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吻别——主动献吻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行色匆匆的回了房间。请使用访问本站。

    拿出手机就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同景孟弦打个电/话,问一问关于他上前线的事儿,可是,她问了又如何呢?何况,自己真的有资格过多的去关心他吗?现在这种情况,她不该去过多的招惹他的。

    向南把手机烦躁的扔在床上,挥了脑子里所有不该有的念想,拿了衣服出门去浴室洗澡。

    “姐,我先洗。”

    才一进厅里,就见尹若水抱着衣服匆匆进了浴室去,“我明天得早起,给景医生去送机。”

    向南愣了一下。

    却忍不住开口问了她一句,“他几点的飞机啊?”

    “六点半。”

    尹若水随口就答。

    “哦……”向南寥寥点头,把浴室让了出来,“那你先洗吧。”

    向南抱着自己干净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发呆。

    所以,明天一大早他真的就要走了?

    听闻自己的妹妹这么精准的说出他的行程,甚至于连几点的飞机她都了如指掌,向南是有些失落的,她知道这消息若水定是从曲语悉那得知的,所以,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唯有她,一个不知晓而已。

    所以,自己在他景孟弦心里当真是没什么位置的吧。

    这样也好。

    向南不断在心里安抚着自己。

    没有位置,才会让她心里不那么自责,虽然接近他是为了救他们的儿子,可是,撇开这层外衣,却不得不承认,向南只是在卑鄙的利用他而已!

    一想到他那张绚烂的俊美面庞,再一想到残忍的‘利用’二字,向南的心口,还是不由自主的一阵钝痛。

    ——————————————见《红袖添香》——————————————

    深冬的清晨,寒得料峭。

    机场,向南裹着大棉袄,将手兜在口袋里,站在圆柱后方,百无聊赖的看着机场大荧幕上不断翻滚的航班。

    fm3105,6:00准时登机。

    向南转而将视线落在荧幕上的时钟表上,电子钟显示5:50。

    离登机只剩下最后十分钟了。

    而安检口那边……

    向南回头去看。

    曲语悉不顾周边所有人的目光,一头栽进了景孟弦的怀里,就不肯出来了。

    “孟弦,我不想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呜呜……”

    她躲在他怀里嘤嘤的哭着。

    景孟弦敛了敛眉,不着痕迹的把曲语悉从自己怀里拉了出来,淡淡的幽眸扫视了一眼整个大厅,一张好看的俊脸陡然沉下了几许。

    “景医生,你过去那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尹若水一脸的担忧,将手中的水果袋递给了他,“你拿着在路上吃。”

    景孟弦望着眼前太过专情的尹若水,微微蹙了蹙眉。

    她是尹向南的妹妹,自己再说什么过分的话,似乎有些太过,可是,面对她的殷情自己要接受的话,那他真的就是混账了!

    上次那顿饭,他还心有余悸。

    景孟弦淡淡的扫了一眼她提袋里的苹果,没有伸手去接,只掀了掀嘴角,“我不爱吃苹果。”

    一抹受伤,至尹若水的眼底明显掠过,她有些郁结。

    圆柱后,向南看了看手里的一袋苹果,稍稍掂了掂,敛了敛眉,他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吃苹果了?早知道就不买了。

    不过,看这形式,她好像连送出去的机会也没有了。

    再回头看安检口处的身影,就已经见他们一个个拧着行李,秩序有然的进了候机厅里去。

    当景孟弦那抹挺拔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7号安检口的时候,向南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心头那份重重的失落。

    他到底还是走了,而自己,连一份道别都没来得及去送上。

    罢了。

    向南倚在圆柱上,望着自己的妹妹同曲语悉相携离开的身影,心里不由得再次燃起些分自责与惭愧来。

    她的决定,是不是也同样把这两个女人伤害了?

    尤其是自己的妹妹……

    要是哪一天真的被她知道自己与景孟弦之间的关系,她会怎样?会恨她这个当姐姐的吗?

    有时候向南真想一咬牙就把自己与他的关系告诉尹若水,可是一看到她那双炙热的眸子,一想到那份痛心疾首的‘恨’,她就胆怯了,退缩了!

    她只能像个做贼的小偷一般,躲在她们的身后,自私的与他纠缠不清。

    “各位旅客,您乘坐的南夏航空公司从a市飞往c市的fm3105航班已经开始检票登机,请到登机口排队做登机准备……”

    听闻播音室里传来催促登机的话,向南这才从圆柱上直起了身来,预备离开。

    然步子还未来的及跨出去,却倏尔,只觉眼前一黑,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就如泰山压顶般朝向南罩了过来,甚至根本不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脸蛋忽然就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捧高,而后,一抹强势,还带着明显占有欲的吻,就朝向南的唇上盖了下来。

    “唔唔——”

    向南几乎不用去看,只需要用感觉,就知道这个强吻她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景孟弦!

    这厮,连个吻,都需要如此粗鲁,霸道吗?

    向南被他吻得有些晕头转向,埋在他炙热而强势的深吻里,几乎快要断了呼吸。

    直到感觉到她气喘连连,呼吸不顺时,身前的景孟弦才不舍得将向南放了开来。

    向南一获自由,就忍不住一挥秀拳,嗔怒的一拳头轻轻砸在他的胸膛里,“你干什么呢!这么多人看着……”

    她的脸颊,染上一层羞色的绯红。

    景孟弦攫住向南的眼潭,愈发深沉了些,却再次一探猿臂,不由分说的就将向南拦腰抱进了自己怀里,一俯身,又是一记炙热焚心的吻,朝向南落了下去。

    周边,无数艳羡的目光朝他们投射过来,议论纷纷,时不时的会传入向南的耳底来,无外乎都是笑他们这对热恋中的小情侣的那些话儿。

    向南脸上的滚烫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后,推挤着身前的男人,挣扎了好久才终于得到了他的放手。

    向南一张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她气急败坏的跺脚指控他,“景孟弦,你没一点羞耻之心的呀,大庭广众之下,你居然……”

    “还有两分钟不到的时间,我就要登机了,说点要紧的话。”

    向南的话来不及说完,就被景孟弦淡幽幽的给打断开来。

    他挑眉,看了一眼荧幕上的时间,又转而将视线定定的落在向南身上,沉默着,等着向南开口。

    “这么快。”

    向南咬唇,有些郁结。

    明明很多话想要说的,可是一见到他这张脸,却紧张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我买了些苹果,可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喜欢吃……”

    向南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手里的提袋就被景孟弦弯腰,优雅的拿了过去,“别的女人的东西,就算是珍馐佳肴,我也看不上。”

    他说的那么淡淡然,明明是一句动情的话语,却像是在说一句今天天气不错的话一般那么随意,云淡风轻。

    向南一怔,脸一红,心头明显掠过一抹悸动,微微别开了眼去不再看他,却分明在对面的玻璃中见到了自己那抑制不住,微微上扬的唇角。

    “你……过去那边,好好照顾自己。”

    向南还是忍不住出声叮嘱他。

    双手兜在棉袄口袋里,不自然的上下小幅度的摆动着,捣鼓得整件棉袄也跟着她紧张的一上一下的晃动着。

    这是她紧张的表现。

    景孟弦促狭的眯了眯眼眸,轻应了一声。

    看一眼荧幕上的时间,剩下最后一分钟。

    向南咬了咬唇,还是忍不住问他,“你要去多久?”

    “不确定,半个月,一个月,或者更长……”

    景孟弦定定的望着她,仿佛是要从她的眼底寻出一些舍不得他离开的痕迹。

    “这么久?”

    向南一愣,水眸里掠过几许落寞。

    一个月,或许更长……

    阳阳的生命哪里能经得起这一个月一个月的耽搁。

    向南心里顿时紊乱如麻。

    “尹向南,你这副表情,我会误以为你是在舍不得我。”

    景孟弦指骨分明的手撅起向南的下巴,眉眼里漾着半分笑意,同她保证道,“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那笑,灿烂得让向南有些炫目失神,却倏尔,只觉腰间一紧,她再次被景孟弦拦腰搂进了怀里。

    他俯身,低头,无懈可击的面庞离她近在咫尺,就听得他迷离着声线命令向南道,“吻我。”

    “啊?”

    向南窘住,登时一张脸刷得通红。

    这家伙……

    向南当然不敢,却能感觉到搂在自己腰间的手越发在收紧,而景孟弦却始终用那双期待的深眸一直盯着她看,看得她手心里已经全是汗了。

    “那个……你该登机了……”

    向南提醒他,紧张得连说话都有些口吃起来。

    景孟弦不理她,对于她的话,置若罔闻。

    那双性/感的薄唇离向南的樱/唇分明就只差半寸之远,却偏偏怎么都不肯主动盖下去,而是在耐心的等着向南吻上来。

    这家伙!!

    向南从来不知道他的耐心竟如此好!

    那一秒,向南分明听到了自己心脏撞击着心膜所发出的“咚咚咚”声,一声又一声,那么快速而富有节奏,教向南登时就乱了心神。

    她闭眼,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而后,一踮脚,小脸就朝景孟弦凑了过去,一记蜻蜓点水的吻,就落在了景孟弦的唇上。

    才一碰触到,就飞快的退离,一个吻,仅仅只有……半秒时间而已!

    景孟弦才一感觉到唇瓣上的柔软,还未来的及触到她的味道,就被她毫不留情的撤离。

    只是,唇瓣间残留着她的余味,却足以让他心陷柔软中,很久很久……

    一贯清淡的眉目间扬起绚烂的笑,他勾着嘴角,斥她,“小气。”

    向南一张脸早已红得发透了,伸手就要去推开他,但景孟弦哪里肯给她机会,正正儿将她抱在怀里,轻声道,“来,安分点,我马上就要登机了。”

    向南一听这话,真的就乖巧的任由着他抱着,不再胡乱动弹了。

    感觉到他怀里的那份温暖,向南突然就变得有些多愁善感起来,除却因为阳阳的那份担忧,不得不承认,一想到这么多天的日子里要见不到他,她心里难免有些难过的。

    向南伸手,不由自主的回抱了抱他。

    却听得他在耳边交代,“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好好照顾你自己,另外副卡里的钱你拿去用,如果不够的话,你去找蔡凛,我已经同他交代过了,你找他拿钱就可以了。”

    听着他的话,向南心下一片动容。

    她不着痕迹的从景孟弦的怀里退出来,摇摇头道,“那钱够了,再说……我也不会找其他男人去拿钱。”

    向南说的是实话,就算真的缺钱,她也不会去找任何人拿钱的。

    当然,阳阳在治病上面确实有时候真的很需要钱,向南出于无奈的时候会动用景孟弦副卡里的钱,不过那数字她已经全部记下来了,每个月花的工资她全部用另一张存起来了,等时机到了,她自然会将这笔挪用的钱全数还与他。

    而这样也免了他怀疑自己接近他的动机了。

    听闻向南的话,景孟弦心里多少是有些开心的。

    “乖……”

    他伸手,揉了揉向南的脑袋,敛了敛眉道,“我该走了。”

    播音器里再次传来登机的催促声,不停地提醒着他们这对恋恋不舍的人儿,时间真的已经到了。

    “嗯。”

    向南点头,心底有些怅然。

    胸口闷闷的,突然就觉得心情不太好了。

    景孟弦到底还是走了,望着他消失在安检口的那抹挺拔身影,向南重重的吸了口气,发现心口竟然有些隐隐作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鼻头忽而就酸了。

    她好像……真的很舍不得他!

    直到看着他坐的那架飞机,直冲云霄而去,向南适才出了机场。

    一跨出机场,寒风凛然,向南不由得打了个冷噤,仿佛周身更冷了些分。

    ————————————见《红袖添香》——————————————

    向南一整天都没有接到景孟弦的任何来电,甚至是任何的简讯也没有。

    她有试着打电/话过去联系他,但他的手机一直处于无法连接的状态。

    也是,地震区又哪会有信号,联系不上也实属正常。

    向南从医院回来,没来得及洗澡,便急忙将电视机打开,直接转到了新闻频道。

    新闻里二十四小时播报着关于c市地震区的消息。

    “今日下午十四点时分,c市里林县再次发生四级余震,失踪人口再增121例,志愿解放军部队正极力进行搜救中……”

    向南听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每每一打开电脑电视,就被无数关于c市地震的消息所充斥着,却往往带来的都是些灰暗的消息,除了让她心情越来越糟糕之外,就再也没了其他。

    她烦躁的起身,就把电视机给关了。

    而后回房,拣了衣服去浴室里洗澡。

    站在花洒下,任由着暖暖的水流冲在自己的身上,向南呆呆的站在水里,只希望这水能把自己心头那份沉重也一并带走,但冲走的是她身体里的疲惫,却怎么都冲不走她心里那过分的怅然和忧虑。

    夜——

    越来越深。

    向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把枕头底下的手机拿出来翻了好几次,却终究没有任何电/话和短信进来,她又失落的搁了回去,几次闭上眼想要让自己睡去,然心头的那团乱麻却三番五次的折磨得她怎么都睡不着。

    脑海中不断的充斥着景孟弦的身影。

    他在做什么?安全抵达c市了吗?现在是在手术台上,还是已经睡下了?睡得好吗?吃呢,吃得怎么样?那边冷不冷?也不知道他带的衣服是不是够了。

    一连串的问题一股脑儿的冒出来,向南烦躁的一把坐起身来,崩溃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真是要疯了!!”

    她发泄的喊了一声,又把自己的身体像僵尸一般挺直着,砸在了床上,用被子把头蒙住,睡觉!

    迷迷糊糊间,向南仿佛听到了自己手机铃音在响。

    起初她以为是梦里在唱歌,待她反应过来后,她‘蹭’的一下就从被子里坐起了身来,急急忙忙去摸索枕头底下的手机,然而,她翻出来的时候,手机铃音正巧戛然而止。

    该死!!

    向南急得咒骂了一句。

    她去翻手机的未接来电,手指落在屏幕上还有些颤抖。

    未接来电显示,一个陌生号码,但那号码的区号正是c市的。

    向南确定,这电/话一定是景孟弦打过来的,但,这是公用电/话!

    向南没做多想,急忙按了回拨键,就追了电/话过去。

    “嘟——嘟——嘟——”

    等待的声音,如魔咒一般,在向南的耳边响起,每一声钻入耳中,都像一记重拳砸在她的心口上。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

    机械而冰冷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向南心头重重一落,急忙挂了电/话,又按下了重拨键。

    直到最后一道“嘟”声响过,向南几乎陷入了绝望中,倏尔,一道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穿透而来,仿佛还带着遥远的尘嚣,落入向南的耳底,让她瞬间酸了鼻头。

    “是我。”

    浑厚的音律,萦绕在向南耳边,一瞬间让她心底所有的彷徨不安,所有的忧虑惆怅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是心安下来的酸楚和感动。

    【亲们一直期待一家三口见面,马上了!】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