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幸福一家三口——雪中浪漫表白(1)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园——

    小家伙是真的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雪景……

    “哇……好漂亮!景叔叔,这里真的是超漂亮的!”

    景孟弦将阳阳扛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坐在,单臂举起来,将小小的他紧紧地抱着,一步一步往雪园最深处走去。请使用访问本站。

    向南一个一步脚印的跟在两个男人的身后。

    她一抬眼就能见到景孟弦那道伟岸如山的背影。

    都说父亲的背影像一座大山,而孩子便是这座大山里的清泉,淌淌的流着,滋润着大山的心田。

    眼前,小家伙低着小脑袋,凑近爸爸的头顶,与他细声咬着耳朵,两个人似在说着什么悄悄话。

    然后就听得小家伙‘咯咯’的笑声,从不远的前方传了过来。

    一瞬间,向南的眼眶就湿了。

    父子情,是不是大抵就是这样了?

    向南怔怔的站在原地,有些贪恋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下来,而这温馨的一幕就会成为永恒。

    “妈咪,你怎么不走了呢!”

    突然,前头的小奶包转了小脑袋过来,喊向南。

    景孟弦也侧了身过来,深意的看着身后那个站在皑皑白雪中,眼泪肆意的尹向南。

    向南忙擦了一把眼泪,扬起笑,就朝他们奔了过去,“来啦!”

    才一走至景孟弦的侧身,突而就觉腰间一烫,景孟弦的手臂紧紧地扶住了她的腰肢。

    向南抬头看他,轻轻拍了拍腰肢上的手臂,“喂……”

    “安分点!”

    景孟弦的语气里,霸道意味很足。

    向南撇撇嘴,也就只能乖乖任由着他揽着往前走了,却听得他沉声问她,“刚刚为什么哭?”

    向南愣了愣,才回答,“头一次见阳阳这么开心,我很激动,谢谢你。”

    向南抬头真诚的同他致谢。

    景孟弦沉默,不做声了,只是搂着向南腰肢的那条胳膊,愈发收紧了力道。

    肩上小家伙看着他们,笑得更灿烂了。

    金色的晨曦透过树林斑驳的映射出来,落在紧紧相贴的一家人之上,如同给他们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辉……

    清新的梅花香,在这幽静的小树林里浪漫的散开,沁人心脾,美得甘甜。

    ……………………………………

    滑冰场里——

    向南张开独臂,踩着冰鞋,踏着风,迎着飘满梅花香的寒风,旋转着美妙的身姿,在雪白的冰场里尽情飞舞着……

    清新的笑脸,纯粹得像刚入人间的仙子,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如同一曲天籁之音,萦绕在整个滑冰场里,荡漾在景孟弦的心池中。

    曼妙的娇身如风一般,一次又一次掠过他身边,席卷着梅花浪漫的幽香,掠过景孟弦的鼻息间,迷离了他的心魂。

    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截住了飞舞而来的向南。

    腰肢倏尔被他一扣,向南笑着眨眨眼,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干嘛?你想跟我一起来玩吗?”

    她嘴角那纯粹的笑容,天真烂漫,那双弯起的如月牙儿的眼眸,明亮如璀璨繁星,教人单单只是看着,便心潮澎湃。

    景孟弦炙热的眸光盯紧她,轻喘了口气,胸膛微起伏着,“你在勾/引我?

    “啊?”

    向南一愣。

    漂亮的水眸忽闪忽闪着,而后回神过来,红着脸,瞪他,又看一眼正在景孟弦脚边专心舔着棉花糖的小东西,她害羞的推了推景孟弦的胸膛,“快放开我。”

    景孟弦却强势的将她更紧的往怀里一带,另一只手攫住向南的下巴,霸道的抬高,下一瞬,不由分说的就强吻了下去。

    “唔唔——”

    向南没料到这家伙竟然会在这种人多的场合里亲吻自己。

    何况,儿子还在呢!!

    向南在他怀里推挤着,却始终无济于事。

    甚至于,能感觉到他湿热的舌尖,正在努力的想要撬开她的红唇。

    动作里,满满都是粗鲁的霸占。

    向南又羞又气,自然是不敢让他侵占。

    虽然接吻不是什么坏事,可是,宝贝还小,被他看到,万一让他身心不健康了怎么办?

    景孟弦显然非常不满向南的抗拒,他微微从向南的唇瓣前挪开了些分,蹙眉,命令道,“把嘴张开!”

    “阳阳在!唔唔——”

    混蛋!!

    向南的话还未来的及说完,唇才一张开,竟然就被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给再次狠狠地吻住。

    大手直接扣住她的脸颊,让她张开的唇瓣不能轻易阖上,而直到他的舌尖顺利入侵之后,他方才松开了她的颊腮,转变为温柔的捧抚。

    而另一只大手,则牵着脚边上小阳阳的小手儿,唯恐他会乱跑,又或者摔跤跌倒。

    两个,他都不愿意放手,也不想放!!

    脚边的小阳阳一张纷嫩可爱的小脸蛋儿几乎都快要埋进那粉色的棉花糖里去了,他好满足的添了一口……

    超甜的!!

    然后,他扬起小脑袋,看着头顶深吻缠绵中的爸爸妈妈……

    金色浅薄的阳光下,开始漫天飞舞着白如纱幔的雪花,清幽的梅香弥漫在清新的空气里,好浪漫……

    而他们,在阳光的雪景里,仿佛吻了一个世纪之久……

    阳光从他们紧紧相贴的迷人五官中透射过来,两张幸福的面庞融在金色的光晕里,暖暖的旖旎顿时泄漏了整个滑雪场……

    脚边,小家伙幸福的一口一口舔着手里粉粉的棉花糖,超甜,超超甜!!

    “哇塞,看那一家三口,超幸福啦!!”

    滑雪场里,时不时的传来周遭游客们的议论声。

    “真的!天,这一幕太唯美了!太幸福了!我要拍下来,拍下来……”

    男人单手紧搂怀里女人的细腰,另一只手则紧紧地牵着脚边的孩子……

    三个人,就那么忘我的,幸福着!!

    “这才真的是个完美好男人啊!!”游客拿着脖子上的单反相机,边拍边激动的感叹着。

    “他们三都太美了!我以为只在法国才能见到这么浪漫的爱情……”

    曲语悉震惊的望着滑雪场里那浪漫的一幕,听着周遭盛赞的议论声,她垂落在双侧的小手越握越紧,刚还温柔的眼潭里迸射出一抹阴沉的寒光……

    目光,落在景孟弦脚边上那个小男孩身上,寒光越来越森冷,凛冽!

    “语悉,走了!走了!不看了,别人的幸福啊,咱们只会越看越嫉妒!我们去那边玩雪橇了!”

    朋友拍了拍发怔中的曲语悉,见她还在专注的看着别人的幸福,忍不住提醒她。

    曲语悉忙收了视线,牵强的扯出一抹笑来,“你们先去玩,我打个电/话就来,对了,刚刚你是不是把这一对情侣的照片拍下来了?回去记得发给我,我也喜欢。”

    “好!那你赶紧来!照片回去发你。”朋友扬扬手,笑着离开。

    曲语悉将视线回落至滑雪场里那久久不分开的一双人儿身上,嘴角掀起一抹冷凝而决绝的笑意。

    景孟弦,尹向南!!你们以为没有我,你们就能顺利在一起了吗?休想!!

    她转身,踏着深雪,往山上露天滑雪场走去。

    一边走,一边拨通了尹若水的电/话。

    “若水,是我。”

    “嗯,干嘛,找我有事啊?”

    “你在干嘛呢!”曲语悉装做没事儿一般,轻松的问着尹若水。

    “我当然是在陪着我妈了,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啊?”

    “你妈不是在重症室里吗?”

    “对啊!我就在外面看着。”

    “你可真孝顺!你知道我刚刚见到了谁吗?”

    曲语悉故意同尹若水卖着关子。

    “谁啊?”尹若水好奇的问她。

    “我见到你姐了,而且,她手里还牵着个孩子,那孩子长得跟她可像了,是她儿子吧?她跟亦枫的孩子吗?”

    曲语悉试探性的问着尹若水。

    尹若水顿了一下,隔了一会儿才说,“行了,既然你都看见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孩子不是亦枫哥的,至于孩子爸爸到底是谁,我们也不清楚。其实我姐不希望我把她有孩子的事儿给你说起。喂,你可不许去跟她说是我告诉你的,这可是你自己看见的!我可不想听她唠叨。”

    “当然,我怎么可能会去说,这事儿也不关我什么事,我就好奇一问而已。”

    曲语悉虽是笑着说着的,但那双一贯温柔的眼眸,此刻却寒如冰棱。

    握着手机的手,更是苍白得有些可怕。

    原来,他们之间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温纯烟知不知道这个孙子的存在?如果知道的话,会怎样?会大发慈悲让尹向南踏入景家吗?

    起初她预备把刚刚那些照片发给温纯烟的,但现在看来,发给她说不定只是促成了这段该死的姻缘罢了!

    曲语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打电/话给我就为了这事儿啊?”

    “当然不是。”曲语悉笑起来,“我现在在雪园里和一群朋友在这边玩,今天的雪景很美,金色的阳光里飘着浪漫的雪花……”

    曲语悉回头,看着渐远的滑雪场里那一双幸福得令人发指的情侣,清冷的眸子不自觉有些微湿,就听得她继续说,“你也来玩吧!来陪陪我!陪我一起来欣赏这里的浪漫,相信我,你一定会震惊的……”

    尹若水走到窗边,看着窗外萧条的雪景,笑问道,“真的有那么美吗?从我这里只能看到医院里的消沉和落寞,没有你说的那些浪漫。”

    “来吧!难得周末,而且阿姨现在已经好了许多,你每天没日没夜的陪着,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你相信我,来一趟这里,你绝对不虚此行的。”

    尹若水莞尔一笑,“我好像真的被你说动了。”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曲语悉嘴角的笑意漫开。

    “嗯,那我稍微晚点过来,先跟护士交代一下情况,不然我不放心。”

    “好的,没问题,那我等你!快点哦!”

    曲语悉挂了电/话,又回头看一眼滑雪场里的尹向南和景孟弦,嘴角扬起一抹深意的笑……

    而后,折回头,往高山踏雪而去。

    幸福的滑雪场里……

    “啊——”

    向南被景孟弦甩手抛出去,整个人沐浴在阳光着,迎着风,仿佛是要往那幸福的天堂中扑过来。

    这刺激的速度,让她忍不住尖叫。

    眼见着她的身子快要砸向滑雪场的边沿,却突然,身子被一双结实的猿臂拦腰截住,整个人坠进一堵结实的胸膛里去。

    一抬头,就见到了景孟弦那张噙着笑意的迷人面庞。

    他牵起她的手,抱着她,以最优雅的姿态,在滑雪场里旋转了几个身……

    向南仰头,痴痴然的看着眼前贵气,而又魅得足以颠倒众生的男人。

    她弯着眉眼笑起来,“今天不该是阳阳的主角吗?为什么到最后玩得最欢的却是我们呢?”

    “因为他有更好的玩伴了,他不需要我们领着他。”

    景孟弦优雅的说着,又抱起向南转了一个圈。

    一眨眼,向南就见小阳阳踏着小小的冰鞋,正和一群可爱的小朋友们在滑雪场的正中间欢快的滑行着,他们笑着,闹着,抱做一团,好不快乐,即使小朋友都摔作了一团,但他们也依旧笑得像无邪的小天使,而后坚强的相互搀扶着从冰地上爬起来,继续玩……

    看着阳阳那胜过阳光的灿烂笑容,向南的眼角禁不住有些潮湿。

    “孩子的天真世界,是再多的爱也没办法替代和弥补的。”

    景孟弦看着向南说道。

    向南眨眨眼,羽睫有些湿润,“我这个妈妈是不是很失职,这么多年了,阳阳一个朋友都没有!而我,却总是自私的把他关在医院里……”

    “这是每一个做母亲的天职。”景孟弦捧起她的脸蛋,望着她眼角晶莹的泪水,心疼的感叹道,“任何一个做母亲的都害怕自己的儿子赶在自己前面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总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抓着医院,任何一点危险的事情都不敢让自己的孩子去尝试,她们恨不得能把孩子捧在手心里,含在嘴里,恨不得替他们挡去所有的风霜,更恨不得去替他们承担这份病魔所带来的痛苦,所以母亲会变得格外小心翼翼,这不是母亲的失职,这是母亲伟大的母爱本性!因为有了这样柔软如海的母爱,所以才诞生了深沉如山的父爱!”

    深沉如山的父爱……

    向南心一痛,眼眶里更多了份湿润。

    原来,一个家庭的美满,对孩子的成长如此重要!!

    她红着眼,吸了吸鼻子,感恩于他的抚慰,“原来你不仅是个好医生,将来还会是个好爸爸!”

    景孟弦拍了拍向南的脑袋,“我只是希望我能够演绎好我人生中的每一个角色。”

    向南抬起右手,握了握他宽厚的手掌,心底无限感动,“谢谢你给我的安慰,也谢谢你给我如此好的建议,我也会学着你,努力的演绎好人生中的每一个角色,尤其是妈妈这个伟大的角色!”

    景孟弦低眸看紧她泛红的水眸,双手捧起她还挂着泪痕的脸蛋,眼神闪烁了一下,沉声问她,“只是妈妈这一个身份吗?”

    分明是平静的语气,向南却清晰的从里面听到了一份期待的情愫。

    他目光灼灼的锁住她,胸膛微微起伏着,耐心的等待着向南的回答。

    向南羽睫轻扇,微喘了口气,恍然的看着他,却终究缄默着不语。

    景孟弦叹了口气,不想逼着她,只好作罢。

    他总觉得,怀里的她,其实总在有意无意的逃避着对他的心意。

    为什么?他不明白!

    他捧过向南的头,将她埋进自己的胸膛里,让她在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清楚的听到自己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或许她不知道,这里,从来只为她而凌乱过跳动的节奏!

    猿臂抱着她,越来越紧!

    “你在怕什么?”

    景孟弦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她。

    向南一愣,仰头,眨眨眼,不解的看着面前这张迷人的俊脸。

    而他,也低头看着她。

    他捧高她迷糊的小脸蛋,俊脸凑近她,深深的凝望着她的双眼,认真的问她道,“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心意吗?”

    向南眉眼一颤,眼底掠过一抹闪烁,她逃避着想要从他的大手里出来,慌得就不敢再去看他。

    “尹向南!!”

    景孟弦叫住了她。

    声音冷沉,似有些怒意。

    说是怒意,倒不如说是无力,对她的无可奈何!

    “告诉我,你在躲什么?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我是毒蛇猛兽?为什么你每次感觉到我的真心的时候你想到的就是一味的躲避,你为什么就不敢直面我的心,直面你自己的心!!”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向南想要从他的怀里退开来,潮湿的眼眶,泪水越积越多。

    但景孟弦哪里肯放手,捧着她脸蛋的手,越发用力。

    双眸凝住向南,满满都是无奈,“愿意为我往前走一步吗?”

    他的话,一问出来,向南的眼泪就跟着抑制不住的涌了出来。

    那一刻,她想到了好多好多……

    想到那些年里的那些日子,她那样猖狂的硬闯进他的世界里,冲他无畏无惧的呐喊着,‘景孟弦,没关系,哪怕你一步都不想走也没关系,我会为你走完这整整一百步的!’

    可结果,她走了九十九步,最后一步,他还是为她迈了出来!

    “原来要走一百步路,这么坚难……”

    景孟弦感叹一句,眼潭微红,捧住她仓皇的脸蛋,继续说,“当我可以感觉到你的真心时,你就往后退一步,我想前进,可是原谅我曾经被你这条毒蛇狠狠地咬伤过,我也会害怕,也想过要退缩,可是你这条毒蛇的毒就像可怕的罂粟,剧毒,却让人疯狂上瘾,明知会受伤,可还是忍不住一头往里栽了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