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敢说你不想要我?——霸道缠绵【1000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弯身,烦躁扯了向南手里还燃着的烟头,不耐烦的扔在地上。请使用访问本站。

    “什么时候学了抽烟的?”他沉哑的声音,从胸腔里愠怒的吐出来。

    向南一窒,他突然出现,让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眼泪,却还在肆无忌惮的往外流,怎么止都止不住。

    “我……”

    向南想要解释,也急着要掩饰,只是话到唇边,却什么理由都想不出来了。

    景孟弦将她拉起来,剑眉紧蹙,目光深深的胶在她身上。

    眼底掠起一丝晦涩,伸手,替她一点点把眼泪擦干,只是,眼泪却越擦越多。

    他终是低低的叹了口气,捧起她的脸蛋,低声劝她,“别哭了……”

    向南将脸埋在他温热的大手里,贪图着此刻这份难得的亲近。

    她真的舍不得放手!

    “对不起……”

    向南哭着道歉,“对不起,我不想哭的,我也不想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可是,一听到他要结婚的消息,一想到他明天就要成为别人的新郎,她的情绪就怎么都压抑不住……

    看着她潸然落下的眼泪,景孟弦只觉喉头酸涩得有些厉害。

    蓦地,他捧起她的脸蛋,情不自禁的,吻住了她苦涩的红唇……

    他突来的吻,让向南哭得更厉害了。

    他的吻,那么温热,像一把炙热的烈火烧在她的唇瓣上、檀口间,几乎是要把她烧熔……

    如果可以,向南多希望就这么融在这个男人所给予的温柔里,即使要把她化了,她也心甘情愿。

    眼泪,顺着向南苍白的面庞,漫进缠、绵的四唇之间,苦不堪言。

    景孟弦猿臂一探,紧紧地烙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往自己怀里一带,让她贴合在自己身上,不留分毫细缝。

    两个人,身体相贴,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温度……

    还有,他那为她而飞速膨胀的下、体!

    向南的脸,透红。

    景孟弦捧高她的脸蛋,肆意的亲吻着她,从唇瓣,捻转到脸颊,再到她敏感的勃项之间……

    那里,突来的湿热感,让向南忍不住无辜的娇、吟出声来。

    他湿热的舌尖,吮过她每一寸颈项间的肌肤,薄唇含、吮着向南那性、感的喉咙,偶尔舔舐,又偶尔啃咬,惹得向南禁不住连连呻、吟出声来,嘴里开始向他讨饶,“别……别这样,孟弦……”

    那种陌生而又熟悉的快、感,真的叫她有些招架不住。

    然,她抗拒的话,却像是一股强劲的催、情、药一般,让景孟弦要她的动作越来越粗鲁而急不可耐!

    他伸手,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向南身上的外套给拉了下来。

    “孟弦……”

    向南吓坏了,才想要阻止他的,却倏尔,感觉腰间一烫,他的大手,早已探进衬衫底里,握住了她的腰肢,甚至于,正一步步往胸口前烫过去。

    向南长吸了口气,眼底的泪水越蓄越多。

    她伸手,慌乱的要去抓他的大手,却倏尔,感觉到胸口一紧……

    她的丰、盈,隔着薄薄的xiong衣,被他紧紧地握在了手心里,肆意揉捏!!

    “孟弦!!”

    向南哭着喊他,“别这样!别这样……”

    景孟弦喉头滚烫,声音嘶哑,“你敢说你不想要我吗?”

    仿佛报复般的,他说着,就伸手,探进xiong、衣里直接捏住了向南粉瑟佑、人的小葡萄……

    “啊……”

    向南低/吟的叫出声,眼眶里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滚落出来。

    倏尔,就感觉胸口整个一凉,待她回神过来,才惊觉自己身上的衬衫,以及黑色的蕾丝xiong衣,全部被他霸道的掀高,那白希嫩美的丰/盈弹跳而出,疯狂的刺激着景孟弦所有的感官!

    下腹急速膨胀,浑身热血沸腾,连漆黑的深潭里都被染上了一层情、欲的绯红。

    他一俯身,张嘴,就吮住了向南那弹跳的粉色葡萄……

    向南浑身一僵,连脚趾都忍不住蜷了起来,身体紧贴在墙壁上,脑袋已然一片空白。

    粉色的小葡萄被景孟弦挑、逗的吞、含着,舌尖一次又一次的舔舐……

    那种湿热的快、感,几乎让向南意识坍塌。

    而他不安分的手,早已落在了向南的腰间,飞速的解开她牛仔裤的扣子,拉下拉链。

    “不要,景孟弦!不要!!”

    向南猛然抽回了理智,在他怀里挣扎开来,然而,回应她的却是双腿间一凉……

    他已然粗暴的将她的长裤褪至膝间,而他纤长的手指,顺势朝向南夹紧的私、密处探了过去,隔着那层薄薄的底-裤,尽情的厮磨着。

    向南怕了,眼泪肆无忌惮的往外流……

    却换来的,更是他变本加厉的挑、逗。

    他的手指直接挑开向南的底-裤,不待她有任何的反应,直直的……朝她紧密的花、穴中,深入了进去!

    “啊……”

    向南含泪娇、喘,呻-吟出声,水眸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不停地求饶,“孟弦,我不要,我不要……别这样子对我,唔唔——啊……”

    她越是求饶,他手指间抽-插的动作,越发迅猛。

    直到感觉到双、腿之间,有粘稠的水渍溢出来,他才放缓了手间的动作,转而顺着那些暧、昧的水珠轻轻摩挲着她的敏感地带……

    他的喉咙,已然沙哑,“都这样了,你还敢说不要吗?”

    向南羞愧难当,头靠墙,咬着唇,闭上那双泪眼,不再去看他,“你真的……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吗?”

    景孟弦眼潭一深,搂着她腰间的猿臂收紧了力道。

    吻,如密雨一般,疼惜的落在向南的面颊上,手却开始解着自己腰间的皮带。

    “别这样,别这样!!!”

    向南慌了,哭得愈发厉害起来,她伸手去推身前的男人,“景孟弦,别这样,我们不该这样的!!你别忘了,你明天就要结婚了……”

    所以,现在的他们,在做什么?

    在他婚前的最后一天温存一下对方的味道吗?

    现在的他们,真正儿像极了那在外面偷、情的可耻男女!!

    其实,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却偏偏……都抵挡不住对方的诱、惑!!

    为什么,有些人明明不能在一起,而老天却偏偏还要安排他们相遇,而后相爱……

    向南的话,让景孟弦浑身一窒。

    炙热的眼潭深得像口千年古井,灼灼的胶在向南的脸上,深沉而专注,甚至是前所未有的较真。

    “尹向南……”

    他沙哑着声音唤着她的名字,继而就听得他说,“只要你说一句,你不要我娶她,我保证……明天的婚礼就永远不会再出现!”

    尹向南,只要你一个确定的眼神,一句确定的话语,哪怕让我背叛全世界,我也心甘情愿!!

    哪怕她已经有了家室,他也会义无反顾的,与她一同背离这份道德底线。

    望着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听着他那足以毁灭一切的宣誓,向南差一点就点了头。

    眼泪,如绝提般涌下来……

    她多想同他说实话,她真的不希望他结婚,不希望从此与他陌路……

    可是,这话她没资格说,她也不能说!

    “我祝你……幸福……”

    向南不知道自己是用一种什么样的语气把这五个字说出来的。

    她只知道,说完这话,她的浑身颤得像抖筛子一般,仿佛五脏六腑都跟着碎了。

    景孟弦深沉的眼潭瞬间陷了下去,一句话,宛若将他从天堂直接拉入了地狱……

    他似还有些不甘心,死死地盯着向南,再一次问她,“这是你的真心话?”

    他的声音沙哑,迷离,闻者而心碎。

    “是!”向南咬着唇,执拗的点头,强逼着眼眶里的泪水不让它们滚落出来。

    暗淡,至景孟弦漆黑的眼底一掠而过,刚还热情的眸色瞬间被冰寒所取代。

    手,替她一点点整理好身上还有些凌乱的衣裳,健硕的身形,彻底从她的娇躯上退离,再抬眸,深沉的眼底已然没了半分情意。

    他转身,往门口走去,却在开门的瞬间顿了下来。

    他没有回头,“尹向南,如果是真心祝我幸福,就别再躲着抽烟了!还有,我不喜欢抽烟的女人,虽然我们做不了伴侣,但我也不希望我曾经爱过的女人成为我最厌恶的人!”

    景孟弦冷沉的说完,旋开门锁,走了出去。

    徒留下向南一个人,抱着冰凉的自己,蹲在角落里,哭得不省人事。

    其实,就在景孟弦转身的那一刹那,向南有见到他的脖子上戴着一根简单的链子,而链子上,嵌着一颗蓝色的吊坠……

    那坠子,就是曾经他送她的那颗海洋之心!!

    ……………

    翌日——

    向南把工作统统塞得满满的,让自己从早到晚都忙得不可开交。

    量了房之后,她一刻也没停歇,直接进入主题,开始想方案,做设计。

    一整天下来,向南不给自己任何喘气的机会,可偏偏,这一天还像过了一年一般,那样漫长无期。

    在s市的这三天,向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

    而关于他的婚礼情况,向南不得而知,但听那日,他与慕少白的谈论就知道会是一场幸福热闹的婚礼。

    终于……

    他结婚了!

    而她,也真的可以彻彻底底的,断了念想了!

    向南一个人拧着行李,打车往长途汽车站去了。

    候车厅里人来人往,要寻个休息椅也不容易,向南站在那里,左顾右盼着。

    “巧。”

    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向南的侧身响起。

    向南错愕的偏头去看,就见景孟弦双手兜在口袋里,一派闲然的站在她的身旁。

    不知是因为结了婚的缘故,还是什么,今日的他,看上去似乎格外的意气风发,那凉薄的唇角此刻似还扬着淡淡的笑。

    向南思绪有些恍惚,心底漫过几许明显的涩然。

    她客气的扯了扯嘴角,微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景孟弦挑挑眉,“送一个来参加婚宴的远方亲戚,刚走。”

    “这样……”

    向南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

    “你回a市?”景孟弦又转而问她。

    “嗯。”

    向南点头,一偏头,瞄见了个座位,微微欠身道,“你先忙,我……去那边了。”

    向南说完,拉着行李就要走。

    然,拉杆却突然就被一只大手握住,行李箱顺势落进了景孟弦的手中去。

    “正巧,我也准备回a市。”

    向南不解的看着他。

    “我开车,一起走吧。”

    他说着,拉着向南的行李就往外走。

    “不用了!!”

    向南赶忙追了过去,按住自己的行李箱,“景医生,你别客气,我已经买过票了,我坐长途车回去就好。”

    “把票退了吧。”景孟弦停了下来,低眉看她,“你不是正好缺钱吗?我载你回去,这钱你也就不用花了。”

    “这是公司的钱。”向南忙找借口。

    景孟弦好整以暇的觑着她,“看吧,公家的钱就不是钱,对吧?”

    “我不是那意思。”向南头皮发麻,“总之,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

    “走吧!”

    景孟弦根本不给向南反抗的机会,拖着她的行李就往停车场走去,“尹向南,我一个人开这么长的路,没人陪我说话,我怕我会睡着。”

    向南追着自己行李在后面一路小跑着,“曲小姐呢?她不是也一直在a市吗?你们不一起回去?”

    “嗯,她忙着善后,一时间走不开。”

    也是,婚后很多琐碎的事儿是需要处理的。

    “要不你随便在车站拉个去a市的旅客吧,他能陪你说话,你还能挣点小外快,是不是?景医生,我求你把我行李还给我,行吗?我真坐大巴回去!喂,你干嘛,干嘛!!”

    向南话都还来得及说完,就见他直接开了尾箱,将她的行李塞了进去,她这才冲过去想要阻止的,然尾箱盖却已经被他死死封住,上了锁。

    “你就是我在路上随便拉的旅客,虽然赚不了小外快,不过一路上我要想睡着,大概是不太可能的了!另外,我累了还能给我当当司机,上车!”

    景孟弦说着,就兀自上了驾驶座去。

    向南呆呆的站在车身旁,咬着唇,怨念的瞪着他。

    “不上车?”

    景孟弦挑挑眉。

    她能不上车吗?她所有的东西统统都塞在刚刚那被锁起来的行李箱里面了,包括她的钱,还包括她的车票!

    “你先把尾箱打开,就算我上车,我也得先把票退了吧?那票还在那行李箱里呢!”

    她说得可真是大实话。

    “票不退了,反正花得也是公家的钱!”

    “……”

    景孟弦说着,已经开始发动引擎。

    “喂!!”

    向南还在垂死挣扎。

    “上车。”

    最后,她终是拗不过他,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去。

    向南决计在车上不同他多说一句话,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到了服务站的时候,景孟弦将车驶进服务站的停车场里,兀自下了车去,见向南完全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他敲了敲她的玻璃窗,替她将车门打开,“下来走走,坐了几个小时了,你也不嫌累?”

    向南别开脸去,没有理会他。

    “出来透口气。”

    他耐着性子,继续同她说话。

    向南完全置若罔闻。

    景孟弦将身子懒懒的倚在车门上,挑挑眉,问她,“你那天哭,是因为我要结婚了?”

    这话一出,向南果然有了反应。

    她转了头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景医生,结了婚的人,脸皮都会变得像你这么厚吗?”

    “那得问问人家戴亦枫。”

    “……”

    向南懒得跟他争论了。

    “尹向南,要不你给我做情妇吧!就是那种不见光的地下情人……”景孟弦眯着眼,揶揄的问着她。

    向南皱眉,愠怒的瞪他,“景孟弦,你侮辱我没关系?可你别忘了你昨儿才结的婚!!”

    景孟弦肆意的笑了起来,倏尔伸手,一把将车里的向南打横抱了出来,“逗你玩儿的!出来走走吧,别在里面闷坏了。”

    向南没料到他会突然这样,脸倏的就红了,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了出来。

    那飞速避开的模样,俨然视他如蛇蝎。

    但景孟弦似乎根本没在意,也不再搭理她,就兀自到一旁的吸烟区里抽烟去了。

    而向南对于他那句做情妇的话,还心有余悸,心里顿生几许悲凉来。

    数个小时之后,车子顺利的驶出高速公路,往市中心里开去。

    “你去哪?我回医院报到,先送你回家?”景孟弦握着方向盘,偏头问她。

    “我也去医院。”

    向南现在迫不及待的要见到她的阳阳了。

    景孟弦透过后视镜觑了她一眼,掀唇,凉薄一笑,“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戴亦枫?”

    向南愣了半秒,掀了掀嘴角,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尹向南,能不能给我一个理由,你每天这么日日夜夜拼命赚钱到底在图什么?戴亦枫不给你钱花?如果他连这点最基本的都满足不了你,那你当年为他而背叛我,是不是也太可惜了些?至少你要钱,我一分不会少。”

    景孟弦的嘴角浮着明显的讥诮。

    向南吸了口气,胸口有些沉重,“是我们的一位亲人生病了,他需要很多救命的钱,亦枫已经尽力了,不管是金钱上,还是精神上……”

    说到这里,向南的眼眶不自觉就湿了一圈,她继续说,“其实钱对我们而言不重要,如果钱能换来亲人的健康,即使我们再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

    景孟弦有些意外于这个结果,“所以你把海洋之心卖了也是为了救你的亲人?”

    “是。”

    向南点头,却还不忘解释,“但我没卖它。”

    即使如此,让她欣慰的是,那颗海洋之心没丢,也没落到别人的手中去,至少,还在他们之间。

    “嗯……”景孟弦沉吟一声,点了点头。

    突然就明白了,她当卖海洋之心时的心情。

    “我能不能问问是你们什么亲人?”他就是单纯的好奇使然。

    向南怔了半秒,有一抹不自在从她的眼底掠过,然正忙着开车的景孟弦却无法见到。

    “一位至亲。”

    向南回答得模棱两可,末了,淡淡一笑,“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这个话题听起来有些沉重,我不太想提。”

    “嗯。”

    至亲,在景孟弦看来,大概就是父母双亲了。

    也难怪她会如此拼命!

    景孟弦的眼潭暗下了几许,他想,如果打从一开始,她嫁的人是自己,她的生活会不会就变得好过一些?至少,不需要她如此卖命的去赚治病钱!即使他再穷,他也决计不会舍得她这样的。

    …………

    车,才一驶进医院停车场,景孟弦下车去替向南拿行李,就见云墨和杨紫杉屁颠屁颠的朝他奔了过来。

    “景老师,新婚快乐!!”

    杨紫杉甜甜的喊着。

    “老二,新婚性福啊!!”云墨一脸暧昧的笑着,勾上景孟弦的肩膀,“咱嫂子呢?”

    他探着脑袋,就往副驾驶座看去,“嫂子,赶紧下车呗,还害羞什么呀!”

    结果,直到见到下了车来的向南时,云墨一下子缄默了。

    “向……向南姐。”

    杨紫杉窘迫的喊了一声,末了,还不忘踹了云墨的屁股一脚。

    景孟弦站在那幸灾乐祸的笑。

    向南的脸颊有些发烫,“那个……我……我刚好去他们s市出了趟差,恰好就给遇上了,然后就一起回来了,你们别误会,我……我们……”

    向南尴尬得有些语无伦次,冲对面的景孟弦投去求救的视线,而他却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更别提要来替她解围了。

    “向南姐,你别解释了,我们不会误会的!”杨紫杉忙替她圆场。

    脑外科的医生护士们其实谁都清楚,这个叫尹向南的女人或许才是他景医生心目中的最爱,只是,他们俩却不知因为何故,偏偏就是不能在一起。

    “老二,看你一副意气风发,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就知道你这两天过得特性福!”

    大老远的,蔡凛就朝景孟弦喊着,然,一见身旁的向南时,他也同云墨一样,喉咙里像咽了只苍蝇,立马就噤了声,末了,才心领会神的叹了一句,“原来如此,老二你行啊!新婚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啊!”

    景孟弦不以为然,淡淡问他道,“没婚也称得上新婚生活?”

    他的一句话让所有人费解的愣住,尤其是向南。

    “什……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没婚啊?喂喂,说说,说说什么个情况?”

    蔡凛八卦的凑了过去,杨紫杉也好奇的探着脑袋,一脸欣喜,“哇,景老师,你为咱们向南姐取消婚礼啦?”

    向南一听这话,脸倏尔更红了。

    她仓惶的看着对面的景孟弦,冲他道,“你别乱开玩笑。”

    向南嘴上虽是如此说的,但其实她与蔡凛他们一样,对于他这突来的话,好奇得不得了。

    “我没结婚。”

    景孟弦肯定的回答他们。

    所有的人一脸唏嘘的望着他,转而又看向向南。

    向南一脸无辜,一颗心却紧张得宛若随时要从心口里蹦出来。

    “别看她了,这事儿与她无关。”景孟弦单手拉着向南的行李,另一只手兜在风衣口袋里,脚步从容的往医院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解释,“昨天早上还没来得及举办婚礼,语悉的爷爷就突发心肌梗塞,当场过了。”

    “……”

    这……到底怨谁没福气?

    所有人囧!

    “依我们s市的风俗,亲人过世,子孙都得戴孝百日,所以,这一百天之内,我们也不可能再完婚了。”

    向南听到这个消息,要说自己心里没有一丝丝的欣喜,那绝对是假的。

    果然,爱情都是自私的!

    此刻的心情,她当真不知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五味陈杂,什么味儿都有。

    只是,所有的事情发生得极具戏剧性,而向南的心情也是一路跟着起起伏伏,患失患得的。

    景孟弦见所有人还愣在原地,没有跟上来,他停下了脚步,看着他们,“怎么?”

    “没。”云墨笑起来,率先跟上他的步子,一边走一边道,“果然,人逢喜事精神爽!是吧?老三。”

    “是!难怪意气风发的很!”蔡凛完全赞同的点头。

    “那景老师,本来我们大家是来恭贺你新婚快乐的,既然你没结婚,那咱们还是先走了,对了,曲小姐爷爷那事,节哀。”

    说完,杨紫杉一手拉着云墨,一手扯着蔡凛就往匆匆往医院里头去了。

    就听得云墨还在那不甘心的喊,“老二,要套套,楼上多的是!还有二十几箱在那等着你呢!!”

    “……”

    向南默,脸颊有些发烫。

    寒风里,景孟弦一派优雅的站在那里,单手撑在行李拉杆上,另一只手兜在风衣口袋里,眸微低,视线促狭的落在向南的身上,“几十箱套套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

    “……”向南囧。

    这事儿能怨她吗?

    她伸手去拉他手里的行李,“我自己来吧。”

    景孟弦没动,手依旧撑在行李杆上,没松开来,目光直直的凝住眼前有些心慌,却还在强装镇定的女人,“尹向南,听到我没结婚消息,开心吗?”

    他挑眉,直截了当的问她。

    向南一愣,心虚的扯了扯嘴角,“景医生结不结婚,应该跟我关系不大吧?”

    “呵……”

    景孟弦凉凉一笑,笑得意味不明的,顺手就将行李递给了向南,“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你去忙吧。”

    景孟弦头亦不回的走了。

    看着微风中那道挺拔的身姿,向南突然觉得今天的天气似乎变晴朗了些分。

    向南拧着行李,才上住院部十楼,小美就焦灼的冲她迎了上来,“向南姐,你回来的正好,我正准备给你电、话呢。”

    向南见小美这副心急的模样,心陡然一沉,“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她几乎小跑起来,就往阳阳的病房奔了过去。

    “向南姐,你先别激动,阳阳现在不在病房,他……他已经被送进抢救室了……”

    小美的一句话,让向南脚下的步子猛然一顿。

    眼潭一暗,面色瞬间惨白,雾气顿时笼上向南灰色的眸瞳里。

    “阳阳突然全身发热,淋巴肿大……”

    “小美,别说了,我……我不想听……”

    向南颤声阻止她。

    深呼吸了口气,强忍着眼帘里的泪水,往抢救室走去。

    心脏,不停地颤抖着,摇摇欲坠的感觉,让她难受到了极点。

    没有人会知道,那种每天活在惶恐中的生活是怎样的黑暗……

    她每天拼尽全力,不留余力的赚钱给阳阳治病,她那么那么努力,即使再累再苦再痛,她也从不允许自己喊出来,可是……这么努力的她,却偏偏怎么都得不到老天爷的青睐……

    老天爷随时都可能把小阳阳从她生命里带走,而她……却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一整天,向南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

    小阳阳的情况时好时坏,从抢救室里出来之后就被直接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向南连看他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她甚至都不清楚,她的宝贝阳阳,自己到底还能看几眼……

    坐在病房外的长廊椅上,向南一次又一次的逼迫着自己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如果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不坚强,那病房里才不过三岁大的小阳阳,你凭什么教他坚强!!

    “南南……”

    戴亦枫穿着无菌服从重症监护室里走了出来。

    向南急忙迎了过去,“他怎么样了?”

    “没事,别激动,先坐下。”

    戴亦枫示意向南坐下,将口罩取了下来,握在手心里,“阳阳挺好的,没咱们想的那么严重。”

    他的声音,沙哑得有些厉害,而后抓起向南冰凉的手,握在自己温暖的大手中,“那个……南南,以后要没有什么必要的话,就别出差了,阳阳……这几天,怪想你的。”

    “对不起……”

    向南一听这话,蓦地就哭了,眼泪‘啪嗒啪嗒’的往外涌,“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我不会再离开他半步……”

    “好好陪着他。”

    戴亦枫握着向南的手,越发紧了紧。

    向南一怔,面色陡然一白,“亦枫,你这话……是不是因为阳阳……”

    是不是因为阳阳……其实根本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向南已经完全泣不成声,后面的话,她作为一个母亲,怎么样都问不出口。

    戴亦枫抿着唇,不说话。

    不说话的意思,就等同于默认!

    向南摇头,声泪俱下。

    她不敢去设想,阳阳的生活迹象一点点从自己的生命里消失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洗漱台上不再有他小小的牙刷?阳台上不会再出现他那些可爱的小衣衫?饭桌上少了一副小碗筷?从此再听见有人在身后喊妈妈的时候,是不是也只能茫然张望,却不见他的小身影……

    向南捂着嘴,试图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然心弦的崩溃,却让她怎么都抑制不住,眼泪如决堤般涌了出来。

    “亦枫,我还能为他做点什么吗?我不想他走,我不想他走啊……”

    向南像孩子一般耍着赖,可是,她其实比谁都清楚,这不是她耍耍赖就可以得到满足的事儿。

    戴亦枫心疼的替她拭泪,长叹口气,犹豫了半会,才道,“南南,我们现在在这里干等着适合的骨髓配对,确实不是个办法,守株待兔只会把阳阳的时间磨完……”

    戴亦枫说着,艰涩的抿了抿唇,“其实现在还有一个办法,只是……”

    他的眼潭,晦暗了几许。

    “你说!!亦枫,不管什么办法,哪怕就是要了我的命,我都愿意放手一试的!!”向南激动得热泪盈眶。

    “再生个孩子!”戴亦枫深吸了口气,看定向南,一鼓作气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同景孟弦再生个孩子!同胞的脐带血有25%的吻合机会,而非亲属间的配对成功率仅仅只有十万分之一,所以,我以为与其在这里等着那十万个人,还不如自己给阳阳创造生命的机会!”

    戴亦枫知道自己提出这个办法就意味着自己永远失去对面这个女孩了,可是,面对一条生命,他又怎能把自己的私情摆在前面呢?

    何况,这个优秀的女孩,他从来也没得到过,又谈什么所谓的失去呢?

    戴亦枫的话,让向南彻底惊住。

    她怔忡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戴亦枫,艰涩的扯了扯嘴角,“亦枫,别……别开这种玩笑……”

    【咳咳咳,人人都说生一子救一子的情节必出,那镜子就不客气了,哈哈哈!洒一泼狗血再说。加更加更啦!】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