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9)——随便找家酒店把我扔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里,向南是被肚子痛醒来的。

    “阳阳……”

    向南的额头上,不停地冒着细密的冷汗,“阳阳……”

    她细弱的声音,无助的在黑暗的夜里响着,手不停的推着身边熟睡的小家伙。

    “向南!”

    小阳阳转醒了过来,“向南,你怎么了?”

    阳阳连忙去拉床头的灯。

    灯亮起,印着向南那张苍白如纸的脸颊,小阳阳一下子吓哭了,“妈咪,你怎么了?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

    向南捂着肚子,艰难的喘着气,“宝贝,去叫姥姥,叫姥姥……”

    “好……”

    小家伙哭着掀开被子就往床下钻。

    然被子一掀开,就见床单上一滩鲜红的血。

    阳阳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血,第一次见着,他吓得小身子都抖给不停,哭着就直往房外奔,“姥姥,姥姥!!向南流血了,向南流了好多血!!呜呜呜……”

    正在睡梦中的秦兰一听到阳阳的喊声,瞬间就从梦里惊醒了过来。

    她连忙圾了拖鞋就跑了出来,“怎么回事?”

    阳阳一见秦兰,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他拉着秦兰的手就往向南的房间奔去,“姥姥,你快救救我妈咪!我不要她死啊!!快一点……”

    小家伙哭得一抽一抽,外面喧闹得很,想要不惊醒房间里的尹若水,那是不太可能的。

    但她也不过捻转了个身子,就再次倒头睡去了,宛若外头的一切,从来都与她无关一般。

    秦兰一见床上那一滩血,吓得有好几秒的手足无措。

    “怎么好端端的流了这么多血……”

    她活了大半辈子了,都没见过这种情况,“我去打120!!南南,你撑着啊!!”

    向南被送到了就近的医院,在急救车里她几次因痛而昏厥了过去。

    “孕妇大出血,得赶紧输血救治!”

    向南在抢救室里,一直抓着医生的手求他们,“救孩子!!一定要帮我把孩子保住!!”

    “小姐,你不要激动!请你保持最平常的心态,放轻松,放轻松……”

    医生不停地安抚着向南。

    急救室外,秦兰一直来来回回的在长廊上的走动着,小阳阳坐在休息椅上,闭着眼,双手握拳,搁在胸口,用稚气的声音,虔诚的替自己的母亲祷告着,“神啊,请您一定要保佑我的妈咪和小妹妹,平平安安……”

    尹若水意外的,竟然也跟着急救车来了。

    她面无表情的坐在轮椅上,双目望着窗外黑洞洞的夜景,失神发怔。

    一个小时后,向南被医生们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

    她因为打了麻药的缘故,已经彻底昏睡了过去。

    “向南!!”

    “妈咪——”

    一见向南出来,秦兰和阳阳急忙迎了过去。

    尹若水依旧没动。

    “医生,我女儿现在情况怎么样?”

    秦兰抓着医生,紧张的询问向南的身体状况。

    “大人保住了,孩子没了。”

    医院如实交代。

    许是因为这句话刺激到了向南的耳膜,迷迷糊糊的她,居然转醒了过来。

    她艰难的伸出手,去揪医生的白大褂,“我……我的孩子……”

    手指间,因为太过用力,而泛出骇人的惨白。

    “南南……”

    秦兰心疼这样的女儿。

    “为……为什么……”

    向南绝望的眼泪,不停地往外流,“他那么坚强,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她再也抑制不住的呜咽出声来,“我不该去淋雨的。是我……都是我把自己的孩子给害死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呜呜呜……”

    “小姐,你先别激动!这个孩子跟你淋雨不淋雨没多大的关系,我们这边显示流产结果,是你吃了滑胎的药物才导致孩子流产的!”

    “滑……滑胎药?”

    秦兰彻底怔住了。

    向南一惊,本就煞白的脸蛋瞬间土灰,痛心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你说我吃了滑胎药?怎……怎么可能!我今天除了吃饭,还喝了一碗鸡汤就再也没吃过别的东西了!不可能……”

    尹若水看着对面哭得梨花带雨的姐姐,她面无表情的脸蛋上终于有了些些的起伏。

    “有什么不可能的!那滑胎药就是我放的,鸡汤里!”

    尹若水淡淡幽幽的说着,目光看向震惊的尹向南,却分毫愧疚和自责都没有。

    秦兰一听若水这样说,身子踉跄了一下,差点昏死过去。

    “你……你说真的?”

    秦兰指着尹若水,质问她。

    “孩子不流产,难道留着?留着让她继续同景医生纠缠?”

    她冷笑。

    笑容里全是决绝。

    一旁的阳阳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小姨的话,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小姨是坏人!!坏人!!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啪——”

    一个巴掌,狠狠地落在了尹若水的脸上。

    甩这一巴掌的,不是别人,而是从床上起了身来的,尹向南!!

    她的手,僵在半空中,颤得厉害。

    通红的水眸,死死地盯着自己妹妹那张几近扭曲的面孔……

    眼底的泪水,越积越多,到最后,如同泄闸的洪水一般,疯狂的往外涌。

    “尹若水,你知不知道……你杀死的,不光只是我腹中的孩子——————”

    向南颤抖着声音,凄绝的冲她喊着,声音破碎在安静的走廊里,“你杀死的是我和阳阳所有的希望!!阳阳的命就承载在我腹中孩子的身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这么狠心——”

    向南真的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也不忍相信这个真相!!

    她急喘着气,豆大的眼泪扑簌扑簌的往外掉,“尹若水,这是两条鲜活的生命啊!!你怎么可以这样……”

    尹若水抬起眼,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你儿子的命是我给的!当初不是我救他,他早死了!”

    “啪——”

    又是一巴掌,扇在了尹若水那张冰冷的脸上。

    这次,打她的不是向南,而是秦兰。

    秦兰望着自己心性扭曲的小女儿,手停在空中颤抖得厉害,“尹若水,你蛇蝎心肠!!你这么做,你对得起你姐吗?”

    “她对得我吗?”尹若水朝秦兰大吼。

    “她怎么对不起你了?!!她背叛过你吗?那个男人也是她先认识的!!你凭什么怨她抢了你的男人啊!!你为了救他们,把自己的双腿弄没了,是不是你就觉得自己高尚了?是不是你就觉得他们亏欠了你一辈子啊?还是你觉得如果他们一早告诉你他们之间的关系,你就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地啊?尹若水,出车祸那个等着被你救命的人不是别人,是你姐!!就算要毁掉两条腿,你去救她也该义无反顾!!你现在凭什么在这里指责她,怨恨她,报复她!!你这个疯子!!尹若水,这么些日子,我当妈当得最不称职的,就是由着你胡来!!我不该那样的,不该的,不然也就不会造成现在这种悲剧下场……”

    秦兰追悔莫及。

    尹若水清冷无波的眼底,似有暗淡的幽光闪烁着。

    向南望着自己的妹妹,她不明白,曾几何时,她们那么友好,为何到了如今,却沦落到了这般地步。

    “你们一家人要吵等出了医院再吵行吗?这里是医院,请你们保持安静!”

    医生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才出声阻止。

    向南一夜没睡……

    天蒙蒙亮的时候,病床上已然没了她的身影。

    秦兰急坏了,出去找她也没见着,打电/话又一直关机。

    但让秦兰有一点放心的是,向南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的。

    一直以来,她都表现得比常人要坚强,即使会流眼泪,但是她也懂得抹干眼泪,继续坚强。

    而且,她还有阳阳支撑着,她不可能会去做傻事的。

    ………………………………

    深冬里,刚流过产,大出血过后的向南,竟然就这么呆呆的在冷得刺骨的海边,躺了一整天……

    直到深夜里,她还依旧一动不动的躺着,整天下来,什么也没吃,水早就将她的身体打了个透湿。

    可是,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饿,也感觉不到冷。

    她只是觉得,累……

    好累!!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活得这么辛苦!

    仿佛是,不管发生什么,所有的人都觉得她就是那个理应承受一切痛苦的人,大家都想当然的觉得她就是个超人,她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挺过去!!

    可是……

    这次她真的累了。

    向南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疲倦过。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一闭上眼,就再也醒不来了……

    可是,她闭上眼,却依旧能清楚的听到海风呼啸而过的声音,依旧能听到海水肆虐着樵石发出来如地狱般的鬼哭狼嚎声。

    向南艰难的撑开眸子,想要看一眼这漆黑的夜景,却不想……一睁开眼,竟然就见到了他。

    景孟弦!!

    他一席黑色的长风衣裹着他挺拔的身影,双手依旧习惯性的兜在风衣口袋里,头低着,短硬的发丝垂在额前,阴掩出一圈浅浅暗影。

    凌厉的五官,背着光影,越显深刻而冷峻。

    那双讳莫如深的黑眸,牢牢锁住她。

    有那么一秒,向南几乎以为自己是在梦里。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却发现,他还在,而且,还是那么深沉而又心疼的凝望着自己。

    他到底什么都没说,走至向南腰间,一屈身就将冰冷的她从海滩上抱了起来。

    迈步,往前走。

    每走一步,海滩上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继而飞快的被席卷而来的海水吞没掉。

    向南才一落进他的怀里,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温度,她这才打了个冷噤,仿佛这会才意识到刚刚海滩边的那份凉意一般。

    腰肢被他的大手紧圈着,有力而结实,莫名就教人一阵心安。

    向南强忍了这么久的眼泪,却在这一刻,彻底崩塌。

    双手揪住他的衬衫领口,脸埋进他温实的胸膛里,闻着他身上那淡淡的青草香味,向南把自己哭成了泪人儿。

    景孟弦抱着向南,将她安放在副驾驶座上。

    他要起身来,向南却怎么都不肯撒手,到最后他没了办法,只好抱着向南一起坐进了车里。

    向南的手紧紧地揪住他的衬衫领口,哽咽的同他絮絮叨叨着,“孩子……我们的孩子,没了。呜呜呜……”

    一听到孩子,向南又想到了阳阳,想到了若水,一时间窝在他的怀里,哭得更凶了。

    景孟弦扯纸巾的手,微僵了几秒。

    他伸手替她擦拭眼泪,“我知道了,我听秦姨说了。”

    他的声音,嘶哑得厉害,喉咙有种被划破的感觉。

    向南消失以后,秦兰就给景孟弦打了电/话,把昨儿晚上发生的一切全都告诉了他,当时他听到有了孩子,却又没了时,他是什么反应?他似乎在电/话里足足愣了三分钟之久,听得秦兰一直在电/话那头喊他,他却什么话都没说,径自将电/话切断了。

    再后来,他开始满城的找他孩子的妈妈,却到最后,竟在海水里找到了她。

    他简直不敢想象,他再晚来一步会如何,会不会从此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景孟弦光是想想,心底都没来由有些慌,圈着她腰肢的手臂更紧了些分。

    他伸手,急忙将车里的暖气开到最大,而后开始替她解身上的外套,而后是浸湿的毛衣,里衬……

    面对他的‘不老实’,向南完全就像个乖宝宝一般,任由着他给自己一件一件的脱着身上的衣衫。

    她却是一点都不反抗,纤瘦的身子冷得直哆嗦。

    “昨儿晚上,我……我还动手打了若水……”

    向南歪在他的怀里,继续哽咽的喃喃着,“我好气,我真的好生气!!我宁愿把我的双腿锯下来还给她,只求她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求她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向南的情绪又变得激动起来。

    “南南……”

    景孟弦哄着她,大手轻拍她的后背,“先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一下,好不好?”

    他转身,拿了毛毯过来,将脱光的向南紧紧地裹起来,那身湿衣服,顺手就丢到了车后座去。

    要说愤怒和生气,景孟弦一点也不比向南弱。

    但现在他要也跟着她一起生气的话,那不过只会让她更难过而已!

    他的手,捏紧她的脉搏,仔细的替向南探脉,而后又探了探她的额头,高烧得有些厉害。

    景孟弦将向南安顿在副驾驶座,上她躺下来,“向南,闭上眼,好好睡一觉。”

    “嗯……”

    向南多希望,一闭上眼,就什么都过了。

    可是……

    她才一闭上眼,却倏尔又睁开了眼来。

    泪眸一眨不眨的望着景孟弦那张担心自己的面孔,眼泪却又再一次的越积越多。

    却忽而,生气的别开了眼去,咬住自己的下唇,哭得更厉害了。

    景孟弦愣了愣神。

    下一瞬,低头凑近她,神色里染着些许的慌张,手指轻轻扣住她的下巴,让她面对着自己,“告诉我,为什么生我的气?因为我那天说的那句话?”

    一提起那句话,向南的眼泪一下子落得更急了。

    她咬着自己唇瓣的力道也更紧了紧。

    那句,‘我们分手吧!’简直就像一把尖刀,狠狠地就戳进了她的心脏里去,到现在,那里还泛着深深的痛意。

    “告诉我!”

    景孟弦又凑近了她几分。

    温热的气息,扑洒在向南的鼻息间,让伤心的她却依旧忍不住怦然心动。

    贝齿被景孟弦霸道的撬开,“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许咬自己的唇瓣!非得把嘴唇咬破了你才乐意……”

    “不要你管!!”

    向南赌气的去挥他的手,“我们不是分手了吗?我不要你管!”

    她喊了一句,就再次执拗的别开了脸去。

    景孟弦知道,向南这次真的生气了。

    眼潭紧缩了几圈,色泽也微微暗沉了下去,他不罢休的凑近向南的脸蛋,薄唇几乎都要贴上她的红唇去,“你明知道那天我说那些话,是怕为难了你!我知道你不想再像四年前那样伤我一回,我也知道你答应过我,要好好为我们努力一把,所以……那种情况下,我只能那么做,才让你不那么为难,可是,我并没有要放弃你的意思!其实那天……”

    景孟弦说着,摸了摸向南的脸蛋,嘴角一丝凄苦的笑,“其实那天,我特别害怕你会把那句话说出来!因为我知道,那话如果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可能……我跟你这辈子真的就再没机会了!想让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可能又得等四年,再四年……我不想等了!所以,只好抢在你前头把你的话堵了!”

    眼泪,再次爬满向南越渐红润的脸颊。

    听完这段话,她心里极受感动,但还是矫情的偏开了脸去,不与他答话。

    景孟弦愣愣的看着向南。

    “景孟弦,你根本就是根花心大萝卜!”

    向南似乎真是憋不住气了,又喃喃的骂了一句。

    眼眶一下子又湿了,她光溜溜的双腿烦躁的在空中踢了一下,“你回去的时候,顺路就把我随便扔在路边的哪家酒店就行了!”

    她不想回去,也不想跟他走。

    “不行!不能随便,找家便宜的就行,最便宜的。”

    向南又忙补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