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她可能怀孕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找护士站的小护士们要了一枚创可贴,贴在了被咬过的地方,那儿还在撕裂般的痛着。请使用访问本站。

    走到病房外,就见戴亦枫正倚在门口安静的等着她。

    向南忙迎了过去,“怎么出来了?”“等你。”

    戴亦枫看已一眼向南,目光落在她的脖子上,关切的问她,“没事吧?”

    “没事……”

    向南捂着受伤的地方,面色不太好看。

    “真不打算把实情告诉他?”

    向南微怔,抿了抿唇,脸色苍白,双手交叉环住自己冰冷的双肩,“你也觉得这样太自私,对不对?”

    戴亦枫摇头,有些心疼她,“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或许我也会跟你一样的抉择……”

    向南的眼帘微微湿了几分,“谢谢你,亦枫。”

    她在一旁的休息椅上坐了下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

    戴亦枫从始至终都知道向南的为难。

    他心疼这个女子,疼惜她的坚强,她的勇敢,她承受着常人所不能承受的巨大压力!

    戴亦枫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而后转身进了病房去,留下安静的世界给她。

    向南坐在长椅上,双手交叉,手掌不停地摩挲着自己的手臂,试图给自己越渐冰冷的身体汲取一丝丝温暖。

    温纯烟……

    那个如同魔鬼一般的女人,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恨不能剥夺走她所有的幸福。

    她迫人将才刚闯过高考,顺利进入理想大学的尹若水强逼着勒令退学。

    那时候,日日能听到自己的妹妹在电/话里同她放声大哭,“姐,我想上学,我想上学……我好羡慕你,你能带着我一起去旁听吗?”

    那时候,妹妹一声声哭着的祈求,就像心脏拉扯着的弦,一下又一下……

    一拉,就撕心裂肺的疼!

    周末,向南回到家里,一直以为母亲还在自己的岗位上好好上班,却无意间见到了母亲佝偻着瘦弱的身体,整个人几乎都埋进了垃圾桶里去,在里面分毫不嫌脏的翻寻着能够卖钱的瓶瓶罐罐。

    那一刻,向南的眼泪,就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不停地往外涌。

    她们家父亲走得早,一个家里两个女儿全靠这个瘦弱的女人支撑着,却不想,温纯烟竟连她母亲那份安稳的工作也剥夺了!

    但,温纯烟的手段又怎么会只有这些?

    她趾高气扬的站在向南面前,冷傲的仰着那尊贵的头,看着卑微的尹向南,冷笑,“尹向南,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所谓的爱情,是怎样一点点把自己的家人逼入绝境,也是怎样,一点点亲手折断了自己爱人那双梦想的翅膀……”

    是的,从温纯烟说过那些话之后,才刚进入医学职场不久的景孟弦突然被医院请辞。

    那时候,向南就见他景孟弦每天没日没夜的寻着工作,其实他明知是母亲动了手脚,但对梦想偏执的他,却怎么都不肯服输。

    那时候向南窝在他的怀里问他,“景医生,你的梦想是什么?”

    景孟弦把她的小手紧紧地握在手心里,寐着眼,用略显疲惫的声音认真回答她,“让你成为一名医生夫人。”

    他的梦想,是医生,但向南却不知道,其实他的梦想,前提条件,是有她!

    直到向南腹中的孩子被温纯烟发现,那时候她还来不及告诉景孟弦,就一次又一次的遭遇温纯烟的迫/害,那种极其残忍的手段,向南现在想来,浑身还忍不住有些哆嗦。

    那段时间景孟弦正努力的忙着考他的医师证,向南不希望自己折断他半对梦想之翅后,又因为自己把另外一半的翅膀也一并给折断了,所以在那段时间她忍着痛,什么都没说。

    更何况,那个残忍的女人,是他的母亲!

    让他知道,他的为难和痛苦,定不亚于她尹向南半分。

    再到后来,向南知道自己熬不住了,这份爱,承载了太多的悲痛,以及她腹中宝宝一条来之不易的生命,她真的博不起了……

    而如今……

    她逃了四年,甚至于担心孩子被景家的人知道,连他的生日都改成了户口落定的那一天。

    这么些年过去,所有的人都安然无恙,而向南又哪里有勇气再去打破这个平静的局面,再次踏入那个可怕的境地中去。

    或许她真的不如表面上的这么坚强,她是胆怯的,是懦弱的,但请原谅她,她不光需要爱情,也还需要亲情。

    她是母亲的女儿,是妹妹的姐姐,更是孩子的……母亲!

    她早就没了利齿与温纯烟那样的女人去搏斗了!

    —————————————见《红袖添香》————————————

    病房内——

    景孟弦正专注的给秦兰检查着身体,向南赶巧也在。

    这是他们继阳阳生日之后第一次见面。

    景孟弦依旧是那个清冷而疏离的景医生,话不多,或者说很少。

    “秦姨,手术室那边安排了您三天之后动手术,这几天您注意休息,别有任何思想包袱。”

    “好的。”秦兰点头,末了,又似不经意般的问景孟弦道,“听说景医生要结婚了?”

    向南纤瘦的背脊,微微僵了一下。

    景孟弦从检查表上拾起了头来,却什么都没答,只冲秦兰笑了笑。

    他没承认,但也没否认。

    “景医生,秦姨祝你新婚快乐。”

    见他不否认,秦兰嘴角的笑意更开了。

    “谢谢。”

    景孟弦真诚的道谢。

    “我还有事,就不打扰秦姨你休息了,再见。”

    景孟弦说完,双手兜在口袋里便从容的迈出了病房去。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同向南说过一句话,甚至于,连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她。

    “南南……”

    “南南?”

    “啊?”

    失神中的向南,猛然回了神过来,“妈,怎么了?”

    “这话该我问你才是,你怎么了?从景医生来之后,你的脸色就一直不太好看,是不是生病了?”

    “没,我没事……”向南忙摇头否认,“可能是最近胃口不好的缘故。”

    “要不舒服,你可得去看看医生,别死撑着!知道吗?”

    “妈,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这几天你一定得多注意休息。”

    还有三天,母亲就要上战场了,要说向南心里不紧张,那一定是假的。

    从医院出来,向南总觉得精神有些不济,昏昏沉沉的,浑身都不得劲儿。

    她揉了揉太阳穴,突而,脑子里有一个大胆的念头一闪而过。

    天啊!该不会……

    向南匆匆忙忙又折回了医院,往取药处走去。

    排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队,才终于轮到了向南。

    “我要一盒验/孕棒。”

    向南把医疗卡递过去。

    “向南……”

    向南还来不及取药,就听得一道甜美的声音在喊自己。

    她回头,就见曲语悉拎着手提包,温婉的笑着,优雅的朝她走了过来。

    向南愕然,秀眉忍不住微微拧了起来。

    “好巧,你也来买药吗?”

    曲语悉一脸恬静的问着向南,仿佛她们之间从未有过任何的隔阂。

    向南神色有些复杂,她怎么都没料到在这时候会遇到曲语悉。

    她忙回头同里面取药的护士道,“护士,那药我不要了!”

    向南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不希望被曲语悉知道自己受/孕的这事儿。

    里面那护士才刚走到药架边上,抬手预备拿的时候,就被向南喊住了。

    她回头,拧眉,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向南,“真不要了?”

    “嗯,不要了,谢谢。”向南忙肯定的点头。

    曲语悉偏头看一眼那护士,又看了看护士身前的那个药架。

    温婉的水眸,闪烁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有半分的僵冷。

    “向南,你买什么药呢?”

    很快,曲语悉又再次堆起了笑容,故作关心的问向南。

    向南从队伍前列走了出来,摇摇头,故作随意道,“一点感冒药而已,太贵了,出去买比较划得来。”

    曲语悉勾了勾唇角。

    “对了,你知道我跟孟弦快要结婚的事儿了吗?”

    “嗯,听说了。”

    向南扯了扯嘴角,回答得淡淡然,似全然不在意一般。

    即使在意,她又怎么会让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表现出来呢?

    “向南,我希望到时候你也能一起来参加。”曲语悉热情的邀请着向南,看着她的那双纯澈的眼底充满着真诚的期待。

    向南淡然的笑了笑,“抱歉,平日里实在太忙,大概抽不开身了。”

    她委婉的拒绝,又扬唇笑了笑,“曲小姐忙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向南说着,也不等曲语悉回答,越过她便径自出了取药房去,匆匆离开。

    一见向南离开,曲语悉那张温婉的脸,瞬间森冷了下来,看着向南背影的那两束满含妒意的目光,更是厉得如同一把利刃,恨不能直接将向南刺穿。

    她透过取药处的玻璃房问里面的护士,“护士小姐,麻烦问一下,刚刚我朋友是准备买什么药的?”

    那护士抬起眼帘看了一眼曲语悉,只淡淡道,“你问我做什么,直接去问你朋友吧!所有病患的信息,我们都不方便透露。”

    曲语悉被她这么一堵,脸色煞白了些分。

    贝齿咬了咬下唇,干脆连药也不买了,转身就匆匆出了取药处。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刚那护士明明就是打算去拿货架上的验/孕棒的。

    尹向南难道真的怀/孕了?

    孩子,景孟弦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曲语悉拎着包的手就捏得指骨直响。

    十指间,苍白得有些骇人!

    怀/孕?

    她曲语悉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哪怕只是可能,她也绝对不允许!!

    …………………………………………

    向南在外面的门诊药店买了个效果最佳的验/孕棒,医生有特别叮嘱她早上验尿得出的结果才是最准的,向南收了验/孕棒就往协和医院赶去,却不料公司打来电/话,让她回去加个班把三天后要用的设计稿赶出来,只是客户突然急着要,向南也没办法,只好又折回了公司去。

    因为客户要求得太突然,向南紧赶慢赶的,从下午开始加班,直到夜里十二点多才终于将初稿给赶了出来。

    合上电脑,顿时觉得有些头晕眼花了,闭上眼满脑子的都还是cad图纸的画面。

    向南甩甩头,还当真有些累了。

    把凌乱的办公桌随意的收拾了一下,捡了包,这才出了公司来。

    外头,早已漆黑一片,只有零零星星的路灯,微弱的闪着光芒。

    这个点,已经没有公交车坐了,捷运也已经关停了,向南只好打车回家。

    站在路边,还没招手,一辆出租车就在她身前停了下来。

    向南也没做多想,拉开车门就坐上了车去,“到青山安置小区,唔唔——”

    向南才一报出地点,却不想,副驾驶座后突然伸出一双手,用一条毛巾死死的捂住了向南的鼻口。

    “唔唔唔————”

    向南登时吓坏了。

    仿佛间连心脏都停摆了一般,额上开始不停地冒冷汗,“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唔唔——”

    向南被毛巾紧捂着,声音含糊不轻,而且,脑袋越来越昏沉。

    显然,捂着她的毛巾是动过手脚的,那里面还藏着麻药。

    该死!!!

    “呵!臭娘们,咱们哥俩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呗!!”

    向南身边那开车的男子,一嘴污秽的说着。

    向南这才注意到开车的男人是个顶着红色头发的小青年,年纪绝不比她大,一看便知是社会上的小混混。

    “你们要钱是不是?我包里的钱全给你们,你们拿走!!快点,放我下车!!”

    向南忍着泪,含糊的大叫着,还单纯的以为他们不过只是打劫的小混混罢了。

    “哈哈……”突然就听得向南的后背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你的钱咱们当然不会客气,不过,咱们不光只要你的钱,咱们要的东西可还多着了!!”

    话音才一落,突然向南的靠背就往下陡然一跌,她整个人毫无预兆的就往下坠了过去。

    “啊——”

    向南吓得大叫,额际间,手心里全是汗。

    恐慌的眼泪终是没能忍住的从眼眶中溢了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就在向南坠下来的那一刻,嘴上的毛巾稍稍松了几许,然话还没来得及喊完,又再次被那块毛巾死死封住。

    “妈/的!红毛,劳资不等了,先上了再说!!!好几天没碰女人了,现在燥得慌!!”

    向南身后的男的,一边捂着向南的鼻口,一边恶心的说着。

    向南一双眼睛惊恐的瞪大,狠狠地甩头,恐惧的眼泪不停地往外涌,颤抖的娇身拼了命的死死挣扎着,“唔唔——你们不能碰我!!不准碰我,混蛋!!”

    她双手发了狠的去拉他的手臂,指甲死死扣住他的肌肤,几乎快要渗入他的皮肤里去,却听得他一声咒骂,“啪——”的一声,一个巴掌就毫不怜惜的扇在了向南的脸颊上。

    向南顿时只觉脸颊一热,火辣辣的痛瞬间从肌肤里涌了出来,脑袋里开始嗡嗡作响,有好几秒的,眼前完全一片空白,她差点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但,向南挺住了!!

    眼泪,不停地往外涌,但她一声又一声大声喊着,“尹向南,坚强一点!!不能睡!!不能睡——”

    她嘶声力竭的大喊,沾满眼泪的眼眶里满满都是韧与狠,眼见着身后的男人就朝自己探出了魔爪,她突然伸手就往方向盘上抓去,死死地扣着,拼了命的就往左边的护栏管撞了过去。

    她就算死,也非拉着这两个混蛋垫背不可!!!

    “啊——”

    “砰————”

    车身一个急刹响过,却还来不及停下,整个车子便已然朝护栏管横冲直撞了过去。

    车,猛然停了下来。

    因速度太快,被这么一撞,前窗玻璃,顿时碎裂,散得满车都是。

    “妈/的!!”

    两个男人同时破口大骂,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惊出了一身冷汗,红发男子一甩手,就冲向南又是一耳光,趁着车停下,他竟然直接跳了起来,一脚就狠狠地踩在了向南的肚子上。

    “啊——————”

    向南疼得大叫。

    “不要,不要踩我肚子!!”

    向南眼眶全湿了,她用双手去截他的脚,死死地抱着,不肯让他再碰自己的肚子,“不要碰我肚子!!!”

    那儿说不定就承载了一条生命!!

    不,不是一条,是两条,是两条生命,以及她所有的希望!!

    “不要碰她!!!”

    向南使出了全身吃奶的力气,死死地钳住眼前这个恶魔。

    她紧咬着牙关,即使牙龈都已经被自己生生咬出了血来,但她死都不肯放手,力道大得连红发男子都甩不开她的手来。

    后座上的男人一见这架势,赶忙凑上前来帮忙,好几次努力的试着将向南那双手从他的腿上掰开,却竟然怎么都掰不开。

    这女人,力道大得惊人!

    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飞腿就学着那红毛的,朝向南的肚子一脚狠狠地踢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