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父子关系——你儿子跟你特别像!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朋友……

    果然,她永远都能把他们的关系划得清清楚楚,让他每每稍有一点点不清醒的时候,她就能用一句话便轻而易举的将他再次打退回原地去。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景孟弦忽而松开了她的手,眼池里蒙上些许寒凉,掀了掀薄唇,“走吧。”

    “好……”

    手心里突来的泛空,让向南竟还有些许的失落。

    她木讷的抽回手来,尴尬的笑了笑,“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向南转身往医院里走去。

    景孟弦头亦不回的上了车,而后,不带分毫留念的驱车离开。

    向南回头,直到那抹车影在深黑的夜里消失不见,她这才不舍得收回了视线来。

    ————————————见《红袖添香》————————————

    等结果的日子,无疑是最煎熬的。

    “向南,你这图纸上又写错了个数字啊。”

    李珊珊拿着cad样稿图朝向南的办公桌走了过来。

    “啊?是吗?对不起,对不起,我再检查一遍。”向南一边道歉一边打开自己的cad制图软件。

    李珊珊将身子随意的倚在向南的桌上,担忧的看着她,“喂,你这两天怎么回事啊?魂不守舍的,特别不在状态,是不是……阳阳又出什么事儿了?”

    除了她的宝贝小向阳能让一贯严谨处事的向南频频出错之外,她还真的想不到第二个人了!

    “不是不是,阳阳还好得很。”向南忙摇头,歉疚的笑了笑,从她手里接过cad图样稿,“来,我看看具体哪错了。”

    “阳阳没事就行,看你这两天心事重重的样子,怪担心的。”

    “我没事,放心。”向南报以她一抹安心的笑。

    她只是担心某个人的检查结果而已。

    从那天他告诉自己两天后差不多要出结果了,到今天这都已经是第三天了,向南可真要急死了。

    “向南姐,你的快递。”

    同事拿了份快递走了进来,“给,顺便帮你带上来的。”

    “谢谢。”

    向南接过,狐疑的将快递前前后后打量了一番。

    快递只是个简单的信封而已,而且还是同城速递。

    这是什么?

    “谁寄来的东西啊?”李珊珊忍不住好奇的问她。

    “我也不知道。”向南摇头,狐疑的将手中的信封撕开来。

    信封里,只是几张简单的薄纸。

    第一眼,印入眼底的是‘艾滋病毒(hiv)感染检测结果’几个大字,那一刻,向南的心,仿佛一瞬间就停止了跳动。

    这是景孟弦寄过来的检查结果。

    手,抓着那几张薄薄的纸,才不出几秒的时间,手心里就已经渗满了薄薄一层汗水。

    明明在这之前,向南是那样的期待拿到结果,可当结果真的已经握在她的手上时,她才发现,她竟然胆小的根本不敢去看。

    她闭着眼,将化验结果贴在突跳的心口上,虔诚的祈祷了好一会,这才睁开了眼来,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鼓起勇气翻开了最后一页……

    当结果印入眼底的时候,向南的眼眶一下子就湿了,她似乎极力的想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却偏偏,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到最后,无法自控的抱住那几张化验单哭得像个泪人儿。

    这突来的情绪变化,吓坏了身边的李珊珊。

    “向南,怎么了?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哭成这样!快,先别哭了,别哭了……”

    李珊珊一边抽纸巾,一边试图安抚着向南的情绪。

    向南从化验单里拾起头来,冲着她突然就破涕为笑了,只是那笑着的眼泪还在不受控制的往外涌,“姗姗,我没事,我……我只是……太开心了,真的!我是喜极而泣,呜呜呜……”

    她真的太开心了,因为刚刚她心里所祈祷的事情,灵验了!!

    他的检测结果显示,呈阴性(—),参考值阴性!

    “太好了,太好了……”

    向南抱着化验单喜极而泣,“他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好人果然一生平安。

    看着向南这副又哭又笑的模样,李珊珊也忍不住跟着她笑了,递了几张纸巾给她,“行了,又哭又闹的,像个孩子,赶紧的,把鼻涕眼泪擦了。”

    向南含泪笑起来,接过她手里的纸巾,“走,请你喝咖啡去!”

    “哇!真的,那我要一杯摩卡!现磨的那种!”

    “行,什么都行!”

    …………

    辅仁医院——

    “景医生,早!”

    “景医生,早上好!”

    “景医生好!”

    “景医生,好久不见,气色越来越好了啊!”

    景孟弦双手兜在白色大褂的口袋里,一路微笑着朝办公室走去,路上频频遇到熟悉的医生护士们,不停地同他热心打着招呼。

    每一个他都报以最从容优雅的微笑。

    时隔半月,再进医院,一下子觉得连医院里的空气仿佛都变新鲜了,医院里每一张笑脸上也都洋溢着一种道不明的美丽。

    景孟弦想,这或许就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归属感,而他的归属,就是医院和病患。

    大概,他这辈子注定就是要做一名医生的。

    但他到底没想到,不久后来的将来,他却抛弃了他的医生生涯,而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他才一推开办公室的大门——

    “砰砰砰——”

    彩带喷灌爆破的声音争先恐后的响起,五彩斑斓的彩条从头顶倾泻而下。

    迎接他的是一张张熟悉而热切的面孔。

    “老二,欢迎强势回归!!”蔡凛走过去一把将景孟弦重重的抱住。

    “老二,咱想死你了!!”云墨激动得一下子窜到景孟弦的身上,重重的锤了锤他的后背,“妈的,下次再敢把咱们关门外试试!!”

    景孟弦伸手,用力回抱了抱他,感激他对自己的这份兄弟之情。

    其实在自己闭关的最后一天,他有带着一群医生护士们来探望过他的,但都被他无情的拒在了门外。

    “景老师,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杨紫杉仰着一张小脸,激动的说着,结果,说着说着就哭了,然后一头就栽进了景孟弦的怀里,“景老师,你不知道这几天咱们有多担心你,呜呜呜……云墨那家伙每天担心得你睡不着,天天深更半夜的给我打电话,闹得我黑眼圈都深了,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呜呜……”

    所以,她哭到底是因为他景孟弦能回来喜极而泣呢,还是因为高兴自己终于能安心睡大觉了?

    所有的人被杨紫杉可爱的话给逗乐了,云墨把哭得稀里哗啦的她从景孟弦怀里揪出来,“干嘛呢!说话归说话,趁机吃人老二的豆腐可不是那么回事啊!不知道多少小护士在观望着这个位置呢,也不怕被唾沫星子淹死你!”

    “哟,这怎么回事啊?咱办公室怎么突然一下子就一股子酸味劲儿啊!这谁在吃醋呢!”蔡凛一边说着,还一边故作那么回事儿的嗅着。

    所有的人都笑了,除了两位当事人。

    杨紫杉一张脸瞬间刷得通红,她娇嗔着给了蔡凛一拳,“蔡医生,你别拿咱们开玩笑!”

    云墨似乎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讪讪的笑了,一胳膊挽住杨紫杉的肩头,“今儿主角是咱们老二,可别拿我跟她开涮,再说了,这小妮子太嫩了,不是咱的菜。”

    “哟,老四好重口味的!”

    一干人就在办公室里笑得前仰后合的。

    “景医生,景医生……”

    突然,有护士推开了脑外科办公室的门,“你快去门诊部看看。”

    “怎么了?”

    一听这话,所有的人都紧张了起来。

    窜入大脑中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医闹。

    “出什么事了吗?”

    景孟弦从容的随着护士往外走,所有的人一窝蜂跟了上来。

    “不知道,是科室主任打电话过来,说是让你赶紧过去那边。”

    “行,我知道了。”

    景孟弦说着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才一走到门诊部门口就听得有医生护士们在大声议论着,“景医生来了,来了……”

    让景孟弦和脑外科所有医生惊愕的是,今儿这次不是医闹来寻事,而是……

    门诊部的大厅里,就见之前那位被景孟弦开刀动手术的艾滋病患站在那里,手里捧着块将近三米长的大牌匾,一见景孟弦进来,他‘咚’的一声,应声落地,就在大厅里,景孟弦面前直直跪了下来,男儿热泪狂涌而出,一滴一滴烫在所有的医生和病患身上,也烫在脑外科科室主任那颗自惭形秽的心上。

    “景医生,感谢您的仁心仁术,如果不是您,我不会知道原来像我们这样的特殊群体也有人愿意关爱,也有人愿意舍命相救!!”

    他说着,将那块牌匾上的红色绸带扯开,上面印着八个金灿灿的大字,‘救死扶伤、神术仁心’。

    那一刻,这八个大字宛若一串串的火焰,烧红了在场所有人的眼,连一贯自控力极强的景大医生,也在那一瞬间,微微烫湿了眼角。

    围观的人群里,向南也不自觉抹了一把感动的泪。

    景孟弦从容的走近那名病患,弯身,扶他起来,“快起来,你这一跪十个我景孟弦都受不起!救你,只是我作为一名医生的本职罢了,确实不需要这样。”

    周围响起动容的掌声,一浪盖过一浪,云墨和蔡凛忙从那名病患手里将牌匾接了过去。

    景孟弦扶了病人起来,一抬眼就见到了人群中的向南。

    而她也正看着他。

    两个人,隔着人群,默契的相视而笑。

    待所有的人都散了,他朝向南走了过去。

    再见他,向南显得还有些不自在,将手背在身后,笑睨着他,“景医生面对这么高的评价,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了。”

    “倒不是不好意思,就觉得太盛赞了,承受不起。”景孟弦习惯性的将双手兜进白衣口袋里。

    “是景医生太谦虚了。”向南抿嘴笑起来,“我说过嘛,能做你的病人,是一种福气,如果换做是别的医生,不定会给他开这刀的,对不对?”

    景孟弦只凝目看着她,抿着唇不说话。

    向南向他探出右手,“景医生,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景孟弦不明所以的问着,伸出右手,重重的同她握了握。

    “恭喜你回到你热衷的岗位上来!”

    “谢谢。”

    “那……我还有事,先走了。”向南有些木讷的从他的手心里抽回自己的手来。

    “嗯,好。”

    景孟弦点头,没有挽留她,只是落在她脸上的那道视线愈发深重了些。

    向南转身,往长廊另一头走去。

    倏尔,听得一道娇美的声音响了起来,“孟弦!”

    是曲语悉。

    向南脚下的步子微微顿了顿,然下一瞬,她举步,头亦不回的离开。

    尹向南,从今往后,真的,别再给自己找各种缘由靠近他了!那个男人,与那个女人,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对,而自己不过只是他们之间多余的一份回忆罢了!

    “孟弦,你结果出来了怎么都不告诉我呢?害我在那白担心,我问了云医生才知道的。”曲语悉亲昵的挽着景孟弦的手,同他道歉,“对不起,孟弦,这些天我没去看你,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

    景孟弦微微一笑。

    “没有就好,害我紧张了好些天呢!真是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不去看你的,就最近手头上实在太忙了,你也知道,咱们东区刚好有新品要上市,我就正好……”

    “语悉。”

    曲语悉还在力图替自己辩解,景孟弦轻声将她打断开来,“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我根本没在意。”

    她不来看他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其实他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来与不来,他亦无所谓,到底是因为太忙,还是因为恐慌,他已经不想再去深究什么了。

    “你没生气就好,那今天中午陪我一起吃个饭,好不好?”

    “今天刚上班,确实有点忙,改天好吗?”景孟弦委婉拒绝。

    “那好吧。”曲语悉撇撇嘴,虽有不快,但她也没强求,“那我过两天再约你。”

    “嗯。”

    ——————————见《红袖添香》————————————

    这日,小向阳砸了自己的存钱罐,把里面所有的硬币都掏了出来,认真的细数着。

    “一块……”

    “两块……”

    “三块……”

    最后数下来,竟有将近五十块钱。

    小向阳一把将硬币抓进兜里,就偷偷溜出了病房,直接出了医院去。

    景孟弦才一下班,远远的就见小向阳鬼头鬼脑的溜出了医院大门,直接进了医院门口的那家水生物店里去。

    景孟弦歪头看了一眼,下意识的跟紧了他的小步子,追了进去。

    小家伙正踮着脚,趴在一个高高的大鱼缸边上,眨着乌溜溜的大眼儿,目不转睛的瞅着里面游来游去的小红鱼儿。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景孟弦仿佛在小家伙那双稚气的眼里看出了几分羡慕的神情来。

    不就几只活蹦乱跳的鱼儿吗?值得他一副羡煞了的表情瞪着看?

    “看什么呢?”

    景孟弦摸了摸腿边的小东西。

    “景叔叔!”小家伙见到景孟弦,有些兴奋。

    景孟弦在他旁边蹲了下来,学着他的小模样,瞅着浴缸里的小鱼儿,“想干什么?看得这么痴痴的,想买呀?”

    “嗯。”

    小家伙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又将视线落定在了鱼缸里,“景叔叔,你说……哪条鱼儿会活得比阳阳更久呢……”

    小向阳的话,让景孟弦微微愣了一下,所以,这就是他羡慕它们的原因吗?

    他侧目,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喉咙有些微涩,“哪一条都活不过小向阳。”

    向阳轻轻笑了,“景叔叔,我知道你在骗阳阳。”

    “景叔叔是医生,医生说能比得过就肯定比得过。”

    小向阳不再理会他的话,抬头问老板,“老板叔叔,你有身体好的鱼儿吗?”

    “……”

    老板汗颜,“小地弟,什么叫身体好呀?”

    “就是能够蹦蹦跳跳,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也不会让我妈咪掉眼泪的小鱼儿。”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回答他,却是一脸的小认真。

    老板同景孟弦对视了一眼,“先生,您儿子这是想要什么品种的鱼呢?这我实在有些琢磨不透了。”

    “你就给他来一条最胖的鱼吧!用鱼缸装好。”

    显然,老板误会了他和小向阳之间的关系,但他也懒得解释了。

    “好呢!”

    老板应了一声,就给小向阳挑鱼去了,小向阳探着小脑袋,不放心的同老板叮嘱着,“叔叔,我要最健康的鱼宝宝!不能生病的那种哦!”

    “好呢,知道了!”

    景孟弦帮小家伙把账给结了。

    老板收钱的时候,还忍不住夸向阳,“先生,你这儿子长得可真可爱!”

    景孟弦低头看一眼自己脚边的小东西,伸手,摸了摸向阳光溜溜的小脑袋,微微一笑,“你误会了,我不是他爸爸。”

    “啊?你们不是父子关系啊?我还觉得你们俩长得贼像呢,都挺耐看的!”

    景孟弦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领着小向阳就从店里出来了,对于老板的话,他也只当是奉承而已,也就没往心里去了。

    小向阳单手捧着小鱼缸,另一只手牵着景孟弦的大手,随着他一同往医院里走去。

    “阳阳,能不能告诉叔叔,你买这条鱼干什么呢?”

    “我妈咪喜欢。啊,景叔叔,我妈咪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来医院了!”小家伙说着,脚下的步子逐渐快了起来,稚气的小脸蛋上也闪着几许雀跃的神情。

    “是吗?那阳阳要不要带景叔叔见见你的漂亮妈咪呢?”景孟弦总对这孩子的母亲有些好奇,他奇怪到底是什么样成功的女人才能教出一个如此懂事乖巧的孩子来。

    “好啊好啊!”小家伙更开心了,“景叔叔,要不你干脆做我妈咪的男朋友吧!”

    景孟弦囧。

    有见过这么急着把自己母亲推销出去的小鬼头吗?

    他牵着阳阳的小手,一路随着他往他的病房走去。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这段话免费:【写完这一段,镜子稍有忐忑,或许大家觉得镜子在关于景医生工作上的事儿稍微多了些笔墨,但是镜子会依旧遵循自己的路线继续写下去,镜子希望在一本言情文里也能让大家看到其他的感情,例如亲情,友情,又或者像今天景医生这样与社会的关爱之情,对职业的热衷之情,另外,镜子觉得如果没有这些工作上的渲染,或许咱们的景医生在大家心目中就是一名毒舌,沉稳,低调的医生,但是大家就不会知道,其实景医生是一位对工作严谨,有态度有想法,且热血的好医生,以及他对这份工作的热衷度!正如向南说的那句话,能做他的病人,就是一种福气!镜子希望大家能够多方位认识我们的景医生,也能了解这个职业,所以希望大家理解,阅文愉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