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缠绵③——邪恶的情妇准则(1000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饿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他顾左右而言他。

    而后,伸手,捏了捏向南红得像番茄的脸蛋儿,“洗完澡,给我做饭。”

    他那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却像极了情侣之间的打趣,叫向南顿时乱了心跳。

    向南佯装镇定,撇撇嘴,不满道,“我又不是你的保姆。”

    “情/妇不负责肚子的温饱问题?”他挑眉问她。

    向南别开脸去,不看他。

    对于‘情/妇’二字,显然她还特别不适应。

    景孟弦邪气的勾了勾嘴角,手指挑/逗般的抚上她的脸颊,顺着她的额际一路往颊腮划了过去,“既然肚子的温饱问题,你解决不了,那我只好让你先替我把身体的温饱问题给解决了!”

    向南眼一瞪,小脸通红,急的卷了被子就滚下了床去,投降道,“好了好了,你别闹了,我给你做饭还不成吗?”

    “成。”

    他眯眼微笑。

    吃饱喝足后,方能有体能在床上更好的发挥。

    “能不能借一套干净的衣服给我穿?”

    向南裹着被子,站在床头问他。

    景孟弦闭上了眼,歪在枕头上惬意的睡着,只道,“你自己去更衣室里随便挑一件吧。”

    “哦……”

    向南抱着棉被,木讷的往更衣室里挪步而去。

    洗完澡,穿着他的白色衬衫,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景孟弦的踪影。

    她狐疑的出了卧室,才一进大厅,就见他拎着两大袋新鲜食材,从容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向南错愕的看着他,“你去买菜了?”

    景孟弦没有回答向南的话,只将食材搁在了厨房的橱台之上。

    向南随手将干毛巾扔在一旁的沙发上,忙走进厨房里检查他买到的食材。

    “不用检查了。”

    景孟弦拦腰就将她搂了过去,拖着她就进了厅里,身子倚在沙发扶手上,顺手拿了沙发上的毛巾,往向南湿漉漉的头上擦去,一边解释道,“这菜是我让楼下保安大叔的妻子帮忙去选的。”

    向南瞠目结舌的看着他,这样也行?

    景孟弦的手,隔着干毛巾,粗鲁的在向南的头上来回揉搓着,搅得她一颗小脑袋像被蹂躏的小狗一般,胡乱晃动着。

    但不知出于什么缘故,向南竟鬼使神差的没有阻止他的行为,甚至,心底还有些贪恋他这份粗暴的温柔。

    头依赖的埋在他大大的手掌心里,心底漾开一圈又一圈暖暖的涟漪……

    一瞬间仿佛连厅里的温度都高了许多,脸颊莫名有些发热。

    水渍擦干了不少,景孟弦拍了拍向南的后背,“去,用吹风机把头发吹干。”

    “干得已经差不多了,我先去做饭。”

    向南说着就要往厨房走去,却单手就被景孟弦拦腰给截了回来。

    她回头,不解的看着他。

    就见景孟弦那张俊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沉了下来,薄唇微微掀动了一下,“先把头发吹干。”

    语气虽平淡,却透着不容置喙的霸道。

    向南自知拗不过他,只好乖乖回卧室的浴室间拿吹风机去了。

    折身,正预备出浴室的时候,才走至门口,倏尔只觉一抹黑色身影如泰山压顶般朝她拢了过来。

    一眼印入眸底的是一堵健硕的麦粒色胸膛,流畅的肌理线从胸口一路蔓延而下,直抵他性/感结实的腹/部,腹/部以下被一条白色的浴巾包裹着,半遮半掩的姿态,愈加邪魅逼人,教向南久久挪不开眼去。

    “还没看够?”

    倏尔,低沉的嗓音,似笑非笑的至向南的头顶响了起来。

    向南一窘,脸色微红,抬头看他,瞪了他一眼,“我还没指控你故意勾/引我呢!”

    他居然还好意思倒打一耙。

    向南说完,心虚的撒腿就想跑。

    然,步子才一越过他,就觉腰间一紧,整个人就被他从身后拦腰给捞了回去,紧紧地将她桎梏在了他的胸膛里。

    “景孟弦,你要做什么?”

    向南背对着他,双脚悬在空中,一顿胡乱的蹬着。

    “想要你。”

    沙哑的声音,从她身后沉闷的响起。

    向南心一紧,脸颊登时滚烫,心里警铃大作,连呼吸都开始有些不顺畅起来,“你别乱来啊,我们不是刚刚才……”

    “啪——”

    话还来不及说完,却不料,向南只穿着小底/裤的粉/臀上顿时就挨了景孟弦的一巴掌。

    虽然打得很轻,甚至于还带着点挑/逗意味,向南却故意转移话题嗷嗷大叫起来,“景孟弦,你打我!你欺负我!”

    “嗯,我觉得这种欺负好像还不够。”他灼热的呼吸扑洒在向南的耳际边,坏坏的呢喃了一句,大手竟不由分说的就沿着向南的翘/臀,直接往她的底/裤里摸了进去。

    “啊——”

    向南惊得大叫。

    滚烫的手掌已然将她半边臀/部紧紧裹覆住,五指时而贪婪的抓捏几下,故意逗/弄着她。

    向南羞得无地自容,悬在空中的双腿急得一顿乱踹,想要挣脱出他的禁锢,却偏生拗不过他的力道,甚至于,越是挣扎,臀/部上那只讨厌的大手掌就愈发变本加厉起来。

    直到最后……

    长臂一探,竟直接朝她粉色的穴/口摸了过去。

    “唔——”

    被这突如其来的快/感一刺激,向南整个挣扎的身体猛地蜷缩了起来,就不敢再胡乱动弹了,呼吸重喘了几下,开始软声同他讨饶,“景孟弦,放了我,好不好?”

    “嗯。”

    景孟弦沉吟的回答向南。

    明明是应了下来,但手指间那玩弄着她的动作,却分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因为,一切的动作,都使然于,情不自禁。

    “景……孟弦……”

    向南咬唇,娇唤着他,臀/部被他一根手指刺激得直抖。

    “唔唔……”

    他不停,而她……也好像再也没有心思喊停了。

    甚至于,随着他加快摩挲的动作,向南的双腿已不知何时,悄然分开……

    而穴/口边上,更是不停地有水渍弥漫出来,将景孟弦的手指不断染湿。

    怎么办?她的身体,在景孟弦的挑/逗之下,已经明显起了反应。

    “要不要?”

    景孟弦将她搂着,紧紧贴覆于自己的胸口,湿热的舌尖,吮过向南的耳根,哑着声问她。

    “不……不要……”

    向南犯倔,不肯屈服。

    身体却因他的挑/逗而越发亢/奋,空虚起来。

    而xue口,更是,越来越湿……

    “不老实!”

    景孟弦笑着,哑声斥她。

    说着,将向南放在了地上,大手又轻轻的赏了她粉/臀一掌。

    压着她的腰身,往前倾去,而后,一伸手竟然就直接将她的底/裤给粗暴的撕成了两开,让它们顺着向南光滑的双腿滑了下去,跌落在了地上。

    “流氓!!”

    向南看着自己小底/裤的残骸,忍不住红着脸骂出声来,然回应她的却是背上那股大力,她被他压着,更加费力的往前匍去,迫使着她的xue口,直抵他巨大的昂扬。

    向南惊呼,慌得连忙将小手撑在浴室的玻璃门上,印出十个氤氲的手指印来。

    却还未来的及做足准备,就感觉一股火热,猛地将她紧致的花/穴撑开,而后,霸道的一个推送,景孟弦就将自己凶猛的送入了她浸湿的xue口中去,被她全数吞没,不留分毫余地。

    “啊……”

    向南娇身一搐,双腿/夹紧,颤抖得像筛子,几乎快要站不住脚。

    景孟弦双手抱住她的粉/臀,从她的身后猛烈冲撞着,直抵向南身体最深处去。

    每一次的进攻,都让她不受控制的尖叫出声来,而双腿抖得越发厉害。

    但,即使这样还依旧满足不了他景孟弦的欲/望。

    “南南,还能更深一点……”

    他哑声说着,单臂倏尔抬高向南的右腿,迫使着她将双腿分开到最大,承接着他更深,更猛烈的进攻。

    “天啊——”

    向南含泪娇喘。

    这姿势,太深,太刺激,每一次的冲撞仿佛都抵在了她最为敏感的地方,教她忍不住尖叫连连。

    好深,好热,让向南浑身一阵抽搐,绯色的潮红瞬间漫至她整个白希的胴/体。

    她娇喘出声,“孟弦,我……我站不住了……”

    亢/奋的话音才一落下,向南的娇身便软弱无骨般的就往前跌去。

    好在一只有力的猿臂及时接住了她娇软的身躯,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已被拦腰抱起,出了浴室去。

    向南如一只可怜的小兽兽一般,浑身娇慵无力的蜷在景孟弦的怀里,而下身更还在因为刚刚那份要了命的亢/奋而不停收缩,颤栗着。

    饥渴的爱/液还在不断地往外流,顺着她的臀/部,滴在白色的波斯地毯上,让向南顿时红了脸去,埋进他的胸膛里,羞得再也抬不起头来。

    向南只觉背上一软,景孟弦将她放在了大床上,还不等她喘气,一抹健硕的身躯,早已如泰山压顶一般向她盖了过来。

    景孟弦魅眼如丝,迷离的半眯着,灼灼的凝视着身下因他而满面潮红的女孩,嘴角一抹邪肆的笑,手指更是坏意的往她的下身探了过去,挑挑眉,啧啧道,“身体永远比嘴巴来得诚实多了……”

    向南羞得夹紧/双腿,想要避开他的玩/弄,却不想,换来的确实景孟弦肆无忌惮的嘲笑,“都湿成这样了,也不怕把自己憋坏。”

    “流氓!”

    向南想去踹他。

    就不明白,平日里这男人虽然嘴巴是贱了点,但好歹还有一副正人君子的面相吧?怎的一到床/上就各种兽/性大发,成了个下/流痞子呢!

    向南还想说什么,却忽然,双/腿一开,就被景孟弦直接举高至他的肩上,还不等向南适应这个姿势……

    一个猛烈的冲刺,再次深深的将她贯穿。

    “唔唔——”

    sh/it!!!

    这男人每次都非要这么粗鲁,这么强势吗?

    向南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他刺穿了!

    “不舍得你把身体憋坏了,所以,哪怕让我做一回流氓,又怎样……”

    景孟弦一抹邪笑,说完,抱过向南白希的双腿,就在她身体内,疯狂的驰骋起来。

    “唔唔唔——”

    “啊……”

    向南觉得自己真的快要疯了,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的体力竟然有这般惊人。

    登时,水渍声,伴随着抽/插碰撞的声音,以及两道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的在卧室里响了起来,融成一曲旖旎的动情音律……

    氤氲在整间卧室,暖了两个人同样空了整整四年的,身与心!!

    ………………

    一场情事,不知到底持续了有多长时间。

    从浴室捻转至床上,后又折回浴室泡了个鸳鸯浴之后,向南方才被景孟弦彻底放过。

    她浑身虚软的瘫在床上,整个人已经完全直不起身来。

    景孟弦手掌托着俊颜,侧身躺在向南的身边,手指有意无意的轻抚着她的发丝,有些贪恋于她身上这份独有的香气。

    看着她娇憨的睡颜,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明明二十又七的大男人了,却一遇见她,在床/事上仿佛瞬间就拉回到了那个冲动而懵懂的青春期,能反反复复要她一遍又一遍,甚至于,连饿着肚子也不觉得。

    向南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来,娇软着声音,有气无力的问他道,“现在几点了?”

    “十点多了。”

    “啊?”

    向南一听时间,‘噌’的一下,就从被子里坐起了身来。

    露出自己白希的雪峰时,才猛然响起自己还没来得及穿衣服。

    但她已经顾不得脸红了,抓起被子将自己的胸口挡住,焦急的环顾一眼四周,“我的包呢?”

    景孟弦似担心她会随时离开一般,起身一探手就把她拦腰抱进了自己怀里坐着,低头,沉声问她,“怎么了?”

    “我的手机在包里。”向南满脸都是焦急。

    “这个?”

    景孟弦抓了身边床头柜上的手机,递给向南,“响了好几个电/话,我看了一下,都是你妈打过来的,看你睡得很沉,没闹醒你。”

    “糟了!!”

    向南抓过手机,看了一眼,十个老妈的未接来电,小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脑袋瓜子,“我妈肯定饶不了我了!”

    景孟弦将她的粉拳拿了下来,剑眉一蹙,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平时喜欢拿自己的脑袋出气?”

    向南撸撸嘴,叮嘱他,“我先给我妈打个电/话,你别出声。”

    景孟弦挑挑浓眉,没有答话,只当默许了。

    向南拨了通电/话过去,才吸了口气,试图调整一下自己紧张的心绪,不料,那头电/话就被接了起来,向南还没缓过神来,就听得自己母亲在电/话里头劈头盖脸的朝她骂了过来,“尹向南,你翅膀硬了,相个亲你带着两个男人去闹事?还把人家狠狠地羞辱了一番?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秦兰的声音极为刺耳的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向南为了自己耳膜着想,下意识的把手机拉远了些分。

    直到她的声音落下,向南这才将手机又搁回了耳边,“妈,你先听我解释。”

    “好,你说!我倒要看看你能瞎编出什么东西来!”

    “事情其实是这样子的,是那个范统啊,他一上来就对你女儿动手动脚的……”

    向南解释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就被秦兰厉声打断,“尹向南,你还骂人家做饭桶?你居然这么没礼貌,难怪人家要发那么大火。”

    向南朝天翻白眼,无语了,“妈,人家名字本来就叫范统!!规范的范,统一的统!!”

    “……”

    然后,电/话里,好长一段时间的静默。

    向南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她老妈躲到一边闷着嘴笑去了。

    “然后呢?”

    很久,那头终于传来了秦兰正色的声音。

    “然后……”向南撇撇嘴,有些委屈,继续道,“然后就是他一说话就摸我的手,还说什么急着娶我回家给他生孩子,你说我又不是什么生子工具,他怎么能这么没礼数,是吧?”

    向南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倏尔觉得腰间一紧,娇身被景孟弦拦腰一把抱进了他的怀里去。

    这动作,宛若宣示一般,告诫着怀里的人儿,她尹向南,独他景孟弦所有!给别的男人当生子工具?休想!!

    他的面庞,贪婪的埋进向南温热的颈项间蹭了蹭,闻着她独有的体香以及那淡淡的发香味,忍不住收紧了臂弯的力道,微微张嘴,皓齿轻轻的在她雪白如凝脂的香肩上啃了一口。

    啃一口似乎满足不了他的欲/望,于是就有了第二口,第三口……

    每一口都啃得很轻,像挠痒痒一般的,在她的肌肤上划过,惹得向南忍不住动了动脖子,差点笑出声来。

    她忙侧头,用唇形提醒他,“别闹……”

    “我饿。”

    他低声,用电/话里秦兰听不到的声音,委屈的喃喃了一句,埋在向南的肩头上,像个调皮的孩子一般,还在不停地啃着闹着。

    向南囧。

    但还没忘记电/话里正在发火的母亲,要被她知道自己现在还正跟景孟弦在一起,那一定死得很惨,“妈,整件事情呢就是我跟他确实互相看不对眼,具体的情况,我回家再跟您一一汇报,您看行吗?”

    “哼!那他嘴里说的那俩男人是谁?”

    秦兰嘴上虽是生气般的问着,其实心里早就缓了不少气了,听那媒婆张阿姨一说,她向南身边竟然还带着俩男人,而且还跟其中一男的打得特别火热,秦兰心里顿时就笑开了花。

    莫非她女儿每次拒绝相亲,真正的缘由其实是早有意中人了,只是从来没跟家里人提过?

    “妈,你别听他们瞎扯,那俩男的跟我都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而已!相亲的时候偶然遇上了,他们是实在看不过去范统对我动手动脚,所以才出来拔刀相助的。”

    向南当然在撒谎。

    他们俩哪是那种会拔刀相助的人,他们根本就是站在旁边看好戏的人!

    至于她与景孟弦之间是不是真的只是单纯的普通朋友,向南就不好评断了。

    向南的话音才一落下,就觉一双温热的手掌大力的攀到了她柔软的丰/胸上来,让那两团丰/盈实实的充斥在他的手心中,用力的揉捏着,让它们尽情的变幻出各种诱/人的形状来。

    向南倒吸了口气,偏头瞪他,却发现他刚还温和的脸庞此刻沉如乌云遍布的天。

    他在生气?为什么?

    向南担心他会在自己身上有更过火的行为,连忙同电/话的秦兰道,“妈,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吧,我现在还有点忙,先挂了。”

    向南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见电/话里的母亲没发现什么异样,向南这才长松了口气。

    而那双在她身上肆意点火的手,显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向南无语了,回头,瞪他,“景医生,你真当属禽/兽类的吧?”

    都几次了,还不停歇!

    “尹向南,给我好好解释解释,什么叫普通朋友?”

    景孟弦绕过向南的脖子,强势的掰过她的脸颊,挑眉问她。

    向南看着他一本正色的模样,倒有些意外,眼珠子转了转,撸嘴道,“那我总不能告诉我妈,那其中一男的就是你吧?”

    “怎么就不能说?我是魔鬼,还是什么吃人的怪兽?”

    景孟弦漆黑的幽眸冷了几许。

    向南不自在的捏了捏自己的耳垂,低声道,“我妈对你……”向南说到这里又微微顿了顿,抓过被子,转身,打量般的觑着他,“说来也奇怪,那天你走后,我妈冲我和我妹发了好大一顿脾气,还冲我说……”

    “说什么?”

    景孟弦敛了敛眉。

    向南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实话,“她说让我们姐妹俩离你远点。你说,你在我妈眼里是不是吃人的怪兽?”

    其实向南也实在不解,要说景孟弦这人吧,无论从外表还是内在,又或者是家世家教,其实还当真挑不出一分明显的毛病来,他这样的不应当就是长辈们喜欢的类型吗?可是她妈怎么就不喜欢了呢?

    听闻向南的话,景孟弦意兴阑珊的挑了挑眉,就没再说什么别的话了,只道了一句,“我饿了。”

    今儿这话出现的频率也实在有点过高。

    景孟弦径自下床,往卧室外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向南心里没来由有些怅然。

    其实,她知道,当他听到自己说母亲不认可他的时候,他的心里大概是有些不舒服的,但他没让自己表现出来。

    也是,被人不喜欢,总该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

    向南开始检讨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儿是不是太过直白了一些,但转念一想,他应该不会太在意吧,毕竟,她妈妈喜不喜欢他,其实与他没有太多关系的,他们现在又不是什么谈婚论嫁的关系,他们之间只是……嗯,纯粹的性/关系而已!

    向南想到这里,心里难掩一丝落寞。

    起床,穿了衣服出卧室。

    由于自己的裤子,已经被他报废在了浴室里,所以她只好随便拣了一条他的四角裤穿上。

    大大的短裤,被她套上,俨然像一条裤裙,上面搭着件简单宽松的白衬衫,倒还像那么一回事。

    景孟弦见到她这副滑稽模样的时候,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向南背着手,朝他走了过来,站定在他面前,扯了扯自己身上那条长长的四角裤,皱了皱眉,“你的裤子会不会太大了点?”

    跟她尺寸太不合了。

    “嗯,没办法,你用的那东西尺寸偏大。”

    “……”

    向南见过脸皮厚的,但还真没见过脸皮这么这么厚的。

    而且说这种下/流无耻的话,居然还能说得这么泰然自若。

    “流氓!”向南低骂。

    被他一调/戏,登时就红了脸去。

    背着手进了厨房,一边挑菜,一边同他道,“你得想办法赔我一条裤子吧?不然待会我怎么回去?”

    “今晚不回去了。”

    景孟弦说着,搁了手里的水杯,看着她。

    语气虽淡,却绝对的,不容反驳。

    向南一愣,折菜的动作,微微顿了顿,而后又没事儿人般的继续手里的活,不自在的舔了舔唇道,“我得回家。”

    话语同样很平静,却格外偏执。

    景孟弦锐利的视线,直直的盯着她看。

    向南想,自己哪怕就是一颗石头,都能活活被他盯出一个洞来。

    她偏头,无奈的看着他,“我不想我妈担心。另外……”

    向南说到这里,微微停了一下,搁下了手里的活儿,抿了抿唇,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之后,方才抬头对上景孟弦那两束锐利的眸光,“那个……我想,我们之间既然是交易的话,就应该有交易的条件吧?”

    向南的话一出,景孟弦盯着她的那双眼眸瞬间冷了下来,直达冰点。

    “说。”

    他冷冷的掀了掀薄唇。

    冰寒的戾气,叫向南有些不寒而栗。

    但她还是鼓足了勇气,顺了口气才道,“我希望……我们之间的事情,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尤其是曲小姐,还有你我的家人这些……”

    向南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因为对面冰冷的男人,所带给她的摄魄感,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话音落下,景孟弦一直沉默。

    隔了不知多久,倏尔,就听得他轻声笑了。

    这一笑,让向南顿时有些慌了神。

    却见他迈步朝她逼了过来,最终,站定在向南面前,双臂分开,撑在她身前的橱台前,将她围堵在了橱台与他的胸膛中间,强势的俯身,逼近她略显慌乱的脸庞,挑眉,轻笑道,“你的意思是,默许我与曲语悉保持未婚夫妻的关系?是吗?”

    他嘴角的那份笑意,分明不达及眼底。

    甚至于,眼眸深处的那份冰冷,足以将向南冻结成冰。

    向南咬着唇,没吭声。

    “是,还是不是!”

    景孟弦再问她,语气愈加森冷了些分。

    向南吸了口气,点头,“是。”

    那一刻,她仿佛在景孟弦的眼底,看见了半许的受伤,却只在一秒之间,又恢复了以往的冷,和静。

    向南想,定是自己看错了吧!

    “也允许我跟任何一个女人,暧昧不清?是吗?”他再次阴冷的发了音。

    “是……”

    向南还是闷闷的点了头。

    其实,他跟谁在一起,跟谁暧昧不清,真的不关她什么事儿吧?

    可是,为何她光是想想,心里就觉得不太好受呢?

    当向南一个‘是’字出口的时候,景孟弦便已松了撑在橱台上的手。

    双手慵懒的兜入休闲裤的口袋里,一脸淡漠的盯着向南,“铁了心要做我景孟弦的情/妇,对吧?”

    他问这句话的时候,不管是他的表情,还是他的语气,又或者是他的眼神……都没有一分一毫的温度,没有冷意,更没有热度,有的,只是寡淡,一种漠不关心的淡然,一种属于陌生人之间的淡漠。

    这种感觉,教向南多少有些害怕。

    他却依旧不疾不徐,连眉峰都懒得动一下,说道,“很好,既然你尹向南这么乐意出卖自己的身体,那我就成全你。以后你就是我景孟弦泄/欲的专属工具!”

    寥寥数语,没有任何情感和波澜,向南却已然听懂了他话里的讽刺。

    面色微白,咬了咬唇,却什么也没回答,只转身继续去折菜。

    身后却再次传来景孟弦的声音,“情/妇准则一,不许跟任何除我之外的男人,有任何的暧昧关系,尤其是相亲,再有下次,试试看!!”

    他嗜血的扯了扯嘴角,转而又接着道,“情/妇准则二……”

    他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健硕的胸膛带着几分刻意的色/欲朝向南的后背贴了过来,火热的大掌故意抓上她柔软的翘/臀,沙哑着声音继续道,“在床/上无条件的顺从你的买主,只要他想要,不管以什么姿势,用什么样的手法玩,你这位拿钱卖/身的情/妇都只能乖乖承受,努力配合,懂吗?”

    他的热气,拂在向南的耳边,教她微微乱了呼吸。

    臀/上那不安分的手掌,更是让向南乱了分寸,她扭捏了一下,低声道,“你不是饿了吗?我先做饭。”

    景孟弦以为她会出声反驳他过分的情/妇准则,以为她会伸手拍落掉她臀/上那只带着明显的屈辱的手掌,却不想,她竟只是选择了——逆来顺受。

    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就蹿起了一团莫名的怒火,怎么压都压不住。

    他随手抓了向南身前那把刚刚折好的菜,直接甩进了垃圾桶里去,赏了向南一个字,“滚!!”

    这突如其来的怒火,让向南整个人一愣,呆在那里,登时就木了。

    他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又发火了,自己刚刚有得罪他吗?

    就是为了不想他发火,所以刚刚面对他那些刻意的冷讽,以及故意羞辱她的动作,向南才选择了沉默,可,他还是生气了。

    向南只看了他一眼,又转而从垃圾桶里把刚刚那些新鲜的蔬菜拾了回来。

    好在这厨房他几乎不用,垃圾桶还干净得像个新买的。

    “生气归生气,你也别拿这些菜撒火,再说了,你不是一直喊饿吗?胃不好,就别跟它闹气。”

    向南将菜捡了回来,搁进洗菜盆里,着手准备洗菜。

    “尹向南,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景孟弦伸手抓过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来。

    一双寒眸如若冰霜一般,冷冷的盯着她,几乎是要把她冻结。

    向南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眼眸,淡淡道,“做完饭,我就滚。”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我饿了。”

    景孟弦到底放开了向南,就因为她一句‘我饿了’。

    【最近大家好像都商量好了一起潜水把镜子抛弃咩?呀!居然连留言都快往‘0’字上走鸟!噢漏!好鸟,今儿加更了4000字,一万字大章】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