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父子相认(1)——检测结果显示你们是直系血亲(终于相认拉!)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辅仁医院——

    急诊大厅忙得不可开交。

    “老二,天!你们这怎么回事?”

    云墨一见满身是血的景孟弦,吓了一跳。

    “先别给我废话,快点救人!!”

    景孟弦没功夫同云墨聊天,推了尹若水和阳阳就往急救室里送。

    “老张,她身上烧伤得有些严重!你是这个科的老骨干了,她我就拜托给你了!!”

    景孟弦找了经验最丰富的教授给尹若水动手术。

    向南是轻伤,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些惊吓,已经被送入病房。

    而阳阳拍完ct片之后,已经被云墨和杨紫杉等人往手术室中送去,他忙追进了电梯,“我一起。”

    “景老师,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你别把自己当超人了!”杨紫杉有些心疼景孟弦。

    “我没事。”

    景孟弦拒绝,低头看一眼病床上的阳阳,眸色有些浑浊,“他不能有事,出去玩之前,我答应了他妈妈,必须把他照顾得好好的……”

    …………………………………………

    向南从病床上惊醒了过来。

    额上,手心里,全都是细密的冷汗,背上更是一片浸湿。

    她环顾一眼四周,确定这里是医院,忽而想起刚刚的车祸,她面色一白,“护士,我儿子呢?还有景医生呢?他们现在在哪?他们在哪??”

    向南急得眼眶都红了。

    “尹小姐,你先别激动,你儿子刚刚已经送入急救室里去了,看伤势情况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而景医生跟你一样,都只是些皮外伤,他去急救室里陪你儿子去了,你就放心吧。至于……”

    护士小姐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看一眼满眼是泪的向南,还在纠结着这句话该怎么跟她说会比较好。

    “至于什么?”

    向南急得催问她。

    那护士咬了咬唇,抬起眼皮来,才继续说,“至于你妹妹,她的伤势情况相对而言比较严重。”

    “我妹?”

    向南一下子从床上坐起了身来,她紧张的抓住护士的手,泪眸瞪大,不敢置信的问护士,“护士,我妹怎么会受伤呢?她……她根本不在我们车上啊!”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只听说好像是你妹过来救你们,然后油罐车突然爆炸,她被车门和热气冲到了。”

    向南眼泪一涌而下,“那她现在什么情况?”

    护士咬咬唇,摇头,“不是特别理想,双腿骨折,身上和脸上都有小面积的烧伤,但具体情况也只有等主治医生出来才知道了。”

    向南一听这话,面色陡然煞白,整个人差点昏厥了过去。

    她一扯手上还在吊着的水,下床,圾了拖鞋就往外跑。

    “尹小姐,你干什么去呢!你的针还没打完!!”

    护士小姐着急的追了过去。

    向南突然止步,回头含泪看着那护士,“我妹在哪个急救室?”

    “尹小姐,你先把针打完。”

    “告诉我!!我妹在哪个急救室?!!”向南哭着,激动的拔高声音问护士。

    护士见她这副伤心的模样,也没好再说什么,“在五楼的那间急救室里。”

    “谢谢……”

    向南道完谢,直往五楼奔去。

    她在三楼,也就不等那繁忙的电梯了,圾着拖鞋,踏着阶梯,直奔急诊室。

    急诊室的灯还亮着。

    那一抹猩红是向南再也熟悉不过的,每次阳阳生命垂危的时候,就会在那里接受一次又一次的生命洗礼。

    向南眼眶通红,眼泪急落而下。

    才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而已,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全被送入了医院来。

    母亲还躺在重症室里,妹妹在急救室中抢救,而她的宝贝儿子也在动手术。

    向南真的经不起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有任何的闪失。

    她每一根神经线都被崩得紧紧地,再这么下去,她真的快要疯了!!

    忽然,急诊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推了开来,一名护士拿着病历夹急匆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哪位是尹若水伤患的家属?”

    “我是,我是!!”

    向南起身,激动的就朝护士扑了过去,“护士,我妹情况怎么样了?应该没有大问题吧?”

    那护士抬起眼皮看一眼向南,“你是尹若水的姐姐?”

    “是!”

    向南点头。

    那护士将手中的夹子朝向南递了过来,“你妹妹现在的情况非常不理想,双腿伤到大动脉,血流不止,为了保命,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得马上做截肢手术!”

    “截……截肢手术?”

    向南一听,差点昏厥了过去。

    亏得护士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尹小姐,你没事吧?”

    “截肢手术?怎……怎么可能!!”

    向南眼泪如泄闸的洪水一般,不停地往外涌,她抽噎着抓着护士的手,“不截肢,护士,不能截肢!!我妹……我妹才二十岁!!你们不能这样……”

    她哭着,“咚——”的一声就朝护士跪了下来,“我求求你们,救救我妹,她还只是个孩子,如果截肢了,你让她这辈子怎么活?呜呜呜……”

    向南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截肢,这样的事情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何其残忍!!

    “尹小姐,你别这样!如果有任何其他办法,我们都不会用这么决绝的方式,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你妹妹如果不赶紧截肢的话,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知道吗?”

    “怎……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向南几欲昏厥过去。

    一时间她瘫坐在地上,面色苍白的没了任何生气,唯有眼泪还在不停地往外流,“不可能,不可能!!”

    “尹小姐,你尽快做决定吧!”

    护士小姐催促她。

    向南将脸深深的埋进手掌里,痛苦的大声呜咽着,“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这么悲痛的决定,让她怎么下!!

    让人把妹妹的双腿截下来,让她怎么残忍的应允,这感觉就像让她自己生生拿着一把刀把妹妹的双腿割下来一般!!

    她真的做不到!!

    就在向南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急救室的门再次被推了开来,一名医生急匆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家属签字没有?再耗下去,里面的病人就要不行了!!”

    向南一听这话,浑身打了个冷噤,见医生那严肃和焦急的面色就知道,里面的若水当真已经是命悬一刻。

    她哭着从地上爬起来,去拿护士手里的单子,嘴里却还在绝望的喃喃着,“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再强硬的人,也会被亲人这一次又一次的伤痛,伤到麻痹,伤到无处可伤!

    她真的宁愿这些伤痛全部都由她自己来承受,也不愿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看着身边亲人受伤,却也无能为力。

    她紧咬牙根,抹了一把泪,“我签,我签!!”

    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把命留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吧!!

    命没了,也就什么都没了,就连希望也没了!!

    “快点,病人的情况相当不理想。”医生还在那催着。

    向南的眼泪肆意的往外流,“别催了,我签!!!”

    她握笔的手,颤抖得格外厉害,字迹落在签名栏上,歪歪扭扭的,像丑陋的虫子。

    而那些可怕的虫子仿佛已经钻进了她的心脏里,一口一口嘶哑着她,几乎是要将她活生生的吞噬,撕碎。

    向南觉得天旋地转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下一瞬,眼前一黑,她便彻底没了知觉的昏死了过去。

    向南再醒来,已经回到了病床上。

    她把脸埋在被子里,用枕头压着,嘤嘤的哭泣着。

    她再也不敢去问护士她的妹妹怎么样了,她恨不能自己一睡不起,那样就不会知道妹妹的痛苦,那她也就不用承受这些身体之外的痛楚了!!

    她不知道等妹妹醒来之后,自己该如何告诉她,她的腿没了。

    她更不知道等母亲从重症室出来之后,她该如何跟母亲请罪……

    ………………………………………………

    而这边,手术室里,阳阳的情况较于尹若水要好太多。

    景孟弦因为受伤的缘故,没有亲自上手术台,即使再担心,他也绝不会拿阳阳的生命开玩笑。

    他坐在圈外,仰头,专注的观看着显示屏里,手术的一切动向。

    从小家伙额上挑出一块块玻璃碎渣的时候,景孟弦急喘了口气,胸口因紧张而剧烈起伏着。

    云墨好笑的睇着他,“老二,干嘛呢!这种小到几乎不能称得上手术的手术,都能把你紧张成这样?这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

    景孟弦没有偏头去看他,依旧只是紧盯屏幕,冷声同他道,“你少给我分心!”

    云墨笑得猖獗,勾了勾嘴角,“你这么紧张,不明白的还以为这是你儿子呢!”

    杨紫杉撞了撞他,“向南姐的儿子,将来自然就是景老师的儿子,他能不紧张吗?”

    对于他们的议论,景孟弦宛若充耳不闻,剑眉深敛着,专注的观察着手术情况。

    倏尔……

    “动脉出血了!!!”

    景孟弦喊了一声,猛地回头看向蔡凛。

    “该死!!”

    蔡凛骂了一句。

    云墨和杨紫杉脸色微变。

    景孟弦忙从圈里踏了出来,站定在蔡凛身边,感觉到了蔡凛有几分慌乱,他忙喊了一声,“慌什么!”

    沉稳的声音让蔡凛微微定了定神。

    小林急忙递了血包给蔡凛。

    所有人的脸色都极为难看。

    “小林,给血库打电/话,让他们多送几包血过来,以防备用!!”景孟弦立即吩咐小林道。

    “是!”

    小林匆匆打电/话去了。

    蔡凛和云墨负责给小阳阳输血,手里的血袋已经快不足了,一干人等都盯着小林,催促她,“让那头快点!”

    小林挂了电/话,匆匆折了回来,一脸的急色,“景医生,不好了,血库里面rh阴性a型血已经空库了,怎么办?我们现在是不是要立刻联系其他医院?”

    “该死!!”

    云墨咒骂了一句。

    怎么小阳阳就偏偏是rh阴性血呢?

    要知道这种血型放眼全世界都极为罕见,以至于被人称为‘熊猫血’,而rh阴性a型血更是只占整个人类的0.102%的比例,这样的血,由于太稀缺,一般的普通医院都不具备库存,就连他们这样超大型的医院也时长是库空的,所以拥有这样血型的人种一旦出现大出血的情况就有可能直接危及生命,而许多人为了避免血液供应不足的情况会加入一些同城的聊天群,一旦有状况发生便能及时联系拥有同样血型的人赶来医院献血。【镜子在这里温馨提示下:如果有亲们拥有这样的血型,大家可以搜寻一下同城的熊猫血聊天群,未雨绸缪,互帮互助,让社会充满爱,也让爱在你身边。】

    “rh阴性a型血?我是!!”

    景孟弦说着就疾步往外走,“快!!从我身体里抽!不管需要多少,先扛着!!紫杉,你去负责联系其他医院,看哪家医院有,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把血袋送过来!小林,你来给我抽血!!”

    “可是,景医生,你现在受了伤,也流了不少血,如果再抽这么多血的话……”

    小林还有些为难。

    “不要说废话!快点!!”

    景孟弦说着便已经兀自先踏出了手术室里去。

    一时间,手术室里,气氛紧张得都有些让人透不过气来了。

    蔡凛和云墨对视了一眼,脸色有些许的难看。

    这孩子他们定不能让他出任何情况!只希望景孟弦的血不出什么问题才好!

    数分钟后,景孟弦输血完毕,又折回了手术室。

    “紫杉,情况怎么样?”景孟弦问她。

    “庆幸,协和医院还有,现在那边已经加急往这边送过来了。”

    景孟弦看一眼手术台上,了无生气的小阳阳,心口蓦地一疼,看一眼蔡凛,交代一句,“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嗯,别担心,只要血袋足,不会有问题的。”

    蔡凛安抚着他。

    景孟弦点了点头,出了手术室,进了缓冲室。

    他用座机拨通了向南的电/话,那头很久才接通。

    “向南,是我。”

    低沉的嗓音透过电/话,传递了出去,然而那头回答他的确是嘤嘤的抽泣声。

    向南捧着手机,坐在休息倚上,头靠着冰冷的墙壁,贝齿紧咬着手指,呜咽的哭着,不停地掉眼泪。

    “怎么了?”

    景孟弦心一揪,“为什么哭?”

    向南在电/话里哭得一抽一抽的,听到他沉稳的声音,她更是已经泣不成声了。

    “孟弦,若水……若水被要求截肢了……”

    景孟弦握着话筒的手,微微一僵。

    心,一疼,因为电/话那头的女人,也因为那个无私救他们的女孩。

    “你知不知道,那字还是我签的!那感觉,就像是我拿着刀把她的双腿据下来的一般!!”

    向南捂着自己犯疼的胸口,“我现在好难受,心好疼,疼得就快要死去了一样!!”

    景孟弦薄唇紧抿着,忽而想到那个年轻的女孩,毫无畏惧的冲过来,一个又一个的把他们从危险里救出来,听得她就在那喊,‘景医生,我马上回来救你!我马上回来救你!’

    景孟弦胸口有些憋闷,但他习惯了对待所有的事情以最平静的态度处理。

    他喘了口气,胸口起伏得有些明显,“南南,别咬着手!”

    他依旧是那个最了解她的人,知道她伤痛的时候,习惯了咬自己的手,用此来麻痹她心口的疼痛。

    “听我说,你签字不是害了她,你是在救她!医生不会无故提出截肢的要求,是真的危及到了她的生命才这样,知道吗?”

    他尽力安抚着电/话那头的她。

    向南抽噎着点头,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

    “阳阳呢?阳阳情况怎么样?”她又问。

    “很好!”

    景孟弦回她,“你别担心,他很好,很坚强!他会平安的……”

    “呜呜呜……”

    向南又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听得景孟弦心里一抽一抽的,此时此刻,他真想自己能够守在她的身边,但他知道,她会更希望他能够守在她的宝贝身边,那样她会更安心一些。

    “等我,阳阳这边的手术很快就要结束了。”

    “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只要大家都好好的就好!”

    向南唯恐他会担心自己,抹了一把眼泪,急忙把抽噎的声音收了几分。

    “景医生!!”

    倏尔,就听得小林在那头喊景孟弦,语气听起来还有些急。

    景孟弦心里‘咯噔’了一下,却不敢让电/话那头的向南知道,连忙伸出手冲小林摆了个ok的手势,同电/话里的向南道,“护士叫了,我先过去一趟,你要坚强一些,别再胡思乱想,任何事情等我出来再说。”

    “好。”

    向南乖乖点头,沉重的心,一瞬间似乎平和了不少。

    景孟弦挂了电/话,匆匆回了手术室。

    “什么情况?”

    他才一走进手术室里,所有的人都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他,却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到底什么情况?”

    他被众人的眼光盯得有些恼了,剑眉紧蹙,看向小林,“到底怎么了?我的血液有问题?”

    “是!”小林点头,又匆忙摇头,“不,不是那种问题……”

    小林已经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说着将手里的化验单交到景孟弦手里来,惊颤道,“景医生,血液检测结果显示你跟小阳阳是……直系血亲!!”

    【写到这里镜子长松口气,该来的终于都要来了,大家等得辛苦了!明天0:00点更新两万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