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景孟弦,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加更1500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这边,较于向南的低兴致,曲语悉就显得兴致高多了,她的心情似乎一直都挺好。请使用访问本站。

    景孟弦弯身拾柴,曲语悉一路陪同。

    “孟弦,你知不知道刚刚向南跟我说什么?”

    曲语悉在景孟弦的身边蹲了下来,吟吟笑着,“她说她觉得我们俩特别般配,希望看到我们俩早点结婚,然后生个胖乎乎的小孩子!”

    景孟弦拾柴的动作,微微顿了半秒,而后,继续拣柴。

    “她还传授了我一些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呵呵,光听她跟我讲她和亦枫之间的事情,我就觉得他们俩特别幸福!她刚刚还有说,她和亦枫现在正着手准备要孩子了呢!他们真的好幸福哦,听得我都有些羡慕了,哪像我们这样,明明眼见着要结婚了,结果又得等三个多月,唉……”

    曲语悉在一旁自顾自的说着,景孟弦起了身来,环顾一眼四周,“这边好像没什么易燃的柴火,要不再到里面去看看吧。”

    曲语悉一愣,“孟弦,你都没听我说话啊?”

    景孟弦淡淡的勾了勾嘴角,神情有些漠然,“听了,但我对别人的幸福,不太感兴趣。”

    他说着蹙了蹙眉,额上冒出些些薄汗了。

    他有些奇怪,这深山老林里,加上初冬的天气,越往里走就应当越冷凉才是,可他却恰恰相反,不仅感觉不到丝毫凉意,甚至于身上还越来越燥热起来,连手心都已经被汗湿了。

    “孟弦,你怎么了?”

    曲语悉担忧的看着他。

    “没事。”景孟弦摇摇头,“就突然觉得有点热。”

    他将身上的风衣褪了下来,只剩下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衫,衬衫有被汗水浸湿的痕迹,贴在景孟弦精壮的身形之上,衬得他越发性感而强健。

    “你穿这么少,小心着凉了。”曲语悉担忧的叮嘱着他。

    “没事,走吧。”

    景孟弦带着曲语悉往林里走去。

    他走前面,曲语悉在后面缓慢的跟着。

    “啊——痛……”

    突然听得曲语悉一声尖叫,她弯身就捂住了脚踝,脸露苍白之色。

    “怎么了?”

    景孟弦忙折身,担忧的走了过去,“脚怎么了?我看看?”

    “没……没事,就扭了一下。”

    曲语悉吃痛的摇头,一双清秀的黛眉拧做一团,“孟弦,扶我到那边坐坐,好不好?”

    曲语悉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小石头。

    景孟弦扶起她就往那边走去,却不料才走了几步路,突而就觉脚下一轻,伴随着曲语悉一声惊骇的尖叫,两个人竟毫无预兆的就直直坠进了一个深深的陷阱里去。

    曲语悉吓哭了。

    晶莹的泪珠染在睫毛之上,尤其可怜,她一头栽进景孟弦温热的怀里,“孟弦,我害怕,这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会掉进洞里来!呜呜呜……”

    她说着,将景孟弦抱得紧紧地,死也不肯松手,小肩膀在他怀里抖得像筛子。

    感觉到她的害怕,景孟弦也没急着把她从自己怀里拉开,但也没有伸手去抱紧她,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她,“别害怕,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捕猎陷阱而已。”

    景孟弦从容的说着,又环顾一眼四周,确信道,“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既然有人捕猎,就应当会有人按时来查探陷阱的。

    “来,我先扶你去一边坐好,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自己出去的。”景孟弦说着就要将怀里的曲语悉拉开,但曲语悉就是不依,娇身慌得在他怀里蹭着,“我不要,我害怕……”

    怀里这柔软的厮磨感,突然就让景孟弦浑身燥热不安起来,但即使如此,他竟会觉得……这感觉有些舒服?

    连他自己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块感给懵住。

    他伸手,将怀里的曲语悉推离开来,呼吸变得有些粗重,“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

    “孟弦,你怎么了?”

    曲语悉一抬眼,就撞见了景孟弦那双泛着绯瑟情迷的深眸。

    她伸手,就去探他的额头,才一触上他的肌肤,就被景孟弦伸手抓了下来。

    “我没事。”

    他逞强。

    “你明明有事,你额头好烫!连脸都红了。孟弦,你别吓我,你到底怎么了?”

    曲语悉满脸忧色。

    景孟弦不再理会她,兀自到陷阱边开始查探情况。

    现在他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赶紧把自己从这洞里弄出去,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极为不寻常的事情,那就是……他的身体,不正常了!!

    他浑身发热,喘息粗重这些也就罢了,可就在刚刚曲语悉在他怀里才稍微磨蹭了几下,他的下、体竟然就不争气的……硬了!

    这决计不是他身体的正常节奏,对于自己**的掌控力,他太清楚不过了。

    在洞穴边上查探了一圈,让他有些失望,洞穴深三米左右,边缘也槽得很光滑,基本想要靠手攀岩上去是不太可能的,初步看来,现在的他们只能等外头的人来救援了。

    景孟弦忙翻兜里的手机,摸了几个口袋也没发现手机的踪影,这才想起刚刚在搭烧烤架的时候,接了个医院的电、话,就顺手把手机搁在了一旁的小台子上。

    他转身问曲语悉,“语悉,把你的手机给我一下。”

    曲语悉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撇撇嘴,“我昨晚睡得早,忘记给手机充电了,现在它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孰不知,就在前一刻她曲语悉才故意将手机关机的。

    “怎么办?”

    她可怜兮兮的瞅着景孟弦,说着又将身子朝他黏了过去。

    景孟弦也没好说什么,“那就先等着吧,你的脚怎么样了?来,先坐下,我看看。”

    曲语悉摇头,“我的脚没事,就刚扭到的时候疼了一下而已,现在已经不疼了。但我害怕……”

    她躲在他滚烫的怀里,说什么也不肯出来,一双小手臂用力的环住他结实的腰肢,不让他把自己轻易拉开。

    “语悉,你先放开我!”

    景孟弦的声音,嘶哑了些分。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下腹,正强硬的抵住曲语悉柔软的小腹,他下意识的退离半步,却不料曲语悉又如橡皮胶一般朝他黏了过来,让他的下、体重重的抵住她,不留分毫细缝。

    而她还眨着一双无辜的媚眼儿,动情的看着景孟弦,娇嗔的同他撒娇,“孟弦,你别把我推开,好不好?我害怕……”

    而洞穴外,正等着柴火的向南和尹若水见他们迟迟没有回来,忍不住开始担忧了。

    “姐,他们这都去了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不见人回来啊?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尹若水站在烧烤架前,张着脑袋,直往深林里望去,却始终不见他们的人影。

    “给他们打个电、话吧。”

    向南提议。

    尹若水忙掏出手机拨通了曲语悉的电、话,然而回应她的是已关机。

    “她手机怎么关机了?总不会没电了吧,我刚还见她电量满格呢!这家伙……”

    尹若水一边抱怨着,一边回头问向南,“姐,怎么办?电。话打不通,我又没有景医生的手机号码……”

    “我来打吧,我有他的电、话。”

    向南掏出手机,拨通了景孟弦的电、话,而尹若水睁大着眼,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电、话在烧烤台上响了起来,无人接听。

    向南蹙眉,“他没带手机出去。”

    都一个多小时了,希望没出事才好。

    “姐,你怎么会有景医生的电、话?”

    尹若水狐疑的凑了过来,审视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向南将手机收进棉袄口袋里,抬眸看向尹若水,“我有他电、话很奇怪吗?我没告诉过你,他是我一位客户来的?”

    “啊……我忘了,嘿嘿。”

    尹若水这才想了起这档子事儿来,“姐,赶紧的,把他的电、话给我。”

    尹若水说着就去掏向南兜里的手机,向南也没拒绝,大方的将手机递给了她,“若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找他们。”

    “姐,我跟你一起去。”尹若水一边输手机号码,一边说着。

    “不用了,你就在这等我。”向南说着,将手机从尹若水手里拿了回来,“你在这等等他们,万一回来了就给我打电、话。”

    “可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我有手机,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记住啊你,哪里也不许去,知道吗?”

    向南还在不放心的叮嘱着自己的妹妹。

    “嗯,我保证我绝对不会乱跑。”

    “好。”

    向南点点头,便转身也顺着刚刚他们的方向往深山里去了。

    …………

    而这边,洞穴里的情况,却已经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景孟弦已经完全可以确信是自己被误食了催-情-药,可是,谁会有这东西,谁又会对自己下这种药?

    是眼前一脸无辜的曲语悉,还是洞穴外的尹若水?

    “孟弦,你的脸颊已经红得不正常了,你到底怎么了……”

    曲语悉说着,就伸手过来要摸景孟弦的面庞,却一手被他紧紧捉住。

    “告诉我,谁给我下的药?”

    曲语悉一脸愕然,“什么药?”

    “你不知道?”

    景孟弦敛眉,审度的盯着她看。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曲语悉摇头,急忙否认,倏尔,像是明白了什么,“孟弦,你……你该不会被灌了那种……那种药吧?”

    说到这里,曲语悉的脸也不自觉跟着红了。

    能感觉到他握着自己手腕的大手,热得滚烫,贴在她的肌肤之上,教她一颗心脏胡乱的跳窜着。

    看来这药性的作用,真的有像情、趣店老板说的那么厉害,她不过只是沿着他的水杯沿口摸了一圈,竟然就有这么强的效果。

    “若水!!一定是她……”

    曲语悉愤怒的说着,“难怪昨天她一直缠着我说要一起过来,还说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从我身边夺走,刚刚还那样死缠烂打的要跟你一起过来!我没想到她竟然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段!”

    景孟弦薄唇紧抿,崩成一条僵硬的直线,视线冷冽而锐利,盯着对面的曲语悉,教她背脊一阵寒凉。

    “真的不是你?”清冷的字眼,一字一句的从齿缝间蹦出来。

    曲语悉的眼眶一瞬间就红了,“孟弦,你宁愿相信她们俩,你都不相信我?!我才是你的未婚妻!我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要对你下药?”

    曲语悉委屈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坠落而下,“杯子是尹若水准备的,水也是她倒的,就连你那杯水,都是向南送过去的,你觉得我有机会对你下手吗?孟弦,你这么怀疑我,就是你的不是!在你眼里,我曲语悉真的就那么不堪吗?还是说,在你心里,我连她们俩姐妹都比不过……呜呜呜……”

    曲语悉声泪俱下的控诉着景孟弦,双手揪着他的衬衫领口,趴在他的胸膛里哭得泣不成声。

    面对她的指控,景孟弦不知该如何替自己解释。

    “别哭了,如果真的只是个误会的话,我道歉。”

    这事发生的太突然,让他有些始料未及,也让他没有任何头绪。

    他确实想不明白,三个女人里,会有谁对他下这种卑劣的手,下手的目的是什么?难道真的就为了同他发生关系?

    呵!这也未免太荒谬了点!

    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下药的女人决计不会是尹向南!

    倏尔,脑子里再次窜出那夜浴室里的情景来,那么动情的画面,而她却还避之不及,又怎会多此一举的给他下药呢?!

    只是,一想到尹向南,景孟弦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愈发不可收拾起来,浑身烫得像是被一团大火烧烤一般难受,而他的下腹更是肿胀得宛如随时要炸开。

    他想甩开脑子里那副影像的,却偏偏,思绪里的尹向南越演越烈,从起初裹着单薄的衣衫,渐渐的到赤果相见,甚至于能热切的感觉到有一抹火热的身体正往他的身上贴过来……

    柔软的小手,拂过他结实的胸膛,小心的一颗一颗替他解着衣扣……

    那种酥麻的感觉,如同挠在他的心口上,让他喘息更重,烟瞳弥漫着绯色的欲、望,彰显着此时此刻,他身体里蓄势待发的热火!!

    唇,覆上他的薄唇,肆意深吻……

    脑海中,全是尹向南那张泛着羞涩酡红的脸蛋。

    “孟弦,要我……”

    娇媚的声音从四唇相交间溢出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搂紧了怀里的女人,才把她揉进怀里的那一刻,景孟弦猛然顿了下来。

    他伸手,毫不犹豫的将怀里的曲语悉推离开来,甩了甩昏沉的头,尹向南那张迷离的俏脸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曲语悉那张娇媚而受伤的面庞。

    当他一把将身前的女人勒进怀里,搂着她腰肢的那一刻,他就察觉到了,怀里的女人并非他脑海中的尹向南。

    因为她们的腰围不一样,明显瘦弱的尹向南腰肢更纤细些,抱起来还有些搁手,但他喜欢那种感觉,甚至是沉迷,所以他记忆深刻。

    “别碰我……”

    他的声线,有些沉哑,意识明显涣散。

    然而,对于他的话,曲语悉如同置若罔闻般,一个深切的吻又再次朝他贴了过去,“孟弦,放开自己好不好?你明明就想要我……”

    曲语悉说着,抓着他灼热的大手,牵引着他往自己的酥、胸上放了过去。

    突来的丰盈,让景孟弦手心里一紧,他几乎是下意识般的,握了握,而后,不受控制的抓揉起来……

    动作粗暴得教曲语悉又爱又恨,而他,似乎早已没了任何意识,对于眼前的一切,他早已模糊。

    洞穴上方,曲语悉那番动情的话,全数落入向南的耳底。

    也是因为那番绵绵细语,她发现了他们的痕迹。

    蹲坐在xue口边上,俯瞰着洞穴里的情景,向南突然觉得自己出现的非常不是时候。

    望着里面那一双热切拥吻的身影,她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中了她的胸口,竟教她有些呼吸困难。

    眼眸酸涩,心脏也在一抽一抽的疼……

    她背了身去坐着,将头搁在膝盖上,迫使着自己避开那些画面,不去看景孟弦那样热切深吻着曲语悉时的模样,不去看他为曲语悉的身体而疯狂时的表情……

    忍着痛,深吸了口气,才发现胸口疼得宛若撕裂了一般。

    雾气漫染她的睫毛,她闭上眼,静静的坐在原地等着,突然就觉得,周遭的空气在一点点变冷……

    “尹向南!!”

    突然,有人在洞穴里喊她,那愠怒的吼声宛若是要将她拆吃入腹。

    除了景孟弦又还有谁。

    向南一愣,回头,氤氲着水眸,俯身去看洞穴里的他。

    这会,景孟弦和曲语悉已然分开了距离,而他正仰着头,双目通红,咬牙瞪着洞穴外的向南,“你打算在上面坐到什么时候去?还不找人过来拉我们上去??”

    向南不明所以,他这么瞪着自己做什么?难道是怪自己扫了他们温存的雅兴不成?

    孰不知景孟弦是气愤她早就过来了,竟然就坐在头顶上看戏,要不是他意志够坚定,今儿还真恐怕要做出什么破格的事来了!

    向南将视线挪向景孟弦身旁的曲语悉身上,就感觉有两束冷冽如箭的眸光顿时朝她刺了过来,还来不及待她反应过来,曲语悉已瞬间变脸,一脸娇弱的模样冲她道,“向南,你快叫人来帮帮我们,我们上不去了,这里面可吓人了,我想上去……”

    向南凉凉的觑了她一眼,嘴角微微弯出一个弧度,似笑非笑,有些凉意。

    “我马上打电、话报警,你们先等等吧!”

    向南掏出手机拨了110出去,倏尔像是想到了什么,把头探入洞穴里,看着曲语悉,一脸无害道,“曲小姐,你手机怎么关机了,我打了好久都没打通,若水说你的手机早上看还满格电量呢,现在这会子突然关机,都不知道把咱们俩急成什么样,早知道你们在这里温存,我就不来打扰你们了。”

    向南弯眉笑说着,看着面色越来越惨白的曲语悉,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笑意更深。末了,偏头看向身旁的景孟弦,笑道,“景医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景孟弦扯了扯嘴角,冷冷的笑了。

    偏头,看向身边的曲语悉,迷离的眼底泛出几许锐利的精光,却终究,只是紧抿着薄唇,什么话也没多问。

    独独只是被他看一眼,曲语悉就有种背脊犯凉的感觉。

    她亦知道,他什么都不说只是为了顾及她的颜面。

    许是因为尹向南的出现,洞穴里,景孟弦的意识似乎清醒了不少,至少,他不会再对着身前的曲语悉发、情了。

    而曲语悉碍于向南的存在,她也不好再去做些过火的行为。

    很快,警察赶来,大家协力营救洞穴里的他们。

    警察先抛了一根粗绳给他们,悬在腰间上,再一点点将两个人拉上来。

    临近洞穴,曲语悉眼见着就快要着地了,她喊洞口的向南,“向南,快,拉我一把。”

    向南倒没有犹豫,伸手吃力的就去拉曲语悉,“慢点。”

    曲语悉伸出手来,另一只手迫不及待的解开绳索,就听得向南还在喊,“喂,你待会再解,还没上来呢!”

    话音才一落下,向南突然觉得手心里传来一道刺痛,那感觉像被一根极粗的针扎进了血肉里,疼得她根本来不及去思索,吃疼的低呼一声,条件反射的就把手缩了回去。

    直到手缩回去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不要啊————”

    向南吓得大叫,再伸手,然,一切已晚矣,她只抓了个空。

    眼前的曲语悉因她这突来的松手,整个人就毫无预兆的往洞穴里坠去,她吓得大声尖叫,面色惨白,“救我,孟弦————”

    看着曲语悉那张越渐远去的面庞,向南清淡的眸瞳不断地的扩大,直到眼神涣散……

    而后,眉心一颤,“砰——”

    一道震耳欲聋的落地声,让向南顿时湿了眼眶。

    “天——”

    “快,快救人!!!”

    所有的警察都变了脸色。

    还悬在半空中的景孟弦也慌了半秒,冲头顶的警察喊道,“快,放我下去!我是医生!!”

    警察仓惶的将景孟弦放了下去。

    “尹小姐,你为什么要故意松手??”

    警察在上面,黑着脸质问向南。

    向南摇头,眼眶已然湿了一圈,“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你还说不是故意的?我看着你把手松开的!!我刚刚亲眼所见,你还不承认?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恶意伤人,作为一名警察,我以恶意伤人罪起诉你,待会跟我去警察局录口供!!”

    “你们在那吵什么!!赶紧打急救电、话,她伤得特别严重,头部受到猛烈撞击,现在必须马上进行抢救!!”

    洞穴里,景孟弦抬头愠怒的冲上面的人大喊。

    向南有那么一刻的,脑袋一片空白。

    双脚慌乱的往后退了两步,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般涌了出来。

    她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明明有什么东西扎在了她的手心里,让她出于条件反射的,不得不松手。

    向南想到这里,摊开自己的手心,就见手心里有一个针孔大的孔,还隐隐有血渗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扎的?是怎么扎进来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东西握在曲语悉的手心里,而她刚刚还急着解腰上的绳索……

    向南突然觉得头有些晕,脚下轻飘飘的,背脊凉得厉害。

    一个对自己都能如此狠心的女人,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

    曲语悉,你那张温柔的脸蛋后,到底藏匿的是一颗怎样阴险可怕的心?

    向南光想到都有些毛骨悚然!

    很快,救护车赶到,曲语悉已然失去了知觉,那条浅色的碎花裙上染满着骇人的鲜血,有些触目惊心。

    她昏睡在那里,不省人事,一张脸惨白的如若没有半分生气。

    景孟弦一直陪在她的身旁,大手紧紧握着她的小手,不停地在她的耳畔间鼓励着她。

    尹若水见到这副情景,完全吓坏了,“姐,这到底怎么回事?语悉怎么会这样?”

    “对,这事你就该问问你姐!!”

    那警察一脸厉色,“呵,刚刚我们去山洞里救人,你姐倒好,眼见着人家要上来了,她居然故意松手,把人家从三米半高的地方活活摔了下去!!可真有够狠的。”

    “我说过我没有!!!”

    向南苍白的面色,倔强的冲警察大吼。

    眼泪早已干涸,为这种女人掉眼泪,她不值得!!

    “是,我承认,我松开手是我的过错,她受伤也与我脱不了干系,但是,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是故意松手的,我也没有要故意伤害她,我是因为手心里突然被东西扎到才条件反射的松了手!你们怎么不调查调查到底是什么扎到了我的手?”

    “尹小姐,请你认错态度好一点,上车,现在立刻跟我回警察局!”警察冷着脸,分毫不给向南辩解的机会,示意向南上警车去。

    “姐,你……你怎么能这样?”

    尹若水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我虽然一早就猜到你不太喜欢语悉,可是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尹若水的话,让向南一怔,她木讷的偏头,望着身边自己的妹妹,神情越渐冷淡而僵硬。

    “你刚刚说什么?”向南的声音轻得宛如风中飘来,凄凉得叫人撕心的疼,眼泪再次不争气的在眼眶中打转,终究,她没能控制住情绪,哭了出来,“尹若水,连你都不相信我……”

    向南从未觉得自己的心像此刻这般冰凉过。

    她偏头,忍不住去看景孟弦,却见他随在曲语悉的身边,与她擦肩而过,匆匆上了急救车去,而至始至终,他的视线都未曾有一秒的落在她的身上……

    他的眼底,溢满着掩饰不掉的担忧,全只是为了曲语悉!

    向南有些难受,她不期待他会上前来关心她一句,可,哪怕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她也会充满勇气来对待这份冰凉的。

    但,到底没有……

    也是,那个被她摔落在地上的女人才是他的未婚妻,也就在前一秒,她还撞破了他们之间的温存,或许连他都觉得是自己妒火燃起,才故意把曲语悉摔下去的吧!

    向南轻轻闭了闭眼,再挣开时,那抹委屈已然淡去,只剩下薄薄一层绯红的雾气。

    “麻烦你们安排送我妹下山。”

    她说完,再亦不看一眼身边的尹若水,就随着警察上了警车去。

    “姐……”

    尹若水红着眼追了几步。

    向南回头,平静的叮嘱她,“告诉妈,我在医院不回去了,阳阳那儿帮我多留个心,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她没故意伤人,所以她确信国、家律法不会对她如此不公的!

    ……………………

    向南已经在警察局里磨了将近四个小时了,从上午一直坐到下午,而他们显然还没有要放人的意思。

    “尹向南,刚刚辅仁医院那边打来电、话,曲小姐的伤势很严重,到现在还在抢救室里没有脱离危险,我告诉你,你最好祈祷她相安无事,如果她真的有什么闪失的话,你就准备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吧!”

    向南搁在身前的手,陡然一片冰凉。

    手指,颤得有些厉害,面色也苍白得没有血色。

    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向南有些浑噩,脑袋里有好长一段时间处于当机状态。

    她怎么能让自己捆在这监狱里?她身上还背负着阳阳的生命,她的宝贝儿子还在等着她回去救他,她怎么能把自己就埋没在了这可怕的监狱里!!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故意伤害她!”

    向南说话的时候,苍白的唇瓣还颤抖得厉害。

    她突然就觉得眼前这些身穿制度的警察,是这般的丑陋,他们打着正义的幌子在对她一个无辜的老百姓进行污蔑、指控,却从未想过要去做一名警察最该做的事情,那就是深入调查这件事。

    “你们看不到我手心里的伤吗?你们为什么不去调查调查,这件事的责任真的在我身上吗?”

    那录口供的警察有些不耐烦的搁下了手里的笔,“尹向南,不管你手里的伤是怎么来的,我们这有证人亲眼所见,看见是你主动松了曲小姐的手,另外,曲小姐摔成这样,你敢说与你一点干系都没有?如果你不想在监狱里太难过的话,我劝你认罪态度还是好点比较好。”

    说实话,这种时候,向南真想骂他祖宗十八代。

    “我没罪,我凭什么认!!今儿你们就是拿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说我没罪!!她曲语悉不是我故意摔下去的!!你们这些混蛋,吃着百姓给的饭,就这么替百姓办事的吗!!你们除了欺负我们这样的弱小,你们还能干什么?!!”

    向南说这些难听的话,也确实是被这些混蛋给逼急了,却不知其实这些人也是被曲氏的权势给逼急了。

    谁都知道,这坠进洞穴里,生死未卜的人是曲氏千金曲语悉,如果她真的一旦有什么闪失,那曲家的人还会轻易放过他们这些去营救的警察吗?可想而知,到时候冠他们一个救援失职的罪名,他们的铁饭碗也就彻底砸了,所以,所谓万全之策就是找尹向南来做他们的替死鬼,

    问题被她扛下来后,他们自然就能全身而退了!

    这事儿虽然有些卑鄙,但人活世上,谁不先为自己着想?

    “不认罪是吧?”

    向南的牛脾气,还真把录口供的警察给惹爆了,他突然跳起身来,毫不犹豫一巴掌就朝向南的脸蛋扇了过去,“不肯认罪,老子就打得你认罪!!妈-的!!”

    向南清秀的脸蛋被打得一偏,一时间,只觉眼冒金星,脑袋里嗡嗡作响。

    向南显然没料到自己好好的在警察局里竟然就挨了打,直到脸上传来那火辣辣的肿痛感,她才恍然回神。

    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你疯啦!!!”

    她红着眼,冲那警察失控的大声尖叫,“你凭什么打我?凭什么!!”

    向南委屈极了,他们不应当是老百姓的公仆吗?为什么却像打手一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揍人,“我没罪,你没伤害她,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向南自知打不过他,只能泄愤的用脚去踢身前录口供的桌子,委屈的泪水不停地往外涌,“我告诉你,你最好别让我出去,我出去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告你!!身为警察却不秉公执法,甚至知法犯法,动手打人!你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

    “好!有你这句话,就更别想从这出去了!死也不肯认罪是吧?行,那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去!阿良,把她关起来,先饿两天,别通知她家里人,我倒要看看这张嘴能犟到什么时候去!”

    向南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关了起来。

    她明明没有犯法,却偏要给她治一个恶意伤人的罪名!

    所谓人言可畏,黑白颠倒的世界竟是这般冰凉可怕!

    向南被关进了黑暗的看守所里。

    看着这陌生的恶劣环境,她恍如噩梦中,抱了抱自己冰凉的身体,试图给自己制造些分暖意,却终究无济于事。

    身体凉,而心,更凉,更冷……

    脑海里,一直是那些对她黑白颠倒的指控,耳畔间,全然都是自己的妹妹在一声又一声的斥责着她,‘姐,我对你太失望了……’

    还有景孟弦那擦肩而过,却熟视无睹的态度。

    所有对她的漠然,加上脸蛋上这火辣辣的凛痛,教再坚强的向南,也终于扛不住这份悲戚,头埋进膝盖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向南不知道在看守所里呆了多久,时不时的就见看守所的人分批去吃饭,而她却只能被关在里面,连滴水都进不到。

    肚子早已饿到贴着后背了,但执拗的她,决计不会像外面的人讨饶的,更加不会认罪!!

    死也不认!!

    到了夜里,向南冷得直哆嗦,几度的天,却连张被子都没有,教她躺在硬板床上,蜷做一团,根本无从入睡。

    饥寒交迫的感觉,几乎要将向南所有的意志消磨。

    就在她快要经受不住的时候,突然,看守所的门被打了开来。

    一位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恭谦的同向南说道,“尹小姐,外面有人来保你,请你出来。”

    向南抬头,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位警察。

    很久,她几乎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一百八十度,不对,应该是三百六十度的态度急转弯,让她半响都没晃回神来。

    但一听有人来保自己,向南根本已经没精力再去想太多了,急忙跟着警察就出了这冰冷的看守所。

    然,一进大厅,再见到等候在厅里的景孟弦时,向南好不容易干涸的眼眶,瞬间又被雾气漫染。

    他颀长的身影,挺拔的立在大厅里,绰绰光影筛落而下洒在他的身躯之上,如同给他笼上一层清冷的薄纱。

    此刻的他,较于平时愈加冷沉数分,侧身立在那里,如同高高在上的至尊王者般,教人不敢轻易接近。

    许是感觉到了向南的存在一般,他偏头,一眼就见到了她。

    门口,她迎着寒风站在那里,一双通红的水眸痴痴地望着他。

    冷风拂过,掀起她额前有些凌乱的发丝,露出那张红肿得有些触目的面颊。

    她冷得浑身打了个哆嗦,泪水在眼眶里转了个圈,差点滑落而出,却被她强忍着吞了回去。

    “来,过来……”

    景孟弦冲向南招了招手。

    向南愣了好久,最终,才僵硬的迈着双腿,一步一步,缓缓地往景孟弦靠了过去。

    她其实有些怕的。

    她怕他也会像自己的妹妹一样,告诉她,他对自己太失望了;也怕他会像这些无良的警察一般,劝她赶紧认罪……

    向南如是这般想着,一颗心颤痛得宛若随时会裂开,撕裂的痛楚,带着刺骨的冰寒,蔓延至她的全身。

    靠近他的步子变得越来越小,也越来越僵硬。

    倏尔,一只温热的大手,将她冰凉颤抖的小手紧紧握住,收入他大大的掌心里。

    而另一只手,捧高她红肿的脸蛋,低眉,如炬的目光审视着她。

    仿佛间,向南有从景孟弦那双深沉的眼底看到一抹……心疼。

    漆黑的烟瞳收紧,他蹙眉,“谁打的?”

    他问向南,语气极致的温柔,却也冷冽得像一把冰刀,足以置人于死地。

    向南吸了口气,好想哭。

    眼眶里不停地有泪水在里面打转,那委屈的模样,搅得景孟弦一颗心脏紧揪着痛。

    “谁打的!!”

    他偏头,冷声吼问着警局里值班的警察,一双冰寒的眼眸迸射出骇人的幽光,眼底那片可怕的猩红在预示着他此刻身体里那无法压抑的怒火。

    “是……是李云志。”

    那值班的警察吓坏了,说起话来还有些哆嗦,“景先生,他……他今晚不值班。”

    景孟弦没有说话,凉薄的唇瓣紧抿着,崩成一条直线,冷幽幽的视线如凌迟一般的,落在对面的警察身上,让他浑身不寒而栗,额上豆大的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我这就打电、话叫他过来,景先生稍等,稍等……”

    而后,就听得那警察细声给李云志打电、话去了。

    “云志,你赶紧到警局里来一趟!”

    “你还有心情泡妞?我告诉你,你小子闯大祸了!你今晚要不过来,你以后就再也没机会踏进这警局半步了!!”

    “出什么事?你混小子居然把s市市长的公子爷给开罪了,我看你是不要命了!你赶紧过来!”

    那警察说完,“啪——”一声就将电、话给挂了。

    “景先生,您稍等半刻,他应该马上就过来了。”

    景孟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没理会那警察,又偏回头,视线专注的落在向南受伤的脸蛋上,手指轻轻碰了碰,却换来向南呲牙咧嘴的呼痛声。

    她眼眶通红,“疼,别碰……”

    望着景孟弦的眼底,全是那让人衍生保护欲的柔弱。

    向南其实不是那种会轻易展现柔弱一面的女孩子,可是,面对这样众叛亲离,黑白颠倒的局面,绕是她再坚强,她也真的挺不住了。

    她也想找个能给她安抚,能让她温暖的肩膀靠一靠,作为一个女孩子,她也偶尔会想要被人关心,被人心疼一下……

    景孟弦伸出猿臂,一把揽住她的细腰,将她紧紧地收进了自己怀里。

    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替她撩起脸边的发丝,挽至耳后,“先别哭,眼泪要渗进伤口里会更疼,等好了,再让你躲在我怀里哭个够。”

    “……”

    向南眼一红,眼泪就‘啪嗒啪嗒’的直往外掉,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

    坏蛋,这话明明就是句催泪弹好不好?!!

    向南将脸埋进他怀里,任由着眼泪不停地往外涌。

    倏尔,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景孟弦怀里退开来,问他道,“曲语悉……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情况不太理想。”

    景孟弦如实交代,眼底露出几许忧色,“但好在也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头部撞得比较严重,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现在还得依靠呼吸机。”

    “这么严重?”向南没料到当真摔得这么重。

    心里燃起自责,虽然这事儿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但确实是因为她松了手,才导致她摔下去的,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李云志来了。”

    突然,景孟弦拍了拍她没受伤的脸颊,提醒她。

    向南一抬头,就撞见了心急火燎着进门来的李云志。

    李云志见到向南也是一愣,而后,眉眼一瞪,嚣张的喊道,“谁让她出来的啊?不是说了,最少要关到她认罪为止吗?啊?”

    景孟弦一见李云志对着向南这副嚣张的架势,他二话没说,走过去,一勾手,就狠狠地给了他一记闷拳。

    向南吓了一跳,“孟弦……”

    算起来,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替自己大打出手了。

    这个暴力分子!

    这突来的一记闷拳,让李云志好久才反应过来,“今儿下午老子还救了你,你现在居然恩将仇报打我!行,想玩是吧?那我奉陪到底!妈、的!!”

    那李云志完全不似个警察,还当真就跟街上的地痞流氓没分毫区别,骂完抡着拳头就要朝景孟弦砸去,却还不待他躲闪,一只大手就已经死死地抱住了李云志的腰,“李云志,你别闹了!!你要想把自己闹进监狱去,你就把这拳头砸下去!你知道这人谁吗?啊?他就是我刚刚给你说的,s市市长的公子景孟弦!你再闹,你这饭碗就丢定了!!”

    那警察才一把话说完,还不等李云志做出任何反应,景孟弦一步走上前去,照着他的脸,又挑衅的砸了一拳。

    而刚还嚣张的李云志在听得那警察的话后,整个人一瞬间就懵了,闷闷的被挨了一拳后,蔫得却也不敢多言一语。

    “挨打的感觉怎么样?”

    景孟弦冷冷的问他,深幽的黑眸里迸射出骇人的寒光。

    李云志咬了咬唇,过了好久,他才木讷的冲向南弯了弯身,不情不愿的说了句‘对不起’。

    “我不稀罕你的对不起!”

    向南走上前来,愠怒的冲他说道,“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要的是尊重,要的是清白!!李云志,从你把我扣进这警局里来以后,你就没做一件警察该做的事情,你不听我对整个事件的真实申辩,你污蔑我,栽赃我!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名警察!!”

    李云志咬着唇,白着脸,没敢再吭声。

    “李云志,把你的手伸出来。”

    景孟弦冷沉的命令他,语气不容置喙。

    李云志犹豫了一下,半响,才战战兢兢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来。

    景孟弦握着拳头,将自己的手伸了出来,“握紧我的拳头!”

    李云志看了一眼景孟弦,对上他冷冽的寒光,忙伸手去握住了他的拳头。

    却不料,手心里倏尔一痛……

    “啊——”

    他吃痛的低呼一声,条件反射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来,顿时,手心里多了一个像向南手里一样的针孔。

    景孟弦摊开手,手心里是一枚胸针,胸针上还沾着李云志的血迹,他冷漠的将那枚胸针随手甩进了垃圾桶里去。

    末了,又从自己兜里拿出一枚被保护袋收着的胸针,往桌上一扔,凉声道,“既然你们做警察玩忽职守,我也只好自己去给她找证据,还她清白了!李云志,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枚胸针是我从那洞穴里找到的,胸针的针头上还有明显的血迹,你们大可以拿去化验一下,看看这上面沾着的血,是不是她尹向南的!另外,就在刚刚我已经在你身上通过实验证明了,这口针插入人皮肤里的那种痛,足以让每一个人条件反射的松手!连你这样一个大男人都没办法忍住的痛,你凭什么就认为她一小女子能忍住?”

    景孟弦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足以教在场所有的警察面红耳赤。

    李云志彻底白了脸去。

    *****

    向南被景孟弦牵着出了警局。

    她的小手,被他紧紧握在手掌心里,那一刻,向南的心里是一种四年后从未有过的踏实。

    莫名的,眼眶就不自觉的有些红了。

    他松开了她的手,“你先去车里等我,我去旁边打个电、话。”

    景孟弦说着开了车锁,示意向南先上车,而他则从容的走去另一边打电、话去了。

    “李秘书,是我!”

    电、话是拨给父亲秘书的。

    “兰城分局,李云志,从此以后不想听到他还在任何政aa府部门工作的事!你安排一下。”末了,他冷凉一笑,“路子越绝越好!”

    向南不知他在给谁打电、话,他似乎不太想让她知道的样子,所以她也就不问,更没急着上车去。

    她站在那里,迎着寒风,看着夜幕下那抹挺拔得教人心安的身影。

    路灯泄了层层光影,如银色薄纱般筛落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而他,单手兜在风衣口袋中,优雅的站在那里,背着她专注着的讲着电、话。

    风,拂过,掠过向南的眼,掀起层层薄雾,瞬间模糊了她的眼球。

    有些人,真的一旦遇见,便是一眼万年,而有些心动,一旦开始,即便时间再长久,也已然……覆水难收。

    泪水,在向南的眼眶里打转……

    她什么都没想,就突然,朝他冲过去,一把从身后紧紧地搂住了景孟弦精壮的腰肢。

    小脸埋进他结实的后背,把自己哭得像个孩子。

    这突来的拥抱,让景孟弦身形微僵。

    心,顿时像被一团棉絮击中一般,深陷了下去,旖旎了满心房的柔情。

    他还在同李秘书讲电、话,但所有的未完的话已化作一句简单的结束语,“那就先这样吧,我挂了。”

    他收了线。

    电、话才一挂断,腰间抱着他的小手更紧了些分,就听得她哽咽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

    “景孟弦,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做那个唯一相信我的人……”

    泣不成声的说完,向南哭得更厉害了。

    景孟弦转身,将向南收入怀里,猿臂紧紧地搂着她纤细的腰肢,让他贴着自己,更近些,再近一些……

    “尹向南,其实像你这样的女人,我真的不知道还该不该相信你……”

    他的声线,有些沉哑,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就听得他继续说,“曾经你说你爱我,我毫不怀疑的相信了,可结局事实告诉我,那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谎言,而你,更是一个玩弄感情的大骗子。”

    他说着,叹了口气,将怀里身体微僵的向南又抱紧了些,那模样宛若是极担心她会从他的怀里再次逃开一般,“今天的事情,我明明就应当像所有人一样怀疑你的,连我自己都亲眼见着是你松开了曲语悉的手,可是,我就是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尹向南是那样的人!你说我是不是四年前被骗得还不够厉害,四年后还愿意被你傻傻的这么骗着……”

    其实,这里,他说的心!!

    四年后,他依然这么被她傻傻的骗着他这颗心!

    尹向南,你真的注定就是我人生的一个劫啊,即使我多努力的想要逃开你,却怎也逃不开你设下的情劫!

    向南在他怀里委屈的撇嘴,眼泪肆意的落下来,“对不起……”

    她道歉,真诚的为过去的种种而道歉。

    她把自己埋进他怀里,更深些分,“可是,我保证,这次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不是故意松开她的手的……”

    听着她还在这么认真的同他解释,景孟弦轻声笑了,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安抚她,“尹向南,即使被你骗过,但我始终相信你的品行!所以,无需跟我解释太多。”

    他的话,彻底让向南泪腺崩溃,她像个可怜的孩子般,感动的在他怀里,哭得不省人事。

    景孟弦,谢谢你一直相信我,谢谢你,一直在!一直陪在我身边!!

    【看大家着急,于是给大家透漏点后续剧情走向,整的思路就是小弦子知道向南和亦枫离婚,然后上顿大肉,接下来知道知道阳阳的存在了,所以亲们耐心的等等吧,一切都会有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