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13)——雪地里的拥抱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谢你。”

    他礼貌且略带生疏的同向南道谢。

    腰间一轻,向南心里微微落空。

    这感觉,有些奇怪。

    她笑了笑,“举手之劳而已。”

    景孟弦勾了勾嘴角,“我以为你会生气我的自作主张。”

    向南一甩长发,“你也知道你是自作主张啊?我还没同意,你就把我往火坑里推。”

    景孟弦嘴角的笑容更开了,“最近过得好吗?”

    向南笑笑,“还不错吧!”

    景孟弦挑挑眉,自嘲道,“看来放你走是明智的选择。”

    向南面露尴尬之色,“我不是那意思。”

    “行了,不管什么意思,你过得不错就好!走吧,我送你回家。”

    景孟弦碰了碰向南的肩膀。

    向南跟上他的脚步。

    “你呢?最近好吗?”向南还是忍不住问他。

    “你觉得呢?”

    景孟弦不答,却反问。

    双手兜在西服口袋里,兀自往前走。

    “应该还不错吧!呃……刚刚跟你相亲的那女孩,看上去挺面善的。”

    向南一大步又一小步跟在后面,蹦蹦跳跳着,状似不经意般的说着。

    景孟弦挑了挑眉,漆黑的深潭掠过一抹黯泽,转过身,抱胸觑着向南,“你也觉得她不错吗?”

    向南没料到他会突然转身停住,一颗脑袋直接撞在景孟弦的胸膛上,有点疼。

    她忙退开两步,眨眼看着他。

    ‘也’?

    “你也觉得她不错?”

    向南摸了摸被撞的额头,问他。

    景孟弦挑挑眉,“嗯,还行!”

    他转身,继续往前走。

    向南蹙了蹙眉,跟上他的步子,嘀咕道,“你都觉得还不错了,那干嘛让我假扮你的女朋友啊?”

    “先给她打个预防针,看看她的反应。”

    景孟弦说得极为认真,以至于向南也相信了,她眨眨眼,错愕的望着他,“什么预防针啊?”

    “你忘了我还有个儿子吗?”

    他偏头问向南,一本正经道,“你觉得女孩子相亲的时候,不会介意这个吗?”

    “……”

    这一问,向南当真还有些哑口无言了。

    这话,怎么听来都觉得他在怨责儿子托了他的后退呢?

    “照你这话来说,我岂不是一辈子嫁不出去?”

    向南有些怨念,嘟嘴瞪了他一眼。

    “你最近有去相亲吗?”

    景孟弦顺着杆子往下问。

    “没有。”向南如实交代,“我哪有那心情!”

    说着又瞥了一眼景孟弦,这才道,“婚姻大事我想等阳阳的病情好转以后再说。”

    提起阳阳,两个人都沉默了少许时间。

    前些日子,景孟弦带了阳阳去检查,医生说阳阳的生命已经只剩下最后半年时间,即使是现在赶忙怀孕也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现在向南还杵在流产休养期,根本没办法行/房。

    景孟弦偏头,深深的盯了向南一眼,却到底什么都没说,“走吧。”

    “嗯。”

    景孟弦开车送向南回家,只是一路上雪下得实在有点大,到最后眼见着车快开到了,却被雪堆拦住了去路。

    “走不了了。”景孟弦敛眉,查看一眼正前方,又看向向南,“前方电线杆被雪给压断,拦了路。”

    “是吗?”

    向南也探着脑袋去看,“这雪实在下得太大了点,待会你回去,开车一定小心点。”

    听得向南的叮嘱,景孟弦眼潭热了几许。

    “我就在这下吧。”

    向南说着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踩进厚厚的大雪里,向南冷得哆嗦了一下。

    这天还真有够冷的!

    她抬眼看了看天,雪花还在瑟瑟的飘着,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她有些急了,敲了敲车窗,正想同景孟弦交代两句,然而驾驶座上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干嘛?”

    景孟弦站在对面问向南。

    熄火,关了车灯,关上车门,而后,连车都锁上了。

    “你干嘛?”

    向南看着他,“你不会想走路送我回去吧?”

    景孟弦皱了皱眉,“这大晚上的,下这么大雪,我送你回去,很奇怪吗?”

    他说着就将手机上的手电筒打开,踩着深雪,去牵对面的向南,“这电线杆都被压断了,路灯也没开,估计你们家这会已经停电了。”

    他将向南的手,纳入手心里。

    向南五指微微一颤,连心弦也跟着抖了一下。

    心脏猛然漏跳了一拍,绯红染上脸颊,让她有些不自在,却更是依赖于这份温暖。

    “你把车停在这,待会雪下大了,可就真有可能走不了了。”

    向南指了指他的车,又看了看这大雪纷飞的天气,蹙眉有些担忧。

    “走吧!还怕我今晚回不去不成。”

    景孟弦拉着向南的手就往前走。

    雪积得实在有些深,向南才走两步,脚下的鞋子就已经全湿了,连裤筒都湿了半截。

    当然,景孟弦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皮鞋上沾着厚厚的雪,西服裤筒上也沾着雪花,却偏偏,这样的他,也分毫不显狼狈,那份绅士的气质,被他展现得恰到好处,“你跟着我后面走,踩着我的脚印。”

    这样就不至于把鞋子弄湿了。

    “哦,好……”

    向南被他牵着,亦步亦趋的随着他的脚步往前走。

    两个人的手心里,已经都是汗水,湿黏黏,有些滑,却谁也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啊——”

    忽而,向南一声尖叫,脚下一滑,身子失了重心,眼见着就要往地上跌去。

    “小心!”

    景孟弦急忙伸手抱住了她。

    然而,地上结冰严重,即使抱住了向南,但她双腿依旧打滑得厉害,还不待他反应过来,“砰——”的一声,两个人就那么狼狈的跌入了深雪中去。

    好在,景孟弦在下。

    向南摔在他的身上,一张脸磕在他的结实胸膛上,也疼得够呛,但好过磕在地上啊。

    向南连忙挣扎着要爬起来,“景孟弦,你没事吧?!”

    景孟弦的手一把扣住向南的腰肢,阻止着她要离开的动作,“别动。”

    向南心下一紧,听得他这么一说,完全就不敢动了,一双水眸紧张的盯着他看,“你没事吧?是不是伤着哪里了?不能起来了?要不要我打电/话叫120?”

    “……”

    太夸张了吧?

    他不过只是想……多抱抱她一会而已,真的就这么简单!

    “你先别动。”

    景孟弦的声音有些沉哑,“可能伤到了大腿,你一动,就疼得厉害,先让我缓缓。”

    “好,那我不动。”

    向南显然当真了,身子趴在他的健躯之上,完全一动不敢动。

    头被他的大手压着,贴在他结实的胸膛口上,能清楚的听到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咚咚咚’的敲击着她的耳膜,也仿佛正在擂鼓着她的心脏一般,让她莫名心跳加速,脸蛋泛红……

    向南不着痕迹的喘了口气,小心的问他,“我这样压着你,会不会弄疼你的腿。”

    “不会,你不动就好。”

    景孟弦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

    手摁住她的脑袋,让她更紧密的贴在自己的身上,贪婪的享受着怀里这份久违的柔情。

    她的身躯依旧那么娇软,还透着一股熟悉的柠檬沐浴乳的香味,淡淡的,却格外清新,融入他的鼻息里,竟让他的下方,不自觉的就撑起了一座小帐篷。

    向南被他这么亲密的抱着,只觉有一股热量从肌肤里漫出来,让她浑身开始发烫,连带着脸颊都烧得厉害,她喘了一口气,试探性的问他,“还没好吗?要实在不行,就去医院吧,我送你去。”

    “嗯哼……”

    景孟弦闭着眼,哼唧的回答了她一句,答案模棱两可的,也不知到底是好了还是没好,反正抱着向南的手是分毫也没松。

    见他不动,向南自然不敢随便动弹。

    “你这么睡雪地里,衣服都要湿了。”

    向南跟他说话。

    “湿了就湿了吧。”

    能抱着她,别说是要湿衣服了,哪怕让他脱衣服他也乐此不疲啊!

    正在这时,忽而一束手电筒的光朝他们照了过来,正好打在景孟弦的脸上,因为太刺眼的缘故,他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

    “干什么呢?这大雪天里的,要谈恋爱,也得回家再说吧?这路都被雪堵死了,再抱着睡下去,也不怕把人堆掉啊?”

    说话的是一位年纪四十有多的交警叔叔。

    这会因为大雪,正查路呢!

    向南脸上一红,“警察叔叔,能不能帮我一起扶他起来啊,他摔了一跤,可能把腿给摔了。”

    她说完,又看一眼身下脸色有些囧异的景孟弦,天真的问他,“我能起来了吗?”

    “能!”

    景孟弦非常肯定的点头。

    警察才想要去搀扶景孟弦的,却不料,他一把抱着向南就从地上站起了身来。

    “呵,这不利索着吗?姑娘你看你,被人占了便宜还在充当好人吧。”

    警察叔叔揶揄道。

    向南瞅一眼景孟弦,见他确实利索得很,却没多说什么,冲多管闲事的警察叔叔笑道,“叔叔,谢谢您了,咱们先走了。”

    景孟弦自然而然的挽过向南就往前走。

    向南挣开他,控诉道,“你骗我?”

    “骗你什么?”景孟弦眨眨眼,一脸无辜,“不相信我的腿受了伤啊?”

    向南一脸审视的盯着他看。

    “想让我撸裤腿给你看看?”

    景孟弦还真作势就要把裤腿撸起来。

    “唉,别了别了!”向南忙阻止他,“干什么呢!说说而已,还真当真了!”

    就算骗她的又怎么样了?她会生气?当然不会!

    被他那么抱着,说真的,其实……她真的……很喜欢!哪还有气能生啊?

    景孟弦勾着嘴角笑了笑。

    “没受伤是好事。”

    向南又道,“这都零下几度了,你怎么还只穿一条裤子呀?不穿秋裤,你不冷啊?”

    一不留神,就把那套好管闲事的唠叨功夫又展露了出来。

    “我现在单身,穿什么秋裤啊!”

    “单身就可以不穿秋裤?”

    向南狐疑的瞪他。

    这什么逻辑思维?谁告诉他的?

    景孟弦搭上向南的肩膀往前走,一边认真的同她讲解道,“单身男人要穿秋裤,还能追到女人吗?你想想,两个人情到浓时,把裤子一脱,结果里面还一条非常不性/感的秋裤……”他说着皱了皱眉,“多煞风景,是不是?影响性/欲!”

    靠!!

    向南冷冷的别了他一眼,“你现在走花心大萝卜的路线?”

    “算不上,但我得时刻为这种事情准备好,对不对?没听张老教授说吗?门槛都快要踏破了!就像今晚这饭局似地,如果我和人家孙女看对眼了呢?说不定下一秒我就带她回家了!我这叫未雨绸缪。喂,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小心摔倒啊!”

    向南脚下的步子,走得飞快,简直就像踏了两个风火轮在脚下一般。

    这才跟这个男人分开多久,居然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着跟女人上/床的那档子事儿了。

    男人果然都如此,来得快,去得也快!

    景孟弦疾步追上向南的步子,“喂!干什么呢,脸都拉下来了!”

    “啊?我有吗?”

    向南牵强的挤出一抹笑来,“我只是太冷了,想赶着回家而已!对了,景医生,你不是说你觉得人家张菁菁挺好的吗?干嘛又突然扯出我去冒充你的女友呢?其实你喜欢就大胆追嘛,什么试探不试探的,你直接告诉她你有个儿子,看她能不能接受岂不是更实诚?你现在把我一扯,问题更严重了,对不对?”

    这家伙,唬谁呢!说话颠三倒四的!

    “对了,你往后跟她约会,又觉人家看对眼了,再叫我去给你澄清咱俩的关系,那你就别想了!我是不可能再做这个好人的。”

    向南又忙不迭的补充了一句。

    她说了一堆话,景孟弦到最后却是一句话也没多讲,只是抱胸看着她,一直看着,嘴角还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向南没来由有些气愤。

    “你别送我了,再送你的车真的就走不了了!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没多远。”

    向南说完,转身就走。

    景孟弦追着她的步子,往前走着。

    大手一伸,就拉住了向南的小手。

    向南一愣,想要挣开他的手,却听得他道,“安分点,再摔倒我可真不管了!”

    向南撇撇嘴,“不管就不管!”

    嘴上虽是如此说着的,但到底还是没有挣开他的手去。

    两个人,就这么肩并肩的往前走。

    很久,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到底还是向南打破了沉静。

    她抿了抿唇,似乎在酝酿着情绪,隔半响,才道,“景孟弦,其实我是真希望你能幸福……”

    “哦。”

    景孟弦随口应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

    向南咬咬唇,“然后就是希望你别跟别人玩感情游戏!这不像你……”

    “嗯……”

    景孟弦淡幽幽的应了一句。

    末了,才道,“尹向南,你说你这女人,好管闲事的功力可还真一点不减当年。”

    确实!

    向南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好像总习惯了。”

    这之后,景孟弦真的就不说话了。

    向南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到了她家楼下时,两个人身上几乎已经全湿透了,连头发都被大雪落白了。

    景孟弦拍了拍向南的长发,替她抖去头上的雪片,“上去吧,赶紧洗个澡,要感冒了。”

    向南望着他呼出的白雾都有些发冷。

    他的头上更不比她好,同样一片斑白,更因为他是短碎发的缘故,那雪融化之后便直接透过他根根精神的发丝,融进了他的头皮里去。

    向南于心不忍,走上前去,踮起脚尖,替他拍去他头上的雪,“要不你先到我家里把头发吹干吧,看着你这样怪冷的,再走下去,我估计你头发要结冰了。”

    景孟弦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还真是,全湿了,甚至于夸张得已经开始凝冰了。

    “方便吗?”

    他问向南。

    “走吧,赶紧的,快冻死了。”

    向南说着,已经率先小跑着进了楼道去。

    外头冷得已经叫她受不住了。

    景孟弦哈了口气,也连忙奔进了楼道里。

    果然,正如他预料的那般,整小区都停电了。

    “天啊!停电了,也不知道我妈和阳阳睡了没。”

    向南蹬着脚步,摸着黑往楼上走。

    景孟弦其实想提醒向南来着,都停电了,他怎么吹头发啊?但他到底没说。

    楼道里黑压压的一片,就只听得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

    “喂!尹向南!”

    倏尔,景孟弦一伸手就扯住了前面的向南。

    “干嘛?”

    向南被他用力一扯,身子就往墙上靠了去。

    黑暗里,她瞪着他那双闪闪发亮的眸子,见景孟弦一直不说话,她皱了皱眉,又问了一句,“干嘛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