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床事必备戏码之撩起——宝贝,你做得很好!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孟弦给林局长拨了通电/话出去。请使用访问本站。

    “林叔,先把那两名劫匪放了吧。”

    “放了?”

    林局长在电/话里摸不着头脑,“好不容易抓到,现在还没查出眉目来就放了,会不会……”

    “林叔,我想放长线掉大鱼。把他们放了之后,你派几队人马二十四个小时监控他们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出监狱,他们就会找幕后买主收钱!其中一个连眼睛都瞎了,估计有得闹了。”景孟弦阴骘的冷哼一声。

    林局长这才恍然大悟,“孟弦,还是你有想法,可你为什么就那么确定人家是有买主的呢?”

    “不确定,凭感觉。”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但即使只是猜测,他也不愿放过任何可能性。

    景孟弦收了线。

    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那一片萧条的雪景,漆黑的深潭越渐冷沉。

    曲语悉……

    希望结果不是你才好!

    ———————————————见《红袖添香》—————————————

    第三日,上午,秦兰马上就要被送进手术室了。

    向南在病房里,急得坐立不安,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整个人心浮气躁的,怎么都安静不下来。

    突然,景孟弦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向南在病房里不安分的来回窜动,他蹙紧了眉头,“谁让你下床走动的?”

    “景孟弦!”

    向南一见他出现,就如同见了救星一般,朝他扑了过来。

    景孟弦一弯身就将她打横捞了起来,抱着她就往床前走去,“你不要命了?”

    明明是责备的语气,却偏偏还听出了几许关切来。

    他将向南搁在床上躺着,但向南却怎么都不愿睡下去,小手揪住他白大褂的领口,可怜兮兮的瞅着他,“我妈马上就要动手术了。”

    “嗯。”

    景孟弦沉吟一声,命令她,“躺下去。”

    “我不想睡了,我想去陪着我妈,而且我现在身体好多了,肚子也不疼了,只有手还有些不方便而已。”向南祈求的看着他。

    “你不能让你妈看见你这副鬼样子!”

    景孟弦一脸认真的说着,点了点她的鼻头后,又沉声继续说,“断着一条胳膊,还有脸,肿成了猪头模样!哪个做妈的不会担心?你要不想影响你妈的手术质量,就乖乖的在这里呆着。”

    “也是……”

    向南落寞的垂了眼帘去,嘴上叨叨着有些责怪自己,“什么时候不出事,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出事了!”

    向南说着说着,眼眶就染上了一层雾气,“我真担心我不在,别人照顾不好我妈,我怕我不在,她没有勇气,怎么办?我好担心她……”

    向南已然红了眼眶。

    景孟弦眼潭深陷了下去,抓起她揪着自己衣领的小手,“你确定你身体好多了吗?”

    “嗯,嗯!”

    向南点头如捣蒜。

    “肚子不疼了?”

    他皱眉,问她。

    “好很多了。”

    “让我看看。”他提议。

    “啊?”

    向南一窘,却根本不等她回答,景孟弦已然掀开了她的病服。

    “你干什么?”

    向南羞窘的要将自己衣衫拿下去,却被他一手给阻止,“如果真想陪着你妈,就先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向南一听这话,就自觉将手松开了,羞涩的别开了眼去。

    她能感觉到有一只温实的手掌轻轻的抚过她平坦的小腹……

    那只手,就如同会魔力一般,所到之处,无不挑起一窜炙热的焰火,让向南浑身燥热难耐。

    她敏感的娇身,情不自禁的颤了一下,就感觉他那只灼热的大手,竟已顺着她的小腹,一路往她的底/裤中探了进去。

    手指轻轻碾过她的滑嫩的肌肤,触到那性/感的黑色森林,让向南浑身一紧……

    她伸手,去抓他不安分的大手,撑着迷离的雾眸,委屈的看着身前想行坏事的男人,“你……干什么?”

    景孟弦强健的身形不自觉的朝向南欺压而去,大手更是猖獗的一路往下探进去……

    刚刚他确实只是单纯的只想要检查一下她的身体,但很多事情就完全不受控制的,例如……挑/弄她!

    “唔——”

    感觉到他的手,触到了自己那一点敏感地带,向南忍不住轻叫出声来,小手扣着他的大手,却使不出一份的力气,“景孟弦……”

    她轻唤他的名字,眼底满满都是讨饶。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里,掠过一层迷离的潮红,眸光炙热,哑着声线,在她耳畔间轻喃,“你身体不好,我不会碰你!”

    “那你……”

    向南瞪他。

    面色潮红,有些羞愤,就感觉到他的手指还在自己的花/穴旁边游离。

    “但你的身体,该重温一下有我的感觉了!”

    “你……唔唔——”

    向南的话还未来的及说完,景孟弦的薄唇,便已将她的唇瓣紧紧覆盖住。

    而他的手指,更是肆意的在她的身下,游离开来,撩拨着向南每一根敏感的神经线。

    “啊——”

    向南又羞又气。

    这男人怎么可以把这种前戏的事情,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而且,做不了,还非要在这里挑/逗她,这不是明摆着让她难受吗?

    向南用右手去锤他的胸膛,抗议他不规矩的动作,却倏尔,只觉身下一凉,她的病服竟然就被景孟弦直接给拉到了双膝之处。

    向南低呼,羞愤的提醒他,“别这样,这还在医院呢!”

    “安分点。”

    门早就被他上了锁。

    向南哪里能依,臀/部在他的大手中扭捏着,“我妈的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

    “还有两个小时。”

    沙哑的声音,认真的回答她。

    两个小时里,能做很多事情,例如……

    逗她!

    景孟弦修长的手指,毫无预兆的便直直挤进了向南紧致的花/穴中去,惹得向南抑制不住的娇吟出声来……

    手,捏着他白色大褂的领口,越来越紧。

    颊腮潮红,眼神迷离,而双/腿,更是被他撩拨得越分越开……

    一个是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生,一个是身穿蓝色条纹病服装的病患,这场景,多少有些欠和谐。

    “告诉我,喜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的手,深深浅浅的在向南的私/处里急缓的抽/插着。

    那种时而快,时而缓的节奏,让向南根本无从招架,她羞得咬唇,别开眼去,根本不敢看他。

    但景孟弦又怎么会轻易让她逃离,大手霸道的勾住她的下巴,迫使着她迎上自己火热的幽眸,“告诉我,喜不喜欢!”

    “唔——”

    向南以一声餍足的娇/哼回答了他的问题。

    右手娇慵无力的挂在他的脖子上,水眸早已蒙上了一层迷离的雾气,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慢……慢点……”

    太快了!

    她根本承受不来!

    景孟弦喜欢这样子的她,柔软无力的模样像只乖顺的小懒猫,如果平时的她也能像此刻这般乖顺的窝在他怀里,多好!

    他挑起她的下巴,一俯身,再次攫住了她微张的红唇,强势的汲取着属于她的每一寸气息……

    而他挑/逗着她的手指,更是加快了速度……

    “唔唔唔——”

    四唇相交间,能清楚的听到向南那含糊的哼/吟声,而她的粉/臀更是情不自禁的随着景孟弦的节奏,而上下摆动着。

    景孟弦满意于她的反应,勾起嘴角,邪肆一笑,“你下面全湿了……”

    向南脸一红,伸腿就想要去踹他。

    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他来提醒好不好?!

    却倏尔,景孟弦的手指,从向南的花/唇之间抽离出来,突来的空洞,让向南忍不住有些失落。

    双/腿之间空荡荡的,让她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却不知,心里那份落寞已经明显染在了眼底,让景孟弦捕捉了个正着。

    他低低笑起来,手指有意无意的顺着她的水渍,不停地沿着她的花/xue口来回抚弄……

    “你笑什么?”

    向南红着脸,羞愤的问他。

    面对他的挑/逗,她紧咬着牙根,不想让自己再yin/秽的叫出声来。

    “笑你欲/求不满!”

    “我没有!”

    向南狡辩。

    却倏尔只觉小腹处一凉……

    他的大手一探,就轻而易举的将她白色的小底/裤褪了下去,性/感的挂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好不诱/人……

    景孟弦的眼眸彻底深陷了下去。

    下一瞬,一俯身,湿热的唇舌,便利落的含住了向南浸湿的花/穴……

    “啊——”

    向南抑制不住的娇喊出声来,娇身因敏感而不停地颤栗着,右手下意识的揪住被褥,随着他的吸/吮,舔舐的动作,越收越紧……

    “孟弦……”

    向南羞怯的唤着他,“景孟弦……”

    他湿热的舌尖,就像火焰一般,所到之处,无不掀起层层敏感的炙热,让向南浑身激颤,潮红迅速布满全身。

    他时而舔舐,时而含/吮,甚至于,更是恶劣的用舌尖,深深的去抵她敏感的穴/口,惹得向南浑身因亢/奋而痉/挛。

    她如一滩烂泥般,无力的摊睡在床上,小手揪着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如蝶翼般的羽睫上,已经轻轻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她真的怀疑,自己快要被他玩昏厥过去,但,身上的男人显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还在向南喘息之际,倏尔就觉下身一紧……

    “唔唔——”

    他的手指,竟然又再次朝她攻进了过来!!

    而且,这次还是两根!!

    “啊——”

    向南气喘连连的尖叫,一边要忍受着他的含/吮,一边还要抗拒着他的玩弄,向南觉得自己真的快要疯了!

    为什么四年前,她就没觉得这男人,是位技术工!

    口技好,而手指更像传说中的‘黄金指’!要命!!

    “这……跟……你要我,有什么区别?”

    向南湿着眼眶,撅高着嘴,抗议他对自己的‘恶劣’行径。

    景孟弦抬起了头来,危险的逼近向南,“所以,你觉得两根手指的进入,跟我的身体进/入你,是同一种感觉?”

    那一刻,向南明显在他的眼底看见了如猎豹一般禽/兽气息。

    向南知道,如果自己此刻点头说了一个‘是’字,她定会被这只禽/兽撕得粉碎!

    而身下,那疯狂的抽/插,更是让她迷离了双眼,却也让她感觉娇身……越来越空洞,只想要,更多,更多……

    “嗯?”

    景孟弦撅起她的下巴,视线投射进她痴醉的媚眼里,感觉到她眼底那份化不开的情/欲,他满意的勾了勾唇角,“回答我。”

    “不一样……”

    向南恍然摇头。

    整个人沉浸在他魅惑的深潭里,所有的思绪,仿佛都被他吸附了过去,大脑一时间处于当机状态,只能任凭着身体的感觉而作答。

    “有什么不一样?”

    他不留余地的蛊/惑着向南。

    向南眨眨眼,水雾模糊了她的眼球,她含含糊糊的回答着他的问话,“你在好像更舒服些……”

    她说的是大实话。

    景孟弦弯着的嘴角,弧度更深。

    亢/奋,明显染在他的眼底……

    对于向南的回答,他满意得不得了!!

    唇瓣贴近她的耳际,一勾舌,便将她敏/感的耳垂生生攫住,就听得他喑哑的声音在向南的耳际间响起,“就算只是手指,我也会让你……欲/罢不能的!”

    他邪肆的说完,那根肇事的纤长手指,已开始在向南的身体内疯狂抽/动……

    “唔唔——”

    向南浑身紧绷,越来越多的爱/液从身体内渗出来……

    伴随着他的节奏,向南娇身颤抖得越发厉害……

    “啊——”

    向南亢/奋的尖叫,一张小脸憋得通红,五指攀住景孟弦的肩头,力道深得几乎快要嵌入他的皮肤中去……

    这份快/感,好……好刺激!!

    向南几乎快要承受不住了!!

    晶莹的热泪,一滴滴,不停地从她的眼眶中涌出来……

    倏尔,他重重的,几个快速的冲刺……

    伴随着向南一声完全抑制不住的,高亢尖叫声,下身,一股热流喷/潮而出,将她的双/腿完全浸湿……

    连带着他整个手掌都湿了。

    向南羞窘得恨不能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羞愤的眼泪一颗颗滚落下来,她躲进他的肩头里,一张口,如若报复般的,狠狠地咬在了景孟弦的肩头上。

    都是他,故意让她丢脸!!

    啊……

    真的要丢人死了!!

    如果是两个人还好,可偏偏,他还衣冠整洁,而她却……

    这副模样,真的让她羞得根本没办法见人了!!

    向南干脆躲在他怀里,嘤嘤泣泣起来。

    景孟弦探手将她搂紧在自己怀里,下巴抵住她的头顶,笑着无奈的叹了口气,“都让你满足了,居然还能哭成这样,像我这样的才更应该哭才是!”

    他说着,就抓着向南的右手,直接往自己的下腹处探了过去。

    即使隔着厚厚的布料,向南也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绷紧的硕/大……

    真的好大!!

    只是摸着,向南就能想象到它那昂扬的壮观模样……

    小脸蛋儿一瞬间红得更厉害了!

    她羞得连忙收回了手去,而景孟弦则是一脸可怜巴巴的瞅着她,“真想让我憋死?”

    “……”

    向南觉得自己脸蛋快要烧起来了。

    她撅撅嘴,“你自己作的!”

    “狠心!”

    景孟弦一翻身躺在向南身边,轻轻捏了捏她的下巴,抗议她。

    而另一只手,却早已捉着她的右手,往自己滚烫的裤头里探了进去。

    向南想缩回去的,被他霸道的扣住了手腕,“试试……”

    “我……我不行的。”

    向南想退缩。

    “一回生二回熟,多试几次就行了。”

    他哑谜着嗓音,诱/哄着她。

    见她似乎不太乐意,景孟弦有些失望,便松开了她的手去,“算了,逗你玩的。”

    他说着,便要起身去,却蓦地被向南倾身给按了下来。

    景孟弦墨染的眼眸紧缩了几圈,嘴角一勾,“嗯?”

    向南似鼓足了勇气一般,轻咬牙根,涨红着小脸,“我努力试试吧……”

    “当真?”

    景孟弦的声音,愈发沙哑,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向南。

    大手,轻轻抚了抚她垂落下来的长发,拍了拍她的脑袋,鼓励她,“别紧张,这些不过只是床/事上最为寻常的调/情戏码而已。”

    向南水眸汪汪,点头,鼓起勇气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昂扬,“我……会……尽力。”

    景孟弦捧住向南的脑袋,在她的唇瓣上印了一个热烈的深吻。

    她的这份努力,让他心潮澎湃。

    至少,她不是抗拒的!

    而感觉到向南扣住了自己的硕/大之后,景孟弦忍不住轻喘出声来,而后,就任由着她在自己身上发挥,他只是时不时的替她掌控一下节奏。

    【不求荷包,不求月票,不求鲜花,但求留言区和谐,镜子求放过!让咱安安静静写文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