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缠绵④——怀里的一片温暖(500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顿饭,似乎吃得有点闷。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向南不甚理解景孟弦生气的原因,但她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再说了,吃饭的时候这般闷气,影响食欲,还对胃不好,尤其是对这种胃本身就不健康的人。

    “景医生,我刚刚又有什么事情惹您不开心了吗?”

    她还没生气呢,他倒先生起气来了,小孩子脾气!

    景孟弦不理她,甚至于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低头继续以优雅的姿态,安静的吃饭。

    “喂……”

    向南撅嘴,不满的看着他。

    景孟弦依旧不搭理她。

    向南撸撸嘴,不打算跟他计较,讨好般的夹了块肉放进他碗里,“多吃点。”

    却不想,景孟弦搁了碗筷,凉声道,“我吃饱了。”

    他说完,起了身来,就径自出了餐厅,直接进了书房里去了。

    留下向南独自坐在餐桌上,望着他的背影发怔。

    很久,回神过来。

    向南重重的咬了咬嘴里的竹筷,有些怨念。

    这家伙到底在闹什么脾气呢!不是一直喊饿吗?结果呢?吃了一碗饭就饱了。

    他走了,向南也就吃得有些意兴阑珊了,随便扒了几口饭,也就没心思再吃下去了。

    收拾了碗筷,就进了厨房去。

    把厨房和餐厅清扫完了之后,再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而景孟弦闷在书房里,也没再出来过。

    向南也没好意思去打扰他,只走去浴室里找自己的衣服,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扔进了洗衣机里泡过了水。

    向南欲哭无泪。

    没有内/裤和衬衫,她还能勉强用景孟弦的撑着,可是连外套和长裤都没有,总不会让她还穿着他的衣服回家吧?从内到外,全是男人的东西,要不被她老妈和妹妹发现都难。

    向南郁闷的从卧室里挪了出来,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头埋在膝盖里,一时间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照这形式看来,今儿是没办法再回去了,只能等明天早上出门去买新的了。

    可是,她可没忘记景大医生的刚刚那句绝情的‘滚’,向南烦躁的抓了抓头,她要不走的话,人家会不会觉得她特别死皮赖脸呢?

    这夜向南许是真的被折腾得太累的缘故,脑子里不停地在想着要怎么同景孟弦开口,结果,想着想着,竟然就那么睡了过去。

    凌晨时分,景孟弦将两天后要交的论文稿终于整理完毕,这才合了电脑,出了书房去。

    他想,尹向南大概睡了吧。

    他承认,那洗衣机里的衣服是他故意扔进去的,原因当然是为了防止她逃跑。

    虽然嘴上说让她滚,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当她真要踏出那扇门的时候,他定会伸手拉住她。

    这样难得有她的一夜,即使再生气,他也不愿突然少了她。

    那种心里突然被掏空的感觉,光是想想,他就觉得闷得慌。

    景孟弦径自去了卧室,在见到空空如也的大床时,冷峻的眉峰骤然蹙起。

    转身,疾步往大厅里走去。

    才一走进大厅,一眼就见到了把自己蜷做一团,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尹向南。

    脚下的步子缓了下来,连脚步声也不由得轻了几许。

    皱起的眉峰,在见到向南的第一眼,便渐渐舒缓了开来,却很快,一张俊脸还是沉了下来。

    这么冷的天,穿得这么少,竟然还敢就这么大剌剌的睡在厅里,如果感冒了怎么办?这个女人,总是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吗?还是真把自己当做女超人了?

    景孟弦一步走过去,半俯下他那挺拔的身躯,探出猿臂,一手搂过向南的细腰,一手抱起她的双膝,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往卧室里走去。

    向南睡在她怀里,乖得像只柔顺的小懒猫。

    脸颊贪恋的在他结实的胸膛里蹭了蹭,小手儿下意识的攀住他的肩膀,嘴里还在不停地喃喃着,“景……孟弦……”

    她在唤他的名字?

    所以,她的梦里,有他吗?

    景孟弦剑眉微微上扬,嘴角情不自禁的弯起一道温暖的弧度。

    他低头,凑近怀里的她,宠溺般的应了她一句,“嗯,我在。”

    不得不承认,他的心,真的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温暖过……

    那种暖意,从心里一点点渗出来,直达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漫入他的眼底,他的眉峰间,他俊美的脸颊上,还有他弯起的嘴角处。

    就因她一句‘景孟弦’,他整颗心,仿佛都要被她化了。

    尹向南,你知不知道,你这辈子就注定了是我景孟弦人生里最特殊的存在!

    他浅浅的,带着化不开的宠溺,在向南的额头上,印了一记虔诚的吻。

    ………………

    进了卧室,景孟弦小心翼翼的将她搁置在大床上。

    向南找到床铺之后,一下子睡得更安逸了,抱着柔软的被子就在大床上滚了好几个身,最后,将被子紧紧地夹在双/腿/之间,睡了。

    景孟弦无奈的笑看她。

    四年不见,睡觉的坏毛病倒还一点没变,每次都要把被子夹在两条腿之间睡着才安好。

    不过,坏毛病是坚持了,好习惯却似乎被她给遗漏了。

    望着白色衬衫里透出来的黑色蕾丝胸/衣,景孟弦没有犹豫,探手就往向南的衬衫里摸了过去。

    似感觉到了他的触碰一般,向南抗议的翻了个身,小手儿不快的拍了拍他的魔爪,小嘴里惺惺松松的嘟囔道,“我要睡觉……”

    “先把胸/罩脱了。”

    景孟弦的语气,半哄半就的,极有耐性。

    双臂将她柔软的后背轻轻托起,摸到她胸/衣的绑带之后,两手一紧,利落的将她的胸/衣解了开来。

    那一刻,能清晰的感觉到被解放的两团柔软‘喷’的一下弹跳而出,在他的双臂之上微微荡了荡,那柔软的触感,登时就让景孟弦紧了眸子。

    下身,‘蹭’的一下就有了反应。

    该死!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这么经不起挑/逗了!

    景孟弦到底还是放过了向南。

    虽然自己对她渴望到不行,但是,今晚真的把她折磨得太够了,要再来一次的话,估计明天早上,她真的就下不了床了。

    景孟弦换了睡袍,洗漱之后,合着衣服,抱着怀里的向南,安心的睡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被一只不安分的小手给闹醒来的。

    那只柔软的手,不停地在他颈项间拨弄着,似在寻觅着什么东西。

    景孟弦轻轻抓下了那只磨人的小手儿,微微睁开了惺忪的醉眸,借着窗外暖黄的灯光,迷离的望着怀里这张清秀的小脸。

    “怎么了?”

    他懒洋洋的声线喑哑着问怀里的向南,语气里还带着些分惺忪之意。

    虽然难得的好睡眠被她闹醒了,但他却一点脾气都没有,甚至于慵懒的嘴角还噙着一抹浅意的笑。

    向南没说话,只摇了摇头,视线却一直定格在他的颈项之间。

    景孟弦不去看便已经了然了过来。

    她看的不是什么别的,而是那枚……海洋之心。

    他伸手,抚了抚向南的头,而后,单臂一把拦腰圈过她,把她更深的搂进怀里来,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方,问她,“怎么突然醒了?”

    向南见他故意在避开海洋之心的话题,有些失望,也就没有应他的话。

    “怎么了?”

    景孟弦低沉的音律从向南的头顶响起。

    向南摇头,闭眼,佯装睡了。

    却倏尔,感觉到自己的耳垂一软,被什么捏了一下,而后,就有一根凉凉的棍子插/入了她的耳洞中来。

    她睁开眼来,微鄂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此刻的他正侧着身,专注的替她佩戴着耳坠,见她正定定的看着自己,景孟弦适才抬了抬眼,淡淡道,“以后再弄丢,可就真的没人负责把它找回来了!”

    向南嘴角漾开一抹灿烂的笑,什么都没说,一头就栽进了他怀里去,将景孟弦抱了个满怀。

    以后她再也不敢把它弄丢了!!

    怀里突然被她软绵绵的娇身填满,景孟弦漆黑的眼潭深陷了下去,大手僵在半空中,喉头滚动了一下,“喂……”

    他眯了眯魅眸,哑声,提醒怀里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能经受得住女人这么主动投怀送抱的。”

    向南听闻,不仅没有躲开去,还扬起头弯着眉眼笑了,摇摇头道,“别的男人我不知道自控能力怎么样,但我知道,我身边的这个男人,自控能力一向很强。”

    他身边那么多追他的女人,哪个不是美若天仙,哪个不是主动投怀送抱,可是,他却连正眼都没瞧过,就更别提抵不住诱/惑了。

    景孟弦一个转身,便将向南压在了自己身下,烟眸危险的半眯起来,嘴角一勾,“你在质疑我的男性雄风?”

    “我哪敢!!”

    向南急忙赔笑,举手保证,“景医生,我发誓,我绝对不是那意思,你可千万别误会。”

    误会不要紧,就怕他为了急于证明自己的男性雄风,再次把她吃干抹净了。

    她可真经不起那般天雷勾地火的折腾了。

    看着她这副可爱如小白兔的模样,景孟弦就觉身下越来越崩得厉害。

    这感觉,真要命!!

    他低头,一口惩罚式的咬在了向南嘟起的樱桃小嘴上,哑声道,“别的女人,不管是谁,对我投怀送抱,我都可以当作看不见,可是你……”

    他说到这里,微微勾了勾嘴角,“我好像又饿了!”

    这次,绝对是身体!!

    “……”

    向南顿时有种昏厥的感觉。

    景孟弦低头,性/感的薄唇贪婪的在向南柔软的樱/唇之上不停地厮磨着,却始终都没有再深入。

    向南被他这般挑/逗着,惹得心里直发痒,而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大手轻轻拍了拍她红润的脸蛋,“睡觉。”

    说完,一翻身,就将向南抱了个满怀,闭眼睡了。

    向南埋在他怀里,怔鄂的瞪着他,半响没缓回神来。

    “怎么?期待了?”

    景孟弦没有睁眼,只勾着嘴角坏笑着,问怀里的她。

    向南猛然回神过来,脸蛋一红,心虚的嗤他道,“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下半身永远都是饿的呀!”

    “嗯!所以你最好乖乖的躺在我怀里,别乱动,因为一个不小心你可能就成了我嘴里的食物。”

    啧啧,听听他这嚣张自大的语气!

    向南还想说什么,景孟弦倏尔睁开了眼来,手指挑/逗般的摸了摸她的下巴,笑道,“你要是也饿了的话,我虽然不建议喂饱你,但是,我担心明天早上你会下不了床来,所以……先忍忍,改天我再好好喂饱你!”

    “……”

    向南红着脸,一个粉拳落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娇嗔着骂道,“流/氓!禽/兽!!”

    而且还是绝对的医冠禽/兽!!

    景孟弦爽朗的大笑几声,一把拥过向南将她紧紧桎梏于自己怀里来,“好了,别闹了,再闹天就该亮了,明天还得上班呢!”

    向南听闻他这么一说,忙噤了声,乖乖的埋在他怀里,闭了眼去,不再闹他了。

    这夜,似乎睡得前所未有的安然。

    不管是景孟弦,还是向南。

    向南没料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会突然变成这样,虽然她设想过种种自己成为他的情/妇后的场景,可偏偏遗漏了他们之间这份怎么都掩饰不去的温暖……

    暖了自己的心,也暖了他的心。

    可是,一旦她真怀/孕之后呢?他们之间又何去何从?是选择放手,各回各路,还是……

    向南心下一片恍然,如果真的是放手,那这样的自己,是不是太过绝情,太过残忍?

    而她自己,也真的能够做到彻底放开他的手吗?

    “想什么呢?愁眉苦脸的。”

    向南正对着电脑发呆,突而就听得李珊珊问她。

    “没,没什么。”

    向南回神过来,忙摇头。

    “你上次转给我的那个别墅的案子,已经施工完了,只等老板结完款,这个案子也算完了。”

    “嗯,好的,谢谢你啊,姗姗,麻烦你了。”

    这个案子是景孟弦的别墅方案,当时考虑到曲语悉的问题,所以她干脆把方案转给了李珊珊。

    好在景孟弦没什么异议,倒也一切顺利了。

    向南看了看自己手边一直静默的手机,有些意外,从自己至景孟弦的家里出来后,他竟然一通电/话也没打来过,甚至于,连一条短信都没有。

    向南心里掩饰不掉的有几分失落。

    【哇塞,今儿一口气更了1w5的字,镜子各种值得表扬有木有,今晚凌晨不一定会有更新哇,所以亲们可以早点睡。】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