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7)——她真的怀孕了!(1500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嗨,你们这是做什么呢!搞得这么热闹!”

    有病患一边吹着气球一边忍不住问小护士。

    “我们院里最帅的景医生要跟他女朋友求婚了呢!”

    小护士忙热心的回答着。

    其实,布置场地的主意,根本不是他景孟弦的意思。

    这么高调的作为,一向不是他景孟弦的风格,尤其是还在这当口上。

    这完全是杨紫杉那个热心肠的意思!

    “景医生?”

    尹若水皱眉,问那小护士,“哪个景医生?脑外科的景孟弦?”

    “对啊!”

    小护士点头,“看吧,我们景医生就是人气高,大家都认识。”

    尹若水推着轮椅,急切的转身,就往公园外走。

    里面那喜庆的场景,哪怕让她多看一眼,她都觉得刺骨的冰寒。

    仿佛间,有无数的手正狠决的往她的脸上抽着,每一只手都来自于她那亲生姐姐,每一只手都来至于她那深深爱慕的男人!!

    她的双腿,她的脸,都是为了那一对绝情的人才毁了的!可如今呢?他们是怎么对自己的?!!

    尹若水握着轮椅的手,很紧很紧,十指间甚至于泛出骇人的惨白。

    …………………………

    住院部的楼顶。

    尹若水不知什么时候从轮椅上下来了,她是靠着双手一路艰难的爬到围栏边上坐着的。

    每爬一步,她的心里就更恨一分。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又怎会沦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起初,她以为是自己先认识的景孟弦,但到最后却发现,原来他们之间早就共同孕育了一个儿子,看着他们满满的幸福,再看看自己这副残破的样子,她心里满满的都是不甘。

    她恨,如果尹向南早点告诉自己他们之间的关系,自己也不至于像白痴一般的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中,甚至于到最后落到这般田地!

    而如今,他们甚至于不顾她的感受,如此高调的在医院里求婚?!

    呵!在他们眼里,她尹若水是不是真的就那么不重要?

    她怎么甘心!!怎么甘心!!!

    尹若水握着栏杆的手,越篡越紧。

    双眸怔怔的望着遥远的一楼……

    此时此刻,就连一楼的车都变得如同蚂蚁一般大小,但尹若水就是看见了自己的姐姐尹向南。

    她的身边还站着景孟弦。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那么肯定下面那如同蚂蚁般大小的人儿,就是他们!

    “尹向南,今晚一起吃饭吧!我家。”

    景孟弦双手兜在白色大褂的口袋里,用命令的语气约会向南。

    向南歪着头,想了好一会,“我得认真考虑考虑。”

    景孟弦蹙紧了眉头,“为什么?”

    “吸取教训!”

    自从那次吃饭之后,向南就得多了一份心眼。

    谁知道这家伙是单纯的只吃饭,还是想做点别的?何况还是在他家。

    景孟弦笑而不语。

    这笑,让向南毛骨悚然,“喂!你笑什么笑,你笑的意思,就是你还真是有那意思咯?”

    “嗯。”

    他居然……毫不掩饰的,大剌剌的点头就承认了。

    无耻啊!!这男人还丝毫不觉得这想法有多可耻!!仿佛是在承认着一件多么光荣,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一般!!

    这家伙,什么时候脸皮竟然这么厚了。

    “先吃饭,再做你期盼的那件事!”

    他还以一副极为平静的语气,同向南汇报着晚饭流程。

    “……”

    向南脸颊燥红,损他,“谁期盼那种事情了?只有你这种流氓,才每天把这种事情钻在脑子里,你小心你精虫上脑啊你!”

    面对向南的数落,景孟弦依旧笑得牲畜无害,“晚上八点,我等你。”

    他说完,也不等向南作答,转身就走。

    向南还想说什么的,却倏尔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正是若水打来的。

    “若水,有什么事吗?姐马上就到病房了。”

    向南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快步往病房走去,追上了景孟弦的步子。

    景孟弦放缓脚步,跟着向南的节奏往前走。

    电/话那头回应向南的是阵阵寒风呼啸的声音,顺着她手机从那头传了过来,竟有种说不出的渗人感。

    忽而,就听得有人在喊,“楼顶有人跳楼了!!

    向南一惊,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僵硬。

    景孟弦脚下步子稍顿了一秒。

    “姐,抬头看看顶楼,这真的好高……”

    尹若水凄凉的声音,随着风声一同从电/话那头传入了向南耳底,她浑身打了个冷噤,下一瞬,冲着电/话里一声尖叫,“尹若水,你别胡来!!!你这个疯子————”

    她大叫了一声,撒腿就往电梯间奔去。

    景孟弦一听便了然了过来,也疾步随着向南进了电梯里去。

    向南握着手机,浑身抖得厉害,另一只手更是凉得像冰,景孟弦忙伸手扣住了她的小手,另一只手搭上她颤栗不止的肩膀,“别慌。”

    沉稳的声音从向南的身后响起。

    他的声音永远都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向南紧张的心稍稍平顺的一些些,但眼泪就是没能忍不住的,不停地往外涌。

    电/话已经断了。

    不知道是那头的尹若水挂断的,还是因为电梯里没信号的缘故。

    向南和景孟弦冲上顶楼的时候,一眼就见到了门口那空空如也的轮椅。

    向南心口一紧,眸光瞬间暗了色泽,却在见到顶楼护栏后那抹凄凉的身影,她揪紧的心才稍稍松了些分。

    “若水!!”

    向南喊她,声音哽咽。

    步子小心翼翼的往护栏后的向南挪了过去。

    “你别过来!!”

    尹若水没有回头,冲向南大喊。

    长长的发丝,被风吹拂着,有些凌乱不堪。

    景孟弦握了握向南的手,往前走了一步,“尹若水。”

    他平静的喊了一声。

    尹若水心一动,回头,氤氲着水雾的眼眸,怔怔的看着身后那个魅得教人挪不开眼去的男人。

    她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声,那么强烈,那么急切!!

    她想要这个男人,疯狂的想要跟他在一起!!

    尹若水的眼眶中,泪水越积越多,“景孟弦,你真的就不能喜欢我吗?哪怕只是一下下,都不可以?”

    景孟弦微微蹙了蹙眉,他心里想说‘不可能’的,但此情此景,再看一眼她身边面色惨白的向南,这种话,他又如何说得出口。

    如果坐在护栏前的尹若水,当真因为他这句话而从楼上跳下去了,他该如何去负这个责任?

    “尹若水!”

    景孟弦再平静的喊了她一声,“我从来就没有讨厌过你,所以,下来!”

    他说话,永远都是这么霸道。

    也就因为这样,才让尹若水那般心动,心动到,完全不可自拔!

    尹若水坐在护栏前,听得景孟弦说着这样的话,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

    而这时候,听闻消息的秦兰,在一众警察和围观的群众当中也挤入了顶楼来。

    “若水——”

    她哭着喊着自己的女儿,一见她坐在那高高的护栏边,秦兰吓得差点昏死了过去。

    “妈——”

    向南忙去扶秦兰,却被秦兰一把给推开,“给我滚!!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就这么急着要把你妹妹逼上绝路,是不是?”

    “我没有!!妈,你别这样……”

    向南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不停地往外涌,她看着护栏前的若水,努力的同她交涉着,“若水,有什么话,我们下来好好说,行吗?你别这样吓我们,妈都快被你吓晕了。”

    景孟弦扶过秦兰到一旁坐着,他蹲下身,握住她的手腕,开始平静的替她把脉。

    秦兰倒在一旁,双目失神,似早已没了什么精神气,却模糊中见景孟弦那张熟悉的俊脸,她懊恼得要去推开他,却被景孟弦一把给制止,手指捏着她脉搏的力道更紧了些分,“秦姨,你现在身体情况非常不好,我让医务人员送您下去。”

    他说着,也不等秦兰说话,就起身去打电/话。

    末了,看向护栏边上的尹若水,平静的声音,几乎有些漠然,质问着她,“尹若水,你现在坐在护栏前是想干什么?跳楼?死给这里所有的人看吗?告诉你妈,你为了我这样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连她给你的命都不要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今儿敢从这里跳下去,相信我,今儿在这丧命的绝对不会只有你一个人!!以你妈现在的身体情况,你争气点,再给她一点点刺激,相信我,还不等你坠下楼,你妈就先赶在你前面走了!不信你试试看!!”

    人都说景医生有着一张凉薄的嘴,说起话来永远不饶人。

    就连劝别人活下来的手段都与人不一样!

    果然,坐在护栏前的尹若水还当真有些动摇了,她回头看着瘫在一边的秦兰,眼泪水直往外流,“妈……”

    “若水,你……你千万别想不开,真的不值得,不值得……”

    秦兰的声音,那么脆弱,还隐隐带着颤抖的哭腔。

    看着这样的母亲,以及妹妹,向南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天大的罪人。

    她就这样,拿着一把无形的刀,深深的捅伤了自己两个深爱的人!

    或许,她真的就像妹妹说的那样,其实,她就是个全世界最自私的人!!

    向南捂着胸口,顿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尹向南!!”

    倏尔,就听得尹若水哭着喊她。

    向南眨眨眼,泪眸望向她。

    “我要你跟景孟弦分手!!分手——”

    尹若水的话,一说出来,向南的眼泪,就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一颗一颗至眼角滑落而出。

    她偏头,看向身边不远处的景孟弦……

    而他,也正看着自己!

    呼啸的寒风,吹拂着他的白色大褂的边角,短硬的发丝,在风中微微拂动着。

    他漆黑的深眸里,似隐着淡淡的猩红,一瞬不瞬的凝紧着向南……

    向南也看着他,一直看着……

    眼角的泪水越积越多……

    那一刻,向南想到了好多好多事……

    想到好久以前他们的那个青涩的初遇,想到他们青涩的爱恋……

    再到遥远的分别,再到,来之不易的重逢!

    还有……

    她说过的那句话……

    她说,这一次,她要努力的,与他在一起!!尽她,最大的努力!!!

    可是……

    向南痛苦的别开眼,再次将目光看向期待中的若水,忽而,心下一片悲凉。

    犹记得四年前,温纯烟也是这般逼迫着自己……

    而如今,她的家人,却也如此这般残忍的逼着她,逼到她,退无可退。

    她从没觉得自己像现在这样,冰冷而孤独过!!

    “向南!!”

    喊她的是,秦兰。

    她瘫在那里,红着眼,咬牙,不争气的喊着向南。

    向南哭了,哭得失声力竭。

    景孟弦站在她的对面,定定的看着她,看着她每一颗……难过的眼泪。

    胸口,顿时传来尖锐的疼痛,教他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向南迎着风,抹了一把泪,看向自己的母亲,“妈,四年前我就这样一路被逼着与这个男人分手,那时候你每天关心我,问我怎么了,为什么成天会掉眼泪,为什么看不到我的笑容……妈,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我被迫失去了我用血液在爱的男人!!现在……又仿佛回到了四年前……”

    向南已经有些泣不成声,她摇着头,眼底满满都是绝望,“如果可以,我多想把自己的双腿锯下来还给若水,甚至于加上我的双手都可以……”

    她只是,不想跟这个男人分开而已!!

    就是如此简单,却是如此……难!!

    心口疼得像被千万把锋利的刀一同割据着一般,这种疼痛,几乎要了她的呼吸。

    “尹向南,我要你跟他分手!!!你听到没有————”

    尹若水大叫,说话间她的身子竟顺着风往前倾去。

    “不要——”

    向南吓得一声尖叫,周边所有的人都顿时为尹若水拉紧了心弦。

    “若水,若水!!你别冲动——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向南捂着苍白的脸,大声尖叫着,唯恐尹若水会一个想不通就从楼上坠了下去。

    话一喊出来,她身后的景孟弦重重的喘了口气,眼潭猩红,凝望着身前颤栗不止的女孩,漆黑的眸子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眼眸却依旧,平静得似没半分波澜。

    尹若水终于笑了。

    说她自私也好,她说狠毒也罢,她就是单纯的不想看到自己的姐姐和他爱的男人在一起!!那样,她会每天都活在痛苦中,每天都会觉得是自己最亲的人背叛了自己!!

    “你用阳阳的生命起誓,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跟这个男人交往!!”

    尹若水再次提出要求。

    向南面色陡然一白。

    娇身在寒风中一抖,她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话。

    她含泪,咬着牙根,死死地盯着护栏边上的尹若水。

    向南怎么都没料到,她竟然会让自己起这样的毒誓!!

    她做不到!!!

    不管是让她用自己的儿子起誓,还是……让她一辈子与这个男人断交,她知道,这两点无论是哪一点,她都做不到!!

    “发誓!快点——”

    尹若水又在嘶喊。

    “我用我自己的生命起誓!!”

    “不要!!我就要你用你儿子的生命起誓!!”尹若水丝毫不让步。

    “尹若水……”

    向南的心,突然一下子就凉了,几乎是凉透了……

    她厉声喊住自己的妹妹,眼泪‘扑簌扑簌’往外流……

    “我没资格做你姐姐,你也没资格再做我妹妹!!”

    这句话,向南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出来的。

    尹若水忽而就笑了,笑得那么决绝而残忍,“为了这个男人,你连自己妹妹的命都能舍弃不顾,你确实没资格做我姐!!”

    “我给你最后三秒时间,你不发誓,我就马上从这跳下去,一秒都不会多!!我死后,你们一定可以过得很幸福的!!尹向南,你放心,我不会化作厉鬼缠着你,我会缠着你儿子!!永远都不会放过你们!!”

    向南垂落在双肩的手颤抖得厉害,她想,如果尹若水在自己面前,她定会毫不犹豫的扇她一巴掌。

    “三——”

    尹若水真的开始倒数起来。

    “二——”

    她的身子,不停地往前倾去。

    风,呼啸而过,吹起她长长的发丝,听着那凄凉的风声,她忽而有种快要解脱的块感。

    每天活在仇恨里,其实她也一点不好过!!

    “够了!!尹若水!”

    喊住她的人,是景孟弦。

    冷绝的声音,依旧沉稳,却冷得教人透心凉。

    他的手,依旧兜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手中握着一个红色的锦盒,盒子里,装着他精心为她设计的戒指,这是今晚他即将要送出去的礼物……

    他握着锦盒的手指,收紧,又收紧。

    漆黑的深眸,染着猩红,凝望着对面脸色白得几乎有些骇人的向南。

    他忽而就笑了笑,那笑,似有些淡淡的凄然。

    “尹向南,我们分手吧!”

    他说。

    语气,很平静。

    平静得教人心里发疼。

    向南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心,痛到无以复加!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听到‘分手’二字,是这么的痛苦,难受!!!

    景孟弦的眼眶里,布满着腥红的血丝,却听得他哑声说,“我来替你做这个决定……”

    他说完,转身看向身旁的秦兰,“秦姨,如果你们俩并非是向南最爱的人,我会不顾一切的带着她离开,但偏偏,你们俩是她最爱的人,我只能看着你们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而我却束手无策,除了一次又一次的替她擦眼泪,我什么都做不了!!你们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把她逼入绝地,但我做不到,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舍不得像你们一样对她,所以……我来做这个决定!!只求你们放过她……往后,如果她还像四年前一样,哭得很厉害的时候,也请秦姨帮忙替她擦擦眼泪!如果她的眼泪掉得比如今还厉害,对不起,秦姨,那时候……我依旧会义无反顾的回来,带她离开!!”

    景孟弦说完,整颗心,仿佛已然麻痹。

    他深深的同秦兰鞠了个躬,而后,迈步离开,下楼。

    脚下的步子,沉重得宛若灌了重铅。

    但他始终,都没回头看一眼向南……

    因为,他怕多看一眼,都会舍不得!!!

    向南站在那里,无声的哭着,哭得丝毫不顾及任何的形象,哭得已然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心,痛得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正狠狠地拧着一般,拧成了一团麻花还不甘心,还在继续……

    心脏如同破了一个洞,痛楚不停地顺着洞口往外流,漫入到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肌肤……

    向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顶楼上下来的,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医院的。

    经过住院部的公园时,她见到有一群小护士们还在那卖力的布置着场地,她不知道那是做什么,但单单只是看着就知道是一件非常喜庆的事儿,大概是求婚之类的活动。

    求婚……

    就在几天前,他们俩还说过要去民政局结婚的!

    她还知道,他那样日夜赶工的为她设计结婚钻戒,可如今……

    所有的幸福,都成了一场空!!

    看着别人洋溢的幸福,向南站在那里,忽而就把自己哭得像个泪人儿。

    她几乎是逃窜一般的从医院里跑出来的,躲着自己的母亲,躲着自己的妹妹。

    …………

    尹若水一从楼顶下来,就躺在床上不吭声了。

    秦兰吃了几颗药之后,舒服了一些,但脸色依旧不太好看,她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又想到景孟弦同她说的那些话,忽而眼泪就从眼眶中滚了出来。

    “若水,以后你别要死要活的,吓唬你妈和你姐……”

    尹若水不说话,眼潭只稍微闪烁了一下。

    秦兰叹了口气。

    这一刻,她真的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到底是对还是错。

    向南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看着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的女儿,秦兰吓坏了,急忙就去拿浴巾出来给向南擦湿漉漉的身子,“南南,你干什么呢,这么冷的天,你居然把自己淋成这样,你不要命了!”

    向南没理会母亲的唠叨,也没擦身子,就这样湿漉漉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去,而后,“咔”的一声,落上了门锁。

    “南南,你干什么?你快开门,你这样子,还不赶紧洗澡!!是不是真要感冒了才舒服啊!!”

    屋子里,向南没理会母亲的叫唤,她把自己蜷做一团,坐在门口,倚着冰冷的墙壁,回想着过往那所有与那个男人的幸福时光。

    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个要靠着回忆来呼吸的年代……

    她尹向南好像只有活在记忆里,才会更快乐一些!

    向南抽噎了一口,想到刚刚自己在景孟弦楼下看到的那一幕,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

    就在刚刚,向南在外面稀里糊涂的淋了雨,明明是要往家里回的,可莫名其妙的,竟然就坐上去景孟弦家里的公交车,一下车,都来不及进小区,她就见到了景孟弦,还有……曲语悉!!

    他们俩竟然在……接吻?!

    这是什么样的狗血剧?

    向南差点就冲上去要质问他们了,可是,她还有什么资格去问,他们不是刚刚才分手的吗?而且还是他主动提出来的!!

    骗子!他就是个十足的骗子!!

    明明说好不会先放开她的手,可到最后,先说分手的那个人,还是他!!

    向南不知道,这夜其实景孟弦是被云墨和杨紫杉拉着去酒吧里买醉了。

    他们真是第一次见着景孟弦喝那么多的酒,也是第一次听他说那么多的话,也是第一次见他无所顾忌的骂脏话。

    “她尹若水要是个男的,我tm非打得她满地找牙不可!!”

    杨紫杉去了洗手间一趟,回来就被景孟弦给抓住了肩膀,他那双因醉酒而猩红的眼睛像猎豹一般瞪着她,“尹向南,你别以为我就这么放过你了!!对你放手都是暂时的!我现在只是舍不得一直看你掉眼泪,等你妹情况好一点了,我会再去求你妈成全我们!但是你他/妈能不能不要再掉眼泪了,我不是烦,只是……难受!!尹向南,每天看着你不停地掉眼泪,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我舍不得像她们那样去逼着你……”

    景孟弦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完全嘶哑,甚至于还带着些让人难受的哭腔。

    最后,直接歪在杨紫杉的肩头上就彻底昏睡了过去。

    杨紫杉被他这番话说得眼眶通红,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景孟弦就被云墨一把从杨紫杉的肩头上给扛走了,他还不忘碎碎念的骂了一句,“你这女人长心眼了,你向南姐的男人都敢碰!”

    杨紫杉不服气了,嘟着嘴跟云墨喊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只是把景老师当老师,好不好?我才不会跟向南姐抢男人!再说,这么痴情的男人,我抢得走嘛!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没节操!成天就知道不停的换女朋友!!你这样的男人,一辈子都找不到真爱!”

    “我换女朋友关你屁事!!”云墨没好气的回她。

    “是不关我的事!你这种男人就是自私,从来都没想过你那些女朋友的心理感受!”

    云墨看着杨紫杉一本正经教训自己的模样,他好笑的嗤她,吊儿郎当道,“怎么?杨紫杉,你以为你是超人,你是蜘蛛侠!你想要拯救这全世界被我坑害过的女人,是吧?”

    杨紫杉被他一堵,嘴巴不快的撅得老高,哼了声气,就不说话了。

    云墨哼声道,“行啊,你这么伟大,你替那帮女人收了本少爷啊!呵,就怕你没这本事!”

    啧啧!!

    云大少爷,追个女人,至于这么绕着弯子说话吗?喜欢人家就直说呗,还带这么拐弯抹角的!

    但单纯善良又天真无邪的杨紫杉妹妹又怎么会懂云大少爷这般含沙射影的追求呢?

    她用鼻子哼了哼气,“谁要收你了!你别胡说八道!”

    她说完,颊腮就忍不住红了半个圈。

    一听这话,云墨也登时来了气,“没那本事,就别站在这里训人,你以为你是我的谁啊?论身份,你谁都不是!轮辈分,你还得管我叫声老师呢!毛都没长齐的小鬼,你还没资格训本少爷!”

    “你……”

    杨紫杉气得够呛!

    眼一红,闹着就要走。

    一见她真出了酒吧门口,云墨也登时就急了,扶着景孟弦就要往外去追杨紫杉,正当他愁着要追不上的时候,曲语悉就如救命的天神一般出现了。

    云墨想也没想,就把景孟弦交给了曲语悉,“你帮我看一会,我马上回来!”

    他见杨紫杉跑得要没影了,随便叮嘱了曲语悉一两句话就急着跑了。

    “跑什么跑,这大晚上的,也不怕哪个坏男人把你给吃了!”

    云墨追上杨紫杉,扯住她的手腕,没耐心的骂了一句。

    杨紫杉作势要甩开他,“要你管!再坏也没你坏!!”

    云墨‘嗤’的一声笑了,握着杨紫杉的手更紧了些,“你放心,我再坏也坏不到你头上来!”

    他云墨跟哪个女人都能**,但就是她杨紫杉不能!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莫名其妙的对她下不了口,甚至偶尔的时候,居然还会脸红害羞!

    这简直就是件匪夷所思的事儿!连他自己都弄不明白个所以然来。

    云墨把杨紫杉是给追上了,但回去找曲语悉和景孟弦的时候,却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呢!

    车上,许是吹了些凉风的缘故,醉意熏熏的景孟弦倏尔就清醒了过来。

    他淡漠的望着窗外的夜景,倏尔出声,冷凉的问曲语悉,“打算载我去哪?”

    曲语悉没料到景孟弦竟然会这么快清醒过来,她一愣,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紧了紧,“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停车。”

    景孟弦的语气依旧没有半分的起伏。

    曲语悉当然不肯停,只将车头掉了个方向,“你别误会,刚刚是看你喝多了,心想着没人照顾你,所以才把你带去我家的。”

    见曲语悉调转了车头,景孟弦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他手臂撑在车门上,手掌托着下巴,目光冷凉的望着窗外一划而过的夜景,深沉的眼眸看不出些分的醉意,却也猜不透此刻他的心里在思忖着什么。

    景孟弦下了车来,曲语悉也跟着下车。

    “我扶你进去。”

    她热心的贴上来,却被景孟弦防备的拉开了半米距离,“不需要,我很好。”

    曲语悉有些受伤的看着他,“孟弦,好歹我们俩也做过两年的情侣,是不是?”

    景孟弦看看的看着她。

    “让我扶你进去吧!”

    她说着又要去挽景孟弦的手臂,景孟弦却伸手一把将她拉开,“语悉,过去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但是,别再对我抱有任何想法了!这辈子我都不可能会爱上你!”

    因为,他的心,早已被另外一个女人,占据得满满的了,他已经空不出任何一块地方去容纳别人,当然,他也更加不想空出来。

    曲语悉眼眶泛红,咬牙道,“景孟弦,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把话都说得死死地!!你知不知道,你说这种话真的很伤人。”

    景孟弦依旧只是淡幽幽的看着她,“这是我的个性!也并不会因为你的不喜欢就会改变!”

    “你的个性真的让人好讨厌!!”

    曲语悉喊着,还带着明显的哭腔,却忽而一个疾步往前,根本不等景孟弦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踮着脚吻上了他的唇,就听得她喃喃絮语,“也让人喜欢到无可自拔!!”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吻,喝醉的景孟弦有几秒的发愣,待他反应过来,他不耐烦的扯开身前的曲语悉,用指腹毫不掩饰的就在她面前擦了擦自己那刚被她亲过的嘴唇,厌烦的瞪着她,“你烦不烦!”

    “你……”

    曲语悉有些被气到。

    认识景孟弦这么多年,当真是头一回见着这么不绅士的他。

    景孟弦懒得跟她再继续纠缠,“你回去吧,要下大雨了!”

    他说完,也不多看一眼曲语悉,转身便进了小区里去。

    徒留下曲语悉站在原地对着他的背影发怔……

    以及,那个站在远远的,早已被前一场大雨淋成了落汤鸡的向南。

    对于他们的话,她一句也没听到,但对于他们暧昧的吻别,她却清清楚楚的见到了。

    那一晚,向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拖着湿漉漉的身子回家的,更不知道那夜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醒来的时候,自己还坐在地板上,浸湿的衣衫还没干透,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想起身来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

    她又费了好大的力气,这才站了起来,迷迷糊糊的在衣柜里捡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旋开门锁,准备去浴室洗澡,却一开门就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秦兰仿佛是一夜没睡的样子,一双眼睛红通通的,黑眼圈也极重,一见向南出来,她忙迎了上来,“南南!我的天,你这身湿衣服怎么还没换下来!你就算怪妈,你也不能折腾你自己啊!”

    向南看着满脸担心的母亲,她扯唇笑了笑,那笑有些苍白无力,“妈,你别想那么多,我没那个意思。”

    她的声音也没有一点力气。

    “南南,你是不是病了?脸色这么难看!”

    秦兰说着就去探自己女儿的额头,“天啊!都烧成这样了!!”

    “妈,我没事!”向南将母亲的手抓了下来,无精打采道,“我先去洗个澡,待会还得去上班呢!”

    向南说着就绕过母亲,拖着无力的身子进了浴室去。

    却不想,走着进去,躺着出来的。

    她竟然直接在浴室里昏倒了!!

    再醒来,向南又回到了医院里,又躺在了辅仁医院。

    但这里是妇产科,不会有她心心念念的景医生,偌大的医院,上上下下,光医务人员就有两千多人,想要在这里见到他,真的好难。

    “妈,我怎么会在这里?”

    向南醒来的时候,人还有些晕,“我不是在家里吗?”

    秦兰看一眼向南,又看一眼坐在角落里,脸色一直极为难看的尹若水,她才小心道,“医生说你……怀孕快两个月了!”

    “啊?”

    向南一愣,下一瞬,心头一喜,她激动的抓住自己母亲的手,“真的?我真的有了孩子?”

    这样,她的阳阳就有救了,是不是?太好了,太好了!!

    秦兰的脸色有些复杂,她点点头,“是。”

    坐在轮椅上的尹若水一直低着头,冷着脸,什么话也不说。

    两个月……

    天!!向南捂住自己还未隆起的肚子,也就说从那次自己被歹徒袭击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怀上了孩子,再到后来……

    向南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吃药的事儿,她忙紧张的问秦兰,“妈,医生检查了我腹中的孩子吗?他们怎么说的?”

    “医生说由于你最近好像压力过大的缘故,所以孩子在肚子里反应挺大的,医生让你多注意休息,少想点不该想的东西,要动了胎气的话,流产的可能性也不小。”

    秦兰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难免有些自责。

    “流……流产……”

    向南面色微白,她捂紧了自己的肚子,肯定道,“没事,孩子一定不会出事儿的。”

    上次伤得那么厉害,他都挺过来了,何况这次呢!宝宝一定可以挺下去的!!

    秦兰看着向南叹了口气,“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死心眼,生一个还不满意,还为他生两个,你是不是故意想要气死你妈我啊!”

    向南闭上眼,不想听妈再唠叨这些,“妈,我想休息休息。”

    “行了,你先休息吧,我带你妹去办出院手续。”

    秦兰说着就要走。

    向南这才注意到门口的尹若水,她深意的睨了她一眼,见她的神情没什么异样,向南这才放了心下来。

    “若水就能出院了吗?”

    向南不放心的问秦兰。

    “嗯,现在只等签证那些下来就能出国了。”

    “挺好。”

    向南笑笑。

    秦兰推着尹若水出了病房去。

    其实,自从若水双腿被截了之后,向南知道,她变了许多。

    她不再像从前那样阳光了,甚至可以说,她变得阴沉了许多,有时候向南觉得她其实是心理出了问题,才变得如此偏激,好几次她跟母亲交涉,试图让若水去看看心理医生,尽量让她把这份不该有的仇恨放下来,但若水抵死不从,反抗情绪特别重,还怪母亲和姐姐把她当神经病对待。

    向南百口莫辩。

    ……………………

    尹若水从医院里接了回来,怀着宝宝的向南也回了家来,就连阳阳也被接回了家里来。

    向南一旋开家门就见到了阳阳那张灿烂的小脸蛋,她几乎有一秒的怔忡,“阳阳?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错愕,下一秒,回神过来。

    难道是景孟弦把阳阳送回来的?

    她心一紧,他是铁定要跟自己断绝关系了吗?

    “是姥姥接阳阳回来的。”

    阳阳如实交代。

    向南一怔,就见秦兰端着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赶紧的,洗洗手吃饭了。”

    “妈……”

    向南看着她,又看了一眼阳阳。

    “嗯,阳阳是我自作主张接回来的。”秦兰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似不经意的看一眼坐在桌前,沉默不语的尹若水,这才又深意的说了一句,“住家里,自己照顾着,比谁照顾着都强!”

    向南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到底无言以对。

    她想不明白,阳阳住在景孟弦那,母亲是怎么知道的。

    或许是,她一早就知道,只是什么都不说而已?

    忽而,向南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一看,竟然是景孟弦打来的电/话,她小心的觑了一眼对面的尹若水,正巧,就见她也抬眼瞪着自己。

    向南登时有种被人监视的错觉,从头皮一直到脚趾,都麻得有些厉害。

    “同事打来的电/话,我先接一下。”

    向南撒了个谎,就转身进了自己房间去。

    门关上,她吸了口气,这才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

    “是我。”

    景孟弦沉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向南心一紧,仅仅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她就想了很多。

    想到了他在天台上说分手的那一刹那,想到了他那天夜里与曲语悉接吻的那一个场景……

    “嗯。”

    向南的话很少,几乎都是一字经。

    那头,沉默了半许时间,才道,“今天秦姨过来把阳阳接走了。”

    “嗯。”

    向南还是一个字。

    其实,当秦兰出现在他家门口的时候,连景孟弦也有分钟的恍惚。

    她提出要接走阳阳的时候,其实他有好久的犹豫,但最后他还是应允了!

    他想,这段时间,让儿子这个暖心的小棉袄陪着他的母亲,或许她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秦兰走的时候,景孟弦就给她留下了这么一段话。

    “秦姨,我是不会对她放手的,我现在只是舍不得为难她而已。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舍得用她对你们的爱反手戳她的心口,但我做不到!我宁愿她戳我无数刀,也好过看她掉一滴眼泪!秦姨,总有一天,时间会让你们看清楚,成全其实就是另外一种美……”

    不得不说,景孟弦的这话段,其实深深的戳到了秦兰的心口。

    其实,她早就开始怀疑了,自己如此这般阻止着他们的恋爱,跟曾经那个狠毒的女人,其实没有任何的区别。

    她总在想,如果自己选择祝福他们,会不会真的如景孟弦说的这般,其实这就是另外一种美……

    虽然知道往后的他们,可能还有太多太多的坎坷要过,她是自私的想要在那些坎坷之前先把向南截下来,可是,最后一回头,才可笑的发现,自己才是真正那个给她制造坎坷的人。

    可如今,自己的小女儿都这副模样了,她还如何去成全他们呢?

    她是不是真的该告诉她从前那些事实呢?

    那一刻,秦兰真的为难了。

    这头,向南还在同景孟弦打电/话,“你要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她的语气,还有些闷闷的。

    是的!她真的在生气,在吃醋。

    而那头,换来的却是景孟弦好半响的沉默。

    向南以为他不会说话了,犹豫了一下,才想挂电/话的,却听得景孟弦问她,“怕不怕?”

    他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直接把向南给问懵了。

    就听得他又继续问,“怕不怕跟我从此以后就这么分开了。”

    他沉哑的声音就像一颗催泪弹,向南登时就红了眼眶。

    她怕吗?她当然怕!!!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整个人简直就快崩溃了!她那么努力的,强忍着不让自己把那绝情的话说出来,可到最后,先说那两个字的人,竟然是他!!

    向南吸了口气,胸口疼得有些厉害,“我妈叫我吃饭了,我先挂了。”

    “尹向南!!”

    挂电/话之前,向南听到了景孟弦那紧咬牙根的喊声。

    才一挂上电/话,向南登时就后悔了。

    她不该这么意气用事的。

    她是在生气他和曲语悉之间的事情,可是,她应该在电/话里直接找他问清楚的,可是,他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她还怎么问?

    她问不出口,所以,到最后只能闷着气把电/话给挂了。

    冰冷机械的忙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给景孟弦带来了几丝凉意。

    突然,他有种错觉……

    她尹向南这么一走,可能真的……就永远不会回来了!!

    或许,她根本就没想过要回来了!!

    “sh、it——”

    景孟弦一把泄愤的将手里的手机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顿时,手机四分五裂的散开,裂成了碎片。

    …………………………

    晚餐吃得有点闷。

    除了阳阳,其他人都是沉着脸各怀心事。

    阳阳歪着小脑袋,眨着大眼睛,不谙世事的问尹若水,“小姨,你怎么啦?心情不好吗?为什么都不说话呢?”

    尹若水只冷幽幽的瞥了一眼向阳,“吃你的饭!”

    自从知道他是自己姐姐与那个男人的孩子后,她对阳阳的态度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急转弯,甚至于会莫名的把恨意都转到这个无辜的孩子身上来。

    这正如向南说的那样,其实她的心理真的已经有些扭曲了。

    小阳阳头一回听小姨这般跟自己说话,他吓得端着碗的小手一抖,就躲进了妈妈怀里。

    秦兰眼一瞪,没好气的训尹若水道,“你干什么?心情不好拿小孩子撒气啊?再怎样你可是他小姨!”

    尹若水没吭声,只冷冷的瞥了一眼向南,继而,埋头吃饭。

    向南心里五味杂陈,像倒翻了五味瓶一般的,特别不是滋味。

    这个家,间隙似乎越来越深。

    她真的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夜里,向南躺在床上,怀里抱着阳阳,瞪着双眼,看着苍白的天花板发怔。

    “咚咚咚——”

    倏尔,房门被敲响。

    “进来。”

    向南以为是母亲,然而,推门进来的人竟然是,“若水?”

    向南惊讶的坐起了身来,就见她端着一碗鸡汤,单手划着轮椅走了进来。

    向南忙下床去推她,她将鸡汤端给向南,“妈熬的,让你趁热喝了。”

    向南心头微喜,看着这样的若水,心下有些感动,“谢谢。”

    她从尹若水的手里将鸡汤端了过来,二话没说,亦没做多想,就将鸡汤喝了个底朝天。

    尹若水也没急着出去,直到亲眼看着自己的姐姐喝完了那碗鸡汤后,她方才端着碗出了向南的房间去。

    向南想要推她出去,却被她冷声拒绝了,“不用,别真把我当废人!”

    话说到这份上了,向南自然不敢再去多个手。

    夜里,向南是被肚子痛闹醒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