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恋爱的感觉——她吃醋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你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李珊珊浑身上下将向南打量了个遍,惊呼道。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向南嗔睨她,“你可别乱说啊,你看我每天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还有心思谈恋爱吗?”

    “我可没乱说!你这副模样,明明就是在等谁的电/话,我要没记错的话,你从前可是最怕这电/话响的啊!”

    被李珊珊这么一说,向南的脸登时就红了些分,立即为自己辩驳道,“我没在等谁的电/话。”

    “行行行,你没在等谁的电/话,是我太八卦了,行了吧!”

    李珊珊挑眉暧昧一笑,拍了拍向南的肩膀,便回了自己办公桌去。

    李珊珊一走,向南挫败的垂了双肩去。

    双眼还是情不自禁的瞄向自己桌上一直很安静的手机,郁结的抓了抓头发,难道自己真的有在等谁的电/话吗?

    怎么会!

    可是,没有他任何信息进来,为什么她的心里会是一片怅惘呢。

    …………………………

    从那之后的很多天里,向南都没有再见过景孟弦。

    当然,也没有接到过他的任何来电,甚至于连最简单的一条短信也没有,而向南,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联系他。

    仿佛那天过后,他们之间就成了两个不相干的陌路人,而那一夜的温存,就似一场浮华的梦境,惷梦了无痕,梦醒后,宛若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这日,向南下班。

    才一出公司,却不料就下起了毛毛细雨。

    早上出门的时候分明还是晴天,没想到下午就阴了天去,而向南自然也没有带雨伞出门。

    从公司到捷运站,有将近十来分钟的路程,雨势不大,向南也就没做多想,将手提包举在头顶上,一头就栽进了雨中去。

    而这老天爷就好像故意同她作对一般,眼见着离捷运站还有一段距离,但头顶上的雨却越下越大,向南环顾四周,急着想找一处避雨之地,却不料,一眼就见到了……景孟弦?

    他撑着黑色的雨伞,一席铁灰色的西服隐没在灰蒙蒙的雨帘中,尊贵优雅如他,气质卓尔不凡,缓步从容的朝向南这边走了过来。

    向南心头微喜,才预备迎上去,却不料,他在她正前方不远的候车亭前停了下来。

    就见一抹温柔的倩影钻进了雨伞里,而后,将他抱了个满怀。

    而景孟弦,却一反常态的,竟没有推开怀里的那个女人,反而伸手,重重的搂了搂她。

    向南一愣……

    怔在雨里,登时有一秒的,脑袋空白。

    心,一瞬间乱了节拍。

    伞下的女人,偏头与景孟弦笑着,亲昵的耳语着什么。

    而景孟弦也配合着她的高度,头微低,嘴角噙着一抹会心的笑,认真的听着她的话,嘴角的笑意更深些分。

    耳鬓厮磨间,向南分明听到了自己心脏裂开的声音。

    因为,那个女人……

    她认识!!

    那是她尹向南四年前一直介怀的女人,却在突然的某一天,凭空消失,而四年后……她又见到了她——吕纯!!

    她回来了……

    而且,又再次回到了他景孟弦的身边。

    向南突然觉得眼前灰蒙蒙的一切越来越深重,让她几乎快要看不清所有。

    曾经,景孟弦告诉她,她吕纯根本不是他碗里的菜。

    可如今呢?如今真的还不是他的那盘菜吗?如果不是,他又怎会与她走得如此亲近呢?

    在她记忆里的景孟弦,他从来不轻易与任何女人走得过近,可现在……他嘴角那抹如沐春风的笑,是骗不过任何人的。

    至少,那抹笑里,噙着一个信息……

    那就是,他喜欢她。

    向南只觉胸口仿佛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吸一口气,就觉那儿一阵刺刺的痛。

    她强迫着自己别开了眼去,不再看他们,举着手提包,冲刺着越过他们,就往捷运站那头奔了去。

    与他们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向南的鼻头酸了几分,但她没有停下来,甚至是脚下奔跑的步子,越来越快……

    直到,冲进了捷运车里,一路飞速的往协和医院去的时候,向南才长舒了口气。

    见不到耳鬓厮磨的他们,心里或许会好受一些。

    当向南那抹纤瘦的身影,在雨里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景孟弦一抬眼就见到了她。

    即使,只是一抹飞快消失不见的背影,但他也能确定,刚刚那个女人,就是她尹向南。

    “孟弦,看什么呢?”

    吕纯扬着笑,顺着景孟弦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了向南那抹冲进了捷运站里去的身影。

    她微鄂,偏头看着景孟弦,不可思议道,“你们俩还在一起?”

    景孟弦收回深沉的视线,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摇摇头,“不,没了。”

    从她说,她要做他情/妇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就只剩下了交易关系!

    就这么简简单单,清清楚楚的关系,而已!!

    她尹向南能把这份关系把握得那般清楚,那他,自然更不在话下。

    猫抓老鼠的游戏,最重要的是,耐得住寂寞!把握得了分寸!

    ——————————————见《红袖添香》——————————————

    夜里,将近凌晨时分,向南从医院出来,正准备回家,倏尔,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短信蹦了进来。

    是景孟弦发来的信息。

    向南有些诧异。

    信息内容,简明扼要。

    ‘来医院找我,十分钟。’

    向南无语了。

    确实,从协和到辅仁,仅仅十分钟的车程,他计算得也未免太精准了些。

    向南想也没做多想,直接点了删除键,将他的信息从自己的手机里清除干净,末了,将手机收进口袋里,就像没事人儿一般,出了医院,往家的方向坐公交车去了。

    虽然他说过,作为一名情/妇,拿了他的钱,她就应当随传随到。

    但,抱歉,她没答应。

    何况,医生说过,心情不好,会严重影响受精成功率,而她,今儿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是开心的地方,再见到他之后,那就更别提了,所以,今儿绝对不是一个适合做情/妇的日子!

    而且,她不想见到景孟弦那张脸!

    “不来也行,交易自当你违约弃权,副卡暂停额度。”

    向南再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已经坐在了回自己家的公交车上。

    而且,时间恰好过完十二点,这绝对是城市的末班车了。

    向南只觉头疼得厉害,这家伙大概故意折磨她的吧?也不知道到底安的什么心。

    最终,没办法,向南只好坐了一站路后下了公交车来,拦了出租车就往医院走去。

    有什么办法呢?她急需要他的精/子救命,所以,被他如此牵制着,向南也只好认了。

    对,她要的,只是他的精/子而已!

    尹向南,你一定要记住这一点!所以,那个男人跟谁走近,跟谁暧昧,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何况,你自己那天不也这么同他保证的吗?

    向南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诫着自己,提醒着自己,可当她见到景孟弦那张绚烂的笑容时,她还是没办法做到一点也不在意。

    她在意的,而且是,在意得不得了!

    一见到他嘴角那抹笑,她就不自觉的想到了今天雨里他对吕纯的那份独特的温暖。

    向南心里越发憋闷了几许。

    站在办公室的玻璃门外,就见他正同云墨和蔡凛谈笑风生着,似感觉到了门外向南的存在一般,他忽而侧了头过来,视线落在向南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眯了眯眼,招手,示意她进去。

    向南讨厌他这招手的动作,觉得他纯粹就把自己当成了一条宠物狗。

    所以到最后,干脆身子一侧,倚在玻璃门框上,撇着嘴,就不动了。

    景孟弦见向南似乎在跟自己怄气,同云墨和蔡凛招呼了一声,便兜着手出了办公室去。

    见景孟弦走了出来,向南忙不着痕迹的顺了口气,微微正了正身,待他走近,向南毫不客气的把手往他面前一摊。

    景孟弦剑眉一扬,“什么?”

    “钱。”

    向南撇嘴,面无表情道,“出租车的钱,归你报销。”

    末了,她从口袋里一本正色的摸出那张出租车的发票来,递给他,“二十块。”

    景孟弦眯了眯眼,抱胸,不可思议的咂舌道,“尹向南,你还真挺市侩的。”

    “对啊,我就这么市侩,就一市井小民,不像你喜欢的那些女孩子,个个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小姐,像我这样的,又怎么能跟她们比,是吧?”

    向南一口气就把这些酸话从嘴里冒了出来,甚至于连大脑都没过一下。

    说完就开始后悔了,悔得恨不得把自己这不听话的舌头直接给咬断。

    要知道这话可多像一个满怀妒意,满嘴醋味的女人才说的呀!

    吃醋?嫉妒?可她尹向南为什么呀?她只不过是来同这个男人求一颗精/子的,她凭什么吃醋啊?

    景孟弦讳莫如深的眼眸盯了向南一眼,却最终什么话都没说,手往她额头上一探,试了试,还好,没有发烧的迹象。

    “等我两分钟,送你回家。”

    他淡淡的交代一句,转身便进了办公室去换衣服。

    向南郁结了。

    敢情他叫自己来,什么事儿都没有?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

    向南却不知道,他叫她来,其实是为了亲自证实一下,她淋雨后是不是又感冒了,还好,这次安然无恙。

    另外,叫她来,是为了同她道别的,因为明天起,他要离开a市一段时间。

    景孟弦褪了那身白大褂,取而代之的是白天她见到的那套铁灰色的意大利手工西装。

    穿在他身上,无疑,优雅,尊贵,俊朗非凡,如正待去参加奢华宴会的王子一般,却偏偏,让向南本就不愉快的心,又泛起了几分酸意。

    她居然又别扭的想到了今儿白日里见到的那副场景。

    向南再次小手往他面前一摊,“景医生,我就不用你送了,你给我报销来回的车费钱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这女人,倒计算得挺精明的!!

    向南的话,却没有得到景孟弦的回应,只突然感觉肩头一重,一件厚重的风衣,就朝她的娇身裹了上来。

    向南微鄂,明白了过后,欲挣扎,“我不冷。”

    “安分点!!”

    景孟弦的语气,有着不容置喙的霸道,连眼神都肃了几许。

    向南撅着嘴瞪他,不满他的强势。

    但也没敢忤逆他,只任由着他把自己裹得紧紧地。

    曾经在网上有见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他把给你的温柔,也能同样给别人的话,那这份温柔,宁愿不要。

    或许给向南的有些东西,他景孟弦也能给其他女人,但有一点,注定他没办法分割到别的女人身上去。

    那就是,心!

    至少,他不会大费周章的叫一个女人过来,就为了检查她是不是高烧了,感冒了。

    至少,也不会想要同任何一个女人,一起下班,除了她尹向南。

    更加不会为另外一个女人,如此细心的裹着风衣。

    向南被景孟弦拉着出了医院,坐上了车。

    一上车,她就觉浑身不自在,别扭得慌。

    因为,她没来由的就想到了那天夜里那火热的一幕……

    仿佛间,似还能闻到一股暧昧的情/欲味道。

    当然,向南知道是自己想多了,因为这车上所有的坐垫已经换了全套新的。

    景孟弦至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向南那泛红的脸颊,嘴角微微上扬,却什么话都没说,启动车身,就出了医院大门。

    “今天下午见到我了?”

    景孟弦似不经意的问了向南一句。

    向南愣了半秒,偏头,看窗外的一闪而过的夜景,闷闷的应了一句,“嗯。”

    “也看到她了?”

    他又问。

    向南心头一痛,秀眉微微蹙起,淡漠道,“我不是瞎子,她也不是透明人。”

    有脾气了!

    景孟弦指骨分明的手指,饶有节奏的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着,红灯亮起,车缓缓停了下来。

    “吃醋了?”

    他剑眉微扬,偏头,微笑着问向南。

    视线凝在她的面庞上,有些深重。

    “吃醋?”

    向南哂笑,掩饰着心底那抹不痛快,“怎么可能!”

    她干干的扯了扯嘴角,“我无缘无故的,干嘛要吃醋啊!咱们之间,不是早就说好了吗?你跟谁暧昧不清,我都管不着。”

    向南这话是说给景孟弦听的,但实际上却也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她没理由吃醋,也没资格吃醋!

    她只是单纯的来借个精/子的,所以,她不能那么自私的去阻止人家跟任何女人谈恋爱,如果他真的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呢?那自己岂不是又要毁他一段幸福?

    如果真是那样,那她尹向南可真的就罪过大了!

    向南的话,才一落下,倏尔就觉车身猛地往前冲了过去。

    景孟弦竟然一脚油门直接轰到了底,转数直往120之后飙了过去。

    向南看着那‘蹭’的一下就上去的码数,却什么也没多说,只悄然握紧了车把手。

    她知道景孟弦一向是个有分寸的人,即使再快的速度,他也一定会保证她的安全,而现在,他突然加速,不过是在无声的发泄着他心底窝着的那团怒火。

    只是,向南不清楚他那团怒火到底来自于哪里。

    莫非,自己不小心又把他给得罪了?

    从医院到她家,景孟弦仅仅花了一刻钟时间不到,车停下,向南下车,连风衣还未来的及还给他,车已然如火箭一般,隐匿在了黑暗里,瞬间消失不见。

    向南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心里怅然若失。

    其实,她多想问一句他和吕纯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的,可最终,她到底没能问出口来。

    ………………

    向南一回家,意外的,尹若水竟然还没睡下。

    她蜷身坐在沙发里,正直直的盯着电视看,而神情明显已经游神在外。

    电视里,正播报着c市里氏八级大地震的新闻,“此次地震伤亡严重,造成将近七万人遇难,三十多万人受伤,两万失踪人口,而每天还不断有余震发生……”

    “若水,干什么呢,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向南一边换鞋,一边喊自己的妹妹。

    尹若水这才回了神过来,“姐……”

    她一脸苦相,朝向南迎了过去,“姐,景医生明天就要去c市的前线做医疗支援了。”

    “什么?”

    向南一愣,错愕的看着自己妹妹,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话。

    尹若水指着电视里正播报着的新闻,哭丧着脸道,“就这个破地方啦!!景医生作为辅仁医院脑外科的医疗志愿者代表,明天一早六点,就要随大部队一起去支援他们了。”

    向南怔怔的看着电视里不断闪过的废墟,以及血肉模糊的场景,有那么一刻的,她的脑子完全处于当机状态,而脸色更是好看不到哪里去。

    很久,她才缓然回神。

    “去前线救死扶伤,这是好事,你别多想,赶紧去睡吧。”

    向南如此安慰着自己的妹妹,也安慰着自己。

    “什么好事啊!”尹若水急的都快哭了,“敢情景医生不是你喜欢的人,你就不在意了!你不知道那边现在的情况有多危险,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余震发生,一不小心可能就被活埋进了废墟里,今儿才刚有新闻报导一志愿护士就这么牺牲在了前线!”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