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餐桌上的风波——谁都不允许跟他走近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餐桌上,向南闷头吃饭。请使用访问本站。

    而尹若水不停地给景孟弦夹菜,“景医生,你多吃点,我姐做的菜,味道可美了。”

    景孟弦抬眼看了看对面一语不发,只顾埋头吃饭的向南,随手将尹若水夹过来的菜搁在了饭碗的一边,再也不闻不问。

    尹若水见他不肯吃自己夹得菜有些郁闷,但她也没让自己表现出来。

    “小景啊,这菜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呢!阿姨也不知道你会过来,不然就该多买点菜了。”

    秦兰慈爱的笑着问景孟弦,倒没有伸手去给他夹菜。

    “阿姨,这菜很合我的胃口。”

    景孟弦微笑着,礼貌的回答秦兰的话。

    秦兰点头,毫不吝啬的赞赏道,“真是个有礼貌又有家教的孩子啊,你说这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教出这么好的孩子来。”

    见秦兰对自己心仪的男人赞不绝口,尹若水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而向南也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母亲口里称赞的男人。

    他目若星辰的眼眸微微笑着,弯出一道温和谦逊的弧度来,往日里那些清冷在这一刻被收敛得极好,俨然就是位优雅的王子,足以让所有的女孩为之怦然心动。

    向南将目光偏向妹妹,就发现她那双爱慕的视线那么热切的落在他的俊脸上,不偏不倚,甚至于热烈得几乎要将他灼烧。

    忽而,向南就觉胸头有些沉重。

    她开始在想,自己是不是得找个机会同若水把自己与景孟弦曾经的关系挑明?可是,看着妹妹这颗欣喜若狂的心,她还当真狠不下这颗心。

    向南咬了咬竹筷,有些郁闷。

    “小景啊,你们家父母都是做什么的呀?”

    倏尔,就听得秦兰问景孟弦。

    “妈……”

    尹若水推了推母亲的手臂,“干嘛呢,人家第一天来就问人家家世,这样更不礼貌。”

    秦兰这次却完全没给尹若水好脸色看,沉着张脸,把尹若水的手没好气的推了回去,斥道,“你懂什么?”

    向南狐疑的抬眼看自己的母亲,有些意外,她似乎不是那种特别在意别人家家世的人呀。

    景孟弦微微一笑,“我父亲是s市的一名政aa府官员。”

    他说得极为低调。

    “什么政aa府官员啊,明明就是s市的市长!景医生,你干嘛这么谦虚啊?”尹若水急忙替他补充。

    一张嘴,却让秦兰陡然僵了脸。

    “s……s市市长?”她喃喃了一句,握着竹筷的手,颤了一下,牵强一笑,“景医生果然是大户人家啊,这么好的条件,像我们这样的小家庭又怎么能配得上你这样的贵族公子呢!”

    景孟弦也没料到秦兰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他敛了敛眉,深意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向南,而向南也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尹若水登时就变了脸,“妈,你说什么呢!”

    她一张脸拉得老长,很是不开心,“景医生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吗?如果真是,他今天就不会和我一起回家吃饭了!”

    “你少给我说两句!景医生是不是嫌贫爱富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家人会不会嫌贫爱富!!”秦兰似乎也有些怒了,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几个分贝。

    说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过激,连忙缓下情绪,同景孟弦道歉,“小景你别在意,秦阿姨就是这么直接的人,往后啊你就少跟我们家若水来往了,你这样优秀的男孩子,要找什么样的女朋友没有,是不是?咱们家这样的情况,确实跟你配不上。”

    “妈!!”

    尹若水一摔手里的饭碗,眼眶一瞬间就红了,“你怎么能这样?我这好不容易才跟景医生好点,你就拉我后腿,你是我妈吗?”

    尹若水喊完,整个眼眸都湿了。

    尹向南和景孟弦两个人谁也没料到,一顿饭吃下来,最后竟会是这样的局面收场。

    只是,母亲的话,更是给向南敲了一记警钟。

    但,这警钟敲得实在太重,让她心头顿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妈,若水,你们别这样,家里还有客人在呢!”

    向南起身,安抚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秦姨……”

    景孟弦优雅的起了身来,嘴角依旧是那抹恰到好处的笑,“我想你们大家可能都误会了,我跟若水不过只是最普通的朋友而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她有进一步发展。”

    只寥寥几句话,他便轻而易举的将自己与尹若水之间的关系撇得清清楚楚。

    末了,视线不轻不重的落在向南的面庞上,又同秦兰道,“不过,秦姨,我还是想告诉您,如果一个女孩,一旦被我认定,我就不会管她是不是贫穷或者富有,更不会管我家里人会是什么态度,我只知道,我要的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既然是最好的,我便不会轻言放弃!”

    这认真的一段话,像是一种宣誓,也似对秦兰这位做母亲的一种保证。

    向南心头微悸,惊愕他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心骤跳了一下,神情有些恍惚,却飞快的恢复了平静,不自在的别开了眼去。

    尹若水脸色惨白如死灰,将手里的碗筷搁下,眼泪早已涌了出来,“你们慢慢吃吧,我饱了。”

    她说完,哭着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去,那扇本就破烂的门,此刻更被她摔得‘嘎吱’作响。

    “妈,我去看看她……”

    向南说着就要走,却被秦兰一把给喝住,“看什么看,让她去!坐下,吃饭!!”

    “妈……”

    向南从来没见过这样严厉的母亲。

    “坐下!!”

    秦兰用筷头重重的敲了敲桌面。

    见母亲这副架势,向南哪还敢再惹她生气,也只能闷头闷脑的重新坐上了餐桌去。

    而景孟弦依然从容的坐在桌前,优雅的品味着身前的饭菜,似完全不被刚刚这场因他而起的风波所干扰。

    一顿饭,三个人吃得各有所思,向南更是味如嚼蜡。

    吃完饭,尹若水的门被打开,就见她红肿着双眼睛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一本杂志,她递给景孟弦,“给。”

    景孟弦淡淡的看她一眼,伸手接过。

    转而,看向正忙着的秦兰,“秦姨,今天打扰您了,改天有时间我再来拜访您。”

    “诶,好呢!”

    秦兰忙着,却也没有挽留景孟弦。

    “景医生,我送你下去。”

    尹若水说着就转身去屋里拿外套,预备出门去,却不料,一听这话,秦兰连忙搁了手里的活儿,就冲了出来。

    “若水,你不准去!!哪儿都不许去,给我乖乖在家里呆着!!”

    秦兰的情绪有些激动,让一旁的向南都有些讶然。

    母亲平时似乎真不是这样子的。

    “妈,你发什么疯啊!!”尹若水站在房门口急的直跺脚,眼眶通红,大声喊着,“我就要去!!”

    “你敢去试试!看我打不打断你的腿!!”

    秦兰似乎动了真格,说着,拿过沙发上的鸡毛掸子就往尹若水的身上抽了过去,“给我滚回去!回房里去!!向南,去,替妈送景医生出门!”

    景孟弦没料到秦兰会这般较真,他忙上前挡住了秦兰手里的鸡毛掸子,大手也没用力,“秦姨,别这样,为了我伤了你们母女的和气,不值得。我自己下去就好。”

    见景孟弦这样,秦兰也就住了手,没好意思再继续抽尹若水,只拖着她就往她的房间里走去。

    尹若水挣扎,“妈,呜呜呜……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尹若水哭着,歇斯底里的大叫,被秦兰连拖带拉的关进了房里去,“开门!!开门啊!!妈,你这样我会恨你的!妈——”

    尹若水嘶声喊着,不停地拍着房门。

    秦兰听闻女儿的哭喊声,一张脸色苍白得有些可怕,拿着鸡毛掸子的手还抖得厉害。

    “妈,这样真的好吗?”

    向南也有些急了,“要不我们还是先让若水出来吧……”

    “你住口!!”秦兰一声厉喝,末了,看了一眼候在一边的景孟弦,“去,送景医生下楼。”

    向南担忧的看一眼尹若水那张紧闭的房门,无声的叹了口气,同母亲商量道,“那我送了景医生下楼之后,你得赶紧把若水放出来。”

    “行,我知道了,难不成你以为我会把我自家闺女关一辈子?”

    听闻这话,向南这才放了心下来。

    景孟弦望着秦兰,疑惑的敛了敛眉。

    显然,今天这顿饭,他蹭得好像有些不合时宜。

    向南送景孟弦下楼。

    “你母亲平日里特别歧视家里当官的?”

    景孟弦实在忍不住问向南。

    向南也有些搞不懂自己母亲了,她摇摇头,“也没有,我们家从前隔壁叔叔也当官的,我看她对人家也没这副态度啊。”

    景孟弦挑挑眉,“她对我什么态度?”

    “她对你什么态度,你不清楚呀?”向南也没直接说,主要是不想太打击了一贯自信的他。

    “嗯,她似乎不太欢迎我去你们家。”

    向南深吸了口气,耸耸肩,没解释,因为她也是这种感觉。

    一想到母亲似乎不太喜欢他,心里就稍稍有些不舒服。

    “不过,你好像也不太欢迎我,为什么?”

    景孟弦敛了敛眉,漆黑的深潭里分明还染着些分的不愉快。

    向南抿了抿唇,半响才道,“我只是有些意外,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而且……还是同若水一起……”

    景孟弦淡淡的看了向南一眼,却没再过多的解释,只道,“往后我会与她保持适当的距离。”

    其实,他答应送尹若水回家,是突然想到她尹向南平日的生活艰辛,或许他可以适当的照顾一下她的家人,而忽然出现在她们家,也只是想了解一下她的生活环境而已。

    只是,造成这么大的风波,他也有些始料未及。

    “若水……真的挺喜欢你的。”

    向南有些忧心。

    景孟弦一贯平静的眼眸里掠起一抹暗芒,深意的盯了一眼向南,只淡漠的道了一句,“爱情是两个人的事。”

    他突然想,如果哪一天让尹向南在他与自己的妹妹之间,做个抉择的话,她会如何?

    景孟弦深幽的眼潭暗了下去,他希望,他们之间永远不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打开车锁,开了车门,催促向南,“进去吧,外头挺冷的。”

    “嗯。”

    向南摸了摸臀袋,看着对面的景孟弦,有些不自在,“那个……我上次跟你提到的那件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景孟弦没料到尹向南对于这件事竟然会这般执着,他冷冷的盯了向南一眼,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尹向南,我不希望从你嘴里再听到这件事!”

    他分明有些生气了。

    向南噤声,眼底露出些许失落的情绪来。

    或许,她真的该考虑换一种途径了!

    “进去吧。”景孟弦示意她先上楼去。

    向南点了点头,望着他的水眸底里有一层柔暖的涟漪,“路上小心开车。”

    她还是不忘叮嘱他。

    “嗯。”

    景孟弦幽深的眼底泛起一层不易察觉的微光,分明还带着半分的悦然。

    “拜拜……”

    向南冲他摆摆手,水眸里有淡淡的不舍一掠而过。

    她转身,往家里去了。

    待会还得去医院陪阳阳。

    ……………………………………

    一进屋,向南就只听得尹若水在那歇斯底里的哭闹着,她还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被母亲放行。

    而秦兰坐在还未来的及收拾完的餐桌前一阵发呆。

    那张写满岁月的沧桑面庞上,没有分毫的血色,惨白得如同一张白纸。

    “妈……”

    向南走进屋来,“怎么了?还在为若水的事儿遭心呢?”

    秦兰一听向南的声音,陡然回了神过来,忙起了身,拿过手里的抹布,慌神的擦起桌子来,“他走了?”

    “嗯。”

    向南点头,“妈,你赶紧让若水出来吧。”

    “若水跟他关系怎么样?”

    秦兰忽而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向南一愣,摇摇头,“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但是,妈你会不会对景医生太敏感了些?他不过就是个高官子弟,你刚刚那样,特别容易让人误会的。”

    “误会?误会什么?”秦兰的脸色极为难看。

    “误会你不喜欢人家啊。”

    “难道你觉得我该对他表现出一副极为热切的模样?我告诉你们俩姐妹,不管你们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是单恋也好,还是恋爱也罢,又或者只是简单的朋友,你们都不允许跟他走近!”秦兰这话是冲着尹若水的房间喊着的,分明这话是说给她听的,但却也让向南微微白了脸。

    “妈,我不太理解?你要不要给个理由啊?”

    “没有理由!我就是不喜欢他,如果不想把我气死的话,以后你们姐妹俩都给我离他远点,尤其是尹若水,你听到没有!!”

    她冲着房间里的尹若水大声警告着。

    向南不明所以,水眸里笼上几许忧色和狐疑,她没再多说什么,“妈,我先去看看若水。”

    “你坐下,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秦兰命令向南坐下。

    向南也不敢违抗,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前天你张阿姨又来找你了,说是要给你介绍一位学历人品都不错的男孩子……”

    “妈……”

    一听相亲的事儿,向南就有些头疼,“这事儿咱们不是说过,在阳阳病好之前,咱们不提的吗?”

    “是!但是你告诉我,阳阳的病什么时候能好?哪一次医院不是传来不好的消息?向南,你别怪妈把话说得太重,你这样子迟早是要给自己做好打算的,别为了阳阳把自己这美好的年华给耽搁了,万一有个什么万一……”

    “妈!!”后面的话,向南一句也听不进了。

    她知道母亲想说什么,可是,她不想听,她也不敢听。

    “我不管你听不听,总之你要不想我被你们姐妹俩气死,这次怎么都得给我去赴约,只是去看看怎么了?还能把你吃了啊?”

    秦兰今天的脾气还真有些火爆。

    一想到姐妹俩的终生大事都不让她省心,她就更觉火气不断往上涌。

    向南自是理解母亲的愤怒,也明白这样的自己有多让母亲担忧,她无奈,只好点头应了下来,“行,妈,我答应你去见见他好吧?但我必须告诉你,我不会瞒着他我有个孩子的事情……”

    秦兰似愣了一下,沧桑的眼底晦涩了几分,嘴里悲戚的喃喃了一句,“真是冤孽!也不知是不是咱这当妈的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妈,你别这样。”向南听得有些心痛和歉疚。

    “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妈是替你的将来担心!你这女人就是傻,不经事,太不会为自己的未来着想!”秦兰说得差点红了眼,“行了,妈也不希望你去骗人家,你想说就说吧,这个周末给你们安排时间见个面。”

    “好。”

    向南哪里还敢拒绝。

    虽然她清楚这场相亲90%是不会成功的,但去看一看至少也让母亲心里多少安慰一些。

    其实,秦兰心里也不比自己的女儿混沌,她自然是知道以她们家这样的条件,相亲成功的概率简直就像阳阳的配对适合率一样,但只要有机会,她一位做母亲的也怎么都不愿放弃。

    希望,有比没有总该要好些!

    ————————————见《红袖添香》——————————————

    景孟弦站在住院部十楼的护士台前。

    “麻烦帮我查一下,十楼有没有一位叫尹向南的病患家属,病患具体是哪间房能告诉我一下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