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2)——二十四小时把你绑在我身边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兰醒来后,已经是夜里时分了。

    她一醒来便将向南轰出了医院。

    向南孤孤单单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大雪纷飞的夜里游荡着,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孤独冰冷过。

    望着那一双双带着红色圣诞帽从自己身边相携而过的年轻小情侣,向南忽而就湿了眼眶。

    原来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平安夜……

    这个不是情人节,却胜似情人节的美好节日。

    恍惚间,她似又看见了四年前那个天真无忧的尹向南……

    在每一个女孩子都缠着男朋友给她们买最大的苹果的时候,而奇葩的尹向南却拽着景孟弦进了一家时尚精品店,“小弦子,我想要这个杯子!你买给我吧!”

    向南指着一个精致的小瓷杯,一脸期待的看着景孟弦。

    “不买!”

    小弦子居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当机立断的,就直接酷酷的拒绝了向南的要求。

    向南一囧,看着周边所有的男朋友都极尽讨好的满足女朋友各种无理要求,她羡慕嫉妒外加怨念的扯了扯景孟弦的衣角边,“别耍酷嘛!就一个杯子,不贵的,才五块钱……”

    景孟弦冷幽幽的别了向南一眼,然后就把她拎小鸡一般的从精品店里拎了出来。

    那晚他给她买了好多礼物,却偏偏就是没有她想要的那个杯子。

    笨蛋景孟弦,你知不知道,杯子杯子,就是一辈子啊……

    向南想到过往的那些回忆,眼眶忍不住又湿了一圈,脚步驻足在精品店门口,盯着橱窗里那三只可爱的家庭装马克杯,她就再也走不动了。

    “小姐,喜欢的话就进来看看吧。”

    导购员见向南停在自家店门口好一会儿了,实在忍不下去了,这才上前来提醒她。

    向南回神过来,笑笑,指了指橱窗里那三只家庭装的马克杯,“小姐,这个怎么卖的?”

    “哦,这个啊,这一套是五十块钱。”

    导购员小姐笑着回答。

    “五十块钱……”

    向南喃喃自语,“比四年前贵了好多……”

    她笑笑,将额前的发丝挽至耳根后,“麻烦你帮我包起来吧。”

    “好的,小姐里面请。”

    向南随着导购员进了店里去,再出来,手里多了个提袋。

    望着手里多出来的小礼物,她的心情仿佛一瞬间就轻松了不少。

    拎着杯子,坐上公交车,便直接往景孟弦的家里去了。

    电梯门一打开,景孟弦在见到满脸是伤的向南时,足足愣了半分钟之久。

    今天是周末,他没去医院,在家里陪着小向阳,自然也不知道医院里所发生的一切。

    他走上前来,修长的手指撅起向南的下巴,蹙眉,心疼的盯着她,“怎么回事?为什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向南被他如此一问,眼眶差点就湿了。

    但她还是忍住了,夸张的扬扬手,撒谎道,“哎呀,别提了,今儿真是倒霉,走在外面突然摔了一跤,就把自己摔成这副糗样了!诶,阳阳呢?怎么都不见他人呀!”

    向南想以此来转移话题,拎着那一套茶杯就往里走,一颗脑袋探着去寻阳阳的踪迹。

    “他玩了一整天,这会累了,就先睡了,待会吃饭的时候再叫他起床。”

    “好。那我先去做饭。”向南搁下手里的茶杯,就要往厨房里走去,却被景孟弦扯住了手腕。

    他猿臂稍一用力,就轻而易举的将向南揽入了怀里来。

    单臂收紧她的腰肢,另一只手捏紧她的下巴,迫使着她抬起头来,直迎他犀利的眸光,“为什么受了苦,总喜欢一个人担着。”

    他蹙眉,看着她。

    向南眼神闪烁了一下,眼眶微红,伸手去握他扣住自己的大手,“不,不是……”

    她摇头,低垂着眼眸,咬了咬唇,很久,才道,“我妈和我妹……发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向南说完,甚至于不敢抬头去看他一眼,从他怀里挣开出来,“我去做饭了。”

    她说着折身进了厨房去。

    景孟弦也没再伸手拉她。

    深远的目光一直追逐着她纤瘦的倩影,进了厨房,看着她站在橱台前,熟稔的穿上围裙,熟练的开始为他们父子折菜,煮饭……

    心口,悸动得有些厉害……

    眸光越渐深沉,而又有些分的浑浊。

    ………………

    向南在水槽前洗菜的时候,倏尔,只觉下巴微微一凉,而后就被一个手指霸道的勾着往右偏了过去。

    她眨巴着双眼,迷糊的看着眼前的景孟弦。

    就见他勾着自己下巴的手正拿着医药瓶,而另一只手则握着沾满了药水的医用棉,正往她红肿的右脸上小心翼翼的涂抹着。

    那双好看的剑眉,此刻凛成了一个严肃的‘川’字。

    “没有保护好你,是我的错!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到你!可是前提是,凡事都跟我坦诚相对,好吗?”

    景孟弦说这话的时候,眼潭还有些灼热。

    向南眼眶发烫,看着他感动的点头,“好。”

    “下次我考虑是不是得在你的脸颊两侧绑两块大海绵。”

    他无奈的说着,一边细心的替向南吹呼着,那模样宛若是唯恐自己会弄疼了她一般。

    向南被他这无厘头的话直接给逗笑了,“你以为我是海绵宝宝啊?”

    “你要真是海绵宝宝,我倒省心了!”

    景孟弦却是一脸的严肃。

    那双深幽的眸光里,满满都是心疼,剑眉紧蹙着,沉声继续道,“再这么下去,我担心我会强行把你二十四小时的捆在自己身边!这样或许你会安全一点。”

    向南笑了,眼角却含着泪,“你说,全世界,是不是除了你,其他人都把我当铁打的超人?都觉得我尹向南永远感觉不到痛,和累……”

    她说话间,喉咙已经彻底嘶哑。

    向南永远都忘不掉自己在满头是血的时候,母亲那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她不是责怪,更加不是记恨,只是……有些心疼……

    心,好疼好疼……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小小的口袋人,被景孟弦二十四个小时的护在口袋里,他到哪里,她就到哪里。

    那样,她就可以逃避着,不用再去承受这所有的风风雨雨!!

    “别笑,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景孟弦盯着向南的那双眼潭有些干涩,他伸手捞过向南的颈项,让她的头埋进自己怀里来,“想哭就哭,不要在我面前装坚强,我不喜欢。”

    结果,景孟弦的话才一落,向南便倒在他怀里,崩溃得哭成了泪人儿。

    或许,这是她唯一一个不需要她假装坚强的港湾!

    景孟弦的猿臂搂着她的腰肢,圈得很紧很紧,那感觉似唯恐她哪一天就会突然消失不见了一般。

    他心疼的吻着她的发心,在心底起誓,往后他定单竭尽全力的护她周全。

    这样一个总愿意牺牲自己周全全世界的女孩,却为何总被世人为难,不谅解,不疼惜……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晚饭后,小阳阳窝在厅里,一个人乖乖看海绵宝宝去了。

    景孟弦在陪向南收拾碗筷的时候,发现了桌上的那盒杯子。

    他剑眉微蹙,不解的盯着向南,“这是什么?”

    向南一边擦着桌子,一边故作不经意的道,“没什么呀!就一套茶具而已,在逛街的时候无意之间瞄见了,觉得一家三口的套装挺可爱的,就顺手买回来了。嗯?你不觉得可爱吗?”

    向南说着,偷偷觑了他一两眼,就见他拿着那茶杯来来回回敲了好几下,仿佛是在检测着杯具的韧性一般,而后那双好看的剑眉越蹙越深。

    末了,拾起眼帘看向向南,一本正经道,“我要说这东西我不乐意要,你会不会生气?”

    “你说真的?”

    向南撇着嘴,瞪他。

    “假的。”

    景孟弦看着她略显生气的小脸蛋,答得不假思索,脸上却依旧面无表情。

    这还差不多!

    向南满意的笑了。

    却见景孟弦又默默地将那茶杯收进了盒子里,再然后,拿着那一整套杯具,毫不犹豫的收进了厨房里,悬挂在最顶上的那个橱柜中去了。

    那个橱柜是百年都不会打开一次的。

    向南的笑容凝固在嘴角边上,受伤的看着他细致的收好茶杯。

    “你就真的那么不喜欢我买的茶杯吗?”

    向南到底没能忍住,问他道。

    语气有些微凉。

    “没有。”

    景孟弦矢口否认,又道,“我很喜欢。”

    “那为什么还要收起来?”

    向南真的有些不愉快了。

    “喜欢跟收起来,冲突吗?”

    景孟弦抱胸看着向南。

    “有。”

    向南较真的点点头,绕过景孟弦,进了厨房去,“我花五十大洋买回来,并不是只打算把它们锁在橱柜里摆着看看的,我喜欢它们,所以迫不及待的要用它们,这是对它们的一种尊重!”

    向南说着,赌气的将那三个茶杯拿了出来,在水槽里倒入热开水,将它们泡了进去,然后再加上食用盐,紧接着又细致的用牙膏将它们一一清洗干净,倒了三倍茶水之后,方才作罢。

    “你喝就喝,不用就算了!”

    向南没好气的将茶端到他面前。

    景孟弦只是挑眉看着生气的她,魅眼一眯,倏尔就笑了。

    这丫头四年过了,人坚强了,就连脾气都跟着强了不少!

    …………………………

    向南和景孟弦,两人各自占据一边,哄着阳阳睡觉。

    小向阳听着妈咪给自己讲睡美人的故事,而后又听着老爸给他讲抗/日战争的小故事。

    每次讲到抗/日战争的时候,向南就忍不住翻白眼,抗议,“孩子的爸爸,我再慎重的提醒你一次,不要给孩子讲这么重口味的故事,好吗?”

    景孟弦点点头,“好,那我给我们的宝贝儿子读一段毛/泽/东语录。”

    于是,他说着,还当真一翻身就从床头拿过了那本厚厚的‘毛/泽/东语录’,作势就要读。<od!”

    小家伙抗议的一声哀嚎,将小脑袋可怜巴巴的揉进被子里,“向南,你还是让景先生给我讲抗/日战争的小故事吧!”

    “……”

    向南彻底囧了。

    她突然就有些悲悯起自己儿子那颗弱小心灵了……

    夜里,听着景孟弦义愤填膺的讲述着那一个又一个的抗/日小故事,儿子还没睡着,向南便已经窝在被褥里,先同周公去见面了。

    “爸爸,爸爸,向南睡着了……”

    小家伙压低着声音,将小指头比在自己的唇间,同景孟弦细声说话。

    景孟弦探头看一眼儿子身侧的向南,目光下意识的柔了下来,“妈妈累了,让她好好睡会。”

    “嗯……”

    小家伙点着小脑袋,又继而转过脸去,疼爱的在向南纷嫩的小嘴唇上印了一个宠溺的小吻,“宝贝,晚安……”

    哎呦,这副缠绵悱恻的模样,简直就像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

    景孟弦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俊脸一沉,警告自己的儿子道,“你妈的嘴唇是属于我的!你只能亲脸蛋!”

    “小气婆……”

    小家伙小嘴儿一翘,就有些不快了。

    你有见过这么小气吧啦的老爸吗?

    “景医生,你宝贝儿子要尿尿了!”

    小家伙仰着小脑袋,不可一世的喊着。

    景孟弦魅眼一眯,“故意玩我,是吧?”

    “景医生,你家宝贝儿子要尿床上啦……”

    “磨人精!!”

    景孟弦从被褥里抱起小家伙坐起来。

    嘴上虽然说是嫌弃他,但行动上依旧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就连上个小厕也不忘给小家伙裹上毛毯,惹得小家伙哇哇抗议。

    “老爸,你太夸张了,阳阳一点也不冷,暖气打得好高。”

    “你没资格抗议,裹上!”

    景老爸独/裁的将他瘦小的身子再次用毛毯裹紧,这才放心的将他从床上抱起身来。

    然而,抱着他,一转身,却只听得……

    “砰——”的一声响……

    一只盛满着茶水的马克杯被那长长的毛毯一扫,就在俩父子的眼皮底下,坠落在了地上,然后……发出一声脆响,登时,新买的马克杯摔成了……一片粉碎。

    床上熟睡的向南听到喧闹声,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但许是因为她白日里真的太累的缘故,一转身她竟又再次睡了过去,对身边这场由他们大小景父子倾情导演的惨剧还完全不知情。<od!!”

    怀里,小家伙又是一声哀嚎。

    小脑袋躲进毛毯里,对于老爸脚边的那一幕,一副完全不忍直视的模样。

    “老爸,你这次真的完了。”

    小家伙捂着自己的脸颊,一脸同情的看着还有些呆滞的父亲,双眸眨巴眨巴着,又耸耸肩道,“看吧,让你别裹毛毯,你不听……”

    小家伙居然这时候了还在落井下石!

    “这杯子可是向南刚刚买给你的礼物……”

    景孟弦皮笑肉不笑的盯紧儿子,“我会告诉她,这是她宝贝儿子捣蛋以后的杰作。”

    小家伙耸耸肩,无所谓道,“没关系啊!反正失望的又不是我老婆,不过如果是我老婆的话,我是肯定不会毁坏她送给我的任何一份礼物!”

    “……”

    景孟弦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他这儿子,根本就是头小恶魔!!

    小家伙笑米米的在老爸的脸颊上印了一个吻,“老爸,祝你好运。阳阳撒尿尿去了。”

    小家伙幸灾乐祸的说完,就从老爸那高如大树的身上滑了下来,摇头晃脑的进了洗手间去,留下景孟弦一个人盯着地上那一摊白色的碎瓷,有些不知所措。

    ……………………………………

    临近两点时分,向南迷迷糊糊的从阳阳的身旁转醒了过来。

    床上早没了景孟弦的身影,而外面的大厅里似还亮着微弱的灯光,她忍不住拧了拧秀眉,都这个点了,他还没睡吗?

    向南唯恐自己会吵醒了身边的小阳阳,便蹑手蹑脚的下床,出了房间,进了大厅来。

    厅里,似担心会惊到睡着的人儿一般,所有的大灯都暗着,只开着落地窗边那一盏鹅黄的钓鱼灯。

    而钓鱼灯旁边的波斯地毯上,就见景孟弦面对着落地窗蹲坐在那里,似在专注的研究着什么。

    许是因为太认真的缘故,以至于连向南的靠近,他也分毫没察觉。

    向南站在他的身后,悄悄探头,看着他跟前的东西……

    蓦地,眼眶一红,颗颗眼泪就从眼眶中滚落了出来。

    向南怎么都没想到,在大冬天,凌晨两点的这个时间点里,那个一贯对瓷杯不屑一顾的景先生竟然会裹着一件睡袍,专注的坐在灯光下,对着一堆破碎的瓷器犯难。

    他正努力的将那破碎的瓷杯,一点一点拼接好,而后又小心翼翼的用玻璃胶胶合,再然后等玻璃胶稍微干一些之后,他才敢又拼第二块,第三块……

    认真的他,迷人的就像一位高贵的王子,那样优雅,专注,不疾不徐的做着手中的事情。

    那感觉,仿佛在拼凑着一件人生至宝一般……

    “你在做什么呢?”

    向南终于没忍住,出声问她。

    听闻向南的声音,景孟弦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的睡袍往那堆破碎的瓷片上一盖,而后回头就迎上了向南那双红通通的泪眸。

    他叹了口气,自知瞒不下去了。

    看着向南颗颗滚落的眼泪,景孟弦有些急了,他忙抱过向南,让她坐进自己怀里来,抱歉的替她擦眼泪,“看吧看吧!我就说不要送什么杯子!这东西一不小心就碎了,我要拣到橱柜里你又不乐意,我这么粗心,真的很难保证它不会被打碎的,我就知道,要是碎了,你肯定得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