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14)——浴室里的暧昧,替她暖个床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暗里,她瞪着他那双闪闪发亮的眸子,见景孟弦一直不说话,她皱了皱眉,又问了一句,“干嘛呀?”

    景孟弦跨步走上她那台阶梯,“不干嘛,我让你等等我,跑那么快干嘛,赶着投胎去啊!”

    “乌鸦嘴!”

    向南嘟囔一句。

    景孟弦眯了眯眼,“你知道乌鸦嘴什么样子吗?你觉得我的嘴像乌鸦嘴?”

    “像!”

    向南没好气的推了推他的胸膛。

    景孟弦抓着她的手,就往自己的嘴上放,“摸摸,有乌鸦嘴那么硬吗?”

    “……”

    向南的手指,才一触上他柔软的唇瓣,整张脸顿时就红了。

    黑暗里,一颗心脏跳动的频率有些过快。

    “干……干嘛呢!我随口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

    向南说起话来都有些含糊不清了。

    幸好,这黑乌隆冬的暗光把她的羞涩和脸红全数掩盖了。

    热气,在两个人的鼻息间散开……

    有一种暧昧的因子在漆黑的楼道里跳跃着。

    却忽而,向南只觉唇间一软……

    ‘乌鸦嘴’竟然就那么啄住了她的红唇,而后,飞快的抽离。

    蜻蜓点水似的吻……

    不过一下下,就让向南顿时迷失了心神。

    卷翘的羽睫在黑暗里,眨了又眨,有那么几秒的,脑袋里竟是一片空白。

    “喂,发什么呆,走了!”

    景孟弦居然还像个没事人儿一般,拉了拉呆愣中的向南。

    向南猛然回神过来,“哦。”

    她木讷的举步,随着他,摸着黑上楼。

    一颗紧张的心还久久的平复不下来。

    向南旋开门锁,家里果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连蜡烛也没点一根。

    仿佛是听到外头有动静了,秦兰从房间里开了门出来,“南南,是你回来了吗?”

    “嗯!妈,是我!”

    向南说着,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

    秦兰一眼就见到了她身边的景孟弦。

    “秦姨……”

    景孟弦礼貌的同她打了声招呼。

    秦兰脸色微微变了变,视线落在向南的脸上,向南似还有半许的心虚,忙别开了眼去,根本不敢多看一眼自己的母亲。

    气氛一下子显得有些尴尬。

    景孟弦自是明白为什么,在秦兰的眼里,大概自己才是那个真正害死她女儿的罪魁祸首。

    “妈,我和他无意中碰到的,他送我回来而已……”

    向南还是解释了一句。

    “嗯,趁还有热水,你赶紧去冲个澡吧!”秦兰倒什么也没说,只叮嘱着向南。

    “好。”

    向南忙点头,这才想起没电不能吹头发,她忙冲景孟弦说道,“我先去拿条干毛巾给你。”

    “好,谢谢。”

    景孟弦点头道谢。

    “妈,阳阳呢?”

    向南一边往房间里走,一边问秦兰。

    “睡了,睡了,太冷了,我让他先爬床上去了。”

    “嗯,好的。”

    向南进了房间去,一时间厅里只剩下秦兰和景孟弦。

    “喝杯热茶吧!”

    秦兰说着,摸着黑去厨房倒茶。

    “秦姨,别麻烦了,都看不见呢!您小心别摔着!”

    景孟弦忙走过去扶着她。

    秦兰给景孟弦倒了杯热茶,“先喝着暖暖吧,这大冬天怪冷的。”

    “谢谢秦姨。”

    景孟弦心下有些感动,忙从秦兰手里把热茶捧了过来。

    秦兰叹了口气,“孟弦,说实在的,若水的离开,对我这个当妈的冲击特别大,有那么几天我真的特别憎恨你们俩,心想不是你们俩,我的若水又怎么会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呢!可后来看着向南每天浑浑噩噩的,也就想通了。知道再这么错下去,可能大女儿的幸福也要被我这个当妈的人给断送了。”

    她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叹了口气之后,这才又继续说,“向南被这份愧疚一直缠着,她觉得自己对不起若水,所以这才不敢跟你走太近,死者为大,让她再跨出去,怕是有点难。”

    景孟弦听了心里糟糟的,堵得慌。

    “慢慢来吧!”

    秦兰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完这些,似乎长松了口气,舒坦了不少。

    景孟弦微怔,“谢谢秦姨的成全。”

    这个结果,确实,让他好生意外。

    秦兰笑了笑,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问了他一句,“你爸呢?出来了吗?”

    提起父亲,景孟弦的神情凝重了些分,摇摇头,“暂时还没。”

    “我不相信他会贪污的。”秦兰坚信道。

    景孟弦盯了一眼黑暗中的秦兰,她那双沧桑的眼眸在暗光里极为明亮,“秦姨真的认识我父亲吧?”

    “都到这份上,再说不认识,你也不相信了吧?”

    秦兰笑了笑,眼底有些悲凉,感叹一声,“你跟你父亲年轻的时候真的特别像,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样了,好多好多年没见过了,老了吧……”

    秦兰说着,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染上了些许的水光。

    “秦姨……”

    见秦兰的情绪有些悲凉,景孟弦想要出声安抚她的,却一时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其实我跟你爸是青梅竹马来的,我们从小就是邻居,一起上了小学,初中,高中……高中那年我们开始相爱,直到后来又一起考了大学……”

    秦兰的目光逐渐深远,她的思绪在一点点的飘远,脸上洋溢着青春年少时的笑容,眼底却还挂着泪光,“那时候我们一直以为我们会在一起,会结婚,会生孩子,会手牵着手直到终老,只是后来……他遇到了你母亲,而我,也终是遇到了向南的爸爸,我们都分别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到最后,我们到底还是无缘走过一生……”

    秦兰说到最后,已然哽咽。

    向南拿着干毛巾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黑暗里,静静的凝听着母亲与他的父亲之间这段遗憾的情缘……

    “秦姨,我一直以为……你是在我爸妈结婚以后,才认识我父亲的……”

    这个结果,倒是让景孟弦有些意外。

    “算了,过去的事情就不多说了。”

    秦兰似乎不愿再说太多,她舒了口气,用下巴比了比景孟弦杯里的热茶,“赶紧趁热喝了,待会就该凉了。”

    秦兰说完,转身就要进卧室去,一回头就见女儿站在了厅里。

    “站在这也不吱声,要吓死你妈啊?”

    秦兰故作生气的瞪了她一眼。

    向南吐吐舌头,又叮嘱道,“妈,你赶紧去睡吧,别冻着了。”

    “嗯。你赶紧冲澡啊。”

    秦兰交代了一句,便进了卧室去。

    一时间,大厅里就只剩下了向南和景孟弦。

    向南将干毛巾递给他,“估计一时半刻的也不会来电了。”

    “嗯。”

    景孟弦将手里的热茶搁下,接过毛巾,给自己冻得都快结冰的短发擦了擦。

    说真的,还挺冷的!

    “你的裤子都湿了,要不……”向南想了想,咬了咬下唇,“要不,你穿我的吧!”

    “……”

    景孟弦无语了。

    擦着头发的手,顿住,看怪物一般的瞪着向南。

    渐渐习惯了暗光的他们,已经能从黑暗里隐隐看清楚对方的表情了。

    “喂,你那什么表情啊!”

    向南怨念的瞪了他一眼。

    “娘炮!”景孟弦甩了她两个字。

    “狗咬吕洞宾!”向南损他,又看一眼他浸湿的裤筒,“不行,你这样子真的非得感冒不可。”

    她说着转身就要进自己的卧室去,“你先去冲个热水澡吧,我给你拿衣服,穿运动服总可以吧?中性化的,没那么娘!”

    向南说着还当真就从自己的衣柜里翻出了一件最大号的运动衫来,其实这衣服是前两年她买来准备锻炼身体时穿穿的,但后来小阳阳检查出身体异样,她便也没多余的时间去锻炼身体了,而这套衣服也就这么给搁置了。

    向南拿出来递给他,“你先去洗澡。”

    景孟弦接过衣服,拧着眉,摸着黑将手里的衣服审视了一遍,这才看向向南,“这尺寸我能穿?”

    “将就点吧!总比穿着一身湿衣服强吧?”

    他能说他宁愿穿着这身湿衣服吗?

    “赶紧去洗澡。”

    向南催促他。

    “你先去。”

    “我湿衣服都换下来了,没什么关系,倒是你,你赶紧去啦!”

    向南推着他,就往浴室里走去。

    两个人在浴室里停了下来,向南拿着手电筒照了照洗漱台,“这里是沐浴露,这里是洗发水,毛巾的话你就用手里这条吧,待会我再给你找一条干毛巾。”

    向南说着,就出了浴室去,留下景孟弦一个人对着一片黑暗发愣。

    他也没多想,先赶紧把身上这冷得快要冻住的衣服从自己身上脱下来,才一打开水,就冷得在里面直哇哇叫。

    向南一听叫声,也顾不得太多,打着手电筒就从外面冲了进来,“怎么了?怎么了?”

    景孟弦急忙关了水龙头。

    就见一束光线从门口打了进来,照在他不掩一物的luo体之上……

    紧跟着印入眼底的就是向南那张微微有些看痴的面庞。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身材……

    真的完美到无懈可击,而且,教人看着,几乎就难以挪开眼去。

    胸膛口处,那性感的肌理线流泻而下,两块完美却不粗犷的胸肌,给优雅的他,增添了几许动人的魅惑之色,八块腹肌组成的健硕腹部,平坦得没有一分多余的赘肉,而下方……

    诱/人的黑色森林里藏着一个巨大的龙头,而下面那笔直的双腿更修长如擎天柱,小腿处有浅棕色的毛发卷曲着,不算太长,也不算太浓密,却如同上帝细致雕琢过一般,性/感得恰到好处,让人实在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景孟弦被向南打着灯就这么注视着,倒也不慌不忙。

    眼眸淡淡的睇了她一眼,双腿一步一步走近她,“看够了没?”

    他居高临下的问她,才发现……

    她手里的手电筒,还刚巧不巧,就照在他的黑色森林处。

    “……”

    景孟弦无语了。

    再恬不知耻的男人,在这一刻,也是会害羞的。

    脸颊染上一层淡淡的绯红,见她还没缓回神来,他只好伸手去抓过她手中的手电筒,照进她的双眼里,“尹向南,你再这么看,信不信我就把给你剥了!”

    向南猛然回神过来,脸颊一红,伸手去抢他手里的手电筒,怒视他,“你敢!”

    向南话音才一落,却不料,景孟弦一伸手就把她抱了个满怀,“别问我敢不敢,你知道男人最不喜欢听这种挑衅的话。”

    被他这么一调戏,向南绯红的脸颊红得更厉害了,小手去就拍他抱着自己的手臂,“你干什么呢!快放开我!”

    “有点冷,让我抱抱。”

    景孟弦当真说的是大实话。

    冷死了!

    想想,这零下几度的夜里,还把自己脱得个精光,能不冷吗?

    他抱着向南的动作,更紧了些分。

    “你松点,我都要被你抱得喘不过气了!!”

    向南抗议,去掰他的手臂,“你冷,你不会洗澡啊!把水打开就不冷了!”

    “见鬼!都是冰水,可没把我给冻死!尹向南,明天我要感冒了,跟你没玩!”

    至少得缠着她赔偿自己一个星期不可!

    “水是冷的?”

    向南错愕,“我看看。”

    她打着手电筒就往热水器走近,而后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你弄错啦!看见没,这边是绿色的,当然是冷水了!红色这边才是热水!你也未免太没常识了吧?”

    向南讥笑他。

    景孟弦整张俊脸都沉了下来,伸手报复式的捏了捏向南的耳朵,“你把手电筒都拿了,我上哪去看哪边是红的,哪边是绿的?”

    也是哦!

    向南呵呵一笑,自知理亏,把手里的手电筒递给他,“给。”

    景孟弦瞥了向南一眼,没接她手里的手电筒,“你总该不会以为我可以边打着手电筒边洗澡吧?你这手电筒防水的?”

    向南看怪物一般的瞪着景孟弦,“你总不会让我站在这替你打着手电筒看着你洗澡吧?”

    “……”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

    “想得倒挺美!!”

    景孟弦拍了拍向南的脑门,“还没看够呢!”

    向南别开眼去,脸颊滚烫,“谁看了,手电筒你到底要不要!”

    “要!去,站门外打着手电筒,往玻璃门里面打,我能看见!”

    靠!

    他还挑三拣四,要求挺多的!

    “不去!”

    向南嘴巴一撇,“要么自己拿着,要么我走人!”

    景孟弦懒得再理会她,把水龙头打到暖水那边,就开始若无其事的冲起淋浴来。

    向南瞠目结舌的瞪着他,“喂,你……”

    景孟弦是背对着她的。

    那麦粒色的臀部,不掩一物的彰显在她眼前,诱/人的沟壑,以及那完美的弧度让向南几乎挪不开眼去。

    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说实在的,这个男人的身体她不是没见过,可是,她还当真是第一次这么细致的,从上之下,从前到后的欣赏他。

    却不得不承认,真的……

    好美!!

    上帝真是不公平!!

    “还没看够?”

    忽而,前方传来景孟弦淡幽幽的询话声。

    他依旧背着她站在花洒下,若无其事的冲着澡。

    但对于身后那注射着他的热切眸光,即使他不去看,便已感觉得到!

    这女人打量他的视线,也未免太赤luo了吧!

    向南猛然回神过来,喉咙一紧,脸颊滚烫,疾步就往外走,一边走嘴里还在一边碎碎念念的叨叨着,“老天真是不公平……”

    花洒下,景孟弦忍不住掀唇笑了笑。

    这女人,有什么资格怨老天不公!

    老天都把这个完美的男人送到她嘴里来了,她不懂珍惜,还怨老天爷?!

    尹向南,你可当真是全世界最没心没肺的坏女人啊!!

    打着手电筒的向南还当真没走,就听着景孟弦的,守在外面替他打灯。

    景孟弦抹了些沐浴露在身上,“尹向南。”

    他喊她。

    “嗯?”

    “你这什么味道的沐浴露啊?”

    “干嘛?”

    向南没好气的问他。

    这家伙该不会又想损她了吧?

    “我以为这是你的味道,原来是这沐浴露!”

    景孟弦又痞痞的笑了笑,“尹向南,今晚我很有可能会做春/梦!”

    “……”

    向南无语。

    鄙视他!

    这家伙,还真是口无遮拦!

    做就做呗!关她什么事?还告诉她!

    “这身上全是你的味道,晚上睡着了,我会以为是你躺在了我的身下呢!”

    “……”

    瞧瞧这流氓!!

    这种话说出来还脸不红心不跳的。

    向南却早已乱了呼吸的节奏,“景孟弦,你就是个无耻的大流氓!”

    “是吗?”

    忽而,浴室门毫无预兆的被拉开来,景孟弦那张俊脸从门缝里露了出来,下一瞬,根本不待向南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拉着就往浴室里带了进去。

    “喂喂,你干什么?”

    向南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被景孟弦按在了冰冷的墙壁上,手电筒还在她的手心里亮着。

    浑身赤luo的景孟弦,双臂撑在墙壁上,将向南圈住,头低着,居高临下的觑着向南,如炬的目光落在她的脸蛋上,炙热得仿佛是要将向南焚烧掉。

    视线游过她的双眉,继而是眼帘,而后是清秀的鼻头,再到达……她因紧张而微微抖动的樱’唇。

    他轻笑出声来,哑声道,“你刚刚把我从头到脚,从前到后的看了好几遍,就不无耻,不流氓了?”

    向南紧张得连呼吸都有些带喘的,“那是你自己不要脸,脱光了让人看!”

    “哦,是吗?”

    景孟弦随意的答了一句,下一瞬,伸手就去扯向南身上刚换的睡袍。

    许是因为动作太熟练了,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向南扒了个精光。

    “你干什么!!干什么!!”

    向南亡命的挣扎,却偏偏,力道始终都拗不过身前的男人,到最后,被他扒了个精光后,整个人就被他带着,窜入了花洒下,浑身被暖暖的水流瞬间淌湿。

    向南又羞又气,双手紧握成拳砸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景孟弦,你还真是无耻到一定的境界了!!”

    “嗯!反正在你心里我已经要脸没脸了,现在连羞耻心都被你骂没了,所以我还不如干脆点?你觉得呢?”

    他抱着向南,恬不知耻的笑着,任由着她的粉拳落在自己结实的胸口上,而他不掩一物的身体,黏在向南软绵绵的娇身之上,不留分毫细缝。

    景孟弦的下身,几乎一瞬间就窜得如一座帐篷般大了!

    抵在向南的腰肢上,**的,让向南陡然刷红了脸。

    “感觉有一个世纪之长没抱过你了……”

    景孟弦抱着向南,舍不得松开手去。

    健硕的身子,贪婪的在她柔软的腰间磨蹭着,蹭得向南脸颊滚烫,身体发热。

    她的呼吸喘得极为厉害,“孟弦,你别闹了,我妈待会……”

    “秦姨睡了。”

    景孟弦捏了捏她的脸颊,哑声道,“你乖乖的,别乱动,我什么都不会做。”

    这还什么都不做?

    都已经做到这份上来了!!

    向南一听这话,还当真不敢乱动了,只任由着他抱着,也任由着花洒里的水漫下来,将他们俩的身体一一打湿。

    景孟弦的呼吸也有些喘意,他的手慢慢的游过向南光滑的背脊,轻抚着她那毫无一分赘肉的腰肢,惹得向南连连喘气,只觉有一股热流迅速的从身体内涌了出来,但好在热水飞快的漫过,将她流出来的热液飞快的冲刷掉,才不至于被景孟弦发现。

    “你……”

    向南紧张得抿了抿唇,才去掰开他的手,喘气道,“别闹了,先洗澡吧!再这么磨下去,你的车真的就要被堵在雪里了。”

    “嗯……”

    景孟弦沉吟了一声,头搁在向南的肩头上,就是不舍得放开她,“你帮我洗吧!”

    what??!

    向南只觉脑子里嗡嗡的响,她才想要出口拒绝的,却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被他抓着往他的性感的健躯之上摸了过去。

    手电筒早已不知什么熄灭了。

    事实证明,她的手电筒真的不防水的。

    暗光里,向南看不清他的脸,也看不见他的身体……

    只能,凭着手上的触觉,去感触他那完美无瑕的身材!

    健硕的胸肌,流畅的肌理线……

    渐渐的,是他完美的八块腹肌,**的,很结实,透着一股男性雄风的味道,特别man,以至于让向南狠狠地咽了口口水。

    再然后……

    向南只觉手心里一烫。

    不等她喘气,景孟弦那炙热的昂扬便已纳入她的小手中去。

    非常大,大到向南根本没办法用手圈住。

    向南吓了一跳,忙撒手就要逃,却被景孟弦握得死死地。

    “帮帮我!”

    他哑着声线,请求她。

    向南急得咽了咽口水,“我……”

    然而,却不等她说再多的话,景孟弦已然握住向南的手,在自己的昂扬之上,木讷的套/弄起来。

    她的身体流完产才一个月,景孟弦担心她身体不适,所以不敢对她造次,只能请求她帮他用手解决了。

    向南被他握着,喉咙发干,说不出一个字来,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只能任由着他握着自己的手,在他越渐滚烫而壮大的昂扬之上,尽情的套/弄着。

    很久……

    直到向南的手都已经发酸了,而他的喘息声也越发的凝重,忽而,他亢/奋的一声低吼,向南就觉手心里一热,湿湿黏黏的感觉,让她越发羞红了脸。

    他趴在向南的肩头上,喘着粗气,眼底那层**的因子,依旧没能全数褪去,嘴角挂着一抹邪恶的笑,“尹向南,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

    “……”

    这是赞美之词吗?

    向南一张脸羞得通红,那抹滚烫已经悄然往她的脖子蔓延而去,她伸手去趴在自己身上的景孟弦,“走开!”

    手心里还有属于他的那份湿粘,滚烫滚烫的,那种热度仿佛已经透过了她的手心,烫到了向南的心尖之上。

    她慌忙拿水冲干净。

    “我洗完了,先出去了。”

    向南说着就要走出花洒,却被景孟弦捞住,“你还没上沐浴露呢!”

    “……”

    这家伙管得还真宽!

    嘿!管得更宽的还有呢!

    景孟弦说着,还当真就挤了些沐浴露在手心里,开始毫不避讳的替她擦起身子来。

    他的大手,滑溜溜的抚过向南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连他手心里那种薄薄的茧子向南都能清楚的感触到,所到之处,无不掀起一阵酥麻,那感觉就像虫蚁啃咬着一般,痒痒的,麻麻的,惹得向南忍不住颤抖了几下,鼻息间抑制不住的发出几丝轻吟声来。

    景孟弦替向南擦沐浴露的大手,蓦地一顿,眼潭收缩了几圈,居高临下的觑着向南,“你也想要我?”

    他黑曜石般的眼睛,在暗光里发亮发烫。

    “胡说!!”

    向南矢口否认,抓开他的魔爪,气急败坏的给自己狡辩,“你别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你走开!!”

    她去推他。

    景孟弦也没使力,就任由着她推嚷了两下,身子随着她的力道往后欠了欠,嘴角却一直挂着邪肆的笑。

    他越是这样,向南就越生气。

    越是生气,脸蛋就更红。

    飞快的用水冲干净自己身上的泡泡,又扯了干毛巾,擦干身上的水渍,而后急切的在景孟弦的注视下迅速的穿上衣服。

    好在光还暗着,他看不太清楚,不然还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向南飞快的从浴室里出来,却不料,才一出来就撞见了母亲秦兰。

    向南登时就觉脸蛋发热,脑袋犯晕,羞得恨不能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妈,那个……他刚刚说不知道调温度,所以我……我就进去帮了他一下。”

    向南支支吾吾的解释着。

    秦兰只看了看她一眼,冲浴室门口喊道,“孟弦啊!”

    正美滋滋的在沐浴的景孟弦一听秦兰喊自己,连忙关了花洒,“秦姨,有事吗?”

    “外面这雪越下越大了,我琢磨着你的车出不去了,现在外头的路全封了,大家都在抢着扫雪撒盐呢!我看你还是在这睡一觉,明天再走吧!”

    向南心脏一跳。

    就听得浴室里传来景孟弦的应答声,“好呢!谢谢秦姨。”

    听他那语气,啧啧……求之不得也太明显了吧!

    向南心绪有些紊乱,母亲把景孟弦留下来还真的挺让她意外的。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母亲会对自己和他有成见,可如今看来,好像有成见的倒像自己一般。

    “南南,就让孟弦跟你住一间房吧!我跟阳阳睡了,空出来的房间……他也不好住……就这样了,你们自己安排一下。”

    “啊?哦哦……”

    向南懵懵然的点头。

    空出来的房间是若水的,自然是不能入住。

    提起若水,母亲的眼神微微暗淡了些分,“那我先睡了。”

    她说完,转身就进了屋里去。

    这会景孟弦已经洗完了,穿着向南给他准备的不那么娘泡的运动衫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啧啧……

    向南拿着手机的手电筒照他。

    就见他懒懒的撑着头倚在门框上,修长的健硕被向南娇小的运动衫包裹着,露出他的长腿长手。

    明明是那么的不和谐,却偏偏,穿在他身上怎的就能多出几分不平凡的帅气来呢?

    他单手插入手袋里,潇洒的迈着步子就往向南走了过来,开心的冲她吹了吹口哨,“今晚一起睡。”

    靠!!

    向南就说,按照他的个性,穿上这么不合身且略偏娘泡的衣服,出来了怎么都该损她一两句的吧?可他偏偏没有,不仅没有,而且还得意的吹着口哨,一副好心情的冲她走了过来。

    为什么?

    因为他能跟她一起睡!!

    “想什么呢!”

    景孟弦拍了拍向南的后脑勺,笑道,“走了,睡觉了!都困死了。”

    困个头,现在才九点多一点点!

    向南觉得这家伙有点小人得志的感觉。

    心里就琢磨着要挫挫他的锐气,“你睡客厅,我睡自己房间。”

    果然,景孟弦往前迈的脚步蓦地顿了下来,回头,狠狠地盯了向南一眼,半响,不满的捏了捏向南的鼻子,“尹向南,你对自己可真够狠的。”

    向南不快的抓下他的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家伙什么破逻辑。

    “怎么没关系?”景孟弦说着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就往厅里走,“这么大冷天的,连个暖气都没有,你也不怕躺床上把自己给冻死!知道秦姨留我下来干嘛吗?”

    “干嘛?”

    “替你暖床呗!”景孟弦答得那可谓理所当然,且还言之灼灼,“你可别浪费了秦姨一片好心。”

    向南满头黑线,“看来你也就这么点用处了。”

    “……”

    尹向南,你要再敢说这种话试试,今晚就把你给上了!!倒要让你见见本少爷的本事有多强大!!【白天还有一章一万字更新】

    【镜子的新浪微博开通了,名字:邻小镜,有博的可以关注下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