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爱意绵绵——用自己的身体做偿还【1500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不肯服输,又往他的下巴上喷了厚厚一圈泡沫,坐在洗漱池上笑得前仰后合,“景孟弦,你这样好像个圣诞老公公!”

    “那你就做个圣诞老婆婆吧!”

    景孟弦说着,就从向南的手里把那瓶剃须膏抢了过来,在她脑门上喷了一圈,登时就像极了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惹得景孟弦忍不住笑出声来。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向南怨念的坐在洗漱池上瞪着他,撅着嘴娇嗔道,“谁要做什么圣诞老婆婆啊!”

    她嘴上虽是如此说着的,可是,向南分明就在景孟弦那双漆黑的眼眸里见到了自己那张动情的笑脸。

    老公公,老婆婆……

    多么诱人的称呼。

    可是,那种白头到老的承诺,分明就不适合他们……

    “行了,不跟你玩了。”向南一想到‘白头到老’,就感觉心口有些隐隐作疼。

    “来,凑过来,刮胡子了。”

    她不想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笑说着挥了挥手里的剃须刀。

    景孟弦乖乖的把下巴朝向南凑了过去。

    “你可别乱动啊,要是割到你了,我可不负责。”

    向南左手捧着他的脸颊,右手拿着剃须刀缓缓的在他的下巴上移动着,每一个动作都极为小心,唯恐自己会弄伤了他一般。

    “听说你在林县为了给我打电/话,每天来回要走将近两个小时的路?”

    向南似随意般的问着他,双眸却有意无意的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期待着他的答案。

    “听说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你尹向南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景孟弦四两拨千斤的就把话锋转到了向南身上。

    “谁说的?胡说八道!”

    向南一口否决。

    “留言信箱告诉我的,你要不要听听看是谁留的?”景孟弦弯起的嘴角,还透着几许得意。

    “不要……”

    向南撇撇嘴,不再死鸭子嘴硬了,难得的突然就软下了语调来,伸手主动抓过他的大手,把自己的小手埋入他的手心里,低头轻声道,“那时候我真的好怕你回不来……”

    想到那些患得患失的日子,向南的眼眶不由自主的又红了一圈,憋在心里的话,就抑制不住的全数吐了出来,“那天我在工作上犯了一个特大的错误,被领导骂得狗血淋头,可是,我一点也不难过,我满脑子都在想你去了哪里,你在那边过得还好不好,有没有冻着,有没有饿着,那一刻我真的特别害怕以后就见不到你了……”

    向南说着抬起头来,面颊上,已经全是泪,“景孟弦,你答应我,以后……别再做这么危险的工作了,好不好?”

    景孟弦挑眉看着满脸是泪的向南。

    此刻,他的胸腔里,正有一团熊熊热火,激动的燃烧着,但他没让自己表现出来。

    他俯身,凑近向南,与她平视,沉声问她,“你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要求我?”

    虽然语气平和,然那双旖旎深潭里饱含着的热切期待,却早已出卖了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我……”

    向南怔了半秒,咬唇,对于他的问题,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眼眸垂下,却听得向南柔声问他,“你不愿意答应吗?”

    一句话,却让景孟弦整颗刚毅的心都融化了。

    这个女人,注定就是他的软肋。

    景孟弦无声的叹了口气,“答应了。”

    不管她以什么身份来要求他,都好!

    向南破涕为笑,才一抬头,倏尔,一道阴影就朝她盖了下来,她柔软的樱/唇毫无预兆的就被他薄薄的唇瓣紧紧覆住。

    这记狂热的吻,几乎是要将向南烧融,才一触上她的唇瓣,就感觉有一股震麻,从舌尖蔓延开来,酥了心魂,软了娇身……

    向南软若无骨的攀在他的脖子上,迷乱的迎合着他,配合着他的节奏,将这个吻,一路加深加重。

    向南清楚,自己作为情/妇身份好像越轨了太多,可偏偏……有些感情是没办法控制的,尤其当你突然发现原来你可能随时失去他的时候,你脑子里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把眼前的这个男人,拼劲全力的抓牢!

    “叮咚叮咚——”

    突然,急促的门铃响起。

    向南一惊,猛然回神,伸手去推身前的男人,“孟弦,有人来了。”

    景孟弦将唇瓣从向南的红唇间不舍得挪开,看着她略显慌乱的脸蛋,敛了敛眉,“你很害怕?”

    向南咬着唇,脸色有些难看。

    景孟弦偏头,看一眼洗漱室里那台可视电/话前出现的人影,剑眉皱得更深。

    那里,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曲语悉。

    每次都这么赶巧!

    向南见景孟弦面色不好,顺着他的视线,回头往可视电/话瞄去,再见到曲语悉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向南脸色一白,忙从洗漱池上跳了下来。

    景孟弦将视线转移至向南的身上。

    深沉的眼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是在等待着向南的决议一般。

    见向南咬着唇,久久没有答话,也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景孟弦率先做了决定,“我去开门。”

    “不要!!”

    向南伸手拉住了他。

    景孟弦回头看她,漆黑的眼眸,加深了色泽。

    薄唇,微凉,明知故问道,“为什么?”

    向南吸了口气,神情故作淡然,“我们不是说好,不让她知道的吗?”

    景孟弦的眼底,露出几许骇然的戾气来,“尹向南,如果我说,我要为了你同她解除婚约呢?”

    向南没料到他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登时整个人呆在那里,脑袋有好几秒的当机。

    半响,向南猛然回神,摇头,“不行!!景孟弦,你别冲动……”

    “冲动?”

    景孟弦好笑的凝着向南,那神情仿佛是从她嘴里听到了一个世纪最好笑的笑话,“尹向南,你觉得我对你的感觉,只是一种冲动?”

    向南整颗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

    她没料到整个事情的结局会变成这样,向南为难的摇头,却一狠心,还是把有些违心的话说了出来,“景孟弦,我……我从来没想过让你为了我,跟她解除婚约。而且,我……我根本从来就没想过要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就只是……只是为了跟你做一场交易而已!你别误会!!”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景孟弦浑身戾气炸开,那一刻,向南清楚的看见了他因怒而突跳的眉峰。

    他倏尔伸手,一把勒住了向南,将她扯进自己怀里来,怒目圆瞪,憎恨的看着向南,“尹向南,你把刚刚那话给我再说一遍!!!”

    向南真的被这样清冷而愠怒的他给吓到,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但她还是一字一句,清楚的再重复了一遍。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就只是为了钱才接近你的!我非常缺钱,只有跟了你这张长期饭票,我才能不愁吃不愁穿,我不希望曲语悉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我不想因为你而把自己推到这风口浪尖上!!你懂了吗?”

    向南的话,如一把把利刀,直戳景孟弦的心脏而过。

    突然,他就觉得自己像个天大的傻瓜,为了这个女人,他什么都可以不顾,他以为她的心意其实跟自己一样,可结果呢?结果,自己原不过只是她的一张长期饭票而已!!

    景孟弦扣着向南的手腕,因怒而不停地收紧力道。

    指骨分明的手,几乎快要掐进向南的肌肤里去,疼得她直皱眉。

    倏尔,“砰——”的一声,毫无预兆的,向南被景孟弦一带,整个人被他重重的砸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墙上一个冷硬的水阀阀门,直直抵在了向南的后背,戳着她的脊骨,疼得她登时就红了眼。

    却不等她呼疼,一阵寒风从她的脸颊处掠起,只听得“砰——”的一声,一道重重的闷响,在她的耳边响起……

    景孟弦一拳头,就狠狠地砸在了向南脸颊边的墙壁上,发泄着他此时此刻心里所有的愠怒与憎恨。

    鲜血,顺着白色的瓷砖滑下来,染红了向南的双眼……

    “流血了……”

    向南急得就要去抓他受伤的手,却猛地被他一把摁住。

    景孟弦将向南重重的抵在冰冷的墙壁上,健硕的身子压在她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双猩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向南,几乎是要将她拆吃入腹。

    “把衣服脱了……”

    他突而命令道。

    向南一惊,怔鄂的看着他。

    景孟弦受伤的大手一把攫住向南的下巴,手指间的力道很重,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向南提了起来,“你尹向南不就是想从我身上捞点钱吗?来,把衣服脱了!好好伺候我,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而且是,直接付现!!!快点——”

    景孟弦凶狠的冲向南吼着。

    向南真的被吓到了。

    她见过景孟弦发火,但是从来没见过发这么大火的景孟弦,此刻的他,根本就是一只完全被惹怒的雄狮。

    “把衣服脱了!!”

    他再次重复。

    声音冷得像块寒冰,周身的戾气,教人见之而骇然。

    向南娇身颤栗,咬唇,红着眼怔怔的看着他,看着他那盛满怒焰和眼潭……

    最终,向南没有忤逆他,而是乖乖的听着他的话,把衣服脱了,做一个……称职而又乖顺的,情/妇!

    白色的衬衫顺着娇身滑落而下,跌落在她盈玉的双脚边。

    紧接着是性/感的文/胸,向南解开,任由着它从自己身上掉落而下。

    长裤沿着白希修长的双腿而褪下去,小底/裤却不等向南自己动手,景孟弦已经粗暴的一伸手就将它撕成了两开。

    向南咬唇,看着这样粗暴的他,心却疼得像被撕裂了一般。

    白希如凝脂的胴/体,不掩一物的暴露在空气里,展现在景孟弦的眼前。

    而他那双冰寒的眸底,却始终没有半分的欲/念,他一把将向南狠狠地按在墙壁上,托起她的臀/部,将她的双腿分到最开,而后……不带分毫情感,没有半分怜惜,更没有任何前戏的,直接将尹向南深深贯穿。

    那一刻,向南清楚的听到,从他凉薄的唇间吐出的一句话……

    “尹向南,你真贱!!”

    伴随着他冷绝的话,是腰间那疯狂冲刺的动作。

    向南知道,他这根本不是在做所谓的爱,而是在用行动……羞辱她!!

    向南几乎快要被他撞得魂飞魄散了,后背抵着那冷硬的阀门,一次又一次的随着他的力道撞上去,好几次疼得向南咧嘴尖叫,但她始终都没喊疼。

    如果这样会让他心里好受一些,那她受这么些苦,又何妨……

    直到最后,景孟弦的热流全数喷洒在她身体内的时候,向南终究没能忍住,咬住他的肩头,失声痛哭……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自己能给予这个男人一份真正的温暖,可是……

    那么多的阻碍拦在他们的面前,前方的路,除了更伤更痛更可怕之外,还能带给他们什么?

    向南光一想到温纯烟一次又一次对她腹中孩子的迫/害,她就没有勇气走下去。

    因为,每走一步,她都是在拿阳阳的生命做赌注!!

    这样的赌局,任何一个母亲,都不可能会参与的!

    景孟弦健硕的身躯覆在向南身上,双臂撑在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外冒,甚至于他能感觉到,后背已经被鲜血染湿……

    刚刚动作幅度太大,以至于严重拉扯到了伤口,但他分毫也感觉不到背上的那抹痛楚。

    向南的哭声,就像一把锋利的锯子,一刀一刀的锯在他的心口上。

    那种钝痛,叫他,难以呼吸!!

    他明明那么在意眼前这个女人,却偏偏,还是把她弄哭了!

    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下,沙哑的声音从唇间艰涩的溢出来,“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怀里的女人,第二次……

    第二次,他那么无力,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滚!!”

    他的声音,沧桑喑哑。

    喉咙有如被刀割破了一般。

    转身,不带分毫留恋的放开了狼狈的向南,将身子斜靠在冰冷的墙壁上,闭着眼,喘着粗气,任由着汗水从额间间渗下来。

    而他那张无懈可击的俊美面庞,此刻白得已然毫无血色。

    向南仓惶的去捡地上的衣服,一起身,就见到了他被鲜血染红的后背,向南吓得一声尖叫,眼泪登时就从眼眶中滚落了出来。

    “景孟弦,你的背,你的背……”

    向南呜咽的哭出声来,“好多血!怎么会这样?你不是……那儿……”

    景孟弦闭着眼,没看向南,清冷的嘴角,勾着一抹冰凉的笑。

    向南这才反应过来。

    该死的!!

    如果真的是伤到那儿了,他又怎么可能还能跟自己欢爱。

    向南看着他苍白的面色,彻底慌了。

    “我……我去打120,你等着……”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血,触目精心的殷红染得满背都是,甚是骇人。

    而向南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羸弱的景孟弦。

    那艰难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他,那脸色惨白得没有任何生气的他,都教向南发自内心的害怕。

    向南回到卧室去找手机。

    翻着包的小手还颤抖得有些厉害,好不容易把手机翻了出来,她才要拨电/话,却倏尔,被一只大手粗鲁的将手机夺了过去,一甩手,就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随着“砰——”的一声响,顿时,手机四分五裂的碎开在地上,就听得景孟弦一声嘶哑的狂吼,“滚!!!”

    “你干什么!!!”

    向南也怒了,红着眼冲他大吼,眼泪肆无忌惮的往外流,“你生气就生气,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景孟弦恶狠狠地瞪着向南。

    额际间不停地在渗汗,许是因为后背实在太疼的缘故,他凛着眉,一深一浅的呼吸着。

    “尹向南,你没资格多管我的闲事!收起你那颗泛滥到恶心的爱心!!”

    他的眉眼间,全是掩饰不掉的厌恶,以及深恶痛绝!

    就是因为她尹向南这份泛滥的爱心,才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误以为是爱,是真情,可结果呢?

    结果她一次又一次绝情的证明给你看,她不过只是把你当傻子,当白痴而已!!

    景孟弦疾步走到床头柜前,拿起上面的钱包,从里面扯出一踏红色的钞票出来,毫不吝啬的一把砸在向南的脸上,“这是你刚刚服侍我的酬劳,拿着钱,给我滚!立马从我眼前消失!!!”

    那一张张的钞票在向南的眼前飞舞而过,晃得她眼睛生疼,而心里更疼!

    眼泪,肆无忌惮的往外流……

    她咬着唇,篡着拳头,站着那里,透过钞票雨,望着眼前这个冷到让人生畏的男人……

    那一刻,向南恨不能把所有的真实情况都告诉他,却才一开口,倏尔只觉眼前一黑,向南突而就失去了知觉,直接昏死了过去。

    “尹向南!!”

    “向南——”

    …………………………

    向南醒来,已经是大晚上了。

    而且,居然是从自己的床上醒过来的。

    “南南,你可终于醒了。”

    守在床边的秦兰一见向南醒来,忙给她端了一碗热粥来,“快,听妈的话,先把这粥趁热喝了。”

    “妈,我……我怎么会在家里呢?”

    她不是在景孟弦家里吗?她记得当时满身是血的他,拿着钱砸自己,到后来……

    “是一名姓杨的女医生送你回来的,她说你突然在医院里晕倒了,不过没什么大碍,只是这些天太操劳的缘故,血糖过低,休息一段时间,补补身体就好了。”

    秦兰将杨紫杉的话同向南转达了一遍。

    “来,听妈的话,先把这碗粥喝了,你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妈,你等等,我先去打个电/话。”

    向南脑袋里浑浑噩噩的,说着,匆匆忙忙的掀开被子,起身,就往厅里走去,找到座机,向南飞快的拨了一通电/话给杨紫杉。

    那头,很快就被接通。

    “紫杉,是我!向南姐。”

    “向南姐,你身体没什么大碍吧?”杨紫杉在电/话里关心着向南。

    显然,是景孟弦让她送自己回来的。

    “我没事。”

    向南忙摇头,迫不及待的问她道,“他呢?他的伤势情况怎么样?我看他满背都是血,有没有怎么样?给他止过血,包扎过了没?”

    向南没敢在母亲面前提景孟弦的名字。

    而杨紫杉自然懂向南嘴里的他是谁。

    只听得杨紫杉在电/话里幽幽的叹了口气,也有些着急道,“他哪里肯,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到最后也没让人给他上药。那伤就是他这次地震时受的,在废墟里压了整整五天,那伤口早就溃烂了,要不处理的话,迟早会发炎,到时候伤口一旦被感染,就真的很难处理了,我和云墨都劝不动他,正想着给你打电/话让你去试试,又怕你还没醒来。向南姐,你快去劝劝景老师吧,他一向只听你的话。”

    向南听了杨紫杉的话,一阵心惊肉跳,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没了主意。

    挂了电/话,连秦兰手里的那碗粥都顾不上喝,回了房穿了衣服就要出门去。

    “南南,你干什么去,才刚好,就往外跑,你不要命了!!”

    秦兰追出去喊着。

    “妈,我没事!我真的有急事得马上处理,很快就回来!真的,你别担心啊……”

    向南说着,一手接过母亲手里的那碗热粥,也顾不上是不是还烫着,一咕噜就全部喝了下去。

    “你慢点喝,还烫着呢!慢点,慢点!!再赶的事儿,也不赶在这一时啊!!”

    秦兰急的在一旁喊着。

    向南一碗粥却已经见了底,把碗递给秦兰,“妈,谢谢啊,我先走了。”

    向南匆匆出了门,就往景孟弦的家里赶去。

    一想到他背上那触目的鲜血,向南就觉浑身一片冰凉。

    这都整整一天了,也不知道他具体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向南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拍着副驾驶座的椅背,催促着开车的师傅,“师傅,麻烦你再快点,我真的赶着去救命。”

    “嗨,已经够快了,再快就超速了!”师傅都有些不耐烦了。

    “哦……”向南也只能干着急了。

    终于,车在景孟弦的小区前停了下来,向南给了钱之后,飞奔着就到了景孟弦的楼下,疯狂的摁着他的门铃按钮。

    诚如她所想,没有理她,还像以往一样。

    向南自然知道景孟弦在生她的气,而她也猜到自己一定会吃个闭门羹。

    但这绝对不是个办法,她不能一直同他这么拧下去,不是她没耐心,而是楼上的男人身体不允许!

    景孟弦盯着可视电/话里那张心急如焚的脸,胸腔顿时像被什么大力挤压着一般,让他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胸口隐隐的疼痛,让他紧了紧眸子。

    尹向南,既然不爱,又何必发出爱的信号,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误解,深陷!

    他扬手,预备将可视电/话关掉,手,才一触上关闭键,扼然顿住。

    就见可视电/话里,那个女人,手举着一个小笔记本,往监控器前贴了过来。

    本子搁在她的脸蛋前方,将她的小脸挡住,只露出那双红红的大眼来,祈求般的看着监控器,好不惹人怜惜。

    笔记本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对不起!”

    景孟弦敛眉,黑眸紧缩,俊美无俦的面庞,依旧冷得像块寒冰。

    对不起?

    呵!景孟弦冷笑。

    不过是不爱而已,她又有何对不起自己的!

    可视电/话里,就见向南又埋了头去,认真的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飞快的举起来,挡在监控器面前,“让我进去看看你的伤。”

    景孟弦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见向南又低头在笔记本上龙飞凤舞的写了起来,“就我早上那些难听的话,我向你道歉。”

    “你别为难自己的身体,好不好?”

    景孟弦将可视电/话拿了起来,他清冷的声音透着话筒传了过来,渗入向南耳底,透心的凉。

    “尹向南,你凭什么就觉得我会为了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觉得走两个小时的路就为了打个电/话,这样的事情还不够愚蠢,还要再来一招苦肉计,是不是?”

    景孟弦字字珠玑的质问着向南,讥诮的哂笑一声,“你尹向南在我心里还没这个分量!!”

    他的话,像一根细针,深深的扎在向南的心口上,让她呼吸一窒。

    但,这样的话,却也让她愧疚的心,登时好受了些。

    分量不重,才好!

    她心里的自责,就可以稍微少一些。

    “那你的伤……”

    向南咬唇,问他。

    “我是医生,我身体是个什么情况,我比谁都清楚,不需要你来多管闲事!”

    景孟弦的语气,没有半分起伏。

    他又恢复成了那个清冷,不带任何情感的景孟弦,为自己的心房再次筑起了护栏。

    说完,他“砰——”的一声,毫不留情的把电/话给挂了。

    掐断可视电/话的所有线路,连带着门铃电池都给拆卸了下来。

    他彻底把自己关在了这封闭的世界里,不许任何人来叨扰,尤其是她,尹向南!!

    听他在电/话里的声音,中气很足的样子,向南适才放了心下来。

    长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口却仿佛被什么彻底掏空了一般……

    空荡荡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见《红袖添香》————————————

    从那日之后,两个人好几天再也没有遇见过。

    而向南的手机也早已报废,两个人算是彻底失了联系。

    这日,辅仁医院——

    景孟弦双手兜在白大褂口袋里,正往急诊室走去,倏尔,就见尹向南一脸急色的朝他跑了过来。

    “景医生,景医生!!”

    景孟弦淡漠的扫了一眼向南,脚下的步子却分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很忙,有什么事,等我下了急诊再说。”

    “不行……”

    等他下了急诊再说就真的晚了!

    向南伸手拉住他,面露急色,眼眶通红,“景医生,我求你,救救我妈,好不好?”

    景孟弦一听这话,蓦地顿下了脚步,折身看向南向南,剑眉深蹙,“出什么事了?”

    向南一见他终于愿意听她说话了,松了口气,这才匆忙道,“是这样子的,前些日子我妈总感觉头晕眼花,前天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就到就近的医院去检查了一下,结果一检查就发现我妈脑子里长了个恶性肿瘤,医生说那瘤形状怪异,位置也太偏,他们拒绝给我妈动手术,只说让我来辅仁找脑外科的景医生,他们说在整个a市只有你能救我妈,可是,我已经排了两天号了,怎么都挂不上你的号,找那些黄牛买,又实在太贵,你的号都已经要价到两千一张了,我这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所以迫不得以的才来找你的,景孟弦,你救救我妈,好不好?”

    向南的情绪有些激动,拉着景孟弦的袖口,不停地央求着她。

    “你先冷静。”

    较于向南的激动,景孟弦就显得沉静多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记事本,飞快的在上面写了个编号,撕下来,递给向南。

    “你把这个号交给急诊厅的护士台,跟她们说是我给你加的号,等中午休息的时候,你带你妈过来就诊。”

    景孟弦一言一行都沉稳有序。

    “另外……”

    他抬了抬眼看一脸忧色的向南,顿了顿,才继续说,“既然都有医生说了我能救你妈,那你就别摆出这副苦瓜脸了,再说,行医这么多年,还没见几个瘤子是我拿不下手的!”

    “谢谢……”

    向南知道,他在安抚自己,虽然他的态度不明显。

    握着他给自己的编号,向南心下一片感动,“谢谢你,景医生。”

    景孟弦只淡淡的点了点头,什么也没多说,转身预备离开,然,手臂却还是被一只小手试探性的扣住了。

    好看的剑眉,微微一笼,余光瞄了一眼侧后身的向南,却始终没回头,也没开口说话。

    “你背上的伤……怎么样了?”

    向南到底没能忍住,问他。

    景孟弦凉淡从向南手里挣脱出来,“尹小姐,我的伤好与坏,都与你无关!你做好你自己本分之内的工作就好!”

    他说完,径自迈开步伐,往急诊部走了去。

    景孟弦边走,边拨通了医院领导的电/话。

    “主任,挂号厅里是不是得让保安科的多费点心啊?再不治治那帮黄牛党,咱们医院可真成了那帮家伙的摇钱树了!听说光我景孟弦的一个专家门诊就被他们炒到了两千块!价高也就罢了,这群混蛋还把号全收了,让真正的病患排几天都挂不上一个号,再这么下去,病人被他们拖死,医院的名声也迟早要毁在这帮家伙手里。”

    向南怔怔然的看着那抹消失在大厅门口的白色身影,听着他义正言辞的同领导讲着电/话,向南那颗空荡荡的心,仿佛又被填满了不少。

    单单只是见到他,心情好像就会莫名的好一些。

    这感觉,真奇妙!

    ………………

    中午,向南带着母亲进了门诊室。

    其实,秦兰一听说是景孟弦给她治病,她是百般不乐意的,但最后向南好说歹说之后,她才终于从了,只是一进门诊室,她的脸色就好看不到哪里去。

    “秦姨,坐。”

    秦兰一进来,景孟弦忙礼貌的起身,示意她坐下。

    “来,妈,先坐下。”向南小心的扶着自己的母亲坐下。

    “尹小姐,麻烦把秦姨的脑部ct图给我看看。”

    景孟弦直接进入正题。

    向南连忙将手中的ct图交给景孟弦,“景医生,麻烦你了。”

    景孟弦取出ct图,将它搁在灯台上,认真的看了好一会。

    俊朗帅气的面庞上,始终没有太多的神情变化。

    “景医生,我妈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啊?”

    向南心急如焚的问他。

    景孟弦将转椅转过来,面向向南和秦兰,手教合着搭在桌面上,正色道,“秦姨,说实话,您这颗瘤子确实比较棘手。”

    向南一听这话,登时就变了脸,倒是身边的秦兰,就显得淡定多了,她从容一笑,只道,“没关系,景医生你就尽力而为吧,实在没法子,我也看得开,都活了这么些年了,早够了。”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什么够不够的,我不许你说这种丧气话!”

    向南再一旁都急红了眼,“景医生,那我妈这颗瘤子能切除吗?”

    景孟弦没有直接回答向南的话,只伸手点了点秦兰的脑部ct图,认真的同她解说,“秦姨这颗脑瘤,一边靠近大动脉,一边压迫着视觉神经线,这么棘手的案例,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没有哪个医生敢铤而走险的将这个事情揽下来!至于我,只要秦姨信得过,让我主这刀,我没什么可以顾虑的,只是有些话我还得说在前头。”

    “景医生只管说。”秦兰点点头。

    “这手术成功的几率,仅仅只有10%,手术过程中,只稍微偏一个刀锋,就可能触到大动脉,多挖一勺,就可能破了视网膜,少挖一勺,就有复发的危险。总而言之,这是一场高风险的手术,在动手术之前,我希望病患和所有的家属都考虑清楚,另外,秦姨,我建议您从今天起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我不住院。”

    秦兰一听景孟弦的话,立马就否决了,“不住,不住,我住自己家里好好的,干嘛要住医院呢!”

    “景医生,麻烦你给我妈安排一下住院手续吧!”对于母亲的话,向南置若罔闻,兀自替她做了决定。

    “我说不住就不住!”秦兰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

    “妈,您就别让我担心了行吗?你女儿我宁愿在外面赚点辛苦钱,也不愿意抠着这些钱成天担心着自己老妈的身体会怎样!”

    向南知道,自己的母亲不肯住院是担心花了她的钱,可是,这点钱难道比她的身体来得还重要吗?

    看着自己女儿那双为她而浸湿的眼眶,秦兰终究没再执拗下去,答应了下来。

    住院手续是景孟弦陪着向南一起去办的,钱自然也是他先垫付的,因为向南也确实没带那么多现金,而手里唯一一张卡还是他给的。

    景孟弦在收银台前签字,向南站在一旁特别不好意思。

    “景医生,谢谢你。”

    她忙不迭的同景孟弦道谢,“你放心,这钱我过两天就给你。”

    还有两天就该发工资了。

    签完字,景孟弦放了手里的笔,将票从玻璃窗口中递了进去,转而淡漠的睨了一眼身侧的向南,讥诮的掀了掀嘴角,“还?用什么还?”

    “……”

    向南咬唇,顿时觉得有些难堪。

    景孟弦将住院手续单推到向南面前,漠然道,“保持手机畅通,这钱我自然会给你还回来的机会!”

    向南面色微白。

    她当然懂他话里的意思,除了让她用身体还之外,还会是什么呢!

    向南还想说什么,然景孟弦早已漠然离去。

    景孟弦前脚才离开,向南也预备上住院部去的时候,尹若水突然就出现了。

    她伏在窗口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气儿,显然是一下车就急着跑过来的,“姐,妈……妈怎么样了?”

    “没事,医生说先让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我这才刚把住院手续办妥呢!”

    向南尽可能的说得轻松一点,不希望若水过多的担忧。

    “这么快?住院费已经交了吗?”

    “嗯,交了。”

    向南点头。

    “姐,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啊?”尹若水看一眼单子,“四千块!这么贵……”

    被尹若水一问,向南顿时有些心虚了,才想回答,却不料,被窗口里坐着的小护士给抢白了,“这钱是咱们景医生垫付的!”

    “景医生付的?”

    尹若水怔鄂,不敢置信的瞪着向南,“姐,这钱真的是景医生垫付的?”

    向南咬了咬唇,不知该如何跟自己的妹妹解释才好,“嗯,因为恰好……”

    向南唇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尹若水直接给打断,她的脸上露出几许雀跃的光芒,“天,姐,你说景医生……他是不是真的对我有意思啊?上次送我回家,又到我们家吃饭,加上这次又跟妈垫付医药费!天啊……”

    尹若水喜形于色,怎么掩都掩饰不掉。

    二话没说,拉着向南就往住院部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欣喜道,“姐,你放心,这钱我来负责还,你就不用操心了。”

    “若水,其实……”

    向南张了张口,想要解释的,然而话要嘴边又被尹若水给堵了回去,“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这钱你来还是不是?不用了!你为了阳阳都已经这样了,老妈这住院的钱就由我来承担吧!再说了,这钱景医生他也肯定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垫付的,所以当然是由我来还拉!你放心,我马上就发工资了,这钱我还出得起!”

    听着自己妹妹这番话,向南什么解释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

    难道她该跟自己的妹妹说,景孟弦这钱其实根本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垫付的?而是跟她姐还有一层见不得人的关系?

    这话向南怎么都说不出口来。

    …………………………

    夜里,凌晨时分——

    秦兰已经睡了。

    向南才一从病房出来,错愕的,竟然就见到了景孟弦。

    他还穿着一袭蓝色的无菌手术服,头上带着一顶蓝色的无菌帽,正略显疲惫的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向南是头一回见到穿无菌服的他。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更是别有一番气质!

    虽露疲惫之色,却依旧,不掩他魅惑众生之色,甚至于……这样的他,更叫人没有抵挡之力。

    “刚下手术台?”

    景孟弦才一站定在向南面前,她就忍不住开口问他。

    “嗯。”

    景孟弦沉吟一声,伸手将头顶的帽子抓了下来,露出那一头精神的短发来。

    发丝被帽子压过,显得有些凌乱,但他显然没有要理会的意思。

    当然,即使这样也分毫不减他的冷峻之气。

    “陪我去喝两杯。”

    他突然说。

    向南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他,“现在这么晚了……”

    景孟弦根本没理会向南的话,转身兀自往前走去。

    那态度俨然是,她去也行,不去也罢。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向南突然觉得他那一贯伟岸的身影,此时此刻看起来竟显得那般落寞。

    他怎么了吗?

    向南来不及思考太多,急忙追上他的脚步。

    “我陪你。”

    她什么都没多问,只在他身旁轻轻说了这简单的三个字。

    向南甚至于都不知道景孟弦有没有听进去,但她能感觉到他脚下的步子稍微缓下了些分。

    他们没有去酒吧,也没有去什么喧闹的ktv,只是在医院的周边找了一家大排档。

    深冬的天了,加上又是这个点,大排档里就只剩下他俩冷冷清清的坐在那,好不萧条。

    景孟弦什么都没点,就要了两瓶清酒。

    向南本是什么都不想吃的,见他什么都没要,只好给他点了份蒸饺。

    看着景孟弦情绪低沉的模样,向南忍不住试探性的出声问他,“怎么了?”

    景孟弦侧目,看她一眼。

    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向南一说话,就有雾气从嘴里拂出来,登时就显得更冷了些分。

    景孟弦将身上的风衣脱下来,霸道的往向南身上一裹,“穿上!”

    “我不冷!”

    向南皱眉,看着只穿着衬衫和一件薄羊毛衫的景孟弦,作势就要将风衣脱下来,却被景孟弦厉声阻止,“你敢脱下来试试!”

    他的眼底,盛满着戾气。

    这样的他,教向南不敢违背。

    因为她知道,他今儿情绪特别不好。

    “你到底怎么了?”

    看着情绪低落的他,向南担忧得很。

    伸手,下意识的去握他搁在桌上的手,微微一惊,“你的手好凉!”

    景孟弦别扭的从她温热的手心里挣开来。

    向南也顾不上他生气了,连忙把身上的风衣脱了下来,“景孟弦,你穿这么少会感冒的。我真的不冷,你自己穿吧!”

    向南说着,起了身就要把衣服盖到他肩上去,却不料,景孟弦倏尔一伸手,就拦腰把她扯到了自己腿上坐着。

    向南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到,待她回神,一张清秀的面庞登时刷得通红,看着大排档的老板朝他们投来的暧昧目光,向南更是羞得无地自容。

    “景孟弦,你别闹……”

    她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里起来。

    “让我抱抱你……”

    他的声音,低沉得有些沙哑,让人听着就不觉有些心疼。

    而搂着向南的手臂,更加收紧了力道。

    头,埋进她柔软的怀里,像是在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的温度。

    向南一怔,乖乖的任他抱在怀里,再也不乱动半分。

    “还记不记得我给你说过,我压在废墟里遇到的那位老大爷。”

    他沉闷的声音,从向南的怀里,哑哑的传了出来。

    “嗯,当然记得。”

    向南点头。

    手,轻轻的抱住他的头,任由他埋在自己柔软的胸前,只想要把身体上所有的温度以及那份柔情,全数传递给他。

    “他老人家过了……”

    景孟弦说着,收紧了落在向南腰间的手臂,手掌托在她的后背上,将她搂紧,再搂紧……

    仿佛是要将她深深的嵌入到自己的体内,又仿佛是,只有这样,才能安抚到此时此刻心里难受的他。

    “就在刚刚,我的手术台上!可我……没能把他救下来!!”

    当景孟弦说完这话的时候,向南突然间就红了眼。

    那一刻,她对他的感觉,仿佛能感同身受一般,能真切的感觉到他心底的那份痛苦!

    “把他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那么信誓旦旦的告诉他,等手术台上下来,我第一时间就把我和你的故事同他讲完……”

    景孟弦抱住向南,脸深深的埋进她的怀里,后面的话,他已然泣不成声。

    作为一名医生,无力挽救他想要救回来的人,那种感觉,那么苍白,那么无能为力,也那么难受!!

    作为一名曾经同生共死过的朋友,好不容易那条生命才从死亡前线救出来,却到最后……活生生的断送在了他的手里!

    那种压抑的悲痛,让他无从发泄。

    而他心里的这份难受,他只想告诉她尹向南,也清楚,只有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才可以放下所有的包袱,彻底发泄心里那悲痛的情绪!

    当然,也只有这个女人,能给他最好的安慰……

    即使什么事情都不做,什么话都不说,只要,陪着他,就好!!

    两个人,不知道在大排档里坐了有多久。

    桌上,已经摆满了空空的酒瓶。

    到最后,要求喝酒的人没醉,陪酒的到醉了。

    而且是,醉得一塌糊涂。

    从大排档出来,一直到景孟弦的家,她尹向南的嘴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一句话,“景医生,你是我见过最帅最优秀的医生,没有之一!!”

    景孟弦将她抱放在自己的大床上,才想起身去给她倒水,却不料,脖子上的领带顿时就被她那俏皮的小手给拉住,而另外一只小手臂已经作势朝他勾了过去。

    “景医生……”

    向南熏醉的唤着他,声音迷离而性/感,睨着他的小媚眼更如妖精一般,勾魂得紧。

    这女人,分明就是在……勾/引他!!

    “你为什么这几天都不理我……”

    她娇嗔着问他,心里的委屈似乎很重的样子。

    才说一句话,眼眶儿跟着就湿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大家可以把月票投给这本书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镜子万般感谢!谢谢,给她就是给了镜子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