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浴室旖旎(1)——牵着手,我们一路走到白头吧(温馨)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终于,她抗不过他,深吸了口气后,伸出双手,抵在了他的胸前,“景孟弦,你……你要做什么?”

    向南问这句话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身后的靠背正在一点点升起来。请使用访问本站。

    再看看他撑在自己身边的手臂,向南的脸,陡然一燥。

    景孟弦勾唇,微微一笑,眼底还带着明显的戏谑,“我帮你把椅背升上来,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

    羞涩的酡红直接从向南的脸颊一路蔓延到耳垂去。

    显然,自己被他捉弄了!

    向南恨不能直接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太丢人了!!

    她忙将风衣塞进他怀里,眼神躲闪,不敢再去看对面的他,一张脸更是红得像熟透的番茄,“那个,谢谢你陪我打针,谢谢你送我回来……还有,谢谢你的衣服……”

    向南一连串说了好几个谢谢。

    景孟弦从她的手中接过自己的风衣,却在风衣底下,轻而易举的捉住了她湿热的小手。

    她的手心里,全是薄薄的细汗。

    向南心头一悸,水眸里掠起一层绯红的雾霭,小手在他的手心里挣扎了一下,换来的却是他耍赖般的紧握。

    向南抬眸看他,有些无辜。

    而那份柔弱的无辜,却正正击中了景孟弦的心窝,他发现自己竟有些贪念手心里这份柔软的触感,教他舍不得放开手去。

    “景孟弦……”

    向南微微挣扎了一下,脸露窘色,有些羞涩。

    景孟弦紧了紧她的小手,而后将她的手松了开来。

    向南连忙把手收了回来,还有些尴尬,“我先回去了,你……路上小心点,慢点开车。”

    景孟弦将头靠在椅背上,没有看她,只沉吟道,“我有些累了。”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不难听出几许疲惫来。

    向南心疼的看他一眼,心里有些歉疚,“对不起啊,是我耽误了你的休息时间。”

    她说着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都三点了?”

    她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有些懊恼,“我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唉,你怎么不早点叫我醒来呢!”

    景孟弦没有回答她的话,只偏头,淡淡的看着她,嘴角似还噙着浅浅的笑。

    “怎么办?我好像开不动车了。”

    向南有些抱歉,心里满满都是他给予的温暖。

    想了想,她也学着他的模样,将头微侧着,靠在椅背上,清眸静静的看着他,“要不我陪你在这先休息一会吧。”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

    他想留她下来的,但说出的话,却完全相背离。

    “逗你玩的,回去睡觉吧!”

    他探手,像哄小孩子一般,轻轻拍了拍向南的右脸颊。

    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却满满都是让向南心悸的宠溺……

    那一刻,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回到了那个他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年代!

    向南的心一紧,痛意袭来,有些尖锐。

    见向南没动,景孟弦又催她,“赶紧的,回去吧,别耽误我的时间了。”

    他又怎么舍得把她留在这里陪着他一起折腾呢!

    向南不放心的看着他,“那你真的还可以开车吗?疲劳驾驶,很危险的。”

    “那你要不要送我回去?”

    景孟弦随即接口问她,嘴角依旧是那抹淡淡的笑。

    “……”

    向南脸一红,“不要了,我开车技术差,那……我先下去了。”

    “嗯,晚安。”

    “晚安。”

    向南推开门,下了车去。

    门才一阖上,车窗又被向南敲响。

    景孟弦将车窗滑下来,不解的看着她,“怎么了?”

    “你到家以后给我发条简讯吧。”

    向南有些不放心他。

    “好。”

    景孟弦弯了嘴角。

    “那我先进去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嗯。”

    景孟弦点头,目光越过她,看一眼她身后的黑漆漆的小巷子,剑眉微微蹙了蹙,“这离你家还有多远?”

    “没多远了,五分钟的路程而已。”

    景孟弦听完,蹙起了眉头,继而,推开车门,长腿一迈,就下了车来。

    向南愣愣的看着他。

    “走吧,我送你到楼下。”

    他说着,迈开双腿,就率先往前走了。

    向南赶忙跟上,随着他挺拔的身影一同隐没进了黑漆漆的小巷子里,“其实不用的,我每天都这么走回来的。”

    “你不害怕吗?”

    景孟弦问着她,而后,一伸手就准确的捉住了向南还有些冰凉的小手。

    向南一怔,身体微僵,瞬间,小手就紧张的渗出微微薄汗来。

    她明明想要抗拒的,可是,她全身仿佛是抽不出一丝气力来拒绝他这份温暖的靠近。

    一时间,她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被他牵着,一路往深巷里走去。

    那一刻,向南多希望,时间再慢一点,再慢一点……

    让他们就这样手牵着手,慢慢的,慢慢的走下去,一路走到白头,走到生命的尽头。

    想到这里,向南心下尽是一片涩然,眼眶不自觉的湿了一圈。

    “在想什么?”

    忽然,景孟弦问她。

    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畔间响起,如若动听的琴弦声,教她有些恍然。

    “没。”

    向南忙摇头。

    眼前出现一点点晦暗的星光,她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中抽了回来,艰涩的抿了抿唇,微微一笑,“我到了。”

    景孟弦看着眼前的安置房,敛眉,不可思议的看着向南,“戴亦枫让你住这?”

    “不,不是。”

    向南说起话来有些吞吐,她将双手背在牛仔裤的臀袋里,“我妈和我妹住这。”

    景孟弦剑眉深蹙,“你不跟戴亦枫住,你跟你妈住?”

    他探究的视线越渐深沉,盯着向南如同研究一只白老鼠一般,“尹向南,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跟着戴亦枫其实过得一点也不好!”

    向南脸色微僵,舔了舔唇,想了许久,才找了个理由出来,“你也知道,亦枫的工作跟你一样,平时忙得在家的时间很少……”

    “你这话是在暗示我,你平时都比较寂寞?”景孟弦挑高了浓眉。

    “不,我不是这意思。”向南忙摆手,红着脸解释,“你也知道他在城南有栋别墅,但平时他在家的日子特别少,我一个人住着也害怕,所以亦枫不在的时候,我就回自己家里来了。”

    景孟弦心头微沉,眸色瞬间凉了几许。

    她怕黑吗?她不怕。这么黑乌隆冬的小巷子她都敢独自一人走,那她怕什么?她怕寂寞,怕没有戴亦枫陪在身边的那份空虚的凉意?

    想到这些,他心头莫名有些添堵。

    “我先进去了,你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

    景孟弦淡淡的应了一句。

    “再见。”向南摆摆手,道别后,就匆匆进了小区楼里去,消失在了楼道里。

    站在楼上,向南怔怔的望着一楼那抹孤漠的身影,直到他彻底隐匿进了黑暗中去,她才不舍得收回了视线来。

    手心里,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温度,暖得教她一颗心还在不停地乱窜着。

    ——————————见《红袖添香》————————————

    下了班,向南赶来医院,阳阳还在重症室里呆着,不许探望,向南只能呆坐在重症室外陪着他。

    “姐,姐……”

    “若水,你怎么来了?”

    尹若水拎着饭盒冲向南迎了过来,“我来给你送餐的,还热着呢,赶紧吃了吧。”

    向南心里一片感动,“我待会随便吃点什么就好,干嘛刻意送餐过来。”

    “妈说你生病了,不能在外面吃,所以就嚷着让我给你送来了。”尹若水说完,起身凑近重症室门口,透过玻璃窗看一眼里面的阳阳,秀眉揪了起来,“姐,医生说阳阳什么时候可以从这里出来啊?”

    向南摇摇头,情绪有些落寞,“暂时还不知道,还得看情况,阳阳时好时坏的……”

    向南低声叹了口气,心头又沉重了几分。

    尹若水在向南身边坐了下来,也幽幽的叹了口气,“你说这配对怎么就这么难呢?到现在还没个音讯的。”

    尹若水的话,又再次让向南想起了景孟弦。

    那个能与她为阳阳创造出有25%的几率的男人,她是不是真的应当放手一试?

    向南没了主意。

    “对了,姐,你猜我今天早上去上班,在楼下遇到了谁?”

    尹若水说这话时,眸光里闪着兴奋的微光。

    “嗯?”

    向南狐疑的看着她。

    “你怎么都猜不到!”尹若水故意卖着关子,隔了半响,才笑嘻嘻的道,“是景医生。”

    “景医生?”向南错愕,蹙眉,“景孟弦?”

    难道他昨晚真的没开车回去,就在车里睡了一整晚?

    “对啊!”尹若水连连点头,“你也没想到吧?我见到他的时候也呆了好久。他的车停在咱们家前面的那条小巷子里,他好像在车里睡了一整夜!姐,你说他怎么会到咱们家附近去呢?好奇怪哦,难道他有朋友在咱们小区里?如果是,那就太好了,下次我还能从他朋友那先下手,跟他套点近乎!啊,对了,姐,你还不知道吧,景医生还没结婚呢!说来也真是好笑,结婚的那天,曲语悉的爷爷居然就那么走了,姐,你说这是不是天意?”

    尹若水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推,听得向南有些晕晕乎乎的。

    向南突然就想到,如果自己真的同景孟弦再生个孩子,那么若水呢?若水能不能接受?对她而言是不是也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向南突然觉得头有些疼了。

    但她又瞬间意识到了一件事,偏头,不解的看着她,“若水,你怎么知道景医生没结婚的事儿?”

    尹若水耸耸肩,“曲语悉自己说的。”

    向南皱眉,“曲小姐不是在s市吗?”

    “对啊,她跟我电、话里讲的。”

    向南的秀眉蹙得更深了,心里顿时设起一道防线,“到底什么情况?你怎么会有她的电、话?你跟她很熟吗?你们俩平时还会经常联系?关系呢,关系怎么样?”

    尹若水突然劈头盖脸的就被向南问了这么多话,顿时愣在那里,好久都没缓回神来,末了,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姐姐看,“姐,你干嘛?我不就跟曲语悉联系联系,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怕她还能吃了我呀?”

    “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向南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我跟她关系还能怎样,她是我情敌诶!我能跟她好吗?不过,说实话她那人其实还不错,平时我对她刻薄几句,她也没当回事,还是那副白莲花的态度。之前我是不大理她的,不过前些日子,她有经常到我们甜品店来吃甜品,所以我跟她也就慢慢熟了点。偶尔会联系联系,但也不太频繁。”

    见尹若水这副态度,向南心里稍稍松了些芥蒂,“总之你要没事,以后离她远点。”

    “怎么啦?”尹若水还一脸的疑虑。

    “没什么。”向南抿了抿唇,只道,“她到底知道你喜欢她未婚夫,我担心她会对你做出些什么不好的事儿,所以你还是提防着点好。”

    尹若水嗤的一声笑了,“姐,就她那朵白莲花能对我做出什么事儿来啊!你放心,她欺负不了我,我欺负她还差不多。”

    向南还是不放心的叮嘱着她,“你平时也悠着点,别把每个人都想得那么单纯。”

    “姐,你怎么突然就阴谋论起来了,怎么?难不成你跟她还有过节啊?”

    “我能跟她有什么过节。”

    向南讪讪一笑,倏尔像是想到什么,神色紧张的叮嘱尹若水,“若水,你记得在曲小姐面前不要提我的事情,包括阳阳和亦枫。就算她问起,也不准说,知道吗?”

    尹若水狐疑的眨眨眼,“姐,为什么呀?而且,你为什么觉得她会问我这些啊?”

    向南干涩的抿了抿唇,不想骗自己的妹妹,但她和景孟弦的那些事儿她一时也说不出口,“什么事你就别管了,总之你别提就行了。”

    “那好吧。”尹若水懵懵懂懂的点头,应了下来。

    ……………………………………………………………………………………

    夜里,景孟弦在坐急诊。

    厅里人满为患,又是一起连环车祸,一个接着一个的伤患被推入手术室中去。

    向南坐在他的急诊室里,安静的等着他,看着他不停忙碌的身影,水眸里掠起几分心疼来。

    昨晚他根本没怎么好好休息,这会又快过凌晨了,估计今晚又够呛的。

    直到凌晨一点多,景孟弦手上的事儿才稍微松了些。

    他飞快的去洗手池旁洗手消毒,把自己整理干净了之后,这才拾了把椅子在向南面前坐了下来。

    伸手,往她额头上探了探,满意的点点头。

    高烧倒是已经退下了。

    “有没有吃药巩固一下病情?”

    他问她,磁性的声音如绵绵微风,拂在向南的耳边,让她心神恍惚。

    她点头,“嗯,吃过了,你呢?你今天有没有稍微休息一下?还是直接从早上忙到现在?”

    向南紧张的看着他,不难发现她眼池里那抹担忧及关心。

    “担心我啊?”

    景孟弦勾着嘴角,笑问她。

    向南一撇嘴,“你别跟我开玩笑了,若水说今天早上她在我们家楼下见到你了,昨晚你根本就没回去,你在车里睡了一晚上?”

    “我不说了嘛,我开不动车了。”景孟弦笑着老实交代,“与其疲劳驾驶,还不如在车上好好休息一下,至少比较安全,对不对?”

    “我以为你开玩笑的。”

    向南有些愧疚。

    “你来这等我这么长时间,就为了跟我说这个?”景孟弦剑眉轻挑,问她。

    “你什么时候下班啊?”

    “嗯?”

    “这都一点多了,你可别告诉我你得等到早上才能走。”向南看一眼墙上的石英钟,语气里似乎还有些怨念。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我要说是呢?”

    向南叹了口气,“这么个熬法,你现在还年轻,感觉不出来,等你老了你就知道了。”

    “行了,走吧!”

    景孟弦说着,就起了身来。

    向南不解的看着他,“去哪?”

    “为了不让自己早衰,下班。”

    向南笑着追上他的步伐,“你当医生的,想什么时候下班就什么时候下班啊?”

    景孟弦双手兜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迈步往脑外科办公室走去,“我十点就应该下班了,但遇到了点紧急情况,就加了几个小时的班,我回办公室洗个澡,换件衣服。”

    “好。”

    向南讷讷的点头,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在这等我一会,无聊了就玩玩电脑。”

    景孟弦将向南带到他自己的电脑面前坐下。

    “好……”

    向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等他,这好像也不是她的初衷来着,可是,一等上了,她好像又不好意思先走了。

    但,真的只是因为不好意思?会不会还参杂着其他不舍得情绪呢?

    景孟弦进里面的浴室沐浴去了。

    向南坐在他的电脑桌前,盯着他的电脑屏幕发呆,她哪里敢动他的私人电脑。

    倏尔,又想起前些日子她那些存留在他电脑里的私照来,说实话,向南还真的挺好奇那些照片还在不在的,但她终究也只是好奇而已,并没有真的打开他的电脑去翻找。

    “尹向南。”

    倏尔,浴室里传来景孟弦低沉的唤声。

    “嗯?”

    向南偏头,狐疑的应他。

    “帮我把浴巾拿过来,在我的衣柜里,203号。”

    “啊?哦哦……”

    向南愣了一下,这才赶忙起身,去给他拿浴巾。

    “我送过来了。”

    找到以后,向南拿着他的浴巾,就往浴室里走去。

    “给我吧。”

    结实的手臂,从门缝里探了出来。

    向南才要将浴巾递过去的,倏尔,脚下踩到一个光滑的异物,她整个人毫无预兆的就往前跌去。

    “啊……”

    向南吓得尖叫。

    就在她跌倒前的一瞬间,倏尔,只觉腰间一紧,一只有力的猿臂将她紧紧握住。

    她整个人顺势跌进一堵湿漉漉的胸膛里去,温热的脸颊磕在他健硕的肌肉上,还有些疼。

    “想投怀送抱,也不用这么迫不及待吧?”

    ps:不收费【在此给大家解释下关于橡胶过敏的漏洞,很多亲觉得橡胶过敏没办法当医生,当然是不可能的哈,其实很多医生都是对橡胶过敏的,但是大家都有各种应对方法,例如最普遍的就是先戴一层塑料手套再戴一层橡胶手套哇!在上文镜子没写清楚,造成大家误解,是镜子的错,下次镜子会特别注意这些小细节的,嘿嘿】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女主清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