦挑眉,笑了笑,“你们俩关系什么时候好成这样了?”

    他仿佛对杨紫杉刚刚的那句话,充耳不闻一般。

    云墨搔头,“行了,你就别取笑咱们了!快说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归队啊?”

    “就是就是!”

    大家都一脸期盼的看着他。

    景孟弦扫了众人一眼,而后,摇了摇头,“我不会回来了。”

    “什么?”

    “老二,你认真的?”云墨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嗯!”

    景孟弦的手,兜在口袋里,食指有意无意的抚过里面金属材质的打火机,看向众人,“今天我是来向大家道别的,以后……有缘再见!”

    他说完,也不等所有人回答,转身,出了办公室去。

    “老二!!”

    有人在后面喊他。

    很大声,却听入他的耳底,只觉有些飘渺……

    “景医生!!”

    “景医生……”

    “景医生…………”

    景孟弦不知道,这个称呼,往后是不是还有机会同他挂钩,或许,这一辈子,他与这三个字,从此就绝缘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黯然神伤,杨紫杉更是歪在云墨怀里,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他们知道,这一走,或许……他们真的要再见面,就难了!!

    都说,下次见,下次见,可是……下一次到底是何时?会不会下一次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云墨想到这些,倏尔就红了眼去。

    他居然不争气的,淌下了男儿泪!

    老二,我们脑外科永远都等你回来!!

    即使你走了,但景医生永远都在!!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无疑,阳阳的移植手术,对于向南而言简直就是一场人生的最大,最可怕的战役。

    手术定在一周之后进行,而这一个星期阳阳必须开始吃排毒餐,所有的实物都必须经过高温消毒之后方才能入腹。

    向南每天就领着阳阳到不同的科室会诊,直到确认阳阳除了血液之外,并无其他病症之后,方才能给他安排手术。

    每天排队挂号,排队会诊,让向南忙得不可开交,可她喜欢这种抽不开身的感觉。

    这样多好,忙起来她就可以忘记所有的伤和痛,也能忘记那个男人!

    即使,很多时候,她一抬头就能见到那张熟悉的身影……

    他总会陪着他们候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不停地抽烟,一支接着一支,却也从不走近他们。

    而向南也权当看不见了,只是,要做到真的视而不见,见而不觉,多难……

    阳阳终于被送入了无菌移植舱里去。

    所有的家人一律不许进去陪同,就连平日要吃得饭菜都必须交由护士,护士消毒之后放才能送入移植舱里去。

    向南特别希望自己能进去陪着儿子打赢这场战役,但她知道,这一关,只能他一个人走!

    阳阳在移植舱里呆了三天,三天后,移植手术才算正式进行。

    在移植骨髓之前,阳阳必须要经过一场超大剂量的化疗。

    一听‘化疗’二字,向南整个人差点崩塌。

    她知道这是阳阳战胜恶魔的必经之路,可是,即使如此,她还是心疼得要命,但她又不能说什么,只能一个人偷偷躲在角落里哭。

    是,她心疼她的宝贝,她没办法再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面对这样的痛苦,他真的还那么小……

    她永远都忘不掉宝宝在经过化疗之后,那种残忍的折磨,她真的宁愿把这些所有的痛苦全部倾注在她的身上,她只求,她的宝贝能健康平安。

    “别哭了。”

    脚步声在她的身后响起,最终,落在她的身边。

    景孟弦伸出手,递了张纸巾给她,“这是每一个移植的病患都必须经历的治疗过程。”

    向南抬头看他一眼。

    他还是他,那么冷魅迷人,却在他深沉的双目间,见不到了从前的景孟弦。

    他褪了从前的那份温柔……

    他变了!!

    向南伸手接过,忍住泪水,抽噎了一声,“谢谢。”

    “应该的。”

    他非常礼貌。

    但,越是如此,就越发让向南,心痛不已。

    “谢谢你们愿意救我儿子。”

    景孟弦漆黑的眼潭有微微的闪烁。

    半响,他哑声纠正她的话,“我们的儿子。”

    一句话,却让向南顿时红了眼眶。

    她忽而像是想起了什么,起了身来,有些惊慌的看着景孟弦,手指下意识的揪住他的臂弯,“孟弦,你们……你们会不会跟我抢孩子?”

    向南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浑身抖得厉害,眼底全都是恐慌的泪水,“不会的,对不对?我求你,求求你们,不要把阳阳从我身边带走!你帮我劝劝你妈,让她别带走我的孩子……呜呜呜……”

    如果,他们把阳阳都从她的身边掠夺了的话,那么,她这一辈子真的就可谓生无所恋了。

    她想,她一定会活不下去的!没了阳阳,活着一定不会比死了还好过的!

    “不会!!”

    景孟弦答得斩钉截铁,他的手覆上向南那还隐隐颤抖着的手,仿佛是要给她几分安心,“我向你保证,我们不会跟你抢阳阳!!我不会,我妈,也不会!!以后,我们谁也不会再介入你的生活,相信我!!”

    向南听完他如此肯定的话,本该高兴的不是吗?

    可是……

    那句‘我们谁也不会再介入你的生活’,就像一把尖刀,一划,就将她的心脏拉开了个血口……

    疼得她,瑟缩了一下,最后,只能呆呆的点头,任由眼泪肆意。

    十天……

    整整十天的化疗,几乎要了阳阳的命。

    小家伙每天都在不停地呕吐,吐了又吃,吃了又吐,那感觉仿佛是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吐尽了一般。

    向南在一旁看得直抹眼泪。

    她始终不明白,老天爷怎么舍得如此来折磨一个这么可爱的小不点……

    她在心里一次次的告诉自己,没关系,走了这一遭之后就好了,永远都好了。

    虽然,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对于骨髓移植而言,这不过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化疗结束后,医生们将曲语悉分离后的干细胞输入至阳阳体内,而后便是静待他们‘生根发芽’。

    移植手术的整个过程仿佛在这里已经彻底结束了,但都谁知道之后,往后的这十几天其实才是最关键的。

    小阳阳依旧还住在无菌移植舱里,医生时刻都在观察着阳阳的血象情况,但值得庆幸的是,小家伙没有产生任何的排异现象,新的干细胞也慢慢在他的小身体里生根发芽,开始制造出新的血液,血象逐渐上升,日趋稳定,直到一个月之后,阳阳顺利出仓。

    这一个月里,向南几乎把所有能拜的神明全都拜过了一遍。

    她跪在家里供的神佛前,双手合十,眼泪肆意,不停地给佛像跪拜。

    其实她向来没有宗教信仰的,但是阳阳的病情好转过去,她愿意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

    有信仰,有期待,有希望……

    世界仿佛一下子就变得清明了!!

    向南提着午餐去医院,一路上心情特别好,见着每一位医生护士,向南都会热情的同他们一一打招呼。

    向南推开阳阳的病房门时,愣住。

    就见景孟弦坐在病床上,陪着阳阳在同他讲白雪公主的故事。

    她眼眶一湿,差点溢出泪水来……

    她记得,他不是只说长征红军的故事吗?什么时候也开始乐意讲这些幼稚的小故事了?

    向南不忍心去打扰他们父子的相处,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这样的时光于他们而言也是一种奢侈。

    她悄悄的退离出去,坐在门口的休息椅上静静的等着,也安静的听着。

    “最后白雪公主和王子从此以后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景孟弦做故事最后的总结。

    小阳阳一颗脑袋贪恋的歪在他的怀里,明亮的大眼一眨一眨的,“爸爸,以后我们一家人也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吧?”

    他奶声奶语的问着景孟弦。

    景孟弦抚了抚小家伙光溜溜的小脑袋,“你和妈妈都会过上幸福的生活……”

    “那爸爸呢?”

    小家伙抬起头看向景孟弦,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却有些可怜,“爸爸你不跟我们一起幸福了吗?”

    景孟弦替阳阳压好被子,似乎想了很久,才摇了摇头,“不知道。”

    幸福……

    如此这两个字,离他太遥远。

    他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爸爸是不是要离开我和向南?”

    向来敏感的小家伙,仿佛也感觉到了些许的苗头。

    外头,向南的眼眶已经不由湿了一圈,但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不会。”

    景孟弦这句话回答得非常肯定,“不管你和妈妈走到哪里,爸爸都会一直看着你们,爸爸再也不会让你们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这就是他,仅剩的人生里,最后的目标!!

    “爸爸,谢谢你!!”

    小家伙埋在他的怀里,真心的道谢,“妈妈说,我的命是曲阿姨救的,所以她让我跟你说一声,让你替我同曲阿姨也说声谢谢。”

    “好。”

    景孟弦的喉咙有些干哑。

    向南担心手里的饭菜会冷掉,最后到底还是推门进去了。

    “向南……”

    阳阳一见向南,就开心极了。

    向南看一眼景孟弦,扬唇笑了笑,又看向阳阳,“来,宝贝,该吃饭了。”

    “我来喂吧。”

    景孟弦顺手要接过向南手里的饭盒。

    “好……”

    向南怔愣了一下,将手里的饭递给了景孟弦。

    景孟弦像个熟练的父亲一般,开始一口一口,非常细心的给阳阳喂饭。

    病房里,一家三口的景象,像极了一家人,但他们……却不是家人!

    这个男人,已然有了他自己的家室。

    向南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心头微苦。

    倒了杯热水,放在阳阳的床头,看了他一眼,才道,“本来我想当面跟曲小姐说声谢谢的,但我觉得……可能我不太适合与她见面,所以……麻烦你代我跟她道声谢,谢谢她愿意帮阳阳一把,当然,也谢谢你!我知道,不是你,她也不一定会出手救阳阳的,你们俩都是我们母子俩最大的恩人……谢谢你们!”

    “父亲救儿子,天经地义!”

    景孟弦的声音淡淡的,“我不太喜欢你说‘谢谢’这个词语,以后不要再跟我说了。”

    向南听闻这话,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

    向南想,他许是为了儿子,才与曲语悉完婚的吧!

    可是,他为何偏要对她如此冷淡呢?是因为有了家室,所以不能再对她像从前那般了吧?

    其实,她可以理解的。

    可是,理解归理解,痛却还是痛了……

    原谅她,不是圣人,做不到那种若无其事与云淡风轻。

    景孟弦,在这个雨雪交加的季节里……

    尹向南,在想你!!

    【镜子的新浪微博开通了,名字:邻小镜,有博的可以关注下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