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家三口的偶遇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收费:【开篇解疑:有亲们疑惑手术室中是不能接电/话的。请使用访问本站。镜子解疑哈,按照医生严谨度而言,手术室里是不能接电/话,但镜子有提到温纯烟没有分寸执意往手术室里打电/话,然后小弦子才接了。另外,实际上手术台上医生们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紧张,几个小时甚至是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医生们也要吃吃喝喝的,也会保持轻松态度,如果一直绷紧着神经几个小时下来岂不是累死。】

    尹若水垂头丧气的坐在长廊的休息椅上,羽睫上偶有晶莹的泪珠涌出来,她伸手去抹,却发现眼泪越流越多。

    向南正预备去协和医院陪阳阳的,一出病房就见到了眼泪肆意的尹若水,向南诧异,忙忧心的凑过去问她,“若水,你这怎么了?”

    “姐……”

    一听向南的声音,尹若水整个人就扑进了她怀里去,搂着她的腰,顿时哭得更厉害了。

    “若水,你先别光顾着哭,你先跟姐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向南在若水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边安抚着她,一边替她擦眼泪。

    “姐,景医生……景医生他这次真的要结婚了!!”尹若水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说起话来一抽一抽的,吐词都不太清晰。

    但即使如此,向南还是听清楚了。

    有那么一秒的,大脑处于当机状态,“若水,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景医生要跟曲语悉结婚了!!”

    尹若水再次重复,抽噎着又抹了一把泪,“曲语悉说他们家突然就决定不遵守百日戴孝的风俗习惯了!绝定让他们俩先完婚!姐,你说,你说他们家怎么能这么不孝,是不是?”

    向南的面色,微微白了些分。

    一刻间,脑袋里全然一片空白。

    完婚?和曲语悉……

    向南所有的思绪,陷入了一片混乱中。

    尹若水的哭声,还在耳畔,有些凄凄然。

    “听曲语悉说,景医生的妈/妈还让他们这个星期六就回去领结婚证呢!”

    向南一怔……

    心脏陡然停跳了一拍,“好……好快……”

    她失神的喃喃了一句,只觉浑身一片冰凉,那感觉像是连体内的血液都冷了下来。

    最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言安抚着妹妹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了辅仁医院来。

    从住院部出来的时候,其实她有遇到景孟弦的,那时候他正忙着查房,与向南擦肩而过的时候,就如同从未见她一般,哪怕连个眼神的偏离都没有,便径自进了病房里去。

    回头,看着他消失在病房门口的白色背影,向南只觉心里空荡荡里,那里一瞬间仿佛又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男人……到底还是要结婚了!

    直到他的身影步入病房,消失在向南眼底的那一刻,突然间,鼻头就不自觉酸了几分。

    仿佛,她听到了他在病房里笑意迎人的同他的病患交谈着,关切的询问着他们的身体状况。

    那动听的声音如大提琴的旋律,低沉而浑厚,又如醇厚的酒香一般,让人不饮也醉。

    唇边炫目的笑容,如深冬的一米阳光,暖化所有冰凉的心池。

    向南眼眶一热,连忙转身,逃逸般的出了医院去。

    —————————————见《红袖添香》—————————————

    儿童玩具店——

    景孟弦当真还是第一次进这种地方来。

    看着眼前满目琳琅玩具,景孟弦似乎第一次对一件事情有些手足无措,完全拿不定主意。

    “先生,是给您家里的小宝贝买礼物吗?男孩还是女孩呢?”

    导购员小姐似乎看出了景孟弦的困窘,好心的走上前的询问他。

    “男孩,三岁。”

    景孟弦将视线从玩具堆里抽回来,淡淡一笑,回答着导购员的问话。

    “男孩的话,这边有许多都是适合小男生玩的,不过当下最红的莫属万代的奥特蛋了,小男孩都迷这个迷得不得了,你们家小宝贝应该也会喜欢的。”

    导购员说着从货架上拿了一个大型玩具盒下来,盒子的包装是透明式嵌入型的,里面可以清楚的看见导购员嘴里那所谓的奥特蛋,一整套六只装。

    “类似变形金刚?”

    他饶有兴趣的询问导购员。

    这礼物似乎还不错,他希望小阳阳会喜欢。

    “对,差不多,只是趣味性更强一些。”

    景孟弦挑挑眉,点头微赞,“还不错。”

    虽然他不确定阳阳会不会喜欢,不过应该也不至于大失所望才是。

    一想到小家伙那张可爱的笑脸,莫名就觉心脏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轻轻的陷了进去。

    那是一种说不明,道不白的感觉,就是很柔很暖。

    “帮我把这个包起来。”

    他将礼物递回给导购员,又转而在货架上看了许久,又仔细的挑了一个大型车模包了起来。

    导购员一边帮景孟弦打包,一边笑道,“先生应该是个好爸爸吧,看你给自己孩子挑礼物就知道,这么用心。”

    景孟弦愕然失笑,摇摇头,“这孩子不是我儿子。”

    他自己的孩子……

    突然,景孟弦就想到了尹向南那张清秀的脸蛋。

    如果他也有个孩子的话,或者说,他和尹向南之间也有个孩子的话,那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应该也会很可爱吧!

    他挑挑眉,谁让当爸的基因这么优秀呢?

    想到这里,景孟弦性/感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却又倏尔想到那天夜里,她尹向南害怕怀孕的那种仓皇模样,嘴角的笑意顿时凝固,面色沉了下来。

    因为,她尹向南根本不屑同他景孟弦有孩子!而他又在这自作多情的奢想什么呢?!

    正在这时,景孟弦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母亲打来的电/话。

    今天星期六,几乎不用想,他已经知道了母亲来电的用意。

    无外乎就是想劝他回去领证,但这事儿他做不了。

    不过,回趟s市是有必要的,得了空他或许真的得亲自去一趟曲家,一来请罪,二来退婚。

    有些话,早说清楚早好。

    “先生,您的东西。”

    导购员将玩具礼貌的递给景孟弦,景孟弦没有听电/话,兀自按了静音键放回了兜里去,接过导购员手里的玩具,问她,“总共多少钱?”

    “八百三十块。”

    景孟弦递了九张红色钞票给导购员,导购员找回七十块钱。

    “谢谢。”

    景孟弦拎着礼物便出了玩具专卖店,驱车,往协和医院赶去。

    一路上经过sirily蛋糕店,他又进去提了一个生日蛋糕出来,蛋糕是早两天便已经预定好的。

    坐上车,望着被满满的礼物充斥着的车厢,景孟弦摇头,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除了亲人,这世上就只有尹向南才能让他如此费煞苦心的准备礼物了,而这个仅有几面之缘的小鬼,绝对是他人生里的第二个!

    想到今天终于能见到小家伙成天叼在嘴里的,那个坚强的单亲妈/妈,他的心情突然就转好了些分,好奇心也更甚。

    挂挡,轰下油门,直接往协和医院去了。

    …………………………

    景孟弦不知道阳阳的病房具体是哪个号,因为那天阳阳完全没有跟他提起过,以至于他只能在护士站里咨询。

    “护士小姐,能不能帮忙查查小向阳的病房多少号?”

    景孟弦的出现,无疑给一贯平静的护士站里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他颀长的身影站在那里,俊美到无懈可击的面庞微微低下来,用他那醉人的音律礼貌的询问着站台前的护士。

    性/感的薄唇间,挂着一抹淡然疏离的笑。

    越是这般清冷的气质,才叫所有的女孩,完全抵不住这个男人的魅力。

    疏远,淡漠,不可亲近……

    却足以勾起所有女人的好奇心,趋之若鹜的想要把这个男人一探究竟。

    “护士小姐?”

    见小护士看自己有些痴然,景孟弦实属无奈,咳嗽一声,出声提醒她。

    小护士愕然回神,脸蛋儿一红,忙低了眸去,“对不起,对不起……先生请问您找哪位?”

    “小向阳,一个患有白血病的小男孩,今天刚满三岁。”

    景孟弦不知阳阳的全名,所以只能尽可能的把他的信息说得更精准些,让护士们好找。

    “啊,阳阳啊!他在7012房,小家伙今天生日呢!现在他病房里可闹腾得不得了,难得的爸爸妈妈全在,咱们护士站都去了好大一批护士呢,先生是阳阳的亲戚?”

    小护士红着脸打听着,其实是想获知更多的信息,方便往后进攻。

    景孟弦淡淡一笑,“朋友,谢谢。”

    他说完,道过谢,径自往七楼小向阳的病房走去。

    病房里——

    热闹非常,所有的人打闹成一团。

    蛋糕抹得到处都是,你追我赶的好不热闹。

    所有人身上都沾满了奶油,尤其是小家伙那张可爱的脸蛋上更是被奶油占据得满满的,像只萌透了的小花猫。

    唯有向南一个人干干净净,这多少叫身边脏兮兮的人看不过去了,尤其是戴亦枫。

    “南南,你这么干净,好像有点不合群吧?”戴亦枫笑说着。

    “就是,就是!”

    所有的小护士们跟着起哄。

    戴亦枫伸手就往向南的脸蛋上抹去,哪知向南机灵的就躲了开来,“不要啊……”

    两个人在不太宽敞的病房里追闹起来,向南跑,戴亦枫追,结果,向南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就往床/上跌了过去,而追过来的戴亦枫也一下没稳住步子,就朝向南扑了过去,两个人重重的砸在了病床上,戴亦枫沾满蛋糕的脸贴上向南的脸颊,顿时,向南也成了一只狼狈的小花猫。

    看着床/上亲昵的他们,病房里,所有的人都暧昧的笑了。

    也不知是谁在人堆里喊了一声,“亲一个!”

    顿时,所有的人都跟着瞎起哄,“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就连站在最前头的小家伙,都拍着小手儿,一边用舌头舔着自己嘴角边上的奶油,一边奶声奶气的大喊着,“爹地妈咪亲一个!!亲一个……”

    而床/上,戴亦枫和向南显然没料到局面会变成这样。

    甚至于,那一刻,向南分明就在戴亦枫的眼里见到了一抹炙热的光芒,而后,就见他一低头,轻轻的,虔诚的在向南的额角上印了一记吻。

    他掀了掀嘴角,儒雅一笑,没有半分的尴尬,“就当送个阳阳的礼物,他似乎特别乐意见到这样的画面。”

    果然,向南一偏头,就见到了欢欣雀跃的小家伙。

    “万岁万岁,爹地妈咪万万岁!!”

    小家伙捂着小嘴儿一脸幸福的大喊着。

    虽然阳阳一直以来都知道戴亦枫不是自己的亲生爸爸,但他喜欢这个爸爸,也乐于见到他和妈咪好好在一起。

    因为小阳阳向往自己有一个家,家里不光只有妈咪,还有疼他的爹地。

    向南看着自己的儿子,目光所及之处,见到了一双干净的手工意大利的皮靴,皮靴往上是一双笔直的长腿……

    而长腿的主人……

    伴随着向南往上挪动的目光,心跳急速加快,面色越渐苍白。

    直到,迎上景孟弦那双清冷如寒池的鹰眸,向南浑身一个冷噤,连忙尴尬的从戴亦枫身下钻了出来。

    整颗脑袋,顿时都处于当机状态。

    向南怎么都没料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现在怎么办?

    向南没来由的有些慌了,视线完全不敢对上/门口的景孟弦。

    而景孟弦,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眸,锐利如刀,直直的射在向南的身上,如若是要生生将她刺穿。

    戴亦枫显然也没料到景孟弦会出现,一时间愣在床/上,半刻间没缓回神来。

    所有人顺着向南和戴亦枫的视线往门口看过去……

    小护士们觉得冷情无温的男人帅呆了,而小向阳见到门口的景孟弦时,一下子更欢喜了,雀跃的就朝景孟弦奔了过去。

    “景叔叔!!!”

    小家伙甜甜的喊着他。

    “阳阳!!”

    向南惊呼一声,顿时彻底的乱了心绪。

    景孟弦见小家伙扑了过来,将手里的礼物放在地上,一弯身,就把小阳阳抱了个满怀。

    他起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脸色极为难看的向南,嘴角勾着一抹冷决的笑意,剑眉微挑,“怎么?尹小姐怕我?难不成还以为我会吃了你宝贝儿子?”

    他嘴角的笑意,分明不达及眼底。

    清冷的声音,顿时让热闹的病房瞬间降低了温度,直坠零度以下。

    所有的护士们都闻出了这里面的烟硝之气,都杵在一旁没吭声了,唯有景孟弦怀里单纯的小向阳却分毫不懂察言观色,还喜滋滋的在景孟弦的脸颊上吧唧了一口,登时就弄得景孟弦那张冷峻的面庞上占了不少奶油。

    这样的他,清冷,而又多添了些分滑稽的味道。

    但,没人敢笑这样的他,除了他怀里不谙世事的小向阳。

    “妈咪,景叔叔是好人,你不用怕,他不会欺负阳阳的。”

    小家伙窝在景孟弦的怀里,安抚着向南。

    景孟弦淡淡一笑,不看向南,更不看一眼戴亦枫,只偏头冲怀里的小阳阳真挚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仿佛击中了向南心里最柔软的一处地方。

    登时就觉鼻头一酸,眼眶里差点有泪要溢出来……

    或许没有人知道,他景孟弦的一句简简单单的生日快乐,却是阳阳追求了三年多的梦想!

    如果阳阳要知道,刚刚那是爸爸的一句生日快乐,或许他会直接从梦里笑醒来。

    那一刻,向南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剥夺他们父子的感情到底是对还是错,到底是她太自私,还是真的护子太心切。

    小向阳特别开心,钻在景孟弦怀里咯咯笑着,“景叔叔,阳阳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

    景孟弦俯身将怀里的小向阳放了下来,半蹲在小家伙的身边指了指地上那一堆礼物还有蛋糕,“去看看叔叔给你买的礼物,喜不喜欢。”

    “喜欢!!”

    小家伙看都没看就喊了出来,忙不迭的奔过去,笑开了眼来,“爹地,你快看!是奥特蛋,景叔叔也给我买了奥特蛋!!”

    景孟弦愣了半秒,目光越过向南,看一眼她身后的戴亦枫,而后就见到了床头柜上的……一盒崭新的奥特蛋,跟自己的如出一辙。

    看来那导购员说得没错,这玩具最近真是太火了!连这也能撞到。

    向南压了压心里的慌乱,忙走到小阳阳面前,将他抱了起来,有些尴尬的冲景孟弦道,“怎么还买这么多礼物呢!小孩子不能玩太昂贵的东西,会把他宠坏的。”

    向南这话,自然是客气和感谢成分居多。

    景孟弦盯着向南那张略显不自在的面庞,勾唇,冷冷的笑了,“尹小姐要嫌我的礼物不好,扔了就是!更何况……”他扫了一眼床头的那盒与他相同的礼物,漠然道,“好像也没什么价值了!”

    “不要!不要扔,阳阳喜欢!!”

    小家伙一听这话,顿时就急红了眼,将景叔叔送的礼物紧紧地搂在怀里,那模样似唯恐有谁会突然抢了去一般。

    “我还有事,先走了。”

    景孟弦觉得自己再在这间房里多呆一秒,都是一种受罪!!

    原来,他们的孩子都已经整整三岁大了!!

    离开他之后,她尹向南和戴亦枫第二个月就有了属于他们的孩子……

    不得不说,即使过了四年,但这于他而言,依旧是一根刺,一根永远无法拔出来的深刺!!

    小阳阳的存在,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着他,曾经她尹向南背叛她的事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