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哪个亲人生病了——景医生空降向南之家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孟弦似有些失了耐性,“怎么?还真要陪我上次床,这钱才肯拿是不是?”

    向南为难的看着他,心下却是一片动容。请使用访问本站。

    至少,他愿意毫无条件的借钱给她,是不是?

    “尹向南,别挑战我的耐性!!”

    显然,景医生有些生气了。

    向南犹豫了半刻,终究还是讷讷的伸手,将他手里的卡接了过来。

    显然,她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她也只能以后再找机会把钱还他了!

    望着手里的银行卡,向南心情有些复杂。

    甚至于她有些怀疑,自己兜这么一大个圈子,到底有没有必要。

    她总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关于阳阳的事情,可是,告诉他又怎样呢?阳阳的身世一旦曝光,说不定从此没有哪家医院再愿意帮他们治疗,那样的一天,向南几乎都不敢去设想,如果让她看着怀里阳阳的生命一点一点消逝,而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那她定会疯掉的!

    还有他,知道真相之后,他定会拼尽了全力来护她和阳阳周全的,一旦与温纯烟闹上,到最后又会落到一个怎样的收场呢?

    他们是注定了没办法在一起的,又何必再告诉他真相来徒添他的烦恼呢!

    向南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舔了舔唇,“景医生,无功不受禄,对于我刚刚提出的条件,希望你再考虑考虑,过几天我再来找你。”

    向南不卑不亢的说完,转身便出了景孟弦的家里去。

    走前,她能感觉到有一束骇人的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但她选择了无视。

    电梯门阖上,向南长松了口气,才发现不知何时,她手心里早已一片凉凉的薄汗,电梯里还倒影着一张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的面庞。

    终究,她还是跨出了这一步,但她相信,这一定会是阳阳生命里最关键的一步。

    向南如是想着,清秀的嘴角忍不住弯出了一抹灿烂的弧度。

    她的宝贝,就是她最美的笑容!即使,再苦再累,一想到他那张可爱的脸蛋,什么样的艰辛困苦都忘了……

    ………………

    景孟弦临窗而立。

    目送着那抹纤瘦的娇影走出小区后,才淡淡的收了视线回来。

    眼潭,越渐深沉,色泽也更暗了些分。

    他再次点燃了一支烟……

    突然就觉胸口闷得特别难受。

    今天尹向南给他带来了两个冲击。

    她要做他的情妇,只是情妇,为了钱!

    她离婚了!!

    两个消息,却在说明着同一件事……

    她尹向南过得不好!甚至可以说,她的生活一团糟!!

    为了钱,她日夜卖命,拼命干活。

    卖酒,卖避-孕套,直到如今……

    连身体,都能出卖!!

    景孟弦低头,抽了口手里的烟,试图让烟草来麻痹他心口这份明显的钝痛。

    尹向南,到底是怎样艰苦的生活,才把你逼到了这样的绝路上来!

    他有没有必要去深入了解一下?

    ——————————————见《红袖添香》————————————

    曲语悉的身体,终于开始好转。

    半月之后,精神气比之前好了很多,虽然依旧不能下床,但至少能够坐起身来陪人聊天了。

    景孟弦一席干净的白色大褂,双手习惯性的兜在衣服口袋里,双腿交叠,慵懒的坐在病床对面的沙发椅上,淡漠的看着床上的曲语悉,清隽的面庞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关于那天的催、情、药,还有你摔进洞穴,以及拔管的事儿……我希望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的事情发生!”

    景孟弦的声音,冷幽幽的,像冰柱,教人闻之而栗。

    景孟弦的话音才一落,曲语悉的眼眶顿时就湿了,“孟弦,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不懂吗?”

    景孟弦只淡淡的抬了抬眼皮,脸色更冷些分。

    “你看不到吗?现在躺在床上的人是我,被拔管差点送了性命的人是我,为什么你反过来还要来训斥我?在你眼里我真的就那么不重要?还是说……你真的就那么爱她尹向南?”

    曲语悉说得声泪俱下,一滴滴的眼泪从羽睫下滑落而出,好不惹人疼惜。

    “我是医生,在我眼里每一条生命都尤其重要!”

    景孟弦用广泛的定义回答她,一句话就淡淡的将她与他所有的病人划到了同一个级别之上。

    曲语悉心里一片漠凉,泪潸然而下,“在你心里,我就跟你的那些病人毫无差异是吗?所以你现在仅仅只是把我当作你的一位病人来查房的吗?”

    “如果只是我的病人,我根本不在乎他的品行如何。”

    景孟弦寡淡的说着,起了身来,“你好好休息吧,我下次再来看你。”

    “你就那么肯定这些事情不是她尹向南精心设计的局吗?”

    曲语悉冲着他的背影,不甘心的喊着,手,捏紧被子,几乎要把指甲嵌入被褥中去。

    景孟弦回头看她,目光平静,“因为像尹向南那种高傲的女人,她不可能会为了谁而出卖自己的灵魂!”

    曲语悉眼眸一紧,眼底顿时湿了一圈。

    这话,不仅是在抬高她尹向南,而且,还在不留余地的贬低她曲语悉!

    曲语悉深吸了口气,尽可能的将心头的那抹愤恨压下来,掀起嘴角,温婉的微微一笑,“孟弦,如果你真的这么爱向南的话,我可以向伯母要求退婚的,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只要你一句话……”

    景孟弦望着曲语悉那张温婉秀气的笑脸,眼底更深了色泽,忽而,冷凉的笑了笑,那笑有些意味不明,只道,“你好好休息。”

    “语悉!!”

    病房外,响起尹若水的唤声,人未到声先到是她一贯的风格。

    尹若水探头走了进来,一眼就见到了预备出门去的景孟弦,“景医生。”

    她一愣,喜悦跃然眼底。

    景孟弦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就算做招呼了。

    “孟弦,麻烦你帮我给若水倒杯水吧,我行动不太方便,谢谢你了。”曲语悉轻轻喊住了要出门去的景孟弦。

    景孟弦倒没有推拒,转身走去饮水机边给尹若水倒了杯水。

    尹若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忙将手里的水果篮搁下,接过他手里的水,“谢谢,其实我自己来就好。”

    她偏头,看一眼床上情绪特别低落的曲语悉,“怎么了?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她又转而看了一眼景孟弦,试探性的问道,“吵架了?”

    景孟弦没答话,“你们聊吧,我先走了。”

    “孟弦……”

    曲语悉还是叫住了他,“你待会能不能帮我把若水送回去,然后从她那帮我把上次借她的那本限量版时装杂志拿过来?我最近躺着实在无聊了,那本书还没来得及看呢。”

    尹若水听闻要景孟弦送她回去,心里一悸,受宠若惊的看着床上的曲语悉,又期待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景孟弦,紧张得忙低头喝了一口杯中的温水,倏尔觉得全身都暖了起来。

    “语悉,你早告诉我嘛,不然我今天就给你拿过来了,免得这么麻烦了。”

    然而,让尹若水更加意外和欣喜的是,景孟弦竟然没有拒绝她。

    “还有半个小时我下班,查完房之后,我来找你。”景孟弦看着尹若水,淡淡的交代了一句,转身,便出了病房去。

    景孟弦一走,尹若水就兴奋的在曲语悉的病房里嚷开,“语悉,你真是太太太大方了!!你居然就这么给我跟景医生制造机会!我真恨不得抱住狠狠亲你一口。”

    曲语悉轻轻一笑,那笑却分毫不达及眼底,但语气却是一贯的温柔无害,“我可没给你制造机会,待会你可别对他动手动脚,我要知道了,定饶不了你。”

    尹若水坏坏一笑,“要人家对我动手动脚的话,那可就不能怨我了。”

    曲语悉轻笑出声来,“行,他要真对你动手动脚,我就大大方方的把他让给你,怎么样?”

    “喂,你会不会太自信了点。”

    尹若水不满意的轻轻碰了碰她的肩膀。

    曲语悉只笑笑,心底却是一抹讥诮的冷哼。

    她自信像尹若水这种无脑的女人,决计入不了他景孟弦的眼,至于为什么她要让景孟弦去送她,呵,自然有她的理由所在。

    尹若水就像景孟弦和尹向南身边的一个定时炸弹,一旦时间到了,时机成熟了,便足以将他们这对恩爱的鸳鸯炸得粉身碎骨,到那时,她倒要看看他们这份恶心的爱情,能坚持多久!

    ………………

    半个小时后——

    景孟弦送尹若水往她家中走去。

    一路上,景孟弦一直缄默,只专注着开车,而尹若水却活泼得实在有些过分。

    “景医生,你那天早上为什么会在我们家楼下呀?”

    尹若水歪着脑袋问驾驶座上的景孟弦。

    景孟弦打了个往左转的指示灯,视线依旧专注的落在正前方,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见他没回答,尹若水多少有些失落,但她还是继续不耻下问,“难道你也有朋友住我们小区吗?”

    “嗯。”

    这次,景孟弦终于出了声,吝啬的赏了她一个字。

    “谁啊?”

    她好奇的眨眨眼,“几座几号啊?男的女的呀?有机会大家可以认识认识,交个朋友嘛!”

    景孟弦偏头,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掀了掀唇,“女的。”

    这两个字一落,明显有一抹失落从尹若水的眼底掠过,“女的呀。”

    她干干一笑,“你那么早就在她家楼下等她?”

    景孟弦敛了敛眉,寡淡道,“那是我跟她的事情。”

    这话,言外之意,就是与她尹若水无关,而他,也拒绝回答。

    尹若水撇了撇嘴,有些不开心,但她没让自己表现出来,毕竟能与景孟弦单独相处,简直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她又怎们能因自己一时不快而糟蹋了这么好的时光。

    看着马上就要到家了,尹若水有些急了,她只想找更多的话题与景孟弦拉近些距离。

    正当尹若水想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倏尔,景孟弦意外的开了口,“你们家有亲人生病了?”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尹若水一愣,她讷讷的点了点头,“景医生你也知道吗?”

    “谁病了?具体什么病?”

    或许他还能帮得上些忙,至少想要找个专科教授类的是没多大的问题。

    “是我……”

    尹若水才想说话的,却倏尔,兜里的手机极不适时的响了起来。

    铃音在安静的车内响着,声音极大,有些刺耳,她歉疚一笑,“等等啊,我接个电、话。”

    “姐?”

    电、话是向南打过来的。

    景孟弦不着痕迹的看了旁边的尹若水一眼。

    “若水,快到家了吗?”向南在电、话里头问她。

    “快了快了,姐,是不是在等我吃饭啊?”不难听出,尹若水的心情特别不错。

    “嗯,那你快点,等你。”

    “好的呢!马上!”

    尹若水挂了电、话,转而偏头试探性的看一眼身旁的景孟弦,别开眼去,又折回来继续看他,最后终于鼓起了勇气问他,“景医生,你……要不要来我们家一起吃饭啊?反正现在也到了吃饭时间了,对不对?”

    “嗯?”

    景孟弦偏头,淡淡的看着她,似乎对她提出的邀请,没有太多的兴趣。

    但,让尹若水开心的是,他并没有一口拒绝,这也就意味着,她还有机会。

    “一起吃吧,我姐做的饭真的特别可口,保准你吃过一次后,也会想吃第二次的。”

    尹若水用向南精湛的厨艺,you惑着他。

    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敢抱多大希望的,却不想……景孟弦,竟然……点了头!!

    那一刻,尹若水几乎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她惊喜,“景医生,你……你答应了?”

    景孟弦掀了掀嘴角,“饿了。”

    一想到尹向南做的那些可口的饭,他似乎真的有些馋了。

    尹若水低着头,捂着自己那颗乱跳的心脏,不由自主的轻轻笑着。

    她真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开心过。

    第一次……

    第一次,坐上景医生的车。

    第一次,他竟然答应了她的邀请,和她一起回家吃饭!

    他们之间的关系,简直就是质的飞跃,让尹若水手足无措的同时,又惊又喜,但也让她得到了一个讯息,那就是……景医生不再像从前那样讨厌自己了!

    ————————————见《红袖添香》————————————

    当景孟弦出现在自家门口的时候,向南登时愣在原地,忘了招呼,也忘了说话。

    景孟弦一席优雅的黑色休闲西服在身,外套微微敞开,露出里面同样黑色系的背心马甲,以及质地上好的格子衬衫,下身一条考究的西裤包裹着他修长的双腿,更将他颀长的身姿衬得愈发挺拔而健硕。

    他站在那里,玉树临风,尊贵绅士,如王子一般,全身至上而下都透着一种与她们这种平民之地极不搭调的气质。

    俨如一国之君踏入了穷乡僻壤之地,教人受宠若惊的同时,整间屋子甚至顿时蓬荜生辉,因他而闪亮。

    景孟弦单手拢西服,头微低,优雅的跨进了低矮的小房子里来。

    “阿姨好!”

    他微笑着,礼貌的同厅里的秦兰打招呼。

    秦兰一见有客人来了,连忙笑着,热情的从厅里迎了出来,“是若水带客人来了哟!!来来,快进来坐。”

    她迎至门口,一见风度翩翩,俊美挺拔的景孟弦时,她蓦地一愣,脸上的笑容似有半秒的僵硬。

    “妈,他就是景孟弦景医生啦!”

    尹若水在一旁开心的介绍着,突然心里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仿佛此刻她就是在同自己的家人介绍着她的男朋友一般。

    这感觉,真美!

    向南站在一旁,不自在的摸着裤子上的臀袋,有些尴尬。

    她确实没料到景孟弦竟然会突然空降到自己家来,这让她多少有些始料未及。

    “妈,妈……”

    见秦兰看着景孟弦一直发呆,尹若水终于忍不住提醒自己的母亲,失笑道,“妈,你别老一直盯着人家看,多不礼貌呀。”

    秦兰回神过来,嘴角的笑容还有些不自在,忙点头应和,“是是是,是不礼貌,来来,赶紧先进来坐,景医生对吧?刚刚说叫什么来着?”

    秦兰招呼着景孟弦进屋,向南沉默的尾随而至,只觉头皮发麻的厉害。

    “景孟弦。”

    景孟弦忙礼貌的接口。

    “好,好,孟弦,来,正好刚做好了饭,先去洗手,咱们马上开饭。”

    “好呢,谢谢阿姨。”

    景孟弦嘴角的笑容尤其灿烂。

    却倏尔,一偏头,就问身边的向南,“我该去哪边洗手?”

    向南没料到他会突然跟自己说话,登时愣了半秒,这才回答他,“厨房,那边。”

    她指了指最左边的屋子。

    秦兰拍了拍向南的脑袋,“没礼貌,带景医生过去。”

    向南被打了一下,怨念的嘟了嘟嘴,无奈,领着景孟弦进了厨房去。

    尹若水在厅里和秦兰一起布置碗筷。

    今儿的她,谁都看出来了,雀跃得像只小麻雀,在厅里飞来飞去的,好不快乐。

    秦兰看着尹若水那张开心的脸蛋,慈爱的面庞上,露出几许沉重来。

    厨房里——

    景孟弦在洗手,向南在一旁站着。

    她偏头,看一眼厅里雀跃的尹若水,又转而不解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会来我们家?”

    景孟弦洗完手,向南又给他递了条毛巾,两个人默契的动作,俨然不是什么陌生人。

    他将手擦干,抬头,挑眉问向南,“我得装不认识你,还是装特别熟?”

    装特别熟?

    向南皱眉,瞪他一眼,没好气道,“不认识!”

    转身,便直接出了厨房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