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安全套的使用方法——尹小姐请以身试教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牵着阳阳的小手,一路随着他往他的病房走去。请使用访问本站。

    却不料,才一走到住院部门口,竟然就撞见了曲语悉,还有温纯烟。

    “妈?”

    在见到对面这位雍容华贵,气质端庄,眉宇间敛着几许不易亲近的贵妇时,景孟弦着实有几分意外的欣喜,“您怎么过来了?”

    “儿子……”

    温纯烟一见自己多日未见的宝贝儿子后,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一伸手就将面前的景孟弦抱了个满怀,“想死妈了!想死妈了……”

    “妈,您过来怎么都没给我打个电话呢?这都下班时间了,也不怕跟我错过了。”

    “伯母说想给你一个惊喜,就让我没给你打电话,这不,又惊又喜的吧!”曲语悉笑着在一旁解释着,末了,这才注意到景孟弦脚边的小男孩,“哇,这哪里来的baby啊?长得好可爱!粉纷嫩嫩的,像个瓷娃娃。”

    “小阿姨好。”

    阳阳礼貌的鞠躬同曲语悉打招呼,又看一眼她身旁的贵妇人温纯烟,抱着小鱼缸又是一个礼貌绅士的半鞠躬,“奶奶好。”

    温纯烟皱眉,淡漠的瞥了一眼脚边的小向阳,不快的扯了扯身上的披肩,冷哼道,“这声‘奶奶’可不是你能随便叫的!”

    敏感的小向阳似感觉到了温纯烟对他的冷淡与厌恶,他有些不安的抬头看了看身边的景孟弦。

    “妈,你别这样,他只是个孩子!叫您一声‘奶奶’也无可厚非。”

    景孟弦摸了摸小向阳光秃秃的脑袋,安抚着他。

    而就在这时,向南恰好下楼来寻小向阳,电梯门一开,她一眼就见到了厅里这副情景。

    她整个人一惊,面色陡然一白,有一秒的,脑袋几乎处于当机状态。

    温纯烟……

    那个曾经拿着小向阳的生命,一而再再而三对她进行威胁恐吓的女人!

    而此时此刻,她的小向阳就直直的站在了那个女人的脚边。

    向南慌得浑身颤抖,她不停地在心里安抚着自己,试图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一些,只是,眼眶却抑制不住的湿了一圈。

    她是害怕的!这种恐慌已经整整四年没再经受过了,突然来临,让她再次慌了手脚。

    她差一点就直接冲过去,把她的小向阳护了起来,但温纯烟的话,让她及时止住了步子。

    “这哪来的野孩子,你还替他说话!”温纯烟尖声斥责着自己的儿子。

    话语,刻薄难听。

    向南的眼潭愈发晦涩了些,但悬在喉咙眼里的心脏也在这一刻稍稍落下了些分。

    这话也就证明,她温纯烟根本还不知道小阳阳到底是谁的孩子。

    向南找了个角落,把自己挡了起来。

    “妈,他不是什么野孩子,他是咱们医院的一名病患。”景孟弦解释。

    “病人你还牵着他?”温纯烟的眼底流露出明显的厌恶来,“快点,松开他的手,万一人家得的是什么传染病怎么办?你赶紧松开!我都说了,叫你别当这什么医生,你非不听!”

    温纯烟说着,就用力去扯小向阳的手。

    顿时,他白白嫩嫩的小胳膊上就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向南在一旁看着,感觉整颗心脏都似被一根细弦紧紧勒着一般,疼得她浑身发怵。

    她恨不能一步冲过去,推开对她儿子动手动脚的温纯烟,但还不待她挺身而出,就有一只大手已然抢在了她的前头。

    “妈,你别闹了!!”

    是景孟弦。

    他将温纯烟的手从小向阳的胳膊上挪开,“他只是个无辜的小孩子,他不是您嘴里的野孩子,也没得什么传染病,您不需要对一个孩子也这么刻薄!”

    说完,他又将小向阳的胳膊检查了一番,见没什么大碍,这才放心了下来。

    要真被弄得受个什么伤的,他怎么跟人家母亲交代呢!

    “你……”温纯烟气急,“为了这么个野孩子,你还跟妈呛声?”

    “孟弦,你少说两句……”曲语悉忙当和事佬,拉了拉景孟弦,压低声音道,“伯母好不容易来一趟,别把关系弄僵了。”

    “妈,我不是那意思。”

    景孟弦的脸色缓和了些,“我先送这孩子回病房,你们在门口等我一会。”

    “不就一孩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语悉,你必须给妈争点气,你跟孟弦结完婚后,就马上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孙子给我!”

    曲语悉听了景纯烟这话,脸都红了,她乖巧的应了一句,“伯母,我……我们会努力的。”

    “还叫什么伯母,一个星期后就是我们景家的人了,得改口叫‘妈’了!”

    “是。妈……”曲语悉羞答答的叫了一句。

    景孟弦没有理会两个女人的对话,牵着小向阳就往电梯口走去。

    小向阳捧着小鱼缸,一边走,一边仰头问他,“景叔叔,那个漂亮阿姨就是你的女朋友吗?”

    “嗯,对。”

    “你要跟她结婚了?”小家伙八卦的问着他。

    “对。”

    “那你喜欢她吗?”小家伙又继续追问。

    景孟弦低头,看一眼脚边的小向阳,末了,点了点头,“嗯,喜欢。”

    只是,喜欢却永远无法夸张成爱。

    “那就好……”小家伙点了点小脑袋,又继续说,“那我就不把我妈咪介绍给你认识了。”

    说这话的时候,小家伙的语气里隐隐间似乎还有些遗憾。

    电梯门阖上,将他们一大一小后面的对话一一阻隔在了门内,向南也已经听不到了。

    她倚在冰冷的墙壁上,捂着凛痛的胸口,长长的吐气。

    面色,白得像纸,没有分毫血色。

    耳畔间,还是温纯烟的那些话……

    所以,一个星期之后,他和曲语悉真的要结婚了?!

    还有他那句毫不犹豫的‘喜欢’,当向南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胸口突然袭来的一抹钝痛,那里仿佛被大石压着一般,让她完全透不过气来。

    ………………

    景孟弦载着曲语悉和母亲温纯烟在整个a市里兜了大半圈,最终,选在了一家上好的五星级国际饭店用餐。

    “妈,您怎么这个时候突然过来了?”

    景孟弦绅士的替母亲和曲语悉将椅子挪出来。

    “嗨,还不是担心你们这两位大忙人会忘了自己的婚期!这都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也不见你们有回家的动向,我这是急了,才往这边赶的。什么情况?孟弦,婚假请到了吗?”

    景孟弦用消过毒的热毛巾擦了擦手,“请到了,三天时间。”

    “三天?”景纯烟不满意了,“不行,时间太赶,回头我让你爸的秘书给你们领导打个电话。”

    “妈,别这样。”景孟弦有些头疼,但他没表现出来,只好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自己的母亲,“是这样子的,在您没来之前呢,不巧我刚好生了场病,然后院里为了给我充足的休息时间,所以直接放了我半个月的大长假,直到前两日我才复工,所以我现在手头上的事情多到根本支不开身,能有三天假,院里都已经很给面子了,所以您真不需要再让爸的秘书给领导们打电话了。”

    “你生病了?”温纯烟心疼的摸了摸自己儿子这张英挺的面孔,“我说怎么感觉瘦了不少!那你现在病全好了吗?唉,生个病也不见你们谁给我打个电话!你们俩现在是怎么的?有事都打算瞒着我这当妈的是吧?”

    “妈,咱们哪里敢,这不还是怕您担心吗?”曲语悉忙说好话。

    温纯烟拉住曲语悉的手,“语悉啊,孟弦身边有你我还是挺放心的,那这十多天里就辛苦你一直在照顾着他了,待会咱们上街去,让孟弦好好犒劳犒劳你,想买什么尽管让他刷卡。”

    温纯烟这话一说出来,曲语悉就觉脸颊烫得厉害。

    她羞愧得根本不敢抬眸去看一眼景孟弦,“妈,犒劳就不用了,您也知道我平时都不缺什么,待会咱们好好陪您在市里玩玩就行了,啊,对了,今儿晚上刚好有一个夜市狂欢大party!这个妈您一定要去看看,听说是a市每年一度最热闹的狂欢节呢。”

    “你这小妮子就是贤惠得打紧,好,你说去就去!”

    景孟弦只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不对她们两个女人的行程发表任何言论。

    视线却总会不经意的落在曲语悉的身上,突然间,他就想起了那个叫尹向南的女人来。

    那个在这些封闭的日子里,不断给他阴沉的生活注入阳光的女人!

    漆黑的眼眸深邃了几许。

    …………………………

    夜市里,热闹辉煌,人声鼎沸,四处张灯结彩,歌舞升平,俨如一个不夜之城。

    “妈,快看,快看那边,好美的烟花……”

    “妈,要不要吃一点这个,章鱼小丸子,味道可美了。”

    “妈,您看我戴着这个可爱吗?”

    “……”

    曲语悉显然是那种极会哄长辈的女孩,嘴里一句一句热切的叫着‘妈’,搅得温纯烟心花怒放的。

    这到底是女人的世界,景孟弦实在不便参与其中。

    于是,他找了个吸烟区,独自站在那里抽烟。

    而此刻,离他正对面不远的地方,搭建的一个伞亭前,有一个身穿光头强(见《熊出没》,不知道他是啥形象的,建议亲百度一下)的卡通道具装的人正在大力推销着手里的避-孕套。

    推销员的脸被整个光头强的脑袋罩着,他看不见她的面容,但凭她的身高,他猜测这名销售员是个女孩子。

    女孩似乎对这份工作格外的热衷,她拿着避-孕套,一直在卖力的叫唤着,笨拙可爱的身姿在人群里努力的扭来摆去,活跃着气氛,惹得路人频频为她驻足。

    看到对面这滑稽的一幕,景孟弦凉薄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

    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奇怪了,起初有小孩子兜售避-孕套,如今又惊现小女生兜售得这么带劲儿的!

    收回视线,景孟弦灭了手里的烟头,预备去人流中找寻自己的母亲和曲语悉。

    经过光头强的卡通人面前时,就听得她在努力的向众人推销着手里的避-孕套,“走过路过,不要错过,2013最新豪华版,超薄体验,螺旋突点,不用不知,一用想停都停不下来!!今晚最低折扣,一律半价,谁买谁赚!!”

    “……”

    这牛掰的广告语加上这道甜美的声音,还真让男人们挺有购买**的,但这声音……

    为什么他总会觉得有那么些分的耳熟呢?

    “先生,试试吧,试试吧!

    “先生,我保管您会对它满意的,买一盒吧!”

    “买一盒吧!”

    那恳切的声音,熟悉得让景孟弦眯了眯眼,漆黑的烟潭里迸射出一束锐利的寒光,直直投射在‘光头强’身上,如若似要将她生生刺穿。

    “我买。”

    倏尔,一道冰冷如寒池般的声音在‘光头强’的耳畔间响起。

    光头强道具服装后的向南那张笑脸,还未来的及漾开,便已然凝在了那里。

    她没料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也能让自己遇到他,景孟弦!

    但,一想到自己还带着‘光头强’这个头号大面具,心里倒安抚了不少,他不该会认出她来的。

    向南讷讷的递了盒避-孕套给他,手还有些发颤,“先生,二……二十块钱。”

    她故意压低声音,让自己的声线听起来粗犷几分。

    然,伸出去的手,却蓦地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扣住,“负不负责教顾客怎么用?”

    他话语讥诮的调戏着她,抓着向南的手,也格外用力。

    而那双冰冷的寒眸更是一瞬不瞬的凝着向南,让她有那么一刻的慌了手脚。

    向南知道,他大抵认出自己来了。

    才预备取下头上的道具服,与景孟弦直接来个鱼死网破的,却不想,一抬眼就见到了人群中正往他们这头走了过来的曲语悉以及……温纯烟!!

    向南一慌,道具服里面的脸色瞬间白得有些骇人。

    “尹向南,这道具服里面如果真的是你,你死定了!!”

    景孟弦抓着她的光头强脑袋,死命儿的要把她的道具服抠下来。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可以把人生活得如此落魄不堪!!

    “你放开我!!”

    向南死死抱住自己的大头脑袋,与他抗争到底。

    该死,要被温纯烟发现自己也在a市的话,她们一家四口的日子也就一定不好过了。

    “混蛋!!”向南抱住自己的脑袋,怒得伸腿去踢景孟弦,却被他一一避开。

    趁着他躲避的空隙,向南抱着自己的脑袋,穿着那身道具服,笨拙的仓皇出逃,这滑稽的模样惹得路人频频回头观望。

    景孟弦没做细想,拔腿就追了上去,现在他更加可以确定道具服里面的人就是她尹向南了!!

    “你最好别让我追上你!不然,你完了!”

    街上,人流多得叫向南想哭。

    本来穿着这身奇装异服,跑起来就已经非常吃力了,再加上人流拥挤,向南简直就像是夹缝中求生,但好在拥挤的人还不只有她,她身后锲而不舍的追着自己的景孟弦倒也好不到哪里去。

    向南时不时的会回头看一眼那个追着自己不放的男人,“该死!他到底想干嘛!”

    终于,向南挤出了人群中来,又跑了一阵,见到一间私家收费的洗手间时,她简直像见到了亲妈似得,一瞬间激动得就差没热泪盈眶了,她来不及做多想,撒腿就逃进了洗手间里去。

    向南把光头强的头套取下来,坐在马桶盖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道具服是那种完全不透气型的,裹在她身上,再冷的天,这会也热得像个蒸笼一般了,加上她穿着它跑了数里路,这会子向南早已浑身湿透,额上大汗淋漓,长发湿黏黏的耷拉着,落魄得像个小乞丐。

    但,即使这样,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她还是成功的把身后的大麻烦给甩了!

    说实话,她到底不太愿意被景孟弦见到这般狼狈的自己!

    然,她还来不及松口气,却倏尔,洗手间的门猛地被人从外面拉开来。

    而后,再‘砰——’的一声,狠狠地被甩上,直接落锁。

    向南瞪眼,瞠目结舌的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景孟弦!

    他阴沉着那张极美的面庞,呼吸微喘的站在她的对面,冷幽幽的瞪着她。

    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汗水透过衬衫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体魄突显得更加性感强健,结实的胸膛随着他的喘息上下起伏着,男人那独有的阳刚之气,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样愠怒而又清冷的他,简直能用娇艳欲滴来形容。

    但,现在决计不是花痴的时候!

    向南飞快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稳了稳坐姿,倨傲的抬头,迎上景孟弦的视线,有些愠怒,“你到底想干什么?”

    景孟弦凉薄的唇角,一抹肆意的冷笑,倏尔,俯身凑近向南,“尹向南,你可真行,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刷新对你节操的认知度!!”

    所以,他追她这么远,就为了来羞辱她的?

    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扑洒在自己的鼻息间,向南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她下意识的将头往后靠了靠,毫不畏惧的对上他讥讽的视线,“敢情你不用这东西,还不许别人卖了?”

    末了,见到他手里还抓着刚刚那盒避-孕套,向南小手往他身前一摊,凉声道,“给钱。”

    景孟弦漆黑的幽潭剧缩了几圈,眼底有明显的怒意迸射而出,如一把把阴冷的利刃,恨不能生生将她刺穿。

    倏尔,他就清冷的笑了起来。

    伸手,用虎口一把霸道的勒住向南的下巴,迫使着她抬高面庞迎上他的视线,“尹向南,突然我就对你这东西非常感兴趣了!”

    向南被他勒着,两个人的呼吸靠得极紧,向南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唇齿间吐出的灼热气息,拂在她的鼻息间,让她呼吸变得有些短促,额上,细密的汗水越流越多。

    但,她极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

    “很……很好!那景医生多买点回去试试?”

    都到这节骨眼上,她尹向南竟然还不忘推销。

    “那当然。”景孟弦扯着嘴角,冷笑,“但是,使用方法还需要尹小姐亲身试教,倾囊相授才行!!”

    冷冽的说完,他一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向南的唇瓣,肆意的攻占着她湿热的檀口。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