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相亲偶遇——我是向南的男朋友!(小弦子要怒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麻烦帮我查一下,十楼有没有一位叫尹向南的病患家属,病患具体是哪间房能告诉我一下吗?”

    “有的,向南是左栋十楼1023号房,但是,他们在昨天已经办离了转院手术。请使用访问本站。”

    “转院了?”景孟弦蹙眉。

    “是!不过今天好像还没……”

    护士的话,才说了一半,倏尔,就见向南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嗨,向南姐,正好,景医生正找你呢!”

    景孟弦微侧身,就见到了向南。

    向南见到他,也足足愣了半秒。

    半响,她朝他走了过来,“找我?”

    向南诧异。

    景孟弦双手兜在口袋里,淡淡的点了点头,“嗯,来看看你的家属。”

    他没有掩饰。

    向南微微一怔,眼底掠过一抹不自在,这才微微笑道,“谢谢,但是我们已经办了转院手术。”

    景孟弦微微蹙了蹙眉,“怎么?辅仁是本市医疗机构最优质的一家医院,不认为呆在这里会更好吗?还是说你确实缺钱得厉害,负担不起这里的医疗费?我给你的钱,用了吗?”

    “不是,你别误会,我只是听说协和医院血液科从美国引进了最新的医疗技术,是专攻白血病这一类的,所以我想去试试。”向南忙解释。

    原来如此!

    景孟弦了然的点点头,面上依旧没有太多表情,“协和那边据说医疗效果还不错,如果真是这样,你倒不妨去试试,至于钱,缺了跟我说,另外,协和的血液科有几位经验老道的专科教授是我从前的恩师,如果需要,我可以帮你引荐一下。”

    向南感动于他不留余地的帮助。

    她笑笑,有些不好意思,“亦枫已经都帮我联系好了……”

    景孟弦漆黑的眼眸深邃得如同一口千年古井,紧迫的凝望着对面的向南,深不见底。

    半响,沉吟一声,算作应答。

    “我来医院办点剩下的手续,你先去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向南不自在的抿了抿唇。

    景孟弦什么亦没多说,淡淡的与她点头,算作招呼,便径自越过向南,直接进了电梯中去。

    向南回身,望着那抹消失在电梯门口的挺拔身影,心下一片失落。

    往后,他们应该当真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至于阳阳的病,向南已经想好了,这次先去协和看看情况,如果真的无计可施了,她会考虑把所有的真相告诉景孟弦,到那时,她不知道他们将要面临的局面到底是什么,她只知道,他们的每一步,一定会走得无比艰难!

    …………………………

    1023号病房。

    小家伙趴在小美的怀里哭成了泪人儿,但他却张着小手,像个小大人一般,不停的给小美抹眼泪,“小美姐姐,你别哭,哭起来不好看,阳阳不喜欢你哭……”

    奶声奶气的声音才一落下,结果,小家伙自己哭得更厉害了。

    小美一把将阳阳搂进怀里,抱得更紧些分,不舍的眼泪几乎要流成了河,“怎么办?小美姐姐舍不得阳阳。”

    因为,小美比谁都清楚,与小阳阳这么一别,甚至都有可能就是阴阳两茫茫。

    “阳阳也舍不得你!不过,阳阳答应你,等阳阳病一好,就立刻来看你,好不好?”

    阳阳红着眼,温柔的安抚着小美。

    “嗯嗯,等阳阳病好了,一定记得过来找小美姐姐,小美姐姐会在这里等你,一直等你……”

    小美将小向阳的头搁在自己的肩上紧紧抱着,而她早已是泣不成声。

    向南在一旁看着,也感动得直抹眼泪,戴亦枫站在一旁缄默着。

    半个小时后,同所有的护士道完别,才刚要走的时候,小向阳却不肯动了,“向南,你再等等阳阳,好不好?”

    向南蹲下身来,“阳阳还有事吗?”

    “嗯,我想去跟景叔叔道个别。”小家伙说话的声音小小的。

    向南微鄂,心弦像是被一种叫做亲情的东西拨动了一下,心底漫起一片涩然。

    她抬头,看一眼身边的小美,起了身来,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小美,能不能麻烦你带阳阳走一趟……”

    “好啊,没问题。来,宝贝,小美姐姐带你去找景叔叔!”

    “谢谢小美姐姐!”

    小家伙顿时喜笑颜开,任由小美领着就出了病房去。

    向南看着小家伙雀跃的背影,无声的叹了口气,没了主意的问亦枫道,“真不知道我当年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他们到底是父子的,对不对?”

    她的决定,会不会太残忍,太自私?

    只是,如果不这样,他们的人生会不会又再次走上绝路呢?

    …………

    小向阳推开脑外科办公室的门时,里面所有的医生,都像看奇形物一般,瞪着大眼,直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可爱小尤物。

    小家伙棕色的大眼睛如同异国的小孩童一般,那密而卷的睫毛长得像两把小蒲扇,随着大眼儿好奇的忽闪忽闪着,一张纷嫩嫩的小脸蛋像极了熟透的红苹果,可爱得真让人恨不能扑过去咬上一口。

    “请问景孟弦叔叔在吗?”

    小家伙稚气的声音在脑外科室里响起,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往正埋首在办公桌上,认真校对文案的景孟弦看了过去。

    听到那熟悉的童音,景孟弦也愕然的从文案里抬起了头来。

    “阳阳?”

    他错愕,搁了手中的文件,起了身来。

    “景叔叔!!”小家伙一见景孟弦,便松了小美的手,欣喜若狂的朝景孟弦奔了过去。

    “景医生。”

    小美笑着走过来,同景孟弦打招呼。

    她弯身,将小家伙抱入了自己怀里。

    景孟弦淡淡一笑,又看一眼她怀里的小向阳,“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一问这话,小美怀里的小向阳情绪似乎就不太好了,他低头,小手儿不停地在身前搅着,掩饰着他此刻心里头的不开心。

    “怎么了?心情不好?”

    景孟弦低头,凑近小向阳,关心的问他。

    “来,阳阳,告诉景叔叔,你今天来找他是做什么的。”小美哄着小阳阳。

    小阳阳一颗小脑袋垂得更低了,就听得他稚气的声音闷闷的从唇瓣间溢出来,“景叔叔,阳阳是来跟你道别的……”

    小家伙说完这句话,眼眶都湿了。

    “道别?”景孟弦心头微紧,敛眉,不解的看着小美。

    “景医生,是这样子的,您也知道最近协和那边有对阳阳他们这个病出了个专题方案,所以大家都纷纷转院去了那边,阳阳也不例外,所以……”

    “我明白了。”

    景孟弦点了点头,心头微微有些失落。

    这种失落说不上为什么,就像当尹向南告诉他,他们转院了的时候,他心里的那份失落是一样的感觉。

    或许以后真的就鲜少会再见了。

    他伸手,将小向阳从小美怀里接了过来,“我抱抱他。”

    他的声音不自觉有些喑哑。

    小家伙听闻这话,连忙将小身子凑了过去,钻进了景孟弦健硕的胸膛里。

    似乎,这是景孟弦记忆里第一次抱小孩,怀里那种柔柔暖暖的触感,如同一团棉花糖一般,轻轻的撞击到了他心脏每一处柔软的地方。

    倏尔,他就有了一种错觉,仿佛……他就是这个孩子的爸爸!

    他被自己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惊到,失笑,诧异自己竟然有一天也会父爱泛滥,这实在不似他的风格。

    “景叔叔,你会去看阳阳吗?”忽而,小家伙抬起小脑袋,一脸期盼的问景孟弦。

    “当然。”

    景孟弦毫不犹豫的点头。

    “太好了!”小家伙在他怀里雀跃得直鼓掌,一双漂亮的眼眸弯成了月牙儿,“下个月阳阳生日,景叔叔你也一起来给阳阳庆祝,好不好?”

    “好。”

    景孟弦点头应答。

    他想,生庆的那天是不是就有幸能见小家伙的母亲一眼呢?

    小向阳伸出小藕臂又抱了抱景孟弦宽厚的肩膀,小脸蛋儿贪恋的在他颈项里蹭了蹭,“那阳阳真的要走了……”

    他稚气的声音里分明透着不舍得。

    “好。”景孟弦用暖实的厚掌,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背,“再见。”

    他竟然,有些舍不得。

    “再见……”

    小家伙已经红了眼,带着哭腔同他道别。

    小美从景孟弦怀里将向阳抱了过来,“景医生,那我们先走了。”

    “好,我送你们出去。”

    景孟弦将他们送出了办公室。

    ——————————————见《红袖添香》————————————

    向南终于还是接受了相亲。

    看着对面年过四十,挺着大肚腩,还顶着一头特别明显的假发的中年男子,向南喝入嘴里的柠檬汁差点呛了出来。

    真不是她对人家外表有歧视,而是,这样的画面完全与她老妈跟她形容的大相径庭。

    当时她老妈是怎么跟她说来着?

    “南南啊,听张阿姨说人家是做it行业的,长得那可是一表人才,而且收入颇高,人品更是没得话说。”

    向南不可思议的瞪着她单纯的老妈,“妈,如果这男的真的有张阿姨说得这么好,你觉得人家会介绍给你女儿?”

    向南一向有自知之明,她到底是个单亲妈妈,作为个男人要说不介意那绝对是假的。

    “你张阿姨说了,这男的什么都好,就是……年龄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

    就知道!

    向南本还天真的以为,这所谓的一点点,就应当真的只是一点点吧,却没料到,这一点点,竟然就能直接让阳阳喊爷爷了。

    她多少有些消化不良,想走的,但是碍于是张阿姨介绍的,又是老妈一直推崇的,她也就没好意思撒手跑人。

    “尹向南小姐是吧?你好你好,幸会,我叫范统,很高兴认识你。”

    对面的肚皮男油光满面的堆着笑,伸出那双肥手要与向南握手。

    “?”

    向南眉心抽了两抽。饭桶??

    她没听错吧?这么别出心裁的名字?

    “别误会,规范的范,统一的统。”

    范统忙解释,对于向南的误会,他似乎早已习惯。

    向南有些尴尬,连忙起身与他握手,“范先生,您好,很高兴认识你。”

    “来来,坐坐……”

    范统说着,也没松向南的手,另一只肥手竟然也伸了过来,握住了向南的右手,笑米米道,“我能叫你向南吧?”

    向南登时只觉头皮发麻,整个背脊都凉了,“没……没问题。”

    她窘迫的从他的手里,强硬的把自己的手拉了回来,却听得那男人还在笑米米的感叹,“向南你皮肤可真滑,不像个当了妈的女人……”

    一听这话,向南顿时心生厌恶,却也没好意思让自己表现出来,只是有些不快的坐了下来。

    却不知,这一‘暧昧’的画面,全数落入了玻璃窗外那双锐利如鹰隼的眼眸里。

    “就这了。”

    景孟弦淡幽幽的说了一句。

    云墨错愕不解,“在这吃晚饭?”

    他抬头看一眼店招,囧,“老二,这不是餐厅,这只是个咖啡厅,餐厅还在前面呢!”

    “就这。”

    景孟弦不怒而威的语气,不容辩驳。

    而他的俊颜,更是从起初的面无表情,到现在的冷得像块冰。

    云墨随着景孟弦进了咖啡厅去,一进去,意外的,就撞见了临窗而坐的向南。

    云墨登时了然了过来。

    他勾唇一笑,径自就朝向南走了过去,热情的同她打招呼,“哟,向南,好巧啊!”

    向南没料到相个亲竟然也会遇见熟人。

    见到云墨如果算是噩梦一场的话,那么在见到站在云墨身后不远处,冷着一张脸的景孟弦时,向南顿时有种直坠地狱十八层的感觉。

    这算什么?人一倒霉,连喝口水都能塞牙缝!

    向南扯唇,不自然的同云墨打招呼,“真是好巧啊。”

    “朋友吗?”

    范统见向南遇见了熟人,也连忙起了身来,礼貌的同云墨握手,“你好,你好,我是向南的男朋友,范统。”

    一句话,惊艳四座。

    向南登时就觉后背发凉,有一束清冷如冰,利如刃的视线,直直朝她穿射而来。

    “你刚刚说什么?”

    云墨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男朋友??”

    他瞪大眼,怪异的看一眼向南,又看一眼身后一张脸已经彻底寒成了冰窖的景孟弦,而后,毫不客气的捧腹大笑起来,“饭桶?!!哈哈哈,这个名字,好,好,太好了!!”

    向南尴尬得无地自容。

    “你别误会,我跟范先生才刚认识而已。”她红着脸解释。

    “什么误会呀!向南,你就放心吧,我对你挺满意的,今儿咱们回去就跟咱妈商量商量,把咱们婚期给定了!免得你觉得我眼界高,瞧不上你。”那范统忙抢着接话。

    这话向南怎么听都怎么觉得不舒坦。

    敢情他对自己满意就行了,就自信到完全不用问问她尹向南对他的感觉了?还什么眼界高,这话敢情是在说,凡眼界高的就瞅不上她尹向南了?就算这是半个事实,但也不需要丫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吧?还订婚期呢!做他的春秋白日梦去吧!!

    向南是越想越窝火,但碍于这样的场面,她又不好意思撕破脸皮,再说了,要真闹个不愉快,回家她铁定被老妈给训死。

    向南顺了口气,坐了下来,把烧在胸口的火苗尽可能的压了下来,她展颜,不自然的露齿一笑,“范先生,我觉得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

    “向南,你就别给我装矜持了,你的情况啊,张阿姨都给我讲了,说你现在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嫁掉,这不,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要个女人回家给咱生孩子,咱们俩这刚好凑成一对,是不是?”

    是你个头!!

    向南差点没能忍住爆了句粗口,朝天翻了个白眼,这才注意到还杵在桌前等着看戏的两尊大佛。

    向南登时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浑身特别不舒服。

    相亲遇上这么个奇葩也就算了,偏偏桌前还一前一后的多了两个看戏的人,关键这两个看戏的人吧,还一点自觉性都没有,完全不觉得自己已经打扰到了其他人。

    见他们不走,向南也不好意思轰他们,这到底是公共场所,所以到最后她也只得硬着头皮继续。

    “范先生,其实我真没想过这么快就……”

    “南南啊,范哥真的挺喜欢你的。”

    向南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范统一把给打断开来,而他那只咸猪手竟然还配合的就朝向南的手抓了过来,任由着向南怎么挣扎都始终挣不开,“你放手!!”

    向南终于有些怒了。

    然而,在她发怒之前,已经有一只大手狠狠地抽在了范统的肥手之上,让他疼得一咧嘴,忙把那只咸猪手抽了回去。

    “你……你是谁?”

    范统瞪着眼前气质清冷,浑身戾气逼人的景孟弦时,眼底露出了几许没出息的胆怯来。

    景孟弦只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薄唇紧抿着,没再理会他。

    颀长的身躯,从容优雅的在向南身边坐了下来。

    端来她身前那杯柠檬水,又扯了几张纸巾,冷着脸,愠怒的命令向南,“把手拿过来!”

    语气冰凉,没有分毫温度。

    向南怔鄂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还是鬼使神差的将两只手乖乖的向他伸了过去。

    【明天1w5字大更,顺便说一句,下章开船了!!真的开船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镜子信了,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