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19)——你想吻死亲夫啊?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妈,你打我吧,打打我,我心里可能会好受一些……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妈!呜呜呜……”

    母女俩哭做一团,秦兰知道向南心里的愧疚,那就像一根刺一般,扎在她的心口里,想拔掉却有些难。

    秦兰替向南抹干眼泪,“南南,你别再走妈这条路了,这一辈子要找一个自己深爱的人,真的太难了!若水已经走了,就让她在天堂里无忧的生活着吧!她到了天堂,自然会理解和明白你们这份爱情的。”

    很多人以为这个世上,被爱才是一种幸福,但其实……他们不知道,爱一个人,才是真正的快乐!

    那种甘愿为爱付出一切的感觉,错过了,就永远不会再有了!

    这夜,向南睡得特别不安生。

    整晚整晚的在床上辗转难免。

    母亲和景伯伯的故事,反反复复的在她的脑海里回荡着,她仿佛能看见那个学生时代的母亲,扎着个简单的马尾辫,被她的白马王子牵在手里,在校园里游荡……

    向南深吸了口气,有些烦闷。

    她不知道孟弦会做什么选择,也不愿去设想。

    做什么决定,都好……

    都好,都会好起来的!

    她只能如是安慰着自己。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翌日——

    秦兰坐上了去s市的大巴。

    “妈,路上一定得注意安全,唉!真希望你能周末去,那咱还能陪你一起去呢!”

    向南实在有些不放心母亲一人出行,但她决定了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而且,向南能理解她心里的那份迫切和担忧。

    “行了,你就别替我/操心了,我都活了大半辈子了,还照顾不好自己?”秦兰紧了紧手里的提包。

    向南笑笑,冲秦兰挤挤眼,“妈你故意的吧?怕我去给你和景伯伯做电灯泡,是不是?”

    “瞎说!!”

    秦兰立马脸色一变,一脸严肃道,“这说的什么话,你景伯伯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你妈我当真只是去看望一下老朋友而已。”

    “是是是!”向南也知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点头,还作势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让你嘴笨!”

    秦兰跟着笑了起来,“行了行了,车都要开了,你赶紧下去。”

    “嗯!妈你到了可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啊。”向南还不放心的叮嘱着,末了又道,“酒店我已经帮您定好了,地址和电/话都在您兜里,可别给忘了,到时候让出租司机送你去!你可别舍不得那点钱啊!”

    “好啦!!婆婆妈妈的,比你妈我都啰嗦。”秦兰轰她。

    “好了,送亲戚朋友的都下车吧!时间到了,要走了。”

    大巴司机也已经开始在催了。

    “行了,下去吧,我到了一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真的!”

    “好,那我下去了。”

    向南这才恋恋不舍的下了车去,直到车驶离车站,向南这才舍得往公司里赶。

    在捷运站里,她给景孟弦打了个电/话。

    这会,景孟弦正好从手术室里出来,中午约了母亲一起吃午饭。

    “向南。”

    接起她的电/话,景孟弦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连绷紧的俊颜都下意识的柔缓了些分。

    他将高大的身子懒懒的倚在衣柜的柜门上,单手脱着身上的无菌服,每一个动作里都是一份闲散的优雅,“怎么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不是说上午很忙的吗?”

    他说着,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临近十一点半。

    向南笑笑,“忙完了。”

    她在捷运站的休息椅上坐了下来,头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嘴角咧开一抹笑,“就算再忙,我也会想你呀,想你,自然就要给你打电/话啦!”

    她一颗脑袋,贴在墙壁上,不停地来回摇晃厮磨着。

    说这些情话的时候,那语气,简直就是理所当然,分毫的羞涩都没有。

    景孟弦听得她毫不掩饰的说着这些动情的话语,忍不住笑出声来。

    “今天怎么啦?突然就这么不矜持了,没吃错药吧?”

    他一边戏谑的说着,一边把身上的无菌服扔在回收桶里。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我能吃错什么药?春/药啊?”

    向南眼球一瞪,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偏头,结果……就见无数双眼睛朝她这头看了过去。

    咳咳咳!!

    顿时,羞得脸蛋通红。

    而后,就听得那头景孟弦猖狂的笑声传了过来。

    “你笑什么笑?”向南没好气的吼他。

    “咳咳咳——”景孟弦在电/话假装干咳了几声,忍住了笑后才问她,“你在哪里?需要我立马飞奔过去做你的解药吗?”

    “呸!”

    向南也跟着笑了起来,“景医生,你知道我刚刚干嘛去了吗?”

    “嗯?干嘛了?”

    景孟弦抓过头上的帽子,顺手丢进回收桶里。

    向南摆正一下坐姿,顿了顿,张了张嘴,又酝酿了一下情绪,想说,又还是没能说出口来,又稍微想了想,最后干脆道,“算了,不跟你卖关子了,我刚刚送我妈去s市见你爸去了。”

    果然,电/话里有好几秒的安静。

    其实,那一刻,向南以为景孟弦会生气的,才组织好了语言想要替自己和母亲解释的,却听得那头的人很平静的问道,“秦姨还喜欢我爸吗?”

    “呃……”

    向南一愣,隔半响,才点了点头,“我想,是的。”

    景孟弦在更衣室里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认真的问她道,“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呢?”向南抓了抓后脑。

    “秦姨爱我爸,就等于不爱你父亲,你不为你父亲抱不平吗?”

    向南握着电/话叹了口气,“这个世上真的有太多不得已的爱情了!不是我们这些旁观者能参与的!”

    她转而又把昨夜母亲和他父亲之间的爱情故事又再次同他叙说了一遍,但向南聪明的把他们分手的那个桥段给省略了。

    故事结束,景孟弦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

    半响……

    “我不会走上我父亲的那条路。”景孟弦做陈词总结。

    他说到,就做到!!

    向南一怔,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孟弦……”

    她喃喃着喊他,鼻头微酸,“孟弦……”

    “嗯,我在。”

    景孟弦的声音,有些低沉。

    “嗯,我知道你在,我就喊喊你,我想你……”

    “你在哪,我过去找你。”

    听到她两个‘我想你’之后,再沉静的心都变得有些迫不及待起来,他穿上白大褂,疾步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你来找我干嘛呀?我在捷运站,正准备往公司里去呢!你不上班啦?”

    “中午休息了,你在哪个捷运站?到站口来等我,我接你去公司。不过,中午确实不能陪你一起吃午饭,中午我约了我妈,我必须得非常认真的同她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所以,今天的午饭,特别重要。”

    向南笑起来,起身,乖乖的往站口走,“我在黄花岗c出口,2号线的转站,你快来吧!”

    “马上到!”

    景孟弦飞奔进办公室的更衣室,将手机贴在耳畔间,歪着脑袋,用脖子和手臂夹着,一边同向南讲电/话,一边脱白大褂,“你别站在风口上等,在电梯下面等我,我到了那自然找得到你。”

    “好。放心,我才不是傻瓜呢,这么冷得天,我不会站风口上的!”

    “那就好,我现在准备过来了!”

    “嗯,等你!”

    挂了电/话,向南捧着手机,看着那渐渐暗下的屏幕,心里却是满满的清甜,嘴角的笑容咧得更开。

    生活的每一天,因为有他在,所以一天比一天更开心……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景孟弦颀长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向南眼前。

    他穿着一席长长的黑色风衣,脖子上裹着一条厚重的深色围巾,双手兜在风衣口袋里,踩着电梯,迫不及待的从上面走了下来。

    风,拂过他的俊颜,吹动他短短的发丝,却也撩拨到了向南的心弦。

    最后,他的双腿停驻在向南对面。

    向南的视线,一瞬不瞬的落在他身上,看得有些痴然。

    这男人,当真是完美到无懈可击!向南觉得他是自己见过的最美的美男子!当然,这绝对不排除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原因。

    周边传来小女生们的热议声,“哇,帅哥帅哥!!”

    “好酷啊!!身材可真好……”

    “长得也更是没话说!天啊!那是她女朋友吗?哎呀,也不怎么样吗?”

    哼!!

    向南没好气的瞪了她们一眼,不怎样又怎样!帅哥就喜欢本小姐这样的!!

    景孟弦似乎对于女孩子们的探讨早已习以为常,不予理会,也根本不等向南反应过来,他大手一把捏住向南的下巴,抬起来,一俯身,低头就吻住了向南的红唇。

    “唔唔……”

    向南起初还有些不名所以。

    啧啧!!这大庭广众之下的,居然如此伤风败俗!

    但一想到,刚刚那群小女孩儿们还对着她的男人各种yy,她顿时嫉妒心四起,掂起脚,一把抱住景孟弦的后脑勺,将这一记吻,压得更紧,亲得更深入。

    舌尖粗鲁的在他的檀口里搅了又搅,仿佛是在宣示着自己对他的所有权一般。

    景孟弦到底还是忍不住笑场了,他将向南从自己怀里拉出来,把自己的嘴成功的至向南粗鲁的攻击中挽救回来,大手托住她的脑袋,往后拉了拉,挑眉道,“你干嘛呢!想吻死亲夫啊?”

    “……”

    呸!!

    向南唾弃他,一把扯过他风衣里的白色衬衫,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重重的在他的领口上印了一个吻。

    登时,一抹红色的印记就在他衬衫领口上显现了出来。

    还好!刚刚那一吻还不至于把她的唇膏都亲没了!看来这唇膏质量还不错!

    向南满意的点了点头,冲旁边花痴的小女孩儿们挑衅的挑挑眉,这才美哉美哉的挽过了景孟弦的手腕。

    景孟弦低头,扯了扯自己衬衫领口,看着那浅红色的唇印,他好笑的眯了眼,唾弃她,“幼稚。”

    向南才不理会他的鄙夷,挽着他的手,嚣张的领着她的男神,在众女们嫉妒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离开。

    “景医生,你可得这么让我嚣张一辈子!!不能长大肚子,不能秃头,也不能佝背!就让我一辈子这么嚣张下去……”

    向南挽着他的手,大步往前走,边走边说,末了,又一本正经的仰头冲他道,“景医生,我唯一可以在人前嚣张的地方,就是找了个你这么优秀的男人了”

    景孟弦弯眉笑起来,一双迷人的眼底如若缀满着繁星,灿烂得有些耀眼,他伸手,宠溺的揉了揉向南的头发,“那我保证,让你就这么一辈子嚣张下去!”

    “好啊!!”

    向南开心的把整颗脑袋都埋进了他的怀里。

    景医生,那我们就说好,一辈子就这么走下去吧……

    走到人生的尽头,我们也不要分开,好不好?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西式餐厅内——

    景孟弦坐在餐桌前,对面,温纯烟正襟危坐着,脸色极为难看,目光一直凝在儿子衬衫领口的那抹红色唇印之上。

    “从何体统!!”她怒斥一句。

    景孟弦挑眉,无谓的笑笑,“妈,这是我们年轻人的乐趣。”

    “呵!年轻人的乐趣?欺负你妈我老了是吧?这是什么乐趣?我看是恶趣味还差不多!!一个正经女孩会留下这么恶心的东西在男人身上?”温纯烟的眼底全都是鄙夷和轻蔑。

    景孟弦闻言色变,俊逸的面庞沉下几分,“妈,向南是个很正经的女孩。”

    他端起身前的咖啡杯,淡淡的抿了一口,抬眼看向自己的母亲,“而且,你儿子还非这个正经女孩不娶!”

    “你……”

    温纯烟将手里的刀叉愤怒的搁下,“你想气死你妈,是不是?还是说,你真想做这个不孝子,放任着你父亲在监狱里呆着,明明有法子救他出来,也不救!!”

    景孟弦皱了皱眉,将手里的咖啡杯搁下,看向自己的母亲,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神情,仿佛没有太多的涟漪,“妈,救我爸的方法只有一个?还是您只告诉了我一个,您只采用了一个?你儿子我虽然不在官场和商场里摸爬打滚,但最起码的手段我还懂,既然曲氏能救我父亲,那我相信,能救他的绝不止曲氏!您又何必拿这个来要挟您儿子呢?”

    “你……你少给我自作聪明!!”

    温纯烟面色发白,“我不管你怎么想,总之,你必须娶曲语悉!!也只能娶她!!你想让尹向南嫁进我们曲家来?少白日做梦!!”

    景孟弦抬了抬眼,依旧不疾不徐,“在您眼里,您的儿子不是儿子,而是一件商品,是吗?他这一辈子幸福不幸福,与都您无关,您在意的无非是你们温氏能做多大,能做到多强?”

    景孟弦冷笑,掀了掀唇,“妈,真不好意思,您在意的恰恰都是我所不关心的,您不在意的,却是我非常想要拥有的!说句难听的话,我不想让自己的婚姻生活像你和父亲一样,冷漠的处一辈子!!那样的人生,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景孟弦的脸上,登时,餐厅里所有的人都朝他们看了过去。

    景孟弦依旧没有动怒,只拿过一旁的湿巾,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妈,操控了我父亲的人生就已经足够酿成大错了,如今还想掌控您儿子的人生!何必呢?再这么下去,您身边每一个你爱的人,都会因为你这可怕的控制欲,而得不到一丁点,一分毫的幸福!!”

    他说完,起了身来,“妈,你慢慢吃吧,我……饱了。”

    景孟弦半鞠躬后就预备离开。

    “坐下!!”

    温纯烟的脸色已经白得有些骇人,手搁在桌面上篡得很紧很紧,“儿子,你知道,只要你妈我想摧毁的东西,你根本……连保护的能力都没有!!”

    景孟弦心里‘咯噔’一下,他皱眉,回头看向自己一脸绝情的母亲,捏了捏拳,“妈,你相信我,你敢毁她,包括她的家人,那么……你往后也就再也没有我这个儿子!!”

    “你要挟我?”

    温纯烟一拍桌子,站起了身来,冲他吼道,“我才是你妈!!!”

    “她是我孩子的妈!!”

    景孟弦的眼底已经布满血丝,“如果您还有一点怜悯之心,就放过您儿子,让他自由的喘口气,行吗??”

    “呵!!行,翅膀硬了,谁也管不住了,是吗?孩子的妈??如果我的调查没出错的话,那孩子的寿命,怕也熬不到明年了吧?”

    温纯烟残忍的话,直戳景孟弦的心脏。

    他多想提醒自己的母亲,那个可怜的孩子可是她的亲孙子!!可是……

    她连儿子都不在乎,还在乎什么孙子呢?

    拳头捏紧,到最后,到底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出了餐厅去,却听得温纯烟在他的身后喊,“我告诉你,我绝对不可能让那种女人踏进我们景家半步!!这个婚,你不结也得结,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你别以为你妈会害你,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景孟弦脚下的步子,越走越急……

    直到坐进车里,他的喘息还有些重,胸口强烈的起伏着,那里如若堵着块石头一般,又闷又疼。

    “sh/it——”

    最后他烦躁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大喊了一声,当作发泄,眼底早已布满腥红的血丝。

    &n/a/7330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