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睡在她的心窝里——你在,阳光也在!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着向南这副死倔到底的模样,那一刻,景孟弦仿佛又再次见到了四年前的她……

    她真的还是那个她,一点都没变。请使用访问本站。

    倔得像头牛,也同样……倔得让他,心跳不已。

    向南正想趁着他发怔之际,偷溜回去的,却不想,双腿才迈出去一步,就被景孟弦给揪了回来。

    “回去。”

    他的语气,依旧霸道得不容置喙。

    深沉的眼眸紧迫的睨着她,“尹向南,我从来就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是……”

    他蹙了蹙剑眉,眸色愈发凝重几分,“你也别把艾滋想得那么轻松,一旦染上,你可能到最后……连半个朋友都找不着了……”

    这一刻,向南清晰的从他的眼底捕捉到了几许落寞的情绪,就听得他哑声道,“别拿这东西开玩笑,我们谁都担当不起!你走吧,回去,离我越远越好!”

    向南的眼眶,已经因他这几句沉闷的话,完全湿透了。

    她想,他有这样的感觉,一定是这些日子里遭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所谓连半个朋友都没有……是因为他被所谓的朋友冷待了吗?是因为所有的人都在惧怕他,都在躲着他吗?

    “你别赶我走……”

    这次,向南不再同他呛声了。

    她的声音瞬间软了下来,才一出声,眼泪就‘啪嗒啪嗒’的往下流,她一伸手,不顾一切的环住了景孟弦精壮的腰肢,脸贴在他柔软的羊毛衫上放声大哭,“景孟弦,你别赶我走,我不走,我不想走!别说你没有艾滋,就算你有,你也感染不了给我的,你是医生,你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啊!艾滋只会通过血液、母婴和性传播的……呜呜……你这么没常识怎么当医生的呀!”

    他是医生,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艾滋的传播途径,可是,凡事都会有一个万一,他们都该小心至上的。

    向南说得一抽一抽的,那可怜的小模样还有些滑稽,让景孟弦看着又心疼又好笑。

    墨染的烟瞳暗了下去。

    被她紧紧搂着,感受着怀里突然多出来的这团软绵绵的小东西,那一刻,整颗心脏仿佛都坠在了云里雾里中,四周像被绵绵的云朵裹着一般,柔得只需轻轻一个触碰就能深深的陷进去。

    感觉似梦似幻,亦真亦假得教人心醉神往……

    “尹向南,你再这样抱着我,我不排除我们之间不会通过性传播……”

    话,只说到了一半,他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了。

    磁性沙哑的声音低沉、浑厚,如大提琴拉出来的弦律一般,教向南闻之也醉。

    向南一窘,忙尴尬的松开了手,从他怀里跳了开来,凝雪的颊腮上早已泛起娇羞的酡红。

    最终,景孟弦到底没拗过向南,两个人从电梯门转移到了大厅里。

    向南不自在的并着双腿坐在单人沙发里,而对面,景孟弦叠着双腿冷凉的坐在那里,他纤白的手指间还燃着一支白烟,淡淡的烟圈弥漫着,将他那张近似嫡仙的俊颜浅浅笼罩,鹰隼般锐利的眼眸透过薄薄的烟雾,落在她身上,就听得他问她,“你还记不记得你前几天跟我说过什么?”

    他俊美无俦的面庞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向南窘迫的微微低了头去,摇头,否认。

    其实,她还记得一清二楚。

    景孟弦深吸了口手里的烟,剑眉深深蹙起,似乎有些烦闷。

    “你说我们私底下不要再见面了!现在呢?你又想干什么?”他的语气里,夹带着明显的烦不胜烦,“成天像只恶心的苍蝇一般缠着我,你什么意思?”

    他厌恶的话语,让向南微微白了脸,抿了抿唇,自觉这次又是自己的过错,“抱歉。”

    她道歉,试探性的同对面的男人打商量,“这次能不能当是有正事?”

    “正事?”景孟弦寡凉的笑了,笑得没心没肺,“尹向南,为什么什么事情在你心里都能成正事了?是不是只要你想来找我,哪怕就是在路上碾死了一只蚂蚁也能算件正事啊?”

    向南咬唇,被他说得有些无力还击。

    确实,这话是自己之前说过的,可现在,正如他所说的这般,自己又像只难缠的苍蝇一般缠着他不肯放手。

    向南吸了口气,掩饰着心里的钝痛,“我知道我说不过你,但我还是那句话,在你没有确诊之前,我就赖定了你!你说我死心眼也好,说我不要脸也罢,随便你怎么想,我不在乎……”

    其实,她在乎的!

    她不想被他烦,但更不希望他把自己当作艾滋病患者,孤独的关在房间里,然后每天就靠着吃方便面度日子。

    景孟弦深邃的眼潭陷下去几分,他伸手,将烟头重重的摁灭在烟灰缸里,抬眼,视线不轻不重的落在向南身上,“我想有件事情还需要你弄清楚。”

    “?”向南绷着嘴角,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不管我有没有艾滋,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有,如果我没感染上艾滋的话,那么,我就该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了!诚如你所见,我要结婚了!”

    景孟弦说着,摊摊手,“婚礼就定在两个星期之后,所以,尹向南,你觉得你到现在还有留在这的立场吗?”

    他那样不疾不徐的问着她,却字字句句都能将她逼入死角。

    而他那句‘我要结婚了’就像一句绝情的宣判一般,瞬间,让向南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又赌,又疼。

    眼眶不自觉蒙上一层雾霭,雾霭越积越厚,到最后几乎迷离了她的视线。

    “要不这样吧……”

    她的声音,嘶哑得有些难受。

    她想哭,但一直忍着了,她知道是自己在多管闲事,但这闲事她就忍不住的想要去管,“要不,你打电话叫曲小姐过来陪陪你吧,总之,你别把自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头……”

    她不放心,她真的不放心!

    “我不会让她过来的。”景孟弦一口否决。

    “为什么?”向南有些郁闷,很快就明白了他在担忧什么,“艾滋是不会通过正常的交往传播的,你是医生,难道你连这都不懂吗?”

    “你觉得我跟她之间只是正常的交往关系?”景孟弦冷笑着问她。

    向南被他问得一愣,下一瞬,脑子一转,明白了过来。

    明白了后,心里就莫名的端着了一把火,没好气的冲他吼道,“你就不能这几天只同她有正常关系啊?忍几天你怎么啦?见到她你就会迫不及待的发春啊?你当你自己是兽犬动物吧?”

    向南承认,她是有些吃醋了。

    而且,她太清楚自己根本没有吃醋的立场,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没有理智到会考虑这事儿她该不该吃醋,轮不轮得到她来吃醋,现在的她就是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特别不畅快。

    她别开了脸去,不再看他。

    景孟弦深重的视线,直直的注视着那张倔强的容颜,漆黑的眼潭掠起圈圈涟漪,继而,就听得他沉声道,“尹向南,你以为每个人做事都像你这么不经大脑的吗?所有人一听艾滋都唯恐避之不及,就你……”

    还傻头傻脑的往里面钻!

    也就她,会记得担心他,会在意他此时此刻是不是一个人,是不是会孤独,是不是会害怕……

    尹向南,原来四年前爱上你,也并非没有理由!

    向南听到这番话,足足愣了半分钟的时间,心底陡然涌起一股子难受来,“所以,她也没来看过你?”

    景孟弦漆黑的眼潭闪烁了一下,眼底有些晦涩,“尹向南,别那副义愤填膺的态度,这只是现实而已。”

    向南冷笑,“真是好个现实啊!原来曲小姐也是这么没常识的人。看来你跟你妈的眼光都不怎样嘛。”

    突然提到他妈,让景孟弦怔了半秒,锐利的眼眸审视的觑着向南,“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妈挑中的媳妇?”

    向南一慌,意识到自己说快了嘴,心里有些虚了,却很快给自己找到了搪塞的理由,“曲小姐自己说的。”

    “她给你说这些?”

    “说啊,她说你母亲非常喜欢她。怎么?有问题吗?”

    她确实是说过,就量房的那天,她是有提过的。

    景孟弦深深的盯了她两眼,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指了指向南头上还有些湿答答的头发,“去,把头发去吹干。”

    “哦,好……”

    向南拿了身边他刚刚准备好的吹风机,就站在阳台上乖乖吹头发去了。

    景孟弦坐在沙发上,静静的望着阳光下那抹纤细的身影,幽深的眼潭,越渐柔和……

    下午,向南窝在他的短沙发上睡着,景孟弦躺在长沙发上闭眼休憩着。

    薄薄的午后阳光,透过阳台的玻璃门映射进厅里来,筛落在里面这一双温暖的人儿身上。

    柔情,瞬间泄露了一室……

    温热的旖旎在整间屋子里弥漫开来。

    仿佛不需要什么话语,也不需要去刻意做什么事儿,只需要就这么静静的陪着对方躺着,这一刻,就已经是永恒。

    景孟弦微微眯眼,望着头顶那束柔暖的金色阳光……

    突然间,他觉得好久好久,都没有这样充实的过过日子了!那种心被填满,被温暖包裹的感觉,还有……身边有她的日子……真的,一去四年,再重现,竟显得那般不真实,如梦如幻,溶着他的心窝,叫他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握紧。

    他起身,走近向南。

    俯身,专注的凝望了她好久,从她秀气的柳叶眉,到精致的鼻头,再到绯红诱人的樱唇……

    眼潭,深陷了下去。

    末了,他背着她在沙发前坐了下来,头往后轻轻靠着,倚在她的身上,在贴近她心脏的地方,闭眼睡了。

    向南,现在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你的心跳,可是如今,有没有那么一刻的,你的心跳是……因为我?独独只因为我?

    午后的阳光泄下来,如同给他们笼上一层薄纱……

    景孟弦安心的睡了。

    向南醒来的时候,就见他坐在地毯上,头歪在自己怀里,酣畅的沉睡着。

    此刻的他,如同熟睡的孩子一般,慵慵懒懒的,不具备任何攻击性,甚至于,还让她觉得有那么些分的可爱。

    独独只是这么安静的看着他,向南那双漂亮的嘴角也已经不自觉轻轻上扬。

    她没敢乱动,唯恐自己会惊醒了梦中的他。

    她也不知道为何他会突然就睡进了自己怀里来,这个问题,她不想去深究,她只知道,这份感觉特别美……

    就像是初春三月里盛开的樱花,春风一拂,花瓣缀满心头,旖旎了她整座心房。

    她抬头,看着窗外被黄昏的光晕晕染成一片绯红的天际,倏尔,就笑了。

    临近晚餐的时候,他从她怀里醒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时候,他似乎还愣了半秒,然嘴里冒出的第一句话却让向南默了,“尹向南,一睁眼就看到你,才发现你比四年前更难看了。”

    “……”

    向南能粗鲁的骂句三字经吗?

    景孟弦从地上起了身来,兀自往厨房里走去,“尹向南,我要吃饭!”

    刚还说她丑来着,现在又嚷着要吃饭了,当她是管饭的奶妈呢!真是活该被饿!

    “好啦!我现在下楼去买菜,你再等等吧!”向南说着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或许,心口不一永远都是女人最擅长的本事。

    但,她不会知道,就在景大医生,刚刚一睁眼见到她的那一刹那,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其实,他想说——尹向南,一睁眼,看见阳光和你都在,这就是我唯一想要的未来!

    但这未来……谁都已经给不起他了!

    晚上给他做饭的时候,向南忍不住问身边的他,“手术的事儿,你后悔吗?”

    她突来的问题,倒是让他足足愣了好几秒,末了,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后悔,但我知道,如果我没坚持动这台手术,那么我一定会后悔。”

    看着他认真俊美的侧颜,向南忍不住笑了,“景医生,能做你的病人,是一种福气。”

    在向南心里,这个男人是堪称完美的。

    他有强大的家世背景,却从不高调纨绔,相反的,他摒弃了所有富家子弟的恶习,他优雅,低调,沉稳,对工作热忱专注,态度严谨,对待自己的病患,更是善良、富有爱心。

    老天安排她尹向南与这样完美的男人相遇,其实就已经是一种福气,而曾经还让她与之相恋过,就更是无上赏赐,她其实早该满足的,可是……这样如嫡仙般的男人,一旦曾经拥有过,她这样的凡人又怎还能轻易忘怀,轻易放下……

    夜,深——

    景孟弦驱车送了向南到医院。

    他下车来,绅士的替向南将车门打开,向南从车上垮了出来。

    “我就不送你进去了。”

    他抬头,看一眼医院正门口上的‘辅仁’二字,墨染的烟瞳似有一抹不太明显的晦涩一掠而过。

    “嗯,没关系,我自己进去就行了。”向南知道他的为难,也心疼他的为难。

    她指了指医院,回头冲他道,“休假的事儿,你别放心上,院里领导也是为你着想。”

    景孟弦没有回答她的话,深重的视线越过她,落在医院正门口,淡淡的看了一会,末了,才收回视线来,“你进去吧。”

    向南知道他在看什么。

    如果他的艾滋病毒一旦确诊的话,那么他梦想的医生生涯也就在这里彻底结束,他的心底大抵是有着不舍和挣扎吧。

    “结果什么时候可以出来?”向南问他。

    “快了,大概就这两天的事儿吧。”

    “那太好了!希望越快越好!”等待越久,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向南抬眼看着他,“景孟弦,如果结果出来了,不管怎样,希望你能把它告诉我。”

    景孟弦低着眼眸,直直的注视着她,“我答应你,结果出来,你会是成为除我之外,第一个知道的人。不管结局如何,我都不会瞒你。”

    明明就是一句很普通的话,可莫名的,听入向南心里却觉得那么那么温暖……

    暖得,她连眼眶都不自觉有些湿了。

    “那就好……”

    向南点头,鼻尖有些酸意,“那个,我……进去了。”

    “嗯。”他沉吟作答。

    “那……我走了,拜拜……”

    向南退了几小步,冲他摆摆手,转身要走,却倏尔,手腕被一股力道轻轻握住。

    向南的心,一紧,呼吸窒了一秒,她转头,望着眼前的景孟弦,心神还有些恍惚。

    他深沉如千年古井般的黑眸直直锁住她,“尹向南,不管怎样,谢谢你。”

    突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竟然……舍不得了!

    今日,那些偷来的幸福,也就在这一刻,全部结束了!

    向南吸了口气,心有些发疼。

    不知她哪里来的勇气,就突然,她反手,握住了他的大手。

    那一秒,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手心里的那只大手,蓦地一僵。

    向南也慌了一秒,猛然回神过来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做了什么,才想要松手逃开的,却不想,手心里的那只大手,比她逃逸的动作来得更加迅猛,他手心忽然一紧,就直直的握住了向南的手,让她那只肇事的小手,逃无可逃。

    向南一慌,顿时,绯红爬上她雪嫩的颊腮。

    她羞窘的望着对面的男人,“那个……”

    舌尖不自在的舔了舔红唇,只觉喉咙莫名有些燥热。

    景孟弦一直直直的凝视着她,凝视着她那双红瑟佑人的唇瓣,凝视着她那因紧张而不断吞咽的喉管……

    他有一种冲动,想要吻她。

    但,他到底抑制住了!

    因为,他现在还处在危险的观察期,在结果没出来之前,他与她保持恰当的距离才是他该做的!

    向南抿了抿唇,微微压了一下情绪,深吸了口气之后,才同他道,“景孟弦,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全世界的人都抛弃了你,但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在!一定会作为你的朋友,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只要我还活着,你就永远不可能会是一个人……”

    只要她还活着,他就一定会是三个人!

    她,还有他们的阳阳!!

    向南早就想过了,如果这次艾滋检查结果真的是一场悲剧的话,她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告诉他,他做爸爸了!她会不留余地的给他希望,给他阳光……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