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12)——这是我女朋友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将视线小心翼翼的望向对面自己的母亲。

    不过三日不见,秦兰两鬓都已发白,整个人看上去比三日前老了数十岁一般。

    “去吧,把该说的说清楚。”

    秦兰的声音有些嘶哑。

    “谢谢秦姨。”景孟弦礼貌的道谢,顿了顿,才又补充一句,“我父亲情况还好,勿挂念。”

    秦兰一听这话,愣了愣,下一瞬,似又触到了她的某根敏感的神经,眼泪一下子又如雨一般涌了出来。

    景孟弦本想出言安慰几句的,却到底什么都没说。

    向南随着景孟弦出了奠堂来。

    单薄的白色丧服,裹着向南那瘦小的身子,她站在风口前,白衣随风飘扬,顺着风贴在她的娇身之上,将她衬得越发清瘦,宛若一阵风,就能将她卷走一般。

    景孟弦伸手拉了拉向南,不着痕迹的与向南转换了一下位置,替她将寒风挡去。

    向南的情绪一直很低,头垂着,抿着唇,不说话。

    见景孟弦也只是盯着她看,迟迟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她才耐不住了,问他,“你……要跟我谈什么?”

    “你没有什么话是想跟我说的吗?”

    景孟弦反问她,末了,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裹在向南的身上。

    向南忙拒绝,“我不冷,风大,你穿着吧。”

    “穿上。”

    景孟弦命令的口吻,不容置喙。

    “你就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衫了。”向南有些担忧。

    “我不冷。”景孟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晦暗的眸子里似染着凄凉的笑,“还能感觉到你对我的担心,这点冷,真的不算什么。”

    向南眸光微微闪烁,不敢再看他,垂了眼帘去,隔半响,才听得她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了一句,“对不起……”

    景孟弦眼潭剧缩了几圈,胸口顿时像被人用铁锤狠狠地砸了几下,闷闷的感觉,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你知道若水的死,对我和我妈,打击真的很大……”

    向南低头,兀自说着。

    羽睫垂下,有薄薄的雾气漫染着,“若水走了,可是……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就横亘了一个她……”

    她深吸了口气,泪眼涟涟,“怎么办?我忘不掉她走前的那一幕,忘不掉她用刀子割破自己手腕的那一幕……那一刀就是我给她的,是我给她的!!”

    向南终究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揪住景孟弦的领口,歇斯底里的痛哭出声来。

    景孟弦紧紧地拥着向南,她的话,就像一根根绵绵的细针,狠狠地,一口一口扎在他的心头上,“向南,别这样!别把不该属于你的罪行往自己身上揽!”

    他搂住她的后背,紧了又紧,“听话,这份罪,让我来承受就好!”

    向南的双臂,搂过他的腰肢。

    力道很紧,几乎是要将景孟弦嵌入自己的身体内一般。

    她就这么拥着他,很久很久……

    久到,几乎以为向南不会再说话了,却忽而听得她说,“孟弦,我们把步子……缓一缓吧……”

    她的声音,那么低,那么哑。

    景孟弦只穿着衬衫的身影,微微僵了一秒。

    寒风拂来,有些冷意。

    他抱着向南的手臂,又紧了些分,却听得他应了一句,“好……”

    他没有祈求,没有多言,只是一个字,好!

    他放她离开……

    给她时间,喘口气。

    因为,这时候还强留着让她同自己在一起,不过只是往她的伤口一次又一次的撒盐。

    那样,只会让她沉重的心,喘不过气来而已。

    景孟弦一个‘好’字,却让向南心弦一痛。

    她有百般万般的不舍,却在此刻,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脸埋进他的怀里,无声的呜咽起来,“我们都要好好的幸福。”

    向南不确定自己以后会不会还有幸福可言,可是,他一定有!!

    她说着,不着痕迹的从他怀里退开来。

    “好……”

    景孟弦的声音嘶哑得有些厉害,双臂缓缓地松开她的后背,手再次抚上她苍白的脸蛋,他笑了笑,眼潭里染着层层薄雾,手指捏了捏向南的颊腮,“走前能不能笑一个跟我看看?”

    听得他的话,向南不但没笑,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小手抓上他的大手,脸颊埋进他的手心里,早已泣不成声。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里,薄光微闪,“向南,你这样我怎么舍得……放你离开?”

    向南抽噎了一声,从他的大手里拾起脸来,牵强的扯出一抹微笑,“你别担心我。”

    景孟弦深深的凝望着她嘴角的笑容,明明有好多话想说,却到最后全数梗在喉咙里,什么也没说出来。

    最后,他只是伸手,揉了揉向南的长发。

    “我们这算和平分手吧?”

    他忽而问向南。

    嘴角噙着笑,眼底却是薄薄一层涩然。

    他知道,向南过不了这关的。

    那个死在他们眼前的,可是她的亲妹妹!

    听闻他的话,向南眸光一闪,水里的雾气更重,她到底只是抿着唇,什么也没多说。

    很久……

    “待会还有一台手术,我先走了,节哀。”

    景孟弦说完,转身,迈步离开。

    寒风里,他只着一件单薄的衬衫,风掠过他健硕的身形,却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孤漠。

    “孟弦,你的外套!”

    向南这才反应过来,喊了他一声。

    “不用了,你拿着吧。”

    景孟弦没有回头,只应了一句,迈步往停车场去了。

    他不是不想回头,而是怕一回头,便再也舍不得别开头了!

    尹向南,这次……是不是我真的就要彻底失去你了?

    直到景孟弦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向南依旧怔怔的站在原来,泪水已然爬满她的脸颊。

    若水,你用生命来阻碍我和他的爱情,真的值当吗?还是为了让我一辈子活在对你的愧疚中?这个惩罚,不管于我还是于你自己,真的都太过太过了!

    没有人知道,在血水一点点从尹若水的血管里涌出来的时候,她是否有过一分一秒的后悔……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从那之后,向南和景孟弦真的就算分手了。

    谁也不再纠缠谁,仿佛就那么顺其自然的回归了平静。

    而那个人,就像沉淀在心里最深的秘密一般,谁也不再轻易提起。

    而若水……

    活在每一位爱她的亲人心里。

    “向南!”

    总监拿着文件,朝向南的办公桌前走了过来,“新接的案子,看一下,下午六点约了客户吃饭,到时候你跟他好好谈谈细节问题。”

    “好的。”

    向南接过文件。

    “餐厅地址和客户名片都在文件夹里,记住,别迟到!”

    李总监再三叮嘱。

    “一定!”

    向南应允。

    总监离开,向南拿过文件,打开看一眼,里面夹着客户的名片,上面有名字以及联系方式。

    莫名的,向南忽而就想到了景孟弦……

    犹记得他们四年后单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样,他的名片夹在文件夹里,而她却冒冒失失的都没来得及去翻看一眼。

    从那之后,向南就养成了良好的习惯,拿到文件的第一次件事便是了解客户的资料。

    她阖上文件,抿了口杯中的热茶,缓了缓心神后,便再次专注的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去。

    下午,向南早早的便从公司走了出来,去赴客户之约。

    她到酒店餐厅的时候,才五点半,早到了半个小时。

    向南临窗而座,点了杯热饮,边喝边等。

    外窗,大雪纷飞,白色的雪花如棉絮一般飘落而下,染白了这个快餐式的繁华之都。

    许是雪太大的缘故,路边的行人,以及马路中央的车流仿佛都渐渐的放缓了脚步,向南低头看一眼手腕上的表,时钟指向六点,却依旧不见客户前来。

    她下意识的环顾一眼四周,下一瞬,在见到那张熟悉的俊颜时,鄂住。

    向南想,人生总是具有这么多戏剧性的巧合吧。

    对面不远的位置上,景孟弦坐在那里,正优雅的品着手里的咖啡。

    今日的他,一席浅灰色的西装,里面搭着一件白色款的简单衬衫,衬衫领口处系着一条深蓝色的领带,优雅尊贵的着装,将他与身俱来的那份贵气衬得越发绅士。

    他的身边,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的装扮也同样尊贵。

    而他们俩的对面,坐着一位女孩,女孩的旁边也同样是一名身着正装的老人。

    女孩的容貌,向南只看得见侧颜,但单单只是见到那美丽精致的侧颜,便足以猜测到她拥有着一张怎样漂亮的容颜了。

    女孩的视线一直落在景孟弦那张无懈可击的俊颜之上,羞赧的笑容挂在唇间,清纯靓丽,美得教人动心。

    两位老人似乎格外相谈甚欢,总会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向南看着景孟弦身边的老人,略有几分面熟的感觉,半响,微鄂,这才想起,原来是景孟弦的恩师林教授。

    向南几乎不用再去看,便知道这是个狗血的……相亲局。

    她才想要别开视线去,却不想,对面的景孟弦忽而拾起了眼来,视线好巧不巧,正对上向南那双打量着他们的水眸。

    然而,他那双沉静的黑眸中却似没有半分的涟漪,甚至是连一分错愕都没有,只朝向南象征似的微微一笑,便挪开了视线去,与对面的女孩开始畅聊起来。

    向南怔了半秒,飞快的抽回了视线,忽而就觉有些狼狈。

    心里更像是倒翻了五味瓶一般,百般不是滋味。

    她低头,猛喝了一口杯中的热饮,又看一眼手腕上的表,这都六点十分了,外头天已经全黑了,却依旧不见客户的身影。

    向南有些坐立不安了。

    旁边有个相谈甚欢的相亲局,这更是让向南如坐针毡。

    却在这时,忽而,向南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正是自己客户拨过来的电.话。

    向南赶忙接起,“您好。”

    “是尹小姐吧?实在不好意思,这外头下大雪呢,车被堵在环线口上,上不来了!说是积雪太厚,要不咱们改天等天气好一点再出来谈谈,网上聊也行!这大雪天的,让你久等可真不好意思,你也早点回去吧!待会雪太厚,可真不好走了!”

    客户在那头态度极为谦和,即使失约了,但向南心里头还是挺舒服的,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好的,那您开车小心。”

    两个人简短的寒暄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向南松了口气,才预备要走,却忽而,握在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次不是电/话,而是短信。

    向南意外,短信竟然是对面侧桌上景孟弦发来的。

    她还没去看短信内容,只是见到来信人名字就觉错愕不已,下意识的偏头看一眼侧桌上的景孟弦。

    而他,却仿佛没事人儿一般,依旧还在同对面的女孩有说有笑着。

    那一刻,向南几乎怀疑发短信的人并非他景孟弦。

    当向南点开短信内容的时候,就越发觉得是自己收错了短信,要么就是他发错了人!

    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有三个字,“sos”

    sos??

    紧急求救?!

    为什么?

    向南向他投去不解的目光。

    难道他因为相亲局,所以需要她紧急救援?可是,看他完全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向南就知道显然是自己会错了意。

    她站在那里,纠结的咬着唇,不知自己该不该当机立断的离开。

    忽而,就听得景孟弦喊她。

    “南南!这边……”

    向南一愣,猛地拾起头来,不解的看着他。

    就见景孟弦已站起了身来,大步流星的朝她走了过来。

    帅气的容颜之上,还挂着一抹深沉的笑,大手毫不避讳的直接扶住她的细腰,领着她就往他们那桌走去,“师父,张爷爷,实在不好意思,女朋友平时工作比较忙,所以来得有点晚。”

    他说得那般理所当然,满脸歉意的同自己的恩师和对面的老人道歉。

    那一刻,向南清楚的看见,张爷爷身边的漂亮女孩,闻言微微色变。

    向南只觉头皮一阵发麻。

    “南南,我恩师,怎么?不记得了?就是给我们牵红线的那位。”

    景孟弦笑得宠溺,同向南介绍着自己的恩师林教授。

    林教授一愣,望着对面有些熟悉的女孩。

    向南尴尬的笑了笑,恭敬地同景孟弦的恩师鞠躬,“林教授好!不知道您老人家还记不记得我?”

    “向南!哎呀,当然记得!!咱们小弦子的小女朋友嘛!来来来,赶紧坐!!”

    林老教授见到向南,倒是出奇的高兴。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耐心的同向南介绍着,“这位,张爷爷,我师父的好兄弟,也是权威教授来的。”

    向南忍着头皮上发麻的感觉,以最快的速度入戏,又恭敬地向张教授半鞠躬,“张爷爷好。”

    “这位,张爷爷的孙女,张菁菁。”

    “你好。”

    向南礼貌的同她打招呼。

    张菁菁倒也算识大体,连忙起身同向南握手。

    介绍完毕,景孟弦这才搂着向南坐下,又叫服务员给向南添了双碗筷。

    向南有种蹭饭的感觉,坐在桌上,很是难堪。

    “嗨!总听老林说他这关门弟子如何如何优秀,且还单身着,这不赶紧领了自家孙女来瞅瞅,却没想到,这原来早就心有所属!我就说嘛,这么优秀的男孩,怎么可能到如今还单着,要真单着,门槛岂不都要被女孩子们踏破了。”

    听着张爷爷的话,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手搭着向南的腰肢,轻轻捏了捏,似有意无意般的同向南说了一句,“听到了吗?门槛都要被踏破了。”

    “哈哈哈……”林教授畅快的大笑起来,指着景孟弦道,“你这小子,人家张爷爷随口夸你两句,你就当真了!自恋的程度可一点不减当年啊!”

    张老教授也跟着林教授笑了起来。

    向南冲景孟弦微微一笑,“听到了吗?林爷爷说你自恋呢!”

    这次,换来的是景孟弦爽朗的一声笑。

    一顿饭,吃得莫名其妙。

    当然,莫名其妙的是向南。

    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把他从相亲局上拯救了下来,也莫名其妙的假扮了一回他的女朋友。

    这感觉……有点奇怪!

    从酒店餐厅出来,景孟弦主动要求送恩师回家,却被他婉言谢绝,“司机已经在停车场里等着了,就不劳你送我了!改日带着向南到我家里来玩,让老婆子给你们做顿好吃的。”

    “好!一定!”

    景孟弦的手臂一直搭在向南的腰肢上,看着向南,笑着回答恩师的邀请。

    向南也笑着点头。

    而后,又同张教授以及她的孙女寒暄了一阵,这才作别。

    所有人一离开,景孟弦倒也不等向南说话,便自觉放开了他搭在向南腰肢上的手。

    “谢谢你。”

    他礼貌且略带生疏的同向南道谢。

    腰间一轻,向南心里微微落空。

    这感觉,有些奇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