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命运的安排——有没有想过要一辈子跟我在一起?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想到曾经那些分别的过去,向南心口微疼,“我不喜欢听你说‘喂’,我喜欢听你说其他话,例如问问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有没有想你……”

    “那你有没有想我?”

    向南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就被景孟弦接过了话头。

    向南一愣,继而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她在柔软的床上贪婪的翻了一个身,好久没睡自己的床了,这感觉可真舒服!

    “我才不想呢!”

    向南趴在床上,软绵绵的笑道,“一想你,就想到那可怕的医院!我才不要想你,我现在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多舒服。”

    景孟弦似也在电/话那头笑了,“可怎么办,我好想你……”

    他醇厚的嗓音,慵慵懒懒的,却透着一种沙哑的疲惫。

    向南心头微动,一股绵绵的热流至心池中漾起,却又心疼于他的倦累。

    “是不是累了?听你声音感觉懒懒的。”

    “嗯……”

    景孟弦说着,将头往座椅上稍稍靠了靠,“想你想的。”

    向南轻嗤一声,“油嘴滑舌。”

    她嘴上虽是如此说的,然漂亮的嘴角却忍不住加深了上扬的弧度。

    “你呢?想不想见我?”

    忽而,他又问。

    向南脸一红,有些娇羞,却还是交代了实话,“想,但是都这么晚了,你……”

    “想我就推开窗户,让你见见我。”

    电/话里,景孟弦的情绪较于刚刚明显高涨了许多。

    向南一怔,讶然。

    连忙掀开被子就跳下了床去,连拖鞋也来不及穿,便直往窗边奔了过去,“你在下面吗?”

    窗户推开,向南探头出去看。

    就见一楼的路灯下,站着一道颀长的黑色身影。

    他一席深黑色的风衣及身,单手习惯性的兜在口袋里,另一只手则握着手机,贴在耳边,迷人的面庞微仰,眯着醉眸,凝望着探出窗外的向南。

    柔光暗影里,他魅惑的面庞若隐若现,然那笑,却只是这么远远的看一眼,便已教人怦然心动……

    那一刻,向南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那么强烈而清楚!

    她的胸口,仿佛有什么在灼烧着一般,滚烫滚烫的,几乎要热到她的眼眶里去了,“你怎么过来了?”

    她在电/话里问他。

    “不知道。”

    白白的雾气从景孟弦薄唇间吐出来,迷离了他的俊颜,“本来是打算回家一趟的,可是,莫名其妙的,车就开到了这里。”

    向南嘴角弯得更深,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忙道,“你上来吧!外头怪冷的。”

    她说着转身去穿鞋,就往外走。

    “确定我方便上去?”

    向南笑笑,“上次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景孟弦挑挑眉,一边往她的楼层里走,“秦姨好像对我有点看法!”

    他说着忍不住自嘲道,“我现在趁着她不在,就偷偷跑你们家来,怎么就觉得像在搞地下情呢?”

    向南都被他逗笑了,“你别贫嘴了,赶紧上来吧!”

    向南将门打开,倚在门口等着他,又道,“不过话说回来,景医生,得不到我妈的认可,是不是受了重击?”

    这会,景孟弦已经踏着阶梯,一步一步走了上来。

    他也没急着挂电/话,当见到门口的向南时,嘴角的笑意更深。

    “你不觉得秦姨对我的讨厌来的有些奇怪吗?”

    他站定在向南的对面,继而,干脆一探手,拦腰就将穿着睡衣的她,揉进了自己怀里来,“真的都睡啦?”

    “嗯,都躺床上了。”

    向南笑着收了线,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问他,“在外面站了多久了?”

    “我没那么傻,你开窗之前我都坐在车里的。”

    向南笑意嫣然,拉着他往里走,“进来吧,外头怪冷的,我给你泡杯热茶。”

    景孟弦任由着她拉着自己进屋。

    “糟糕。”

    向南看着鞋架上清一色的女士拖鞋,无奈道,“怎么办?你上次穿的那双鞋子是我们家唯一的一双男士拖鞋,但是前两天被老鼠咬破了,我把它扔了,可还没来得及换新的。”

    景孟弦没所谓的道,“赤脚也一样。”

    他优雅的脱了鞋,就着白色的袜子,从容的走进了厅里来。

    向南急忙把自己脚上的拖鞋换下来,随便拣了妹妹的一双鞋子穿上。

    看着脚上那双属于若水的粉色毛绒拖鞋,她眼眶忽而一湿……

    这以后,这些漂亮的毛绒拖鞋,也不知道若水还能不能穿上。

    “发什么呆呢?”景孟弦回头看站在鞋架边黯然伤神的向南,“不是要给我泡茶吗?”

    “哦!”

    向南忙回了神过来,拎着自己刚脱下来的鞋子就往他走了过去,“你先穿我的拖鞋吧!别光着脚,这大冬天的,你也不怕冻着。”

    她弯身将自己那双粉蓝色的女士毛绒拖鞋搁在景孟弦的跟前。

    “来,穿上。”

    景孟弦盯了一眼脚边的那双拖鞋,眉峰微微一抽,又怪异的看了一眼向南,最后竟然也没拒绝,大大的双脚往那两只小船里一踏,大摇大摆的穿着就往里走了去。

    看着他圾着自己拖鞋的背影,忽而,向南就有些默哀起那两只可怜的拖鞋了。

    向南去厨房给他冲茶,再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景医生?”

    她错愕的往其他房间里探了探脑袋。

    就见他杵在自己房间里正东张西望,四处打量着。

    “看什么呢?”

    向南将热茶搁在桌上,问他。

    “这是阳阳几个月的时候吗?”

    景孟弦伸手指了指墙上的照片。

    那里贴着一张又一张小阳阳从小到大的照片,有襁褓照,还有近期的小光头照。

    每一张都笑得极为灿烂,那双迷人的眼睛里仿佛缀满着星光。

    向南歪着头,沉迷的看着墙上的照片,忍不住感叹道,“这么一看,他真的跟爸爸好像……”

    景孟弦偏头看了向南一眼,嘴角一弯,餍足的笑了。

    “你先去床上躺着吧!我喝完这杯茶就走了。”

    向南倒也不客气,掀了被子,将自己钻了进去,蜷做一团,坐在床头前,“你专程跑过来就为了喝一杯茶的啊?”

    “不然还要做什么?”

    景孟弦回头看床上的她,眼底露出几许闪烁的精光来。

    “……”

    向南脸一红,自然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暗损了一句,“流氓!”

    景孟弦爽朗的笑出声来,迈步走近她的床边,弯身,替她压了压被子,“赶紧睡吧!我真不是来闹你的,这都快一点了,明天一早还得往医院跑呢!”

    向南眨巴着双眼,怔怔的望着眼前这张好看到无懈可击的俊颜,忽而想起四年前的一切,她忍不住笑起来,“景医生,从前追你的女孩子那么多,怎么到最后你就着了我的道呢?”

    景孟弦兜着双手,在向南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真想知道为什么?”

    “嗯。”

    向南点头,猛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盘踞在她心头很多年啦!

    曾经她死皮赖脸的问过他的,但他的回答总是千篇一律:哪有什么理由,这种事情没有理由!

    “你确定你真的要知道?”

    景孟弦嘴角含笑。

    那笑,绝对是坏坏的那种。

    向南点头,“你就说嘛!”

    景孟弦勾了勾嘴角,“正值青春年少,有些生理欲/望还是需要发泄的。”

    “……”

    “去死!!”

    向南气得拿了枕头就砸他。

    这厮!!

    果然是个没皮没脸的臭流氓!!

    景孟弦接住枕头,仰头哈哈大笑起来,“行了,逗你玩的,就算真要发泄yu/望也不至于找你这种毫无技术可言的笨女人!”

    “呵!”

    向南冷笑,“谁不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生嫩,没经验的。”

    景孟弦笑得越发肆无忌惮了,“你在我眼里可真算不上生嫩,顶多就一小花痴!”

    “是吧?只有吕纯那样的才能入得了您大爷的眼!只要她勾一勾手指,哪个男人不往她怀里钻!当年你该不会是因为她有了新男朋友,大受打击之后才一气之下跟我在一起的吧?”

    向南故意酸酸的说着。

    “嗯!”

    景孟弦竟然就那么直认不讳的点了头,抱着肩,剑眉一挑,轻笑道,“既然你都知道事实真相,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问我这个问题?”

    “你……”

    向南直接气结,抱着另外一个枕头毫不犹豫的就狠狠朝景孟弦砸了过去。

    “景孟弦,我今天拒绝再跟你多说一句话!!”

    她气鼓鼓的喊着,然后一掀被子就将身子埋了进去,娇身一背,再也不理他了。

    看着她生气的小模样,景孟弦忍不住勾着嘴角笑了。

    “尹向南,你吃醋啦?”

    他也不起身来,就坐在椅子上喊她。

    “吃你个头!”

    向南生着闷气,没好气的回他,“喝完茶,赶紧走!顺便帮我把门锁上!”

    “喂!为什么你就那么肯定我跟阿纯之间有什么呢?”

    景孟弦笑着问她。

    他喜欢她这吃醋的小模样!

    “阿纯??哈!!”向南夸张的笑着,“阿纯!!还阿南呢!!”

    要真没什么,至于叫得这么亲密!

    向南真吃醋了!!

    “阿南……”

    某个没皮没脸的男人,居然还顺势就喊了她一声。

    向南登时就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她转过身来,恼怒的瞪着眼前嬉皮笑脸的男人,“景孟弦,你够了!别恶心我了!!”

    景孟弦抱着枕头,起了身来,走近她。

    随手将枕头垫在向南的脑袋下方,紧接着就毫不客气的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长臂探出去,捞过她的小脑袋,让她枕在自己强实有力的臂膀上,另一只手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头,“真拿你没办法,我都还没跟你计较你和戴亦枫之间的事儿,你倒还跟我计较起来了!”

    向南哼哼鼻,没好气道,“你别往我床上躺!”

    她说着,小手就不停地推挤着他的胸口,景孟弦忙笑着伸手捉住了她不安分的双手,“好了,不逗你玩了。其实阿纯一直就是我堂嫂!堂嫂,你知道是什么关系吗?”

    向南一愣,好久没缓回神来,“堂嫂?”

    “对。”

    景孟弦认真的点点头,弯着手臂,将头枕在自己的手掌上,“早在我们读书那会,她就已经跟我堂哥定过亲了!所以,知道我为什么对她特别不一样吗?因为她是我们景家的人!”

    “……”

    向南讷讷的埋在他的胸膛口里,还在回想着刚刚他说的这段乱七八糟的关系。

    “那你嫂子,岂不是特别不喜欢我?”

    向南闷声问他。

    景孟弦好笑道,“你要她喜欢做什么!你又不嫁她!行了,不说了,睡觉!”

    他说着,替向南压了压胸口的被褥。

    向南瞪眼看他,“你睡这?”

    “不行?”

    景孟弦眯着猎豹一般的双眼,看着她。

    向南脸一红,咬着唇就不出声了。

    “行了,逗你玩的,我不睡,等你睡了我就走。”

    景孟弦说着,用手指抵开她紧咬下唇的贝齿,“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咬唇,好好的唇瓣非得被你咬出印子来!”

    “那你走的时候,可得记得帮我把门锁上。”

    “知道。睡吧!”

    景孟弦拍了拍她的后背。

    向南歪着脑袋,安心的缩在他的胸膛里,闭了眼去。

    好久,却听得她低声道,“孟弦,今儿若水突然问我,为什么那天我会跟你在一起……”

    向南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沉闷。

    景孟弦一怔,半响,低头看怀里的她,“那你怎么回答她的?”

    向南整个身子猫做一团,头轻埋在他的怀里,眼眸耷拉着,卷翘的睫毛如一把小蒲扇一般粘在他的胸口里,就听得她低声道,“我撒谎说我们是无意中遇见的。怎么办?看着那样子的她,我突然好害怕……”

    景孟弦胸口微紧,手臂揽上她的娇身,“要听听我的意见吗?”

    “嗯,你说。”

    向南抬起头来看他。

    景孟弦纤长的手指,轻轻捏起她的下巴,一脸正色的问向南道,“有没有想过要一辈子跟我在一起?”

    他的语气,那么较真;眼神锐利,却诚恳至极。

    向南伸手圈住他结实的腰肢,撑着一双迷离的雾眸,没有信心的恍然问他,“我想,可是……我们可以吗?”

    他们之间那么多的阻碍,那么的隔阂,他们真的能够就这么一直认定对方,毫不动摇的走下去吗?

    “为什么不可以?”

    景孟弦挑挑眉,眼眸深重,锁定怀里的她,“只要你够坚定,愿意把自己交给我,我们就一定能够披荆斩棘的走下去!其实很多时候,幸福真的不是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就有的!真正的幸福,是活出自我!人一辈子如此短暂,为什么还要让自己活在别人的眼里!抱歉,我做不到。若水受伤的事,我也很抱歉,但我不认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瞒着她,就会是一件好事。她如今受伤了,心思脆弱的同时,我当心她因为依赖,对我越陷越深……”

    景孟弦想到今天自己去劝她时,她盯着自己时,那热切的眸光。

    向南搂着他腰间的手,更紧了些分,“那我们该怎么办?她现在这样,如果我告诉她实话的话,她会疯的。”

    “索性我们就不要再刻意的在她面前隐瞒什么了,让她慢慢的一点点发现,一点点接受,总比突然给她来个重击强!”

    景孟弦捏了捏向南微凉的小手,置于自己的手心里,沉声道,“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若水不肯成全我们,你会怎么做?你会不会为了她而放弃我!这个问题缠了我很久,但后来我没再去想它了。”

    他说完,冲向南淡淡一笑,“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不想为难你。我唯一该想的,能做的,就是让身边每一个我们爱的人,成全我们的爱情!”

    向南听闻他的话,心池里微微一动,她反手扣住他的大手,试探性的问他,“如果是你的母亲也不允许我们在一起呢?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如此坚持吗?”

    景孟弦勾唇一笑,唇角有些晦涩,“那天你瞒着我一直不肯告诉我实情,其实我就已经猜到了,或许是我母亲动了你!如今看来,当真如此!”

    向南眼眸微闪,咬了咬唇,垂了眼帘去,“对不起,我本不想告诉你的。”

    “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了,这三个字我承受不起,该说这话的人本该是我,四年前是我疏忽了你们母子,才落到现在的结果,但好在命运待我们不薄,到底还是让我们相遇了。睡吧!相信我,老天绝对不会让两个无缘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相遇、纠缠。曾经的分别或许只是一种考验,让我们更清楚的明白,什么是爱情,什么是非你不可!”

    景孟弦说着,在向南漂亮的眼帘上轻轻印了一记吻,“闭上眼,睡吧!”

    “好……”

    向南嘴角弯起一抹笑,歪在他怀里,睡了。

    她喜欢他说的这一番话。

    老天如此安排他们,一定是有缘由的!

    抛开他们之间的阻隔不说,其实他们还有许多连接点的,他们有爱情,还有他们的孩子……

    “你会走吗?”

    向南窝在他的怀里,闭着眼,惺惺松松的问他。

    “等你睡着了我才走。”

    景孟弦拍了拍她的小肩膀。

    向南眼眶微湿,用很轻的声音问他,“那不走,不行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