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解除婚约——我用孩子爸爸的身份给你道歉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孟弦突然定住了脚步,有些气结的看着向南,“你都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难道你连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很多人怀孕前期,甚至于是前三十天都有可能检测不出的!你现在如果真的只是仪器和尿检没检查出来怎么办?你连消炎药都吃过了!”

    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责备和低吼,向南又愤怒又慌乱,更多的是委屈,她甩开他的手,毫不示弱的回击他,“你干什么对我吼啊?真出了这种事,你以为我愿意吗?这事儿能怪我吗?到底是我没常识,还是你们医院不负责啊?他怎么就没提醒过我,我有可能是因为检测不出来呢?我又不是医生,你们才是!!再说,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吼啊?最没资格对我吼的人就是你!我肚子里要真有个孩子,你以为那孩子跟你脱得了干系吗?你做孩子爸爸的,怎么就没想过要提醒我啊?”

    向南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小嘴一撇,一滴泪就从眼眶中滚了出来,“再说了,要真有孩子,他早就被踢掉了,你觉得到现在还可能安然无恙的呆在我肚子里吗?”

    向南一连串诘问的话,让景孟弦一双眼眸紧了又紧,平静的眸光越渐火热。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手臂一使力,就将向南霸道的扯进了自己怀里来。

    他的胸膛很烫,抵在向南的身上,让她有种浑身发热的错觉。

    向南生气的伸手去推他,却反而被他抱得更紧了些。

    “我用孩子爸爸的身份给你道歉!我不该吼你。”

    景孟弦低沉的嗓音如琴弦一般,在向南的耳际间柔声响起。

    他也确实是急了。

    向南一怔,回神过来,推开他,颊腮上泛起浅浅的酡红色,“什么孩子的爸爸,你别乱认!现在我们都只是猜猜而已,孩子还不定在我肚子里。”

    景孟弦的情绪似乎稍微好转了些分,拉着向南疾步就往医院的妇产科走去,“不管有还是没有,你现在必须去做个最详细的检查!”

    这个向南倒没有拒绝,她乖乖的任由着他拉着,一路往妇产科走去。

    妇产科的医生给向南做了详细的检查,又询问了向南一些具体事项。

    “什么时候来月事的?”

    “20天之前。”向南如实回答。

    景孟弦双手兜在白色大褂的口袋里,安静的站在向南身旁,认真听着医生与她的每一句对话。

    揪紧的眉头,泄漏了他此刻的紧张情绪。

    等着当孩子爸的感觉,比他站在手术台上更要命!

    医生拿出尿检结果,递给向南道,“尿检显示呈阴性,没有怀孕。刚刚照过b超,也没见到有任何的怀孕迹象。”

    向南怔了半秒,讷讷的从医生手里把报告接了过来,心头掩不住有些失落,“这……这样啊。”

    景孟弦幽眸深陷了些,色泽也暗了几许。

    向南回头,仰高头看他,撇撇嘴,有些不愉快,“看吧!又瞎浪费钱了!结果还不是一样,没有怀孕。”

    景孟弦伸手摸了摸向南的头顶。

    分明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向南却从他的手心里感觉到了一丝抚慰,落寞的心竟不由自主的平复了些分。

    “尹小姐,你最近身体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医生又问向南。

    向南忙折回身看向医生,“一点点,好像有点嗜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药的缘故,脑袋也总是昏昏沉沉的,像感冒了一样,可是我又没发烧的迹象。”

    那医生又低头在病历表上写了些字迹,“是这样子的,你的结果呢,虽然查出来没有任何怀孕的迹象,但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因为现在还杵在受孕初期而导致结果不准确!所以,尹小姐,我的建议是等你月经期过了再说,如果月经没准时来的话,就再到医院来复检一次吧!另外这期间,不能再乱吃药了。”

    景孟弦的手,下意识般的搭在向南的肩膀上,面色凝重的看着对面的妇科医生,“可是她之前有吃过消炎药。”

    妇科医生皱皱眉,“是吗?那现在什么都查不出,药也吃了,咱们暂时都没什么办法,我看还是等复检结果出来再说吧!”

    “好。”

    向南揪着眉,点点头。

    现在暂时也只能先这样子了。

    拿着结果,从妇产科里出来,向南一下子心情就变得低落了。

    她闷着气,垂着头,也不管身后的男人,就自顾自的往前走着,却倏尔只觉腰间一紧,一条结实的臂弯就一把将她捞了过去,整个人毫无预兆的跌进了景孟弦那结实的胸膛里去。

    “你干什么?”

    向南红着脸,挣扎,“景孟弦,别闹!快放开我,这么多人看着……”

    景孟弦没放,薄唇贴在她的耳际边上,低声道,“怕什么!我说过,如果你真怀孕了,我娶你!”

    向南一愣。

    半响,僵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心脏,停跳了半拍。

    “你……别开这种玩笑了……”向南去掰自己腰间的那只大手。

    景孟弦凉哼一声,伸手反掰过她的脸颊,让她侧头看着自己。

    墨染的烟瞳深深的审视着她,“看你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以为你很期待怀上我的孩子。”

    向南眨眨眼,艰难的喘口气,拍开他的大手,“胡说!”

    “尹向南,你最好庆幸这次你是真怀上了!”

    景孟弦深意的丢下一句话,便松开了向南,径自往前走去。

    “为什么?”

    向南敛了敛秀眉,跟上他的脚步。

    “这孩子也能救你儿子!陌生人孩子的脐带血还尚有一丝希望,更何况同父异母的同胞兄弟!”

    向南愣了一秒,心里微微有些恍神,她小心翼翼的觑了一眼景孟弦,“景医生,你喜欢我儿子吗?”

    “情敌的儿子,我有喜欢的理由?”

    景孟弦凉淡的掀了掀唇,声音清冷无温。

    向南心口一疼,“可是,孩子到底是无辜的。”

    景孟弦皱眉,“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询问我对你孩子的感觉,干什么?”

    他抱胸审度着向南,嘴角一抹讥诮的笑意,“该不会以为我娶了你,就会捡了这个便宜爹当吧?他可以跟着他爸过日子!”

    景孟弦的话,让向南脸色一沉。

    “景医生,我想你误会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你,更没想过要让你当这个便宜爹,因为我儿子很喜欢你,所以我才替他多问了一句。”

    向南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责备她,是自己掠夺了他们之间的情感和父子关系,她才是那个最应该愧疚和自责的人,可是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她心里还是无端端的有些生气。

    向南说完,不再理会他,闷着头就往前走去。

    却被景孟弦一伸手就给捞了回来,嚣张的同她道,“尹向南,你也别误会,没怀孕,我也不屑娶你!”

    向南苦笑,“也是,景医生还有一个那么优秀的未婚妻!”

    “这种话说出来,很容易让人误会成是在吃醋!”景孟弦挑挑眉。

    向南淡笑,“景医生都说是误会了,那就应该很清楚我的意思了。”

    景孟弦深深的盯了向南一眼,却最终什么话都没多说,放开了她,径自往重症监护室去了。

    向南也忙跟了上去。

    ————————————见《红袖添香》————————————

    景孟弦收到了警局寄过来的u盘,里面是一堆电子照片,和一个简短的视频。

    视频是在一个光线较暗的废弃工厂里拍到的。

    摄像头里有三个人,一个是红毛,另一个是被向南戳瞎了眼睛的劫匪,而还有一名男人,无疑就是他们的买主了!

    那男人西装笔挺的,从视频里看倒像个正人君子,摄像头拉近他的脸,景孟弦登时蹙紧了眉头。

    舍修!

    曲语悉的贴身保镖之一!

    真的是她?!

    景孟弦握着杯子的手,不自觉收紧了力道。

    三人之间的对话,从视频里传了出来。

    “做事这么不利索,我们家小姐非常不满意!”

    这话是舍修说的。

    “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兄弟都为了这几十万把眼睛都给戳瞎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

    红毛的脾气爆得很,但舍修却只是冷冷的盯了他一眼,那气场就足以将他的暴躁给压下去,就听得他冷声道,“我们家小姐的意思是,让你们把她的孩子弄掉,把她给强/歼了,再把她的脸蛋用硫酸烧掉,但你们这俩窝囊废都做了什么?顶多一个把她孩子弄没了!就做了这么点事儿,还差点把自己的性命赔进去,真是蠢得厉害!这二十万是给你们的赏钱,另外二十万,是我们家小姐给的补偿!”

    最后一句话,舍修是对着瞎眼的劫匪说着的。

    末了,将手里的两箱钱甩在了他们的脚边上,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就像打赏乞丐一般。

    “啪——”的一声,景孟弦将电脑重重的阖上,一张冷沉的面庞此刻更是布满雪霜,冰冻的眼眸如寒潭一般,几欲要将人冻结。

    他掏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给曲语悉。

    “是我。”

    电/话里,他的声音,森冷得教人不寒而栗,“曲语悉,我想我们是该好好谈谈了!”

    ………………………………

    一个小时后,曲语悉站在了景孟弦的家里。

    他慵懒的埋在沙发里坐着,周身那道森冷的气息教人不寒而栗,凌厉的轮廓线如冰雕刻一般,又深又冷。

    漆黑如墨的深潭,更如凶残的猎豹,双眼一眯,危险的信息遗漏而出,教曲语悉忍不住有些胆寒。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孟弦!

    握着提包的手,因骇然而微微紧了紧。

    “孟弦,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曲语悉软着声音问他,一张文静的脸上写满着柔弱。

    景孟弦一甩手就将u盘扔在了曲语悉的脚边上,他抬头冷冷的盯着她,唇角一抹凉得透心的冷笑,“踢了她的孩子,又想强/歼她,还不忘往她脸上泼些硫酸……”

    曲语悉的脸色陡然煞白,贝齿咬了咬下唇,脸上印出从未有过的慌乱,一双水眸闪烁着,有雾气在不断的腾升,“孟弦,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踢了她的孩子?我……我一句都听不懂。”

    “打算装到什么时候去?”

    景孟弦说着,点了一支烟,随意的抽了几口。

    寥寥的烟雾迷离了他冷峻的五官,朦胧间,那张迷人的俊脸越发冰寒不具温度。

    “视频里是你的保镖舍修与当天伤害向南的两名劫匪的对话!至于他们说些什么,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景孟弦冷冷的扯着嘴角。

    曲语悉顿时声泪俱下,“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是不是舍修做了什么伤害向南的事?孟弦,你知道的,舍修一直对我抱着不纯洁的想法,是他!是他自作主张的,我没有指使过他!”

    景孟弦有些不耐烦了,“你留着这话去同你的父母亲解释吧!曲小姐,我不会娶一位心狠手辣的女人做妻子的!”

    曲语悉瞪大眼看着他,脸色煞白,“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景孟弦掀了掀嘴角,“我话里的意思,还不明确吗?”

    他冷漠的在烟灰缸上弹了弹烟灰,“曲小姐,为了在媒体上顾及你们曲家的颜面,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主动提出退婚,如果是我主动退婚的话,我想到时候外面出来的新闻,你们曲家可能不会太好看!”

    曲语悉篡紧拳头,一贯温柔的面庞此刻已经气得有些扭曲,“你想跟我退婚?”

    她冷笑,“景孟弦,你想借这个机会跟我退婚,然后跟她尹向南双宿双飞?你别做梦了!!我会告诉你母亲,告诉她尹向南有多恶劣,告诉她那个叫尹向南的女人是怎么样恶心的勾/引到我的男人的!!你母亲是不会放过她的!!”

    “是吗?”

    景孟弦挑挑眉,看着因怒而面部有些狰狞的曲语悉,四两拨千斤的冷冷问了一句,“你觉得如果我母亲知道有个女人如此狠毒的杀害了她那还未来的及临世的小孙子,她会怎么做?会先来对付你嘴里说的那个女人,还是先来对付这个杀人凶手?”

    这话,景孟弦自然是用来恐吓她曲语悉的。

    因为,向南肚子里其实根本没有他们景家的血脉!至少,检查结果暂时显示没有!

    曲语悉一听景孟弦这话,吓得双腿都软了几分,身子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幸好扶住了身边的沙发。

    她的脸色白得有些骇人,握着提包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而她的心里,却是满满的恐慌和不甘心!!

    就这样把自己的婚姻给葬送了?而且,她居然还被他死死的堵住了后路,她连回咬一口的机会都没了?!!

    温纯烟对景家子孙的期待,她是见识过的!

    而她是个怎样心狠手辣的女人,她自是清楚!

    别说她了,就连她父母亲都得忌惮那个女人三分,甚至于他们s市市长,也就是景孟弦的父亲,据说当年都是她用狠厉的手段从别的女人那抢过来的!

    曲语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景孟弦家里出来的。

    她当着他的面,打了一通电/话回去,要求与景家解除婚约,电/话里爸妈不肯,到最后她只能哭着,假装以死相逼,才得以听到父母亲的允诺。

    外头,已然飘起了小雪……

    如孤单的鹅毛一般,一点一点落在她的发丝上,肩头上……

    飞快的将她整个娇弱的身子染湿,也一并将她的脸颊浸湿。

    尹向南!!!

    曲语悉紧咬着下唇,恨恨的想着那个女人,心里尽是不甘与嫉妒!

    眼泪不停地往外涌,她哭着哭着,却突然大笑了起来。

    “尹向南,你以为没有我你就能跟景孟弦在一起了吗?你别做梦了!!我一定会让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我得不到的东西,你更别想碰!!”

    ——————————————见《红袖添香》——————————————

    收到曲家退婚的消息,无疑,整个景家上上下下都炸开了锅。

    景孟弦的手机就像个轰炸机一般,母亲的电/话不停地往里拨,但景孟弦的心情却是史无前例的好,每一个电/话他都会极为耐心的接起来。

    车,停进了医院的停车场内。

    他边下车,边接电/话。

    “妈,您说,我在听。”

    “妈,婚姻这东西也讲究缘分的,既然如此,那就证明我跟曲小姐确实有缘无份,好了,你也别生气了,说不定我会给您找一个更加优秀的儿媳妇!”

    “妈,我先不聊了,我有病人来了,再见!”

    景孟弦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一句,匆匆阖上电/话,锁车,就疾步往住院部走去。

    “景医生,这么早!还没到上班时间呢!”

    一路上,有早到的医生和护士不停地同他打招呼。

    景孟弦都是漾着灿烂的笑,一一回礼。

    今天的他,格外的阳光,整颗心仿佛从未有过现在这般轻松和愉悦,脚下更是健步如飞,直往尹向南的病房走去。

    有些好消息,他总希望与某些人分享!

    景孟弦没有敲门,琢磨着这个点,某个人肯定还在赖床。

    轻轻的将病房门推开,然而,在见到里面的情景时,一愣。

    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病床上,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影子,被子被叠得整整齐齐的,完全没有睡过的痕迹。

    床头上,也同样空空如也,没有她的手机,没有她那略显陈旧的手提包。

    桌上更是不见她的任何生活用品!

    景孟弦好看的剑眉蹙得很深,刚还灿烂的俊脸,瞬间沉到了谷底,他走至护士站问早到的护士,“5013号房的尹向南去哪了?”

    “景医生,你朋友昨天晚上就同戴医生一起办了出院手续了!她没事先告诉你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