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景孟弦的发现——尹向南,你该不会真的怀孕了吧?(800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点,向南……”

    “再快点,再快点,啊——”

    “很好,宝贝,你做得很好!!”

    景孟弦亢/奋的低喘着,捧着向南一次一次的深吻着。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向南得到他的鼓励,手指间的动作越渐加速……

    她时而套/弄,时而把玩……

    频频惹得床上的景医生重喘连连。

    十来分钟后……

    “呼——”

    伴随着景孟弦一道高亢的低吼声响过……

    白色如牛奶般的爱/液染在了向南的手心里,滚烫滚烫的,让她顿时红透了脸颊。

    自己的手,竟然……就让他,射/了!

    她羞得根本不敢抬眼去看他,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景孟弦却激动得一口含住了她的红唇,盛赞她,“做得很好!有进步。”

    …………………………………………

    最后,景孟弦给向南的诊断结果是,她确实可以下床走动了。

    向南坐在床沿边上,眨着那双还略显羞涩的水眸,问景孟弦,“那我现在可以去看我妈了吗?”

    景孟弦摇头,“你先乖乖在病房里呆着。”

    “你骗我?”

    向南怨念的瞪着他。

    景孟弦双手兜在口袋里,居高临下的觑着她,剑眉微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你为什么还不让我去看我妈,你不是说检查过我身体,没事就行了吗?”向南咬咬唇。

    “手术半个小时之前,我会来叫你。所以,在这之前,你好好给我在病床上呆着。”

    向南一听这话就雀跃了,“好!”

    她开心的应了一句,一掀被子,就在床上乖乖躺了下来,见景孟弦要走,又忙喊了他一声,提醒他道,“你可千万别忘了来叫我!”

    “嗯。”

    景孟弦应了一句,头亦不回的离开。

    他走后,向南就更加睡不着了。

    忙掏出手机,给协和医院的小宝贝打电/话。

    那头,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向南!!”

    小家伙一接到向南的电/话,就雀跃了。

    向南即使见不到他,却依旧能想象得到,小家伙那双璀璨的笑眼,微微弯起来,就像可爱的月牙儿一般,一闪一闪的,稚气而又动人。

    “叫妈咪。”向南撅着嘴,不满他。

    “是,妈咪……”小家伙在电/话里同她撒娇。

    向南登时觉得一整颗心都快要被他融化了,恨不能立马就能飞到他身边去陪着他。

    “宝贝,妈咪好想你!想你想得快疯了!!你呢?你有没有想妈咪?”

    “当然有啊!”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回答她,“不过,妈咪要照顾姥姥嘛,你放心,你不在阳阳也能照顾好自己的,而且小护士姐姐们对阳阳特别特别好!!”

    小家伙正说着,就听得电/话那头有小护士在同阳阳说话,“宝贝,该吃药了哦!”

    “好的,谢谢。”小家伙在电/话里软声应着,然后又凑到话筒前来同向南说话,“妈咪,阳阳要吃药药了。”

    “嗯,阳阳真的好乖……”

    向南眼底有些潮湿,“宝贝,等姥姥做完手术,妈咪明天就去看你,好吗?”

    虽然医生说她的身体还得修养一段时间,但她哪里有那国际时间住院呢!而且她现在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手臂还打着石膏而已,但是,这些都不太碍事的。

    “好啊!”小家伙在电/话里开心极了。

    “那阳阳先去乖乖吃药,等姥姥从手术台上下来,妈咪再给你打电/话,好吗?”

    “好!”

    挂了电/话,向南将头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倏尔就觉得有些困了。

    明明才刚醒来不久,这会居然又有些累了,最近她似乎真的很容易疲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

    于是她干脆阖上眼再休息一会,安心的等景孟弦来叫自己。

    果然,离秦兰送入手术室只有半个小时的时候,景孟弦领了向南从病房里出来,却没有直接往秦兰的病房走去,而是一路领着她到了手术室。

    景孟弦迈步踏入手术室外的缓冲室,一回头才发现向南还穿着病服愣愣的站在门口看着他。

    “进来。”

    他回身,冲向南招了招手。

    向南错愕,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能进去吗?”

    景孟弦不做声,看着她。

    向南好奇的探头往里面看了几眼,又看一眼前面的景孟弦,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外面踏了进来,亦步亦趋的跟在景孟弦的身后,往里走着。

    “哇,你不知道,你们医生这些手术室在咱们这些普通人看起来,有多神奇!啧啧……你们医院设备条件还真不赖,连个手术室都装修得这么豪华。”

    向南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得,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把整个手术室都打量了个遍。

    “景医生。”

    才一进缓冲室,前台的护士就忙起身同景孟弦打招呼,递了套无菌服给他,又递了套给向南。

    向南忙接过,“谢谢。”

    她还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他们,“我真的可以进去吗?”

    那护士微微一笑,“可以,上头领导已经批了。”

    向南愕然,愣愣的看着拿着无菌服就预备进去的景孟弦,她忙用右手扣住了他的臂弯。

    “为了我的事,还得麻烦你去找领导,不好意思啊!”

    早知道这么麻烦,向南就不该随便任性了。

    “这只是我回馈给你的礼物。”

    向南脸一红,暗骂一句,“流/氓。”

    “进来。”

    景孟弦没理会她的损骂。

    向南忙亦步亦趋的跟上。

    “先洗手消毒。”

    景孟弦带着她进了消毒室。

    消毒室里,是两排干净得通明透亮的洗漱池,池前是一张偌大的玻璃镜,镜中映着向南那张好奇的小脸,以及景孟弦那张冷峻而帅气非凡的面庞。

    此刻,他正低着头,认真的用专业消毒液冲洗着自己的双手,见向南没动,他才出声提醒她,“洗手。”

    “哦。”

    向南乖乖的伸出右手,搁在感应的水龙头下,“哗——”的一声,柔暖的清水从水龙头里流了出来。

    “你要不要帮我挤点消毒液?”

    向南无助的看着身边的他。

    景孟弦也没说话,只拿过消毒液,挤了一些在她的手心里,抓过她的小手,便若无其事的揉搓起来。

    他指间的力道不大,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温柔的。

    柔软的指腹一点点划过她的手心,在每一个指缝之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摁着。

    向南喜欢这种感觉,甚至于是沉迷,手心里那种轻揉浅捏的动作,仿佛是挠在了她的心口上,酥麻得让她有好半刻的恍然失神。

    “消过毒的手别乱放,举在胸口,什么东西也不能触碰,知道吗?”

    给向南消毒完毕,景孟弦细心的叮嘱着她所有的注意事项。

    “嗯。”

    向南乖乖点头。

    特殊巡护小林过来替他们俩一一把无菌服穿好。

    “所有的医生都到了吗?”景孟弦问小林。

    “到了,都已经在手术室里等着了。”

    “好的,走吧。”

    最后这句话,景孟弦是看着向南说的。

    ………………………………

    手术前——

    景孟弦先给自己的手套上一层消毒过后的塑料薄膜,而后抹了一些滑石粉洒在手心里,均匀的涂抹在自己每一根手指,以及手掌手背之上,才将那副无菌橡皮手套带了上去。

    向南恍然大悟,他对橡皮过敏,所以必须在戴橡皮手套之前再隔上一层塑料手套。

    他的动作极为细致,在戴手套的时候,手指是捏住手套口的翻折部,一点都不让自己的手指触到手套外面,唯恐会给手套沾染上细菌。

    而后再用消毒外用的生理盐水洗净手套外面的滑石粉。

    一系列的工作做完,向南替他长舒了口气,忍不住崇拜的感叹道,“你们当医生的真不容易!”

    “走吧,进去了。”

    景孟弦将双手置于特制的衣袋中,迈步往手术室中走去。

    向南忙跟上。

    景孟弦用脚踩了踩手术室门下方的控制踏板,大门自动大开。

    第一次进入手术室的向南,见到此副情景,还真像个好奇宝宝一般,什么对她而言都是新鲜的,刚刚心里那份紧张的情绪到也放松了不少。

    “哇!!这来人是谁啊?”

    向南才一进去,就听得云墨在震惊的喊她。

    他暧昧的瞅了一眼向南,又看一眼正朝他走来的景孟弦,用胳膊撞了撞他,笑道,“老二,你过分了啊,动个手术你都不忘谈恋爱!”

    向南一张脸‘刷’的就红了,忙替他解释道,“是我闹着要景医生带我进来的,我想看看我妈。”

    景孟弦抬眼看了看向南,不做声。

    “阿姨现在正在隔壁麻醉室里躺着呢,你放心吧!有老二在,阿姨一定好好的。”云墨搭在向南的肩膀上,安抚她。

    向南报以他一记微笑。

    景孟弦紧紧的盯了云墨一眼,云墨这才恍然大悟,连忙把手悻悻然的从向南的肩膀上撤了下来,好笑的抗议道,“老二,你也未免太小气了,向南又不是黄金钻石,你以为碰一下就能磨损一块不成?”

    景孟弦扯了扯嘴角,一记冷笑,却默不作声。

    向南失笑,视线忍不住看了一眼对面不远处的景孟弦,恰好他也正看着自己。

    那双紧迫的眼眸中,似有热气再腾升,烧在向南身上,几乎要把她烫伤。

    向南忽而忆起刚刚病房里所发生的一切,脸一热,心漏跳了一拍,忙别开了眼去,不敢再多去看他一眼。

    却不知,景孟弦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边来,一八八的身影立在她的正前方,如同一堵高大的石墙,压迫的朝她笼罩而来。

    向南抬眼看他,浓密的羽睫恍惚的轻扇着,一颗心脏更是‘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就听得景孟弦低迷的嗓音同她道,“待会你就坐在这个圈外看着,圈内是禁区,除了医务人员之外,任何人不得入内。懂吗?”

    景孟弦指了指他们脚边上的那个白色圆圈。

    “好。”

    向南乖乖点头,“你放心,我不会进去的。”

    “嗯。”景孟弦沉吟的点点头,又指了指她身前不远处的显示屏,“待会给秦姨做手术的时候,这个显示屏里会把整个手术过程显示出来,你可以在这里看着。”

    “好……”

    “如果觉得画面太血腥了,就不要看了。”

    他似还有些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句。

    “好。”

    向南嘴角漾开浅浅的笑意,喜欢他这种故作不经意的体贴。

    “景医生,你也别紧张。”

    向南不能握他的手,只能挽了挽他的臂弯,当作鼓励,仰头看他,“加油!”

    她紧握着小拳头,给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却不料,景孟弦一低头,就在向南的耳垂边上烙了一个炙热的吻。

    登时,向南整张脸就如同火烧火燎了一般,潮红瞬间从耳际间漫开,直到占领她脸蛋上的每一寸肌肤。

    “这才是实质上的鼓励。”

    景孟弦说得那般理所当然,而后不做任何停留,就转身进了圈内,往手术台前走去。

    云墨和所有的助理医生都在那头暧昧的吹口哨。

    “哎呦,有些人不得了咯!这场手术压力大了吧!老二,访问访问一下,给自己丈母娘动手术啥感觉啊?紧张不紧张?”

    听着云墨的取笑,景孟弦冷冰冰睨了他一眼,“我真该让你躺上手术台,把你的嘴巴缝起来!”

    “我支持!”向南认可的点头。

    云墨嗤笑,夸张的同其他医生道,“看看,看看!不得了了,夫唱妇随了!俩夫妻联合起来攻击我了!”

    云墨的话音才一落下,倏尔,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来,就见两名护士推着昏睡中的秦兰走了进来。

    “妈……”

    向南收敛了笑意,急忙朝床边迎了过去,看着床上躺着的母亲,她整颗心脏都被揪了起来。

    右手紧紧握住自己母亲略微冰凉的手,试图把手心里的热能量全数传递给她,“妈,待会你一定要忍着点!你放心,景医生会竭尽全力帮你的,所以你千万不要紧张,也不要有压力,南南一直在旁边陪着你!”

    向南不知道昏睡中的母亲是不是能听到她说的这些话,但她相信,她的鼓励母亲一定能感觉得到的。

    母亲从来都是个坚强的女人!这点痛她一定可以熬过去的!

    “来,尹小姐,麻烦先让让。”

    护士小姐示意向南让开。

    “对不起,对不起……”

    向南忙松了母亲的手,自觉的侧身,不再碍手碍脚。

    秦兰被医生和护士抬上了手术台,而后一块帆布就把秦兰阻隔了起来,从向南那头看,就只能见到母亲睡在了一块帆布之下,而她的头顶上方皆是显微仪器。

    景孟弦作为主刀医生,已经一脸肃然的站在了显微镜前。

    强烈的白色灯光,从他的头顶筛落下来,清俊的五官忽明忽暗的隐在光影里,将他精致的轮廓衬得越发立体而俊美绝伦。

    果然,认真的男人,魅力总是无可抵挡。

    他将挂在耳边的口罩戴上,仿佛间是感觉到了向南投注过来的目光一般,微微抬起头来,直迎向南的视线。

    他眼潭深沉,定定的注视着她……

    那一刻,向南仿佛从他的视线里看出了几许心安来,紧张的心情一瞬间缓了不少。

    她掀唇,报以他一抹鼓励的微笑,就见他低了头,认真的埋进了手术中去。

    云墨作为他的副手,在他的身侧站着,小林负责在一旁打下手递手术器具。

    向南盯着那张显示屏,一颗心紧张得宛若随时快要从心房里蹦出来。

    她双手合十,闭上眼,虔诚的在胸前比了个十字架,用心祷告着,“上帝啊,请你一定要保佑我的母亲平平安安……”

    手术室里,安静得几乎鸦雀无声,只有那些仪器运作时发出的细小的‘哄哄’声。

    每一个人似乎都屏息以待,神经紧绷。

    景孟弦那张冷峻的面庞上是从未有过的肃穆。

    无疑,这是一台非常棘手的手术,而躺在这个手术台上的人,更是容不得他有半分的掉以轻心。

    所有人都知道这台手术的棘手,以及重要性,以至于每个人都神经崩得紧紧地,仿佛是大气都不敢出,而云墨额际间更是已经热汗涔涔。

    向南紧盯着显示屏,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就看着每一个手术器具在母亲的大脑中游离而过,让她诧异的是,手术其实并没有他们外人所设想的那么血腥恐怖,相反的,贴近来看,了解每一个步骤之后,心里却安抚了不少。

    只是,看着显示屏里红红白白的画面,向南的胃里却莫名翻涌得厉害,有种想吐的冲动。

    她捂了捂嘴,还好,只是心理作用而已,没有真的吐出来。

    数个小时后——

    一场手术终于结束。

    “太好了!!”

    云墨一边与所有的医生击掌庆祝,一边忍不住兴奋的惊呼,“向南,阿姨这手术特别成功!你男人简直就是个医学天才!!”

    向南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特别想冲过去看一眼手术台上的母亲,但又介于刚刚景孟弦的叮嘱,她只能焦急的守在自己的圈子里,红着眼儿,探着脑袋,担忧而又欣喜的看着手术台上的母亲。

    景孟弦脱下手上的手套,抬起眼帘看一眼向南,“进来吧。”

    他的话,如君王大赦一般,向南欣喜的就朝手术台前迎了过去。

    然才一走近,就被景孟弦倏尔一探手,紧紧圈住了她的腰肢,捞着她就往自己怀里靠了靠,“不要靠得太近。”

    他低沉的嗓音在向南的耳际边响起,“秦姨手术虽然很成功,但她现在很脆弱,一点细菌都沾不得。”

    “哦哦……”

    向南像个懵懂的小学生一般,受教的点点头。

    娇身倚在景孟弦那温热的胸膛口里,一瞬间,所有的紧张和慌乱仿佛都化为了安心和困顿。

    整个人松懈下来,向南就觉得有些倦了,身子下意识的倚靠在他的怀里,任由着他抱着,就不愿意动了。

    这时,小林和云墨他们把秦兰推了出去,向南预备跟上去的,却被景孟弦阻止了,圈着她的手臂更紧了些分,“别跟了,秦姨得先住重症监护室里,你不能进去。”

    向南回转身来,仰着头,眨眼,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那我妈没事吧?”

    “大事情刚刚已经解决了,之后就看恢复情况了。”

    景孟弦认真的回答着她的问话,圈在她腰际间的手,却分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向南长松了口气,嘴角弯起一抹放心的笑,“那就好……”

    转而又忙同他道谢,“景医生,真的很谢谢你,你太棒了!”

    一场手术下来,似乎又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些分。

    手术室里的人,几乎都走得差不多了,向南在他怀里羞涩的挣扎了一下,“我们也出去吧?”

    “嗯。”

    景孟弦沉吟一声,却倏尔将她脸上的口罩取了下来,露出那张清秀,微显红肿的脸蛋来。

    搂在她腰间的臂弯更是收紧了力道。

    他一使力,向南柔软的宿兄就朝他贴了过去,在他结实的胸膛口上磨蹭着,即使隔着厚厚的布料,却也能感觉到她身上的那道酥软。

    这感觉,让他有些意乱情迷……

    景孟弦急喘了口气,手掌托住她的后脑勺,迫使着向南仰起头来看他,“打算怎么谢我?”

    他漆黑的眼眸里,泛着期待的流光溢彩。

    向南恍惚的轻扇睫毛,气息微乱,“我……我请你吃饭吧。”

    景孟弦皱皱眉,似有不满,“就这么简单?”

    向南喘口气,心跳紊乱,“那……你想怎么样?”

    她的话才一问完,倏尔,就觉得眼前一暗,睫毛轻扇,他那张无懈可击的面庞就朝向南凑了过来,而后,强势的吻住了她那微张的红唇。

    景孟弦的手,托住她的腰肢,愈发用力箍筋,让向南整个人毫无一丝细缝的黏在他的身上,承接着他这道贪婪的深吻。

    向南被他吻得如痴如醉,直到在他怀里气喘连连,无助的嘤咛出声的时候,景孟弦这才不舍得放过了她。

    向南急喘了几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面色通红的想从景孟弦怀里退出来,却被他霸道的用手指扣住了下巴。

    他低头,蹙眉审视着她,“怎么回事?脸色这么差?”

    “嗯?”向南不解的看着他,双手拍了拍自己滚烫的颊腮,有些羞窘道,“我脸色很差吗?应该只是……比较红吧?”

    “你刚刚是不是有反胃的现象?”

    景孟弦紧张的看着她。

    向南眨眨眼,这他也见到了吗?

    “算不上反胃吧,只是稍微有一点点不舒服,可能真的是坐太久的缘故,有些累了。”

    向南说着又有些昏昏欲睡了。

    景孟弦蹙眉,紧张的睇着她,“尹向南,你该不会是真的怀孕了吧?”

    “不是吧?”

    向南被他这么一问,心惊了一下,连自己都变得有些不确定了,水眸闪烁的眨了眨,“应该不会吧,之前住院的时候咱们不是查过了吗?医生说我根本没有怀孕的迹象啊。”

    景孟弦脸色有些难看,拉着向南就往外走,“没有怀孕的迹象,并不代表就真的没有怀孕!很多人怀孕一个月都查不出任何端倪来!”

    向南从未见过如此紧张的景孟弦。

    她整个人就被他连拖带拽的拉了出来,边走他边一本正经的问她,“你什么时候来月事的?”

    “时间还不到呢!景孟弦,你拉我去哪里啊?”

    景孟弦的脸色越发沉重了些,“你之前有没有把你月事的情况同妇科医生讲清楚?”

    向南有些哑口,“我根本没见过妇科医生,而且,李医生都说了我没怀孕了,我……我总不能还跟他讲说我的月事问题吧?再说,我月事也没特殊情况啊?”

    景孟弦突然定住了脚步,有些气结的看着向南,“你都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难道你连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很多人怀孕前期,甚至于是前三十天都有可能检测不出的!你现在如果真的只是仪器和尿检没检查出来怎么办?你连消炎药都吃过了!”

    【别催了,认亲戏码神马的,快来了!今儿多更了2000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