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717章 完美大结局(1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是这里是云蓝军大营,云锦和她刚来不召见众人商议军事,窝在营帐里不像话。

    “没人管我们,他们都去玩云不离了。”云锦似乎清楚凤红鸾心中所想。低头含住她耳垂道:“好不好?”

    “好!”凤红鸾终于红着脸点头。

    “来人,给爷和夫人打水沐浴!”云锦松开凤红鸾,对外吩咐。

    “是!少主!”

    “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即便是云不离也不行。”云锦再次吩咐。

    “是,少主!”这回黑雾应声。

    凤红鸾嘴角抽了抽,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他要做什么吗?她瞪着云锦,云锦笑得不怀好意,“这样就没人打扰我们了……”

    凤红鸾无语。

    不多时,青蓝、青叶指挥着人抬着两大桶冒着蒸蒸热气的水搬进了主帐,又悄无声息退了出去,走时冲着凤红鸾偷笑了一下,很知趣地将门给合上。

    凤红鸾伸手捂住脸。想着反正丢人也不是只丢她自己的。怕什么?

    云锦笑着走过来,伸手将凤红鸾捂着脸的手拿掉,温柔地看着她,凤红鸾不自觉被那双专注的眸子吸引,身子忽然一轻,被云锦拦腰抱起,顷刻间衣衫尽解,人被放入了水中,她才回过神来。暗怪自己定力越来越差了。

    云锦对凤红鸾的表情很是满意,也扯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进了水中。

    凤红鸾一惊,“不是有两桶水吗?你和我挤什么?”

    “洗完这桶再洗那桶……”云锦将凤红鸾拽进怀里,低头吻了下来。

    凤红鸾想说什么,被云锦吞进了口中。

    果然如云锦所说,洗完了这桶洗那桶,两桶水凉了,被云锦用灵力温热,就这样凉了又热,热了又凉,直到凤红鸾连抬手指头的力气都不再有,云锦才意犹未尽地放过了她。抱着她回到了床上。

    此时夜已深。不知蓝子逸用了什么方法,果然云不离未曾来打扰。

    第二日,凤红鸾睡醒已经午时。睁开眼睛,云锦已经不在,房间无人,云不离正躺在她身边玩。她看着云不离,云不离见她醒来,对着她欢喜地笑,然后委屈地扁扁嘴,似乎对她扔下他进行控诉。

    凤红鸾有些不好意思,连忙伸手将他往自己怀里搂搂,“乖,娘只是给你爹点儿福利,没不要你。”

    云不离咧着嘴笑了。

    “小姐醒了?”青蓝、青叶走了进来。青蓝端着清水,青叶捧着衣物。

    凤红鸾点头,“他呢?”

    “云少主在军机营和众人议事。”青蓝道。

    凤红鸾坐起身,问:“子逸昨日晚上给云不离吃什么?”

    “王爷给不离公子吃的米汤。”青蓝道。

    “云不离居然吃米汤?”凤红鸾讶异。她可是知道云不离除了她的奶什么也不吃的。云锦办法都用尽了,云不离除了饿着也只是吃他的奶。

    “是呢!昨日王爷给不离公子米汤不离公子没推拒就吃了。而且还吃了很多呢!奴婢也很讶异。”青蓝笑道。

    凤红鸾低头看云不离,云不离正在玩臭老道给他的那块木牌。她爱怜地点了点他的脑袋,“你其实不是不吃米汤,是就想和你爹作对,对不对?”

    云不离嘴角勾起,似乎是在说你猜对了。

    凤红鸾抬头望棚顶,可以想象蓝子逸从今以后的日子。以她对云锦的了解,他一定不会放过蓝子逸这么好用的奶娘的。她低头看着云不离,又忍不住点点他小脑袋,笑道:“你会将你蓝叔叔害惨的。”

    云不离咧开嘴角。似乎在说害惨的是他,不是我,怕什么?

    “小坏猫!”凤红鸾笑看着云不离,坐起身,身上没有那么酸疼,想来是那人吃干抹尽还比较有良心,给她按摩松骨了。

    “谁是小坏猫?”云锦挑开帘子走进来,白衣翩然,春风满面。

    凤红鸾看着云锦,他像是顶着月光走来,想起昨日,脸一红,嗔了他一眼,“你!”

    “我?”云锦忽然笑了,低低的,极其柔软,他走过来俯身看着凤红鸾,轻声道:“嗯,我是小坏猫,专门对你坏。”

    凤红鸾脸更红了,见青蓝、青叶偷笑着识趣地退了出去,她伸手捶了云锦一下,“没正经!”顿了顿又问:“都处理妥当了?”

    “嗯!”云锦似乎不愿多说,在凤红鸾唇角落下一吻,温柔地道:“快起床,吃过饭后我带你上凤凰山?”

    “上凤凰山做什么?”凤红鸾问。她可知道凤凰山是一座高耸入云的绝壁登峰。

    “去了你就知道了。”云锦伸手拿过凤红鸾的衣服给她穿戴。

    凤红鸾不再询问。

    穿戴妥当,吃过午饭。云锦命青蓝将云不离送去蓝子逸的帐子,带上凤红鸾骑着玉雪龙出了云蓝军大营。不准任何人跟随,向十里外的凤凰山而去。

    一路畅通无阻,盏茶十分到了凤凰山下。

    云锦扔下马缰,抱着凤红鸾飞身而起。银练飞出一道银光,云锦攀着崖壁而上。

    凤红鸾只觉身子渐渐升高,眼前银练飞闪,天空有几朵白云悠悠。从山底的绿草葱荣到半山腰的青石如霜,再到山顶的白雪皑皑。似乎将一年四季景色看遍。

    一个时辰后,云锦揽着凤红鸾站在凤凰山的山顶。山顶除了皑皑白雪,空无一物。

    凤红鸾偏头看云锦,他辛苦带着她攀上这里就是为了看雪吗?

    云锦对她一笑,伸手指向西方,问道:“鸾儿,你看,那是哪里?”

    凤红鸾顺着云锦手指的方向,眸光顿时现出惊异的神色,“西凉皇宫?”

    虽然远在千里之外,但她能依稀辨出那很远的地方富丽堂皇,可不就是西凉皇宫?那座最高的亭台应该是西凉的观星台。

    “嗯,对了!”云锦点头,又换了一个方向,手指向北,“那里是哪里?”

    同西凉一样的距离,依稀辨出那很远的地方同样富丽堂皇,也有一座最高的亭台。当时她和云锦大婚时就登上那座高台呢!轻声道:“是蓝雪皇宫!”

    “嗯!”云锦又只想东面,“那里呢?”

    “东璃皇宫!”凤红鸾又道。

    “那里呢?”云锦又指向南面。

    凤红鸾看到遥远的水天相接处群山高耸入云,云雾笼罩,依稀有玉宇琼台,她能清晰地辨认出那里属于哪,又道:“是云山!”

    “嗯!”云锦看着云山方向,眸光幽深难测,声音亦是听不出情绪,“我从十岁登上这里,每年都会来一次。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每年也来一次,就是玉痕。”

    凤红鸾眸光微闪。这样的绝壁高峰,不是武功卓绝之人根本就上不来。

    “鸾儿,你可有什么想法?”云锦回头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看着远方,眸光幽幽,“举目江山如画,伸手可摘星辰。”

    “呵呵……”云锦忽然抱住凤红鸾,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低低笑道:“我十岁那年第一次上来也是想的这一句话。但是我如今想的已经不是这句话。”

    “那是什么话?”凤红鸾看着前方。站在这里,可看天地之小,自己之大。没有人不想尽揽这江山如画吧?下定的决心突然在这一刻动摇。

    云锦盯着凤红鸾的眼睛,将她的神情变化看尽眼底,认真地道:“万里江山如画,不及卿之容华。”

    凤红鸾猛地转头,望尽云锦神情不悔的眼眸。

    “十丈方圆可大可小!若是我的怀中就是你的十丈方圆,你会嫌弃他小吗?”云锦轻声问,神色郑重。

    凤红鸾伸手抱住云锦的腰,将头贴近他的怀里,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这是在她性命垂危时想都不敢想的事儿,摇摇头,肯定地道:“不会!我只会觉得天宽地广,任我独行,乐此不疲,此生不倦。”

    “乖!”云锦忽然笑了,如皑皑白雪碎了阳光,畅快愉悦的笑声如清泉,飘荡在凤凰山顶,他笑声未落,揽着凤红鸾飞身而下,“玉痕当羡慕我!”

    凤红鸾嘴角扯开,仰着脸看天空,任身子随着云锦急速而下。不会担心坠崖,不必担心未来,因为相信这个人会给他一片天空,此生不悔,此情不倦。她安心地窝在云锦的怀里,心境前所未有的安宁。

    回到云蓝军大营,已经夕阳西下。

    远远就见一个熟悉的人影骑马等在云蓝军大营门口。是玉子墨。

    凤红鸾看着玉子墨,一身青色锦袍,清寒的风吹起他衣袂墨发,端坐在马上的身姿萧萧。她想起他和云锦割袍断义那日的情形,如今心口依然有一丝无奈和灼痛。

    “青王有何贵干?”云锦勒住马缰,看着玉子墨,声音清淡清冷。

    “本王奉吾皇之命前来送战书,约云少主明日两军对垒,一决胜负!”玉子墨看了一眼凤红鸾,对云锦同样清淡清冷地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