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缠人是一门艺术——他要结婚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关于尹向南的存在,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曲语悉是决计不会告诉温纯烟的!

    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自己与景孟弦的婚姻纯靠温纯烟一手搭桥,而温纯烟的手段,太狠,太残忍,也太直接,一旦伤了这个女人,触到了他景孟弦的底线,恐怕他会同温纯烟直接来个鱼死网破,而自己与他的婚姻也会彻底告吹,所以,她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决计不会让自己冒这个险的!

    这样的女人,就该慢慢的玩死她!!

    ……………………

    隔日,脑外科办公室——

    玻璃门被推开,有医生探着脑袋往里面喊,“景医生,一楼有你的快递,赶紧下楼签收一下。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景孟弦搁下手中的病例表,有些狐疑,“我的快递?”

    “嗯。快去看一下吧!”

    “好的,谢谢。”

    景孟弦起身,双手兜在口袋里,就往一楼去了。

    才进一楼大厅,就见一群医生护士们围在前台,议论芸芸着。

    “哇靠,景医生会不会太厉害了?”

    “哇塞,景医生那儿一定特别牛,好想看一看,摸一摸啊……”

    “你们说景医生会是一夜几次郎啊?买这个多,我的天,不会一夜五次郎吧?”

    远远的,景孟弦就听到一群小护士们在花痴着什么,总之,不知她们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反正他这个听者是觉得挺害臊的。

    “聊什么呢?这么闲,今儿都不值班?”

    景孟弦兜着双手,泰然自若的朝她们走了过去。

    “啊……景医生好。”

    女孩儿们一见当事人过来,小脸儿陡然臊红一片。

    景孟弦挑眉微笑,看向前台的小姐,询问道,“小秦,听说有我的快递?”

    “啊……是。”

    小秦的脸蛋上露出几许尴尬来,异样的眼神打量了一眼景孟弦,而后,指了指前台前一堆货箱,“景医生,就……那些。”

    景孟弦顺着她的视线将目光挪过去,下一瞬,眉心突跳,眼角抽了几抽。

    赫然印入眼底的是‘‘迪世邦’避-孕套’的字样,而后,尾边还跟个偌大的‘景孟弦亲启’,‘景孟弦’三个大字写得巨大,那模样仿佛是唯恐旁人不知这东西是他的一般。

    景孟弦揉了揉眉心骨,有些头疼。

    无疑,这是尹向南在报复他昨晚的恶劣行径!但,这手段也未免……太阴损了!!

    “景医生,你要不要再去叫几个同事过来帮忙啊,我看你一个人应该搬不了这么多吧?”前台的小秦善良的提醒他。

    景孟弦勉强扯出一抹干笑,“我自己来想办法,就不麻烦别人了。”

    “景医生,我来帮你吧!”周边有小护士们开始踊跃报名了,说着,抱起一箱避-孕套就屁颠屁颠朝他奔了过来,一脸害羞的瞅着他,“景医生,走吧。”

    “我也来,我也来!”

    “……”

    然后,整个情景就变成了这样……

    他景大医生的身后跟着一长串抱着避-孕套的小护士,每一个小护士们脸上全是一脸的绯色娇羞,而他,此刻的景大医生像不像个等着临幸她们的医冠禽兽?

    这画面感,着实有欠和谐。

    他不着痕迹的深吸了口气,冲所有热心的女护士们谦和一笑,故作从容道,“谢谢大家的热心帮忙,不过,都放着,我自己来!”

    而后,他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给云墨,压低声音道,“赶紧的,叫上蔡凛,一起下来。”

    云墨和蔡凛下来之后,见到楼下这阵势,就差没直接笑喷了过去。

    “来,美女们,把套套全部放下吧,这事儿咱们男人自己来!”云墨笑着从小护士们手里接过那一箱箱的避-孕套。

    几个人麻着头皮,搬着几箱避-孕套,在医院里招摇过市,惹得人频频侧目相看。

    一进电梯,云墨就笑得前仰后合,“行啊,老二,这么厉害,看来这声‘老二’还真没白叫啊!”

    云墨说着,还不忘暧昧的盯了一眼景孟弦下腹处的‘老二’。

    景孟弦一张脸黑成了锅底,扯唇冷冷一笑,不应他的话。

    云墨被他这副冷澈澈的态度给吓到,背脊一片寒凉,但还是麻着胆子凑了过去,“老二,说真的,你没受什么刺激吧?突然买这么多避-孕套……咳咳咳,你这是要在床上把人做死的节奏啊!”

    云墨的话,惹得蔡凛在一旁捧腹大笑。

    景孟弦的视线一直定格在电梯的楼层数字上,听闻云墨的话,他挑眉,凉凉的掀了掀唇角,“你也觉得我应该把这人直接弄死在床上是吧?”

    “……”

    云墨缩了缩脖子,“我个人觉得曲小姐太娇弱,可能扛不起这项重任。”

    景孟弦嘴角的笑容越发肆意,“我相信尹向南不会负我所托的!”

    云墨和蔡凛齐齐吞咽了一口口水……

    所以,景医生这不仅仅是要弄死尹向南的节奏,还是要出轨的节奏啊!

    一万两千只,晚上他定会替向南默哀的。

    而这时,正在公司里专注的画着设计图纸的向南,突然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惹得她不停地抽纸巾擦鼻子。

    谁呢,这么想她!

    “向南,总监找你,赶紧进他办公室一趟。”刘蒙蒙喊了她一声。

    “哦,好呢!”向南随手将纸巾扔进垃圾桶里,起身就匆匆往李建成的办公室去了。

    礼貌的敲了敲门,推门走了进去,“总监,你找我?”

    “嗯,坐。”

    李建成示意向南坐下。

    向南也没客气,就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来,看一下这个方案。”

    李建成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她,“上头刚分下来的案子,一间星级酒楼的设计案。”

    向南翻开一看,鄂住,“s市的?”

    “对。今天已经同s市那边谈好了,明天一早派人过去看房,所以,这案子还得麻烦你领着团队去一趟,汽车票财务部那边已经订好了,明天早上八点的车。”

    “总监……”

    向南抿了抿唇,有些为难,“这事儿能让姗姗跑一趟吗?我这……”

    “你不愿意出差?”李建成一脸严肃的看着向南,末了,搁了手里的笔,问她道,“还是担心你儿子吧?”

    “嗯。”向南诚实点头。

    “向南,你也知道,这是公司的决议,不是你我能做主的,那边的人是看了你的设计稿之后才挑中了我们公司,所以,明天的事儿,你怎么都推脱不了,虽然孩子的事儿是正事,但作为公司的一员,这也是正事!要不这样吧,我向上头申请一下,让你在s市最多呆三天,后续的事,先让团队在那边扛着,你先回来,这样总没问题了吧?”李建成做了让步。

    “好的,谢谢总监的体谅。”

    “嗯,那没什么事了,你先出去吧。”

    ……………………

    晚上,向南在医院里陪阳阳,难得的,尹若水也在。

    但一整晚她都显得有些魂不守舍的,情绪也格外的低落,总不知在想些什么。

    “姐,我不太舒服,出去透口气……”

    尹若水说着就出了病房去。

    向南有些不放心,哄了阳阳睡着了以后,便出去找她。

    却不想,才一走到长廊的尽头,就撞见了她与景孟弦。

    “景医生!”

    景孟弦是背对着尹若水的。

    听闻尹若水叫他,他分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脚下的步子依旧往前走着。

    “景医生……”

    突然,尹若水几个箭步冲了过去,紧紧地从身后搂住了他精壮的腰身。

    向南一窒。

    “你真的要结婚了吗?”

    尹若水哭了。

    她的手臂,将他抱得很紧很紧。

    那模样,宛若是唯恐他会随时消失不见了一般。

    景孟弦不耐烦的皱紧了眉头,伸手,绝情的一点点掰开尹若水抱着自己的手臂。

    “尹二小姐,麻烦你自重!”

    他的声音,冰冷得没有分毫温度。

    “我不要!我不要……”尹若水耍赖般的缠着他,死都不肯放手,“景医生,我不要你结婚!呜呜……”

    景孟弦耐着性子甩开她的手,转身,看着眼前泪眼涟涟的她,清隽的面庞上不带分毫表情,“尹若水,是我之前那些话说得还不够直接吗?”

    他平静的语气,淡得像白开水,“如果是,那我再重复一遍。”

    景孟弦落在尹若水身上的视线,凉得没有分毫温度,也没有分毫的情感,更没有任何的涟漪,“你不是我的菜!从头到脚,你都没有一个地方是能入我的眼!说好听一点是,我觉得你难看!说得难听一点的,是你尹若水根本配不上我!别再不知天高地厚的缠着我不放,不管我结婚与否,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懂了吗!!”

    果然,听完景孟弦的话,尹若水面色惨白,整个人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向南终究有些听不过去,看不过去了!

    她一步冲上前来,将哭花的妹妹护在自己身后,吸了口气,迎上景孟弦微鄂的视线,冷凉道,“景医生,说话是一门艺术,你能不能对这门课程稍微讲究一些?”

    景孟弦低眸,将视线落在向南那张声讨的面容上,勾了勾嘴角,肆意的笑了,“尹小姐,那能不能拜托你好好教教你妹妹,缠人其实也是一门艺术,你看能不能让她对这门课程也稍微讲究一点?”

    从前他也是被尹向南这么缠着不放的,可为什么当时的他只除了拿她没办法之外,就没有分毫的厌恶之感呢?

    “……”

    向南深吸了口气,自觉有些抗不过这家伙这张阴损的利嘴。

    尹若水苍白得面色此刻如死灰一般,她像是被景孟弦这些话深深的刺伤了,眼泪不停地往外涌,但她还有些不甘心,“景医生,我真的就那么不讨你喜欢吗?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好,我改还不行吗?”

    景孟弦正了正身子,敛眉,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要不你跟我说说,你喜欢我哪儿,我来改,行吗?”

    “景医生,你别太过分了!”

    向南忍不住插话,维护自己的妹妹。

    景孟弦凉淡的瞥了向南一眼,又将目光冷凉的落在尹若水身上,绝情道,“拿着自己的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还总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却不知道在你尹若水看来这是爱情,但在我景孟弦看来,你这是烦!在别人眼里……”

    说到这,他顿了下来。

    目光转移到向南身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再继续后续的话。

    后续的话是,‘在别人眼里,你这是犯贱!’,但他不想看尹向南那副声讨他的表情,所以,他尽可能的收了嘴。

    向南深知他的嘴有多毒,虽然不知他接下来的话是什么,但她知道从他嘴里出来的,就绝对不会有一句是好听的。

    “景医生,是我们冒昧了,抱歉。”

    向南拉着尹若水的手就往长廊的另外一头走去。

    “姐,你别拉我!!我不走,你别拉我!!”

    尹若水奋力的甩着向南的手。

    而景孟弦就站在长廊的这头,淡淡的看着,看着向南那道不肯屈就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

    烟潭的眸色,稍重了些。

    他转身,直接进了电梯中去。

    那天,尹若水哭了整整一夜。

    因为,第二天景孟弦就要回s市同曲语悉完婚去了。

    向南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消化这个消息的……

    尹若水哭了一夜,她也就陪了一夜。

    清晨,薄薄的晨曦透过迷离的雾霭,从窗中映射进来,筛落在窗边向南的身上,如同给她铺上一层金色的薄纱……

    她怔怔的望着窗外那轮璨然的太阳,蓦地,就红了眼去。

    他终于要结婚了……

    这样,她是不是真的可以彻彻底底的死心了……

    向南伸手,将自己清冷的身躯抱住一团。

    初冬的清晨,有点冷。

    这会,兜里的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是公司同事打来的。

    “向南,在哪呢?我们该往长途车站去了。”

    “好的,我马上就到。”

    向南拿了行李,走近小阳阳的床边。

    小家伙还在安逸的睡着,睡梦中,纷嫩的小嘴儿嘟着,可爱透了。

    向南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伸手,不舍得摸了摸小家伙光秃秃的小脑袋,末了,低头在他白嫩嫩的脑门儿上轻轻落了好几个吻,“宝贝,妈咪不在的这三天里,一定要好好照顾着自己,要乖乖的等妈咪回来……”

    她说着,又不放心的替小家伙将被子压好,“妈咪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阳阳身边的。”

    “再见……”

    向南的声线已经不自觉有些喑哑。

    三天……

    对于他们母子而言,长远得就像三年!

    更何况小向阳的三天……对她而言,更是矜贵到无价!

    眼眶湿了一圈,她转身,拧着行李出了阳阳的病房去。

    坐在开往s市的长途汽车上,向南从来没觉得心情像此刻这般沉闷过。

    她不知是四年后再回s市的缘故,还是因为……他要结婚的缘故……

    头靠在车窗外,呆滞的望着高速公路边上那些萧条的景色,不知过了多久,许是真的累了的缘故,向南终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车已经停进了s市的长途汽车站里。

    “到了。”

    同事们开始纷纷拧行李下车,向南也尾随而下。

    站在车站里,抬头,看一眼s市的天空,那里灰蒙蒙一片,宛若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这里,仿佛一切都变了,却又似什么都没变。

    仿佛间,她又回到的那年那月那日那个春假……

    那时候,他景孟弦还不是她尹向南的男朋友。

    她搭长途车回a市,一干好友拉着景孟弦来送她,每一个朋友都不舍的来同她道别,除了他。他就那么淡漠的站在人群最末端里,没有要上前来的意思,当然,也更没有要来同她道别的意思。

    他俨然就是陪着朋友来道别的路人而已。

    所有朋友道别完毕,向南也该进车站了,目光不舍的落在不远处的景孟弦身上,还在期望着他能走过来同自己道个别,哪怕就同她说一句话,她都满足了。

    但,她的希望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彻底落空了。

    “我还有事,就不同你们一块回去了。”景孟弦同朋友招呼了一声,头也没回,就出了候车室去。

    看着他的渐行渐远的身影,向南把失落写进了眼里。

    朋友全都走了,离开车还有十来分钟,她又候了一会,这才拉着行李过安检,直接进了车站里头去。

    正预备跨上大巴车的时候,倏尔,听得有人在身后喊她。

    “尹向南!”

    那一刻,向南几乎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那熟悉而略带冰凉的声音,除了他景孟弦又还会是谁呢?

    向南惊喜的回头,就见他提着一个白色的购物袋正直直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景孟弦……”

    向南欣喜的唤着他,所有的雀跃都写在了脸上。

    而相对于她的开心,景孟弦就显得平静多了,目光落在向南那张因寒冷而冻得通红的脸蛋上,眉头蹙了蹙,“如果一开始不知道我会过来,你会不会多裹几件衣服?”

    景孟弦直白的话,让向南脸一红。

    确实,就是因为一早听说他会来,所以这才刻意把自己装扮得细致精美一点。

    白色蕾丝连衣裙打底,裹着一件卡其色修身长风衣,而下面就是一条半透明的黑色蕾丝长袜,性感的装扮衬得她整个人纤长而美艳,但也冻得她够呛。

    景孟弦将手里的东西搁在向南的行李箱上,提袋里都是些吃的喝的。

    他毫不犹豫的取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替向南熟稔的裹上。

    向南受宠若惊的瞪着他。

    她呆滞的站在那里,痴痴的望着近距离这张帅气的面孔,任由着他的手在自己的脖子上随意摆弄着,而她的心脏……早已不知在何时停止了跳动。

    颈项间,充斥着他的温度,直往她的胸口处烧去,让她冰凉的身体瞬间热得发烫。

    “到家以后给我电话。”

    他说得那么平静,也那么理所当然。

    推荐美文《豪门日日欢:总裁,似虎如狼》——拿什么虐死你,我的爱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