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爱你——雪中浪漫表白(2)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孟弦感叹一句,眼潭微红,捧住她仓皇的脸蛋,继续说,“当我可以感觉到你的真心时,你就往后退一步,我想前进,可是原谅我曾经被你这条毒蛇狠狠地咬伤过,我也会害怕,也想过要退缩,可是你这条毒蛇的毒就像可怕的罂粟,剧毒,却让人疯狂上瘾,明知会受伤,可还是忍不住一头往里栽了进去!!”

    景孟弦一口气说了很多,喘了口气,红着眼看着她,“尹向南,我说这么多,你听懂了吗?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向南轻喘着气,眨眼,又眨眨眼。

    胸口闷得让她完全喘不过气来,却听得景孟弦那如低沉的提琴般的声音,在她的耳畔间轻呵出来,“尹向南,我在说……我爱你,你听懂了吗?”

    他说这句话的话,已然收紧了手臂的力道,让她,更紧的埋进他的怀里,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直接把她嵌进身体里,融入骨血中……

    这样,她就再也无处可逃,无处可躲了!!

    尹向南,我在说我爱你啊!你有没有听懂,有没有感觉到?

    景孟弦的下巴紧紧地抵住她的头顶,闭上眼,将泛红的眼眶掩上,用心感受着怀里这份柔软的存在。

    向南哭得泣不成声。

    情感根本无法得到控制,她整个扑在他怀里,失声抽噎着,几乎快要背过气去。

    这三个字,其实她多想听到,却又多害怕听到……

    它太沉重太沉重了!!她担心他们背负不起!!

    “为什么要爱上我?”

    突然,向南红着眼,不受控制的冲他怒喊,“为什么要爱上我!!景孟弦,不要爱我!爱上我,不会幸福的!我们不会幸福的……”

    她伸手去推开他,眼泪如大雨般倾泻而下,“你的爱不该属于我,不该给我这种人的!!”

    景孟弦被她推嚷着,猩红的眼底,血丝越来越多,他伸手抓过她纤瘦的肩膀,忍无可忍的冲她怒吼,“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属于你?!!尹向南,给我一个理由!给我一个不能爱你的理由!!”

    向南抹泪,哽咽的大声回他,“我是毒蛇,就像你说的那样,景孟弦,我是一条毒蛇!你不要靠近我,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爱情和幸福!我给不了!你知道吗?”

    向南拼命的去推他。

    景孟弦霸道的伸手就扣住了她的下巴,指间的力道很重很重,就像一把冰冷有力的钳子一般,让向南的脸蛋顿时就动弹不得了。

    “尹向南,既然给不了,你为什么还要爱上我?”

    景孟弦低沉着嗓音冲她大吼,猩红的眸底有怒火在跳跃。

    “我不爱你!!我早在四年前就不爱你了,你不是早就清楚了吗?”

    向南赤红着眼,回他。

    景孟弦眼潭剧缩了几圈,扣住她的下巴越发使力,能清楚的看见她的肌肤在他的手指间越渐泛红,他将向南的身子猛地往后一靠,一把就将她重重的压在了身后冰冷的墙壁上。

    他压着喉咙,毫不留情的直接戳破她,“不爱我,会在我差点感染艾滋的时候,奋不顾身的靠近我,陪着我?不爱我,会在我结婚前一天,躲在房间里抽烟?不爱我,会在我差点死在前线的时候哭得情不自已?尹向南,你扪心自问,你真的不爱我吗?”

    景孟弦冷笑,眼底决绝的没有一分温度,“你敢用我的生命来起誓吗?”

    向南抬起水眸,不解的瞪着他。

    “尹向南,你对天起誓,如果你此时此刻是爱我的,我出门就被车撞死,被雷劈死!!只要你敢说这句话,我就立刻放你离开!可是,你敢吗?!”

    景孟弦凉薄的嘴角凝着冷骘的笑。

    “疯子!!”

    向南红着眼,嘶声大骂。

    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一狠起来,几乎能狠到骨子里去。

    只有向南,向南清楚他,他虽然表面上温润,谦和,可是,那是因为你们没有惹到他,没有拔到老虎的牙齿。

    他是野兽,一旦把他的野性肆放出来,你会发现,他拥有着你从未见过的狠决,冷厉……

    景孟弦攫住她的下巴,冷酷一笑,诘问她,“尹向南,你敢吗?”

    “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向南红着眼,愠怒的去抓他的手,“我不会跟你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景孟弦毫不留情的戳穿她,“那是因为你不敢!!”

    他急喘了口气,下一瞬,一俯身,低头,就狠狠地咬住了向南的唇瓣。

    这一记粗暴而又狂热的吻。

    他几乎是撕咬着的吻着向南的,向南抵死挣扎,弄得满头大汗,气喘连连的,却还怎么都没办法从他的怀里逃脱出来,甚至于只能任由着他往疯狂里深吻,占有。

    他就像一只被惹急了的猎豹,大手一把用力托起向南的臀部,将她抵在墙壁上,疯狂而肆意的啃咬着她的唇瓣,大掌捧住她柔软的翘/臀,使力捏着,仿佛是在惩罚着她的逃避和不老实一般!

    “尹向南,既然不敢,那么从此以后你就贴上了我景孟弦的标签!!再想逃,门儿都没有!!”

    他霸道的话里,分明还隐着亢奋和喜悦!

    “以后我在哪里,你就必须在哪里!!”

    他的吻,再次朝向南霸道的倾袭而去,动作虽还是刚刚那般强势,却明显较于方才要温柔了许多,许多。

    他极致深情的吻着她,厮磨着她的唇,用湿热的舌尖,小心翼翼的描绘着她香甜的檀口,极其用心的品尝着她的味道。

    向南的眼泪肆意的往外流,右手抗议的拍打着他的胸膛,“景孟弦,你是只霸道的豹子!!我讨厌你,讨厌你!!”

    “谁要做你的女人!谁要爱你!!唔唔唔————”

    向南含糊的喊着,被景孟弦吻得心猿意马,却还在撒娇般的抗议他的粗鲁和霸道。

    但越是如此,景孟弦就越发吻得带劲,吻得疯狂,他喜欢这样娇蛮的尹向南,喜欢得要命!!

    “不想做也来不及了,不想爱也晚了!!”

    景孟弦欣喜若狂的把这一记吻,再加深,加重!!

    即使两个人吻得气喘连连了,却始终还舍不得放开,而向南更是凄惨,一双唇瓣完全已经被他蹂躏得又红又肿,但他显然没有要就这样放开她的意思!!

    于是,第二个世纪缠绵之吻,又在绵延……

    虽然粗鲁,狂暴,霸道,却分毫也不弱于第一个的浓情,缠绵!

    世界上最美妙的一件事是,当你拥抱一个你爱的人,他竟然把你抱得更紧。

    这是景孟弦所想,却更是向南所觉!

    滑雪场的中间——

    一群小朋友还在那笑着闹着耍着。

    “小阳阳,你爹地妈咪好奇怪哦,刚刚还看到他们吵得好凶,可是现在居然又在玩亲亲了。”

    小阳阳回头去看自己的妈妈和景叔叔,然后又折回头来看向身旁可爱的小女孩,主动伸手,像大哥哥一样牵过她的小手,露齿一笑,“大人的世界我们不懂啦!”

    “也对!!”

    小女孩儿萌萌的点头。

    小向阳又回头笑看一眼雪花中深吻的妈妈爸爸,小脸蛋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

    他的妈妈,终于有男朋友了!!

    优秀的景叔叔真的成了妈妈的男朋友!太好了!!

    景孟弦兜里突然响起的电/话,非常不客气的将这份浪漫打破。

    起初,景孟弦没在意,不理会那噪杂的铃音,继续亲吻怀里的女人。

    然而,电/话却没完没了的响着,向南真的有点听不过去了,她喘着气,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先……听电/话,可能是医院有急事。”

    景孟弦这才狠狠地在她的唇瓣上又吸了一口,这才不舍得从她的唇间退离开来,习惯性的转身去听电/话。

    电/话是医院打来的。

    向南倚在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眸光却依旧落在景孟弦那张迷人得有些教人痴醉的侧颜上。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她几乎都还像在梦里,那么的不真实。

    心跳还继续紊乱着,唇瓣红肿,檀口间满满都是他那迷人的味道……

    那句霸道的‘我爱你’还似放声线电影一般,不停地从她的耳边响起,一声又一声……

    向南忍不住又红了脸,看着他的目光越渐炙热,柔暖。

    却仿佛是感觉到了她朝自己投射过来的眸光一般,打电/话的景孟弦,倏尔偏了头回来看她,四目相对间,他性/感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而后他又折回了头去,认真的与电/话里的人交谈着。

    “所以我现在必须得回医院一趟吗?”

    “嗯,我待会再回复你,先挂了。”

    景孟弦收了线,转身回去看向南。

    他身形微倾,凑近向南,双手分开撑在向南的左侧,却久久的只是盯着向南看,也不作声。

    向南被他盯得面红耳赤,低着头躲着他的目光,问他,“医院有事吗?”

    “嗯。”

    景孟弦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右手手背,动作似乎很是随意,却偏偏还透着一种极致的宠溺。

    “你要不想我回去,我就不去。毕竟我先答应你,要陪你和阳阳一天的。”

    他分明有些不舍得。

    “工作的事,怎么能耽误呢!”

    向南对于他忙碌的工作一向很理解,“医生是病人的天神,所以一旦穿上了医生这件白袍,自然要把病人当成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景医生,回去吧!”

    景孟弦眼眸闪烁,笑看向南,低头在她的鼻头上轻轻咬了咬,“你陪我一起去吧。”

    他舍不得她!

    就像那种热恋中的情侣,突然要分开的感觉,很难受。

    还没分开,就已经开始想念了,就已经开始害怕那种分别了,即使是短暂的身边没有她,但也空虚得能让他无所适从。

    “你们俩陪我一起回医院,然后晚上一起吃饭,我要带阳阳去一个很美的主题餐厅吃饭,然后我再送你们回协和医院,好不好?”

    他蛊惑的话,像细小的虫子一般,一口一口轻轻的吞噬着向南所有的防备和理智,到最后她竟只能乖乖的点头,“好。”

    景孟弦扬起嘴角一笑,“乖……”

    …………………………………………………………………………

    还才一上车,小阳阳便已经沉沉的窝在后座上睡着了,玩了一天,他还当真是累了。

    向南让他那颗小脑袋垫在自己的腿上,手臂搭在他娇小的身上,不停地轻抚着他,看着儿子的睡颜,想到刚刚所发生的那一切,向南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暖流……

    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景孟弦从后视镜里看着向南那微微弯起的嘴角,清淡的薄唇也忍不住扬起一道迷人的弧度。向南似感觉到了景孟弦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她抬起头来,也从后视镜里看他。

    “看什么?”

    她忍不住笑问他。

    景孟弦勾了勾嘴角,将目光挪至正前方,“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呢?”

    “不跟你贫嘴。”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把手拿过来。”

    “嗯?”

    向南错愕。

    却还是乖乖的把手从座椅的中间探了过去,却被他一伸手就紧紧地扣住了。

    十指紧扣,深深相连。

    向南一愣,回神过来,轻斥他,“你专心开车。”

    “我很专心。”

    景孟弦抓着向南的手,在自己的唇边轻轻一吻,眼睛却专注的看着前方。

    所有的一切,仿佛如梦一般,那么不真实。

    他叹了口气,“真难想象,绕了一大个圈子,最后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向南的心一疼。

    能感觉到他对自己那份深切的怜惜,忽而想到怀里的小阳阳,又想到他的母亲……

    向南咬了咬下唇。

    景孟弦剑眉轻蹙,“跟你讲过很多遍了,不要咬唇!嘴唇上迟早会留个齿印的。”

    向南一听这话,就乖乖松了齿。

    景孟弦满意的弯了弯嘴角。

    “变乖了。”

    向南一听这话,脸登时就红了,佯装不快的瞪他一眼。

    景孟弦紧了紧他手心里的小手,“有件事我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讲。”

    向南抿了抿唇,眼波一转,犹豫了半会,才道,“其实我也有件事,一直没跟你说……”

    “嗯?”

    景孟弦偏头,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又折回头去继续开车,“什么事?”

    “你先说吧。”

    向南还想让自己缓口气。

    她看一眼怀里的宝贝儿子,又看一眼景孟弦那张迷人的侧颜,心下竟有些期待,当他们知道对方其实就是自己的至亲的时候,他们的心里会作何感想呢?

    “我跟曲语悉取消婚约了。”

    “嗯?”

    向南愣住。

    才忽然想起刚刚自己稀里糊涂的和他确定了心意,却早把曲语悉和他的这事给忘了,现在想来,心里其实难免有些歉责。

    景孟弦见向南没反应,稍稍不快的蹙了蹙眉,“你好像不太在意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如果真不介意的话,或许我还可以跟她继续下去?”

    向南不悦的瞪他。

    将下巴搁在景孟弦的座椅旁,低声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曲小姐。”

    景孟弦握着她的手,再紧了紧,有些心疼道,“要说对不起,也轮不上你,这是我跟她的事情!与你无关,我会解决的。”

    向南偏头看他,眉眼微挑,“你的意思就是,你跟她取消婚约并非因为我?”

    景孟弦眼底含笑,“因为爱情。”

    向南心一动,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眼波流转间,忽而又忆起四年后他们三人的第一次见面……

    “其实你应该也爱过她的吧?我记得我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当时觉得她好美,你们好般配,而且,我是第一次见到那样绅士的你……”

    向南苦笑,“我记忆中的景孟弦从来都是一个清冷没有波澜的男人,甚至对身边的女孩连个笑都会吝啬于给予,毒舌,刻薄,有时候还很凶悍,可是,你对她就不一样,你会很温柔,很体贴,服务员拿菜单过来的时候,你会埋头问她想吃什么,喜欢吃什么……”

    说到这里,向南又咬了咬唇,有些郁结继续道,“可你对我就不一样了,你从来都不会问我我想吃什么,我喜欢吃什么!甚至是四年后第一次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哪怕出于客气,你都没问过我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这样看来……”

    向南拧拧眉,“景医生好像还是喜欢她多一些吧?”

    景孟弦好笑的挑挑眉,“原来这些事情你都记得。难怪人家说女人喜欢翻男人的旧账!看来所言甚是。”

    向南撇撇嘴,“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就是承认咯?”

    好吧,她的心里确实还有些小失落。

    “不正面回答,是因为不想回答,不想回答是因为你这样的问题有点笨,不太愿意回答。”景孟弦拇指轻轻的抚过向南的手背,叹了口气,才又继续道,“你会在偏陌生的人面前表现得极为识大体,会客气的询问她想吃什么,喜欢吃什么。这些礼节问题,你只会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才会注意。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懂。”

    向南眨眨眼,微笑,显然很满意他的解释。

    “至于没问过你想吃什么……”他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我那天点的东西,有一样是你不喜欢吃的吗?”

    向南鄂住。

    心,怦然一跳。

    眼眶一热,差点有泪就要涌出来。

    “你呢?你想跟我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