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嘴对嘴的给她喂药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含泪,捂住自己的腹部,“我是不是怀/孕了?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医生,我的孩子……”

    向南语无伦次的问着,到最后声音嘶哑到泣不成声,只剩下眼泪一颗颗滚落。请使用访问本站。

    “怀孕?”

    医生愕然,摇摇头,“刚刚我们在检查中并没有发现任何怀孕的迹象。”

    向南一怔,“没……没有吗?”

    “是。”

    李洋点点头,“确实没有。”

    向南捂着自己疼得几近痉/挛的腹部,长松了口气,虚惊一场。

    向南的眼泪一滴滴掉落出来。

    还好,还好肚子里没有小宝宝,不然可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可是,没有宝宝的话,她的阳阳又该怎么办呢?

    向南躺在病床上,失魂落魄的望着抢救室里苍白的天花板,涣散的眼球越来越模糊……

    ——————————————见《红袖添香》————————————

    景孟弦走进病房的时候,就见两名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官正在给卧床休息的向南录口供。

    他站定在两名警察对面,双手兜在白色大褂里,神情有些淡漠,“抱歉,我的病人现在急需要休息,有什么事,你们明天具体再谈。”

    “可是……”

    警察同志显得有些为难。

    “请离开。”

    景孟弦不容置喙的语气,显然没有分毫商量的余地。

    两名警察也没其他办法,只好悻悻然的收了笔录,退出病房,等明天再来了。

    “你为什么要赶他们走呢?说不定就因为我这会的耽误,导致那两名匪徒从此就逍遥法外了。”

    向南有些郁闷。

    景孟弦拿了个碗,从保温瓶里盛了一碗热粥出来,搁在向南的床头上,又转而拾了把椅子在她的床边坐了下来,这才淡淡的掀了掀唇,抬起眼帘看她一眼,“如果就因为你这点时间的耽误,让匪徒逍遥法外了,那他们这碗警察的饭也不用吃了!”

    他的声音,冷幽幽的,没有半分温度。

    探手,从床头上端起那碗热粥,用勺子舀了舀,又低头细致的吹了几口,这才舀了一勺递到向南嘴边,“喝下去。”

    这句话,绝对是一种霸道的命令口吻。

    向南看他一眼,又低头看一眼嘴边的勺子,心头微微一暖,眼眶不自觉又湿润了些分,忙张嘴就乖乖把那一勺粥给吞了。

    “味道很好……”

    她忍不住夸赞,“不太像是在外面买的那种。”

    “阿纯煮的。”景孟弦告诉她。

    末了,又抬起眼皮,有意无意的看一眼怔忡中的向南。

    向南有一秒的怔愣,牵强的扯了扯嘴角,“原来她厨艺也这么好,她人呢?”

    “回去了。”

    “有机会替我谢谢她。”

    “嗯。”

    两个人的对白,始终平平淡淡。

    但,简单的话语里,向南却得到了一个信息……

    他景孟弦和吕纯的关系,真的非同一般。

    向南心头微涩,却始终没让自己表现出来。

    “景医生,我受伤的事情,我不希望被我妈知道,她后天就要进手术室了……”

    “我知道。”

    景孟弦点点头,“我也不希望到现在还有事情来影响我病人的情绪。”

    “谢谢你。”

    向南道谢。

    景孟弦什么都不再多说,又舀了一勺粥送到向南嘴边来。

    暖暖的粥,从她的唇边渗入她的嘴里,进入食道,仿佛暖了她整个身体……

    向南疲倦的摊睡在枕头上,上眼皮又开始同下眼皮打架了,“我好困……”

    她神情虚弱,红肿的脸颊还泛着触目的血红,这样的她,确实急需要休息。

    “先把药吃了。”

    景孟弦说着起身去拿药,却见她已然昏睡了过去。

    不知到底是麻醉药的药性没过,还是因为她真的实在太困了。

    看着深睡中的向南,景孟弦亦不好再去叫醒她,可是,不吃药怎么能行。

    景孟弦把药丸放进杯子里,用勺子碾碎,又冲了些开水,搅拌均匀后,便出了病房去。

    再回来,手里多了根吸管。

    之前他有见过一位病患家属就是用吸管给病患喂药的。

    用吸管自然比用勺子方便许多,用勺子你不能确定病人会不会吞下去,用吸管的话,一吹就能直接吹到病人喉管里,所以自然要省事太多。

    景孟弦先将向南的后背垫高,让她稍微坐起来些。

    看着她那张红肿得有些过分的脸颊,漆黑的深潭里掠过一抹厉色,却很快敛了去,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端起药碗,置于向南跟前,用手将她失了血色的唇瓣抵开。

    拿起吸管,搁进杯子里,浅浅的吸了一口,在药水置于吸管中间的时候,他忙将吸管取出来,探入向南那被他抵开的双唇之间,轻轻一吹,药水便一滴不剩的滑进了向南的喉管间去。

    这个喂药的方法确实还不赖。

    药才一吹进向南喉咙里,许是因为太苦的原因,睡梦中她微微蹙了蹙眉。

    景孟弦难得有耐心的反复做着同一个动作,汲一口药,又俯身往向南的嘴里送一口。

    当向南被这苦涩的药味呛醒来的时候,艰难的睁开眼眸,却一眼就见到了朝自己凑过来的那张俊美无暇的面庞……

    他薄唇微抿着,叼着一根吸管的姿势,竟也能那么性/感而优雅。

    向南有好半刻的迷离,心脏‘砰砰砰’的,强烈的撞击着她的心房,卷翘的羽睫轻轻一扇,她连忙闭上了眼去,佯装熟睡。

    苦涩的药,顺着吸管漫进她的嘴里来。

    只是这次的速度,好似没有刚刚那么急,而是缓悠悠的送进来的,向南想睁眼一探究竟的,却又怕露了马脚。

    孰不知,喂药的景孟弦其实就在她睁眼的那一刹那,便已发现她醒了。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女人竟然会装睡?

    好看的剑眉微微上挑,墨染的眸仁里掠过一抹浅浅的悦色,紧凝身前的装睡的她,视线灼热如一团焰火。

    感觉到吸管离开唇边,向南闭着眼在等待着下一轮的药水送达,却突然只觉唇瓣上一烫……

    两片柔软的薄唇,滚烫的直接覆住了她的樱唇……

    景孟弦探出大手,强势的一把扣住向南的下巴,将她的红唇霸道的撬开来,一股苦涩的热流就顺着他的唇舌全数送入了向南的檀口间去,就听得他贴着她的唇瓣,含糊的命令道,“吞下去!”

    向南本就红肿的脸颊此刻更是热得发烫,自知装睡已经暴露,只得乖乖顺从的将药全数吞入喉中去。

    才想从他的吻中抽离出来的,却不料,身前的景孟弦早先她一步,毫不留情的放开了她。

    “装睡就为了等这样的结果吧?”

    景孟弦起了身来,将药碗搁在一边的桌上,淡淡的说着。

    向南脸一红,窘迫的只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她忙替自己辩解道,“只是觉得,那种情况下突然醒来……多少有些尴尬。”

    景孟弦挑了挑眉峰,却什么也没多说,只道,“睡吧!”

    “你呢?”

    向南抬眼看他。

    “怎么?”景孟弦再一挑眉,双手慵懒的兜进白色大褂里,高大的身影斜倚在桌沿边上,磁性的嗓音好笑的问她道,“该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会在这里陪你一整夜吧?”

    “不是。”

    向南忙摇头,否认,“我是希望你早点回去休息。”

    “一整晚的活动,就被你给扰了!”景孟弦意兴阑珊的说着,扬扬手,就往病房外走去,“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音落下,他的背影也彻底消失在了病房门口。

    病房里,独留下向南一个人。

    空气里仿佛还弥留着他身上那份特殊的气息,久久散不去,萦绕在向南的鼻息间,让她有些莫名怅然若失。

    他说自己扰了他的活动……

    什么活动呢?当时他正与吕纯一起,应该是他们俩之间的活动吧!

    向南赶忙甩头,让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东西。

    不管怎样,那些事情都与她无关,不是吗?

    向南幽幽叹了口气,右手下意识的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那里还隐隐凛着疼。

    这里,真的没有他们的孩子吗?

    可是,为什么她的感觉却是那么的强烈……

    仿佛那里就有着一条小生命在悄无声息的成长……

    向南想着想着,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景孟弦从医院一出来,便驱车直往警局里去。

    “林局,是我,孟弦。”

    景孟弦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a市分局局长林刚强的电/话。

    “这个点来打扰您,实属不应该,但贤侄却有难处,需要您的帮忙。”

    景孟弦在电/话里,温和而礼貌。

    “哎哟,孟弦,你看你这话就见外了吧,有什么事是需要林叔帮忙的,哪怕赴汤蹈火林叔也在所不惜啊。”

    景孟弦淡笑,“林叔你言重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一朋友刚刚在临海路,被一辆黄色出租车打劫了,这辆出租车的车牌号码是aas3940,车上有匪徒两名,一名被我朋友刺伤了腹部和眼睛,我想匪徒受伤如此严重,免不了马上就医,所以我希望林叔连夜帮我派人把所有的医院以及整个a市的诊所彻查一遍,不放过任何一名可疑嫌犯。因为这件事费的人力和工/力比较多,所以只能请林叔出面帮个忙了。”

    “孟弦,你朋友这事儿林叔也多少有些责任,治安不过关,咱们警局也脱不了干系!更何况,这调查的事儿本也是我们职责范围内必须该做的!好,我现在立马派人过去彻查,务必以最快的速度给你个结果。”

    “谢谢林叔。”

    林刚强曾经是父亲的一名得力干将。

    上次向南被关的事情,其实也是李秘书请他出的面,但这次因为事情比较复杂,所以他便自己亲自联系林刚强了。

    景孟弦到了警局,坐在局长办公室里,静等调查结果。

    整个警厅,只剩下几名当值的小警察,其他人都被派出去连夜加班查案去了。

    一名小女警给景孟弦斟完茶之后,便小心翼翼的从局长办公室里退了出来。

    “天啊!!里面那帅哥气场太强了,坐在那不说一句话,却像只凶猛的猎豹一般,不怒而威!仿佛随时都可能把你吞掉!”小女警夸张的与同事分享着自己对里面那男人的印象。

    “也不知道里面那人到底什么来头,听说不光咱们总局所有的人都出动了,就连其他分局的人也连夜布下了天罗地网,就为了追捕那两名劫匪。”

    “这么夸张?那看来还真是大有来头啊!连咱们局长都得看人家脸色,啧啧……”

    “……”

    凌晨三点——

    两名嫌疑犯在郊区的一个小诊所里被揪了出来。

    警厅里瞬间热闹了起来。

    景孟弦高大挺拔的黑色身影立在两名嫌疑犯跟前,冷然的气场,将他们生生笼罩。

    周身,戾气骇然,如嗜血的猎豹一般,似随时要将身前的两个匪徒撕碎。

    “孟弦,介不介意陪阿龙一起去录口供?”

    林局长拍了拍景孟弦的肩膀,问他。

    景孟弦冰冷的薄唇扯出一抹阴骘的笑,“当然不介意。”

    他根本就是,求之不得!

    当然,他也清楚,这是林刚强故意给了他打击报复的机会。

    红毛看着景孟弦嘴角那抹无温的笑意,莫名,有一瞬间的彻底慌了神……

    但一想到他的买主跟他说过的那些话,他咬牙,吸了口气,强逼着自己镇定了下来。

    审讯室内——

    三角桌前,红毛坐在对面,景孟弦和警察阿龙坐在这头。

    阿龙一直在审问着红毛一些问题,而景孟弦却只是抱着胸,面无表情的坐在那,一语不发。

    “你们劫持受害人的目的是什么?”阿龙冷着声问红毛。

    “抢钱。”

    红毛一双眼睛在审讯室里四处瞄着,就是不去看对面的阿龙和景孟弦一眼,吊儿郎当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只是抢钱?”阿龙的眼色厉了些分,一拳头砸在桌面上,“你他/妈给我老实交代了就少受点苦,说!两个人是不是意图强/歼受害者?!”

    这话一出,景孟弦那双无波的眼底,露出几许骇人的寒光来。

    “没有!只是单纯的想捞点钱!”

    红毛嘴硬。

    “是吗?”

    景孟弦凉凉的提了提唇。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饶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发出轻微的“咚咚咚”声,却像极了一种凌迟前的警告,让红毛一颗心脏也跟着他的节奏,紧张的‘咚咚咚’跳动着。

    额上,豆大的冷汗滑落而出,就在景孟弦的手指停下的那一刻,他终于大喊了一声,承认了,“是,我们是意图强/歼她的!!”

    红毛喘气连连的说着。

    他发现,对面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太强,强到让他根本不敢与之抗衡!

    “虽然我们是有这个想法,但也只是想想,我们根本没有得手!”

    那女人太他/妈狡猾了!!

    红毛的话一落,景孟弦倏尔起了身来,他偏头看向阿龙,“听林叔说你是世界散打冠军?折断两条腿就跟掰断两根脆笋似的。”

    阿龙意会的笑起来,“林局长夸张了。”

    景孟弦折回头来看向对面早已毛骨悚然的红毛,勾唇,冷酷一笑,轻挑剑眉道,“我还真有些好奇是不是林局长夸张了。”

    阿龙也搁了手里的纸笔站起了身来,轻笑一声,“想知道是不是夸张了,倒不是难事,不过这审讯室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

    “我双倍补偿!”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更冷。

    说完,便转身出了审讯室去,留下红毛以及一头即将显露身手的虎豹。

    敢碰他景孟弦的女人,就该有付出惨痛代价的自知之明!!

    他说过,他会以十倍的痛楚,讨回去的!!

    审讯室里传来骇人的尖叫声,凄厉得有些惊心动魄,时不时的会有桌椅被砸的声音传出来,让人闻着而丧胆。

    一刻钟过去,审讯室里彻底安静了下来。

    室内,乱作一团,天花板穿了,椅子桌子已经没一把是完整的了,当然,就更别提被上着手铐的红毛了。

    他满身是血,意识模糊,跌坐在地上,艰难的,一口一口喘着气,横着眼瞪着出现在门口的景孟弦。

    对于这样的画面,景孟弦还算满意。

    阿龙从外面抽了一把椅子进来给景孟弦。

    他叠着腿,端坐在红毛的正对面,魅眸半眯着,如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脚边这个残物,深眸一狠,“如果只是强/歼和抢劫,为什么却只朝她的肚子下手?”

    这是之前向南同警察录过的口供。

    “她……她不听话,就教训她几下呗!”

    红毛喘着气,艰难的回答着。

    一双眼睛却根本不敢与景孟弦对视,只垂着眼帘,盯着地板看。

    “我要听实话!!”

    景孟弦的声音,冷得像冰。

    正常情况下,他们是在一辆出租车上,她尹向南坐在座椅上,那样的姿势,如不是刻意的对付她的腹部,根本不可能伤及到腹部才是!

    “实话就是这样,你们还想要怎样?啊??”

    红毛是彻底毛了,红着眼,大声冲景孟弦叫嚣着。

    但反观他的激动,景孟弦就显得从容淡定多了。

    他起了身来,讳莫如深的眸子紧迫的盯着红毛,冷然的勾了勾嘴角,“阿龙,关着他慢慢审吧!审到他肯说实话为止!记住,别审过了,得留他一口气,说出真相。”

    他说完,便往审讯室外走去。

    “你们这样,根本就是屈打成招!!我要告你们,告你们——”红毛在他的身后嘶声力竭的叫嚣着。

    景孟弦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只听得他阴彻彻的道,“屈打成招那也是招!!”

    他不管过程,只要,结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