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17)——你是我心目中独一无二的景医生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说着,懊恼的把兜里的那盒剩下的避/孕套掏出来,烦躁的扔车里,“早知道你这么不识好歹,就该让你疼死!免了我费这么多心!”

    杨紫杉一听他这话,心里倒有些愧疚起来。

    她咬了咬唇,抬起眼帘,微微觑了他一眼,半响,才道,“好啦,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了!”

    她说着,小嘴儿一翘,坐直了身子,“开车吧!”

    嘿!她还一副宽宏大量的伟大模样!

    杨紫杉咽了口口水,似在酝酿着某种情绪,又转而偏了头过来,“行了!我跟你道谢,谢谢你的一番好意,跟你道歉,抱歉我刚刚不明就理的责怪,可是你也要理解我,我……我到底没见过这种东西,你们男人那思想,我一时半会的没办法理解。”

    见她这么快就给自己道了歉,云墨一扫刚刚的脾气,登时就乐了。

    他想,觉得杨紫杉有趣其实也是有原因的,至少这妞儿不像其他女人那样别别扭扭的,有错就认,是个好孩子!

    云墨伸手,恶意的搓了一把她的小脑袋,把她柔顺的发丝弄得一团糟,“行了,以后不逗你玩儿了,没想到你这小丫头连这东西都不认识!”

    杨紫杉护住自己的脑袋,“你别动不动就揉我头发,你好烦啊!!”

    云墨把车驶出停车场,听得杨紫杉的抱怨,嘴角却还一直挂着一抹笑。

    “喂!今儿这事,是不是特别受感动?”

    杨紫杉眨眨眼,而后认真的点点头,“嗯,虽然有点bt,不过我觉得你还不错。”

    “是吧?”

    云墨开心的吹起了口哨,“丫头,万一三个月里,你真对本少爷动心了,怎么办啊?”

    “做梦!!”

    杨紫杉抱着胸,想也不想的回击他。

    “我这不是说万一吗?”云墨又来气了。

    这女人……

    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

    “没有万一!!”杨紫杉小嘴撅得更高。

    “你……”云墨气结,“小白眼狼!信不信我把你扔高速公路上去!”

    杨紫杉一下子就笑了,“动心了就动心了呗,还能怎么办?动心了就证明我输了,输了我就认屈,再想办法把心掏回来就行了。”

    呵!掏回来,说得倒挺轻松。

    “要我也对你动心了呢?”

    云墨又问。

    杨紫杉一双大眼瞪得如铜铃一般,惊恐的觑着他,“你对我认真啦?”

    “做梦!!”

    云墨一巴掌拍在她光光的额头上,“我说的是万一!!少给我做白日梦!还有,你那惊恐的表情,算怎么回事?”

    杨紫杉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本正经道,“万一……万一你对我动了心,那就是你输了呀!你答应我的,不能再玩弄女孩子的感情了!”

    “我是说,万一我们都对对方动了心,怎么办?”

    云墨无奈的觑着她。

    “这样啊……”

    杨紫杉敛着眉,还当真认真的想了想,半响,得出结论,“那就在一起呗!”

    云墨张大嘴看着她。

    诧异于她这副理所当然的态度。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说的不对吗?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难道不该是在一起的吗?不过你也别想太多,我们都说了,只是万一!但我们比谁都清楚,这个万一是绝对不会成立的!对不对?我不可能爱上你,你也不可能会爱上我!”

    这么一说,杨紫杉又弄不明白了。

    既然如此,那他们现在这三个月是为了折腾什么呢?

    脑子糊涂了!

    云墨扯了扯她垂落在肩头上的发丝,嗤笑一声,“行,要真都对对方动心了,那我们就在一起!”

    【这场赌局到底谁胜谁负呢?镜子搬个小板凳儿坐等看好戏!剧透下,有的花花公子绝对的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此刻——

    景医生褪了那白衣大褂,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件深灰色的围裙,衬衫袖口上还套着两个同色系的袖罩。

    他站在橱台前,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菜刀,正对手里的青菜下手。

    动作不算太麻利,但也不显得特别笨拙。

    高大颀长的他,还穿着整洁的白衬衫,一条深色西裤包裹着笔直的双腿,即使身上裹着围裙,站在厨房里,却依旧气质翩然,优雅贵气似一方君子。

    向南站在厅里,手肘撑在大厅与开放式厨房之间的隔断台上,痴痴的看着他,心头忍不住有些荡漾。

    原来,男人下厨也能这么帅!!

    向南觉得,要能跟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一定能长命百岁的!

    想想,每时每刻见到他,都在欣赏一份美景,那心情自是豁然开朗,心情开朗了,想不长寿怕是也难吧!

    难怪常言说多看帅哥美女有益于身体健康,如此看来,还真有科学道理的!

    “再看,哈喇子都该流台面上了!”

    景孟弦戏谑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是吗?向南回神过来,赶紧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还好,没流口水,不然还真糗大了。

    向南瞪他一眼,“自恋狂!!你不在认真切菜吗?怎的就知道我在看你啊?”

    景孟弦笑起来,也不看向南,兀自低着头在切菜,“因为我知道,有我的地方,你的视线定然没办法看其他的东西。”

    “哇……自大狂!”向南嗤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信了?”

    景孟弦把菜刀搁下,迈着步子就朝向南走了过来,站定在她的对面,弯身从隔断台的下方拿了一包食盐出来,却没动,双臂撑在台面上,居高临下的觑着向南,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尹向南,特别喜欢我吧?”

    “……”

    向南眨眨眼,“你今儿吃错药了?”

    “你能解风情点吗?”景孟弦不满的瞪她。

    不满的别了她一眼,转身,就准备往里面走去,却忽而听得向南在身后道,“景医生,虽然你今儿可能真错了药,不过……我确实特别喜欢你……”

    话音才一落,就见景孟弦提着食盐,又折身快步朝她走了回来。

    向南脸一红。

    才想要转身逃,就被景孟弦隔着隔断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干嘛?”

    向南红着脸,转身看他。

    “不干嘛。”

    景孟弦眉眼一飞,大手捧住她的脸颊,“就想亲亲你。”

    而后……

    向南眼前一黑,纷嫩的樱唇就被景孟弦一口给含住。

    他湿热的舌尖飞快的窜入向南的檀口中,贪婪的汲取着属于她的每一分味道……

    她的吻,于他仿佛就是一记良药,不管何时,就总能让他精神为之一震。

    “叮——”

    忽而,电梯铃声响了一下。

    门,豁然被打开,一位穿着贵气的妇人,拧着粉色的爱马仕包包,就从电梯里踏了出来。

    向南和景孟弦一闻铃声响,皆错愕的偏头去看。

    不看还好,一看……彻底鄂住。

    “妈??”

    景孟弦诧异的看着门口突然出现的母亲温纯烟。

    温纯烟也震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向南被温纯烟一盯,猛然回神过来,急忙挣开景孟弦的手臂,退开了一步,“伯……伯母……”

    那一刻,向南心发颤,连身子居然都不争气的抖得厉害。

    景孟弦仿佛是感觉到了向南的害怕一般,分毫不畏惧母亲的威严,连忙一伸手就抓住了向南颤抖中的小手。

    她的手,凉得有些让他心疼。

    “别叫我伯母!!你还没那资格!!”

    温纯烟一声厉喝,冰冷的眼神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似要将向南活活刺穿。

    她冷若冰霜的走了进来,扯了扯裹在自己身上的披肩,目光落在两人紧紧相扣的双手上,狠狠地盯了向南一眼,宛若警告,“放了我儿子的手!!”

    “妈。”

    景孟弦微微皱眉,更是在母亲面前张狂的握紧了向南的手,“我不会放手的!你别为难我!”

    “你穿着围裙?你在做什么?做饭??”

    温纯烟不可思议的瞪着自己儿子,又怒视一眼向南,“你居然让我儿子给你做饭?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也配??孟弦,赶紧给我把围裙脱了,堂堂温家的外孙,去给一个如此卑贱的女人做饭?从何体统!!”

    温纯烟的双眼里冒出来的全是憎恨。

    那种恨,几乎是向南所不能理解的。

    “妈,堂堂温家的贵妇千金,开口就是下贱、卑贱这种词语,您也不怕辱了您温家的脸面?”

    “你……”

    温纯烟气结,“你还胳膊肘子往外拐?这女人本就下贱!!跟她妈一个德行!!”

    向南面色惨白,深吸了口气,微微捏紧了拳头。

    其实,看在她是景孟弦的母亲份上,她真的不愿顶撞温纯烟的,可是,她又提到了自己的母亲……

    四年前,向南总不明白,为什么温纯烟总喜欢骂她的时候就连带着她的家人也一同骂上,而现在,她明白了!

    她冷冷的勾了勾嘴角,“景夫人,你到底是恨我,还是恨我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眼里清楚的写着什么?写着对我妈的嫉妒!!”

    “嫉妒?”温纯烟气得脸色惨白,哈哈笑起来,“我需要嫉妒她?我嫉妒那女人什么?我嫉妒她穷,她需要靠卖/身才能救活自己的女儿吗?我继续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被我抢走吗?哈哈哈!她有一点点是值得我去嫉妒的??”

    温纯烟的话,让向南握紧了拳头。

    尤其说到,母亲为了她而卖/身的事情……

    “不可能!!我妈绝不可能做那样的事情!!”

    向南连声音都在颤抖。

    “不可能,是吗?你回去问问你妈,当年她是不是卖/身给我丈夫,才拿了钱把你的命给救回来的!!”

    向南脸色惨白如死灰。

    当年她们家真的很穷,而父亲更是嗜酒如命,根本对她们不予理会,那时候是母亲带着她去s市求医,而那时候她的病花了好多好多钱,但那钱母亲总说是找朋友借的,后来却也没见她去还过,当然不是她不还,而是她确实无力偿还,她们家根本没有任何一分的闲钱,因为再然后是父亲离世,若水出生……

    “妈……”

    景孟弦紧了紧向南的手,“我不知道你们上一辈子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我知道,这辈子我就认定了这个女人,除了她,我谁也不要!!如果您真的在意您儿子的感受,就请您不要再出言侮辱我未来的妻子,以及我未来的岳母娘!就当是给您儿子最后一份尊重,行吗?”

    “啪——”

    温纯烟一巴掌就毫不犹豫的落在了景孟弦的脸颊上。

    俊脸被打得一偏,但景孟弦依旧面无表情,只是,那双漆黑的深潭里更多了些分的执拗与坚持。

    向南吓了一跳,没料到温纯烟竟然会出手打自己的儿子,“孟弦!你没事吧?!”

    她忙心疼的替他检查他的面颊。

    “我没事,能有什么事,老妈打儿子,下手都不会太重。”

    景孟弦将向南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

    温纯烟眼眶都红了一圈,“儿子,你从小到大,你要什么,妈就给你什么!你说你要当医生,好!妈让你做医生!即使整个温家的产业都无人继承,妈也不忍心剥夺你的梦想!!你还说妈给你的尊重不够?我告诉你,这个女人,她休想踏进我们家一步!!我是不可能允许的!!还有,你如果不希望你爸冤死在牢狱里,你就必须得同曲语悉完婚!!我没吓唬你,能救你爸的人,只有曲语悉的父亲曲凛!曲家人说了,只要你肯娶曲语悉,他们就愿意替我们家出这个面,你要不肯……”温纯烟冷笑,“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父亲冤死牢狱中吧!!他就当没生过你这么个不孝子!!”

    向南惊得身子往后欠了欠。

    抬头,看一眼身边的景孟弦。

    那张刚刚还泛着五个手指印的脸颊,此刻惨白得如同一张纸,没有了半分血色。

    手,垂落,十指紧握成拳……

    向南有些心疼。

    她太能理解这种亲情和爱情里做抉择的感觉了!

    太残忍!!

    胸口就像无数把刀割着一般,疼得连呼吸仿佛都是痛的!

    忽而就在这一刻,向南明白了当时他提议要分手时的那种感觉了……

    舍不得他为难啊!!

    却也真的,舍不得就这么放手了……

    向南捏紧他的拳头,好紧好紧,那感觉,仿佛是唯恐下一秒他就会抛弃她了一般。

    不知何时,向南突然就红了眼眶。

    温纯烟看出了他们这对情人之间的动摇,深知要给儿子足够的时间来考虑,她挑眉,冷冷一笑,“今晚我约了语悉一起吃饭,这么看来,你是不会跟我一起去了!也没关系,妈给你时间好好想想,你只要想一点就够了,你爸是含冤入狱,没有你和语悉的婚礼,你爸就会在牢狱里含冤而死!!而且是……枪毙!!届时你就会明白,害死你爸的人不是这个道不明的社会,而是他的儿子,你景孟弦!!!”

    温纯烟说完,恶狠狠的盯了一眼向南,而后踏着七寸高跟鞋,拧着包包离开。

    才一进电梯里,她便拨了通电/话出去,“给我查查尹向南!!她家里所有的亲人都给我查个仔仔细细,明明白白!!”

    呵!!秦兰,当年你做梦都想着要冠以夫姓为景,现在你女儿也在做着这个白日梦!!

    所以,休想!!!

    这辈子,不管是你,还是你女儿,都别想着踏入他们景家来!!

    她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温纯烟离开。

    一时间,大厅里只剩下向南和景孟弦。

    整个厅里如同被低气压罩着一般,太沉闷,让人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景孟弦脱了身上的围裙,冲向南道,“我先透口气。”

    母亲的话,真的如泰山压顶般,压在他的胸口上,让他连喘口气都觉得有些难。

    高大的身形倚在露天阳台上,他抽出一支烟来,点燃,深吸了一口。

    袅袅的烟圈从性/感的唇间吐出来,此刻看起来竟显得有些落魄。

    向南根本不敢走前去,她只是站在远远的厅里看着他的背影。

    她害怕自己走太近,会不顾一切的挽留他!

    所以,这个距离就好!不会让她昏了头去。

    “这个世上,钱真的能让鬼推磨?”

    忽而,景孟弦发出一声感叹,他又吐了口烟雾,转而看向向南,“我爸被人冤着入狱,就因为太清廉,断了人家致富之路,所以想把他往死里整!这世上当官不易,当个清廉的好官更是不容易……”

    他将手里的烟头狠狠地摁灭在烟灰缸里,眼潭晦暗,“曲家那点心思,我明白!无非就是想跟温氏长期合作,俩家联姻,往后互惠互利,我跟曲语悉就成了这商业联姻的牺牲品!”

    他折了身过来,面对向南,漆黑的深潭里有些浑浊,他冷然一笑,“这一刻,我还真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只是一位平凡的医生!!医术再精明,却也没办法替含冤入狱的父亲申冤!也因为没钱没地位,所以才会被自己的母亲和曲氏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连选择自己爱情的余地都没有!”

    景孟弦自嘲的笑着,笑得向南心里满满都是疼惜。

    向南一步朝他走过去,手臂紧紧地圈住了他的腰肢,眼眶通红,摇头道,“不是的!你一点也不平凡,你有精湛的医术,救活了无数病患!我不许你这么看低自己!你永远都是我心目中独一无二的景医生!!我就喜欢看你穿着白大褂的模样!我不许你这么说你自己……”

    【镜子的新浪微博开通了,名字:邻小镜,有博的可以关注下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