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缠绵②——你这情妇生涯有得磨练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年前就教过你了,居然还不会。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

    四年前授的课,早该忘了吧!

    景孟弦眯着魅眼,嘴角勾着一抹笑,一双大掌不安分的捏了捏向南柔软的粉/臀,又挑/逗般的在上面拍了拍,示意向南坐起身来,柔声哄她道,“来,坐我腰上。”

    “我……我不要……”

    向南害羞。

    现在的她,浑身赤luo,只恨不能把自己埋得更深一点,哪里还好意思坐起身去。

    “乖……”

    景孟弦低声诱/哄着他,多情的音律里似噙着蛊惑人心的因子,叫向南情不自已的,羞红着脸,乖乖从他的胸膛里坐起了身来。

    登时,两团白希的雪峰傲然挺立在景孟弦的眼前,叫他呼吸一窒。

    不得不承认,她尹向南虽然纤瘦,但她的胸围绝对可以称得上傲人。

    幽深的眼底加深了色泽,凝望着她的视线,越渐灼热,倏尔,大手一紧,抱过她的翘/臀,不由分说的就往自己那等待着她宠爱的昂扬之物,吞没而去。

    “唔——”

    向南惊呼。

    脸颊绯红,顿时,旖旎的雾气染上她那双晶莹剔透的水眸,情/欲的因子无法抑制的从眼底流泻而出,彰显着她此刻因他忽然的进入,所带来的欢愉和亢/奋。

    双腿/之间,情不自禁的夹紧些分,粉/臀止不住的颤抖。

    双手无助的撑在他结实的小腹之上,撇着嘴,红着眼,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景孟弦勾着嘴角微微笑着,手攀在她的腰肢上,不敢随意动弹,唯恐自己又会弄疼了她,“不舒服?”

    他哑谜着声音问她。

    向南脸一红,羞涩的垂了羽睫,贝齿紧咬住下唇,就不答话了。

    看着她这副柔弱娇媚的姿态,景孟弦忍不住轻笑出声来,“看来你这情/妇生涯,有得磨练了!”

    至少,得先把他的大小和长度适应好了才行。

    向南的羽睫如蝶翼般轻轻扇了扇,一想到往后可能还有无数个这样的亲近情景出现,她就羞得差点再次钻进了他的胸膛里去。

    “来,乖,把双脚着地,蹲起来……”

    景孟弦温柔着声线,开始耐着心思,一点一点手把手的教导着她,“对,把臀部抬高,就是这样……”

    啧啧!景大医生这模样完全就是一名循循善诱的好导师啊!

    向南听着他的话,乖乖的,试探性的把臀/部抬高,却惹得身下的导师亢/奋的闷哼出声来。

    他的手掌,捧在她柔软的翘/臀上,因兴奋而收紧了力道,那一刻,向南甚至能感觉到被她吞没的昂扬,还在……继续壮大!

    向南骇得倒吸了口凉气,却不得不承认,随着他变大的尺寸,她身体内的欢愉度,越来越高涨……

    绯红的眼底,雾气更浓。

    望着他的眸光,也越渐微醺。

    景孟弦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下,恨不能此刻就能疯狂的要她,但,他到底怕伤了她。

    “来,宝贝,把双腿分开一点,对,好棒……呵……”

    “蹲起身来,对,再乖乖的上去……”

    向南想,景大医生平日里在医院里授课的时候,是不是对他的学生们也如此有耐心呢?

    向南听着他的教导,随着他的动作,一上一下,一起一落的缓缓将他的硕/大深深吞没,吐出来,再吞下去……

    “唔唔——”

    这种强烈摩擦的快/感,太要命了!!

    他强壮的昂扬就像一把烈火一般,被她紧紧地吞没在小腹里,那么胀,那么烫……

    起初,景孟弦为了让向南适应他的存在,没有控制她的速度和深浅,只任由着她骑在自己身上,自由发挥,但随着她肆意的挑/逗,以及那时松时紧的刺激感,真的叫他再也经受不住了。

    “你快把我弄疯了!!”

    他沙哑的声音,染着浓浓情/欲,湿热的手掌托住向南的翘/臀,虎口紧扣着,托着她上上下下,疯狂的吞噬着他硕/大的灼热,让她的臀/部猛烈的撞击着他的小腹。

    “啊——”

    向南被这忽如其来的冲撞刺激得娇/吟出声。

    声音很尖细,却容不得她去控制。

    啧啧的水渍声,伴随着他们身体猛烈的碰撞声,此起彼伏的在车内暧/昧的响着……

    向南羞得想要抗拒的,却偏偏,身体出来的动作,竟是随着他的节奏,在他强劲的腰肢上,欢快的起起坐坐着,激情的吞没着他滚烫而硕/大的昂扬。

    每一次进进出出,都疯狂的刺激着向南的敏感带,像是领着她直冲云霄又坠下来,又猛地冲上去……

    乌黑如瀑的发丝倾泻而下,披在她白如凝脂的肩头之上,盈盈的汗水染湿了她的发根,黏在额际间,好不性/感。

    这样的她,媚得教景孟弦心醉,而占有她的心思也更甚!!

    他似乎终于忍受不住这被动的姿势,倏尔,一个起身,便霸道的将向南从自己身上捞了起来,揽住她纤细的腰身,一同转身,让她跪在椅背上,背对着他而蹲着。

    向南羞于这个姿势,她想要挣扎的,却倏觉腰间一紧,翘臀猛地就被景孟弦有力的猿臂捞着往他的小腹处撞了过去。

    才一触到他的昂扬之物时,向南惊得浑身一缩,却不等她反应过来,伴随着一道重喘,她的娇身再次被景孟弦那股硕/大的灼热,狠狠贯穿。

    “啊——”

    向南忍不住娇喊出声来。

    葱白的手指扣住椅背,因亢/奋而不停地收紧,指甲几乎快要嵌入坐垫中去。

    跪着的双腿,根本无力支撑住她的身体,以至于整个娇身抖得特别厉害。

    “你下面好湿……”

    景孟弦将向南赤果的娇身拥入自己结实的胸膛里,让她完完全全的贴附于自己身上,感受着双方之间那份为对方而燃起的温度。

    而他,则一次又一次凶猛的撞击着她,仿佛怎么要都要不够一般。

    “南南,把腿夹紧一点……”

    “唔唔……”

    面对他的凶猛进攻,向南发出小兽兽般可怜的呜咽声,身体更是被撞得像狂风中的一叶扁舟,摇摇晃晃的,似随时都有可能沉溺。

    她的手,紧紧地扣住他结实的手臂,哭着央求他,“慢点……太深了,孟弦……”

    向南觉得可怜的自己,根本包容不下他。

    “你……你太大了,我有点承受不住……”

    向南喘着气,呜咽着喊着,换来的,却是他完全克制不住的抽/插和碰撞。

    车厢里,“啪啪啪”的声音,如雷贯耳,豆大的汗珠,顺着两个人的额间滴落下来,融合在一起,在椅背上开出一朵朵旖旎的水花……

    “慢点,慢一点……”

    向南哭着讨饶,“孟弦,求你……唔唔……”

    他刺得她,真的太深太深了!!仿佛连她的五脏六腑都要被他捅破了一般!!

    太要命了!!

    不是都说只有西方人才有如此强悍的尺寸吗,可是,景医生你明明就是东方人啊!

    向南越发觉得这个世界实在太太太不公平了!!

    却还在向南游神在外之际,倏尔,她的小脸蛋就被景孟弦一把粗鲁的掰了过去,而后,红唇就觉一痛,他竟然又咬了自己!

    而且,力道好重!

    向南怨念的一巴掌的拍在他的胸口上,却听得他压着嗓音问她,“跟我做/爱,还能走神?尹向南,你是在藐视我的功力?”

    他说完,根本不等向南回答,拦腰一把抱住她,如同野兽一般的,又是一拨凶猛的进攻,抽/插。

    让她一次又一次深深的感觉到他的存在,直抵尽头最深处。

    “天!!”

    向南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他玩坏了!

    这混蛋!!四年不见,怎么就变得这般粗鲁了!

    “唔唔——”

    随着他抽/插的动作,有透明的热液不断的从他们交融的穴/口中流出来,湿了向南白希的双腿……

    这模样,教向南羞辱难当,却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体,真的很喜欢他这种凶猛的进攻。

    敏感的花/穴,更是因这份要命的摩擦,而不断的收紧,收紧……

    突然,花/蕊处传来一阵刺激的快/感,陡然让向南再次叫出声来,才发现,他的手指竟还在肆意的拨弄着她的敏感带。

    “不要啊……”

    那种疯狂的抽/插,伴随着这种要了命的摩挲,教向南根本无从抵挡,更多的爱/液不停地至向南的双/腿之间涌了出来,而一双腿更是抖得像风中的树叶。

    却能感觉到他挤在自己身体内的昂扬之物,也越来越壮大,强硬。

    而他驰骋的动作,也更加疯狂,生猛!!

    “啊——————”

    伴随着向南一声亢/奋的尖叫,眼泪如泄闸的洪水一般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收缩的花/穴里,湿热的爱/液,如喷泉一般,潮/射而出,登时就将整个靠垫染湿……

    而就在那一刹那间,景孟弦忽而将自己的昂扬之物从她的双/腿之间抽离出来,继而听得他一声重重的粗喘,向南就清楚的感觉到有一抹湿黏黏的热液顺着她的臀/部缓缓地流了下来……

    景孟弦就在高/潮的前一秒,把握住了时机从向南的花/穴里拔了出来,两个人紧紧拥抱着,激颤着一同坠入了云端最深处。

    向南望着双腿/之间那流泻而下的白色液体,还未平静的心底陡然燃起一片失落,迷离的眼眸顿时暗了色泽。

    他,没有体内/射……

    也就意味着,这次,她失败了!

    向南整个人颓废的趴在椅背上,如同一滩烂泥,再也抽不出一分的气力来……

    这种事儿,当真是一项体力活。

    身体不好的,肺活量不行的,喉咙不清明的,还真干不来这种全身心的剧烈运动。

    尤其是被这种男人干,简直……要了她半条命!!

    景孟弦用单臂撑着自己健硕的身躯,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压到她,纤长的手指拂过她浸湿的长发,一点点替她拨至耳根后,剑眉微微上挑,嘴角一抹若有似无的轻笑,“累坏了?”

    向南羞得将脸埋入臂弯里,闷哼了一声,当作回答。

    景孟弦轻笑一声,俯身,低头,在她滑嫩如丝的香肩之上,烙了一个疼惜的吻,“躺会,休息一下……”

    向南乖乖的闭了眼去,忽而,就感觉有柔软的纸巾从她纷嫩的翘/臀上一划而过,而后沿着她的双/腿之间轻轻往下擦拭而去,那种粘糊糊的滚烫感,让向南顿时羞红了脸去,她把脸颊藏进臂弯里,埋得更深。

    却突然,腰间一紧,身形猛地一轻,就被景孟弦捞着双腿,打横抱进了怀里。

    “你……你干什么?”

    向南惊愕的看着他,羞涩的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才发现这家伙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衣冠楚楚了。

    他穿衣的动作,会不会也太快了些。

    向南感觉到他束那落在自己身上热得有些过分的视线,她的脸颊登时更烫了。

    那一刻,她分明就在他眼底见到了象征着欲/望的火苗,要这家伙真的再来一次的话,她定会直接再去半条命。

    向南伸手就去抓副驾驶座上的衬衫,却被景孟弦一手撩开,而后,一条厚厚的毛毯就紧紧地裹在了她赤果的娇身之上,他温沉的嗓音霸道的至头顶响起,“衣服脏了,扣子也掉了,不穿了。”

    他还敢说,那还不是他的杰作?

    向南撇嘴,“你总不能让我裹着这条毛毯回家吧?”

    “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都不许去。”

    景孟弦将向南在副驾驶座上放了下来。

    霸道!!

    向南不满的瞪他,“我得回家。”

    “裹着毛毯回去?”景孟弦淡淡的挑了挑眉。

    向南蹙眉,“你得给我想办法!”

    他可是罪魁祸首的人。

    “嗯。”

    意外的,他景孟弦竟一口就应了下来。

    向南错愕的看着他。

    “回我家。”景孟弦赏了她三个字,却在她正欲开口反驳的时候,他截下了她的话头,“先回我家把自己弄干净,这是你唯一的办法。”

    他说得确实很对。

    现在的她……

    嗯,浑身粘糊糊的,而且酸痛得有些厉害,所以确实急需要一个大大的浴缸,让她泡一个舒适的温水澡,缓解一下身体的疲劳度。

    所以,向南乖乖的噤了声。

    而景孟弦坐在副驾驶座上她的身旁,看着驾驶座上的一片狼藉有些苦恼。

    向南羞红着脸,别开眼去,根本不敢去看。

    心里却暗暗在幸灾乐祸,哼!看吧,这就叫做自作自受!

    谁让他赶时髦,非得在车里干这些事的!

    “怎么办?全是你的水……”

    景孟弦偏头,一脸无辜的看着向南,那无害的小模样,仿佛他才是这整件事情的受害者一般!

    景医生,你装得也太过了吧?!

    向南裹着毛毯,坐起了身来,指着那一滩滩的水渍,红着脸,不服气的辩驳道,“那水明明就是你的。”

    “……”

    他们讨论的问题,好像真的有些太十八禁不禁了。

    景孟弦挑高眉,嘴角噙着一抹暖暖的笑,伸手,轻轻抓下她的小手,扣进自己暖实的掌心里,微微点头,“对,我们俩的水……”

    “……”

    流氓!!

    一句话,顿时让向南颊腮一红,心漏跳了一拍。

    她羞窘的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中抽了出来,身子一倒,躺在椅背上,闭眼睡了。

    驾驶座那边的情况,哼哼!他自己看着办吧!

    ……………………

    当车帘被拉开的时候,窗外已经全黑了。

    向南不由松了口气,也不知为什么,就觉心里舒坦了几分。

    车,一路平缓的往他的家中驶去,而向南许是真的太累的缘故,躺在座椅上,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向南不知自己到底睡了有多久,惺惺松松转醒过来的时候,就觉身下一片软软的,但怀里却好像被什么重物压着一般,**的,有些重。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景孟弦那张偌大的水床之上。

    透过暖黄的灯光,一眼印入向南眼底的是景孟弦那双无懈可击的睡颜。

    他的脸庞,深深的埋在向南的怀里,猿臂像搂着一个抱枕一般拦腰将她紧紧地抱着,安心的躺在她的胸口上,睡得分外安逸。

    这样的他,让向南有些动情。

    浅浅的涟漪温柔的至眼底漾起,她不由自主的伸出小手,想要去触一触那张被她深深刻印在心底最深处的面庞,却不想,手才一靠近他的额头,怀里的男人警觉的惊醒了过来。

    漆黑的深潭一睁开,眸仁如飓风般,紧紧锁住了她。

    冷静的眸底毫无半分惺忪的睡意,向南几乎怀疑这个男人只是一直在装睡而已。

    向南登时像做了坏事被抓了个现行的人一般,狼狈的收回了手,神情有些别扭,嘴角扯出一抹尴尬的笑,“醒……醒了?”

    景孟弦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转而,目光落在她的胸口,倏尔,就收紧了瞳孔。

    向南起先一愣,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下一瞬,脸一红,抓紧了怀里的被子,将全身赤果的自己包裹住,愠怒的瞪他,“看什么看!”

    “饿了。”他顾左右而言他。

    而后,伸手,捏了捏向南红得像番茄的脸蛋儿,“洗完澡,给我做饭。”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