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3)——要不要我带你去情侣快捷酒店?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向南颗颗滚落的眼泪,景孟弦有些急了,他忙抱过向南,让她坐进自己怀里来,抱歉的替她擦眼泪,“看吧看吧!我就说不要送什么杯子!这东西一不小心就碎了,我要拣到橱柜里你又不乐意,我这么粗心,真的很难保证它不会被打碎的,我就知道,要是碎了,你肯定得哭……”

    结果,他的话才一说完,没料想,怀里的向南哭得更厉害了。

    景孟弦彻底手足无措了,他圈着向南腰间的手臂更紧了些分,有些抱歉道,“就知道会把你弄哭,本来打算连夜把它拼起来的,但还是被你发现了……”

    “所以,你之前不想要,就是怕自己会把它打碎?”

    向南抹了一把泪,红着眼,委屈的问他。

    景孟弦无奈的轻叹一口气,握紧她的手,轻轻抓在手心里习惯性的捏了捏,“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送杯子的意思吗?早在四年前我就懂了,可是,你见过这么容易破碎的一辈子吗?如果真是那样,我宁愿不要。”

    向南的眼泪如决堤一般的往外涌,“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你都买回来了,我还说什么呢,我也不想让你失望,本来打算收起来好好保护着的,可没想到还是碎了……”

    “那怎么办?我们的‘一辈子’就这么碎了?”

    “呸!”

    景孟弦呸她,“童言无忌。”

    抱着她的手臂,不自觉的更收紧了些分。

    却在听得她说这样一句话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疼了疼。

    对于他的敏感,向南心下微暖,“我又不是孩子!”

    “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需要保护的孩子。”

    这话一说出来,向南的眼泪,再次控制不住的往外流。

    “我们一起把杯子拼好吧。”

    她哭着提议,从他的怀里退出来,蹲在破碎的瓷片旁边,开始认真的组装起来。

    许是因为两个人协力的原因,才花了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破碎的杯子竟然就被他们俩组合了起来,虽然玻璃胶和裂缝非常明显,甚至于严重影响到了茶杯的美观度,但向南似乎喜欢得不得了,握在手里总有些爱不释手。

    “有没有觉得它其实跟我们好相似……”向南笑着,含泪感叹,“虽然身上伤痕累累,却还是想尽一切办法的想要在一起……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还是在一起了,是不是?”

    景孟弦握紧向南的手,望着眼前这个含着热泪的女孩,心里疼得有些发紧。

    忽而,她偏头看向他,灿烂一笑,眼底却有泪一颗颗滚落而出,“孟弦,如果哪天我再次跟你提出分手,你一定不要挽留我……因为,那时候的我,一定被逼到了绝路上!”

    景孟弦握紧她的手,手指间的力道,很重很重。

    他盯着她的眼眶,越渐泛红,喉咙哑得有些生疼。

    向南也紧紧反握住他的手,那模样似唯恐他会随时从自己的生命里消失一般,却听得她哽咽着声音继续说,“四年前我因为胆怯,选择了退缩,也因为自我,才浪费了我们四年宝贵的时间,而现在,我们好不容易再相遇,我真的不想再像从前那样……”

    向南的眼泪,颗颗滚落。

    景孟弦伸手替她心疼的抹眼泪,却什么都不说,只静静的听着她说。

    “我也希望自己能像这只马克杯一样,为了我们的爱情,亡命一搏!从前做不到的,这次我想要坚持!从前浪费的那些光阴,这次我想要补回来!我不想放弃,更不会轻言放弃!!所以……如果哪一天,我真的选择了放弃,相信我,那一定只是因为无路可寻了……”

    向南害怕那一天,也不希望有那么一天!!

    而在那一天来临之前,她一定会做最大最有力的努力和坚持!

    她绝不会就那么轻言放弃的!!

    景孟弦低低笑了,眼眸里尽是化不开的宠溺和心疼,“好。”

    他答应了她。

    伸手,替她拭去眼角的余泪。

    她的泪水,滚烫滚烫的,落在他的肌肤上,几乎快要将他灼伤。

    “我有些想吃章鱼小丸子了。”

    向南忽而说。

    她蹲在地上,眨巴着眼,可怜巴巴的瞅着他。

    “现在?”

    “嗯。”

    向南像个乖巧的小猫儿一般,连连点头。

    景孟弦揉了揉她的脑袋,“现在这个点,估计就只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还有了,我去买,你先去睡吧,回来我再叫你。”

    “不要!”向南摇头拒绝,挽上他的肩膀撒娇道,“我跟你一起去。”

    “好。”他说着,看一眼阳阳的小卧室,“小家伙大概四点会醒来一次要吃的,我们现在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去换衣服吧!”

    “好,等我,马上!”

    向南的情绪较于刚刚雀跃了不少。

    现在的她,珍惜着每一分与他相处的时间,因为,她不确定,会不会下一秒,就是他们分别得时刻……

    两个人没有开车去,都穿着靴子,踏着深深的白雪,在雪地里走着,嬉闹着。

    景孟弦走在前面,向南被他紧紧牵着走在他的身后,她印着他大大的脚印,蹦蹦跳跳的前进着。

    鹅黄的路灯筛落而下,在雪地里温柔的剪影出两道依恋的身影,向南那银铃般的笑声总会不绝于耳。

    许是因为圣诞节的缘故,即使这个点了,街头上还熙熙攘攘的有年轻情侣们走过。

    他们大胆的在街上拥抱,热吻,而后,手拉着手,缠缠绵绵的进了街道小巷的各类快捷酒店。

    向南的目光一路热切的追随着他们,看着一脸艳羡的向南,景孟弦忍不住笑了。

    “你在羡慕他们?”

    他掰过她的脸蛋,霸道的抽回向南的目光来,“羡慕什么?羡慕他们进过快捷酒店,而我们没有?”

    向南脸一红,“胡说!我只是羡慕他们年轻而已。”

    被景孟弦一说,向南这才想起,确实,他们大学那会还真没进过快捷酒店呢!

    可不有句俗语说得好,‘没进过快捷酒店的大学,称不上完整的大学’!(绝对鬼扯!镜子大学就没进过快捷酒店哈,一样很完美,哈哈!)

    “年轻……”

    景孟弦饶有兴味的咀嚼着她话里的意思,而后一伸手,一把暧昧的将向南拦腰圈了起来,头低着,抵住她的额角,用磁哑的嗓音邪气的同她道,“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要不我带你去一次?”

    “……”

    向南装傻,眨巴着漂亮的眼眸,“去哪?”

    “快捷酒店。”

    向南差点笑出声来,伸手去推他,“那是小男孩小女孩们去的地方,我都孩子妈了,不去!”

    向南说着就从他怀里绕了出来,却反手又被他拉住,然后坏坏的在她的唇边偷了一个吻,“迟早有一天要把你拐进去!”

    向南笑骂他,“流氓!”

    回头,看着头顶的霓虹灯牌上那瞩目的快捷酒店名称,她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些分。

    两个人只买了一盒章鱼小丸子,因为向南说夜里吃太多容易长胖,所以她央求景医生替她分担一些。

    他们俩像两个最寻常的路人情侣一般,蹲在便利店面前,你一口我一口的啃着那美味的章鱼小丸子。

    鹅毛白雪如棉絮一般,在鹅黄的灯光下,纷纷飞落,此情此景,梦幻得如同一场人生最美最纯,最浪漫的舞台。

    周边,时不时的会有年轻的小情侣向他们这一对璧人投来艳羡的目光。

    因为他们太好看,总会特别引入注目。

    因为他们太美好,总会教人心生羡慕。

    因为他们太缠绵,总会让人觉得,他们眼里的另一半就是的全世界。

    向南将最后一颗章鱼小丸子送入景孟弦嘴里的时候,问他,“你说,为什么大家经过我们的时候,总会忍不住多看我们两眼呢?”

    景孟弦咬了半口小丸子,回答她,“我们是他们的向往。”

    “是吗?”

    向南笑了,默契的吞下他剩下的那半刻小丸子,却忽而深意的感叹一句,“如果我们爱的人都能向他们一样理解我们的爱情,多好……”

    可偏偏,他们仿佛被所有爱着的人厌恶和遗弃了一般。

    这感觉,好孤独,好难受!

    却又因为拥有着对方,好幸福!!

    爱与痛的边缘,是不是大抵也不过如此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秦兰提着热水瓶在开水房里给尹若水接水。

    “秦姨,我来吧!”

    一席白色大褂的景孟弦,绅士般的朝她走了过来,接过了她手里的热水壶。

    秦兰只是凉凉的盯着他看,半响,才冷漠的出声道,“你别以为你讨好我,我就会成全你和向南!那不可能!”

    景孟弦微微一怔,却转而笑了笑,“秦姨,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至于缘由……”

    他摇摇头,“怒我愚钝,我想不明白。”

    秦兰脸色微变,“你也不需要明白什么!你也看到了,因为你的存在,才让她们姐妹俩的感情出现了裂痕!我是绝不会允许你和向南在一起的,就算你是阳阳的爸爸也不可以!!阳阳这四年没有爸爸也一样过得好好的!”

    秦兰的话,让景孟弦目光紧缩了几圈,“秦姨,如果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就非赖定了向南呢?”

    他的呼吸,有些紧促。

    秦兰目光一怔,视线紧凝景孟弦,仿佛是要透过他去看另外一个人一般。

    半响,她才缓神回来,凛然道,“不要说这种话!一辈子还这么长,你根本没办法担保自己的一辈子!”

    秦兰的眸光,仿佛还有些游离,思绪似停在了某一个点上,有些抽离不出来。

    景孟弦眯了眯眼,“秦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你根本不像表面上那么讨厌我。”

    秦兰倒也没否认,“平心而论,你确实是个优秀的孩子,也会是个好的乘龙快婿,但我们家实在高攀不起你们姓景的,就当我们家向南没有这个福气吧!”

    “秦姨和我父母是故交?”

    景孟弦忽而问她。

    秦兰一愣,面色陡然一白,急忙否认,神情里略显慌乱,“你听谁说的?简直是胡说八道!我这样的平民百姓怎么可能会认识堂堂s市的市长?”

    看着秦兰那慌张的模样,景孟弦倏尔就平静了下来,他从容一笑,“秦姨,您别误会,我不过只是随口猜猜而已。”

    秦兰的脸色变得特别难看,顺手从景孟弦的手将热水壶抢了过来,冷漠道,“以后你离我女儿远点!”

    “秦姨,我做不到。”

    看着秦兰的背影,景孟弦毫不隐瞒的回答她。

    秦兰身体一僵,回头瞪他,咬牙道,“你就忍心看着她们俩姐妹痛苦吗?”

    景孟弦摇头,眼潭有些干涩,“我更不忍心看她因为失去我而痛苦,而我,更加不想回到从前那些没有她的日子了!她于我就像空气,我的每一口呼吸,都需要她!”

    秦兰听着他的话,呼吸停顿了半秒。

    这些话……听起来,她竟觉得那般耳熟!

    眼眶,不觉有些潮湿,心却一冷,“你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话?”

    “不是。”

    景孟弦摇头,才继续道,“我来是想告诉秦姨,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有一个可怜而又坚强的女孩,她也在期盼被她爱的人理解,疼爱,呵护,她也不想做超人,也希望在她脆弱的时候会有个人愿意倾听她的软弱,她的不坚强;她也想要像大家一样,不用承受那么多的去周全全世界,她也不过只是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女孩而已!秦姨,往后如果您想找个人来训,找我就好!想找个人来打,也找我!她是您的女儿,我舍不得看她痛过之后心里还继续痛;她是我的女人,作为一个男人,理该让我来替她承受这些所有的痛!”

    秦兰怔忡的望着眼前这个孩子,摇摇头,眼底有泪在打转,“你们不会幸福的……”

    她说完,拎着水壶,疾步离开。

    ……………………

    病房里——

    纱布一点点从尹若水的脸上拆走,她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渐渐隐现的骇人面孔,终于,克制不住的尖叫出声来。

    拿着手里的镜子,疯狂的砸在床头上,对着空气,愤恨的厉声高喊,“尹向南,你看看我这张脸!!都是你,都是你们!!已经把我折磨成这样了,你们怎么还舍得背叛我!你们好狠心,好狠心啊!!!”

    尹若水腥红的眼底,全是憎恨。

    掏出枕头底下那一张张新拍到的照片,她手里握着玻璃碎片,将照片里向南那张脸疯狂的划着,死命的划着,直到那张幸福的笑脸彻底被划花到看不清面容了,她方才作罢。

    这照片是曲语悉送来的。

    她会每隔两天就送一沓照片过来。

    照片里,无疑都是景孟弦和尹向南那幸福的身影……

    她在这边痛苦着,而那两个把她拉入这痛苦深渊中的人,却在那若无其事的幸福着!!

    他们怎么好意思?!!

    尹向南,你怎么做得出来!!

    想让她这个废人坐在轮椅上仰高头看着他们的幸福吗?做梦去吧!!

    “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幸福的!你们没资格,没资格————”

    尹若水失声力竭的哭喊着,那双阴冷的眸子几乎丧失了所有的理智。

    向南杵在病房门口,听着妹妹所有的嘶喊,她驻足在那里,再也不敢上前一步了。

    胸口,压抑得快要窒息了一般,连呼吸都是一种疼痛。

    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不停地往外涌……

    收不住,也止不了。

    她靠着墙壁,蹲在地上,下意识的将手指放入嘴里,狠狠地咬着,试图用手指间的疼痛来缓解她此时此刻心里的那份痛楚。

    而恰好领队过来查房的景孟弦,偏偏就见到了这一幕……

    就见他爱着的那个女人,无助的蹲在墙角边上,那么发狠的咬着自己的手指,痛苦的,无声的哭泣着。

    他的心,狠狠地凛着疼。

    眼眶有些酸涩,唇瓣发干得厉害,心口更像被人用一把又一把的重锤狠狠地敲击着一般,让他完全透不过气来。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而后疾步朝向南走了过去。

    靠近她,弯下身来,却什么话也没多说,只是,抽开她咬着的手,下一瞬,捧起她的脸颊,一记痛心缠绵的吻,就不顾一切的朝她迎了上来,将她冰凉的唇瓣紧紧覆住。

    就听得他迷离着嗓音同向南道,“真的很疼,就咬我!”

    “呜呜呜……”

    向南一感觉到他湿热的吻,就再也抑制不住的痛哭出声来。

    她无助的揪着景孟弦白色大褂的衣领,哭得像个被人遗弃的孩子。

    哭声很快被他隐没在了深吻当中……

    他们就蹲在那里,吻得那么浓烈,那么炙热,那感觉仿佛是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吻,就恨不得将对方生生的嵌入身体中去。

    尹向南,如果可以,我多想把你放进自己的身体里,心脏里,那样不管是谁,也再没办法把你从我身边剥夺开去……

    滚烫的眼泪,融合在四唇相交之间,那么苦,那么涩……

    却没人知道,这眼泪,到底是她的,还是他的!!

    同来查房的杨紫杉和云墨站在他们的身后看着,看着这痛苦缠绵的一幕,却再也抑制不住的,双双红了眼去。

    【重点推荐:《一夜错惹·总裁,别碰我!》文/十一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