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贴心照顾——你对我的性爱习惯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怔忡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戴亦枫,艰涩的扯了扯嘴角,“亦枫,别……别开这种玩笑……”

    “南南,你知道我不会跟你开这种玩笑的,何况,这办法,其实你也早该想到了……”

    确实,当景孟弦与阳阳配对失败后,她真的有想过的,但她到底只是想想而已。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25%,向南不得不承认,这于她而言,绝对是一个极具you惑的数字!

    向南不停地做着深呼吸,手极为不自在的在双腿上磨来磨去,展现着她此刻的慌乱与窘迫。

    她的脸色,白得有些骇人。

    末了,掀唇冲戴亦枫笑了笑,“我……再想想……”

    而且是,好好想想!

    再生个孩子?与景孟弦?这不是个说做就能做的轻松活儿!

    本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够复杂的,如果再平白无故又多个孩子出来,不说他们大人,就说孩子,谁来保证他的幸福呢?生下来又跟小阳阳一样,一出生就没有一个健全的家?也同他一样,一出生就被人要挟生命?说不定是没出生就被恐吓……

    向南摇头,光是想来就有些后怕,她不太赞成这个决定。

    对孩子而言是自私,对她而言,是难事,对景孟弦和曲语悉而言,更是伤害!

    戴亦枫握着她冰凉的手,“你先别着急做决定,再认真想想,但是……”他说到这里,抿了抿唇,“如果决定了,就越快越好。”

    毕竟,阳阳的身体是等不起的。

    向南艰涩的点头,“好,我考虑考虑。”

    沉重的心,一时间变得紊乱不堪。

    ——————————见《红袖添香》————————————

    深夜,向南拧着行李站在十楼等电梯。

    电梯门一开,意外的,就撞见了穿着白色大褂的景孟弦。

    向南一愣,倏尔,脑子里就想到了戴亦枫刚刚提出来的那个关于怀孕生子的救治方法,心下一慌,脸蛋一热,一时间向南杵在那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门,阖上。

    倏尔,又被打开了来。

    景孟弦的手,一直按在电梯的开门键上,淡淡的问她,“不下去?”

    向南回神过来,眼底闪过几许窘迫,“下去,谢谢。”

    她道谢,拧着行李,进了狭小的电梯中去。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明明不该拥挤的,可向南却偏生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身体不舒服?”

    突然,景孟弦问她。

    “啊?”向南愕然偏头,扯了扯嘴角,牵强一笑,掩饰着心头的紊乱和紧张,“没,没有……”

    “你要不要照照镜子?”

    景孟弦又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向南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景孟弦指了指她两边脸颊,“你的脸已经红得快要到脖子上去了,你确定没在发烧心悸什么的?”

    心悸……

    被景孟弦如此一说,向南的脸蛋更红了。

    她忙别开了脸去,“可……可能是电梯里太热了。”

    很快,电梯门打开,停在了一楼,向南几乎是逃逸般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才一出去,手腕倏尔被一抹温热的力道轻轻握住。

    向南一惊,回头,对上景孟弦那双温淡的眸子。

    “如果真不舒服,就别死撑,这里是医院。”

    他说着,一把将向南拉近,伸手,就往她的额头上探了探,剑眉蹙起,“尹向南,你发高烧这么厉害,你还敢说你没有不舒服?”

    “啊?”

    向南也学着他往自己额头上探了探,还真是,烫得厉害!

    难怪她总觉得今儿一整天都有些恍恍惚惚的,以为只是自己心焦力瘁而已,她也没怎么当回事,现在看来自己还当真有些身体不适。

    “我带你去挂急诊。”

    景孟弦拉着向南,就往急诊部走去。

    向南的手,被他紧紧地牵着,许是因为高烧的缘故,两个人的手心里已是一层薄薄的湿汗。

    小手微微在他手心里挣扎了一下,却反而被他握得更紧。

    “其实我没关系,吃点药可能就好了。”

    说实话,小感冒那些,向南是从来不到医院里来就诊的,谁都知道,医院里进一趟钱包就能扁一圈,她多少是舍不得的。

    “你先在这等我。”

    对于向南的话,景孟弦完全置若罔闻。

    把向南安置在急诊厅的休息椅上,俯身又探了探她的额头,蹙紧了眉心。

    他走去饮水机前,给向南倒了一杯热水,“趁热喝了。”

    向南从他的手里接过水杯,手指触到他指骨分明的大手,心底掠过一分悸动,“谢谢。”

    景孟弦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去挂号窗前给向南排队挂号。

    他一席白大卦,站在人群中央,显得极为突兀。

    然那挺拔的背影,宽厚的肩膀,却能给她一种暖人心池的温实,他于她就像这握在手中的水,温热却不烫人。

    “想什么呢?对着杯水发呆,还不喝?”

    突然头顶响起景孟弦温沉的声音来,向南一抬眸,就撞进了他那双温淡的深眸中去,教她有一瞬间的恍然失神。

    愣了好几秒,她才低头,乖乖喝了几口杯中的温水。

    景孟弦性感的嘴角弯出一个满意的弧度。

    “走吧。”

    他拉过她的行李箱,就往急诊室走去。

    还好,晚上就诊的病人不多,向南没等太久就轮到了她。

    量过体温后,情况不算理想,高烧达三十九度多。

    “输液吧,得赶紧把温度降下来才行。”

    医生给向南开了药,景孟弦直接拿过药单就走,向南一把拦了下来,“我自己去吧。”

    景孟弦温淡的看着她,用下巴比了比她身后的休息椅,“去,坐好。”

    向南咬唇,有些为难。

    “尹小姐,你就让景医生去吧!难得见她对一女孩子这么上心的,你这可真头一个,要还不让他献这点殷勤,我看他这一晚都要睡不着了。”坐诊的医生都忍不住打趣他们。

    向南脸一红,忍不住抬眸看他一眼。

    景孟弦只是勾唇笑着,什么也没解释,更没否认医生的话,“我先去拿药,在这等我。”

    景孟弦走了,向南看着他那抹不停为自己忙碌的身影,心窝里瞬间被一股暖流填得满满的……

    向南总共要输四瓶液,输液室里,景孟弦给向南挑了个不靠风口的位置坐了下来。

    他替她调试好输水的速度,末了,站在她对面,双手兜在白大褂里,居高临下的觑着她,“戴亦枫还不知道你生病的事吧?”

    “嗯,他忙。”向南点头。

    景孟弦嗤笑,“忙到连老婆都不顾了?”

    他说着,在向南坐着的沙发扶手边上坐了下来,“给他打个电、话吧,让他下来陪着你。”

    谁都知道,在生病的时候,最希望身边陪着的人就是那个自己最爱的人!

    向南有些心虚,摇摇头,“这点小事就不打扰他了,他现在应该还在手术室里呢。”

    末了,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有些歉疚道,“没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不用陪着我的,你赶紧去忙你的吧。”

    “我已经下班了。”景孟弦随意的应了一句。

    “啊,是吗?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向南说着,看一眼墙上的石英钟,“都要过零点了,你赶紧回去睡一觉吧,今天还开了一天车呢!”

    确实,景孟弦今天真的还挺累的。

    白天开了五个多小时的长途车,然后连家也没回,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医院值班,晚上又动了个小手术,才刚送了病人进病房,准备下班的时候,就撞见了生病的尹向南。

    景孟弦倚在她的沙发靠背上,剑眉深蹙,眼轻闭,休息着。

    向南侧头看他。

    精致的五官,深刻凌厉,棱角分明如人工雕刻,垂下的眼睫浓密纤长,鼻梁高蜓,异常俊美,唇瓣凉薄,性感幽魅。

    只是,如此好看的面庞上,却依旧掩不住那几许疲倦来。

    向南有些心疼,试探性的用手臂轻轻撞了撞他,“景医生,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景孟弦好看的眼眸撑开一条迷离的细缝,看着向南,突然问她,“冷不冷?”

    向南反应过来,摇摇头,“还好。”

    景孟弦强撑起身来,“在这等我一会。”

    他说着就径自出了输液室去。

    再回来,他已经换下了那身干净的白大褂,深色的长风衣穿在他身上,身形挺拔得如同t台男模,只是较他们多了些成熟男人的魅力。

    而他的手里还多了条毛毯。

    他将毛毯递给向南,“盖上吧,一会这水打进血管里去,冷得厉害。”

    向南心下一片温暖,“谢谢。”

    她伸手接过,抬头看他,“你还是好好回去休息吧,我这真不碍事。”

    “已经连续忙了十几个小时,也不在乎你这两个小时了,不过,你倒挺会挑时间病的。”

    偏要在他忙昏了头的时候生病。

    要说他不想回去休息那一定是假的,可是,他放心得下这个女人吗?扪心自问,他确实放心不下。

    向南歉疚的低了头去。

    景孟弦懒洋洋的在向南的沙发扶手边上坐了下来,侧头叮嘱她道,“明天早上起来,记得量个体温,如果烧没退下去,就得赶紧来医院,知道吗?”

    “嗯。”

    向南乖乖点头。

    许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她的精神头显得有些蔫,那双一贯充满活力的水眸,此刻被一层朦胧的雾霭笼着,娇弱得有些无辜,却教人为之心疼。

    景孟弦看着这样的她,无奈一声叹息,伸手,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烧还是没退。

    “尹向南,以后别再那么拼命了,卖那些避-孕套,又能挣几个钱,那天我把这辈子的避-孕套全买回来了,也不过才两万块钱而已!你能拿两百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最多的还是心疼。

    四年前,她那样执拗的求他放手,他以为放了她离开后,她至少会让自己活得比没有他的时候好,可现实呢?他不知道她幸不幸福,但他知道,其实她过得一点也不好!

    向南故作轻松的扯唇一笑,“能拿两千。”

    “两千?”景孟弦蹙眉,似认真的想了想,“那东西的成本到底是有多低?卖出来平均两块钱一个不到?”

    之前他倒没仔细算,这回仔细一算来,景医生震惊了,嫌恶的瞅着向南,“尹向南,你卖情趣用品也就算了,你居然还买伪劣情趣用品?”

    “哪里伪劣了!”向南抗议,打起十二分精神还自己清白,“你以为便宜就伪劣啦!再说了,你凭什么说它伪劣啊?你又没用过!”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用过它?”景孟弦眯眼觑着她。

    向南怂怂鼻,“你不一直对那东西过敏吗?”

    确实,他从来不用的原因,是因为他对橡胶过敏得厉害。

    景孟弦恶劣的笑了,“看来你对我性、爱习惯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向南的脸,倏尔就红了,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温热的手掌拍了拍向南的后脑勺,忍不住捉弄她道,“我买它们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你没穿衣服的样子!”

    “景孟弦!”

    向南脸颊上的绯红,被他两句调戏的话语,就已经蔓延到了脖子上去,她嗔睨着他,警告他道,“你别乱开玩笑。”

    “你怎么知道我在开玩笑?”

    景孟弦黑眸深深的看着向南,俊脸上那抹纨绔已然淡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深意的认真。

    向南的心一悸……

    突然,胸腔里的心脏就如擂鼓一般撞击着她的心房。

    “我先眯一会,有什么不舒服的,叫我。”

    较于向南的紧张,而她身边这位罪魁祸首,就显得淡然许多。

    他直接倚坐在沙发的宽扶手上,闭眼,睡了。

    向南顿时如释重负,长松了一口气。

    直到夜里两点,向南的针才将近打完。

    而她,却早已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散开在秀脸两侧,衬得她白希的肌肤越发晶莹剔透。

    卷翘的羽睫像两把小小的蒲扇,轻掩下来,投射出两抹柔柔的光影,许是真的累了的缘故,她似乎睡得很深。

    当最后一滴药水渗入向南的身体中去时,护士适时朝他们走了过来。

    景孟弦却伸手,低声阻止了护士的行为,“她睡了,我来吧。”

    他轻轻从向南的身边退出来,弯身,拿过消毒棉,紧紧地压覆在向南的血管上,而后,小心翼翼的将针头从她的手背上扯了出来。

    睡梦里的向南许是感觉到了轻微的疼痛,秀眉不悦的敛了敛,偏了个头,转而又继续睡了。

    景孟弦将她身上的毛毯拉开,握了握她的手,皱眉,还是一片冰凉。

    他匆忙脱下自己身上的风衣,小心翼翼的将沙发上的她扶坐起来,任由着她的脑袋歪在自己的肩头上,而他则细心的替她将风衣一点点穿好。

    许是这药还带着催眠的作用,所以,怀里的她,睡得格外沉。

    给她穿衣服的时候,她还稍微有些不适感,温热的脸蛋似抗议般的在景孟弦的颈项里蹭了蹭,小嘴嘟起,发出几道娇嗔的喃喃声来。

    她的肌肤很烫,黏在景孟弦的脖项间,简直就是往他身上点了几把烈火,烧得他顿时下腹绷紧,连带着呼出的气息都变得灼热几分。

    景孟弦深沉的眼底掠过一抹炙热的幽光,眼潭越发深邃了几许,而后,一弯身,轻而易举的就将向南从沙发倚上打横抱了起来。

    好看的眉峰微微蹙起,这轻如羽毛的体重,让他心微紧。

    从医院里出来,景孟弦就抱着向南直接上了他的车。

    将副驾驶的座椅遥控下来,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放了上去,关上、门,他越过车身,坐进了驾驶座上。

    车里还有些凉意,他下意识的将空调打到最大,又反身从后座拿过靠枕以及毛毯。

    轻轻掰起向南的脑袋,将靠枕塞在她的头下,让她尽可能的睡得舒服些。

    向南似有些不满意他的挪动,又是几句抗议的嘟囔声,小秀眉皱起,满满都是嗔怨。

    看着她这副不自觉撒娇的小模样,景孟弦微微弯了嘴角,却还不忘柔声轻哄着她,“马上就好……”

    枕头塞下去,向南一副很满足的样子,小脸稍稍磨蹭了几下,而后,侧身找了个最舒适的姿势又睡了。

    看着她乖巧的睡颜,景孟弦深幽的眼潭里潋滟出层层柔暖的色泽,落在她的面庞上,越渐深重,也越渐滚烫。

    那模样,宛若是怎么看她,都看不够一般。

    忽然,景孟弦低头,就有些自嘲的笑了。

    现在的他,到底在干什么呢?对着一个已婚女性发、情?

    替她拢好毛毯后,发动引擎,驶离了医院,往她家的路线开了去。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深巷里,已经将近凌晨三点时分。

    又隔了半个小时,向南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转醒了过来。

    惺忪的水眸一睁开,就撞进了景孟弦那双幽魅的眼底去。

    他正单手撑着头,身微侧,专注的视线落在向南的眼睛里,分毫没有要偏离开去的意思。

    性感的嘴角,似还噙着半分淡淡的笑。

    那笑,让向南心神一阵恍惚,久久的,跌在他迷离的深潭里,回不过神来。

    “醒了?”

    景孟弦低沉的嗓音,慵慵懒懒的,轻声问着向南。

    向南一愣,恍然回神,眼底掠起几分歉意,“对不起,对不起,我睡着了……”

    她匆忙坐起身来,掀开身上的毛毯,才发现此刻自己身上还裹着他的大衣。

    难怪,刚刚在梦里的时候,总有一种被他感觉,像是被他紧紧地拥在怀里,让她那么踏实,心安……

    向南的脸,不着痕迹的浮起一层浅浅的红晕,她忙解下身上的外套,“这么冷的天,你就穿一件衬衫,也不怕感冒了。”

    倏尔,景孟弦俯身,朝她凑了过来。

    突来的靠近,让向南呼吸一窒。

    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拂在自己酡红的脸颊上,向南紧张得一颗心仿佛都快要从胸口里蹦出来了一般。

    向南眉眼微低,看着他性感的薄唇一点点朝自己的樱唇挪近,卷翘的羽睫紧张的忽闪忽闪着……

    终于,她抗不过他,深吸了口气后,伸出双手,抵在了他的胸前,“景孟弦,你……你要做什么?”

    【跟大家说明下哈,镜子说好的加更,不是加更章节,是加更字数哇!平时都是6000字打底,昨儿是给大家加了4000字凑齐一万字哈!16号会给大家继续加更,至少1万5哈!】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