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16)——避/孕套的其他功能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饭后,云墨领着杨紫杉往电影院里去了。

    他们看的是最新港片《扫毒》。【镜子热诚推荐,挺好看的!】

    中途,杨紫杉没少掉眼泪,以至于云墨没少奚落她,“女人的眼泪就是不值钱!”

    他说着,一把掰过她的脑袋,就霸道的往自己肩上一搁,却听得杨紫杉用极细小的声音,贴在他的耳边,扭捏道,“云墨,我……好像来那个了……”

    “哪个啊?”

    云墨稀里糊涂的眨眨眼,问她。

    暗光里就见杨紫杉红着一张脸,一脸羞窘的觑着她。

    云墨一拍额头,恍然大悟。

    原来是来月/事了!

    “干嘛?知道本少爷今晚打算吞了你,所以故意给我这么一个下马威是吧?其实没关系,用后面也一样!”

    云墨贴近她的耳畔间,笑得淫/荡。

    “去死!!”

    杨紫杉握拳想揍他。

    云墨嘴角一勾,笑得更猖獗了,“行了,那我去了!”

    他说着起身就走。

    杨紫杉连忙拉住他,“你去哪呀?真去死啊?”

    “你想得倒挺美!!”

    云墨伸手,恶意的将她脑袋上的发丝揉得稀巴乱,然后又一点点给她理好,“乖乖去洗手间等着我。”

    呃……

    这会杨紫杉懂了。

    他是要去给自己买卫生棉。

    “谢谢。”

    “男朋友给女朋友买这些,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云墨潇洒的摆摆手,就出了电影放映室。

    杨紫杉便乖乖的去了洗手间门口等他。

    云墨站在超市里,对着满货架的卫生棉,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说实在的,他虽然女朋友交得多,但还真没给她们买过这种东西,因为一般来月事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出来约会的。

    “先生,要买卫生棉吗?”

    导购员小姐似乎看出了云墨的难处,连忙走上前来好心的问他。

    “啊,对!”

    云墨点头,神情有些别扭,“能不能介绍一下,哪种比较适合年轻的小女孩。”

    “小女孩多大?”导购员小姐认真的询问着。

    “十八,刚满十八不久。”

    啧啧……

    真够嫩的!

    云墨在心里唾弃了一下。

    自己不一直都喜欢风情万种的吗?像十八岁花季的小女孩儿,完全不懂风花雪月,更加不解风情的,他怎的突然一下就来了玩心呢?莫非自己吃腻了,想换种口味?

    “就这款吧!少女系列的,全棉的,挺好用。”

    “哦,好!谢谢。”

    云墨收回了思绪来,接过导购员小姐手里的卫生棉,又多拿了几包,这才去收银台付款。

    云墨手里拿着卫生棉倒一点不别扭,边走还边认真的检查着外包装上的保质期,又专注的把说明和功能全部阅读了一遍,这才放心了下来。

    “哇塞,这男人长得可真帅!!”

    周边传来年轻的导购员小姐们的议论声。

    “可不是!一看就是个新好男人。这么细心的跟女朋友买卫生棉的,真还第一次见到,哪个不是随手拿两包匆匆了事的!你看他,连说明都读得好认真!!”

    “就是就是!真教人羡慕啊……”

    “长得又帅,身材又那么好,连穿衣服都这么有品味!天,他女朋友一定是拯救了全宇宙才有这么好的运气吧?”

    对于周边的议论声,云墨全当没听到,将卫生棉往收银台上一搁,“就这些吧!啊,对了,有没有暖宝宝之类的东西,热水袋也行。”

    “不好意思,先生,那些热卖品都已经售完了,明天才有。”

    瞧瞧,瞧瞧,多贴心的男朋友啊!!

    收银台小姐一边刷条码,一边在心里感叹着。

    云墨微微蹙了蹙眉,倒也没做多想,又顺手在收银台边的货架上拿了一盒避/孕套递给收银台小姐,“一起。”

    “啊,哦,好……”

    收银台小姐囧。

    男人啊,果然,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来买什么东西,都不会忘记顺手选一盒避/孕套!

    云墨提着卫生棉以及避/孕套回了电影院。

    杨紫杉已经在那乖乖等着了,她一贯红润的脸蛋此刻微微有些泛白,秀眉拧做一团,身体似乎极为不适。

    云墨忙掏了卫生棉给她,“肚子疼?”

    “一点点。”

    杨紫杉点头,羞涩的接过他手里的卫生棉,红着脸道谢,而后飞快的闪身进了洗手间去。

    云墨环顾一眼四周,也没找到个有热水的地方,随手拉过一位工作人员就问,“请问这边哪里有热水?”

    “里边,左拐,有个饮水机。”

    “好的,谢谢。”

    云墨折身去了饮水机边。

    等杨紫杉出来的时候,忽而手里多了个透明状的热水袋。

    袋子的形状有些怪异,圆圆滚滚的,还被一个白色透明的塑料袋给裹着。

    杨紫杉眨眨眼,瞅一眼自己手里新奇的热水袋,又狐疑的看一眼云墨,心下一片动容,“这是什么呀?”

    “自制热水袋!”

    云墨以一副非常自豪的口吻回答着她的。

    “自制热水袋?”

    杨紫杉诧异。

    她将手里的‘热水袋’举起来,仔细的观察了几眼,“你这拿什么东西做的啊?不会破吗?万一破了怎么办?不会弄得我一身水吧?”

    咳咳咳!!

    这话,问得还挺……yin秽的!

    “放心,破不了!”

    这可是欧洲进口避/孕套制成的,要能破,这世上岂不得多出无数个没爹的孩子!

    “行了,别打量了,能用就行!搁腹部上,肚子就没那么疼了。”

    被她认真的打量着他的自制热水袋,云墨还难免有些心虚。

    杨紫杉听着他的话,将‘热水袋’搁在腹部处,瞅一眼身边的云墨,真心道,“虽然这热水袋看上去奇奇怪怪的,不过……还是很谢谢你啦!”

    云墨剑眉一飞,搂过她纤细的肩膀,得意道,“怎么样,知道做本少爷的女朋友有多幸福了吧?”

    啧啧,给他点颜色就开始开染坊了。

    “走了,回家。”

    云墨拉着她就要出电影院。

    “不要!我还想看,没看完呢!”

    杨紫杉不乐意了,电影才看了一小半呢!这会让她不看了,岂不是如鲠在喉?那今晚她定要难受死。

    “你不是肚子疼吗?”云墨担忧的觑了她一眼。

    “忍忍就行啦。”

    杨紫杉不依。

    “那不行。”云墨眉头蹙起,“别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他难得的一本正经。

    末了,将自己的长风衣脱了下来,裹在杨紫杉的身上,“你真要看,我下次再陪你来就是了,今儿不许了,回家早点睡,明天还得上班呢!”

    杨紫杉撇撇嘴,有些不快,“大男子主义!你管得也太多了。”

    云墨好笑了,捏了捏她的鼻头道,“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我可不是什么女人都管这么多!”

    “你只管你女朋友,对吧?可我们俩……不是只做做戏而已吗?”

    “我只管跟我打赌的女朋友!”

    云墨这说得可是大实话。

    平日里他还真没什么空闲管别人,哪怕是在任的女朋友他也放任着懒得去管。

    可这丫头就不一样了!

    看着她拧着眉头一副痛苦的样子,他就特别不爽,忍不住的就要去多管这份闲事,大概真的是因为她的年纪太小的缘故。

    “总之我不管,我要把电影看完,不然我今晚真的会睡不着!”

    谁要这部电影那么好看呢!

    云墨环胸觑着她,看着她小嘴儿撅起的模样,眯了眯眼。

    平日里他最讨厌女孩子在他面前耍小性子了,可是……天杀的,他居然觉得眼前这妞儿连耍性子都这么可爱!

    那撅起的樱桃小嘴儿,真的让他有一种冲动……

    那就是,吻上去!!

    “咳咳咳——”

    他干咳了几声,迫使着自己抽离视线去。

    想到他们之间的约定,他还是把自己心里那份冲动给强压了下来。

    “真这么想看,就去我家里看吧!我家里有个小型影院,所有的电影都是同电影院同步的!你在这呆着又冷,肚子还疼。走,去我家!我给你冲杯热牛奶,让你躺着看!”

    云墨说着,就拉着杨紫杉往外走。

    杨紫杉眨眨眼,说实在的,被他这么一说,她还真的有些动心了,可是……

    她连忙抓住他的手,身子往后欠了欠,防备的觑着他,“云墨,我不去,我不去!我妈说了,大晚上的不能随便去别的男人家。”

    她还当真有些急了。

    云墨回头,拧着眉,有些懊恼的冲她低吼道,“我是别的男人吗?去我家能算随便?”

    杨紫杉一向就是乖乖孩子,她见云墨发火了,就小心翼翼的嘀咕一声,“如果是别人我还真不怕,是你……”

    云墨被这话气得吹胡子瞪眼了,“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识好歹的女人!!”

    他用指腹直戳杨紫杉的脑门,戳得她一颗脑袋不停地往后仰,往后仰……

    “今儿你不去也得去!我必须得在你面前证明本少爷的清白!!像你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本少爷根本还瞧不上!!再说了,下面还淌着血呢,谁有性趣对你做那种事?啊?”

    杨紫杉一张脸涨得通红,她气急败坏的锤他,“你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啊,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果然,周遭无数双好奇的眼睛正往他们这头瞅了过来。

    杨紫杉恨不能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一颗小脑袋急忙缩进云墨的风衣里头去,嘴里默默地念着咒语,“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云墨被她这副可爱的白痴模样直接给逗笑了。

    杨紫杉发现,一路从电影院出来,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她那个自制的热水袋上,每一个人看着她手里的热水袋都是表情各异,但绝大多数都是用一种好笑的目光看着他们。

    杨紫杉实在不解了。

    她仰头狐疑的眨眨眼,一脸单纯的问云墨,“为什么大家都盯着我手里的热水袋瞧?”

    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云墨勾起嘴角,邪肆一笑。

    他发现,有时候跟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说话,还是挺好玩的。

    他揽了揽她的小肩膀,脸不红心不跳的回她道,“人家都没见过这么高级的热水袋,看看也正常,新奇呗!”

    “是这样吗?”

    杨紫杉怀疑的觑着他,又转而细致的打量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热水袋。

    材质是透明的,偏黄的色泽,顶上还有一个微微突出来的水槽,尾部是用橡皮箍缠好的。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啊?气球吗?”

    她实在搞不懂了,这东西她真的没见过,“为什么要用塑料袋装着啊?”

    她像好奇宝宝一般,把‘热水袋’搁眼前瞧了又瞧,周边有人实在忍不住都笑出声来了。

    云墨干咳一声,面露尴尬之色,忙将那自制暖水袋从她眼前压下来,“行了,别瞧了!搁衣服里去。”

    生怕别人瞧不出这什么东西做的呀!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得用塑料袋装着呢!”杨紫杉坚持。

    “里面黏呼呼的,不用塑料袋装着,岂不得弄你手上!”他急忙同她解释,把热水袋藏进她的衣服里。

    “这样啊。”杨紫杉蹙紧了眉头。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她还当真没见过呢!

    她才又想发问,一抬头就见到了云墨那张略显尴尬的面庞,难得的,他的脸颊上竟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绯色,这让杨紫杉觉得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对手里的东西更加好奇起来。

    “云墨,你脸都红了!为什么呀?我手里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呀?!”

    杨紫杉蹙紧了眉头。

    声音太大,惹得周边所有的人再次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云墨连他们之间的约定也顾不上了,拉着她的手就疾步往停车场走去,“这玩意儿是避/孕套,你再大声点,脸都要被你丢光了!”

    “什么?”

    杨紫杉闻言色变,手里的‘热水袋’仿佛成了个炸弹一般,她吓得往云墨怀里一扔,一张稚气的小脸蛋羞得通红,“云墨,你这个死bt!!”

    天啊!!!

    她刚刚居然抱着一个灌满着水的避/孕套在街上大剌剌的走着?还惹得行人不停地围观?而她居然还像个白痴一般的,不停地研究来研究去!!

    妈呀!!让她死了算了!

    根本就是丢死人了!!

    单纯的杨紫杉一想到刚刚自己手里抱着的是避/孕套,她就觉自己的节操掉了一地,而显然,这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她怒瞪着对面的云墨,眼眶发红,“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啊!!”

    是的!不经人事的小女孩,面对这种太过色/情的事情,总容易觉得委屈,一委屈了就总容易酸了鼻头,红了眼眶。

    而云墨也显然被杨紫杉这反应给吓懵了。

    他猜到她会反应过激,可真没想到她居然会哭鼻子,这种反应绝对的超乎他一个二十五岁男人的想象力!

    在他看来,这不过只是一件太过寻常的事儿了,成年人都无所谓的事情,可是……

    天知道,站在他对面的小妞儿还只是个孩子!刚成年不久的,连手都没认真跟男人拉过,更别说亲嘴,或者那什么什么了,平日里顶多见过避/孕套的外包装,见着时还脸颊通红的要别开眼去,避/孕套的真身到底什么样,她还真没瞧过,她能不激动吗?

    云墨看着杨紫杉这副模样,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他不是没把女孩子弄哭过,可是,因为这种事情哭鼻子的,他当真还是第一次。

    但好在杨紫杉不是那种特别矫情柔弱的女孩,她掉了两滴眼泪之后就没哭了,只撅着嘴,怨念的瞪一眼云墨,打开车门一屁股就坐上了他的车里去。

    云墨悬着心,这才稍稍放松了些。

    他忙坐进了驾驶座里去,就听得杨紫杉骂道,“你们男人都是流氓!!”

    云墨委屈了,没急着开车,微微偏了偏身子,手搁在方向盘上,一副准备同杨紫杉讲道理的架势,“喂!丫头,说话得凭良心啊?我怎么流氓你了?”

    “你……你把避/孕套给人家拿手上,你说你是不是bt!!这还不叫耍流氓啊?”

    杨紫杉一双漂亮的樱唇撅得更高了。

    云墨单单只是看着,一颗心居然就跟着‘砰砰砰’的跳个不停,他还真恨不得一俯身就把她的嘴巴给咬住。

    云墨扶额,揉了揉眉心骨,“你别把嘴巴翘这么高,难看!”

    “……”

    杨紫杉一双眼眶红得更厉害了,“你别转移话题!”

    “我不转移话题。”

    云墨强迫着自己把视线从她的小嘴上挪开来,对上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

    要命!

    他不是一向讨厌能哭的女孩子吗?这会怎的看着她一副泪眼汪汪的模样,竟然还会觉得特别美,特别惹人怜惜呢?

    云墨喘了口气,微微调整了一下这中了邪的心态,这才认真的同她道,“我要不看你肚子疼,我能给你想个这么bt的法子?”

    “看吧!你自己都承认bt了!”杨紫杉摊摊手。

    “我这是顺着你的话来说!”云墨瞪了她一眼,“我觉得我这想法特别有建设意义!我去超市给你买暖水袋,谁知道运气这么背,暖水袋断货了,这不恰好看见旁边摆着避/孕套,不就顺手给你拿了一盒。”

    他说着,懊恼的把兜里的那盒剩下的避/孕套掏出来,烦躁的扔车里,“早知道你这么不识好歹,就该让你疼死!免了我费这么多心!”【争取晚上凌晨再更一章】

    【镜子的新浪微博开通了,名字:邻小镜,有博的可以关注下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