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15)——爱情的滋味,很幸福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夜,两人同枕而眠。

    同床,不同被。

    向南睡到一半的时候,忽而就从梦里惊醒了过来。

    全身冷汗涔涔,身体吓得瑟瑟发抖。

    景孟弦一睁眼,就见向南坐在床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怎么了?”

    他忙坐起身来。

    下意识的随手拉开灯,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电了。

    就见向南坐在那里,小手紧揪着衣服领口,惨白着一张脸,一次又一次不停地做着深呼吸。

    一双盈水的眼眸里,还噙着薄薄的水雾,以及恐慌。

    “做恶梦了?”

    景孟弦敛眉,问她。

    “嗯。”

    向南点点头,大口的喘了喘气,“我又梦到若水了,我梦到她掐着我的脖子,求我把你还给她……她一直掐着我,向我讨她的命!我……我好害怕……她不停地让我把你还给她……呜呜呜……”

    向南用虎口捂住自己的脖子,一边哭着,一边喘着粗气,娇身因恐慌而不停地颤栗着。

    景孟弦伸手拉下向南的手,剑眉蹙得极深,“向南,你这只是梦魇而已!”

    向南无助的抬眼看向对面的景孟弦,紧张的握住他的手,“这是若水托梦给我吧!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她在天上什么都看得见……”

    “尹向南,这不是她托梦给你!听我说,这只是你自己内心的愧疚而已!是因为你自己放不下,所以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你的梦中,不是她不肯放过你,而是你自己不肯放过自己!!”

    景孟弦扣住向南的肩膀,正色的同她说着。

    向南一怔……

    “是我自己不肯放过自己吗?”

    她眨眨眼,泪水从眼帘中涌了出来,她无助的钻进了被子里去,只听得她一声感叹,“是啊,我怎么能不愧疚呢?是我的自私和盲目才把她给害死了,这种噩梦,恐怕要缠着我一辈子了!”

    向南躲在被子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景孟弦躺下,拉开向南的被子,让她的脸,面向自己。

    “尹向南,如果你的人生错过的我,你也会像现在这样,这么悔不当初吗?”

    景孟弦问得极为认真,那双望着向南的黑眸,深不见底,却专注得教人心动。

    向南没料到他会忽而问这个问题,心一颤,眼眸一眨,余泪从眼眶中漫了出来。

    错过了他……

    那会是个什么画面?

    向南真的不是没想过的。

    有时候总会想,如果他真的有了新女朋友了,怎么办?他们俩会不会特别恩爱?他会不会同那个女孩做着与自己同样做过的事情?他在睡觉的时候会不会也会把她搂入怀里紧紧地?会不会也会同她在床上做着那种亲密无间的事……

    向南有时候光想想,都会觉得心特别痛。

    景孟弦见她不答话,只是不停地掉眼泪,无奈的叹了口气,替她抹掉眼泪,“是因为我在你身边,所以你才觉得自己愧对若水,对吗?”

    他顿了顿,这才掀开被子,预备下床去,“我先回去吧!外头的雪,应该也连夜铲得差不多了。”

    他说着,走到窗边,掀起窗帘看了一眼外头的雪景。

    神色黯淡了些分。

    向南见他下了床,想也没想,就跟着掀了被子下了床去,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

    “我不是那意思。”

    向南有些急了,“这么大的雪,你怎么回去!铲雪的也没那么高效率,再说,你的车还在那么远的地方停着呢!明天早上再走吧!”

    向南一连串挽留的话,倒让景孟弦有些意外。

    他回过头来,眸光盯紧向南那张有些焦急的面庞,视线变得越渐灼热了些分。

    向南被他盯着,只略微垂下了头去,贝齿重重的咬了咬下唇,却被景孟弦一手霸道的挑开。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让你别咬着唇瓣!”

    他沉哑的声音里,透着宠溺的威严。

    向南心微微一动,眼眶不由有些湿润。

    说实在的,她喜欢他这分霸道,凶悍里却透着对她太过明显的宠爱!

    向南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有些撒娇的味道,“你明天早上再走吧。”

    景孟弦凝着向南的视线越发的灼热,心也跟着砰砰跳起来,就听得向南继续说,“对不起,我……我其实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你知道,若水……若水到底是我亲妹妹,事情突然变成这样,我……我真的……有些措手不及!我本身就是个特别纠结的人,一旦钻了牛角尖就很难走出来。”

    向南抓着景孟弦胳膊的手,稍稍紧了紧,那感觉仿佛是唯恐他会突然离开一般。

    她抿了抿唇,又抿了抿唇,犹豫了好久,却终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景孟弦倒也不急,就任由着向南抓着自己,自顾自的纠结。

    有些魔障,真的只有靠自己才能走出来!

    “你不要走,好不好?”

    向南几乎是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一般。

    刚刚,她在一直一直同自己内心的愧疚做斗争。

    但最终……

    她拗不过自己的内心!

    她想,一个人,忠于自己的内心,才会活的真正的快乐和自由吧?

    她抿了抿唇,垂着眼帘,继续说,“其实你不在我身边躺着的时候,我也会经常做这样的梦魇!就像你说的,这其实是我自己内心的愧疚在作祟。每当从噩梦中惊醒之后,我就会怕一整晚,哭一整晚。这是第一次……从梦里醒来,有人陪在自己身边,也是第一次,不那么害怕……”

    向南脚下的步子忍不住往他靠近几分,仿佛是依恋着他身上的味道一般,“其实我做梦,真的……跟你是不是睡在我身边,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

    向南终于抬起了头来,“你明天再走吧!”

    水眸对上景孟弦那双含笑的黑眸。

    他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深深的凝视着她眼底的那抹动情……

    嘴角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下一瞬,一低头,薄唇便紧紧地含住了向南那双微张的红唇。

    那一刻……

    清晰的听到两颗心脏,急速跳动的声音,那样强而有力。

    激烈的喘息声,也在这样静谧的夜晚,变得越渐清晰,而滚烫……

    他的吻,烧在向南的唇瓣上,却仿佛是吻到了她的心尖上一般,让她娇身颤栗不止。

    这夜……

    注定旖旎。

    却是向南从妹妹离开之后,睡得最踏实,最安心的一夜……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景孟弦推门走进办公室。

    “各位,早!”

    他笑着,主动同每一个同事打招呼。

    “哟!老二,惷光满面的模样,干嘛,昨儿歼/人辱/妻了?”

    蔡凛一步迎了上来,取笑他。

    景孟弦沉思了一秒,还当真点了点头,勾唇一笑,“可以这么说!”

    “哈哈哈……”

    蔡凛哈哈大笑。

    景孟弦将包扔到自己桌上,转身笑着就往更衣室里走去,云墨不知什么时候凑了上来,“老二,你脸上表情太yin荡了!人一看就知道你昨儿晚上干那活儿去了!”

    “……”

    景孟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正了正色问云墨,“真那么明显?”

    “真的!”云墨回答得也一本正经。

    景孟弦干咳一声,“行了,我会注意收敛一点的。”

    “……”

    云墨囧了。

    不就那啥了一个晚上吗?至于高兴成这样?

    还是说,他当真憋得太痛苦了,好不容易解放了一回……

    这么一想到也能理解了!

    看来老二和向南姐的春天又该来了!

    景孟弦换了白大褂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忽而就觉办公室的气压一瞬间低了许多。

    凝目一看,才发现办公室里,云墨的桌前,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名小护士来。

    小护士长得倒是挺水灵的,皮肤也不错,笑起来还挺媚惑的,不过较于杨紫杉就少了些许单纯的味道。

    景孟弦再看看另一头的杨紫杉。

    她就像个没事儿一般,埋着头正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书本呢!

    “云墨哥,中午一起吃个饭吧,就当是我酬谢你上次帮我妈动手术的事儿呗。”

    小护士说着蹭了蹭云墨的肩膀。

    云墨笑笑,“中午不行,晚上吧,晚上我请!”

    泡妞当然得吃晚饭!

    吃完晚饭,一条龙服务,每一条都到位,岂不是美哉!

    “那晚上顺便一起去看场电影吧!”

    小护士又提议。

    所有的人可都看出来了,这小护士对她的云墨哥有意思呢!

    杨紫杉翻了翻手里的书本,宛若不经意般的问了云墨一句,“云墨,你跟人家又是吃饭又是看电影的,不怕你那小女朋友知道,去闹事儿呢?”

    果然,那小护士一听,脸色微变,眨眨眼,有些受伤的看向云墨。

    云墨倒不在意,只是讪讪一笑,“别听那丫头瞎掰,什么小女朋友?我云墨是出了名的从来不啃嫩草的!”

    他说着,端起桌上的咖啡朝对面的杨紫杉走了过来,一屁股就在她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微微俯身,凑近她,笑道,“别说小女朋友了,就连你这个年纪的本少爷都瞧不上!知道为什么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像痞子一般,勾了勾嘴角。

    杨紫杉脸色有些难看,“为什么?”

    云墨凑近她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因为像你们这种年纪的小妞儿玩不开!玩大了还得要死要活的,啧啧……没意思……”

    云墨夸张的摇摇头,就起了身来,又回到了那个小护士的身边,冲她抛了个媚眼,笑道,“咱们俩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七点,地点你定,我听你的!不见不散。”

    小护士嘴角的笑意更开了,挑衅般的觑了一眼对面的杨紫杉,冲云墨摆摆手,“不见不散。”

    说完,扭着小蛮腰就出了办公室去。

    而后,办公室里传来一阵揶揄的口哨声。

    杨紫杉那张稚气的小脸蛋涨得通红,她一合身前的书本,气愤的站起身来,“云墨,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前两天我才见你跟你小女朋友在下面卿卿我我的,你现在又跟人家小护士暧昧不清,你……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不要验收一下?”

    云墨恬不知耻的扬眉问道。

    周边,所有的医生,抱过景孟弦在内,全部都像没事儿人一般,坐在自己办公桌前兀自忙开了。

    因为,这小俩口吵架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久而久之,所有的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诶,老三,走了,查房了!”

    景孟弦拉着蔡凛就往外走。

    “走了,走了,坐急诊了。”其他医生也连忙出了办公室去。

    一下子,整个办公室就只剩下剑拔弩张的两个人。

    “你无耻!!”

    杨紫杉涨红着脸骂云墨。

    她飞快的收拾着资料,夹在手臂间,转身就要出办公室去,却被云墨一手拉住。

    “你干嘛!!”

    杨紫杉愠怒的瞪他。

    云墨好笑的觑着她,“你在生气?你生什么气?”

    “是!我是在生气,怎么了?我就见不得你们这些玩女孩子感情的男人,还借口说我们年纪小玩不起,呵!我们不是玩不起,是不知道这个社会上的男人如此恶劣!你懂吗?”

    “那你现在知道吗?”云墨抓着她的手,将她摁在墙上,纨绔的问着她。

    “知道!见识了!还真的挺恶心人的。”

    杨紫杉说话分毫不给云墨留半分余地。

    “恶心人?”

    云墨眉眼一眯,冷冷一笑,“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不过只是在吃醋而已?杨紫杉,你老实承认,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你疯了吧!!”

    听得云墨如此一问,杨紫杉面色一红,一把将手里的资料砸在他的胸膛上,“见过脸皮厚的,还真没见过脸皮像你这么厚的!!”

    “不喜欢我?”

    云墨挑眉,讪笑的问她。

    “不喜欢!!而且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喜欢!!”

    杨紫杉肯定的冲他大喊。

    太气愤的她,以至于都忽略掉了云墨眼底那一抹浅浅的黯然。

    “一辈子也不喜欢?”云墨捉住杨紫杉的手,墨染的黑眸紧眯起来,另一手直接霸道的扣住她粉色的下巴,“你还真敢说!”

    杨紫杉高傲的仰高头,哼声道,“像你这种花花公子,我一辈子都瞧不上!”

    云墨一把将杨紫杉按倒在墙壁上,健硕的身形重重的抵着她娇软的小身子,眼眸紧凝着她那双执拗的小脸蛋。

    说实在的,在这之前他云墨还当真不打算玩她的!

    他承认,他偶尔还真的对这小妮子有点感觉,但一向油走在花丛中的他,确实从不对小朋友下手,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她们根本玩不起!

    可是,不得不承认,这小妮子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忍耐力和原则了!!

    或许,他可以为她而破个例。

    “丫头,要不咱俩打个赌。”

    云墨冷笑,攫住她的下巴,问她。

    “赌什么?”杨紫杉皱眉,不解的瞪着他。

    脸蛋偏了偏,试图想要挣开出他的禁锢。

    “这个赌约很简单!三个月,我们就假装恋爱三个月!这三个月里,谁要先爱上了谁,谁就输了!你不是口口声声扬言不会爱上我吗?那就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还真这么强硬!”

    杨紫杉怒极反笑,“幼稚!!谁要陪你玩这么幼稚而又搞笑的游戏!”

    “你是不敢!”

    云墨激她,“你根本就是已经爱上了本少爷!”

    “呸!!”

    杨紫杉唾弃他,“赌就赌!!如果是你先爱上我了呢?”

    “那恭喜你,你就赢了!往后你就再也见不到我油走于花丛中了!”

    “真的?”杨紫杉敛眉,一脸狐疑。

    云墨失笑,一个手指弹在她的脑门上,“你这女人真当自己是圣母?还有,这游戏,我不可能会输!!”

    她当什么圣母呢?其实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何每次见到他油走花丛的时候就那么不开心!

    “好!那咱们这个赌约就这么说定了!”

    杨紫杉忽而就斗志昂扬了起来,她抱胸,仰头觑着他,“虽然是赌局,但我也有条件。”

    云墨也学着她的模样,环胸,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你说。”

    “第一,跟我在一起的这三个月里,你不许跟其他任何女孩子暧昧不清!!如果有,就算你输了!输了的惩罚……”她皱皱眉,“输了你就得给我亲手做三个月的早餐!!”

    “ok!”

    “第二,跟我在一起的这三个月里,不许牵我的手,不许亲我,更加不能那个那个……”

    “停!!”

    云墨摆手,示意暂停。

    果然,瞧吧!跟小妞儿恋爱就是没什么意思。

    “你见过谈恋爱不拉手不接吻不上/床的吗?”

    “哦,那算了!那这游戏我不玩了。”杨紫杉撇撇嘴,一脸的无所谓。

    云墨咬了咬牙根,“ok!我只能跟你保证,在做这些之前,我会先经过你的同意,这样总行了吧?”

    经过她的同意?

    呵!她会同意那才见鬼了!

    “ok!!”

    杨紫杉自信的点点头。

    “好了,基本条件就这样了。”

    云墨看着她那张稚嫩的小脸蛋,蓦地就笑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笑什么,反正就是心情还不赖,所以就想笑。

    小女孩儿,还真的挺容易上当的。

    杨紫杉瞪了瞪他,“你笑什么?”

    “走了!”

    云墨正想伸手去拉杨紫杉的手,忽而才想起她刚刚的条例来,沉了沉脸道,“咱能把这牵手省了吗?平时也没少拉你的手啊!”

    “不行!”杨紫杉坚持。

    “行,算你狠!!”

    云墨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就往外走,“你可没说不能抱,呵!事后不能再加!走了……”

    “去哪呀?”

    杨紫杉被他带着,就进了电梯里去。

    结果,没料到,他居然把她带到了刚刚那小护士的面前。

    杨紫杉脸颊涨红,狠狠地别了他一眼,“你干嘛呢!”

    云墨站在她身后,恶劣的揉着她的小脑袋,将她的发丝揉得凌乱不堪了,坏坏一笑,这才冲对面的小护士道,“小林,不好意思,今晚的约会我去不了了。”

    “为什么呀?”

    那叫小林的小护士受伤的蹙蹙眉头,又不悦的瞪一眼跟前的杨紫杉,看着他们那亲昵的小动作,她咬了咬唇,很是不快。

    “没办法,女朋友管得紧。”

    云墨恬不知耻说着。

    杨紫杉脸颊燥红。

    “女朋友?”

    小护士眉头蹙得更深,“你不是说你还没女朋友吗?”

    “是啊!约你的时候真没有,约完你就有了!对吧,女朋友?”

    云墨揽了揽杨紫杉的肩头。

    登时,杨紫杉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她心里开始愧疚,开始不安,她觉得自己同他打了一个非常愚蠢的赌,而且也因为这个赌约,她好像深深的伤害到了自己的同事。

    “那个……”

    杨紫杉舔了舔唇,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苍天啊!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走了,女朋友!!”

    云墨居然还一副完全无愧于心的模样,拉着紫杉就走。

    嘿!果然,常油走于花丛里,对于这种受伤的表情大概早已司空见惯了吧!能有什么感觉呢?

    杨紫杉被云墨搂着又进了电梯里,他从身后揽着她的肩膀,手伸出来去按楼层键,“今晚的约会泡汤了,你得补给我。”

    杨紫杉朝天翻白眼,“你别搂着我。”

    “我搂我女朋友,怎么了?”

    他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架势。

    “咱们只是打赌而已,不是认真的!”

    杨紫杉提醒他,也提醒着自己。

    “那我不管,这三个月里,你反正就是我女朋友!”

    杨紫杉自是拗不过他,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忽而就有了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中午,食堂里——

    按照云墨的话来说,杨紫杉就是啃了些猫食就走了,留下云墨和景孟弦还在。

    看着杨紫杉离开的背影,景孟弦用竹筷敲了敲云墨的饭盒,“你们俩,怎么回事?吵一架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你不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吗?”

    “可本少爷不是兔子,她也不是草呀!”

    云墨说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景孟弦失笑,“认真了?”

    “认真?”云墨挑挑眉,“我每次恋爱都特别认真!”

    景孟弦敲了敲他的脑袋,“你可别吊儿郎当的!紫杉是个好女孩,再说了,人家真还小,刚满十八,要被你糟蹋了,你良心过得去吗?”

    云墨放了筷子,“老二,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就觉得负担好重。”

    “负担重就好好对人家!”

    “我一直对她就挺不赖。”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种好!”

    “老二,感情这东西不能强求,而且人跟人之间区别也特别大,我就觉得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像你一样,对一个女人这么死心塌地!其实杨紫杉吧,我承认我对她确实有点兴趣,但我没打算对她下手的,她在我眼里就是一小女孩,就像你说的那样,人家太嫩,糟蹋了会良心不安,可她偏偏不放过我!今儿这事不怪我,只能怪她自己撞上来了,想想既然有兴趣,那也就别钉着了,有感觉的时候在一起乐一乐,没感觉就散了!这也是谈恋爱的必经过程是不是?再说了,这丫头对我压根不来电,就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一气之下跟她下了这么个赌约。”

    景孟弦好笑的觑着他,“她对你不来电?”

    “可不是!”

    云墨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那丫头要对我有点感觉,我早把她给拿下了!还不是看她不来电,不太想坑她。”

    景孟弦抿了抿唇,环胸,一本正经的看着云墨,“你这二十多年,当真有爱过一个女人吗?”

    “当然!”

    云墨答得极为肯定,而后痞痞一笑,“在床上的时候,每个女人我都爱!”

    “……”

    没救了!!

    景孟弦忽而觉得自己该为自己的徒弟默哀了。

    这游戏,她要玩得过这个情场老手那就见鬼了!

    “云墨,爱情的滋味,与上/床其实就那么一丁点的关系!她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你的心情会莫名其妙的就变得特别好,她不在的时候,你就会特别想念……”

    他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就像我,现在我满脑子都会想,她尹向南此时此刻在做什么,有没有像我想她一样也在想着我,待会会不会主动给我打个电/话……”

    景孟弦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始终都噙着一抹淡淡的,却格外浓情的笑。

    云墨看着这样子的景孟弦,倒有些挫败,“你说的这感觉,我还没有过。”

    景孟弦将身子往后靠了靠,“那你就慢慢找吧!”

    他说着,将俊颜偏向落地窗前,任由着金色的阳光洒下来,筛落在他的容颜之上,他微微闭了闭眼,享受着这暖暖的午后阳光的照射……

    再睁开眼时,浓密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就见一抹熟悉的娇影,正站在窗前,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她沐浴在阳光里,嘴角还漾着浅浅的笑……

    有那么一刻的,景孟弦几乎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他连忙起了身来,疾步往外走,却还是顿了顿,往前欠了欠身,偏头看向云墨,“老四,我这样才称得上爱情!你的那些,充其量都不过只是些炮友罢了!”

    “……”

    云墨特想闪他一个滚字!

    但景孟弦根本不等他赶人,便早已出了食堂,直往他爱情的方向奔走而去。

    阳光下,景孟弦双手兜在白色大褂的口袋里,嘴角噙着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一步一步朝向南走了过去。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站定在她的对面,忍住心里的欢喜,问她。

    向南抿了抿唇,脸颊微红,亦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午后的太阳给晒的,“那个……今儿上午不是没什么工作吗,我中午做饭的时候就顺便多做了点,然后下午刚好要见一个客户,就在这附近,就想着给你带点过来,你昨儿晚上不是一直吵着要吃我做的饭吗?”

    向南说着,张头又往食堂里看了看,“你吃完啦?”

    “嗯。”

    景孟弦点头承认,嘴角的笑意更深。

    目光落在向南那张清秀明亮的脸蛋上,瞬也不瞬。

    提着保温瓶的向南显得有些尴尬,“吃过了就算了,我拿回去吧!”

    景孟弦却只是笑着,不予理会她的话,伸手兀自接过她手中的保温瓶,这才道,“吃是虽然吃过了,不过吃得不怎么样!没饱。”

    向南嘴角的笑意漾开,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手就被景孟弦牵着往公园里走去。

    “真的没吃饱啊?”

    向南仰头看他,“你别吃饱了还死撑,待会坏了肚子。”

    “我是医生。”

    景孟弦微笑。

    “医生也不能暴饮暴食。”

    向南回的一本正经。

    景孟弦蓦地就笑了,“放心,撑不坏。”

    两个人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景孟弦双臂撑开搭在椅背上,笑而不语的凝望着身边的向南。

    那眸光完全是一副人生足以的神态。

    “我刚刚在食堂里,一睁眼见到你的那一刹那,几乎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景孟弦毫不保留的说着自己内心的感受。

    向南旋着保温瓶的小手儿微微一怔,心里掠过一抹暖暖的悸动。

    她偏头,看着他那张迷人的笑脸,眨眨眼,问他,“为什么?我出现在你眼前很奇怪吗?”

    景孟弦嘴角的笑容更开,“因为前一秒我还在教云墨什么是爱情,我说,爱一个人的时候,心里就会无时无刻的端着她,也会想被自己爱着的那个人会不会也跟自己一样,魂不守舍,思念成疾,然后我一睁开眼来,就见到了那个……挠我心窝的女人!那一刻,我就越发的确定,我心里端着的这个女人,她的心里也恰好念着我!”

    向南听得一颗心脏‘砰砰砰’的跳,脸颊滚烫着,心下一片动容。

    景孟弦低低笑出声来,从她的手里接过保温瓶,就畅快的吃了起来。

    在公共场所吃饭的行为,怎么想都不太雅观吧,却偏偏,这个男人怎能吃出一副优雅贵气的姿态来。

    所以,向南总结了一条,有气质的人,做什么都有气质!哪怕让他站着撒泡尿,他也能撒出风度翩翩的姿态来!!

    老天,从来就是这么不公平的!!

    “想什么呢?”

    景孟弦拍了拍她的脑袋瓜子。

    “想你撒尿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

    向南想也没想,一股脑儿就把自己脑子里的话给说了出来。

    “噗——”

    景孟弦一口饭都从嘴里喷了出来,而且是,非常精准的就喷在向南的脸蛋上。

    向南的脸蛋是红一阵白一阵。

    红是因为自己白目,连这种心里藏着的话都给说了出来,真是蠢得像头猪!

    白是因为……自己这满脸的饭!!

    “喂!原来你口味这么重,连这种事儿你都……”

    景孟弦笑得花自乱颤。

    向南拂袖就把脸上的米饭给拂开,脸颊发烫,“你乱想什么呢!我才不是那意思。”

    景孟弦暧昧的撞了撞向南的肩膀,“行了,撒尿的画面你就别想了,咱也不好意思给你看!其实就跟高/潮喷牛奶时差不多……”

    “……”

    呕!!

    天啊!!什么叫恬不知耻,什么叫厚脸皮,向南这会算是彻底给见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